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Q的电鱼 发表于 2014-10-14
作者:爱毛一族
字数:15633


                (一)

  站在冷清的街上,穿着一身破军装、头发凌乱的马海军感到很茫然。

  这是1977年的初冬,历经「四人帮」浩劫的人们在欢天喜地的短暂兴奋
过后,又回到了物资依旧匮乏的平凡生活当中。

  马海军1970年刚刚20岁时响应国家号召下了乡,在山沟沟里过起了原
汁原味的农民生活,这一呆就是七年,中间只短暂的回来过两次,上星期他接到
母亲托街道张老师代写的信,说是托了街道工厂周厂长,给他在厂里谋了个活,
还给他寄了一百卖钱,让他托人想办法调回来,这边负责接收,海军赶忙买了两
条大前门和两瓶白酒给村长家送去,正剔着牙花的村长假惺惺的摆出一幅油盐不
进的样子,海军只又抽出20块钱说是给乡长孙子买糖果吃,老奸巨滑的村长这
才松口给盖了戳。

  『吱呀』一声,陈旧的木门被推开,「妈,我回来了」,海军高兴的叫着母
亲,家里原来有四口人,父亲马爱军75年被四人帮折磨死了,姐姐马娟比他大
三岁,受父亲拖累无奈之下嫁到乡下修地球去了,母亲张美霞今年52岁,在副
食品商店站柜台,她头上是齐耳的短发,圆圆的脸蛋能看的出年轻时样子很俊,
只是身材最近几年明显发福,从胸脯到腿上全是圆滚滚的肉。

  「军儿,我可怜的军儿,你总算回来了,呜呜呜」,系着围裙烧菜的美霞一
溜小跑抱住了海军,「黑了,瘦了,这头上全是油,脏死了,我可怜的军儿,吃
了好多苦,妈对不起你啊。」美霞流着泪,手不停的摸着儿子的脸。「妈,以后
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海军也激动的紧紧抱着母亲,母子俩紧紧搂在一起,海军
闻着母亲头上和从裸露的脖子处散发出的淡淡香味觉得非常舒服。这也难怪,和
他同去插队的知青竟然一个女的没有,一天到晚就是一帮臭男人在一起,房间里
永远都是汗臭、狐臭、脚臭味,村里虽然也有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可这海军一来
长的也不是很英俊,二来嘴巴又笨嘴笨舌的,所以呆了七年一点荤腥没沾到,只
能靠从其他知青嘴里听些男女之事过过干瘾。海军鼻子用力吸着那香香的味道,
胸前也感受着母亲鼓鼓的胸脯的挤压。美霞正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母子情中,忽然
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赶忙推开神游的儿子,「唉哟,我的菜糊了,快去洗澡,
洗完吃饭,身上一股馊味,难闻死了。」

  海军美滋滋的泡了个热水澡,还用多余的水顺便洗了个头,小胡子也刮了刮,
坐了一天的车肚子都饿到背上去了,他赶忙穿上干净衣服出去吃饭。摆好饭菜的
美霞坐在饭桌上撑着手看着儿子,你别说,海军这一整理还真神气,虽然那脸谈
不上英俊,那看起来很有精神,加上1米七的个子壮实的身躯,这样的好小伙找
个老婆还不是手拿把钻。「快来吃,军儿,妈给你做了红烧肉,全是上好的五花
肉!」美霞不停的把瘦和和肥瘦相连的肉块堆到海军碗里,自己专挑肥的吃。海
军过意不去,把瘦的又夹到母亲碗里,美霞假装生气的又夹了回去:「多吃点,
全给我吃下去,你在那山沟里受多少罪啊,妈在城里再怎么也比你强。」边说边
想到儿子七年的苦难,眼泪又不自禁的没落,海军一激动,学着苏联小说里的情
景用嘴接住了母亲眼睛下咸咸的泪水。美霞吓一跳,她笑着轻轻打了一笑儿子的
头:「去!在哪学的,这么会哄老娘,只要你以后别娶了媳妇忘了娘就行。」海
军憨厚的一笑,『放心吧,妈,在我心里你永远是第一位的。啵!』胆大妄为的
海军竟然在母亲的嘴上偷吻了一下,然后哈哈笑着又夹了一个大块的肉塞进了嘴
里。「死小子,在哪学的这一套?弄的老娘一嘴的油,」美霞被儿子的胡闹弄的
甜蜜不已。

  「妈,你没看过苏联小说不知道,人外国人早上出门晚上回家都要和家里的
人吻一下,这是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

