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9-14
作者:流精岁月
字数:52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二章金钟罩

  「魔主,魔主……你……」

  澹台幽莲用拇指在后洞口按了按,「小贱奴想不想被魔主的舌头肏?」

  「想……求魔主用舌头肏我……」被澹台幽莲舔菊令我生理心理同时迸发出
巨大快感,浑身直发软,所有感觉都汇聚到澹台幽莲正用舌尖舔弄的后洞口。后
洞口很快被舔软,舌头轻易地刺入后庭菊花舔弄湿热的肠壁。我感受到了与被粗
硬肉屌狠肏截然不同的快感,舌头虽然长度不及澹台幽莲的黑屌,不能深入到后
洞最深处,但是肠壁的每一道细微褶皱都被细细爱抚,后洞里传来阵阵酥麻。我
忍不住低低淫叫,「魔主的舌头好厉害……肏得我好舒服……小菊洞里被魔主舔
得好热……啊啊……再、再舔深一点……」

  澹台幽莲的舌头交合般在后庭菊花里进进出出,搅弄柔软的肠肉,肠肉敏感
地激烈抽搐,收缩得更加厉害,汁液简直要满溢出来。

  「菊洞里这么多骚水,都给魔主喝了吧。」

  「好……都给魔主……」我无意识地浪叫着,澹台幽莲说什么就是什么,后
洞淫乱地缩紧,澹台幽莲刺进后洞深处的舌头几乎拔不出来。

  「啊啊……骚水被魔主喝光了……」

  敏感的舌头感觉到肠壁的阵阵痉挛,知道我快要高潮,澹台幽莲抽出舌头,
在后洞尚未来得及闭合的一瞬间把自己胀大到极限的黑屌狠狠插了进去,随后双
手扶住我的腰肢,在不停抽搐的后洞里大幅抽送,我本就已经承受不住舔穴的快
感,不料后洞里瞬间换了一番滋味,被粗硬的肉屌填得不留一丝缝隙,硕大饱满
的龟头捅开缩紧的肠壁,对准后庭菊花深处的敏感点一下一下狠干,我终于发出
崩溃的哭叫,前方碧玉肉屌射出一股股白液,尽数喷溅在床上。

  澹台幽莲从身后抱起俯趴着的我,把我桎梏在自己怀中,下身依然用黑屌凶
悍地进犯高潮中的后庭菊花。我无力地靠在澹台幽莲身上,后脑枕在她的肩头,
被肏得满面潮红,神志不清,腰胯不自觉地扭动着迎合澹台幽莲肉屌的抽插,后
洞缩得死紧,连大腿根部都不住地抽搐痉挛,嘴里呜咽地叫着魔主。

  「贱奴弟子夹这么紧,还想不想让魔主肏了。」

  「魔主,魔主肏我……小菊洞等着被魔主的黑铁肉屌肏烂……」

  「小贱奴,看你这后庭被魔主肏烂以后,你还怎么发浪!」澹台幽莲揉捏着
我挺翘的屁股,狂野粗蛮地肏干高潮中的后洞,后洞里被肉屌摩擦得又热又湿,
紧窒的肠壁吸力越来越强,爽得澹台幽莲亢奋异常,粗野狂放的一面完全暴露出
来,双手把怀中人滑嫩的肌肤捏得青紫成片,连我的双肩上都满是澹台幽莲啃咬
的齿痕,黑屌在后庭菊花里的抽插一下猛过一下,一下深过一下,精囊在翘臀上
拍得啪啪直响,臀肉一片通红,淫靡的媚肉一次次被带翻出来,又被黑色的硕大
龟头顶进去,黑屌的顶端深入到后洞中难以想象的深度,几乎要把这个贪恋澹台
幽莲肉屌的淫浪后洞干穿。

