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2-02
作者:yjh67757276
字数:40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二十年后:萧幕虎身高已达八尺,长得孔武有力,气宇轩昂,身穿黑色交织
绫裰衣,背手而立,现在的神功大成,大仇得报,但至今未能成家,有愧父母。

  「嘻嘻~ 」清风吹过鲜红的花海,伴随着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条真丝魅纱
遮住半张俏脸,隐约中能见着那张胭脂红的小嘴,水灵的凤形桃眼正愉悦地看着
萧幕虎本人,两眼角涂着晶亮的嫣红,如同一位妖艳的精灵,让男人窒息!

  幕虎瞪大双眼,看着那女子,嘴角口液不知觉流了下来,像只野兽样准备向
少女扑去,但很尴尬的事,这个时候轻功用不出了。

  刚起步走去就摔了跟头。

  「哎哟,小仙女啊」浑浑噩噩,幕虎重新重地上爬了起来,几个春梦都梦到
那位如梦一般的美人,搞得他一大早阳具就勃着精神,浴火难熬,得想办法尽快
解决掉,想那小仙女的性感模样,幕虎搓着自己的阴茎,样子显得猥琐。

  好像有什么不对,幕虎看着自己的屌物,比原来白色上许多,应该说阴毛稀
疏了许多,就留下光光的阴囊,所以看上去白嫩了,管他呢,阴毛有什么关系,
大小不变就小,确实,幕虎年龄不大,龙阳之气却足的很,并且练功以后每每做
梦,害得早上都必须手活解决,不然,比同龄人都大的龟头大屌,穿上裤子后,
都是顶着帐篷出去。

  撸了一阵,手有点酸,好像还是差点感觉,小仙女一直不见外貌,就差了点
劲,没办法,眼睛四处瞟了瞟,见桌上有条绿丝的手帕,这!这不是唐玉的东西,
昨天忘记在幕虎身上了,幕虎顺手拿了回来。

  幕虎看着手帕吞了口唾沫,然后伸手将手帕拿在手中,好是柔滑,凑近鼻子,
还有阵阵香气,见火气未退,幕虎手掌套着手帕继续搓着龙阳,可能,那小仙女
就是唐玉,然后紧接着想象唐玉的面容,果然有效「啊……」表情舒展开来「幕
虎」突然一下唐万里开门而入,正好撞见幕虎搓出精液射在唐玉的手帕上,本来
高兴的脸上笑容渐渐消失,变得严厉冷酷。

  「……」幕虎一下都僵住了,不知所措。

  一段时间过后,幕虎穿好衣物,战战兢兢地站在唐万里的旁边,唐万里坐在
凳子上,一只手放在桌上,一只手拍了下大腿「怎么回事?你大仇未报,尽想这
些事情,成何体统!!」

  幕虎抖了一下「不是!这九阳神功太厉害,必须得早上消火才行,不然得话,
我都不能出去」幕虎辩解说道。

  「住口!!」唐万里重锤了下桌子,吓得幕虎不敢张口「用我女儿的东西来
自渎,你还想不想要命了」虎声一喝,丢下刚才的绿丝手帕「……我……」这还
能怎么解释,幕虎根本还不了嘴。

  「子不教父之过,看来是剑凡太惯着你了」唐万里继续说道,然后站了起来,
背起双手「幕龙比你教养好得多,我放得心,那这样,从今天开始,我就监督你
练功,当你师傅」

  「!啊……」幕虎显得极不情愿,但能找什么理由还口啊,现在能做的事,
就是练好武功,让舅父知道他的态度,才能放松。

  「今天就开始吧」唐万里丢出一双鞋子「把这双药鞋穿上」唐万里丢出两双
布鞋。

  幕虎捡起布鞋,比自己的尺寸小上许多,能穿下吗?看着唐万里高大的背影,
幕虎压力很大,没办法,挤了一阵,才把自己的脚塞进布鞋里。

  「这双药鞋对你练功助益大,现在你练吧」唐万里出到门口,让管家煮了一
壶香茶,然后关上房门,坐在椅子上,神态严肃。

  幕虎见势不对,没法,穿着小布鞋就开始练功。

  那布鞋,材质绝对不普通,平常的话走几步绝对烂,而就那种紧度,怎么绷
也绷不烂,反而越勒越紧。

  夜晚时分,幕虎被白天的事变得郁郁寡欢,精神不集中,穿着小鞋难受,一
时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媚姬那双白嫩的细脚上,媚姬在讲一些要领,没有在跳舞,
但双脚步伐妖娆,每每脚尖轻柔着地,行在一条中线,交替踏步,动作甚是美感。

  幕虎看得出神,这不就是跳舞的动作,看来要学好武功或者舞蹈,必须坐到
习以为常,方能成气候,那这样,如果他自己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决心,那不
就能改掉舅舅心里那番龌蹉的形象,随后幕虎观测起媚姬的每个动作起来。

