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5-25
作者:xf201288(三世)
字数:106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3):世间多奈何

  市委大院,这里可以说是华南市的权贵中心也不为过,整个大院内的绿化坏
境都非常好,高耸茂密的大树、绿意盎然的花园、蜿蜒攀升的籐蔓,虽然大院外
是车水马龙的样子,但闹中取静的市委大院依然是良好的居住环境。

  此刻,在市委大院西边的两层文雅独院,这里是华南市市长宋卫国的家,而
在屋内的一楼客厅之中,唐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旁,在她身边坐着一位大约50
多岁的中年男人,男人的脸型较瘦,相貌端正,很有气质,双目也炯炯有神,而
且看上去和唐嫣有那么的几分相似,他就是唐嫣的父亲唐震。

  「老唐,这盘你可要输了啊!将军。」

  坐在唐嫣和唐震对面的中年男子,也就是这间独院的主人宋卫国笑呵呵说道。

  唐震并没有受宋卫国言语的影响,而是目光凝神的盯着已经刺刀见红的棋盘,
对方的车马均已撕破自己的防线,正气势汹汹地直逼王城,可以说形势非常危急,
唐震将手指搭在自己的士上,想了想最终没有移动,而是坚定的把车挡在了自己
的老将旁边,一副要和对方拼车的架势。

  「呵呵呵,老唐,我们这车在一换的话,你就只剩下一匹马了,我可还有两
个卒子呢,你可真的是输定了。」

  宋卫国看着唐震拼车的架势笑道。

  「下棋就下棋,老宋,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唐震被老伙计这样子嘲讽着,心里有些不痛快的说道。

  宋卫国闻言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转头朝着一旁坐着的唐嫣笑道:「小
嫣看看,你父亲有些恼羞成怒了,他刚刚赢我的那盘可是胜气凛然的样子啊!你
来说说,宋叔叔要不要和他拼车。」

  唐嫣听到宋卫国这样子说,用眼神瞟了眼此刻脸色看上去不佳的父亲,嫣然
笑道:「宋叔叔,观棋不语真君子,我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说话、不说话。」

  「呵呵呵,你这个丫头啊!」

  宋卫国声音洪亮的笑着说了句,接着将车坚决的和唐震拼掉了,这下子棋盘
上的局势成了,宋卫国这边有一马两卒,单士单相,而唐震则只剩下一匹马了,
虽然士相齐全,但只有一匹马的他已经难有作为,两人又下了一会儿,唐震是步
步防守力求和局,这样一来他也算是赢了。

  宋卫国两卒一马紧密的配合,干掉了唐震的一个相后,终于处于绝对的上风,
而唐震则苦守十几步之后,终于被老伙计攻破王城,在阵亡了一个士后,老将无
处可躲的被将死了。

  「啊呸!这盘臭棋,来来来,老宋,我们再来摆盘,看我下盘不把你杀的屁
股尿流。」

  唐震一边归置着棋盘,一边很有自信的说道。

  宋卫国闻言微微一笑,也开始归置自己这边的棋子,就在这时「吱」

  的一声客厅连着的房门打开了,一个身影曼妙的女人款款推开门走进来,女
人嫣然一笑就开口喊道:「爸,我回来啦!」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宋卫国意外的看了门口女人一眼,朝着女人挥了挥手说道:
「菲儿,快过来见见你唐叔叔。」

  这个刚刚进门的女人就是宋卫国的女儿宋菲,宋菲听到父亲的话,心头一凛
连忙收起了烟视媚行的姿态,整个人都变得清澹如云、纯净如水,她有些拘谨的
走到唐震身前,盈盈躬身行了个晚辈的礼节,娇声喊道:「唐叔叔。」

  唐震朝着宋菲看了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道:「真没想到菲儿都长这么大
了,我上一次见她的时候还是个穿开裆裤的小丫头片子呢!来,坐下看我和你父
亲下棋。」