  「啊啊……魔主的黑屌插到底了……粗黑屌在肏我的菊花……小菊洞撑得好
胀……啊,不行了,黑铁肉屌好会肏……要把贱奴弟子肏烂了……」

  澹台幽莲的黑屌一下下捣弄着越肏越紧的后庭菊花,将两人紧密结合的下身
弄得一片狼藉。澹台幽莲伸手摸了摸我的大腿内侧,也是一片冰凉的湿意。

  「连自己的骚水都含不住,还要这个骚洞干什么,嗯?」澹台幽莲手指挤到
两人结合的地方,揉弄被自己黑屌撑大到极致的后洞口。

  「骚穴是……是给魔主肏的……」

  「小淫妇,魔主一天不肏你,黑铁肉屌就发痒,要在你这个骚得滴水的浪穴
里磨一下。」

  「好……魔主,快,快点……小淫妇的浪穴专门磨魔主的黑铁肉屌……」

  我放荡地浪叫不断,菊花把黑屌含得更紧,连血管里的血液都火辣辣地,浑
身的快感汹涌如狂潮一般,几乎要将我整个人吞噬。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要
被澹台幽莲活活肏死在床上。

  「魔主,不行了……慢、慢点……黑屌肏太快了……」

  澹台幽莲听了不但不依言放缓速度,反而更加迅猛地狂野插干,肉屌把娇嫩
的后洞磨得通红,「口是心非的小妖精,这个饥渴的小浪穴不就是喜欢被魔主的
黑屌狠肏吗?魔主要真慢下来,你确定受得了?」

  「才,才不会……唔啊……真的不行了……要被魔主插射了……」我尖叫着
到达了巅峰,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极致的愉悦,后洞内壁痉挛地蠕动,
缩得比刚才更紧,绞得澹台幽莲在后洞里一阵猛插,随即也射了出来。

  ……

  数日后。

  长青谷外,沧岚河奔腾不休。

  沧岚河水域宽阔,碧波万顷,北至万年雪山,东至无垠大海。其中有一段流
经长青谷,湍流迅驰,名为波刹口。

  波刹口上流河面宽数百丈,呈沙漏形,水一流至口子,会立变狭窄,仅有十
余丈,如倒垂瀑布,过后水面又迅速变宽广。

  因此此处水流汹涌至极,千斤巨石瞬息流过,也会被徒然变大的压力冲碎。
但此时却有人沉在波刹口水底,双手之间扣住两岸岩石缝,凝神静气,纹丝不动。

  此人正是在此锻体的东方不败。

  他如此做,那是因为数日之前澹台幽莲将丹药交给他时,曾对他说过「易经
丹药力庞大,需要更强身体方能承受得住」的告诫,为此他才至此处锻体,来让
他的身体强度从抵御波刹口的冲击之中得到提升。

  起初尝试,即便钝嘴小游鱼,也会撞得他血肉模糊。随后靠着丝丝绿液,结
合青木神气修复损伤。破而后立,周而复始,如此便可不断强化自己。

  恰时,一条尖嘴小鱼飞速冲过来,撞在他的背上,化成一股血水被冲走,而
其背上光华依旧,只是多了个白点。

  如此情况,便是已然完成了初步的目标。

  他松开扣住的岩石,人如利箭向前冲去,流星般直坠而下,轰然一声中,坠
入了下个目标——千丈湖。

  千丈湖顾名思义,虽然没千丈这么深,却也是深不见底。

  湖中水压万钧。

  借着冲势,东方不败猛地一个下潜,直往湖底而去。随着周围水色逐渐深沉,
他耳朵的刺痛也愈发强烈,强大水压更让他如负万斤。

  但他知道,也只有如此恶劣环境,才能让易经丹的效果十足的发挥出来,不
浪费半点药力,这样才能更好地淬炼自己的身体。

  这枚小极品易经丹来之不易,更是倾注了他变强的愿望所在,决计不能轻易
浪费。

  略微适应了一下环境后,他将易经丹和水一口吞下,然后闭目感受。

  顷刻间,庞大的药力迅速散发。不过会儿,东方不败的经脉便被猛烈的药性
冲得鼓胀欲裂,整个人更而因此变得肌肉虬结,身躯之中,好像蕴含着一股毁天
灭地的爆炸性威力。

  他只觉得,体内药力如泥石洪流般,在经脉之中横冲直撞,像是撑裂,又像
是撕裂般的疼痛转瞬蔓延遍布全身,不少地方已经开始痉挛抽搐。

  若非是在压力极强的水下,东方不败都快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这表明药力已经散发到了全身,他不敢怠慢,急忙运行起金钟罩的炼体之法。

