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ya7878 发表于 2012-07-26
                忏情录

注:此为本人旧作,当初曾以梦萍笔名,首发无极论坛。

字数:约四万字

  天罡门在武林中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但在现任门主李天罡锐意经营
下﹐近年来声威日隆﹐已隐隐有与少林、武当分庭抗礼之势。门主李天罡以「天
罡神功」驰名江湖﹐其妻「玉面观音」孙迎凤﹐则以「玄阴神功」著称于世;夫
妻俩人连袂行侠江湖﹐并广结善缘于各地普设分舵﹐因此不上几年功夫﹐天罡门
便声名大噪﹐名动一时。

  门主李天罡有鉴于年岁日长﹐又无子女承其衣钵﹐于是将门内杂务交由其结
义兄弟翻云手司空义负责﹐自己则和妻子孙迎凤隐居括苍山闭门授徒﹐我就是他
最小的徒弟凌云飞。我由于入门最晚﹐年纪最小﹐深怕自己赶不上三位师兄﹐因
此每晚均偷偷溜往后山苦练。也正因如此﹐我才与怪老头结下忘年之交﹐也彻底
改变了我未来的命运。

  怪老头世居括苍山﹐以采药为生﹐他邋哩邋遢﹐怪形怪状﹐平日也不太搭理
人﹐因此大伙均以怪老头称之。两年前有天夜晚﹐我照旧在后山练功﹐怪老头突
然在我身后叹道:「你这娃儿可比你师父强﹐不过……嘿嘿……」身后突然有人
说话﹐我还真吓了一跳﹐待看清是怪老头时﹐我不禁松了口气。方才他欲言又止
﹐话中有话﹐我心中实觉好奇﹐于是便问道:「不过什么啊?」他不答话﹐随手
朝前一挥﹐只见前方丈余处一棵大树﹐花喇一声便从中折断;我大吃一惊﹐简直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劈空掌力在武林中早已失传﹐却不料我一向以为不会武功的怪老头﹐竟然
怀此绝技。他见我惊讶的模样﹐淡淡一笑道:「你师父强﹐还是我强?」我心想
:师父虽然武功高强﹐但若和他这劈空掌力相比﹐那可是远远不及。我讷讷的道
:「师父好像……没你厉害……」

  他怒道:「什么好像?他那配跟我比?好好的天罡神功﹐给他一练﹐简直屁
也不值!」我一听心中大为不服﹐师父虽然不会劈空掌﹐但掌力也能碎碑裂石﹐
怎能说屁也不值?他见我脸色﹐知道我心中不服﹐便道:「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功
夫吗?」我摇头不语﹐他嘿嘿冷笑道:「这就是你每天苦练的天罡神功﹐你师父
可真会教啊!」

  本门「天罡神功」依据功力深浅﹐共分十二层境界﹐越往后练困难度便越高
。依据正常进度﹐大约每两年可进一层﹐但三、六、九层为重要关卡﹐天资聪颖
者两年固可顺利跨越﹐但如天资稍差﹐便是五六年也难再进一步。像三位师兄入
门虽比我早了三五年﹐但功力始终只在四五层徘徊﹐无缘跨越第六层境界。至于
师父本身﹐在跨越第九层关卡进入第十层后﹐功夫便停滞不前﹐难有寸进。据师
父说﹐在师祖那个年代﹐「天罡神功」的某些练功诀窍便已失传﹐因此师父虽费
尽苦心﹐但「天罡神功」却始终未能功德圆满﹐臻于巅峰。

  我从十岁开始由师父传授「天罡神功」虽然我天资聪颖﹐没日没夜的苦练﹐
但三年下来﹐也不过刚跨过第三层门坎;不过虽然如此﹐我也能断木劈砖承受重
击﹐怪老头又怎能说师父教得不好呢?怪老头在我身上捏了捏叹道:「你根骨奇
佳﹐跟着他实在可惜……嗯……这样吧﹐我教你一些运气的窍门﹐不过你可不能
告诉旁人……」

  那日之后﹐我便每晚向怪老头请益﹐他也毫不藏私﹐将「天罡神功」的运功
秘要倾囊相授。怪老头不但循循善诱教导简明扼要﹐并且经常以针灸、各种草药
﹐助我运气行功﹐因此不过短短一年﹐我天罡神功便由原本的三层功力﹐突飞猛
进到九层境界。