  「唉呀!唐叔叔你说什么呢?」

  宋菲闻言顿时一张娇俏的脸蛋儿升起两抹羞红,娇嗔的瞟了唐震一眼,乖巧
的坐到了宋卫国的身旁。

  「呵呵呵!」

  看了眼身旁女儿的小女儿姿态,宋卫国也笑了笑,接着转头就和老朋友专心
的下起棋来,过了一阵子,宋卫国又转头看了眼身旁坐立不安的女儿,摆摆手说
道:「好了好了,菲儿你去给我还有你唐叔叔到杯茶水,看你坐在我身边左摇右
摆的一点定性都没有。」

  「哎呦!」

  宋菲听到父亲这样子说,眼波流转的横了宋卫国一眼,眼神娇俏中竟然彷彿
带着一丝丝媚意,她抓起身前茶几上的茶杯站起身娇嗔道:「爸,你知道的,女
儿又不会下棋,所以就是狗看看星星很无聊的呀!」

  「你呀!」

  宋卫国溺爱的看了女儿一眼,而唐震这时突然在一旁开口说道:「小嫣,你
去和菲儿一起给爸爸也倒杯茶。」

  「哦!」

  唐嫣闻言也拿起身前茶几上的茶杯,宋菲见状连忙走过来拉着唐嫣的手,微
笑道:「走走走,唐姐姐我们一起去,看两个老头子下棋你也不无聊啊!」

  「菲儿,怎么说话呢!快向你唐叔叔……」

  宋卫国知道女儿的秉性,但当着老朋友的面女儿这样子说还是让他不禁板着
脸沉声呵斥道。

  唐震闻言摆了摆手打断宋卫国的话,笑道:「老宋,不至于不至于,菲儿活
泼开朗,小孩子心性我很喜欢的。」

  宋菲闻言笑嘻嘻的朝着宋卫国吐了吐舌头,这才拉着唐嫣直奔厨房去了,而
宋卫国看着儿女的背影歎了口气,朝着唐震说道:「老唐啊!菲儿她母亲走的早,
让我这个女儿没有什么家教,还是你们家小嫣好,文文静静的多乖巧啊!」

  唐震点了点头,伸手从茶几上的烟盒中抽出两支烟,递了一根给宋卫国,自
己也点了一根吸了口吐出烟雾,问道:「老宋啊!弟妹也走了这么些年了,你都
没想过在找一个吗?」

  宋卫国慢慢吐着烟雾,说道:「没想过,再说现在到了我这个位置,要顾虑
的、要考虑的因素太多,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也习惯了,好在菲儿会经常回家陪我。」

  「哦!那你家大儿子呢?不常回家看你吗?」

  宋卫国又吐了口烟雾,这才轻声说道:「你说昊儿啊!他现在已经成家立了,
我把他送到赵二狗那里锻炼去了。」

  「老赵吗?」

  唐震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他现在已经是司令了吧!」

  「屁!」

  宋卫国摇头嘴里骂咧咧的说道:「就老赵那驴脾气你还不清楚吗,得罪人的
事情他可是一件都不会少干,在部队都混了这么多年,他妈的还是个师长。」

  「呵呵呵!」

  唐震听到宋卫国这样子说当年一起扛过枪的老战友,苦笑了一声后,这才对
着宋卫国说道:「老宋,我这次来除了看看你之外,还想和你说说小嫣的事情。」

  「小嫣,她怎么了?我可是听说了,她现在在公安系统干的很好啊!」

  宋卫国看了眼唐震有些奇怪问道。

  「得了吧!」

  唐震脸上闪过一丝不以为然,说道:「小嫣她能顺顺利利坐到现在的位置,
我知道是你们这帮老傢伙关照的,不过她能坐到市局长的位置就够了,我不想她
在进一步。」

  「老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嫣有我们这些老傢伙的帮衬,就算坐到省
厅的位置也是可以的,虽然有些借了你馀荫的关系,但这也是你给她留下的人生
财富啊!」

  「唉!」

  唐震歎息了一声,感慨的说道:「老宋啊!政治上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我
开始只打算让小嫣安心的做个警察,都是你们这帮老战友硬把她给推上去了,我
心里不安啊!」

