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7-13
作者:木头好人
字数:70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差点玩脱线的CZ偷情之旅之后,我着实的老实了几天,每天按时回家交交
公粮,陪陪娃监督监督学习,也就等夜深人静了才和她偷偷的聊聊天,不是特别
腻味的那种。

  就这样平淡的过了一个礼拜,又到了一个星期一,下着大雨有点阴冷,我主
动请缨送娃去学校,理由很简单,老婆车技不咋滴,雨天有点担心。

  到了学校,正好在校门口遇见娃的班主任在,就随意的和老师聊了聊娃的情
况,表示关心感谢一下。

  说是在和老师聊天,其实眼珠子一直在向四周扫描,心里就期盼着今天她会
不会送儿子来上学呢。

  终於,皇天不负有心人呐,看着她和儿子打着伞走了过来,我适时的和老师
道别,在她的注视中开门上车,临坐进车里的一刹那,我的眼神和她的眼神对视
到了一个轨道上,我即时眨了一下左眼就钻进了车里。

  然后老规矩的开到学校外两条街的路边停车等着,顺便打个电话回公司说外
出谈事情下午再进去。

  漫长的10来分钟后,从后视镜里,,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撑着伞向车
走来,而后我打开了门锁,随即一个带有熟悉香水味的身影打开副驾驶门坐了进
来。

  今天她穿一条白色连衣裙搭配着一条肉色丝袜,外披着一件粉红色的薄纱。

  虽然她不高,但是腿不算短,典型的下身长身材,托着个小巧的手感很棒的
小屁股。

  从她坐进车里,我就故意用色咪咪的眼神盯着她,把她看得有点不自在,用
小粉拳打了我一下,说道:「看什么啊?今天你又想干吗?」

  「想干,当然想,想死我了。」我坏坏的回答了她。

  「讨厌,好好说话。」边说又锤了我一下,还掐了我一下。

  「我是好好说的,真是这样想的。」我立刻一本正经的说道。

  「再这样不理你了,我走了。」说完真的装作要下车的架势去开车门。

  我心里想小样,跟我来这套。但还是连忙拉住她的手臂哄上,「好好好,我
好好的,我错了我道歉别生气了。」

  她重新坐正后,还假装很生气的撅着小嘴,冷冷的问我:「接下来你怎么安
排的?」

  「今天听你的,你来安排吧,上午我是你的,我是认真的不开玩笑。」

  「那我们看电影去吧?」小女人的开心溢於言表,我又一次感觉回到了年轻
时恋爱的美好场景中。

  「去GJBLG看吧。」就在我还在想着去哪里看的时候,她抢先一步说了
出来。我愣了一愣,「看完你上班方便,我自己坐地铁回来就可以了。」她接着
说。

  那一瞬间,我不否认心里面对这个女人涌起了更多的那种爱恋,虽然这在很
多人看来,只是一件非常非常小的事情,但是她是我老婆,老婆的闺蜜之后第三
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女人。我张着嘴唇想说话但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只能拉起她
的左手温柔的亲了手背。

  开着车一路向东,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我用右手拉着她的左手,摩挲着轻
捏着,突然我摸到了她的戒指,她看向了我,赶紧把手抽回,准备把戒指拿下。

  「戴着吧。」我略微转了转头看向她,一如既往的微笑着。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停止了拿戒指的动作,头向右转看向了车窗外的车流。

  我再次握住了她那温暖的小手,和前面握着时有点不同,她开始用力捏住了
我的手,用力的。

  电影是她选的,迪士尼出的3D电影,看电影还得戴眼镜。我去买咖啡和爆
米花,她选位。

  进了放映厅才发现这个厅全是情侣座。想想自从有了娃之后和老婆就丧失了
二人世界的权利,去电影院看电影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落伍了,拖发展后
腿了。

  从电影一开场,我就光顾着吃爆米花了,电影说的是什么我根本不记得。而
后她慢慢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顺势搂住了她,耳旁有热气袭来,我还没来得
及转头,她那小香唇就贴在了我的脸颊上。