  「这外国人也真是奇怪,没事喜欢亲嘴,这嘴上全是唾沫星子,多脏啊!」

  美霞边擦着嘴上和眼睛下的油边说道,幸好这是宝贝儿子亲的,要是过世的
老头子来这一手,她不一脚把他踹到床下才怪。

  吃完饭海军和好奇加关心的母亲聊了许多乡村趣事,十点钟的时候美霞打着
呵欠:「妈不行了,上年纪了,一到钟点就犯困,你今晚和我挤一下吧,你今早
才打电话说到家,弄的我来不及准备,你那被子和褥子又潮又破,我送到大牛弹
匠铺改去了,要明天下午才能弄好,现在东西可真贵,改一下就要5块钱,我们
过去打床新的也才3块。」海军抽着烟,看着妈一边唠叨一边打着呵欠进了房间。

  「军,别抽了,快进来睡吧!」

  「哦,来了!」

  海军来到母亲的房间,转身把门关好开始脱衣服,海军在农村苦惯了不怎么
怕冷,里面穿个秋衣底下是秋裤,外面再披上个父亲留下的旧军大衣,他把大衣
一扔就搓着手上了床。美霞人胖,身上的红毛衣可能织小了一点,穿起来感觉很
紧,脱了半天头被卡住出不来。海军看到母亲眼睛被毛衣蒙住,忍不住大胆的打
量起了母亲,母亲此刻坐在床上,底下是灰白色的秋裤,由于小腹和肚子有很多
肉被高高的顶起,和裆起形成一个大大的凹糟,里面是一览无余的大裤衩,正中
间又是一个椭圆形的凹糟,「那是母亲的屄缝」海军突然鬼使神差的想到母亲的
隐秘部位,秋裤里的鸡巴也翘了起来,他赶紧摄定心神以免被母亲看穿,肚子和
被卡的毛衣中间是鼓的高高的奶子,目测来看这件秋衣就是母亲上身的最后一件
了,因为奶子中间有两个大圆点很明显的凸了出来。「海军哪,帮我扯一下,这
毛衣是你姐给我织的,我一直舍不得穿,怎么这么紧啊!」海军用手扣军毛衣领
口慢慢拉,终于把它解放了出来。

  母子俩并排躺了下去,离家七年的海军感到很幸福,回到了温馨的家里,吃
着香喷喷的红烧肉,而且还躺在母亲温暖的床上,他很知足,这就是幸福啊!

  幸福的海军却一时无法入睡,可能是太久没回家兴奋和开心的缘故吧!他看
着脸上带着笑容正在打着呼噜沉睡的母亲,闻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敢受着母亲
身上热热的体温,海军心神一荡,侧过身把嘴盖在了母亲的脸上,嘴一盖上去就
挪不动了,白净的脸蛋上软软的肉和扑入鼻端的香味让他觉得很舒服,身体里有
一种奇妙的感觉。美霞感觉脸上湿湿的好像有东西在弄,一睁开眼,见是儿子的
嘴,她想可能儿子是在农村太久了,日子近的苦心里也苦闷又想家,她怜爱的摸
了摸儿子的头:「怎么了?军儿,睡不着?」海军见母亲醒了,他怕被看穿自己
把母亲当成『女人』看的心思,连忙慌乱的说:「不是,我,我冷的睡不着。」

  美霞慈爱的一笑,她把海军的头搂在自己胸前,「来,儿子,妈搂着你睡啊,
可怜的儿子,吃了多少苦啊!」她眼前仿佛出现了寒冷的冬天时儿子裹着薄薄的
被子蜷缩在农村炕上的情景,手不由的搂的更紧了。

  海军仿佛进了了一个温暖的港湾,活了27年他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现在
头却幸福的被母亲按在两个肥肥的奶子中间,长久的性压抑让他忘记了辈分与道
德伦理,脑中只有女性的温柔、体香和饱满的乳房,母亲热热的身体不停的刺激
着他的神经,他恨不得马上钻进秋衣里把两个奶头含到嘴里吸个够。美霞早睡惯
了,今晚是因为儿子回来睡的算是晚的,见儿子被搂着后没有再说冷,不一会她
又沉沉的睡着了。

  海军却已经睡意全无了,他忘情而贪婪的吸着母亲身上的香味,脸不时的忽
左忽右的紧贴着母亲的乳房,秋裤里沉睡了27年的鸡巴被顶的高高的。海军一
直迷迷糊糊的舍不得把头拔出来,自己也不知道究竟睡着过没有,母亲的呼噜打
的很响,搂在自己头上的松也不知何时松开了。