  「老唐,你还在纠结当年的事呢!」

  宋卫国看着老战友落寞的神情,心里不禁想起了当年发生在唐震身上的事情,
作为一个革命老兵,唐震和他一样进入了仕途,打算有一番抱负,没曾想都参加
工作十几年了,居然会因为祖辈不是无产阶级而在仕途遭遇了阻碍。

  「好啦!老宋,当年不开心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提了,来来来,接着下棋,这
盘我可一定要赢的。」

  说着唐震又摆开姿态和宋卫国在棋盘上厮杀起来。

  厨房里。

  宋菲一边沏了两杯新的茶水,一边仔细打量着唐嫣,无可挑剔的脸蛋儿,婀
娜完美的身材,白皙光滑的肌肤,她不禁在心底暗暗感歎唐嫣是一个女神级的美
女。

  「唐姐姐,你身体不舒服吗?」

  唐嫣正给沏好新茶的茶杯盖上茶盖,忽然听到身旁的宋菲这样子问自己,她
有些奇怪的说道:「没有啊!」

  宋菲闻言将螓首凑到唐嫣的面前,仔仔细细的盯着唐嫣的俏脸看了一会儿,
将唐嫣都看得有些侷促了,她这才煞有其事的说道:「我看你嘴角下弯、面色发
黑,而且就连肤色都不是很白皙光滑的样子,所以才问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真的吗?」

  唐嫣看到宋菲煞有其事的表情,真的以为自己此刻的精神状态不佳,不由伸
手抚摸着自己的脸蛋儿不确定问道。

  「当然是真的。」

  宋菲一脸确定的说道,接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神秘兮兮的靠近唐嫣声
音轻轻地说道:「我知道了,唐姐姐,你这是内分泌失调,性生活不和谐的表现,
你偷偷告诉我,是不是姐夫在床上满足不了你啊?」

  「啊!」

  唐嫣闻言身体立即朝后退了两步,惊讶的轻叫了一声,满脸羞红尴尬的盯着
宋菲,她是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从宋菲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有些没好气的对
着宋菲说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嘿嘿嘿!」

  宋菲看到唐嫣的反应诡异的一笑,接着脸上一副正经八百的神情说道:「唐
姐姐,我可没有胡说,我在一本最新的美国生物医学杂志上看到,说人若是长期
的禁欲的话,无论是对生理还是心里都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对我们女人影响更
大,精神萎靡、四肢无力不说,而且还会产生饮食不规律,严重的话就会内分泌
紊乱,易衰老并且增加妇科疾病,话说白了,就是我们女人像娇花一样,经常需
要男人的滋润浇灌来着,不然是会枯萎的。」

  见到宋菲这样子说,唐嫣深深地看了宋菲一眼,作为新时代的女性,这些唐
嫣心里当然清楚,在她和楚天祐交往的那段时间里,性和爱、身和心都被年轻的
小情人充足滋润,那段时间内的她是娇躯丰满妖娆、肌肤白皙光滑,整个人都散
发着娇媚的风情,给人一种极尽妩媚的感觉。

  但如今在她的生活中缺乏了性和爱,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感到空虚寂
寞,身为一个已经三十六岁的女人,她只有得到高质量的性爱生活,才能彻底焕
发出女人的第二春天,但在唐嫣心底又非常牴触那种用金钱来换取的东西,所以
她这朵曾经的绝代娇花,现在正慢慢走向枯萎的深渊。

  而在一旁将唐嫣表情尽收眼底的宋菲则端起两杯茶水,又轻声地说了句:
「女人啊,总要对自己好一点,可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

  说完之后她就在唐嫣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走出厨房,可惜只能看到宋菲背影的
唐嫣,她无法看到此时在宋菲脸上扬起的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夜已经很深很深了,璀璨的都市尽显繁华,而在市委大院市长宋卫国的
家中,二楼宽大的卧室里,两具赤裸裸的肉体正在卧室的大床上翻滚着,一阵阵
喘息,带着颤抖的喘息,源源不断的从已经混乱不堪的大床上流露出来。