  怪老头对本门事务似乎颇为熟悉﹐但却始终不提自己真实身份﹐他对师父时
有微词﹐但对师娘却赞誉有加。由他口中我知道﹐师父的「天罡神功」与师娘的
「玄阴神功」如配合双修要旨﹐当可期于大成。但师祖当年发现师父心术不正﹐
因此虽让师父出掌门户﹐但却并未传其双修要旨。他又说当年师父师娘虽为同门
师兄妹﹐但师娘却另有爱侣﹐只因师父施展奸计挑拨离间﹐并用卑鄙手段奸淫师
娘﹐师娘在不得已情形下才下嫁师父。怪老头武功深不可测﹐人生阅历丰富﹐但
他的话我却半信半疑﹐尤其是关于师父的一些丑事﹐我更是压根儿不信。他也知
道这点﹐因此常提醒我说:「日久见人心﹐你师父心术不正﹐你可要防着点啊!


  上个月怪老头神色黯然的告诉我﹐他天年将尽﹐此后恐再无机会和我相聚﹐
他要以隔体传功密技﹐助我打通生死玄关﹐使我的天罡神功得臻大成。我尚未答
话﹐他便猛然在我头上拍了一掌﹐我立时昏昏欲睡﹐飘飘欲飞﹐待醒来之时﹐怪
老头已踪影全无﹐再不复见。我试一运气﹐只觉真气流转再无滞碍﹐掌劲指风由
手掌指尖直透而出﹐显然「天罡神功」已功行圆满﹐劈空掌劲已自然形成。

  这天师父神情严肃的对我们师兄弟说道:「江湖传言﹐玄天秘籍已落入天魔
教之手﹐如若传言属实﹐这将是武林浩劫之始。师父虽与天魔教素无瓜葛﹐但也
不能坐视魔道猖獗;尔等务必听从师娘教诲﹐专心习艺﹐方不负为师一番苦心。
」师父叮嘱完毕﹐迅雷不及掩耳的在我们身上各点一指﹐我只觉一股冷气直透经
脉﹐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师父又道:「为使尔等专心习艺﹐为师暂时封住尔等妄
想之源﹐待三个月后为师归来﹐再为尔等开解。」当晚师父连夜下山﹐径奔天魔
教总坛____雁荡山森罗殿。

  师娘掌影翻飞﹐身形矫健﹐一套「补天掌法」使得花团锦簇﹐毫无破绽。当
使到最后一式「女娲补天」时﹐她双手高举﹐容颜庄严肃穆﹐真是美赛观音﹐力
胜巨灵。我们师兄弟四人﹐看得目瞪口呆﹐不禁对师娘的武学造诣﹐更加敬佩。
我不知三位师兄的想法如何﹐但我观察的重点﹐倒有七成集中在师娘丰满挺耸的
胸部之上;当她双手高举之时﹐那两团嫩肉颤巍巍的微微抖颤﹐可真是使我心猿
意马﹐想入非非。

  师娘「玉面观音」孙迎凤﹐在江湖中素以美貌著称﹐现虽已三十五岁﹐但仍
是容色娇艳﹐风韵撩人。我们师兄弟四人私下聊天﹐经常以师娘作为题材﹐大伙
也毫不掩饰对师娘的觊觎之心﹐不过那只是我们内心的龌龊幻想;事实上﹐我们
日常对师娘执礼甚恭﹐言行也丝毫不敢逾越﹐到底想归想﹐作归作嘛!

  我们师兄弟四人年龄﹐依序为二十、十九、十八、十五﹐我年纪最小﹐也最
得师娘疼爱;当我七岁刚上山时﹐夜晚害怕啼哭﹐师娘还搂着我一块睡呢!这天
练完功﹐咱们师兄弟一起洗澡﹐大师兄突地惊讶的道:「怪啦!我这宝贝怎么软
趴趴的硬不起来?」他一面用手搓着阳具﹐一面懊恼的直嚷嚷。一会我们惊讶的
发觉﹐我们的那话儿﹐竟然都硬不起来;就连平日百试百灵的方法——想着师娘
自慰﹐也都失灵无效。

