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7-23
作者:流精岁月
字数:105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九章后天高阶

  修炼一途,本是夺天地之造化,逆天而行。除了天赋之外,资源必不可少。

  短短一个半月内,东方不败就将聚真丹消耗一空,却也同时,将修为推到了
后天中阶巅峰。自然,这也离不开东方不败自身的努力与苦修。

  价值上千金币的凝真丹塞入口中,药力迅速发挥。随即催动大青木神诀,忍
着经脉针扎般的刺痛,寥寥不多的真气在体内缓缓运转,吸收丹药源源不断散发
出来的药力,很快又重新凝聚成一股更为庞大的力量。

  片刻之后,体内真气似乎已经撑满了全部经脉,也已经达到了所能控制的极
限,青木神气喷涌而出,如泄洪般的,猛烈沖向最后阻挡着最后的屏障。

  「砰……砰……」

  东方不败身子剧烈颤动了起来,气海不住收缩鼓胀。东方不败双眸陡然睁开,
漆黑双瞳之中,一股锐利光芒极速闪烁而过,嘴巴微微张开,一股浑浊不堪的气
息,如利箭般吐了出来。

  浊气一出,东方不败脸色顿时精神了起来,眼神灵动而深邃。

  「后天高阶」

  东方不败伸出双手,望着掌心,拳头紧握,感受着体内强大的力量,忍不住
的在心里长啸一声,发泄心目中兴奋之极的情绪。可是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努力的压下兴奋的心情,等心情平静后,运转青木神气,催出一丝绿液,修複起
受损的经脉来。

  区区两个来月,东方不败已经从后天初阶的初期阶段,提升到了后天高阶的
实力,这份修炼速度哪怕是家族精英弟子也是及不上的。

  可是这远远不够,一个半月后的家族比武,不乏有后天高阶巅峰的存在,仅
凭现在的实力,还略有不足。

  据说家族精英弟子中,几个达到后天高阶的巅峰佼佼者,此刻正在各自长辈
的护法下,开始沖击宗师境界。自己在进步,对手不可能原地踏步等待自己,想
到了一个多月后的族内大比,东方不败陡觉压力倍增。

  光是眼前突破到后天高阶,所需要的资源已经超出了东方不败原先的估计,
习惯了前段时间用价值不菲的一品聚真丹修炼,实力暴涨的日子,越发觉的这几
天修炼进展缓慢。没有丹药辅助修炼,仅靠每日呼吸吐纳积攒的少量真气,不知
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进阶?

  难怪别人都说穷文富武,越往后修炼,资源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许多资
质极高的天才,在十五岁之前就突破到后天中阶,但没有家族的支持,一味的苦
练,穷极一生,最后成效也极有限。而自己家族内,除了族长和长老们,也只有
少数几个天资卓越的嫡系子弟,在宗族的支持之下,耗费无数资源,在二十岁左
右才堪堪晋级到宗师境界,可见越后面修炼消耗钱财的恐怖程度。

  「不能再一味的苦修下去了,必须赶快弄点资源,加快自己的修炼进度。」

  「目前已经身处森林中心与边缘地带的交接处,只要再深入一点,在森林深
处,肯定能发现一些珍贵的灵草,凭借自己后天高阶的实力。只要自己谨慎一点,
避开那些厉害妖兽。冒险一番,寻得些好东西的几率更好。」

  东方不败眉头微皱,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在森林边缘探险,在杀死十多只一、
二阶妖兽后,只获得数枚低级妖核和任务材料。

  甚至几次还误闯入一些强大的妖兽盘踞的区域,要不是凭着青木神气强大的
恢複力,柳叶身法跑得快,恐怕早就惨死在妖兽口中。一幕幕惊险万分的画面,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心有余悸。

  「只要能攒够资源,尽快晋级到宗师。自己就能让小家重新振作起来,不再
受到别人的冷嘲热讽,别说在森林中涉险,哪怕让自己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又
有何惧?」