  这可不能忍,赶紧扯掉戴着的眼镜用我的大嘴包住了她的小嘴,两条舌头灵
活的纠缠在了一起,品味着各自唾液的味道。

  突然,我想起了,我们的座位不在最后面,前后左右都有人坐着呢。於是赶
紧撤开嘴,探起身前后左右偷望着,看完我乐了,这感情都是来电影院借着看电
影的名头亲嘴的,一对对都在抱着啃呢。

  满足了一丝丝偷窥欲之后我靠回了座椅,第一次从小女人的眼神中看出了对
我的蔑视,大意应该是:大叔,你奥特吧,真以为来电影院看电影啦。虽然有点
尴尬,但是不能摆在脸上,既然大家都是这样坦诚的,我就不用提心吊胆掩掩藏
藏了。

  粗暴的亲上了她,手也顺势摸上了乳房,反复揉搓,可是小罩罩非常非常影
响手感。她的手径直伸向我的裤裆摸了起来。

  激情勃发的时刻,也不是无所不顾的,毕竟是在公共场所,很多文章写到在
电影院里口爆内射的,我不是不相信,而是换成我肯定干不了,虽然非常刺激但
是心里压力也太大了点,反正我是没那本事在这类场所里做爱,估计就算硬起来
也不会坚持很长时间。

  一番温存之后,稍许缓冲一下,於是戴上眼镜重新看起了电影。

  看着看着我又不老实了,手慢慢滑向她的裙子,慢慢撩起来轻轻滑进去,丝
袜的触感很好玩,直到滑到尽头,隔着丝袜和小内内揉了起来,感觉尽头有点湿
湿的,反应敏感的女人真是大爱。

  一边揉一边摘下眼镜看着她,光影中只见她咬紧了嘴唇,开始还能正常的看
电影,后来手移了过来按住我的手,腿越并越拢,嘴唇运动越来越有频率,人也
慢慢从正坐向我这里倾斜,最后竟然张口咬住我的耳垂。

  这下轮到我全身从头顶到脚趾都是一种刺麻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太舒服太难
忘了,就好比大学时第一次被女人用嘴含住小弟弟时的感觉一样。舒服的我一下
子就不动了让她咬住耳垂,也顾不上在裙子里揉搓的手了。

  电影结束,一群假模假式虚伪的人们都起身离开,我也牵着她的手慢慢踱出
去,边走边看着她,看着她走起来不自在,我贴着她耳朵问她是不是湿透了,她
瞪了我一眼用力的掐了我一下。

  送她到地铁口,抱住她在额头上亲了一下,目送她进去,然后去车库拿车上
班,一下午都沉浸在上午的激情时刻重播中,看来以后不能上午,还是下班后更
好。晚上跟她晚安时,她回过来3个烈焰大红唇。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娃的学校要举行毕业典礼了,而且家长们都要配合表
演节目,本来就对这种事情感到厌烦的我更是抵触的。

  所以那2天我一个几乎从来不在班级群里发言的人说了很多话,大致意思就
是我是个没有任何表演能力的人,而且还属於只能起到反作用的人,我倒是不怕
自己出丑,主要是怕影响班级表演拿名次。

  经过我坚持不懈的「努力」,我成功的被老师和骨干家长委员会给「开除」

  了,从上台表演直接降级到在台下举萤光板,挺好,我对这个结果表示非常
的满意。

  倒是晚上被老婆嘲笑了一番,说我好歹在公司开会也是坐第一排的人,连上
个台表演节目都怕的要死要推脱。

  无所谓,我不care,我的目的就是不要上台表演节目,达到了就OK了。

  等老婆和娃都睡了,我照例来到书房,和她聊天,聊东聊西聊天聊海,最后
她问我毕业典礼那天你什么时候到,我说那天我就不上班了,一早送娃去学校后
就先去某个地方办点事,中午再去典礼场所那里。

  她就回了2个字:等我。然后就告晚安下线了。我甚至连追问的话都没来得
及说出口,那时真有点懵圈。

  典礼当天,老婆工作走不开要下午才能过去,所以一早我送娃去学校,然后
开车到老地方等着她,等着那阵香水味又一次的进入车里,我直接问她:「你要
去哪里?我送你过去,然后我去办点事情。」