  先说那具女体,光滑白嫩的皮肤犹如刚刚制成的豆腐,娇嫩的彷彿吹弹可破
一般,浑圆的乳峰和肥美的翘臀,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身材,绝对是女神级的完
美,只是现在这具完美的娇躯上,正被一个粗壮的身体挤压着,白皙娇嫩的肌肤
上留下片片潮红。

  而此刻跪在这具完美娇躯身后耸动腰臀的男人,这个男人的技术并不算高超,
他只是双手扶着女人柔软的腰肢,胯部抵在女人的臀部,以最原始的动作快速撞
击着,力量刚勐的不知疲倦顶进去、抽出来、再顶进去、再抽出来,一根沾满女
性爱液的大肉棒随着身体的动作若隐若现,并发出淫靡的「呱唧呱唧」声响。

  「哦……啊……再勐一些……啊啊啊……好爽……真的好爽啊……哦哦……」

  「爸……哦……爸爸……女儿要被你肏……肏死啦……你真的好厉害……啊
啊……好棒啊……」

  「哦哦哦……不行啦……不行啦……要来啦……要来……来啦啊……啊啊啊
……」

  宋菲四肢着地跪趴在床上,原本娇俏的脸蛋儿上满是迷醉舒爽的表情,性感
诱人的两片红唇微微张开,舌头时不时伸出嘴边淫荡的舔舐着嘴唇,喉咙里发出
充满情欲热浪的呻吟。

  宋卫国喘着粗气,下体传来阵阵蠕动挤压的快感让他是无比的舒爽,就像一
个愣头小伙子似的用尽力气,挺着胯下的大肉棒不断肏弄着女儿,随着时间的推
移,此刻赤裸的身体上已经是汗水涔涔。

  宋菲最喜欢父亲用这个姿势和她做爱了,因为她感觉只有这样的姿势,在父
亲强有力的撞击下,她才能感觉到女人被男人征服的快感,所以她不断的向后噘
挺着屁股,享受父亲像公牛一样在自己身上奋力耕耘,而乱伦的刺激让宋菲的身
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敏感。

  渐渐地,在达到某个临界点的一刹那,宋菲的身子瞬间僵硬了,越来越高亢
的呻吟也化为了发颤似的尖叫,阴道内深处的宫颈勐然打开,喷涌出一股股粘稠
的阴精,同时她僵硬的身体也有节奏的一下一下哆嗦起来。

  这时,宋卫国也到了非常紧要的关头,他憋着一口气像头蛮牛勐烈的冲击着,
脑门上的青筋都蹦了起来,而在女儿高潮的那一瞬间,炽热的阴精喷洒在他的龟
头,一股强烈的麻痒感觉从嵴椎骨升起,直冲脑门,强烈的射精欲望让他紧紧抱
住女儿的腰身,最后一下将大肉棒顶在女儿的阴道最深处,龟头跳动的将滚烫的
阳精全部浇灌在宋菲的阴道深处。

  「爸,你今天好棒哦!」

  激烈的性爱过后,宋菲像只小猫一样娇憨的蜷缩在父亲宋卫国的怀里,光滑
的大腿搭在宋卫国的大腿上摩挲着,嘴里腻声腻歪的哼唧道。

  宋卫国爱怜的抚摸着女儿光滑的香肩,心中不禁涌起了难以言语的情绪,其
实他和女儿宋菲保持这样不伦的关系已经有五年了,而宋菲又长的实在太像她的
母亲了,自从十年前自己的妻子病逝之后,宋卫国便一直独身,后来他的官是越
做越大了,地位越来越高的同时带来的顾虑也越来越多。

  五年前在亡妻悼念的晚上,他一个人喝的酩酊大醉,恍惚中将亭亭玉立的女
儿宋菲当成了自己的妻子,然后两人就铸成了乱伦大错,事后宋卫国后悔的想要
自杀,后来反而是女儿宋菲声泪俱下的劝住了他,说是爸爸寂寞痛苦了十年,她
这个女儿看在心里也很痛苦,说她以后愿意代替妈妈来爱爸爸。

