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9-30
作者:森破小子
字数:105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陌少峰心想,这个年轻人若是知道了自己的一点内幕,跟自己勒索钱财,那
大可查他一查,通过一些隐秘手段把他给办了,但是这个家伙图的不像是钱财,
因为他强调了是「上头找你正式谈话」,那么他就可能真的只是一个代表,至于
代表着什么,陌少峰不敢去猜想。

  又想了这几秒,张漠已经走出十步之远,张漠心中这个时候也暗暗着急,他
感觉到了自己身后陌少峰的目光正深深的打量着自己,似有杀机,但是他的步子
依旧坚定,每一步跨出的长短、力度都一模一样,好似真的是来度假,闲庭信步
一般。

  陌少峰终于沉不住气,在妻子耳边耳语了两句,让她在大厅等着,自己快步
跟了上去。

  张漠一听后面的脚步声一响,便知道大鱼已经上钩,不由得微微一笑。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度假酒店的侧面,这个位置距离门口挺远,离游泳池也远,
四下里见不到半个人,自然是谈话的好去处。

  张漠转过身来,陌少峰眯着眼睛看他,心中显然还是非常怀疑。

  张漠从怀中掏出烟来,也不让陌少峰,点了一根说道:「2005年4月1
9日晚9点,陌少峰时任苏城市警局副局长,官至副处长,行贿时任GZ市市长
潘刚,行贿金额十分巨大,据报告清算应有五百万之巨,2007年9月3日下
午三点,陌少峰时任苏城市警局局长,官至正处,受贿时任苏城警局刑侦大队长
康兴,受贿金额十分巨大,据报告清算应有四百万之巨,2007年9月8日晚
八点,陌少峰时任苏城市警局局长,受贿天星公司总裁李中正,受贿金额十分巨
大,据报告清算…应有千万以上,陌秘书长,我说的数据可有不准确的地方?」

  张漠问的很有水平,他没有问你是否承认,而是问数据是否有不准确的地方,
就是在表明他对陌少峰受贿行贿的事实非常笃定。

  陌少峰额头有冷汗流下来,他妻子离开他身边之后,气势徒然矮了一大截,
浑身官威也消失不见,他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说道:「没有不准确的地方。」

  张漠点了点头,这时才抽出一根烟来递给陌少峰,陌少峰接过来,却不敢让
张漠给他点,而是自己掏出火机点燃了香烟。

  张漠知道陌少峰在心惊胆战的等他下文,便说道:「陌秘书长,你能够承认
自然是最好不过,不过你不必特别担心,上头现在还没有动你的意思,毕竟你的
大宗行贿受贿行为就只有这三个,比你能贪的多了去了,而且还是陈年旧事。我
今天来找你的目的有两个,第一个,就是跟你知会一声上头给你的一些通知,以
及现在反腐倡廉的一些具体局势,第二点,是关于你家庭的一些事情,这里不是
说话的地方,陌秘书长,咱们去你的房间聊吧。」

  陌少峰点了点头,走在头里,张漠跟在后面,两人神色恢复如初,似乎什么
都没有谈过。

  两人回到大厅之中,陌夫人站起身来,陌少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我跟他有点事情要谈,你先去SPA做个水疗,办完事情电话联系。」

  这时张漠才有时间细致大量一番这位陌夫人,只见她一身简单的连衣礼服,
上面没有什么显眼牌子,想来不是名贵服装,一身简朴但是却很有气质,身体前
凸后翘,很是有熟妇风韵,脸是比较圆的那种,但是在大波浪头型的衬托下却显
得年轻不少,显然是有专门的造型师给细心设计过,一双丹凤眼略微透露出一点
忧郁的神色,略施粉黛的脸上几乎没有皱纹,只有眼角稍微有那么一点鱼尾纹,
可见她保养的非常之好。陌夫人似乎还想说点什么,陌少峰轻轻摇了摇头,然后
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张漠跟在后面对陌夫人微微一笑,上了电梯。

  陌少峰按得楼侧是十层,距离十一层顶层也就一层之差,他这个级别的大官,
在这种度假酒店中也算得上是万人之上了,住个十层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电梯门一开,张漠顿时就感觉到了这里的气场就跟下面陆家伟那层的气场完
全不一样,格调、装饰、装修全都上了好几层,两人刷卡进房,张漠也不客气,
直接坐在了主坐上,陌少峰则坐在了客人的位置,这种专门供给官员使用的房间,
座位的摆放都是有讲究的,那个位置是首座一看就能看出来。