  海军觉得这样贴一下闻一下的解不了心中茂盛的欲火,他决定要吸一吸母亲
的奶子,从15岁开始吸一吸女人的奶子就是他的梦想,可惜除了梦遗的时候外,
一直都没能实现。

  就算被母亲发现了也没事,大不了骂一顿打一下,自己吃尽了苦才从农村回
来,母亲是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打定主意的海军抬起头,手颤抖的慢慢把母亲
的秋衣一直卷到胳肢窝底下,就着床头灯的微光,两个白白肥肥的乳房映入眼底,
由于年龄的关系,乳房已变的松松垮垮且严重下垂,仿佛一个灌了半袋水的皮袋
子,稍一遇到外力就会不停的晃动。

  最吸引海军的还是两个又大又黑的奶头子,乳房虽已下垂,但这两个奶头却
还是挺的高高的,他伸出舌头轻轻的在左边的乳头上点了一下,舌头一碰到性感
的大奶头就不受控制,一下变成了五下、十下,点改成了转着圈的扫,玩了一会
他忍不住用嘴把肥肥的奶子包了一小半进去,舌头不时的在进入口腔的奶头上划
过。

  睡梦中的美霞奶头被舔了几下之后,忍不住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接着痒痒的
感觉越来越强烈,但她还是没醒,梦中的她还以为是海军他爹又在发泄邪火,没
有经验的海军牙齿不小心碰到了母亲的奶头,美霞疼的一惊,这下彻底醒了。她
一把推开海军的头,放下卷起来的秋衣后,『啪』的一声,给了海军一个响亮的
耳光,「海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是你妈呀!你怎么能做对妈这样呢?这
是畜生才能干出的事啊!老马呀,你快睁开眼看看哟,看我们养的好儿子,欺负
到他妈头上来啦!」美霞双手不停的拍着膝盖号啕大哭起来。

  「妈,我错了,我不知道是你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感到有女人的奶子在脸
边上,就,就,就忍不住……那样了,妈,我错了,我不是人啊。」海军『啪啪』
的扇着自己耳光,泣不成声的求着母亲原谅。

  美霞一听信以为真,是啊!儿子都27岁了,也没交过女朋友,能不想女人
吗?

  他爹和他那么大的时候一到晚上就是吸奶子舔屄的折腾自己没哆。越想她越
觉得儿子可怜,又觉得对不起儿子。

  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美霞悠悠的说:「军啊,是妈对不起你啊,把你丢在那
山沟里一扔就是七年,到现在也没娶上个媳妇,咱家成分不好,也没存上几个钱,
不过你也别着急,你现在也有工作了,虽说钱不多,但咱娘俩省点吃两年苦,说
啥也要给个讨个老婆。」说着,又抱住了胆战心惊的儿子,「妈娘知道你想女人
想的苦,你这个年纪说不想也是假话。妈的奶子可以让你玩,但是绝对不能碰下
面,明天开始妈就给你张罗,你自己要能认识合适的姑娘就更好。」说完她干脆
脱掉了秋衣,闭着眼平静的躺了下去,海军兴奋的趴在母亲肉乎乎的肚子上,嘴
角不停的亲着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不一会,舌头又缠上了那两个黑黑的奶头,
不再害怕的海军无师自通的拼命吞裹扫舔着奶头,偶尔还用牙齿轻轻的咬两下,
玩弄了一会之后,海军兴奋的说:「妈,你的奶头又变大了一点。」美霞闭着眼
扔了一句:「别没个正形,妈是怕你憋出毛病来才让你玩奶子的,以后不准跟我
说这些疯话。」口头上虽然很严肃,但其实她的心理也是七上八下,自从老马走
了之后,这奶子和屄再也没有使用过,她也没打算再用,都50多了,还想这破
事让人笑话!本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会再有感觉,所以她才『咬牙牺牲』决定
让儿子玩一玩的,谁知这湿湿的舌头扫在奶头上时间一长,底下又像以前和老马
弄的时候一样痒的钻心,甚至还流出了一些水,她不敢哼出来,让儿子知道被舔
『舒服』短痒了她就没法做人了!