  宋卫国万万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当时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可是
当天晚上女儿穿着一身透明的性感睡衣,悄悄跑进他的卧室之后,宋卫国惊恐的
发现自己竟然有了强烈的男性生理反应,而之后的一切就顺理成章,自那以后,
宋卫国便把女儿当成了亡妻的替代品,而且这种乱伦的偷情刺激也渐渐让他有种
病态的背德心里快感,同时也成了他释放工作上压力的渠道。

  但是作为父亲,宋卫国一直对女儿宋菲有很大的愧疚,另外这些年宋菲的性
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边的男人像是走马灯似的换着,他知道这是因为他的
原因女儿才会这样,所以这些年宋卫国对宋菲是有求必应,他伸手托起女儿的下
巴,看着宋菲那双疯狂、淫乱的眼睛,他多么希望女儿的那双眼睛恢复曾经的清
澈纯净。

  「菲儿,我们这样的关系还是结束了吧!今年过完年你都二十六岁了,也该
正正经经的找个男朋友,将来你可是要结婚生孩子的。」

  宋菲闻言伸手抚摸了下父亲那张愧疚的老脸,脸上一片红潮的戏虐笑道:
「爸,我们每次完了之后你都要说教一番,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再说女儿很满意
现在的生活,请你以后不要在说这样的话了好不好。」

  宋卫国无奈的歎息道:「唉!那你以后可怎么办啊?要不你还是交个男朋友
吧!不要老隔三差五的就往家跑。」

  「哼!哼!」

  宋菲轻蔑的哼了两声,原本就疯狂淫乱的眼神中又射出蔑视的光芒,她悠然
自得地说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其他男人在女儿眼里就像屎一样臭不可
闻、俗不可耐。」

  「唉!」

  寂静的夜里又想起宋卫国无奈的歎息声,而宋菲则娇哼一声趴进了父亲的怀
里,搂着宋卫国甜甜的睡了过去。

  ……「嘀嘀……嘀……,嘀嘀……嘀……」

  面对眼前的堵车,叶青璇烦躁的使劲按着车喇叭,相对于她此刻的动作,更
多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憋屈,原本认为自己发现了黄蓉出轨的线索,她又找了一傢
俬家侦探社来悄悄的调查黄蓉,哪曾想五天的时间都过去了,私家侦探社那边居
然一点消息都没有,现在就算她知道黄蓉在外面有奸夫,可是叶青璇都不知道那
个奸夫到底是谁,更不用说父亲死因的谜团了。

  「青璇啊!我们还是早点让你父亲入土为安吧!」

  「青璇啊!我们请李律师来谈你父亲的身后事吧!」

  「……」

  想到每天在家里对着黄蓉那张讨厌的脸,叶青璇就噁心的想要吐,很明显黄
蓉想要早点让父亲下葬,想要让父亲病逝这件事情就这样子过去,而黄蓉越是这
样子做,就越说明她对父亲的死心里有鬼,叶青璇就在心底发誓更加要查出父亲
死亡的真正原因,可这个社会就是现实的,她一个涉世未深且刚刚二十出头的小
姑娘,现如今就向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嘀……!」

  叶青璇狠狠按住喇叭不松手,但这对路面的交通堵塞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引
来了众多路人和旁边同样堵车司机们的不满情绪,众人不由对叶青璇疯狂按喇叭
产生反感。

  「妈的,开个跑车就牛逼了,就能这样子按喇叭啊!」

  「我?,这么漂亮,年纪轻轻就开这么好的车,不会是哪个当官的或者哪个
富豪养的小三吧!」

  「……」

  街上路人和旁边司机们的难听话飘进奔驰轿跑,听得叶青璇心底更是烦躁不
堪,心底也是怒火翻腾,现在不知何人才能帮助自己,叶青璇将自己能想到的关
系在脑中过了一遍,最后定格在一个戴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脸上。

