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23
作者:mingchee
字数:30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奇幻游戏16

  因应上回大家的选择,就解回忆了。感谢各位的参与

  ===============================================================================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接报酬最高的,但这任务看起来是有陷阱的。

  河野村从地图来看大约是日光城的1/ 3大小,如果是不打怪的状况的话,
大约几个小时就能走完,加上搜索民宅,顶多花个1- 2天就可以了,而这任务
虽然路程就要2天,但是扣掉来回的时间,居然还有10天的时间去完成任务,
更别说有马车的人几个小时就能到,真的有点奇怪。

  「那个、紫音,这个任务……」

  我指了指的单子,把疑问告诉紫音。

  「这个任务是因为没有办法达成才变成这样的。」

  紫音解释,河野村是因为当时两国交战受到波及才变成废墟,当时也曾经有
部队都有进驻过。所以有项炼遗留下来的话早就被士兵拿走了。而实际上在战争
结束的几年来也有几组人接过这个任务,但都没有成功找到项炼。本来应该撤销
委託,委託人并不死心,每次被撤销都增加报酬重新委託。而公会这边也因为他
的委託金上升而提高接受委託的等级跟时间。在该地区的的怪实际上最高只有3
级而已。接这任务只会白白增加一次失败的记录,紫音建议要接这任务的话顺便
可以接该地区的其他任务,这样可以先回报失败的任务再交成功的任务。

  「嗯……」

  我翻了翻该区的其他任务,都是限定6- 7天完成的任务。

  「没关系,接这个就好。」

  既然我是玩家,那理论上应该可以解掉这任务。而且,搞不好是要多待几天
才会处发拿到的条件,所以我决定只接这个任务。

  「那么,请带着这个。」

  紫音拿出一枚戒指。

  「跟项炼是一对的,在一定的距离内可以感应到项炼的存在。」

  我接下戒指,把它戴在手上。

  「啊……」

  紫音小小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

  「没、没事吗?」

  「嗯?什么意思。」

  「阿妮丝你刚刚的举动太轻率了,如果是诅咒的装备怎么办。」

  「公会收下的时候没有先经过鑑定吗?」

  「不是所有能力都可以鑑定出来的,鑑定也是有分等级的。我们公会的鑑定
师等级虽然有3级,但还是小心点比较好,所以除非有必要,通常不会装备上去,
这是常识。」

  我听了紫音的话,对着手上的戒指使用了鑑定,毕竟我的鑑定等级是6,比
公会的鑑定师还高三级。

  可与20公尺内的紫风项炼产生共鸣,需装备才会有效果。女性专用装备。

  看起来没啥问题,而且这个是要装备才能发挥效果的。也就是说,之前的人
如果没有装备上去,找不到项炼也是很合理的。而这可能要鑑定等级超过3级才
会知道,鑑定等级高的人也不会来做这个任务,所以之前接任务的没人敢装备上
去,所以才造成任务完全不能解的状况。

  「我下次会注意。」

  「嗯,那就好。」

  告别了紫音,离开了酒场。接着就到市集去採买,做出门的准备。

  如果离开村庄,食物方面会是个问题,一般来说都是准备乾粮。但我可以用
道具栏作弊。经过我之前的测试,把刚煮好的食物放进去,拿出来的时候就还会
是刚煮好的状态,帐篷也是,把组好的放进道具栏,拿出来的时候就会是组好的
状态,而且还会牢牢固定在地上。

  为了慎重起见,我准备了20天左右的食物,当然,用魅力杀价是一定要的,
毕竟食物虽然便宜,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是能省则省。

  回到旅店,要老闆保留房间。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我离开村子,往河野村
废墟出发。

  到河野村废墟的路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怪,而且出现的频率并不高。但在走
了几个小时之后,脚开始酸了起来。

  (这比想像中还累啊。)

  步行比想像中还累,之前做任务的时候没有一直线移动的经验,想不到在游
戏里面脚也会酸。

  (那今天就这样吧。)

  虽然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但我已经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找了个地方,吃过
晚餐之后就进到帐篷里面休息。赶了一整天路的我抵挡不了睡意,没多久就沉沉
睡去。

  「嗯……」

  应该是因为太早睡的关系,我醒过来的时候还是半夜。

  (小便!)