  「去HS路,今天没我的允许你不许走。」她「霸道」的说。「不相信啊?」

  看到我看她的那种蔑视的眼神,她紧接着补充道。

  我笑了起来,挨了她几下漂漂拳,老老实实的当起了车夫。

  老话说温饱思淫欲,早饭吃得饱饱的就开始要慢满足欲望了。

  某个酒店豪华房的大床上,两个满脑子欲望喷发的人抱在一起上下蠕动。一
番折腾,大汗淋漓,在一声舒爽的吼声后,我喘着粗气趴在她的身上,嘴唇无意
间舔到了白嫩肌肤上的汗水,鹹鹹的还有点香香的。

  压了一会后,我深情的吻了下眼神迷离的她后爬起来随即坐在了床上,摘下
了还挂在小弟弟上的避孕套,下床走向卫生间,边走边把避孕套打了一个结,稍
经处理后扔进了垃圾桶。

  随后打开花洒沖了起来,等我围着浴巾出来重新上了床,搂住了还满身汗盈
盈的她,开始满脸的亲吻她。

  这次我使了点坏,只吻她的脸,其他敏感区域就是不触碰,等我耗费了很多
口水之后,她边撒娇似的吟叫边用手抚触我的胸部,还捏住了我的乳头,就如同
我对她一样。

  别说,这种感觉也是超级棒的,绝对引得我的小弟弟硬邦邦的翘着,把浴巾
给顶了起来。

  随即我拉过她的小手,直接放在顶起的浴巾上面。

  只见她停下了吟叫,没戴眼镜的小眼睛死死的盯住小弟弟,把手移动浴巾下
摆伸了进去。

  慢慢我感觉一团火热在浴巾下捏住了我的坚挺,只是捏住而已。我捧过她的
脸,对着嘴直接吻了上去,吸住了舌头,品味着唾液。

  好一会后,我松开了她的小嘴,把她的头往下身方向压,同时拉开了浴巾把
坚挺的小弟弟露了出来,「亲亲它。」我邪恶的笑说道。

  「不要,髒,噁心。」她略带嫌弃的眼神看着我说。

  「我洗乾净了,乖,亲亲它。」

  「不要,不要。」她极力的拒绝着。

  「听话,宝贝,亲一下,一下就好了。」我开始哄骗着她了。

  「就一下?真的就一下?」她疑惑的问我。

  「一下一下。」我急切的回答。

  她低着头看着我的鸡巴,用手捏着阴茎主体,还特别用力使劲的捏了捏,抬
起头坏笑着对我说:「好硬啊。」

  那感觉真是想让我立即就把小弟弟插进她那湿湿的阴道里去,但是为了小弟
弟进入另一个温暖湿润的仙境必须忍,必须忍。

  「快亲一下。」我说完就在她香香的头发上亲了一下。

  只见她慢慢把头往下移动,撅起小嘴在涨红的龟头上快速的接触了一下就立
刻抬起头,「愤怒」的看着我。

  「不是这样亲的,你这不算啊。」我开始耍赖了。

  「你自己说的就亲一下,不许赖皮。」她也着急的争辩着。

  「不是这样亲的,你要嘴巴张开含进去的。」

  「你这叫亲啊?这叫含。」

  「对对对,含,含一下,我说错了。」

  「不管,你说的是亲,我亲过了,我不听我不听。」

  「我读书少文化程度低,用词不当你就原谅我一次吧,含一下,一下就可以
了好不好?」

  「不要不要不要。」她极力的抗拒着。

  「好了好了,就含一下,宝贝,我先亲一下。」说完我就立刻吻上了她。

  「讨厌。」她推开我不让我吻后说了一句。

  她再次低下头,手捏着挺硬的小弟弟,慢慢张开樱桃小嘴,对着龟头套了进
去。

  看着龟头一点点消失在小嘴里,我异常兴奋,这次龟头终於进入了又一个温
暖湿润的空间,感觉被宠爱的呵护着一般舒服。突然龟头被一个物体给撩拨了一
下,是她的舌头。只不过这个撩拨是一瞬间的,美妙的呵护感觉立刻就消失了。

