皮皮夏 发表于 2016-10-24
作者:万年老木桌
字数:49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遗迹守护者

  「把『神器』交出来。」

  这是牧李斯再度与蕾洛娜见面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他的表情相当平淡且冷
漠,只有他跨下的坐骑露出了狰狞的神情,发出一阵阵令人不寒而栗的低吼,才
完完整整的补足了这句话的气势。

  在这一望无际的伊古菲莽沙漠上,有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以及一个男人和一
头野兽正互相对峙着,但不用蕾洛娜出手,涅瓦洛就知道这场战斗是他们输了。

  那一晚他们被追杀的时候,他就已经亲眼领教过这个男人的实力,就连当时
毫发无伤的蕾洛娜都不是他的对手,而现在不说蕾洛娜左大腿的箭伤还没好,就
他和齐碧琳丝不止没有什么战力还可能会扯后腿。

  他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要打赢他们三个并不是问题,外加跨下的那头很明显就
是魔兽的坐骑,他们根本没有胜算可言。

  其实涅瓦洛的判断不太正确,现在的牧李斯想杀他们的话就跟切菜一样简单,
这里除了沙子之外根本就没有遮蔽物,对蕾洛娜这样的暗杀者来说根本就是劣势
中的劣势,更不用说「狂兽」拥有能够震撼目标心灵的能力,双方的战力超乎想
像的悬殊。

  蕾洛娜一向冷漠的俏脸这次变得相当难看,她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眼神不断在对方以及涅瓦洛身上漂移,接着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不顾涅瓦洛
的疑惑而一手搭在他肩膀上,说道:

  「如果我们将他交出去,你会放过我以及旁边这位阿特曼族人吗?」

  显然目前的情况已经别无选择,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嗯……我能保证你们两人的安全。」牧李斯伸手指着蕾洛娜,和只能站在
一旁瑟瑟发抖的齐碧琳丝,事实上他根本不用理会这个女人的意见,但他虽然拥
有一身强悍的战力,却不是个喜欢杀戮的人。

  「等……等一下!他要的是『神器』,跟我有什么关系?」一听见只要把他
交出去就能解决问题,涅瓦落马上陷入错愕和疑惑之中,他轻轻拍开搭在他肩膀
上的手,对着正在谈判的两人问道。

  「不久之前我带领着我的骑士,从万云帝国窃取了一口被封印了百年的棺材,」

  说到这,蕾洛娜抬头望向正耐心等待的牧李斯,确定他没有任何不耐烦之后
才继续说道:「没想到半路上遭遇牧李斯先生的部队袭击,棺材的封印在偶然的
情况下被破坏了,而棺材里封印着的并不是别人,就是你……涅瓦洛。

  「相信牧李斯先生也有见到,当时的你并不是长这个样子,而是一个身高三
米身上还冒着黑色气息或火焰的女人……」

  涅瓦洛睁大了双眼,很显然他想起了什么。

  农夫忙着耕田、猎人忙着打猎、孩子尽情玩耍、农妇们不是洗衣服就是织布,
这是一个既单调又和平的日常,至少对大多数的村民来说他们的生活是幸福的,
不存在战火、纷争,只有纯朴的生活、纯朴的快乐以及纯朴的爱情。

  男孩跟在他最崇拜的父亲身边,认真的学习怎么耕田,还记得当时无论再怎
么辛苦,父亲还是会用粗糙但温暖的大手抚摸他的头,然后露出一个看起来有点
愚笨,却让人倍感安心的笑容。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个下午改变了!

  阳光、白云、蓝天几乎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覆盖整个天空的黑色烈焰,没有
人知道它是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它从何而来。

  它就像是命运对幸福的人们产生的忌妒,用最平常不过的方式,将它心中的
不满全都宣泄在这片大地上。黑色的雨水降临人间,淹没了人们的幸福、快乐以
及勇气,在这黑色的洪流之中只能在死亡的边缘垂死挣扎。

  周围的一切就像是被人刻意摔坏的油画,已经没有一个角落是正常的,人们
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情绪,任由它们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扭曲着,当男孩发
现父亲满头的黑发变得苍白,原本强壮的身躯现在瘦如枯骨,泛黄的眼珠几乎要
从那松垮的眼眶里掉落时,他也成了扭曲的一部分……

  「孩子,虽然这对你来说有些残忍,但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原本应是怜悯的台词,在咒语学术士的口中没有任何的情感,他冰冷地彷彿
置身事外。

  咒语学术士宽大的手掌按在男孩的头上,接着男孩彷彿看见了什么,一个接
着一个不应该属於这个世界的画面,一个又一个不属於人类的声音,最终一道庞
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是个女人,一个皮肤死一般的苍白,且有着
一头乌黑长发的女人,她痛苦地卷缩成一团,正如男孩此刻的心境。

