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12-02
作者:爱的战士1
字数:106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朝云暮雨(33)体会.上

  「婉儿……怎么了……」,我穿着粗气,接起了婉儿的电话。胯下的岳母一
听是婉儿的电话,扭动着要站起来,我这会子弹已经上膛,怎么能再缩回去,我
用力压着岳母的肩膀,不让她起来。

  「老公……你那边怎么样了……」,婉儿娇柔的问道,「没……没什么……」,
岳母拼命要站起来逃走,我用肩头架着电话,双手用力,死死的压住岳母的肩膀,
不让她行动。

  「怎么……你在忙吗……怎么气喘吁吁的……」,电话那头的婉儿很敏感,
听出了我话语中的不适。

  「没有……再家里呢……我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我示意岳母不要再动了,婉儿能从电话里听见,岳母胆怯蹲在我面前,不
敢再有大动作,我也刻意的保持不动。

  「家里的事情,我也在办,那笔钱我准备去追讨了……」,几天没见婉儿,
我心中也有些想念,「咖啡店的事情,晚些再处理,等我这边的事情搞定,我就
抓紧时间办……」。我对着电话,把这今天的那排对着婉儿说道。

  「……老公……」,电话那头的婉儿鼻子一酸,声音带着哭腔,「……对不
起……老公……让你为家里操这么多心……」,婉儿柔声道,「……都是我不好
……拖累你了……」。

  「说什么傻话呢……」,我笑着说道,「为了你们……我愿意这么付出……」,
我蹲下身子,抚摸着岳母的脸颊,此时的岳母,眼眶已经湿润。

  「咱们在一起时间也不断了……你和妈妈,还有小柔都很照顾我……」,我
想起刚结婚那会,对婉儿说道,「我会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庭……继续奋斗的
……你放心吧……」。

  我站起身,手指略过岳母的后劲,五指插到她的秀发里,轻柔的抚摸着她的
头发。「……老公……谢谢你……我替小柔和妈妈谢谢你……」,电话那头的婉
儿也动情的说道。

  「婉儿……想了老公了没有呀……」,我调皮的在电话里说道,「想了呀…
…可想了……」,刚才的气氛有些沉重,我一挑逗,婉儿立马也活泛起来。

  「怎么想的呀……我可是天天都在想你哦……我和我的小兄弟每日每也都在
想你呀……」,我特意强调了日字,婉儿一定能听出我话中的意思。

  「臭老公……我每天都在想你,还有想你的那个大东西……」,婉儿的声音
一下变得娇柔可爱,向小女生一样表达着自己的害羞的爱恋,和床上的奔放不羁
截然相反。此时的岳母仍趴在我脚边,如此近距离的听着夫妻情话。

  「老公……你都不知道……刚来那一天,我隔壁的张经理和小王做爱的声音
可大了,我在隔壁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婉儿想出远门的小姑娘一样,把路
上的奇趣见闻讲给我听。

  「是吗……婉儿大美女怎么还有偷听别人做爱的癖好呀……」,我和婉儿开
着玩笑,岳母身子扭动了一下,想逃开我身边。我一只手按着岳母的肩头,一边
继续和婉儿说话。

  「……哪有了……人家才没有偷听呢……」,我隔着电话似乎都能看到婉儿
的娇羞一笑,「听到那种声音……就想到你了呀……」,婉儿温柔的声音透过听
筒穿了过来。

  岳母更加用力,抓住我的手,整个身子往上题,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电话的
范围。我自然不能放过了,但我一只手拿着电话,使不上劲,和岳母反复拉锯着。
婉儿通过电话没听到看了我们这边的动静,关切的问道,「……老公……怎么了,
你那边怎么一直有响声呀……」。

  岳母听到婉儿的声音,立马缩小了动作的幅度。「没什么,就是有只老鼠,
在乱跑……」,我大着马虎眼,婉儿咯咯的笑了起来,「乱讲……哪有什么老鼠
呀……」!