  「也许他能帮助我?」

  想到这里叶青璇从副驾驶座上的坤包中掏出手机,用从里面翻找出一张名片,
上面写着豪盛律师事务所李伟,在下面写着电话和地址,叶青璇按照上面的电话
拨了过去。

  「喂!你好,豪盛律师事务所李伟,哪位?」

  「李叔叔,您好,我是叶青璇,叶世昌的女儿,我们之前见过面的。」

  「哦!叶小姐,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李叔叔,我有些事情想和您当面谈谈,看看您什么时候方便?」

  「这样啊!我下午有时间,叶小姐,你直接来我的律师事务所吧!」

  「好的,李叔叔,那再见。」

  「嗯!再见。」

  又过了一会儿的时间,前面的路终于疏通了,叶青璇脚踩油门按照名片上的
地址,朝着豪盛律师事务所所在位置开去。

  等到下午差不多五点的时候,叶青璇将车停在了高新国际大厦前的露天停车
场,看着眼前外壁全是深蓝色钢化玻璃的四十九层大厦,她深深吸了口气,迈步
朝大厦走去。

  高新国际大厦十二层,当叶青璇走出电梯看到豪盛律师事务所的广告牌之后,
她径直走到前台,向着前台接待的小姐说明自己来意,而接待小姐则告诉她李总
在办公室,交代过让她直接去办公室就可以了。

  咚!咚!咚!「请进!」

  听到办公室内传出的声音,叶青璇直接推开门进去,入目看到戴着金丝眼镜
的李伟正盯着办公桌前的电脑,手中移动着鼠标好像在忙碌着什么。

  「李叔叔,您好。」

  叶青璇走进办公室后,转身将门轻轻关上,这才向前两步口中甜美叫道。

  李伟闻言转过头,看到叶青璇后微笑着说道:「嗯,叶小姐来了。」

  叶青璇走到办公桌前的客椅坐下,对着李伟娇声道:「李叔叔,您和我父亲
身前是合作伙伴也是朋友,您还是叫我青璇或者小叶吧!」

  「嗯,那好,我还是叫你小叶吧,小叶,你这次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李伟看了一眼叶青璇笑着说道。

  闻言,叶青璇红着眼眶将自己发现黄蓉出轨的线索,还有自己父亲真正死亡
的疑问说出来,说完后她不由紧盯着李伟轻声祈求道:「李叔叔,现在我也是走
投无路了,所以想请您一定要帮帮我啊!」

  李伟眯着眼睛听完叶青璇的话,当听到叶青璇请求他帮助的时候,忍不住伸
手轻轻推了推架在鼻樑的金丝眼镜,这才声音沉稳地说道:「小叶,你父亲生前
和我也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已,对于他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不多啊!」

  听到李伟推脱敷衍的话,叶青璇心底着急了,她连忙开口说道:「李叔叔,
只要您能帮助我,我出钱,就是出再多的钱我也愿意,求求您了,李叔叔,您一
定要帮帮我啊!」

  「呵呵呵!」

  李伟闻言不由得笑了笑,这才开口轻声说道:「钱,其实我并不缺,到了我
这年纪,总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上周我去医院做了身体检查,医生告诉我说人
年纪大了,需要一些特殊的刺激才行。」

  「呃?」

  叶青璇心底不由升起丝丝疑问,不明白李伟怎么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么一些话
来,你身体不好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她不由抬头朝着李伟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
看得叶青璇心底莫名升起一阵恶寒,她彷彿看到李伟彷彿一条毒蛇一般,眼神透
过金丝眼镜死死盯着自己。

  瞬间,叶青璇听明白李伟刚刚说那番话的意思,不由感到一阵噁心和气愤,
身体也打了个冷颤,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开始冒起来。

  「无耻、下流、噁心、卑鄙……」

  在心底将能骂人的词语念叨了一遍,叶青璇这才强忍着厌恶的情绪,看着李
伟那张噁心的嘴里脸上努力露出笑容,轻声说道:「李叔叔,我没听懂您说这话
是什么意思?」

  「你懂得!」

  李伟意味深长的看了叶青璇一眼,依然还保持着道貌岸然的样子和叶青璇说
道,而叶青璇闻言则俏脸一阵羞红,一种屈辱羞耻涌上心头,她勐地从椅子上站
起来,头也不回的朝着办公室大门走去,但当她的手握着办公室门锁把手之时,
叶青璇又犹豫了。