  想到此处,东方不败稚嫩的小脸越发的冷峻,眉宇间满是坚毅之色。

  东方不败正准备收拾行李,趁着三、四更天,妖兽昏昏欲睡的时候,进入山
脉深处,努力为下次进阶积累着底蕴。修炼一途,犹如逆水行舟,半丝时间都不
能浪费。

  呼呼……

  夜幕下,沐浴着星辰之力沉寂在修炼中的东方不败,听到一丝动静。

  骤然一声令耳鼓刺痛的尖锐怪鸣声从洞口传来,整个山洞都震得微微颤抖起
来,不断的有碎石从洞顶滑落,仿佛地震一般。

  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随着锵锵岩石猛烈撞击的碎裂声越来越近。

  眨眼间,一条三、四丈的金黄色巨蟒毫无遮挡的出现在了这洞腹内,妖蟒通
体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两团墨绿色的蛇眼如燃烧着的火焰,散发出冰冷、残暴
的气息。

  东方不败心下一凛,这可是碧眼赤毒蟒,五阶妖兽,最长可达十丈开外,堪
比人类宗师中阶的实力。好在眼前这条碧眼赤毒蟒,明显还处在幼年期,实力远
没有到巅峰。

  随着碧眼赤毒蟒的强势出现,尾巴一拍洞壁。碎石乱飞,如蛟龙出水般猛袭
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毒蟒已经袭来,甜腻腻的腥臭味扑鼻难闻。

  东方不败脚不沾地,身如游龙,一拳朝那巨大狰狞的蛇头狠狠轰去。刚好自
己晋级了高阶,就拿这条幼蟒试试身手。

  电光火石间,碧眼赤毒蟒还未做出防禦便被击中,愤怒嘶鸣,一些发着淡淡
荧光的液体和一些金属般的鳞片,从它身上掉落,显然受了不少的伤害。

  碧眼赤毒蟒庞大的身躯略微摇晃了下,后退了数丈,高高竖起脑袋。

  碗口大的眼珠子却死死的盯着东方不败,双目冷焰跃动,嘴角喷出股股热量。

  怒火顿时全部爆发在东方不败一个人身上。巨大的身躯一阵摇动,极速的向
他掠去,那硕大无比的头颅,给人无比的震撼力。

  东方不败知道妖兽躯体的强悍,并没有硬憾而上,在即将撞上的瞬间,身形
一闪,顺利躲过了碧眼赤毒蟒强悍的一击。

  毒蟒身躯瞬间一扭,巨大的蛇尾如浸水的鞭子般,横扫而出,发出沉闷的声
响。

  东方不败一式防守,两相交击,感受到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闷哼一声,借
着对手的力量,顺势向后连退几步,拉开距离,运起青木神气在手臂上运转几圈
后,迅速消肿下去。

  东方不败还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这条年幼毒蟒起码有后天高阶巅峰的实力,
无论躯体强度还是身体的反应程度,都远远超过了自己。若非自己晋级高阶,恐
怕还真不是它对手。

  深吸一口气运起柳叶身法,身形飘忽如落叶般,前后左右摇摆不定,绕着碧
眼赤毒蟒游斗起来。

  一开始还是只能被动防禦起来,在熟悉了毒蟒主要的尾巴攻势后,时不时的
开始反击起来,越打越顺手,虽然毒蟒凭借超强的防禦能力,不至于落败,但也
不断的发出阵阵哀嚎。

  毒蟒智慧不低,尾巴骤停。暴戾的张开血盆大口,腥臭的气味弥散满了整个
洞穴。漆黑的黏液在口中迅速凝聚,随即向东方不败喷射而出,速度之快让人眼
前一片模糊。

  东方不败顿感不妙,右脚向后一踏,一垫一踩,整个身形身形猛的向后退了
几步。

  墨绿色的黏液喷射在坚硬的岩石地面上,将岩石层层腐蚀消融,一阵阵黑色
水雾从岩石坑中散发出来,腥臭无比。

  「好强的毒。」东方不败眼角一突。

  毒蟒一击不中,再喷出了一口,东方不败又急忙躲闪开去。

  一盏茶以后,周围的岩石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被腐蚀的痕迹,冒着黑色的雾
气。便是连空气之中,都充满着各种毒雾。