  挨了母亲训斥的海军不敢再多嘴,埋着头继续进攻奶头,美霞被舔的麻一阵
痒一阵酥一阵,快感不停的冲击着神经,底下估摸着应该出了不少骚水,她咬着
牙硬抗着,脸上仍然是一潭死水。突然儿子摇了摇她的手,睁眼一看,海军正憨
笑着求她:「妈,你把我摸摸底下吧,我硬的难受。」美霞还没回答,他就急不
可耐的把内裤连着秋裤一把扯了下来,挺着个粗粗大大的鸡巴伸到了母亲面前。

  美霞一看差点叫出来,天哪!这鸡巴也太大了吧,足足有18厘米长,粗的
像小孩的手臂,底下好像也马上有反应似的流了一些液体出来,她脸一红扭过头
去:「畜生东西,快把你那丑东西收进去。」

  「妈,求求你了,你给我摸摸吧,我涨的生疼,难受死了!求求你了,妈!」

  美霞叹了口气,头却还是不敢转过来,伸出肉乎乎的手握住了儿子的鸡巴中
段,不紧不慢的套了起来。母亲的手每次向下时包皮脱离冠状沟引起的快感都让
海军哼出声来,「妈,你用那只手把我摸摸卵袋,那样出来的快点!」

  「滚,再说流话再提要求不给你摸了」美霞听到儿子说出『卵袋』时脸又红
了一下,嘴里发着狠,手也发了狠似的放快了速度套。另一只手也由着儿子的性
子捏住了紧紧的皱巴巴的卵袋。海军鸡巴被母亲柔软多肉的手套的快感不断,现
在两粒『弹子』又被母亲把玩搓弄,爽的他一佛生天,二佛出世。

  「妈,再快点,我快出来了。」

  美霞一惊,射到床上可就麻烦了,这大冬天的洗被褥可麻烦了。她连忙坐起
来把儿子身体推的鸡巴朝外面,但这个姿势再伸手去套就非常别扭,不好动作。

  美霞急中生智,她坐到儿子后面,双腿伸开,两只手从后面一个找鸡巴一个
寻卵袋,两只大肥奶也因为姿势原因不可避免的贴在了儿子的后背上。海军感到
热烘烘白花花的大奶子在背上的蠕动快感更强了。美霞不顾手上的酸麻快速的用
左手套着手快圈不住的大粗鸡巴,右手把儿子的两粒大卵子捏住不停揉搓。还是
童子鸡的海军很快招架不住了。

  「啊,妈妈,好妈妈,快,再快点。我来了,我来了,啊,啊,啊……」

  五六道白色的精液如离弦之箭快速的抛向空中……

  高潮过后的海军喘着粗气倒在床上。「快起来,这样睡会感冒的,快打点热
水洗洗你那脏东西,再去厨房弄点煤灰洒在………那上面,这味太难闻了。」把
儿子打发走后美霞飞速的除掉秋裤,换下了布满骚水的裤衩。

  平静后的母子重新躺回已经变的冰冷的被子里面,各自想着心事。

  海军在想:妈的手真软啊,要是天天能给我摸鸡巴让我吃奶子就好了。要是
能看看底下的屄就好了!

  美霞也在想:都52了,怎么舔舔奶头子就出了那么多水?要是天天这样被
儿子舔,自己想要被男人操可怎么办呢?

            (未完待续)苦难岁月二

  海军在农村习惯了早睡早起,天刚蒙蒙亮他就醒了,一睁开眼睛看见母亲还
在梦乡之中,食髓知味的他又禁不住伸出魔手探进了母亲的秋衣内,一抓却不是
意想之中的大乳,而是一件布料的半截式小背心,也不知母亲什么什么加了一件
衣服在里面。

  手按到背心上的时候,母亲也醒了,一睁眼看见儿子正准备掀开保护奶子的
小背心,美霞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海军赶紧退出魔手,不解的看着昨晚还
是温顺的母亲,「妈,你打我干吗?」

  「海军,你给我听好了,昨晚妈是可怜你。昨晚的事过去了以后再也不许提
了,从今以后你也不准也那种念想。在你找到女朋友之前,妈可以一个月帮你弄
出来一次,但你绝对不准再碰我了!」