  她再次的抬起头,不同的是眼眶里貌似有点湿,那一瞬间,我不假思索的拉
过她吻上了她的唇,深情的吻了起来,同样她也是激情的回应着我的热吻。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感觉过了非常漫长的过程后,两个人的嘴唇终於分开
了。她眼眶里仍旧有点眼泪的痕迹,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我觉得有点心痛的意思,
於是紧紧的抱紧她。

  她依偎在我怀里淡淡的说了句让我非常感动的话:「我老公都没这样过,你
却得到了。」

  听完我更加紧紧的抱住她,吻着她那香香的头发。又过了许久,大概感觉她
心情已经平复了后,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宝贝,帮我撸撸好伐?」

  听完,她直起了身体,用她那炽热的小手握住了我略有点软绵的小弟弟,先
是握着捏了捏,而后就是上下撸动着,撸着撸着,突然紧紧的捏住阴茎还用大拇
指狠狠的在马眼上按了一下。

  正在享受被情人辅助手淫的我完全没有一点思想准备,那一捏一按是真疼,
疼的我竟然叫了一下,条件反射的躬了一下身体。等我看向她,只见她在那哈哈
大笑,笑的那一对乳房不停的颤抖着,抖的很好看。

  「你干什么啊?」我问道。

  「疼死活该,让你叫我含那个的。」

  「真是恶毒妇人心,一点都不懂得爱惜宝贵的东西,很容易坏的懂伐?。」

  「坏了才好呢,省得老是欺负我。」她「恶狠狠」的回答。

  话虽这么说,但是捏着我小弟弟的手却又开始工作起来了。我靠躺在床上,
两只手放在头后面,看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坐在身边用手握着我的小弟弟不停
的上下撸动,看着在她手里随着撸动不断露出的龟头,看着她因为撸动而不停抖
动的双乳,看着她认真看着我小弟弟的小眼睛,看着她不断紧咬着的诱人嘴唇。

  我感觉到了无比放松的舒爽,真想就这样睡着,这样子的睡着,和她一起这
样子的睡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弟弟的酥麻感越来越强烈,射精的冲动愈来愈强烈,强
忍着的同时我看着「努力」工作中的她,一个坏点子就这么闪现在大脑中。於是,
伴随着越走越近的开炮时刻,我叫了声她:「宝贝,停,停一下,我的龟头好痛。」

  听到我说的,她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捏着阴茎低着头仔仔细细的看着正
对着她张开流淌着前列腺液的马眼,真的看得很仔细。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的开
心没法表达,坚挺的小弟弟也仿似懂得我心事一样,毫无徵兆的从马眼里沖出一
股乳白色的液体,犹如出膛炮弹似的向着她低着的头部射了过去。

  「啊。」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尖叫,她为了躲避发射速度极快的液弹向旁边倒
了下去,就一直趴在床上没有动。

  一下一下射了4次之后,我才从舒爽的自我体验梦境中回到现实来,赶紧爬
向趴着的她,抱起她的肩膀往我怀里拉,这一瞬间我才发现她哭了。

  我这时感觉到了一丝的惭愧,一丝的自责,我把我的小情人给弄哭了,这样
想的,我就又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用手在她头发上温柔的抚摸着。

  她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哭了一小会后,直起身子用手挡着眼睛坐着。这时我
才看清刚才发射的液弹第一时间内是直接打到她脸上的,因为我看到她脸颊上有
乳白色的黏稠物附着着。

  我慢慢的把她遮住眼睛的手拿了下来,看到她因为哭而红通通的眼睛,看到
直接「命中」她脸上的液弹,那一刻我心中不是兴奋,而是一丝的自责和心疼。

  下床拿了纸巾后回到床上帮她擦去「弹痕」,边擦边内疚的对着她说道:
「宝贝,对不起,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我恨你。」她哭之后第一次回应我。