  这让东方不败顿觉脑袋一沉,有了中毒迹象。东方不败急忙从卵蛋空间嫩株
中分出一丝丝绿液,融入到了真气之中,周身一转,便恢複了清明。

  绿液果然有极强的疗伤解毒奇效,哪怕是一丝丝,用来对付毒蟒的毒素也是
游刃有余了。

  碧眼赤毒蟒的成熟体不愧为五阶妖兽,即便是这幼蟒,也端的难缠至极。也
亏得自己刚刚成功晋级到了后天高阶,否则还真要吃大亏。

  计上心头。

  「喝!」

  东方不败低吼一声,疾速向碧眼赤毒蟒奔去,每奔一步出去,都是三四尺远,
瞬息闪到达毒蟒的身下。

  毒蟒扭过头来,口中的毒汁急忙向着东方不败吐去。

  东方不败一个侧步飘过,腥臭毒液堪堪避开,直接溅射在身后碧眼赤毒蟒庞
大的躯干上,充满剧毒的黏液顿时爆裂开来,炸出一个深可见骨的伤口来。

  毒蟒惨嘶一声,身躯剧烈的一扭,尾巴疯狂的在空气甩动,发出沉闷的空气
爆破声,横扫而至,显然已经乱了方寸,失去了冷静。

  东方不败猛地跃起,借着碧眼赤毒蟒急速甩来的尾巴,脚掌又猛的在上面一
踏,贴着碧眼赤毒蟒的腹部,长身而起,浑身劲气鼓动,衣角摩擦着空气发出清
脆的响声。拳头收在肋下,虎口外翻,一丝薄薄的真气萦绕其上,对着碧眼赤毒
蟒的七寸位置一拳重重轰出。

  「嘶!」

  毒蟒悲怒嘶鸣,七寸被打得血肉模糊,恶毒的双目憎恨望了一眼东方不败后,
扭过身子,向洞口逃去。

  「既然来了,还想走?」

  东方不败一击得逞后,趁势追击。一脚踏出,脚掌猛的发力,追上毒蟒,体
内真气全部向右臂奔涌而出,右臂如充气暴涨一圈,整个人如同高大了许多,淩
空击下,再次一拳狠狠的轰在碧眼赤毒蟒的七寸位置,刚猛霸道的一拳直接把碧
眼赤毒蟒轰的飞出数尺。

  毒蟒巨大的身躯重重砸在了地面,已是奄奄一息,抽搐了两下后就挂掉了。

  东方不败落地,呼呼地喘着粗气,剧烈的战斗让他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坐
在碧眼赤毒蟒的屍体上,休息了会儿,这才直起身子,开始打扫他的战利品。

  这可怜悲催的毒蟒,不知招谁惹谁了,横遭毒祸。

  东方不败不但将其内核挖出,更是挑选了干净精肉、嫩肉装入随声携带的背
包之内,留待以后食用。要知道,这种级别的妖兽,可是练武之人极好的补品。

  若非背包空间太小,东方不败真想将所有肉都装进去。可惜,没有传说中的
储物戒指。那东西,小小一枚戴在手指上,就能抵得过自己十多个背包。当然,
那东西自己也只敢想想而已。整个东方氏宗族,才有一枚,向来由族长使用的。

  不好,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赶紧离开,万一有成年的碧眼赤毒蟒赶来,自己
必死无疑。