  「不――!」

  最后,男孩崩溃了,成千上万的离别、悲伤、无奈以及死亡淹没了他的心智,
让他再也认不出什么样的记忆才真正属於自己,但无论什么样的记忆都有着同样
的共通点,那就是……

  「毁灭……」

  「什么?」似乎听见发愣中的涅瓦洛说了什么,蕾洛娜暗中从手里丢落一小
块银色金属,由於金属顺着她的腿部后方坠落在沙漠上,所以除了齐碧琳丝之外
没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她悄悄在脚底凝聚了一点斗气,往那金属踩了下去。

  「我……那……那是我?怎么会……这不可能!」涅瓦洛的脸前所未有的狰
狞,不止声音、就连他的身体也在颤抖着,他双手抱着自己的头,早已将自己的
头发给抓得一团乱,不知不觉间他早已经冒了一身的冷汗。

  「跟我走……」牧李斯见时间差不多了,让坐骑走上前来想要拉走涅瓦洛。

  「蕾洛娜,希望你能原谅我的无知,也许我差一点就毁了你……

  或者是阿特曼的故乡……我不知道……我的天!我会毁了这一切!「

  现在,他想起了自己到底是怎么苏醒的,他只记得自己非常高大,只要是被
他的双手碰到的人类都会莫名其妙腐烂、苍老而死。

  这种死法,就跟那记忆中的那一场悲剧,没有什么两样。

  「涅瓦洛先生……」齐碧琳丝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很快她就发现涅瓦洛的
双眼已经失去了光采,他就像一具活屍,任由牧李斯一手将他抬起。

  「时间差不多了……」

  蕾洛娜在心中默数了一段时间,就从刚才她暗中扔下金属的那一刻起……

  接着她忽然转身扑向还来不及惊呼出声的齐碧琳丝,两个女生紧抱着滚下了
沙丘,牧李斯查觉到异状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很快就知道哪里不寻常了,当狂兽脚下的沙子一分为二,露出了彷彿亚龙
般的血盆大口,这庞然大物顶着狂兽的身躯冲向半空,原本凶猛的狂兽此时也只
能发出一连串惨叫,跟主人双双跌落在一旁的沙子上。

  有着彷彿亚龙般血盆大口的怪物,并没有像野兽一样对着什么东西咆哮,它
扭动那由大大小小上万片人工积木般的石块,打造出来的如蚯蚓般的身躯,望向
刚才那被它狠狠击飞的魔兽。终於四肢着地的魔兽不再恐惧,转头对着那高大的
机械怪物发出震撼人心的咆哮,如果在牠面前的是个普通人可能会被当场震晕,
但可惜的是这并不是人……正确来说连生物都不是。

  机械怪物身上的石块开始产生诡异的位移,看起来就像是一圈又一圈的海浪
往怪物的头部拍打,它张开了巨大的嘴巴对准了那正在对它咆哮的狂兽。

  而后者原本凶猛狰狞的脸庞,在看到那喉咙深处冒出的炙热红光之后,那野
兽的本性荡然无存,牠也露出了相当人性化的恐惧神情,转身就逃。

  牧李斯才刚起身,就感受到一股庞大的热流从头顶掠过,那是一道火红色的
光柱,看起来就像是某种高阶咒文,但又好像有什么不同。

  被火红色光柱击中的沙地都化为一片焦黑,机械怪物扭动着头部操作着这道
光柱紧追在疯狂逃亡的狂兽身后,还好这道致命且炙热的光柱并没有持续太久,
整整十秒之后机械怪物就闭上了它的嘴巴,身上石块的位移也停了下来。

  当牧李斯发现这怪物转头望向自己的时候,他下意识想要找到涅瓦洛的身影,
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刚才就坠落在附近的涅瓦洛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唉!」

  无奈了叹了口气,他奋力的对着远方的狂兽怒吼一声,听见主人呼唤的魔兽
马上掉头往回跑,就在牧李斯一脚跨上坐骑的背部时,他原本站的位置忽然爆出
一大片翻腾的沙尘,而原本应该在远处的机械怪物忽然从沙尘里冲了出来。

  「什么?!」

  他马上一勒狂兽的颈脖,强迫牠改变奔驰的方向,只见这庞大的机械怪物几
乎是贴着他们的身体而过,那看起来精密又杂乱的方块又开始位移,这机械怪物
马上像钻头一样以惊人的速度遁入地下,这之中掀起的大片沙尘让牧李斯几乎看
不见眼前的东西……

  十几分钟过后,有一团模糊的身影正悄悄的往牧李斯的反方向离开。

  蕾洛娜见到那机械怪物冲出来的时候,马上把药粉洒在自己和齐碧琳丝身上,
只有距离半径五公尺以内才能够清楚的看见他们,这也就是为什么牧李斯看不见
他们的原因,蕾洛娜也趁乱救出了早已昏迷过去的涅瓦洛。