  我的手已经被岳母拉开,眼看到嘴的肥羊就要溜走了。其实我这个时候不是
那么像要做爱,连夜的大战体力早就消耗了,多次的做爱,让我射精后的倦怠期
也很长。但是岳母给人的诱惑很大,这里的诱惑并不是指身体上的,主要的身份
带来的刺激,其次,前两天才和岳母享受了鱼水之欢,现在正是加深感情的好机
会,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心中不知道烧起了哪股邪火,感觉一边跟老婆打电话,
一边跟岳母做爱会很爽。

  「婉儿……其实……你妈妈……」,我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说着,岳母听到
后,立马惊呆了,我故意放慢语速,给岳母留下思考和反应的时间。岳母吃惊的
看着我,我戏谑的一笑,指了指自己的下体,示意岳母往这边过来。

  「……妈妈……我妈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婉儿也不明所以的问着,
「恩……那个……哎呀……」,我支支吾吾的说着,拖着时间,岳母跪在地上思
考了半天,然后缓慢的爬过来,对着我的大腿狠狠的掐了下去!

  「啊…………」,岳母也够狠的了,对着我的大腿内侧就掐了上去。「……
老公老公……怎么了……」,婉儿在电话那头关切的问着。「没……没什么……
起来没注意……撞到头了……」,我忍者疼痛,给婉儿解释道。

  「哦……慢一点吗……很疼吧……要不要用冰袋敷一下……」,婉儿对我的
解释很信服,心疼的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呀,下次慢一点吗……」。

  岳母温柔缓慢的拉下我的裤子,巨大的阳具懒洋洋的躺在内裤里,将窄小的
四角裤撑得满满当当,岳母的俏脸飞红,缓缓的靠近我的内裤,将自己俏丽的脸
蛋贴了上去,在棉质的内裤上温柔的摩擦着。

  「哎呀……还不是大美女老婆来电话……我才着急的嘛……」,我乖张的笑
了笑,继续和婉儿开玩笑。「嘻嘻……嘴巴真甜,奖励你一个……」,婉儿对着
电话轻吻了我一下,此时的岳母也将嘴唇对着我的阴茎,把自己性感的嘴唇缓慢
而有力度的印上去。

  「老公……你刚才说妈怎么了……」,婉儿还不忘刚才的话茬,继续追问道。
「也没什么了……」,我这会不能打哈哈了,立马组织语言,准备现编,「其实
妈妈帮了很多忙……尤其是我刚知道试验被剽窃的时候,妈妈虽然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给了很多鼓励,我能挺过来,能直面这些,妈妈付出了很多……」。说完这
些话,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嘴炮技能已经点满了。

  「……老公……」,婉儿声音一片呜咽,「老公……我一直害怕你觉得我们
是你的累赘……家里人多,妹妹和妈妈都帮不上什么忙,妈妈介绍的咖啡师傅还
把钱骗跑了,我怕你心里怨恨……觉得……觉得我们再骗你……」,婉儿略带凄
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知道……我最怕失去你……我小的时候爸爸就离
开我们了……我不想像妈妈那样……看着自己最爱的人离开自己……」。

  岳母听到这些话,动作迟疑了一下,然后靠在我腿上,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婉儿……我的妻子……」,嘴炮技能火力全开,「你的小脑袋整天都在想
写什么呀……我怎么会觉得你们是累赘呢……我爱你,才会和你结婚,和你结婚
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接受你全部的准备,妈妈,小柔,他们都是你我生活的一
部分,是不能割舍的一部分,再说了,我前面读研的费用还是你出的呢,你没有
嫌弃我穷,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我润润了喉咙继续说道,「咱们结婚以来,一家人相处的很愉快,虽然没什
么钱,但是我觉得很幸福,你知道的,我不太喜欢出来和那些生意人搞在一起,
为了你们,我愿意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拿出来,去换的金钱,来改善家里的生活,
你知道吗,你,妈妈,小柔,你们是我前进的动力……」!