  随即,奔出了山洞。

  在一处古树参天,悬崖峭壁,飞流瀑布直掼而下之处。

  东方不败盘坐在一块裸岩上,调整呼吸,闭目养神,修炼了一个上午。

  些微火毒,在丝丝绿液的帮助下,化为乌有。

  青木神气更为精纯浓郁了,气海内鼓鼓涨涨,精气神充沛之极。明显感觉力
量和体质有所提升,但是距离后天高阶巅峰尚远。

  一番修炼下来,东方不败调整着真气准备收工。

  忽而听得远处传来一声轻蔑的嘲笑声:「呵,小子你还挺能躲的?漫山遍野
的乱窜,害老子足足找了你两个月。」

  「谁?」

  东方不败怒眼一睁,感觉来者不善。一个跃身而起,敏锐的抓住了一颗巨树
枝丫上的人影,淩厉的眼神直射而去。

  「嘿,没看出来,小小年纪感觉还挺敏锐的。难怪能在这妖兽纵横的险地逍
遥至今。」

  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自树冠跃下,轻飘飘的好似不着力一般,落到了东
方不败面前。此人一身灰袍,面色阴冷,气息内敛,长相虽普通,却给人予一种
莫名心悸的恐怖。

  「宗师!」东方不败心下一寒,倒退了两步,精惕之极的盯着灰袍人。仿佛
见到了一只最凶猛的妖兽。

  宗师,是后天高阶巅峰之人突破桎梏,生命的一种升华,无论是真气的积累
还是功法的施展,相比较后天级别的来说,都有质的提升。

  双方的差距非常大。

  面对宗师级的对手,东方不败呼吸都停滞了,喉咙犹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
只要对方稍微用力,就能将自己的五髒六腑全部震碎似的。

  「敢问前辈找我何事?」

  东方不败还抱有一丝幻想,这个人只是路过,如果是杀他的,早就动手了,
也不会引起自己的注意。

  可是自己想错了。

  「找你何事?自然是杀你了。叫你做个明白鬼,到了地府,别忘了告诉阎王
杀你的是我刘雷。」刘雷一脸嘲讽,嘴角不屑。他压根没把东方不败放在眼里,
杀个后天级小孩而已,又有何难?

  「杀我?」

  东方不败瞳孔一收,精惕万分的盯着眼前这个宗师级的敌人。心念一转,便
明白了过来,这应该是东方德水出得狠招了。家族里因为有少族长东方玄帮忙,
东方德水不敢乱来。

  至于对付离家修炼的自己,东方德水自然不会有太多的顾及。

  硬扛一个宗师,东方不败是半丝把握都没有,趁着对方卖弄优越感时。不动
声色,暗下运足了真气,嗖得一声就飞窜而去,身形飘忽间,如同狂风之中的一
枚柳叶,极速掠走。

  「小子尔敢!」刘雷暴怒的声音在后方响起,身形暴掠而来,真气凝聚成一
道火焰熊熊燃烧,弓身向前,朝着东方不败的后背拍来。

  东方不败感觉到一股热浪朝自己后背涌来,周遭空气被炙烤的如置火窖。如
此威力,比死掉的东方烨高明了不知凡几。

  眉心一紧,急催斗气,将飘渺如烟的柳叶身法运转到了极致,陡然急转,掠
出了一道淡淡的残影。

  刘雷那一掌,几乎擦着东方不败身体而过,打在一棵树杆上,顿即烈火焚烧
而起,惊出了他一身冷汗。

  还好东方不败修炼刻苦,对于能打能逃的绝技柳叶身法,更是勤修不辍,领
悟到柳叶身法的一些奥妙,即便是距离小成境界也相去不远了。

  心下惊惧间,哪里还敢继续停留?身形一晃,灵动非凡的朝着茂密树林中逃
跑,潇洒而飘逸。

  刘雷哪里料到这小子说跑就跑,身法竟然如此敏捷,让他一击落空不说,还
丢了脸面。怒吼一声:「小子,让你从老子手里逃了,老子跟你姓。」

  被戏弄了的他,杀意暴增,怎肯轻易放过。

  宗师级强者庞大的气息展露无遗,朝东方不败掠追去。仅从速度来看,比之
东方不败胜出一筹。

  东方不败听得身后衣袂飘飘,敌人正快速接近。如此濒临死亡,他的灵台反
而益发清晰。柳叶身法的精髓不在速度,而在于随风飘逝,令人捉摸不定。

  当下,他在茂密而高大的树林里,如翩跹蝴蝶般来回穿梭,不断转换着方向
和位置。

  刘雷暴怒的跟着穿梭,一掌接着一掌连绵不绝拍出,一根根古老的大树,被
拍出了一道道焦枯的掌印。但始终抓不住灵活如泥鳅般的东方不败。

             第三十章碧海三箭

  「小子,你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羞怒交加的刘雷,放弃了攻击,专
心致志的紧跟其后,狞笑说:「老子看你区区一个后天,怎么和我比真气的浑厚。
等你没力气了,看我不把你抽筋剥皮。」