  「蕾洛娜小姐……刚才那……什么?」齐碧琳丝扛着昏迷过去的涅瓦洛跟在
后头,心有余悸地问道,而带头的蕾洛娜则独自一人扛着三个人的包袱。

  见现在应该暂时没什么状况了,松了口气的蕾洛娜取出自己的水壶喝了口水,
这次她选择直接满足这位阿特曼女孩的好奇心,不过得先找到一个地方休息才行,
她看见前方有一个从沙漠底下凸起的石柱,那也是遗迹的一部分,很适合拿来当
休息的地方。

  伸手抚摸了一下石柱上头的图腾,稍微摸索一阵子之后她就知道自己大概位
於沙漠的什么位置,原因很简单……伊古菲莽沙漠遗迹里的每一根柱子都是独一
无二的,在很久之前骑士团的资料库里就有记载到关於这个遗迹的事情,而本部
位於遗迹旁边的骑士团当然也都一直在研究这个古文明留下来的东西。

  蕾洛娜将手中的包袱放下,有些无力地靠在那乾燥又炙热的柱子上,这柱子
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帮他们挡住一些阳光,好让他们在休息的时候可以轻松一些。

  「啊!」齐碧琳丝发出了一声惊呼,蕾洛娜赶紧起身往后方望去,但发出惊
呼的原因是因为齐碧琳丝想要把涅瓦洛放下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他的头而已。

  「涅瓦洛先生……对不起……」

  「刚才那东西是伊古菲莽遗迹的守护者。」见没有任何状况之后,蕾洛娜才
松了一口气,对着正忙着喝水的齐碧琳丝说道。

  「什么是……伊古菲莽……遗迹?」见蕾洛娜愿意跟她聊这些,阿特曼女孩
马上靠到蕾洛娜身边,只不过后者感觉两人挤在一起很热,悄悄地往旁边挪了一
些。

  蕾洛娜开始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伊古菲莽的知识说给这个阿特曼女孩听。

  伊古菲莽文明曾经是大陆上最强悍,也是最繁荣的存在,它是由矮人以及人
类携手合作建立的庞大帝国,它拥有现代人难以想像的先进技术,比如刚才那长
相如蚯蚓而且会喷射毁灭性光束的机械,那不过是伊古菲莽的挖矿机而已。

  一台挖矿机,那强悍的作战能力,就可以抵过现在任何一个帝国的任何一支
军队。

  那种挖矿机容易被稀有金属所吸引,这也就是为什么蕾洛娜刚才要往沙子里
丢东西,而她所丢的东西正是大陆上的稀有金属之一――祕银,利用斗气将祕银
踩入地底下,很容易就引来了在附近待命的遗迹守护者。

  第一次得知这文明存在的人都很难以置信,尤其他们无法明白为什么机械在
没有人操控的情况下会自己运动,当然齐碧琳丝也不例外,而这个谜团骑士团直
到现在也还没解开。

  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最先进的文明、最先进的兵器,然而这强悍到令
人难以想像的一个国度,竟然没有留下完整的历史,彷彿被人刻意从历史之中抹
去一样的消失了,许多国家的前身都有记载到它的存在,但却没有人知道它到底
是怎么走向灭亡的,直到几千年后的今天仍然是个谜团……

  当涅瓦洛清醒过来时已经是隔天中午了,他隐隐约约感觉到齐碧琳丝正吃力
地扛着他,然而让他真正清醒过来的原因,却是那张庞大到让他充满压迫感的脸
庞。

  那看起来像是个老人的脸,一张由大大小小的石制方块排列而成的人脸,它
用强壮的双手在沙漠中爬行,嘴里不断发出让人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的声音。

  之所以只能爬行,是因为它的下半身早就已经消失了,腰部的缺口残破不堪。

  「轰!」

  老人举起自己粗壮的手臂往沙漠中猛然一锤,连在远处观看的三人都能清楚
感受到脚下传来的剧烈震动,一道沙柱在老人一手锤下之后沖天而起,可见那一
下的威力有多么恐怖,被直接敲到可能就只剩肉渣了。

  「这是……什么?!」

  就在涅瓦洛惊呼出声的时候,老人背上的方块开始发生跟挖矿机一样的诡异
位移,有十多个小型四脚机械从他的背上爬了出来,像虫子一样在沙漠之中爬动,
似乎在追赶着什么目标。

  冲在最前方的小型机械从背上喷出了一些种子,种子在半空中就开始发芽,
在着地的瞬间竟然发狂似的生长,变成了数条粗壮的藤蔓一面贴着地面生长,一
面往目标冲去,化为像绳索一般的存在想要将对方给缠住。

  「蕾洛娜小姐……刚才那是……挖矿机,那……这是?」见到那诡异的画面,
齐碧琳丝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她没想到这么快又遇到类似的东西。

  「看样子我们麻烦大了……」蕾洛娜无奈地叹了口气。

  下章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