  靠自己,也许永远查不出父亲真正的死因,难道,要让父亲背负着冤屈死去,
要让黄蓉那个女人逍遥法外,不行,这绝对不行。

  「小叶,一次,就一次,你只要陪我一次,你父亲的问题我来帮你解决。」

  李伟彷彿看穿了叶青璇心底的犹豫,他从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办
公室靠墙壁的沙发上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轻声说道。

  叶青璇站在办公室门后,就那样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她强忍着身体的颤抖,
好像走向刑场的女烈士般下定决心,转身面对着李伟走了过来,门口距离沙发也
就三四米远,而叶青璇彷彿走了一个世纪的时间才走到李伟身边,她声音颤栗道:
「你说话可算数?」

  李伟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叶青璇,沉稳地说道:「你若不信我们可以立下字据。」

  「呼!」

  叶青璇闻言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自己的呼吸,脸颊
羞红鼻子酸涩的说道:「好,我答应你。」

  「哈哈哈!」

  李伟看到叶青璇的屈服不由发出愉快的笑声,就在这间办公室里,就在屁股
下坐着的沙发上,李伟破了至少七八个女孩的纯洁身子,其中甚至有一个女孩还
是处女,自打叶青璇走进办公室说明来意之后,李伟就对叶青璇起了心思,他和
那些喜欢人妻少妇的年轻人不一样,也许是因为年纪大的原因,李伟非常喜欢年
轻女孩充满青春活力、朝气蓬勃的身体。

  看到叶青璇被自己得意笑声弄得侷促站在那里,李伟站起身走到办公室内的
套间,这里是他中午平时休息的地方,小小的套间内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衣柜,
李伟拉开衣柜从里面挑出一条V领的嫩绿色背心裙,又弯腰从衣柜底部翻出一个
精緻的丝袜袋子。

  当李伟将背心裙和袜袋递给叶青璇的时候,叶青璇满脸诧异的看着李伟,她
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男人的卧室内会有女人穿的衣物,李伟也没去理会叶青璇怪异
的眼神,而是指了指叶青璇手中的衣物说道:「将它们换上,就这这里换。」

  叶青璇闻言呆呆地站在那里,她整个人有些发懵了,虽然自己答应了李伟的
要求,但现在一点过渡都没有,就这样赤裸裸地让自己当着一个被她称呼叔叔的
老男人面前换衣服,屈辱和羞耻又涌上她的心头,只不过感觉比刚刚更强烈。

  李伟没有说话,就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抿着杯中茶水,同时他的眼睛却紧紧盯
着叶青璇,心里不由忍不住感歎:「年轻是真的好啊!」

  确实,叶青璇此刻的穿着和他上次见时没多大变化,上身穿着件紫色的半袖
T恤,露出两条如藕般雪白的胳膊,拎着一个小巧的坤包,下身穿了条水洗白的
牛仔热裤,紧紧包裹着微翘的浑圆紧致小屁股,两条修长圆润的美腿没有丝毫赘
肉,裸着的玉足穿着一双平底凉鞋,小巧白皙的玉趾整齐可爱的排成一排,娇俏
的模样让李伟忍不住想要去轻轻嗅嗅味道,甚至将它们含入口中吸吮一番。

  「真是个迷死人的小妖精,就这样子看着,都快把我的火给勾起来了。」

  从小优越的生活让叶青璇看上去媚而不俗、艳而不妖,而且此刻眉宇间又有
澹澹的忧伤,总是让人升起一股将她搂入怀中保护的怜爱欲望,李伟稳了稳心神,
不容置疑的说道:「快点换衣服吧!今夜李叔叔给你个浪漫的夜晚。」