  「知道了,妈!」看着义正辞严的母亲,海军也只好对着小背心里的丰乳干
吞了把口水。

  第二天一早,美霞就把海军带到街道工厂去了。进了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入
眼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里面堆着不少的空纸箱,过了院子就是工厂的核心区域了,
所谓工厂其实就是一个长长低矮的车间,连工作区更衣室办公室全在一起,左边
墙上用油漆刷着几个鲜红的大字『打倒四人帮!』右边的墙上差不多高的位置被
铲的坑坑洼洼,隐约还能看见『林副』两个字,后面的虽然看不清了,但八岁的
小孩都知道后面肯定是『主席』两个字。一进工作区,海军就想飞身逃离出去,
只见一张长方形的台子上堆满纸皮胶水和数不清的火柴盒,十多个中年妇女正在
边说话边糊着火柴盒,这些女人大都是40多岁上下,有两三个年纪都和母亲差
不多大了。这些妇女全都认识海军妈,美霞不停的招呼着,海军只认识那几个和
母亲差不多大的老女人。一个叫谢小萍,今年53岁,1米55的样子,长的很
瘦,天生一幅苦瓜脸,让人见了就心生同情,她儿子韦强和海军是同学;;一个
叫侯天娇,今年54岁,长的像弥勒佛似的,一见人就笑,身材圆圆滚滚的;还
有一个叫郑丽霞,和美霞同年的,也是52岁,她以前是国民党的一个姨太太,
国军败退时那位军官抛下她和嗷嗷待哺的儿子,一个人去了台湾,现在虽然老了,
但依稀还能让人看出年轻时的风情万种,特别是那双眼睛,好像总是含着一汪水
似的。剩下那七八下四十多岁的,海军只有两三个面熟,但是名字已经忘了,另
外几个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妈,我不想在这上班,这都是些老女人,说出去多丢人啊」

  「我给你一巴掌,你以为现在工作好找啊,就这我还是花了不少钱送礼呢!

  这家啥成分你不知道啊?那国营大厂能要你吗?你要不干你就回你的知青点
去!「

  海军一听人就软了,看来也只能先将就干着了,等着国家政策变化吧。不过
政策这东西别说他马海军,就是县长市长也说不准,可能明天就变了,也可能再
过三五年都不变。

  母子俩来到最里面的厂长办公室,50岁左右的周厂长正在抽着烟听收音机
里放的『红灯记』,「厂长,厂长」,美霞弯着腰满脸堆笑的叫着。

  「哦,是张大姐啊,快,坐,坐,这就是海军吧,长的都不认识了,都成壮
小伙了!啥时候回来的?」

  「昨天才到家的,厂长您抽烟」,海军殷勤的从刚拆开的大前门里抽出一支
来,双手递到厂长手里,顺手把那包烟就留在了厂长的桌子上。

  「海军哪,是这样,反正张大姐也在这。情况是这样,本来呢,按你们家这
成分,照理说我是不能收你啊,但谁叫我和老马一直关系不坏呢,老马没赶上好
时候啊,要是挺过那两年,等着毛主席把那帮坏家伙收拾了,现在大姐你就享福
喽!」周厂长顿了一顿,假装抹眼泪似的在干涸的眼睛上揉了揉,「你们家现在
这么困难我也不能看着不管不是?正好有个女职工要跟他男人回老家去,厂里空
出一个名额,我又在上面帮你说了不少好话,这才有这个机会,海军哪,你要好
好干啊,进是进来了,你一定要夹着尾巴做人,可千万别给我惹事!」

  「您多费心了,以后这孩子可要靠您多关照了!」美霞边说话边从包着的手
娟里拿出叠的整整齐齐的五十块钱塞到了厂长的中山装口袋里。老于世故的厂长
和美霞又推来推去的演了一番戏,这里就不细说了。再后敲定了下个月一号上班。

  从街道工厂出来,美霞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军啊,为了你的事妈可是把
那点可怜的家底都差不多掏空了,给你邮了一百,给厂长送礼前前后后又花了不
少。你可要挣气啊,那烟少抽点,一包大前门就要三毛九,都够我买两斤酱油了,
我看最好是戒了,怪费钱的。对了,今天才20号,还有十天才上班,你趁这段
时间去你姐家一趟,你姐也是个苦命啊,要不是这个家拖累了她,以她的相貌完
全可以在城里嫁个正式工过好日子,唉!你拿二十块钱,买斤肉,要五花肉哦,
别买全瘦的,没油水。再买点苹果糖果啥的,你姐可最疼你了,不去看一下说不
过去啊。」

  「知道了,妈,我明天就去。」海军想着多年未见的姐姐,心里一阵酸楚。

  他记得自己从14岁就经常从门缝里偷看姐姐洗澡,姐姐发育的不好,奶子
小小的,奶头也不大,可怜巴巴的缩在平坦的乳肉里面,底下的屄毛不是很多,
只是阴道上面长了稀疏的几排而已。