  不多会儿,全力运转,真气剧烈消耗的东方不败的额头开始冒汗。而刘雷却
始终如同跗骨之蛆般,紧缀其后,脸色愈发狰狞凶恶,小小后天,竟敢如此戏弄
自己。

  正在刘雷心存得意间,只见的前方的东方不败,裤裆里偷偷窜出来一只肥硕
碧绿的龟头,龟头向着刘雷,马眼还叼着一片叶子。

  愕然间,从那只龟头马眼射出一道不知名液体。刘雷下意识一挡时,那片叶
子就顺着风落在了刘雷的胸口,这片叶子有点眼熟,好像是一种灵果的叶子,就
拿在手里细细的看。

  难道说附近有灵果?

  还没待他有所反应时,顿时一股寒意打心底冒了起来,前面不远处一头巨大
的棕色兽猿拨拉开草丛猛地出现,嗅了嗅鼻子,凶恶残暴的眼神直接盯住了刘雷。

  这头兽猿,足有一丈高。浑身布满着长长毛发,狰狞的巨嘴中,獠牙林立,
猩红的双眼像是喷发了火焰,看样子是被激怒了,奔跑起来,整个树林都在瑟瑟
抖动。

  「唔哦……」兽猿咆哮了一声,周围的空气都在抖动,林间的小动物是受到
了惊吓,立马四处逃窜。

  「呵……」看到这个庞然大物,刘雷倒吸了一口凉气,自知不是对手,急忙
向前一窜,开始逃跑了起来。

  高手就是高手,连逃命都跑的那么的快。一时之间,就将兽猿甩开了十多步。

  兽猿仿佛认准了那个拿着灵果叶子的,就是准备盗窃自己宝贝的混蛋,哪里
肯放过他。即便是他丢走了叶子又如何?

  一直杀机四伏弱肉强食的山林里,出现这么搞笑的一幕。在一条线上,东方
不败跑在最前面,乌龟跟在后面,紧接着是刘雷,最后一只兽猿在死命的追赶,
两人两兽全力向前跑,显得特别的滑稽。

  但是除了疯狂的逃命之外,没有人会有心思发笑。

  刘雷即将追上东方不败,暗想先抓住这小子,丢到后面去阻挡一下兽猿。正
待伸手时,忽然又被一道不知名液体喷到了脸上,黏糊糊的,阻挡住了他视线。

  一抹脸,刚要发怒,却猛然听得背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一片腥臭的风吹
来,他急忙回头一掌打去。

  「吼……」

  东方不败只听到后背一声暴喝后,那只狂暴兽猿的吼声更加兴奋了。

  当下他没敢回头,想也不想,一个劲儿地往远处跑去。开玩笑,不管是那个
宗师,还是兽猿都不是自己能抵挡的。

  最好是斗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东方不败边跑边捏了捏自己的肉屌,这是神屌破处后觉醒的先天神技【碧海
三箭】分别是【颜射】【外射】【内射】,这一招驱虎吞狼之计可用的融会贯通
啊。

  只见东方不败几个起落后,在丛林深处消失。

  可怜的刘雷,和兽猿战在了一起,心里那个气啊,别提有多憋屈了。堂堂的
一个宗师竟被一后天高阶的小子戏耍陷害。气人的是,他对于眼前这么一只体形
巨大的四阶兽猿,压根就讲不了道理。