  电话那头,婉儿一片沉默,岳母听完也是娇躯一颤。

  我摸着岳母柔顺的秀发,对着电话说道,「婉儿,我会努力让你幸福的,妈
妈前半生的不行,我会尽量弥补的……」。婉儿在电话那头小声的抽泣着,岳母
趴在我身下,似乎也在默默的留着泪。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这一对母女都开始哭了,我怎么好下手呀,看来这个嘴
炮技能的大放早了,对面的AD和辅助吃到了伤害,但输出位置很好,这怎么办。
看来下面只能靠走位,平A ,配合小技能看能不能双杀了。

  「……婉儿……」,我在电话里问道,「……家里我会照顾好的……早点回
来哦……」,我话锋一转,打出了温柔牌,「……我和我的小兄弟都很想你哦…
…」,男女之间没有一个荤段子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说明你们之间已
经失去了对彼此身体的渴望。

  婉儿擦了一把眼泪,轻笑了一声,「……老公……我也想你了……」,婉儿
娇柔的说道,「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我们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婉儿的话语
没有一丝凄婉,反而是无尽的娇柔和依恋。

  「……那你想我的时候怎么办呀……」,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问道婉儿。
「……恩……」,婉儿回忆着说道,「老公呀……我跟你说……前面张经理和小
王做爱的时候我不是听到了吗……那时候特别想你……」,婉儿声音转小,「我
呀……摸了自己下面……出来了好多水……」。

  婉儿娇羞的声音不光我听到了,我身下的岳母也听到了。岳母的脸颊瞬间一
片滚烫,我的蛋蛋隔着内裤都能感受到那种热度。岳母又一次起身想逃走,我对
着岳母戏虐一笑,指了指电话,岳母一直非常害怕婉儿知道我和她的事情,投鼠
忌器,稍微反抗一下,就又半推半就的亲上了的内裤。

  「……嘻嘻嘻……婉儿不乖哦……」,我调笑的对着婉儿说道,「老公不在
的时候怎么能流水呢……回来要受罚……」。婉儿着急的解释道,「哪有呀……
以前每天都被老公塞的慢慢的……出来这么多天……不跟你说了……」,婉儿娇
羞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老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内裤已经装不下了。「……婉儿……我
也好想你……每次一想到骂你……我下面就好涨……」,我一边说着,一边拉开
自己内裤的腰带,龙头一下就窜出来,被腰带绷得紧紧的。

  「……老公……我想要你了……」,婉儿的声音娇媚至极,狐媚的声音在吼
间震颤,发出丝丝的甜腻,让人欲罢不能。「……婉儿……老婆……我……让我
上你……」,我的耳朵沉溺在婉儿的娇呼中,肿胀的下体沉浸在岳母的口舌中。

  温柔的口腔包裹着我的阴茎,岳母嘴巴含住龟头,缓慢的吞吐着,期间不断
变化着吸入的角度,前两天的温存,让岳母逐渐了对男人的侍奉和迎合,舌尖的
舔弄,口腔的允吸虽然不如婉儿,但也别有风味。婉儿的口舌侍奉,不论力道、
深度、吸力都是时分到位,岳母的舌头软绵绵的,口腔虽吸力不足,但胜在温润
滑湿,岳母动作轻柔,处处已舒爽为主。婉儿的侍奉就像烈酒,需要快速的一口
饮下,酒劲顺着全身游走,岳母就像一碗温热的老汤,需要坐下来慢慢品尝。

  「婉儿……你快摸自己的下面……让老公听听你的声音……」,在岳母的口
中,我的老二逐渐恢复了精神,现在需要更多的刺激。「……老公……你……你
想让婉儿做么样……」,婉儿的话语间充满了被压抑的欲望,正需要我来阴引导
她释放。

  「婉儿……你把你的手想象成我的手……我让你摸哪里,你就摸哪里……」,
我对婉儿说道,「恩,婉儿听老公的……」,此时的婉儿没有丝毫抗拒,顺从的
开始听从我的指挥,岳母也从刚才只是含住龟头,慢慢的吞下了我三分之一阴茎。

