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gamesh21 发表于 2008-04-22
              哭泣的百合花


作者:不详
字数:0.2万

  重案组接到了一个案子:全国着名的青年妇科专家白石,被自己的妹妹毒死
在家中。副组长王茜带领着警员们逮捕了犯罪嫌疑人白荷,并于当晚进行突击审
讯。

  王茜和警员高蓉,孙菲菲对白荷进行了审讯。然而眼前这个怪异的女人让这
三个女警感到无比的悲凉与恐惧……

  我叫白荷,一个很土气的名字。

  主人不喜欢「白荷」,所以叫我「百合」。我很喜欢这个新名字,尽管它和
原来的名字只是音同字不同,但这个名字是主人给我取的。

  主人曾经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哥哥,但现在我们的关系只有「主奴」这一层。

  昨晚我赤裸着雪白雪白的身子,接受主人神圣的赏赐。

  我的身上一丝不挂,而有些部位却又闪着金属的光泽。主人此时正半跪在床
前,给我早已潮湿的淫唇上细细地涂抹着药膏。

  清凉的药膏略微压制住了我内心的欲火和胯间的水流。我紧咬着下唇,眼睛
迷离地望着天花板,头脑里想着羞耻而又快乐的事情,于是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
颤抖起来。

  主人用他的大手用力地打了我一个「屄光」,那一瞬间的疼痛和快感一下子
冲进了我的大脑中,我「啊!」的一声淫叫起来。

  「不要乱动!」威严的主人命令着我。

  「嗯……」如蚊子般细小的声音算是我卑微的回答。

  「我现在给你的小骚屄上穿第7个环,这个环是白金的,原来的那6个都是
黄金的。」主人的声音低低的,却很有压迫力。我的心跳开始加快,不是因为害
怕,而是一种幸福的期待。

  我的身体现在恐怕已经不能见人了。原本正常的女体被我这个命中的冤家主
人改造得不成样子:

  我全身的毛发包括头发,眉毛,阴毛和腋毛甚至全身的汗毛都被主人用药水
擦过之后,脱落得干干净净(我现在是不折不扣的大白虎了,全身没有一点毛,
而主人却不把我当虎而是当成狗,不,比狗还下贱的东西)。

  我那对原本就很丰满的奶子被主人注射进各种乱七八糟的药水之后,变成了
两个雪白的超级大冬瓜!奇怪的是它们仍然坚挺着。冬瓜,不,应该是奶子上的
奶头变成了半截食指那么粗那么长的形状,最要命的是我的两颗奶头现在和屄上
的「小鸡鸡」一样敏感。

  我的骨盆原本就很宽,所以屁股就很大,然而主人又经常让我穿着非常紧的
束腹,这样就把我的小蛮腰变得更细,就更显出屁股的浑圆肥大了。

  我的屄也经常被注射器的针尖光顾,所以那里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两片大淫
唇常年肿胀,而两片小淫唇则突出了大淫唇的庇护,变得紫长,阴道原来有些合
不上了,后来主人又不知道从他的医院里拿来了什么药,不但让阴道合了起来,
而且阴道变得相当的紧,所以主人的每一次插入都令我「痛并快乐着」。

  主人在我的身上装饰了很多金属饰物,其中最多的就是金环了。主人这两年
利用他的医学成果赚了很多钱,有些成果甚至上了美国的医学杂志,所以他现在
是个富豪。

  童年时的感情让主人对我又爱又恨,我的生母也就是主人的继母在我们的父
亲死后对主人非常不好,而且她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要知道,一个沉迷于赌博的
女人比同样的男人还要可怕得多。后来她把家里输个精光,自己也被黑社会糟蹋
之后卖掉了,估计现在已经死了,因为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得了相当严重的梅毒。

  主人当时只有15岁,我只有13岁。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互相扶持着走过
8年。这期间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主人常常无缘无故地发脾气,但是他仍然顽
强地靠着自己挣出了我们的生活学习的费用,这中间的艰辛与屈辱是你们永远也
无法体会的。

  我那时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主人,尽管我知道这是道德伦理所不能容忍的。

  我尝试着勾引主人,但是主人却始终不肯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于是我想了很
多办法:我长得并不丑,我洗完澡只穿着内衣在我们住的小屋子里走来走去,上
厕所不关门等。

  最后主人把我肏了。可惜他的鸡巴刚刚捅破我的处女膜就射在里面了,幸好
那天是安全期。

  哈哈哈……我是不是很贱呢?我勾引我哥哥,让他肏我!让他干我!我还觉
得好舒服……

  说回来吧。后来我们就开始找刺激,再后来就在网上看到了SM,而这时候
主人已经小有名气了。主人把我的奶头,屄穿了好几个环,把我的头发什么的都
弄掉…对了,这些和你们说过了。你们看不看?我脱了衣服?在这儿脱行不行?

  不看啊……不看可惜啊……你们只能看见我的光头和穿在我眉梢上和鼻子上
的环了。

  主人昨天在我的屄上的「小鸡鸡」上穿了最后一个环,然后就告诉我他得了
M5型白血病……我就哭啊,哭啊……主人就骂我:「你哭啥!去!把你的臭屁
股撅起来!我今天捅你的屁眼儿!」

  主人的大鸡巴一下子就捅进我的屁眼儿里了,然后就使劲儿插啊插啊。我就
哭,一半是心疼,一半是屁眼儿疼。后来主人又插了我的前门和嘴,就射到我的
屄里了,真热啊……

  后来我就和主人躺在床上,主人说:「百合,你杀了我吧。」

  我就说:「不啊!主人!」

  主人就说:「我不想死在医院里,我想死在你怀里,我想死在我最亲的人的
怀里。」

  我还是哭,却说不出话来,主人从抽屉里拿出个药瓶,递给我说:「百合,
把这个药磨碎了,搅和到鸡蛋里,给我炒个鸡蛋吃吧。」

  我就哭着给主人炒鸡蛋,眼泪掉进了锅里。主人一边吃一边夸我:「还是我
百合妹妹炒的鸡蛋最好吃,比外面那些生猛海鲜强多了。」我还是哭。

  主人躺在我的腿上,脸色越来越难看。我们都不说话,一起默默地哭着。过
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半个小时……

  主人,主人就死了……

  我就抱着主人,抱着,把我的长奶头伸到主人的嘴里,可怜啊,从小没妈的
孩子……可是主人再也不会啯我的奶头了……

  我也想死啊,可是,可是我舍不得主人啊!我可怜的主人啊!年纪轻轻就得
了这个病啊!老天爷你不公啊!你不公啊!

  后来王茜等人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审讯室,审讯室里那个可怜可悲的女人
兀自哭嚎着,哭得这个揪心啊。王茜看到年轻的高蓉和孙菲菲都哭了,哭得很厉
害,而自己的嘴角也感受到了苦涩的泪水。

  过了一段时间,医生对白荷的身体检查结果出来了,白荷有轻微的精神病症
状,而且她怀孕了!

  王茜轻快地向南城监狱走去,她在心里为白荷高兴。突然手机响了:「喂,
你好。」

  「什么?白荷在监狱自杀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2010-12-13 04:1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