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7-31
作者:流精岁月
字数:53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一章奖励

  东方灵萍秋波斜溜,探头过去亲了他一口,微微笑道:「似乎你真的很着紧
娘!」见她略一沉吟,接着道:「好吧,娘就直话直说。东方玄在这方面,确实
比你强一些,他除了天赋异禀,拥有一根超乎常人的大肉屌外,在床上还很晓得
疼人,不会像你刚才一样,只顾狠命乱来!你要知道,攻人必须要攻心,对女人
亦如是,倘若给她遇着疼爱自己的男人,女人又岂有不着迷之理。」

  东方不败犹如被母亲浇了一头冷水:「我……我该怎么办?」

  「你不用太担心,先听娘说完。」东方灵萍伸出柔荑,轻抚着他的俊脸:
「便因为女子喜欢人疼爱,当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交媾,都会特别容易产生高潮,
其道理就是这样。不过对女子一味温柔,有时也会适得其反,皆因只要是人,多
多少少都会有种被虐的心态,男人只要用得适时,看尽时机,对女人稍稍作些凌
虐的事情,随时会将她推向极度满足的高峰。」

  东方不败显得似懂非懂:「何为适当时机,该要怎样做。」

  东方灵萍淡淡一笑:「男人对女子的心理和喜好,必须要有多些认知,起码
要摸清自己女人的兴趣,而东方玄对这方面,他就掌握得很好,所以每每都能取
得女子的芳心,就是这个原因。」

  东方不败默默地听着,东方灵萍接着道:「人的心理是相当复杂,女子就更
甚,她总是让你捉不到,猜不透,使男人难以估量!」

  东方不败缓缓点头,旋即看着东方灵萍,说道:「娘,有一件事相当奇怪,
我每次只要看着冰颜或舞儿和其他男人好,不知为何,我竟然会产生一股莫名的
兴奋,下面自自然然就硬起来,就像刚才一样,光是想着冰颜和英俊男人亲热,
我就马上射了出来,你道奇不奇怪!」

  东方灵萍轻轻推了东方不败一把,低声道:「给你压在身下闷气得很,你先
将下面拔出来,我再慢慢和你说。」

  东方不败笑道:「我着实有点不舍得离开,娘的小牝屄丰腻紧煖,待在里面
就是叫人受用……」话后,抽出肉屌滚到一旁,扭头看着东方灵萍的俏颜。

  东方灵萍绽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侧过身子,压着东方不败半边胸口,把个丰
乳牢牢贴紧他,一只柔荑同时伸到他双腿间,握住仍坚硬如铁的碧玉肉屌,细细
的为他捋将起来,口里道:「要是小坏蛋你觉得舒服,待咱们说完话儿,你若想
再要娘,大可把它再弄进来,你说好吗?」

  「当然好。」东方不败喜道。

  东方灵萍又道:「你说看见心爱的女人和男人好,就会生出一股兴奋,其实
这个问题不难解答。只有那样才能更好的把练心中所需要的喜、怒、忧、思、悲、
恐、惊里面的各种心情达到练心的最高境界!」

  「是么?」东方不败糊涂起来。

  只听东方灵萍又道:「不妨和你说,咱们女人也有这种心态,而且除了精神
上,还会喜欢男人对她肉体上的虐待,有这种心态的女人,为数着实不少。还有
一点,每当女子红杏出墙,背叛爱人或夫君和男人欢好时,这种背德的行为,确
实会令女子感到格外兴奋,更加投入性爱。这种行为,也是练心的一种。」

  东方不败笑问道:「娘,你现在可有这种感觉?」

  东方灵萍听见,忍不住在他身上挤了一挤,微微点头道:「当然会有,而且
非常强烈!我不只是你爹的女人,亦是你的母亲,却突破了禁忌,这种背叛的罪
恶感,恐怕一般女人都难以尝到!」