  「婉儿……老公最喜欢你哪里呀……」,我挑逗的问着婉儿,「老公最喜欢
婉儿的胸……」,婉儿不假思索的答道。「对……老公最喜欢婉儿迷人的大胸了
……老公最喜欢一把抓上去……婉儿,替老公抓一下……」,我指挥着婉儿。

  「唔……老公……婉儿的胸变得好涨……」,婉儿娇羞的说着,「对……老
公就是喜欢大的……婉儿……小奶头硬了没有呀……」,我一边挑逗着婉儿,一
把抚摸岳母的后脑勺,感受她逐渐增幅的动作,我温柔的五指深入岳母的秀发,
随着她的吸弄起伏着。

  「……硬了……小奶头像石子一样……」,婉儿浓重的喘息从电话那头传来,
「……快捏一下……」,我对着婉儿命令道。「唔……坏老公……你每次都欺负
我的小奶头……」,婉儿完全服从命令,捏着自己的小奶头对我说道。

  「婉儿……两只手都用上……像我玩弄你的奶子那样……」,我一边感受着
岳母口舌侍奉,一边继续指挥着婉儿。岳母越含越深,她缓慢的动作让我的老二
长时间的滞留在她滑腻的口腔中,岳母口中液体的数量越来越多,有她的口水,
也有我马眼流出的体液,两种体液在温热的口腔中汇合,变得更加粘稠,每一次
吞吐都像拉丝一样,粘连着一串串的粘液。

  「……恩……老公……你每次都把我的胸全部抓住……」,婉儿燥热的声音
在我耳边低吟。「……对……手从下面抓住……慢慢的往上推……」,我一边幻
想着婉儿完美的乳房,一边伸手进入岳母的领子里面,摸着岳母白皙的胸脯。

  「……抓住它……婉儿用手掌拖住奶子……从下面抓住它……」,我引导的
婉儿,恣意的玩弄着她的美胸,岳母口中的阴茎急慢慢打的巨大坚挺,一扫早前
的颓势,重现展现它的雄风。

  「啊……老公……」,婉儿在电话那头打开免提娇喘连连,两只手协作,从
乳房的下缘开始,用手掌拖住一堆雪兔,在电话那头肆意的玩弄着自己的美胸。
「……婉儿……大声点……让老公听清楚……」,我的老二还在岳母口中,岳母
勉强立直身子,把自己的胸脯太高,让我的手顺利来到她的乳瓜前。

  婉儿的美胸坚挺浑圆,胸型是有优美的圆弧曲线,抓起来充实而饱满,弹手
细化。岳母的乳瓜巨大肥美,白皙滑手的皮肤配上软嫩细致的乳肉,的确别有风
味,松软和巨大让人的五指能够轻易的深陷其中。

  「恩……老公……我受不了了……」,婉儿的娇媚的穿着粗气,声音在我耳
边回荡,我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狠狠的抓住岳母的乳瓜,老二猛烈的往岳母
的嘴里伸了一下,岳母的嘴巴被我的阳具塞满,只能发出粗重的呜咽声。

  「……噢……」我长舒一口气,耳边享受着婉儿的自摸娇喘,胯下是岳母服
从的呜咽,在这两种声音的交汇下,我内心的种子,正在逐步发芽!