  过了些时日,唐万里把唐玉安排去峨眉派修行,唐玉一阵子还闹了好久,但
始终敌不过自己的父亲,还是被乖乖送上了马车。幕虎本来想去挽留唐玉,但实
在没法面对唐万里,那件丑事实在有些过了,用自己女儿的东西来自淫,是个父
亲也会担心起来,就这样幕虎把这件事大半的责任自己背了,只有用实际行动来
证明决心。

  ……

  某日唐万里一大早在幕虎房间喝着悠然地清茶「快点!」抿了一口过后,说
了一声,只见幕虎躲在角落里正进行泻火,听到唐万里的催促,幕虎加快手速,
好一阵过后,表情舒展,随后走向唐万里。

  唐万里端起清茶,见幕虎走来,眼眸一定,好似发现什么「等等,你再朝我
走一遍」

  「?」幕虎疑惑道,但这又不是什么问题,自己退了数步,又重新向唐万里
走来,只见那双穿上小布鞋的脚,每次只迈半步,而且都是脚尖着地,走路几乎
无声,已有几分女态。

  「不错~ 看你走路样子,觉得你晚上看来是用功了」唐万里一本正经,摸了
摸一字胡,表示认可。

  「!」幕虎得到长辈认可,窃笑了一下,要知道,前些日子的形象崩塌,让
他对唐万里一直都是敬畏。说起走路样子,好像跟着媚姬姐姐学舞成习惯了,好!
找到法子能证明自己,下次会走得更好「舅舅,幕虎想问你件事」突然对身体变
化产生些疑惑。

  「问吧……」唐万里比平常和气很多。

  「那个,练这功,是不是会掉毛?」幕虎挠挠后脑勺,然后说道。

  「掉毛?」唐万里疑惑道。

  「不信?你看看」说后,幕虎把衣物和裤子脱掉,还把阳具露出,只见身上
一毛不拔,肌肤麦色油亮,阴部也是光秃秃,一看就明。

  唐万里故作疑惑地看看,然后脸露笑意「好!这就是神功初成的表现」唐万
里高兴地拍了下大腿。

  「!」萧幕虎眼睛瞪大,先是吃惊然后变得愉悦起来。

  「去污换身,浴火重生」唐万里振振有词说道「九阳神功,阳气冲顶,一切
污垢都受不了这种阳气,尽数去除,这就表明你将脱胎换骨,功力大涨」

  哇!居然如此厉害,幕虎想到。

  「好,为了祝贺你,我送你两件神器」随后唐万里命下人拿来两瓶药,摆在
了幕虎面前「一瓶是天山神水,涂上身体后肌肤……」唐万里一下梗住了喉咙,
好似忘了什么「肌肤会附上一层软膜,堪比软蝟甲,接连涂上数月,一般腿脚功
夫都伤不了」。

  幕虎接过药瓶,信誓旦旦地打开药瓶,一阵香气扑鼻而来,是一种艳丽盛开
的花香「好香!」这味道真得好味,要不是知道这是药水,幕虎都打算喝下去了
尝尝味道如何。

  「这瓶!这瓶烈火神丹,是我从药王老二那里花重金竞拍所得,含在口中,
就能大增功力」这词编的比上句顺溜许多。

  当然,对一个十二岁的娃儿来说,自己的亲舅舅当然不会骗自己,他早已被
华丽的言语激发出内心的渴望,强大,无畏,就如梦中自己一样,他毫无犹豫,
接过了两瓶药。

  又是数月,媚姬和艳娘的舞蹈已悉数传授,两人告别了山庄。

  夏季转来,天气闷热,开始变得气躁,有些蚊虫滋扰,唐万里怕有扰他二人
练功,每当夜晚都在他们房内备些驱虫香炉,幕虎觉得甚好,因为每每睡觉都是
安逸无比,经常一睡天亮。

  一日深夜,院内人皆已入睡,只有一轮明月当空,然唐万里右手端着一盏烛
灯走在园中,他步步健硕,又小心谨慎,丝丝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余光听觉。
唐万里走到箫幕虎的房间,在木门请敲了两下「幕虎?」然后又敲两下「幕虎?
你睡没有?」

  见久不作声,唐万里眼中现出欲望,提起左手,把那揣在手心已久的药丸吞
入腹中,然后左掌轻推房门「咯吱……」慢慢打开。

  房内昏暗,且青烟阵阵,唐万里并无大碍,走入房间,悄然关门,行至床榻
处,低身俯看床内,见幕虎睡得安稳,不觉人来,唐万里轻推两下,试图把他叫
醒,反复数次,皆无动静,梦乡太深,难以醒来。