  「陌秘书长,咱们先谈第一件事,组织最近反贪力度一天强过一天,这个你
是清楚的,大会之后,更是对不加收敛的那些贪腐分子予以重度打击,双规算是
小的,近几年来判了多少个无期了?他们是应该的,一号在会上这么强调这一块
儿,他们还敢贪腐,自然要办,还要严办,陌秘书长会后表现良好,所以不在被
办的名单之中。」

  陌少峰擦了擦额头的汗,轻轻舒了一口气,说道:「组织明察。」

  张漠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是,陌秘书长在几年前的几宗大动作,组织
里面早就知道,并且给你记录在案,这个时候,我就要提一下现在我们的反贪组
织了。」

  「愿闻其详。」

  「我们小组里面,现在分为鹰派和鸽派两个派别,我们反贪小组的一号不是
任何派系的,他现在不怎么管小事情,他的注意力在部级甚至是国级的那些大老
虎身上,权限下放的比较多,面对下面的这些小事情,鹰派主张严办,只要有案
底的官员,会后都要翻他一翻,办他一办,你想前几天刚刚处理的某省经济规划
局局长,就是翻了旧案才撸下来的,鸽派跟鹰派不一样,会后还在胆大妄为,毫
不收敛的,鸽派是要严格办理的,但是会前的那些老底,鸽派却不想硬揭,因为
这老底一旦一一揭下来,不知道多少官员要落马,恐怕要动了社会的根基。」

  陌少峰眼中闪现出了希望的光芒,他颤声问道:「您是说…您是鸽派的?」

  张漠笑了笑,说道:「我若是鹰派,你的案底落在我手里,现在就不是我跟
你谈了,而是在省部的DIS(纪委监察部)在谈了。」

  陌少峰赶紧继续问道:「那…关于我的处理?」

  张漠说道:「你的档案既然在我手里,我自然不会贸然检举你,更不会公诉
你,我来这里就是给你提个醒,现在是会后的要紧时间,万万可不能在有动作,
你一旦再有动作,鸽派也要严加处理,新账旧账一起清算之下,定要你下半生在
监狱中度过,你听明白了?」

  陌少峰赶紧保证,说自己忠于组织,以后必定严于律己,清廉为官。

  张漠点了点头,抽了口烟继续说道:「第二个问题,你的家庭问题,最近你
女儿有危险,你可知道?」

  「什么?!」陌少峰才刚放下心来,一听跟自己宝贝独女有关,心一下子又
提了起来。

  「这个情报是绝密情报,我在彻查你的最近行为的时候查到了一些额外的信
息,有消息证明,近期有个官二代将对你女儿陌晓茹采取行动,具体是怎么计划
的,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这个官二代一定意图不轨,这个官二代名叫程宇
豪,他的父亲叫做程艳君,苏城市环境局的副处长,说起来也巧,这个程艳君前
一段时间跟一宗杀人案有关,这件事是被秘密调查过的,但是最终因为证据不足,
起诉计划胎死腹中,所以这次我的领导打算顺势而为,反制程宇豪邪恶计划的同
时,进而名正言顺的重新启动对程艳君的调查计划,我们不需要你做多余的行为,
你的女儿需要照常上班,一切由我来主导,我要你给李莲打个招呼,让他暂时听
我的安排,在程宇豪采取行动的时候直接逮捕,人赃并获的同时,还能打击苏城
当地的一个黑社会组织,最后也给我们动手程艳君提供一个契机。」

  陌少峰大脑中仔细考量了一下,问道:「您…您这属于行政干涉警队执法权
…而且,这样做的话我女儿岂不是很危险?」

  张漠把烟头按进烟灰缸里面,看着陌少峰几秒钟,神色严肃的开口说道:
「干涉执法权?你当警局局长这么多年,上头直接给你下命令的次数还少?」

  陌少峰张口结舌。

  张漠眼神坚定的说道:「这件事关乎到你女儿的性命,也关乎到小组的行动,
至于你女儿的安全,我会全程跟在她身边,她的安全绝对有保障,你听着,事成
对你我都有好处,你的那些陈年旧案能不能彻底隐匿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就看你
这次的表现了。我先走一步,稍后跟你联系,告知你行动的一些具体细节。」