  东方不败又笑道:「这是好还是不好?」

  东方灵萍瞄了他一眼:「好,当然好,娘是个淫荡的女人,专门勾引儿子的
坏女人!」说罢,握紧东方不败的碧玉肉屌,套弄起来。

  「啊!娘……」东方不败呻吟一声,看着东方灵萍道:「娘你弄得我好舒服,
下面……又硬了三分,很想要……」

  东方灵萍「嗤」声一笑:「你不说娘都知道,人家都握不拢了,还硬得这般
痒人!」

  东方不败道:「下面忍得难受啊!可怜可怜孩儿吧!」

  东方灵萍嘲笑道:「才第一次和女人做这种事,就不懂得节制!」接着眄睨
他一眼,柔声道:「娘真的怕你了,你且侧过身子向着我。」

  东方不败依她所言,侧起身躯卧着。只见东方灵萍抬起一条美腿,绕过他的
身子,牢牢缠绕着东方不败的熊腰,把整个湿漉漉粉屄紧紧贴住他,玉手把住碧
玉肉屌,轻轻撸动几回,便将龟头挤了进去:「嗯,娘又要给你撑满了……」

  一阵出奇的紧窄,直勒得东方不败眉舒嘴张,马上腰肢使力,望里狠狠一捅,
只闻得「吱」一声响过,登时尽根,龟头已点着深宫的花心上。

  「啊!」东方灵萍娇呼起来,花心顿感又酥又麻,却又美得无从言喻,立即
手扳脚缠,箍紧男人的屁股,不许他妄动,半张着水盈盈的美眸,哀求道:「你
且停一停,便这样顶着娘好了,千万不可动。」

  东方不败听见,也不知就里,只好停住动作,问道:「娘,有什么不对吗?」

  东方灵萍轻轻摇头:「没有事,娘很舒服,只是给你一下挑着花心子,酸得
想要泄出来!」接着亲了他一下:「我曾经历过多个男人,若论到阴茎的坚硬,
就只有你这坏小子最厉害,就连其他男人都比不上你。」

  「这是真的么?」东方不败心中大喜:「我总算有一样能胜过东方玄了!」

  东方灵萍是个聪明人,看见东方不败双眼泛着绿光,已知他所想,当下道:
「今回你就好好的卧着,让娘侍侯你好吗?」一话说毕,掇身跨上东方不败下身,
牝户仍然满满地裹住男人的肉屌。

  东方不败张大眼睛,视线全落在母亲的俏脸上,当真越看越觉她美冠一方,
风仪端丽,再看她的酥胸,浑圆饱满,乳首粉艳迷人,宛如未经人事的少女般鲜
嫩,直看得他心迷意荡,双手同时伸向前去,十指抓捏,将一对美乳纳入手中,
痴痴的说道:「娘这对奶子真美,又圆又大,还这般柔软……」

  东方灵萍向以自豪的身段,已不知迷倒多少个男人,便是东方玄父子亦称赞
不已,此刻听见儿子的说话,亦不觉得意外,只是微微一笑,移开他贪婪的大手,
佝偻腹肢,身子向前弯下,把一个乳房送到东方不败嘴前,低声道:「娘知道你
的心意,你爱怎样便怎样好了……」

  东方不败眼见一颗乳头抵在唇边,那里还再忍得,当即张嘴含入口中,大肆
吸吮起来。

  「嗯!你轻一些……」东方灵萍双手支撑上身,垂下头来,瞧着男人的馋相,
徐徐道:「小坏蛋你可知道,你之所以可以射那么多回,还坚硬如铁,那是神屌
的奇特,要好好利用。」

  东方不败当下吮紧奶头,下身从下往上徐徐挺动,开始抽送起来。

  东方灵萍忍不住呻吟一声,快感随之而来。只觉东方不败的肉屌又硬又痒,
龟头老是刮着柔嫩的膣壁,弄得阴道酥麻爽利,登时便给他挑起了性欲,连忙撅
起雪白的丰臀,任其施为:「啊……我的儿!娘太喜欢你了……」

  东方不败吐出口里的蓓蕾,双手搂紧美人的纤腰,肉屌凶猛的抽送:「我也
很喜欢娘……」发觉名器的腔肉果然美妙无穷,不但湿滑柔腻,而且紧绷痒热,
吸得整条肉屌爽乎乎的,简直销魂蚀骨!