  唐万里本来严肃的脸上渐渐露出笑意,把烛灯挂上床顶的悬钩,床内光聚,
骤然明亮许多,幕虎铺盖踢到床脚,天气炎热,白帆寝衣穿着松垮,胸口裸露,
锁骨铮铮,呈倒八字,脖颈瘦长,与锁骨构建一条接线,甚是自然美观。

  唐万里慢慢解开幕虎的衣衫,裸露半身,左手枕于幕虎头颈,缓缓抱起,让
其躺于怀中,几月下来,幕虎变化算是历历在目,可以说是一天一变,每天细细
观察一番,总会别有味道,越看越是漂亮,今天用迷香把他弄得死沉,必然要好
好摸索一番到底变了多少。

  女若骨宽而丑架,千锤百媚削骨去肉,让其有燕瘦之姿,炼其脸骨杏桃,炼
其锁骨明朗,炼其肩骨缩窄,炼其盆骨匀称,方为能彰显腿骨长,手骨细,观为
妙哉。

  幕虎身体凑近,面容清现,鬈发丝丝,柔顺透黑,亮丽光滑,粗手不沾,撩
开双旁秀发,那张精致嫩白的鹅蛋脸露了出来,脸颊秀美光滑,五官细致精美,
手指滑下柔肤,勾画到那桃尖似的下颚。

  踮起螓首,唐万里脸庞越来越近,他看不见一丝毛孔杂物,有的是如霜一样
的瑞肤,与自己的手隔分成两种颜色。想那幕虎才进来时,也是大家少爷,但肤
色也与自己近似,只不过嫩上些许,没想到,现在如此这般柔嫩美丽。

  「嗯……呜……」幕虎睡意正香~ ,粉嫩小嘴撅了撅,露出惬意的浅笑,又
向唐万里胸膛靠了靠,一只小手搭在唐万里身上。

  唐万里心情澎湃,那莲藕般瘦嫩的手已没半点劲肉,五指宛若削葱根,唐万
里顺着手臂细细摸上,直捎那肩头,男子肩膀与脖颈垂直,宽而硬朗,而幕虎肩
与颈犹如一道弧月,窄而柔美。

  唐万里眼里一时充满欲望的血丝,继续对着幕虎美丽的玉体进行亵摸,大粗
手沿着秀肩触摸向幕虎的胸口,津津有味地体验着细腻的白肤,胸前两颗乳头红
粉俏立,如雨后春芽,亭亭玉立,摸过时明显感到丝起伏,那两颗胸樱处已隆起
山丘,唐万里眼瞳看得都快瞪出,再往下,腹部健肌已完全擂平,双腰如柳,偏
偏起伏。

  「妈的,比你娘年轻时还可人」唐万里嘴里碎碎道,内心欲火已然,但现在
要沉住,要是现在动手,养了这么久的宝贝就前功尽弃了。

  幕虎裸着半身,嘴巴甜笑着依偎在唐万里怀里「小仙……女……嗯嗯……别
跑……别跑……沫沫么么」嘴里嘟喃着梦话,样子很是可爱。

  唐万里听着心里荡漾「小淫棍,还做着春梦……呵」嘴角翘扬,把萧幕虎换
了个身位,让其双臂搭在自己双肩,俏脸靠在自己头旁,成支点,让他整个身子
正面伏在自己身上,然后垮下他那半截裤子,露出大腿和阴茎。

  右手摸索,找到裆部,摸摸早已无毛白嫩的阴茎,手掌摸测出大小,唐万里
眼笑成缝「小淫棍,你的棍子怎么变成细枝了,嘿」第一次看幕虎手淫时,少年
孩童已有成人大小,结果每早手淫,几乎天天2到3次,看来是磨成树枝了。

  然后唐万里左手环上幕虎那白白的翘臀,手指缓缓伸入股间,摸到那小小嫩
嫩的菊口,伸出根中指,幕虎晚上都用水奶净身,已养成洁习,唐万里左手没感
到半点异物。

  「真香……」唐万里和萧幕虎脸贴脸,身上玫瑰味的体香悠然传来,看来香
水已入肌肤,垂涎欲滴,唐万里贪婪的张开嘴,舌头滑出,在那漂亮的脸颊上触
尝着味道,左手中指撬入后庭腚口,手指感到穴壁的柔暖,还感到里面那初入的
紧绷。右手两根手指拈着那根枝条一样的玉茎,轻柔搓动。

  被人猥亵,然萧幕虎还在美梦中,闲闭双目,俊俏的脸上还露着舒畅的笑容,
这迷香看来除了烧完或者特大刺激外,算是大罗神仙都叫不醒了。

  只见那颗裸露的巧粉龟头,在唐万里轻摸暗挤了几下后,逐渐挺起,缓缓朝
唐万里手掌中垂直,片刻不到,精窍处流出少许精液,滴到唐万里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