  陌少峰点了点头,他眼神空洞,一瞬间似乎老了很多。

  张漠走后,陌少峰低着头独自在房间里面坐了一会儿,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再联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没有漏出这种惊慌无措的态势,实在是丑陋至极,不禁
大发脾气,在客厅里面大骂几声,发泄了一下情绪,他然后便穿好外套,拨通了
自己老婆的电话,两个人约定在自助餐厅会面。

  毕竟是副厅级别的人物,陌少峰跟陌夫人走出度假酒店的时候神色跟来时毫
无二致,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张漠这时却没着急回去找陆家伟,而是在酒店四周四处溜达了一番,顺便要
来陆家伟的车开了两把,还在手机上记录着一些信息,不久之后,便一起和陆家
伟以及两个女人离开了度假酒店。

  陌少锋当晚回到家之后连饭都没心情吃,七点半,就直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中,陌少锋考虑良久,最终决定亲自动手查一查张漠的底细,他担心这个张漠是
个招摇撞骗的骗子,因为他从没有听说过什么纪委小组里面还分了派别,也不相
信纪委的人为了要查一个副处长,还需要使用这种诱饵计划,而且还是拿他的女
儿做诱饵,他堂堂市委秘书长,如果被人给骗了那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但是话又
说回来,如果张漠是个骗子,他怎么可能得到自己贪污的具体时间以及贪污数目
的?况且这个酒店绝对不是骗子能进的来的地方,首先一定要有证明相应官职的
证件才能进的来,要不然就是其他官员带进来的随从,那么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陌少峰想到此处,便下定决心要查他一查,他肯定不敢让属下去查,因为万
一走漏了风声他岂不是要彻底完蛋,于是便通过一些隐秘渠道开始暗自排查,却
没想到稍微一查,就查到了张漠的全部信息。

  张漠的个人信息到手的如此简单,反而让陌少锋心中打鼓,如果说他在查询
张漠信息的时候受到了重重阻挠,就算查到了信息也是残缺不全的,那么这个张
漠可能来头很大,但是他却如此容易就得到了信息,不得不让陌少锋心中生疑。

  陌少锋一看这张漠的简历,便倒吸一口冷气。

  从小父母双亡,入住孤儿院,在孤儿院生活了十二年,最近才刚刚步入社会,
最让他惊讶的是,步入社会后没几天,紫禁区一纸调令,从国家人事到苏城警局,
上上下下盖了十多个公章,入职苏城警局监察科,这两份文件未免差距太大,一
份就是一个无名孤儿的简历,在他眼中像是一只蚂蚁,另一份却让他摇身一变,
成为了钦差大臣,这两份文件必有一份是假的,而调令绝不可能作假,陌少锋眯
起眼睛,暗暗想到:「怪不得这个容易就查到了他的个人资料,原来这些资料全
都是假的,看来这个人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钦差啊!」

  就算他这种级别的人物,如果想在自己的个人资料上动手脚,也是绝不可能
的,所以陌少峰断定张漠来头一定很大,以至于国家人事部都要帮他伪造个人简
历。

  想到这里,陌少锋已经完全相信了张漠的话,他不得不忧心起来,开始考虑
如何执行张漠给他的命令,再想到他已经接触过自己女儿,又有一阵异样的感觉
在胸口升腾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匿名邮件发到了他的私人邮箱当中。

  当天晚上九点钟,苏城市公安局局长李莲接到省公安厅电话,领导直言责备
他「态度不正」「工作松懈」,李莲被说的满头问号,却只能低头认错,最后时
刻,领导才跟他吐露了能够供他领悟玩味的话:「你有一位叫做张漠的下属,最
近工作积极,掌握了一宗大案的关键线索,李莲局长,你要积极听取他的建议,
找他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对你的工作将会有极大帮助。」

  李莲听的云里雾里,也只能先行答应下来,挂掉电话之后,就开始琢磨领导
说给他的那些话了,「积极听取他的建议」是什么意思?这个说的很委婉,能品
味出来的意思有不少,张漠的身份很耐人寻味,至少他是官二代是一定的了,听
取他的建议是不是代表着他现在正扮演着他背后家族势力的代言人?如果真的如
此,恐怕不是听取建议了,而是张漠说什么,我就得干什么,「对你的工作有极
大帮助」,又是什么意思?