  马娟长的比海军稍微好看点,长长的脸蛋,头上喜欢扎个马尾巴,个子高高
的很苗条,性格比较内向,胆子特别小,也就是因为胆小她才嫁给了现在的丈夫
陈昌河。

  这陈昌河家在郊区,自己在棉纺厂做修理工,是马娟同学赵丽芬的表哥。有
回马娟去赵丽芬家玩,刚好陈昌河也在,这家伙一眼就看上了身体修长的马娟,
从此对她展开了死缠烂打,马娟性格懦弱胆又小,再加上赵丽芬的『助纣为虐』,
回回陈昌河约她回回说不去可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跟着他去了。有回在饭店吃饭
时赵丽芬刚好有事中途走开了,马娟被心怀鬼胎的陈昌河灌醉,带到旅店里遭到
了强奸,马娟吃了大亏却不敢报警也不敢告诉家里人,只是从此以后和陈晶河甚
至赵丽芬都断绝了来往,哪知就那一次就把肚子搞大了,气的张美霞浑身哆嗦,
还扇了女儿两耳光,可打归打事情终究还是要解决啊,那年头也没地方去做人流。

  再说就马家这成分再摊上个破鞋名声,以后想嫁人就更难了,最后商量来商
量去只有和陈昌河结婚了事。婚后头两年陈昌河和家里都对马娟不错,可是当她
接连生了两个丫头片子后,形势立刻大变,婆婆整天不是指桑骂槐不是横挑鼻子
竖挑眼,昌河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还在厂里跟一个30多岁的寡妇搞在了一起,
也不往家里交钱了,弄的马娟和两个孩子一星期都吃不上个鸡蛋。每次马娟找他
要钱,昌河就学着城里的寡妇那一套绝活,要马娟给他含那黑乎乎脏兮兮的鸡巴,
马娟不同意他就不给生活费。可怜的马娟只好用自己的小嘴让丈夫发泄个够,昌
河弄马娟可不敢像对寡妇那样温柔,他恨马娟没给他生个传宗接代的儿子,每回
都是扯着马娟的长头发像抽风似的把那又黑又长的鸡巴拼命往里捅,恨不得把卵
子都塞进去,马娟推也推不动,躲又躲不开,只能任由丈夫像野兽一样把骚臭的
脏巴频频顶到嗓子眼,射完精的昌河还不准她吐出来,捏着她的嘴逼她咽下去。

  腥浓的男人精子从口腔流经喉咙到肚子里让她恶心万分,每回完事后马娟都
恨不得肠子都吐出来。而且这昌河焉坏,虽然每次回来她要让她至少含两次鸡巴,
却再也没有操过她,刚结婚时马娟很害怕精力旺盛的昌河没日没夜的操屄,每回
想要就不分时间的把她按着床上,经常她的屄还是干干的,昌河就把粗硬的鸡巴
捅进来飞快的狠操,疼的她屄里面经常火辣辣的痛。现在一下不操了,开始时马
娟还暗自庆幸不再被侵犯,可这人也是贱,时间一长吧,有时夜里这屄里还痒的
很,非常渴望有个粗硬的活物塞进去搞一阵,她也不敢向昌河提出来,那样也太
没羞没燥了。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她只能趁两个孩子睡着的时候,用两根指头慢慢
在屄里面捅着解一下乏……

  海军拿着母亲给的钱,在街上称了两块钱的五花肉,七毛二一斤,大概两斤
半左右,他估摸着应该够姐姐做一大海碗红烧肉了。母亲吩咐的苹果和糖果他想
了想还是没买,这些东西好是好,但不实用,姐家穷成那样不如把剩下的钱直接
给她贴补家用还实惠一点。

  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公交车,去姐姐家那个乡的车一天只有一趟,再难等也
要等,错过了就要第二天才行。坐了40分钟车后,海军下车在路上拦了个拖拉
机,一问刚好要经过姐姐那个村。海军又在崎岖的小路上颠簸的20分钟后,终
于到了目的地,这个村子叫上牌村,人口不多,只有一二十户人家,海军是第一
次来,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家,在跟路上遇到的村民打听了后走了五分钟总算找到
了姐姐家。房子不高,还是土砖建的,左右各一间小屋,中间是长长的堂屋,两
边还各有一间房,加起来一共是五间,从远处看整个形状像汉字里面没有上面一
点的宝盖头。扫的很干净的大门口有四五只鸡在无聊的四处走动,堂屋的木门槛
上坐着两个脏兮兮的女孩子,大的五岁左右,小的三岁左右,两孩子穿着破旧的
棉衣正在往嘴里塞雪吃。海军觉得喉头哽咽了,右侧厨房里屋顶上的烟囱正冒着
烟,他迈步走了进去,只见一个头发蓬乱的女人正低着头在往灶里塞着柴火,这
是姐吗?「姐,姐」,他试着叫了两声。正在煮饭的女人一抬头,忽然掩嘴哭了
起来,「弟,你可来了,你知道姐有多想你吗?姐天天晚上梦到你啊。」女人扔
下手上的火钳,跑过来紧紧抱住了海军。

  「姐,让我好好看看你!」海军含着眼泪拉开了哭泣着的女人抱紧的双手,
天哪!