  朝云暮雨(34)体会。下

  「……老公……好热……好热呀……」,婉儿的情趣已经被完全挑逗起来,
我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燥热。岳母此刻也动情了,她一只手拉开自己的衣领,一
整只乳瓜漏了出来,沉甸甸的奶子几乎要把衣服扯破,巨大的乳瓜裸露子啊外面,
任由我摆布。

  「……婉儿……湿了没有呀……」,我追问着婉儿的情况,大手在岳母的乳
房上尽显威能,手掌扑在巨大的乳肉上,虎口架住岳母葡萄大小的乳头,两面刺
激,将岳母的情欲在挑向高峰。

  「……湿了呀……我的小内裤都不能穿了……」,婉儿娇羞的回答道。「…
…婉儿……你想不想老公的金箍棒呀……」,我用上了平时很少说的粗鄙之语,
挑逗着婉儿。「……想……想要老公烫烫的棒子……」,婉儿痴迷的在电话那头
说道,「……婉儿……你想让老的大棒子去哪里呀……」,我燥热的阴茎在岳母
口中停留着,岳母一边托起自己的乳瓜任我玩弄,一边小声的吸弄着我的龟头。

  「……老公……我要大棒棒在我脸上……在我嘴里……在我的大胸上……最
后还要去我的洞洞里……」,婉儿果然媚骨天生呀,几句挑逗的话极具画面感,
不仅有程序、有步骤,还有先后的层次感,一下就让我欲罢不能。

  「……哎呀……婉儿小淫娃……你还真是会玩呀……」,我被婉儿的放浪本
性所折服,「……婉儿……把脸扬起来……老公的大棒棒要到你脸上去玩耍……」,
我电话里跟婉儿说带,在这边我却扬起岳母的脸。

  乌黑的长发油亮发光,散乱的刘海在额头上散乱的粘蘸着,细长的眉角从眼
帘上滑过,一双水汪汪的含春美艳仰望着那条沾满口水的巨大阳物,丰满性感的
双垂一张一合的穿着粗气,嘴角边上都是黏着的液体,嘴唇因为刚才的吞吐运动,
显得更加红润,岳母痴迷的看着我,按照我的要求,将自己的脸庞抬高。

  「……婉儿……先把帮帮放到你的脸上的哪里呢……」,我对着电话说道,
「鼻子……老公……放到鼻子上……我最喜欢那种浓烈的味道了……」,婉儿无
所顾忌的说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正在身临其境的感受自己的媚荡。

  我握住黏着湿滑的老二,将龟头对着岳母的鼻子,用龟头摩擦着她高挺的鼻
梁,略过她的鼻尖,摩擦着两侧的鼻翼,丝丝的酥麻感充实了全身。岳母仰面承
受着,鼻子大口的在我粗壮的阴茎上嗅着,男人阳具特有的腥味,在岳母口中,
经过口水的发酵,融合成了一股淫靡的气息,岳母贪婪的大口允吸着。

  岳母的面部表情沉醉而淫靡,我在电话里像婉儿问道,「问到了吗……婉儿
……喜欢这个味道吗……」。婉儿显示轻呼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恩……老公
……鼻子里全是你那个东西的问道……好浓……好强烈……」。

  「……婉儿……我喜欢你的额头……我要把大棒棒放到你额头上……」,我
一边对婉儿说着,一边在岳母的脸上开始移动阴茎。「好……老公的大棒棒去哪
都可以……婉儿的身体都是老公的……」,婉儿娇喘着答应到。

  我的阴茎顺着岳母高挺的鼻梁向上移动,龟头摩擦着岳母光滑的皮肤,感受
着鼻梁的曲线,缓缓来到额头这里。母女两个人这个地方整的很像,额头光滑饱
满,圆润滑腻,额头正中的位置,头发往下伸长了一点,形成一个小小的尖状。
从正面看,整体发髻外围形成「M 」型,左右两侧的发鬓对称,整体呈弧形,衬
托脸部成桃形、非常漂亮。

  我的阴茎对着岳母的美人尖,岳母整个面颊扬起来,用自己的娇贵的侨联承
接着我巨大阳具的巡行。「……老公……你的帮帮贴到脸上好烫呀……」,婉儿
在电话那头不住的幻想,而此刻的岳母却在真实的体验着,但岳母不能说话表达
此刻的感受,母亲的体验有女儿的口中说出,还真是别样的享受。