  尿意袭来,我急忙跑出帐篷,跑道旁边的草丛,撩起裙子,把内裤脱到大腿
侧,蹲了下来。

  「呼……」

  突然间,有什么东西从后面穿过我的腋下。直接触碰到我还在解放中的私处。

  「呀啊~~」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我不由得叫出声来。那东西出现的毫无徵兆,我瞬间全身
紧绷,排尿因此中断。

  「呜、啊……」

  那东西开始蹂躏我的小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意识到那是一只手。与此
同时,我才感受到后面有人的气息。

  我开始挣扎,用手抓住他的手,想要让他的手离开我的小穴。同食尽量要夹
紧双脚。

  「嗯……啊……」

  他的力量并不大,被我抓着的手离开了我的小穴,但情况反而更糟,因为他
的手就这样勾着我的内裤,一口气脱到了地上……

  「啊、啊~」

  我全身的力量彷彿被抽离,快感袭来,全身发软,整个人就要往后倒。刚好
靠在他身上。他知道我已经没办法抵抗,轻哼一声。两只手左右把我的小穴掰开,
然后把手指插进去搅动。

  「啊~啊~?哈啊~?呜啊啊啊?」

  「这么快就有感觉了啊,阿妮丝你真是淫荡呢。」

  讲什么呢,要不是内裤被脱掉,我哪会这样就有感觉啦。

  「你……呜……啊啊啊?唔唔唔唔唔唔……」

  我想要反驳,但在快感的驱使之下,一开口就变成了叫声。而异变又再度发
生,我的头突然被人抓住转向侧边,然后有某个东西塞进了我的嘴里。

  「阿妮丝你的嘴里面好温暖啊。」

  「唔唔唔~~」

  再笨也知道我嘴里的是什么,不必多说。我的疑问是,他出现的超级突然,
跟后面的人一样也是完全没有任何徵兆。

  但我还来不及细想,就又感受到异状,后面的人把两手的目标转移到我的胸
部,而我的小穴也没有空下来,因为第三个人出现了,他的舌头正在跟我的小穴
亲密接触。

  「阿妮丝你的妹妹骚味好重,味道真好。」

  听了他的话我才意识到我才刚尿尿到一半,在他们的玩弄之下,我感受到我
快要去了。而我的下腹部感受到不同於快感的感觉异状,那是……尿意

  「唔唔~~唔唔唔唔。」

  虽然知道没有用,但我开始拼命挣扎,怎么可以成为放尿PLAY的女主角!
更何况还有人在舔着我的小穴。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我的双手虽然没有受到拘束,但是不管我怎么推,都没办法把他们推开,怎
么样都没有办法停止他们的动作。没多久,我终於到了极限。

  「呜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伴随着高潮,我就这样尿了出来,羞愧感跟快感袭击我的全身,再也没有办
法维持住意识,就这样进入黑暗之中。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彷彿还听到道谢的声
音……

  「嗯……」

  我在帐篷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除了内裤全湿了以外。全身的衣
物都穿得好好的,跟那天在旅店的状况一样。那三个人的声音也很耳熟,而且他
们有清楚叫出我的名字来。

  (难道真的是作梦?还是触发某个条件的事件呢?)

  下次再有这状况,应该要想办法看到他们的脸,但能不能做得到又是另一回
事就是了。我出了帐篷,到旁边的草丛小便。

  (不过、放尿PLAY啊……)

  连想到昨天晚上最后的感觉,脸开始发烫。

  我连忙摇了摇头,解放完了之后收起了帐篷,便继续往河野村废墟前进。

  ===============================================================================

  虽然还没到回忆的部分。但用放尿又太破梗,只好标题诈欺了。

  感谢各位的支持与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