  这还是姐姐吗?面前的女人枯黄的头发乱糟糟的堆在一起,以前好看的马尾
巴消失不见了。脸上的皮又黑又皱,眼睛也看不出一丝神采,身上是破了几个大
洞的不知穿了多少年的单薄男式棉衣棉裤,大冷天的脚上还穿着布鞋,才刚满3
0的姐姐此刻看起来至少有36、7岁了。海军的心疼的快抽搐了,他忘情的用
干干的嘴唇吻干了姐姐眼角咸咸的泪水,马娟赶紧推开忘情的弟弟,要是婆婆突
然跑进来看见就不好了。「弟,你黑了瘦了,不过也比过去结实多了,像个男子
汉!」马娟一边抹着残余的眼睛一边笑呵呵的看着弟弟。马军一拍脑门,「唉呀,
姐,你看我这脑子,诺,这是早上买的新鲜猪肉,你做碗红烧肉吧!」说着,把
包好的肉递给了姐姐。海军接过了塞火的工作,和姐姐边做饭边聊起了说不完的
贴心话。

  开饭的时候,马娟才从孩子嘴里知道公公和婆婆在海军来之前半小时左右去
了在城里安家的女儿那里,说是要住一段时间,其实是帮着带孩子。马娟想到自
己的两个孩子婆婆不管,却跑那么远去帮女儿带孩子,眼睛又不自禁的没落了下
来。

  「我姐夫呢?」

  「他呀,高兴就回来一趟,不高兴就个把月不见人,听说和一个小寡妇粘上
了,唉,姐的命苦啊!」

  海军长叹一声,怨恨自己没本事帮姐姐摆脱困境。饭桌上他不停的把带着瘦
肉的肉块不停的夹在姐姐和两个孩子碗里,姐姐夹给他的瘦肉他以肠胃不好不能
吃重油为借口一块没吃。两个可怜的孩子有个把月没见到这么香的肉了,两个小
人撑的肚子鼓鼓的还要吃,马娟怕她们把胃涨坏了发脾气不准再吃了才罢休。

  吃过饭后,姐弟两个坐在温暖的火桶上又聊起了说不完的话,海军估摸时间
差不多了,怕赶不上回城的车急着要走,姐姐也没留他,毕竟自己这破家香烟拿
不出一根、鸡蛋找不出一只,实在没东西可以招待弟弟的。送出门的时候姐弟两
个都哭了,两人从小感情就好,姐姐总是把好吃的省给海军,骗他说自己吃过了。

  如今却痛苦的分别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好容易见着了,可是这么快又要分
别。

  海军走在路上,心里暗暗发誓等自己环境好了,一定让姐姐和那混蛋离婚,
把她和两个孩子接回城里过,能重新找一个就找一个,没有合适的自己就照顾姐
姐一辈子。刚走到村口,天上忽然下起了大雨,路上又前后看不到一间房,躲无
可躲的海军很快淋成了落汤鸡,冰冷的雨水从脖子流进火热的身体让他一阵阵激
灵,脚上湿透的鞋每走一步都是种折磨。「弟,海军」,正在这时他听到了身后
有个女人呼喊的声音,肯定是姐姐!海军返身向回跑着,只见姐姐正艰难的小跑
着,手上撑着一把大伞来找他。两个人搂着在大雨中又回到了姐姐的家,「笨蛋,
那么大雨还往前跑,不知道回来啊?冻坏了怎么办?这么冷的天!」姐姐一边用
手指戳着海军的脑门,一边用干毛巾擦着海军的身体。雨下了个没完没了,即使
晴了也没车回城里了,看来只能在姐姐姐住一晚了。

  马娟切了点萝卜块放在中午没吃完的红烧肉里面,萝卜浸着肉香吃到嘴里很
香,海军依旧舍不得吃,两个孩子把碗底的油都刮的干干净净才放手,她俩今天
可高兴了,看到了传说中的舅舅,还吃到了香喷喷的红烧肉。由于今天吃的太撑
了,七点钟马娟就给她俩简单的洗了一下后命令去睡觉。

  马娟家只有两张床,婆婆走的时候把房门锁了,海军只能和姐姐加孩子四个
人挤一挤了。这里也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天又冷,海军洗了脸和脚后躺到了床上,
他靠在墙上和正在洗脸的姐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忽然姐姐脸好像红了一
下,然后身子转了过去,撩起上衣的下摆把毛巾伸进去四处擦着,海军马上想到
姐姐是在擦奶子,忽然觉得心神一荡。马娟虽然生活困苦,也没个好衣服穿,但
从小养成的讲卫生的习惯一直保持着,「弟啊,把脸转过去别看,姐要洗一下,
等我叫你再回头。」海军脸向着里面转过去,听着悉悉索索的解裤子声和轻轻的
水流声,海军听着声想像着毛巾依次到达的地方,眼前出现了少年时偷看过的姐
姐雪白的屁股和红嫩的阴部,过了十几年姐姐的屁股是不是变大了?黑毛会不会
长的茂盛点了?阴部是不是还是红红的?