  金钟罩是灵品下阶防御玄真技,修炼成功后,能让他身躯由外而内变得极其
坚韧。运行起功法路线,则可真气外放形成一个撑起的真气护盾笼罩全身。

  等练至最高层次,身体表皮还会长出晶膜,普通身躯防御远超同阶武者。

  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散尽家财,只为炼制这么一枚丹药的原因。

  玄真技金钟罩一运起,顿觉身体坚硬强悍了许多。若说原来的身体如同硬土,
那么现在的就是坚石。

  但这仅仅还只是开始,若是等药力全部吸收,说不定自己能硬抗先天一击而
不死。

  若说先前的变化让他欣慰,那么现在对之后的展望简直令他兴奋,嘴角自然
而然地开始向上扬起。

  可脸上笑意还未完全展开,一种不安的感觉迫使他心脏一沉,若有所觉般猛
然睁开眼睛,便见黑暗之中一点光亮急速朝自己冲过来。

  只是一瞥,便发现是一条从未见过的巨大怪鱼,头上顶着一颗灯笼状的发光
肉球。

  东方不败见它速度极快,转瞬就到了自己面前,嘴巴一张,露出满嘴锋锐獠
牙,就要将自己脑袋给咬下。

  他心脏猛地一揪,这货长得如此凶残,要是被咬中,哪还能活?!

  东方不败瞳孔骤然紧缩,旋即双臂一举,硬是将怪鱼上颚猛闸之势拦住,不
让它再下分毫。

  随后,借着它的下颚用出天雷动,整个人往下一蹬,便窜了出去。

  与此同时怪鱼一口咬下,顺势朝下一潜。可这东西却狡猾得很,一发现咬空,
鱼尾急忙一扫,向东方不败拍来。

  东方不败反应也不弱,全身真气催动,一拳打出。

  在水中激起了一道螺旋形的水柱,滋滋电流在水中蔓延。

  天雷杀!

  水中,轰得一声闷响。他只觉的打在了豆腐上,鱼尾在水中断裂炸开,血液
顿时弥漫。

  这怪鱼吃痛发飙,徒然一个大转身,身体匪夷所思地对折过来,快头尾相碰
之时,对着东方不败便是一咬。

  东方不败躲避不急,匆忙之中一把抓住了鱼头上的那个肉球。

  怪鱼突然不动,东方不败以为这是它的弱点,却没想到,接下来肉球上面更
是爆发出了强烈雷电。

  雷电极其猛烈,瞬间将他麻痹,丝毫动弹不了。若非参悟过上古天雷道,对
雷意有了极大的免疫力,否则这一下,就能让自己毙命,

  然而正在此时,怪鱼猛地将东方不败一把甩开,张开血盆大口,利齿森森的
将自己上半身吞入腹中,一口咬下。

  扑鼻的腥味,直钻耳鼻。

  自己就这么完了?东方不败心中,一片冰凉。

  正在此时,他身体内传来一声恍若实质的玻璃崩断碎响,全身真气从气海破
涌而出,冲进经脉运行,形成一副特殊图案,连成一片。

  这还没停,图案生长满周身后,一层淡金色的真气从中喷涌而出,瞬间化成
一个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犹如一座金钟般的透明护盾,与此同时他全身一暖,
恢复了所有知觉。

  金钟罩!

  东方不败仰头看去,他心脏狂跳不止,只见那怪鱼牙齿刹那落下,嗑在离自
己头顶只有半寸的金钟罩上,波纹荡漾,却是无法寸进。

  惊喜交加下,精纯真气从气海中喷薄而出,涌向双臂,真气化为雷蛇直奔双
拳。

  葵花伏魔!