  李莲城府极深,长久以来对官场领导地潜台词悟性极高,否则也不会如此年
轻就官至正处,李莲前后计较一番,就知道责备自己工作态度松懈是假,最后一
句关于张漠的那些话才是真,而且这件事做成之后,说不定还有不少好处拿,那
一句「对你的工作有极大帮助」就很可能有这层意思在里面,李莲点上根烟,联
想到近半年动荡的官场,在心中说道:「我李莲为官从警十余载,还是第一次遇
见这种要听手下一个小督查命令的情景,难道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

  第二天张漠在秘密基地醒来,一看已经将近九点,上午的班便不想去了,而
且还有件事,就是去驾校领了自己买来的驾驶证,他在度假村的时候就有意借了
陆家伟的车练了练手,开车这种东西其实不需要太多训练,中国最早一批开车的
人也都是刚刚摸上车把就上路了,哪有训练这一说?张漠领了驾驶证之后,立刻
就去把挂了临时车牌的帕萨特提了出来,有了自己的车,张漠就不用一直坐出租
车了。

  车内的布置比较简单,仪表盘右侧上方张漠特意按了两个放手机的插槽,离
他近一点的自然就是用来安放搭在了微信性爱系统的手机了,他坐在主驾驶座上,
用比较慢的速度把车开到了苏城警局的宿舍楼下,张漠开车悟性不错,手脚协调
性也很好,加上车也是自动挡,开起来也没出现什么问题,只要第一次上路没有
手忙脚乱,那以后也都基本上没了问题。

  张漠一到楼下便打电话给晨月海,干妈有这几天不像以前能跟自己朝夕相处,
一听到张漠的电话便高兴的奔下楼来,下了楼却看到张漠居然是开着车的,当下
心中不但没有高兴和兴奋,反而再次担忧起来,当警察绝无可能来钱如此之快,
加上前几天程宇豪带着黑社会找上家门,还有自己在孤儿院越发受孤儿院院长钟
健的胁迫,越想越觉得心中酸苦,竟然站在车跟前哭了起来,张漠吓了一跳,还
以为她在孤儿院受了什么委屈,赶紧从车上下来。

  这个时间却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张漠不顾周围人的视线,直接把晨月海抱在
怀里,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一个劲的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晨月海边哭边说:

  「这车一定是你的新车了,你离开孤儿院不到一个月,车子房子官职一样样
全都有了,还用得上我吗?」难过之下,晨月海说出口的不是「还用得上妈吗?」
而是「还用得上我吗?」,可见她心下确实焦虑异常,情急之下便越发的担忧起
来,当下情绪爆发,更是越说越难过。

  张漠还以为是这几天冷落了她,忙道:「妈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车子房子官
职都是身外之物,你才是我的心头肉,没你我怎么活?」

  晨月海心情稍缓,将头伏在张漠胸前说道:「我是你妈,也是你的女人,不
论穷苦我都愿意跟着你,但是我生怕你干了违法的事情,万一你出了事情,我们
就连穷苦日子都过不得了。」

  张漠终于明白,晨月海始终不知道他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这终究会成为
两人之间难以解开的心结,说白了就是晨月海觉得张漠不信任自己,不愿意跟自
己坦诚相告,张漠倒是想跟晨月海坦诚相告,但是微信性爱系统、神、性爱任务
这些东西怎么能说的出口?

  不过现在张漠已经确定了自己未来的社会地位,他即将有一个全新的身份来
让晨月海安心,这个身份不仅仅能解决两人之间的矛盾,还会让苏城市的贪官们
闻风丧胆。

  「你先上车,咱们先去我的秘密基地,到了之后你便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
但是我要你跟我保证,关于今天晚上我跟你提及的话题,你决计不能跟别人提起,
再亲再信任的人也不行,你能答应我吗?」

  晨月海连连点头,脸色也好了很多,她知道张漠接下来就要吐露一些至关重
要的秘密给她,不禁有点兴奋。

  晨月海坐在副驾驶上,张漠慢慢悠悠的把车开回了国际城,进去之前,张漠
还故意把车停在国际城小区门口外一百米处,在性爱系统上确定了周围没有什么
威胁着自己,或者监控着自己的人,才放心带了晨月海进去。