  「……老公……嘴唇……好想让大棒棒去嘴唇上……」,婉儿心中浴火一起,
已经帮我规划好了额下一步的行动。「……最喜欢用嘴唇摩擦老公的大棒棒了…
…热热的……还硬梆梆的……」,婉儿说着往日彼此胶着的感受。婉儿有时候会
撅起嘴,用自己性感丰满的双唇在我阴茎上来回的摩擦,有时候还会涂上唇彩,
让整个阴茎油滑油滑的。

  岳母的双垂撅起,丰满的嘴唇和婉儿如出一辙,岳母双手捧住我的阴茎,横
放在自己面前,性感的双唇缓慢的在上面滑行,将阴茎上湿滑的液体涂抹匀称,
丰盈的双唇划过龟头下方的股沟,唇间的丰满一下填满了整个区域,既充实又有
质感。

  「……婉儿……舔舔老公的帮帮吧……」,我看着岳母淫靡的脸庞说道,
「……婉儿……把你的手指挡住我的梆梆……」。「……奥……」,婉儿的娇喘
声入耳,「手指太细了……没有老公的梆梆大……舔不上……」。

  「用两支手指……用两支手指来代替……」,婉儿娇媚淫荡的声音在我耳中
徘徊,岳母不知是自己动情还是听到女儿的淫声浪语,面色潮润分红。随着电话
那头吸溜的舔弄声响起,婉儿已经进入状态了,「……婉儿……你想先舔哪里呀
……」,我对着那话那头的婉儿问道,婉儿这种主动淫魅的类型,我真是爱不释
手。

  那边的婉儿还没回答,岳母这边就已经行动了,她一手把我的阴茎往上提,
露出下面两团圆滚的春带,一只手托住春带固定住它们的位置,自己整个身子趴
下,软化的舌尖对着春带舔了上去。

  「……老公的蛋蛋……最喜欢蛋蛋了……」,电话那边的婉儿说道,这母女
两还真是爱好一致呀。「蛋蛋软软的……可以全部含在嘴里……吃起来最舒服…
…」,婉儿在电话那头解释道,岳母也跟着行动,张开小嘴,一口含住了我左边
的春带,嘴唇擒住春带表面的褶皱,舌尖在口中将蛋蛋推来推去。

  「……嘶……啊……」,我一声轻呼,为了掩盖我和岳母的行为,我马上解
释道,「……宝贝……好舒服……就像真的舔上一样舒服……」。婉儿没有起疑
心,继续发浪,「……老公……进来……到我嘴里来了吗」。

  婉儿在电话那头叫传到,「……老公……老婆把嘴巴张得大大的……老公的
梆梆一下插进来……还不好……」,婉儿在那头娇喘连连,岳母在这头媚态横生。
岳母调整了一下跪姿,身子立直,往我这边靠,我双手摸着岳母的脸庞,最好调
整着角度。

  「……宝贝……老公要进去了……」,我这话既是说给玩额额听,也是说给
岳母听,「恩……老公……一下子全部进来……查到喉咙最里面……」,婉儿急
切的说着,似乎真的想要迎接这大棒的蹂躏。

  「喔……奥……咳咳……」,岳母承受不了这种穿刺的冲击,立马吐出阴茎
咳嗽了起来,心思缜密的婉儿听到了咳嗽声,问道,「老公……你感冒了吗……
怎么咳嗽了……」。岳母听到立马吓了一跳,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马上接话
道,「没……宝贝……听到你的声音我太刺激了……有点受不了了……」。

  「嘻嘻……臭老公……」,婉儿娇笑道,「这样就受不了了……还有爱更刺
激的呢……」,婉儿妩媚一笑,搞的我神魂荡扬,一边的岳母也听的是面红耳赤。

  「……老公……你知道吗……你每次插人家嘴的时候……尤其是特别暴力的
时候……我好满足呀……」,婉儿开始描绘自己的想象世界,「我想躺在沙发上,
把头抬起来,老公把大棒棒对着我的嘴,就像俯卧撑一样,把我的嘴巴当成小穴,
快快的进进出出。」