  我脑中灵光一闪﹐不由得叫道:「唉呀!师父说封住我们妄想之源﹐原来指
的就是这档子事!」我这一叫﹐师兄们不禁纷纷抱怨起来﹐二师兄左右望望﹐低
声道:「师父也真是的﹐还怕我们偷师娘呢!他也不想想﹐就凭咱们这三脚猫的
功夫﹐又那是师娘的对手?」

  大师兄:呵呵……你平常最偷懒﹐当然是三脚猫﹐咱们可是用功的很﹐功夫
可不差呢!二师兄:师兄啊!你可别吹牛﹐打手铳我承认不是你对手……呵呵…
…至于其它的……那还难说呢!三师兄:嘻嘻……师父不是怕咱们偷师娘﹐他是
怕师娘偷咱们呢!嘻嘻……大师兄:你们注意到没有?师父师娘成亲十多年﹐可
没生过一男半女﹐师父那玩意﹐是不是不行啊?三师兄:小四﹐你怎么不吭气﹐
平常师娘最疼你﹐你有没有偷着孝顺师娘啊?嘻嘻……

  我见三师兄提到我﹐便附和道:「我当然也想偷着孝顺师娘啦!但师娘要是
翻脸﹐我可禁不住她一拳一脚﹐况且现在鸟都硬不起来﹐要拿什么孝顺啊?」三
位师兄一听﹐便又七嘴八舌的抱怨起来﹐不过抱怨归抱怨﹐硬不起来就是硬不起
来﹐大伙无奈之下﹐也只好在嘴巴上讨点便宜﹐过过干瘾。他们虽然硬不起来﹐
但我可不一样;师父当时用「三阴手」封我阳脉﹐我事后稍一运功﹐便将禁制解
除。我自从得怪老头私下指导后﹐武功早已远远超过三位师兄﹐只不过我生性不
喜炫耀﹐也懂得锋芒不露的道理﹐因此就连师父师娘也不知道﹐本门的「天罡神
功」我已经练至十二层的最高境界。

  三位师兄兀自在那发牢骚﹐我的心头突然闪过一丝疑虑。师父以「三阴手」
封我们阳脉﹐力道用的似乎不对﹐若是对付一般武林中人或许有效﹐但我们师兄
弟自幼即修习「天罡神功」乃是天生的阳体;况且我们每日练功自然会对「三阴
手」的阴劲产生抗衡作用。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多则半月少则十天﹐三位师兄的
禁制便会自动解除﹐而且由于「三阴手」火上加油的激发﹐师兄们禁制解除后﹐
欲火反而会加倍的畅旺。师父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呢?如果师父明知有此结果﹐
而仍故意这么作﹐那又用心何在?我越想越觉得不对﹐怪老头常提醒我的话﹐不
禁在我耳际响起:「你师父心术不正﹐你可要防着他……」

  我的判断果然应验!师父下山后的第十三天……这日天气酷热﹐入夜后暴雨
倾盆;我本欲去后山练功﹐但见雨势如此﹐只得作罢。此时三位师兄突地齐齐呻
吟起来﹐大师兄首先跳起来点亮灯﹐将全身衣服扒光﹐低头望着自己下体﹐急吼
吼地叫道:「他娘的!咱的这玩意怎会胀得这么大!」接着二师兄、三师兄也都
有相同反应。他们全身颤抖﹐双目尽赤﹐个个都握着肿胀的那话儿﹐不停的快速
套弄。装睡的我正待告诉师兄们如何运气疏解﹐此时砰的一声﹐师娘已急匆匆的
破门而入。「山上来了敌人﹐快收拾兵刃跟师娘走!」师娘话声方落﹐才发现三
位师兄的怪模怪样。她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俏丽的面庞一下红了起来。

  师娘冒雨而来﹐衣衫尽湿﹐她婀娜多姿的身材曲线毕露﹐看起来真是玲珑剔
透﹐性感迷人。欲火焚身的三位师兄﹐对师娘的警告置若罔闻﹐眼睛却死盯着师
娘胸前两团高耸的嫩肉。师娘又羞又怒﹐气运丹田使出类似佛门狮子吼的「凤吟
九天」引吭长啸﹐三位师兄为啸声所震﹐神智顿时恢复灵明。和衣而卧的我首先
提剑跃至师娘身前﹐师娘安慰的望了我一眼﹐轻声道:「还是你老实..」接着
语音突地提高﹐怒道:「你们三个越大越不象话﹐还不快快穿衣准备对敌!」贼
人似乎有备而来﹐我们一出房门各种暗器便蜂拥而至﹐师娘手中飞凤剑舞成一团
银光﹐往来滚动形成坚固屏障﹐带着我们师兄弟奋力突围。