  其实按道理来讲,一只四阶兽猿实力本应该和宗师差不多。

  除去智商因素,这么一只兽猿的能力应该比他要高上一些但不会太多。可如
今这只兽猿,明显不是什么洪荒异种,却处处咄咄逼人,力量、速度、敏捷都是
要比他高上许多。

  兽类和人一样,同样有长短处,就眼前一只妖兽来讲,太过于好战。关键的
是,他只能勉强和这玩意儿对上几招。单论爆发,这兽猿一拳砸过去,能听见鼓
风的声音,直接石头崩碎,它却看都没看一眼,单单连续好几块石头下去,愣是
没半点受伤的样子,光这些,他就没法和这比了。

  他想逃,这畜生在山林之中称王称霸,自是来去自如,比他要快得多,连续
换了好几个位置,皆是被它硬生生拦了下来,对着自己一顿猛锤胸部,口中发出
「哦……叭叭叭叭」的怪吼。自己不出手还好,一招【火炼手印】和它的硬碰开
始,怎么都无法逃离他的视线,偏偏他现在还是被逼着动手。

  「可恶的混账小子,老子要杀了你。」刘雷悲怒交加的咆哮不已。

  被兽猿缠住的刘雷,只得硬着头皮游走。

  再说东方不败,穿过重重树林,半个湖泊,其中几番景色变换,不知是天色
还是其他原因,越往里面去,景物的颜色愈发寂静深沉。

  周围的树木,一开始种类普通,而现在,有很多都是东方不败叫不出名字的,
有些个别的长相极为古怪,甚至有些可怖。不过这里却是郁郁葱葱,感觉生命里
格外蓬勃,灵气也是很充沛,很罕见的没有阴森气息。

  东方不败突然眼前一亮,觉得把握住了什么,每头微微紧蹙,看了一下四周,
这比他还要高上许多的蒿草丛颜色呈现新绿或嫩绿,而周围都是暗青色发黑的树
木,即使有草也是同样颜色匍匐着地面的。于是,唯一的亮点便是格外吸人眼球。

  这草丛后面有什么。

  想到这里,拨开蒿草丛跟了上去。走了没多少步,眼前豁然一空,出现了一
个黑漆漆的洞口。

  东方不败只能小心又小心的慢慢进去,怕遇到什么危险,这进去才发现自己
可能有些多虑。

  里面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不同于洞口的狭窄和黑暗,越往里面走空间越广阔,
周围山壁上长着不少天然萤石,散发着淡蓝浅绿的光芒,将里面照得愈发。

  不多会儿,眼前又突然一亮,原来眼前已经是路的尽头到达山腹了,好空旷
的一处洞穴。

  山腹中别有洞天,靠着从穹顶滴落而下的山泉,形成了一方不足丈许的水池。

  水池内雾气缭绕,周围稀稀拉拉生着不少的花草灌木,若隐若现,其中有些
还长有细碎果实。

  一眼望到最后方,是一张简陋石床,周边是一些石质的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具。

  蓦然间,东方不败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几个跨步来到了池边。朦胧的雾霭之
中透露出一丛深青色的树叶,这树叶极为熟悉,和刚才小八嘴里叼的似乎一样。

  不敢有懈怠,手一挥,将水雾驱散。上面露出了数枚天蓝色果实,果实上细
碎荧光环绕,灵动而寒意逼人。

  「寒冰灵果!」

  东方不败一声低呼,眼珠子都瞪了出来。这地方竟然长有二品灵药?数量还
这么多。记得上次为了一枚赤炎灵果就差点回不来,这一次似乎毫不费力就得到
三枚,心中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嗅了嗅,周遭似乎有些腥臭味。地上残留了些棕毛,唔?好像是刚才那头残
暴兽猿的毛发。东方不败急忙警惕的四下张望,那头兽猿可是四阶妖兽,别看只
比三阶高了一阶,可真是那关键性的一阶,却有着天壤之别。