  听到这席话,我才发现婉儿有点M 的潜质,岳母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
平时乖巧可人的女儿这么会玩,居然有这么多刺激的想法。

  我咽了一口口水,对着电话命令道,「小淫娃……回来好好治治你……现在
……摸着自己的阴蒂……」。「……哦……」,婉儿娇呼一声,「老公……最喜
欢你摸人家哪里了……」,婉儿配合的说道。

  「摸着它……来回的摩擦……就像我平常摸你那样……」,我对着婉儿说道,
然后把岳母拉起来,奋力撕开整个领口,将那对封印依旧的乳瓜解放出来。岳母
在家穿的居家服,没有穿胸衣,巨大的乳瓜随着织物撕裂的声音,一下跳脱出来,
沉甸甸的垂在胸前,葡萄大小的乳头变成会红褐色,在空气中坚挺的翘立着。

  「嗯……唔……」,婉儿在电话那边气若游丝的娇喘到。「不对……不是这
样的声音……手上用力往下按……来回摩擦……」,我对着婉儿说道,对她的呻
吟提出了质疑。岳母的乳瓜已现,我龟头对着岳母的乳瓜,在温软的乳肉上插来
插去。

  岳母立马就领会了我的意思,双手拖住自己的双乳,找到阴茎,然后用自己
宏伟的乳沟,夹住了我的阴茎。软面而巨大的乳肉,完美的包裹着我的阳物,阳
物竖着立起来,左右两侧都是滑腻的乳肉,从阴茎的根部到龟头的股沟处,整条
阴茎都包裹在里面,龟头在乳肉的挤压中若隐若现。

  这种包裹的程度的是婉儿做不到的,婉儿的胸虽然也不小,但有一定的硬度,
这造成了优美的形状,但却没有这个软度。蓁蓁的胸型小巧的乳鸽,我们在一起
这么多年,乳交很少,蓁蓁胸部不大,再加上本身比较瘦,乳交只能感受到骨感。
我和婉儿也乳交过,婉儿是那种坚挺的挤压感,岳母是那种有容乃大的包容感,
感觉整个阴茎都沉溺在她那种滑腻白皙之中。

  「啊…………嗯…………」,婉儿调整了手势,「……老公……是这个声音
吗……」,婉儿的嗓音一下有娇媚变得凄厉,高音尖利而略带震颤,让我有了身
临其境的真实感。

  「……对……再用点力……再快点……」,我一边催促婉儿,一边催促岳母。
我的阴茎沦陷在岳母肥美的双乳中,岳母腰部和手掌用力,一边上下耸动着身子,
带动胸部有一起动,一边用手掌挤压着乳肉,刺激着我的阴茎。

  乳肉滑嫩细致,全面的包裹着我的阴茎,随着身体的耸动,全方位的,摩擦
着整条阴茎。岳母手掌用力,指间的压力通过乳肉的传递,就像厚实的海面一样,
感觉这个乳房都在用力,阴茎四处都在受力。

  「嗯…………啊…………老公…………奥…………」,我的耳边是婉儿兴奋
的浪叫,我的胯下是岳母激烈的乳交,我的整条阴茎都被这对巨大的乳瓜所吞噬,
在乳沟的缝隙中,我隐约能看到自己的马眼,是不是的涌出一丝体液,随后被巨
大的白浪所覆盖,随着乳肉的摇晃传递到全身。

  「……老公……进来吧……我受不了了……」,婉儿的声音急切而焦躁,
「全湿了……小裤裤都湿透了……床单上好多水迹……」,听着婉儿的话,我想
到了昨天和师母的翻云覆雨,她们可都是水多的女人呀,为了不让婉儿赔偿床单,
我决定进入最后环节。

  「……插进去……婉儿……把手指插进去……」,我对着婉儿低沉的说道,
「像小狗一样趴在床上,然后用手插自己……」,我把动作都给婉儿规定好了。
岳母此时已经有些神游,在女儿淫液浪叫和我阳具的双重刺激下,岳母此刻有些
痴迷,在我半推半就下,岳母也拍好了姿势,时刻准备着。