  他双拳一顶,如同双锤冲轰击而出。「轰咚」一声轰开了脑袋,将其砸成一
个大窟窿,血肉混着脑浆瞬间如同绞烂的豆腐脑,将周围和面似地弄成了浓稠的
血浆。

  东方不败一路潜到湖面,身形一暴,从湖中飙射而出,带起一条巨大水龙,
落在岸上。

  赤……裸的身体呈现出了完美的流线修长型,每一寸肌肉,充满着弹性和爆
发性力量。略微一鼓胀,就坚若磐石,呈现出了一抹厚重的古铜色,嗡得一声颤
抖,犹如钟鸣。

  这分明就是金钟罩秘籍中所描述,淬体小成的状态。

  值,一枚易经丹,竟然帮助东方不败如此境界,让他心头一阵兴奋。金钟罩
全力施展起来的威力,怕是能直接抵挡住先天强者的全力一击。

  ……

  「这是哪里?」

  催情药的作用渐渐退去,西门冰颜回想起在市集中的一幕幕,想要反抗,身
体却没有一点真气,如普通人一般,她知道这是被人下了禁制。

  「牢房。」

  捕头冷冰冰地回答。

  牢房?

  自己竟然被径直送进了牢房?

  两个捕头架着西门冰颜走进牢房,把她带到了一间审讯室中。西门冰颜看到
一个身材魁梧的捕头已经坐在了审讯室中的一张宽大的桌子后。

  「史捕头牢房长,犯人已经抓来了。」

  因为双手被绑在背后,使西门冰颜甚至连用双手遮掩一下自己赤裸的身体都
不能,西门冰颜只能羞辱地颤抖着,任凭牢房长和捕头们用放肆的目光扫视着自
己一丝不挂的肉体。

  西门冰颜赤裸出来的肉体是如此成熟性感和美妙:雪白细腻的肌肤,沉甸甸
地挂在胸前的一对丰满肥硕的雪白乳房,浑圆饱满的屁股,匀称挺拔的双腿……
而大腿内侧和微微红肿的嫩屄周围还沾着的大片尚未完全干涸的白色污秽,更使
牢房长感到胸中充满的兽性的欲望。

  「你这个当街裸露的臭婊子,难道不知道这是引人犯罪吗?」

  西门冰颜羞愤的盯着史捕头,因她知道这是瞿安木的人,史捕头看着她那神
情忍不住重重地给了她一个耳光,他要彻底地打垮这个美丽女人的自尊心。

  「我没有……那是陷害我的!」

  西门冰颜不屈地抗议道,她的嘴角缓缓流出鲜血。

  「还敢嘴硬,你们把她给我按到那个桌子上!」

  史捕头向三个捕头使个眼色,那三个捕头立刻架起赤裸着身子的西门冰颜,
把她架到桌子前,然后把她的上身用力地按到桌子上。

  那三个捕头很明白他们的牢头要干什么,一个人走到桌子对面,按着西门冰
颜的肩膀使她上身紧压在桌子上,另外两个则分别抓住她的一条腿,使劲把她的
双腿分开。

  「你们要干什么……不、不!」

  西门冰颜惊慌地尖叫着,试图挣扎,可是因为双手被绑在背后,加上催情药
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退,根本无法挣脱出来,反倒使她因为面朝下被按在桌子上
而高高撅起的雪白浑圆的屁股左右摇摆,样子越发诱人疯狂。

  史捕头一边解开自己的裤子,一边走到西门冰颜的屁股后面,用手粗鲁地抓
着西门冰颜雪白丰满的屁股朝左右掰开,露出她屁股后面的那个浅褐色的紧窄肉
洞。

  「臭婊子,让我先来看看,你的屁眼是不是经常被男人肏!」

  牢房长粗鲁地用手指揉着西门冰颜屁股后面的小肉洞,接着把手指插进去粗
暴地扩张着。

  「不……求求你,不要这样……放开我……」

  西门冰颜无法反抗,只能惊恐羞耻地不断哀号乞求。

  「不错,看来这个母狗的屁眼还不经常被男人干!」

  史捕头完全不理会被自己三个部下牢牢按在桌子上的西门冰颜的抗议和哀求,
而是下流地用手指在西门冰颜的屁眼中抽送了几下,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品尝一
下眼前这个送上门来的女人美妙肉体的滋味了。

  史捕头用一只手死死按住西门冰颜不停扭动挣扎的赤裸屁股,另一只手扶着
自己的肉屌,顶到了西门冰颜的屁股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