  没有兽猿踪迹,看来还在和那个宗师麻烦。

  东方不败拿出包裹里的玉盒,小心翼翼的将三枚寒气逼人的寒冰灵果摘了进
去。

  这池子有些古怪,明明是寒气鄙人,池中的水去一直沸腾不止,周围的灵草
野果也是很多,这让他有一种找到了宝藏的感觉。

  拐了个弯,竟然还有一处书架,书架旁边是一套石桌椅。

  东方不败走进看看,书架已然腐朽,上面的东西也早就一空,不禁摇了摇头,
有些可惜。

  石桌椅的灰尘和书架上的一般厚薄,显然已然很久没人居住了。东方不败一
挥衣袖,捂着鼻口,抖落不少的灰尘后才看清楚桌上有什么,眼神略显惊异。

  桌上摆着一副围棋,棋局很简单,即使东方不败不谙棋道也能够看懂。怪的
是棋子,不是黑白双色,而是红蓝之色。这棋子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像
是骨头又像是石头,还有点像木头。石桌上面的刻线倒是精细清晰番茄,和外面
没雕琢过的地方完全不搭调。

  「落子可抵生死,进退能分强庸,这……」石桌边沿被拂去灰尘后,赫然是
十二个骨骼分明的古体字。东方不败虽对这些不感兴趣,但是看这十二字,不像
是利器所刻,里面隐隐然有着一种莫名觉历的气势。细看下字迹很普通,可如果
单是一眼,绝对会被他的一种好似气势样的感觉所吸引。

  东方不败念出这十二个字,没发现一股微不可见的波动散了开来。

  与此同时,那倒黴的宗师刘雷全身伤痕累累,散乱的头发,破损不堪的衣服,
更显得狼狈,哪里还有半丝宗师强者的风范?嘴角沾染着碎草屑,周围有一种被
拆家一般的空旷,到处倒下的树木上,不是被一种强烈力量摧毁成碎片,就是残
留着明显的枯焦火焰气息。

  他大喘着粗气,看着双手撑着地,一蹦一跳过来的兽猿,心下原本已经是死
灰一片。可就在这个时候,兽猿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向远方。

  「吼!」

  奋力咆哮将沉寂山岭激起震荡,就像是地龙翻身般,无数鸟兽四处乱窜。

  刘雷则是刹那间被这犹如天雷咆哮一样的声音震得内髒翻滚,喉口一甜,鲜
血怎么也抑制不住喷了出来。

  此时,兽猿晃荡着树枝,在山岭之间以一种极为夸张的速度前行,没过多久,
消失在了视野。

  「吼!」

  没过多久,又是一声,远处山岭的鸟无论大小,一层披着一层腾飞出来,整
个天空似乎被遮得更黑了。刘雷劫后余生般的一屁股跌坐在地,那模样,好似被
兽猿蹂……躏了一百遍般凄惨。

  再说东方不败,看着桌上的一副围棋,手执一颗蓝子,思忖良久,方才落子
三三。蓝方大龙堪堪初成雏形,红方的大龙看似搓钝却暗藏杀机,犹豫再三,觉
得应当避其锋芒。于是,便把这子落在三三之处,有着潜龙在渊的蛰伏之意。

  「啪。」下子无悔,落地生根。

  「嘭。」

  突然之间,一声巨响突兀地响了起来。

  东方不败看向洞口。

  「吼!」一阵咆哮的声音传来,像是滚滚荆棘样的天雷犁地一样,从东方不
败身上「耕」了过去,刹那间东方不败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纵有真气护体,也
像被铁锤砸中了心口。

  这声音东方不败很熟悉,是那只兽猿。

  一只兽猿,一吼之下竟有如此威能?东方不败的眼神还算冷静,却已泛起惊
惧。定神看向洞口,果然是那只棕色兽猿,只是不知何时,洞口起了一层透明防
护罩,兽猿无论怎么也进不来,只能愤怒地在那里徘徊不止,用各种各样的手段
肆虐着护罩。