  岳母此刻双手趴在厨房的洗菜池子边上,腰部低沉,画出一个完美的弧线,
腿上的短裤已经推到了脚腕上,已经泥泞不堪的小内裤挂在腿弯处,悬立在空中。
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随着粗重的呼吸起伏着,完美的腰线之下,丰盈的胯骨是不是
的扭动两下,白嫩的美臀俏生生的撅起,已经湿润的桃花口正在紧张的等待着。

  「……老公……我趴好了……要进去了……」,婉儿向我汇报着自己的情况。
「两个手指……婉儿……用两个手指……」,我嘱咐着婉儿,让她也能享受到那
种充盈。我把自己的内裤全部脱下,揉成一团,想也没想的就放到了岳母的面前,
岳母心领神会,一言不发,把内裤掉在口中,来阻挡高潮来临是的的狂乱。

  「…………啊…………」,婉儿凄厉的呻吟着,「……老公……好大……好
想让你的棒棒进来呀……」,婉儿一边呻吟,一边喃昵着,口中淫语不断,「里
面……里面好热……好多水呀……黏黏的……啊…………」。

  不再需要前戏了,不管是疲惫的我,还是面对纲常伦理还存在一丝理智的岳
母,滑腻湿润的小穴早已张开,巨龙高昂头颅,往里面冲过去。大阴唇多水滑嫩,
小阴唇窄小温热,长时间的刺激,岳母的子宫口已经靠前,很轻易的就被我触碰
到了。

  「唔…………唔…………」,岳母紧紧的咬着内裤,生怕被自己的女儿听到,
我却没没这种估计,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紧抓住岳母的胯骨,用力的往里冲刺,
一遍一遍的锤击着岳母较小的花心。

  「……哦……爽呀……婉儿……我也感受到了……里面……又热又黏……」,
我对着婉儿形容这岳母花心的感觉。「……啊……老公……用力呀……往里面去
……」,婉儿似乎也已到高潮,拼命的浪叫着,震撼着我的耳朵。

  「唔唔唔…………唔…………」,我的内裤在岳母的口中,她为了不发出声
音,将内裤紧紧咬住,这条内裤我不记得穿了多久,而且昨天晚上才和师母大战
过,我想那上面除了我的体液,或许还沾染了一些师母的淫荡味道,岳母似乎并
不在意,身子往后推倒着。

  我的胯骨和岳母的屁股猛烈的撞击着,啪啪的声响在狭小的厨房里回荡着,
岳母的身子被我撞击的左摇右晃,她紧紧的抓住水槽,尽量保持平衡,水槽里面
的水也一前一后的掀起波浪。

  「老公…………啊…………老……公……要去了…………」,婉儿奋力大叫,
把她即将要高潮的讯号释放给我。我的手从岳母的腿后面绕后去,感想扣在岳母
的美臀上,我大喊一声,疯狂的冲刺,强烈的刺激感让岳母发狂,一下吐掉了口
中的内裤,大声的浪叫这。

  「啊……啊…………噢……噢…………」,双重的呻吟声在我耳边响起,一
边是电话那头婉儿的淫声,一边是岳母眼前的浪叫,两种声音节奏相似,语调相
同,别样的双飞刺激着我的听觉。

  我的从喉咙里低吼着,岳母从嗓子里尖叫着,婉儿的浪叫从电话那头传来,
几乎是同步的,我灼热的精液喷涌而出,灼烧着岳母的子宫,婉儿在双指的刺激
下也步入高潮,在失神状态下的婉儿并没有注意到岳母的呻吟。

  「……老公……好爽……」,婉儿急促的喘息着,「宝贝……我好爱你……」,
我一边对婉儿说,一边对岳母说,我捧起岳母的脸,在她潮红未退的脸颊上轻吻
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