  张漠已经在他租借的这个房子中生活了一个月之久,房屋里面的生活气息本
就很浓重,加上张漠上班和「做任务」每天都异常繁忙,家里面也顾不得太多收
拾,脏衣服堆在厕所中,厨房里面还有没来得及扔出去的两大包垃圾,整个房子
居然像住了大半年一样。

  晨月海一进来就彻底惊呆,她怎么可能想到张漠竟然另有别处居住,而且是
这样一个宽敞的大房子,还没来得及细细参观,张漠便把她拉到了自己的卧室之
中,而其中的景象,更是让她惊讶的无以复加。

  张漠的卧室四周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贴着各种各样的纸条,还有很多人的
照片,晨月海细细一看,原来每一张照片都是本省官员的正面免冠照,下面的纸
条则是大量的行贿受贿记录,晨月海一路看下来,那是越发的惊讶,她是在孤儿
院上班的,跟周围的一些同事娘们儿闲来无事之时就喜欢谈论一些捕风捉影的传
闻,这些官员贪污的小道消息也经常过她们的嘴耳,如今细看下来,竟然有不少
是自己曾经听说过的一些受贿官员的相关事迹!

  这些纸条和照片,是昨天晚上张漠回家之后连夜整理出来的,信息自然是他
在酒店里面获得的了,因为离开酒店之后,这些官员们的贪污信息就会从「附近
的人」之中消失,因此张漠非常用心的把它们都记录了下来,然后连夜在自己卧
室整理了出来。

  张漠不待晨月海看完,便拉着她的手坐在了床上,握着她的手说道:「妈,
这些年来我一直瞒着你,我其实是组织上头暗中培养的反贪污特派员,我的任务
是暗中调查苏城市加上周边城市官员的贪腐信息,手头上拥有生杀大权,你看周
围这些信息,全都是组织上头已经掌握了的东西,哪些官儿做了哪些事情,都是
这几年来暗中调查的结果。」

  晨月海大脑早就在一连串的冲击之下当机,哪还说得出话来?

  「这些钱,这辆车,包括这个房子,是组织上给的活动资金,因为想要调查
哪些官员,就必须出入高档会所,我的督查身份也是组织临时派发给我的,你看,
这是我的警官证和督察证,至于我为什么这十几年来一直生活在孤儿院,这是组
织上为了隐瞒我的身份,派我去孤儿院体验人世疾苦所做的必要之举,等我从孤
儿院出山之时,就是为组织彻查贪腐之日!」

  晨月海消化了好一会儿张漠的话,颤声问道:「我怎的跟在做梦一般,你的
话我能信个几成?」

  张漠微笑着伸手抚摸了一下晨月海的头发,说道:「你可以一成不信,但是
几天之后,咱们苏城市的几条大鱼就要落网,到时候你儿子会是行动的主导人物,
你就算不信那也不可能了。」张漠说完,顺手一指墙上的一张照片,竟然是孤儿
院院长钟健!

  晨月海心下更加震惊,走到旁边一看,钟健的贪腐经历实在令人惊叹,虽然
每次贪的不多,但是每年招收孤儿的时候,总能从国家下放的孤儿养育基金中贪
的一些,还有一笔数额巨大的,竟然是张漠父亲的工伤保险费,有五十余万人民
币!

  晨月海回过头来,张漠已经站在她的身前,长久以来的心结终于解开,她做
好了心理准备,准备接受张漠正在干违法犯罪买卖的事实,但是却完全没想到他
竟然是国家反贪组织的特派员,放心之余还有了教育抚养张漠的成就感,怎能不
欣喜若狂?

  两人当即吻在一起,张漠双手熟练的攀上她的胸前,晨月海的温软小手从张
漠的上身慢慢往下抚摸,一直摸到他的裤裆之处,然后手便拿不开了,晨月海也
不知怎地,最近的性欲好像一天比一天来的强烈,在警局女职工宿舍的时候,她
可不止一次自慰过。

  两人耳鬓厮磨之间,已经互相给对方脱下了衣服,母子二人又一次赤裸相见,
张漠的手往下一抹,发现晨月海的阴道口早已经溢出了大量淫水浪汁,不禁暗暗
惊讶,心想她怎么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