  东方不败诧异的看到那张棋盘,此时却绽放出了灿烂的光华。

  以前听人说过,这大陆很大,有着很多的东西都是自己不知道的。就像是这
个棋盘一样,竟是【阵师】布置出来的一个【玄阵】,看来这洞穴原本的主人相
当厉害。

  发怒起来的兽猿几度咆哮着,用身体沖击,结果却像是被一层无形的力量给
挡在了半空中,上面微微泛起几乎不可见的波纹涟漪。

  显然,以防护罩的强度,并不是这兽猿能够立即轰开的。

  不难看出来,东方不败在这个山洞里侵犯了它最神圣的东西。

  虽然一时半会儿那兽猿没法破开护罩,但同样,自己也被困其中。

  与这兽猿相斗,无疑就是以卵击石。宗师级的人,都没能制服它,何况乎自
己只是后天高阶。

  兽猿还在孜孜不倦的砸着山洞,还有一个隐藏的宗师级别的杀手,随时都会
跳出来结束自己的性命。

  一时间,怕是要被困此间了。

  在水池边双手掬了捧水,往脸上泼,一阵寒冰感沁入心底,一下子清醒了很
多。

  开始四下巡视了起来,自从进了这个山洞后,处处透露着不一般,尤其是这
一处防护大阵结出的护罩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

  细心观察之下,在寒潭斜侧,那里有一处斑驳又看似平整的山壁。

  一掌拂去尘埃,细看痕迹,竟然是一行用拳头打起来的古体大字。

  「上……古天雷……道,上古天雷道。」东方不败默念,心中大感惊奇,从
字体上面便能感受到一股震撼人心的气息,感觉就像是上古荒芜的大地上面处处
是滚雷一般,天地威能,汹涌澎湃,古朴苍凉,毁天灭地般的霸道。纵是他心性
再好,此刻他都觉得自己如同蝼蚁一般渺小,随时会被那无穷无尽的天雷撕成碎
片。

  茫然间伸手摸去,轰的一声,天雷巨响猛的朝自己袭来,那种一往无前的感
觉如入无人之境的必杀之意,稍弱者肝胆俱裂,神魂溃散。

  东方不败蹬蹬蹬的向后倒退了七八步,才止住了势子,头上冷汗直冒,右手
此刻颤抖不休。

  双眸之中满是骇然之色,到底是何人,在此留下如此霸道凶猛的拳意?

  而且看这股拳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时至今日竟然还能有如此威能。

  自己修炼的大青木神诀,原本就是大道生生不息之力。而这上古天雷道的意
境,则是充满了破坏之意。若是能从中汲取,领悟些上古天雷道,使得大青木神
诀拥有生生不息的破坏力,绝对能获益匪浅。

  想及此处,东方不败深吸一口气,运起全身的青木神气,双手再次摸了上去,
闭上眼睛。

  脑海里轰得一声,刹那,他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任由无数天雷在卵蛋
空间中狂傲纵横。大地一片荒芜,紊乱不堪,遮天蔽日的滚滚天雷,如无穷的浪
涛般袭来,仿佛不管挡在前面的是什么都无法阻止。

  空旷的大地在其过后留下壕沟,各方的雷电本该匍匐肆虐于大地,忽然全部
彙聚于一起,逆流而上,如狂龙沖云霄。那臂粗雷光,竟然一下子沖破了天。

  昏暗沉沉的,无数的阴霾全部被不断沖击散开,退潮般不断消散,直至天空
露出了一缕青木。

  这就是【上古天雷道】之中所蕴含的拳意,好生凶猛,爆发力强,又无穷尽,
还有着破开阴霾得到青木的意思,若非自己意志力强,能见到这样的拳意,估计
已然肝胆俱裂了。

  东方不败收回手,盘腿坐下细细体味,参悟着这里面仅仅残留的一缕拳意。
一时间,他想起了自己修炼的玄真技葵花拳。此拳易炼难精,但同样是大开大合,
刚猛霸道的拳法。

  两者相性极合,若是能将上古天雷道中的拳意,融合到葵花拳中,岂非能增
加莫大威能?

  感悟着那种意境,全身的真气忽如百流彙江,从四肢百骸之中奔腾却不失条
理涌向手臂。

  【上古天雷道】,天雷意境若融入进去,练成不难,只要稍稍修成一丝,威
力定然倍增。

  葵花开路。

  心无旁骛,一式葵花拳中的起手式猛然轰出,砸向岩壁石棱角!眼神凛冽清
澈,气势凶猛,谁都阻止不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