  「我爱你。」我紧接着跟上。

  「坏蛋,混蛋,我恨你。」她还是非常「愤怒」。

  「加两个鸡蛋吧,我赔给你,好不好?宝贝。」

  「谁要你的鸡蛋。」

  你真不要?确定真不要?这个鸡蛋你不要?「我托着阴囊里的两个睾丸对着
她说道。

  「噗……」她看着我的动作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下流胚,谁要你的臭东
西。」

  「笑了笑了,不生我气了吧?原谅我一次吧?宝贝。」我借坡下驴的说道。

  「做梦,不原谅你。把这么噁心的东西弄我脸上。我老公都没这样对我。」

  她很委屈的说着。

  「我都承认错误了,是我不好,原谅我吧。」

  「你以后别再这样了好不好?」她轻轻的说道。

  「好,以后你不同意我绝不硬来。」我说完她就小鸟依人般的偎着我。我抚
摸着她白皙嫩滑的肌肤,胯下的小弟弟又开始慢慢抬头了。「宝贝,我小弟弟又
淘气了怎么办?」我说着拿着她的手放到渐渐增大变硬的小弟弟上。

  「你还要?怎么这么强。」

  「是你太诱人了,我没有抵抗力了。」

  「寃气。」她娇怒的说道。

  床上,一个黑黝黝的人体压在一个白皙的人体上,两条白皙的腿环绕在黑黝
黝人体的腰间,黑黝黝的屁股像待发的火箭一般等待着,等待着倒计时的结束点
火。

  「不戴套可以吗?」我亲了一会她后说道。

  她没回答只是环绕着我的腿用力的往下压了压,这还等什么呢,倒计时提前
掐断,屁股一沉,火箭沖入了炽热的空洞中。紧密的联通,激情的移动,我用我
的大嘴包裹住她的小嘴,直接把快乐的呻吟声,扼杀在两条舌头的纠缠中。

  激情勃发的时刻是甜蜜的,也是非常累的,满身的大汗,略有酸意的腰腹,
甚至腿肚子还有点类似抽筋的反应。

  「宝贝,我不行了。」我咬着牙一字字的说出。

  「给我,额,嗯,给我。」听到我说的她就不自觉的把腿盘的更紧了,胯部
还开始挺起迎合我的艰难移动。

  终於在一阵僵硬的动作后我喷发了,我是真想拔出来射的,可是被她的双腿
紧紧的盘住拔不出,再加上温暖湿润的仙境也令我着迷,所以也就不再抗拒的深
入喷射了。

  拔出已经软掉的小弟弟,看着那迷人的仙洞中流出的乳白色黏稠液体,一种
自我牛掰的自豪感由然而生。

  淋浴间里两具胴体在一起清洁着身体,我先沖乾净出来把毛巾铺在地上,接
着她沖乾净出来站上去,对着大大的台面镜,我们互相擦拭着。

  「你老公能做的我也做了,你老公没做的我也做了,我现在也是你老公了吗?

  老婆。「我故意的说道。

  「要是法律能允许一夫二妻制多好。」没等她说话我接着又说了一句。

  「你别太贪心了,我是被你这个大骗子给骗了,现在回不去了。」

  「我主业是骗色,就爱骗你这样看到就会让我硬的美人。」

  「下流胚,流氓。」

  「哎,你说要是骗子,下流胚,流氓和你家成亲家了会怎么样?你儿子娶我
女儿,这多好,还有你和我这样,亲上加亲呐。」我得意的说。

  「我才不同意呢,谁要和你这个大骗子成亲家。」她愤愤的说道,边说还边
用粉拳打我。

  毕业典礼现场,我举着萤光板摇动,看着那个上午和我一丝不挂坦诚相对的
『亲家母』在舞台上认真的表演节目。

  突然想到,上午我存在她那里的精华,肯定还有部分仍然深藏在仙洞深处呢,
这待会要是回家她和正牌运动会不会被发现呐?就算没发现,这要是我运气好到
爆,一点点也足够当爸爸了,那样就好玩了。

  尼玛,这炮约的,都快约成夫妻了。

  放暑假了,娃也都毕业了,我和她也许会进入一个冷淡期了,以后还能不能
再在一起这样相互抚慰谁也不知道,要是还能继续的话我会续更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