  晨月海脸微微一红,偏过头不敢看张漠略带玩味的眼神,直接蹲下来吃起张
漠的大鸡吧来,这阴茎几天不见,晨月海突然觉得好像又长大不少,她心想道:
「几天不见,我居然想他的大鸡吧想到这种程度,连尺寸都念念不忘,我真是个
荡妇。」

  张漠站在床前,轻轻撩开晨月海不断晃动的刘海,好清楚的看到她吞吐自己
阴茎的具体样子,晨月海动作越来越快,性感的嘴唇紧紧贴着张漠的阴茎前后运
动,张漠的阴茎越来越硬,晨月海张嘴吐出来的时候,阴茎已经高高翘起,龟头
上满是亮晶晶的唾液。

  晨月海躺在床上分开大腿,微笑着对张漠伸出怀抱,说道:「来吧,宝贝。」

  张漠轻轻伏在晨月海身上,龟头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玉门的入口之处,只是
顶在阴唇中间,张漠就感觉小穴口滑腻异常,轻轻一挺腰,便把阴茎插入到了晨
月海的体内。

  晨月海和张漠两人顿时轻声呻吟了起来,好几天没有做爱,两人都对双方的
身体很有需求,张漠第一炮就打算干的激烈一些,先让两人都解解馋再说,想到
这里,张漠便开始大力抽插起来,晨月海突然感觉张漠节奏加快,阴道的麻痒感
顿时更加强烈,不禁大声叫起床来:

  「啊…乖儿子…乖宝宝,要插死老妈了…妈的阴道好爽,儿子的龟头好大,
这样插下去今天非要怀孕不可…」

  张漠奋力挺动这腰部,红彤的龟头在晨月海的阴道软肉上不住摩擦,时而顶
上她的花心之处,张漠往下看了一眼,两个人的阴毛都不是很旺盛,但是每次一
插到底,阴毛也能相接,阴囊便啪的一声打在晨月海的下阴唇处。

  插了大概百十余下,张漠还处于兴奋期,晨月海就已经先来了高潮,这一次
高潮是实实在在的阴道高潮,子宫口溢出的大量阴精瞬间再次湿润了阴道,张漠
停都不停,手指按上晨月海的阴蒂开始慢慢揉捏,腰部持续动着,晨月海一波高
潮余韵还未结束,面对更加凌厉的攻势,只感觉自己前一段时间的寂寞与空虚得
到了前所未有的填补,她动情的把张漠的头按在自己胸口,让张漠吮吸她的乳头。

  两人依旧很是默契,张漠的阴茎越发坚硬,呼吸也粗重起来,晨月海知道他
要射精了,便伸开两条大腿攀上他的腰部,防止他动作过大把阴茎抽出自己的阴
道,两人互相亲吻着,张漠猛的一挺腰,龟头顶在了晨月海的子宫口处,大量的
精液激射而出,晨月海也来了高潮,她用心感受着张漠阴茎的脉动,想象着他的
龟头往自己子宫中射精的画面,不禁感觉幸福万分。

  两人做了一次之后自然是不解馋的,两人跑到浴室又缠绵了一番,这次张漠
想入晨月海的后门,可惜家中没有润滑液,晨月海虽然撅起屁股让张漠试一试,
但是张漠怜惜自己老妈,没有润滑液怕伤了她的小菊门,便没有插入,张漠在浴
室里面把晨月海又一次干出两次高潮之后,便坐在浴池边上,让她用自己丰满的
乳房乳交了一阵子,然后把精液尽数射进了晨月海的嘴中,晨月海被射了满满一
嘴,她微笑着张开嘴让张漠看她嘴中的精液,然后一仰脖子就全都喝了下去,还
舔舔嘴唇表示意犹未尽。

  做过洗完之后,已是中午时分,两人便躺在床上赤裸相拥,说了许多温存的
话。

  「妈,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

  晨月海笑着说道:「妈妈问你,厕所里面那条蕾丝内裤是谁的?」

  张漠一惊,暗想是前几天沈佳来这里找他,做爱之后留下的纪念品,张漠脸
色不变,掩饰道:「哪有什么蕾丝内裤,妈你一准是看错了。」

  晨月海道:「还装,要不要妈亲自拿来给你辨认?」边说便作势要起身。

  张漠赶紧把她抱住,却着急想不出合理的说辞。

  晨月海轻轻抚摸着张漠的头发,说道:「妈没有怪你,你这个年纪找女朋友
是在正常不过了,妈不能陪你一辈子,反而支持你现在跟别的年轻女孩儿交往,
只是…只是别忘了妈就行,我这里永远是你的避风港。」