  东方灵萍娇喘着道:「你若是喜欢娘,就……就用力狠狠肏,把你的……热
情全射给我……」

  「我会的……」东方不败雄赳赳的杀将起来,直肏得她满脸痴迷,花魂离体!

  这场云雨,足足接近半个时辰,方得完事。但二人却不知道,这趟颠鸾倒凤,
已落入他人的眼中。

  第二日,东方不败来到了藏经楼,而东方正锋也开始履行职责,帮东方不败
参考。

  藏经楼中。

  「东方不败,我东方家最好的便是这半本功法玄真技,皆是难得灵品功法。」
藏经楼的顶楼,东方正锋一指红木书架上,微微感慨的说道。

  东方正锋作为族长,考虑的还是家族利益。家族人才多,自然就强盛和兴旺。
东方不败虽抢了儿子的风头,但表现出来的潜力着实惊艳。

  指着最右边一本黑色书皮的书道:「这是沧浪功,灵品下阶的功法,里面除
了心法之外还附带着沧浪七绝,只要初窥门径,便可玩水自如。你也知道,沧浪
七绝是我东方氏先祖成名一时的绝技,威力奇大,修至大成,甚至能排山倒海。」

  「你修炼的是木系基础功法,转修沧浪功,会有水木相济,互相增益之功效。」

  显然,东方正锋觉得沧浪功很适合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当然知道沧浪功的厉害,其中的沧浪七绝,曾经也是名动一时的绝
学。昔年东方家老祖施展七绝,一人之力败掉城中其他家族,一时风头无人能及。

  最重要的是,此功法若是以木系功法作为基础,效果更好,犹如量身定制。
修成之后气势如琼涛滚滚,豪迈非常,更是符合他的个性。

  再佐以葵花拳中的刚猛霸烈,完全能让自己实力暴增一大截。

  东方正锋以为他不感兴趣,便指向中间那本摆在最高处的青色封皮书籍继续
说:「扶摇功,为我东方氏家族镇族之功。」

  东方不败瞳孔一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连扶摇功自己都能选?

  扶摇功,他又如何不知道?此功法向来只有族长才能学。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说的就是这种功法的特性。这功法是木系的,相传是一位奇人异士看到传说
之中的神鸟鲲鹏而心生感悟创造出来,后来机缘巧合被东方家得到。

  此功法会在短时间内将自己本身的真气提升,修为进度加快,难得的是根基
还很稳。所谓「扶摇直上」,意思就是说有了本身真气的引导,这功法转换成的
真气会更多,进阶也会更稳。

  木系真气有着一个众所周知的特性,那就是稳定、自愈性和治疗性强、真气
提升容易。可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爆发力差。

  自己能一次次的爆出强大力量,那是青木神气的生生不息的特性,在配合上
古天雷道的无上拳意。

  然而这扶摇功,即便是木属性真气,其威力也赫然不凡。

  可这是族长才有资格学的,真的会给自己吗?如果给了自己,岂非是内定了
未来的族长?

  东方正锋他是知道的,为人严厉,谨慎,大气,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
治家严谨,家规家条都是格外分明。有很多东西,他就算拉了面子也不会破例的。

  「此次比武的奖励说是任选,就已经包括了扶摇功。何况我十分看好你的未
来,凭你的心性,资质,未来极有可能成为先天强者,振兴我东方氏家族。」

  说话间,他的手已经伸向了扶摇功,准备取下。

  「族长,还有天雷半式没提呢。」东方不败虽然心动至极,但他心中自是有
一番计较。

  东方正锋愕然的看着他,好半晌后,才收回了手,指着一旁架子上最侧面的
竹简说道。

  「那是天雷半式,是前人参悟的半招深奥玄真技,并非是心法。但是修成后,
威力比起『沧浪七绝』和扶摇功里面的『战海镇风』更胜一筹,所以被藏于藏经
楼和这两本功法一起放着。只是天雷半式只是玄真技,没有心法,以性价比而言,
要略差一筹。」