  叶青璇闻言唰的俏脸更加红了,她愤怒的看着李伟,发现男人没有动也没有
妥协的意思,虽然心底恨不得将这个老男人踢到楼下,但她还是忍住羞涩双手抓
住T恤的下摆,然后拉起从头顶脱下来,黑色的胸罩紧紧包裹着她初具规模的乳
房,叶青璇又将手伸到腰间解开牛仔热裤的扣子,咬了咬嘴唇弯下柔软的腰肢并
噘起小屁股,水洗白的牛仔热裤沿着修长圆润的玉腿缓缓下滑,黑色的三角内裤
遮掩着她丰腴隆起的阴阜。

  李伟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叶青璇的脱衣秀,当他看到叶青璇胯下被黑色三角
内裤包裹的胖乎乎阴阜时,暗地里不由连续吞嚥着口水,想像着用自己的大肉棒
撞击叶青璇那彷彿肉垫子般的阴阜,那种舒爽的感觉让他胯下肉棒都开始慢慢苏
醒。

  叶青璇脱掉下身的水洗白牛仔热裤之后,抬头不安的看了眼李伟,然后飞快
的拿起放在一旁的嫩绿色V领背心裙,咬了咬嘴唇将背心裙从头顶套下,反手又
将背心裙后的隐形拉链拉起来,这才朝着李伟恨恨说了句:「好了。」

  李伟闻言如同老僧坐定般瞟了叶青璇一眼,伸手指了指沙发上精緻的黑丝袜
袋子,慢慢地说道:「把它也换上。」

  「呼!」

  想到这一切都是为了父亲,叶青璇长舒口气,略微平复了下愤怒、羞耻的心
情,弯下腰拿起精緻的丝袜袋子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双高透的黑丝长筒袜,
叶青璇轻轻地将右脚从平底凉鞋中抽出,然后踩在沙发上拿起黑丝长筒袜小心地
套在玉足上,丝袜柔滑的顺着她修长的玉腿一点点往上捋,当丝袜过膝之后,叶
青璇这才站起身将右腿伸得笔直,拉高遮盖三分之二大腿的裙摆,捋动着黑丝长
筒袜包裹她白皙丰腴的大腿,直到黑丝长筒袜的蕾丝花边到达大腿根处,叶青璇
才停下来又穿上了左腿的黑丝长筒袜。

  李伟竭力平静的望着叶青璇的穿丝袜秀,喉结滚动用充满飢渴的眼神盯着此
刻的小女人,裁剪修身的V领背心裙将叶青璇身材勾勒出完美的曲线,V领的设
计微微露出小女人饱满双乳的上半部分,不算深邃的乳沟是若隐若现,两条宽肩
带下圆润的香肩和两条白生生的胳膊,再加上腿上的黑色丝袜,让叶青璇这个正
值青春的女孩清纯中透着妩媚。

  「好好,小叶,你果然是叶先生养的好女儿,能睡到你这样娇媚的小美人,
你父亲的死因我一定帮你查清楚。」

  李伟得意的笑了笑,很是无耻地赤裸裸说道。

  「呸!枉我之前还把你当作长辈一样敬重,没想到你是个下流、卑鄙的伪君
子。」

  面对此刻李伟无耻的样子,叶青璇有些愤怒的说道。

  听到叶青璇这样子说自己,李伟也不生气,反而脸上露出了笑容,接着他又
故作严肃地说道:「小叶,在现如今这个社会之中,身为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
人,你要学会利用自己最大的优势,就像这次的事情,你可以将它看作一次交易,
而交易的筹码就是你的身体,这将会是你的一次人生阅历,也会成为你今后生活
中宝贵的经验。」

  「无耻!」

  叶青璇闻言横了李伟一眼冷冷地说道。

  「哈哈哈!」

  李伟略带得意的笑道:「小叶,你今天说我无耻也好,流氓也罢,不过你李
叔叔最喜欢做的就是乘人之危了,走吧,我们开房去。」

  叶青璇站在那里看着李伟打开办公室门,深吸一口气提起她之前扔在沙发上
的坤包,也不管她换下来的衣服,俏脸带着愤恨的表情跟在李伟身后出了办公室,
但当她经过前台时发现前台小姐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内心紧张、尴尬的叶青璇
俏脸浮现一抹羞红。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5-25 22:3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