  张漠很是感动,两人再次拥吻在一起。

  「所以说,妈不住这里了,我还是去住那个职工宿舍,你也能安心在外面工
作,这间房子你带你的女朋友来也方便一些。」

  张漠也没什么好说辞留她下来,只是口头应允了,心里面却想着怎样让沈佳
能和晨月海好好相处。

  下午把晨月海送回职工宿舍,张漠来上班。

  张漠上午没有来上班,李莲还想赶紧跟他谈一谈了解一下情况,却白等一上
午,下午时分,张漠报道,李莲自知这是一件关乎自己仕途的大事,便赶紧亲自
去找他。

  张漠这时候正坐在自己电脑前,李莲推开监察科的门,往里面一看,正好跟
张漠看了个对眼,张漠知道是来找他的,起身就往外走,陆家伟等一帮人还以为
李莲有什么重大指示,刚刚站起身来想说两句迎接领导的话,李莲跟张漠就一前
一后走出了监察科的门。

  「这什么情况?」陆家伟整个人楞了一下。

  张漠和李莲两人没怎么交流,李莲也没问他上午怎么没来上班,两人很是默
契的走到李莲的办公室里,李莲指了指自己的秘书小李,又指了指门,小李便走
了出去,顺道带上了局长办公室大门。

  「喝点什么?」李莲站在柜子跟前,笑着问道。

  张漠摆了摆手,说道:「不忙着喝,麻烦李莲局长召集一下众位副科级以上
的干部,就说下午四点钟开一个会议,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宣布,请大家务
必要到场,来不了的要做记录。」

  李莲倍感诧异,心想这个张漠居然丝毫不跟自己客气,上来就发号施令了,
不过这也省的自己揣度他的心思,只要按照他的指示照办,应该就出不了大问题。

  「好的,我肯定给他们通知到位,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张漠微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拉开大门便走了出去。

  李莲把秘书小李唤了进来,说道:「下午四点开会,副科以上全都通知一下,
来不了的你统计一下。」

  小李当下应了,然后便开始一一给各个科室和各个分队打电话做通知。

  下午两点半,整个警局有了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李莲
局长突然下令召开紧急会议,具体是什么样的会议却没有通知,很多人心中惴惴
不安,心想不会是发生什么大事情了吧?

  下午四点钟不到,张漠抱着一堆文件夹率先走到了苏城警局的大会议室中,
过了一小会儿,局长秘书小李走进门来,开始在桌子上摆放上领导姓名名牌,以
及矿泉水,还把自己的会议记录本放在了自己常坐的地方,他干完自己的事情,
看到张漠还在房间里面,便提醒道:「张漠督查,这里马上要开会了,你是来旁
听的?」

  小李把话说得很隐晦,在同事面前直言说副科以上的才能参加会议显得不礼
貌,便委婉的出言提醒一下。

  张漠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是来作报告的。」

  小李哦了一声,想到这家伙刚刚还跟莲局在办公室里谈过话,可能是被莲局
安排了什么工作吧。

  不一会儿,警局大大小小的官员就尽数到场了,什么副局长汪星宇,监察科
的科长陆家伟,人事科的科长张云超,刑侦大队队长金新霁等悉数到场,这帮人
一聚集到一起,都开始互相攀谈起来,纷纷感叹有一段时间没开这种集体会议了,
互相试探之下他们居然没一个人知道这会到底要开的是什么内容,不禁更加暗暗
揣测起来。

  张漠这时候正站在会议室角落的一张桌子面前面壁整理自己的文件夹,并未
有引起这帮领导们的注意。

  不一会儿,局长兼警队书记李莲进场,大家赶紧站起身来,李莲通常都会摆
摆手示意大家坐下开会说话,这次却没有让大家坐,一时间气氛有点紧张,李莲
慢慢走到自己座位前,然后把自己的座位和名牌往旁边移了一下,让出了主坐,
又亲手搬了个椅子放在主座的位子上,自己跟众多下属一同站立在会议桌前等待
了起来。

  参会人员无不大惊失色,知道这次会有一号大人物要来,连李莲这种角色都
赶紧让主位出来,却不知道这个大人物是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