  这天雷半式厉害,但也不过就是玄真技,和之前的两本心法比起来,其价值
自是不言而喻。

  「族长,就它了。」

  东方正锋惊呆了,急忙劝道:「东方不败,你可别图一时之快,贪其威力。
天雷半式只是一门玄真技而已。而且难度极大,条件苛刻,晦涩难懂。实话和你
说吧,其实我也修了这天雷半式,十几年了,如今也只是略有小成而已。」

  「族长,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就要天雷半式。」东方不败眼神坚定澄澈,已
经下定了决心。

  东方正锋语塞,不过东方不败有资格作出选择。将天雷半式取下,交予东方
不败进入密室当场参悟。

  东方正锋看东方不败将要进去,道:「东方不败,我昨日看见你和你母亲灵
萍的事,但你放心,我不会把听见的说出去的,包括玄儿在内。我很喜欢你的母
亲,甚至可以为她去死都可以,我知道她现在心中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你可以
认我为义父,那样在家族里地位也高点,你母亲虽不愿嫁我,但可以做个情人,
对大家都好,你可以考虑下。」

  说完没等东方不败回话,就先行离去了。

  东方不败知道族长说得对,母亲毕竟是女人需要男人的,自己总有一天还是
会出去闯荡的,先不想了,回头和母亲说说看吧。

  灵品的功法向来是不能外借的,更不可泄露出去。何况每一本玄真功,都会
有符箓封印着功法意境,以供后人领悟和修行。

  而如今家族里,只有太上长老才能配合着符印师做到这一步。一次意境的封
印,起码得付出十万两黄金以上的代价。

  这也是为何,灵阶功法只能供家族里少量的核心弟子修行的原因。

  再说东方不败,自己作出这个选择也是有过充分考虑的。

  「大青木神诀已令我生一丝生生不息真气,像是天上的银河滔滔不绝亦不为
过。还有上古天雷道的拳意,更是受益匪浅。雷者,正气,汹涌刚强,大开大合。
况且雷电那也是一种光,能够破开黑暗混沌阴霾的光,此间种种与葵花诀交相呼
应。」

  东方不败翻阅着「天雷半式」,选择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己又不是傻
瓜,如何不知这只是玄真技,如何不知功法的奥妙以及价值远胜同等类别的玄真
技?

  「如今我有大青木神诀,已是根本,若是还去修什么劳什子沧浪功和扶摇功
便是舍本逐末。况且贪多嚼不烂,万法通不如一法精。上古天雷道,加之青木神
气,修炼这天雷半式,收益要比扶摇功高上许多。」

  想到这里,东方不败心里一阵轻松,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东西拿到手之后果然没有令他失望,其中语言果然晦涩,看了一遍之后东方
不败并没有后悔,而是心中更加向往和惊喜。假使他以前没有修行上古天雷道,
定然会选择其他的,只是如今选择这个才是最为明智。

  天色不知不觉已然暗了下去,东方不败继续参悟着天雷半式之中,沉静于其
中的玄妙而不知。通过加持在秘籍上的符箓,亲身感悟天雷半式的奥义意境。

  正如在无名洞穴中,参悟上古天雷道一样。

  不知不觉间,自己忽而又想到了和东方玄的那一战,最后自己兵行险招,使
出了葵花伏魔才得以获胜。

  一想及此,自己心下也是感慨不已,东方玄不愧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实力
隐藏得如此之深。单以后天高阶巅峰之身便可打败家族其他同辈。若非自己到了
后天高阶巅峰,加上得了上古天雷道的拳意,实力大增,估计也只有落败丢脸的
下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