  飞镖、铁丸、银针、毒箭﹐四处飞舞﹐一时之间暗器伤不了我们﹐但我们却
也无法顺利突围。师娘见在大雨中奕战也不是办法﹐便逐渐向演武大厅移动;进
入大厅后无暴雨淋身﹐大伙均觉舒适清爽。此时匪徒涌入大厅﹐将我们团团围住
﹐为头的匪首排众而出﹐哈哈一笑道:「佩服!佩服!孙女侠果然名不虚传。本
教与贤伉俪素无瓜葛﹐但李大侠却大闹本教总坛﹐盗走玄天秘籍;本教找不到李
大侠﹐只好委屈孙女侠跟我们走一趟了!」这匪首年约四旬﹐身材瘦高﹐白面无
须﹐其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内力颇为深厚。

  师娘冷笑一声道:「贵教擅于群殴﹐总坛更是人才济济﹐拙夫又有何能耐盗
物取宝?只怕是贵教栽赃﹐以作为寻衅的借口吧!」匪首闻言色咪咪的笑道:「
孙女侠要吃罚酒﹐不才便领教高招﹐不过……嘿嘿……在下崔折花可有个不雅的
匪号……孙女侠若是输了﹐可要有个心理准备啊……呵呵……」师娘脸色一变﹐
厉声道:「原来你就是崔折花!哼!我玉面观音今日若不能降妖除魔﹐不过有死
而已……你就别作梦了!」我一听不禁大吃一惊﹐这崔折花可是江湖中有名的淫
贼﹐目前是天魔教的护教长老。据说他擅于采阴补阳﹐犹喜奸淫武功高强的侠女
﹐万一师娘落入其手﹐岂不是……

  崔折花色咪咪的眼神﹐在师娘湿透的衣衫上转来转去﹐嘴里也不干不净的唱
起了淫秽的十八摸﹐师娘又羞又怒﹐唰的一剑﹐便直刺崔折花心窝﹐崔折花身形
急转﹐一式「仙猴摘桃」右掌便按向师娘胸部。俩人以快打快﹐倏忽已是数十合
﹐崔折花空手对敌﹐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师娘见匪徒人多势众﹐且匪首武功高强
﹐便以传音入密功夫通知大师兄﹐要他带领我们由大厅神桌下的秘道﹐先行脱困
。大师兄向我们使个眼色﹐一挥手中长剑便向神桌冲去﹐匪徒猝不及防顿时被冲
出一道缺口。大师兄掀开神桌露出秘道口﹐喝令我等尽速进入秘道﹐他则负责掠
阵以待师娘。天魔教众见我等欲从秘道突围﹐立时蜂拥而上﹐全力防堵。

  师娘边战边向秘道口移动﹐但此时除崔折花外﹐又多了两名好手围攻师娘﹐
师娘一时之间实难接近秘道。此时崔折花全力抢攻﹐节节进逼﹐他左手一式「日
落长河」封住师娘长剑﹐右掌「直捣黄龙」全力击向师娘胸前﹐师娘避无可避只
得出掌硬抗;两人双掌相交﹐立时形成比拼内力之局﹐师娘再无余力抵挡他人袭
击。我见情势危急﹐再也顾不得隐技藏拙。我一跃而上﹐劈空掌力击出﹐立时将
两名攻向大师兄的匪徒震飞出去﹐我一面要大师兄先入秘道﹐一面向师娘冲去。
围攻师娘的另两名好手﹐此时正掩至师娘身后欲行偷袭﹐见我如飞将军一般凌空
而至﹐便纷举长剑向我击来。我双掌一迎﹐暗劲涌出﹐他俩身躯一震﹐踉跄倒退
﹐瞬间口吐鲜血﹐颓然倒地﹐再也无法逞强对敌。崔折花见状大惊﹐真气一泄立
时落居下风﹐师娘趁势发劲将其震开﹐携着我的手便急速冲入秘道。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2012-8-20 16:0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