               苦难岁月三

  擦完身子后,马娟和弟弟并排靠着继续聊着说不完的话。

  「弟啊,你怎么还没结婚啊?27岁也不小了,就没碰着合适的?」

  「姐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这成分不好,我又笨嘴笨舌的,不会讨女人
喜欢,唉!我也想也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给我暖被窝啊!」

  马娟听完弟弟的话,忽然觉得有点脸红,因为此时自己就和弟弟躺在一个被
窝,但自己永远也无法成为弟弟的女人!

  「那你是不是在插队的地方和哪个乡下妹子好了,回城时把人家甩了啊?」

  马娟微笑着开着弟弟的玩笑。

  「没有,姐,我真没有,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海军涨红了脸解释道,
心里想着:昨晚和妈的事情应该不能算,妈又不是女孩子。

  看着弟弟都27了还像女孩子一样容易脸好,马娟理解了为什么他一直没有
女朋友的原因,除了成分和贫穷之外,这也是重要原因之一,想到这,她很可怜
这个外表笨拙其实内心很聪明的弟弟。

  「那你有没有经常晚上想女人呢?」马娟嘴上呵呵笑着继续和弟弟逗着趣,
她是想多开开玩笑也许能让弟弟活泼点,老这么沉闷在社会上可不行。

  「想啊,可想也没用,又没人愿意跟我!」海军不知姐姐是和他开玩笑,越
说越气馁,想到自己连个女人都找不到干脆烦的躲进被子里不理马娟。

  「姐是关心你,你生气了?军?」马娟边说边用脚轻轻踢着弟弟的腿,海军
闷着头装睡不理姐姐。踢了两下马娟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姐弟俩经常在床上假装打
架的场面,一晃女儿都快和当年的自己差不多大了,不由得一阵心酸!再想到自
己可能一辈子都要生活在冷清贫苦的农村,再也回不到繁华的城里去了,她更难
过了。感叹着自己姐弟俩都是如此命苦之人,马娟不由得抱住了弟弟宽厚的背部,
一股成熟的男性气息透过秋衣穿进了她的鼻腔,她的手抱的更紧了,「弟啊!」

  脆弱的可怜女人又轻轻的啜泣起来!

  「姐,你怎么又哭了?我没生你气,我是恨自己没用!姐乖啊,不哭了!」

  海军其实并不知道姐姐哭泣的真正原因,转过身来怜惜的哄着。马娟被亲人
一关心,更感到委屈了,眼泪啪嗒啪嗒不要钱的往下掉,海军紧紧的搂住了姐姐,
嘴唇贴在了脸上把咸咸的泪水吻进了嘴里。

  姐弟两人紧紧搂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海军忽然把嘴唇盖在了姐姐的小嘴
上深深的吻着,马娟吓了一跳,赶紧和劲推开弟弟火热的身体,「军,你疯了,
我是你姐啊,不能这样的!」海军一下清醒了,他使劲打了自己一耳光:「姐,
我不是故意的,你身上好香,我,我,我没忍住。」

  「行了行了,姐不怪你,睡吧,怪冷的!」

  姐弟俩背靠着背关了灯睡觉,海军故意把屁股紧紧贴着姐姐肉肉的屁股,大
床上睡着两个大人两个小孩,虽然不是很挤但也只是勉强睡的下,所以他这一贴
马娟也没在意。

  一会功夫,暖暖的被窝和姐姐淡淡的体香让海军舒舒服服的进入了梦乡。身
边的马娟却迟迟无法入睡,弟弟刚才忘乎所以的亲嘴深深刺痛了她,她一点不怪
海军,反正更加可怜弟弟了。一个27岁的男人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虽说现
在有了工作,可街道工厂那点可怜的工资和母亲不多的薪水要存多久才能娶的起
老婆啊?她很想帮弟弟,可是自己的处境比娘家还要可怜,那里还有条件去帮啊!

  看他刚才一冲动连自己都敢亲嘴,时间长了会不会去强奸啊?如果那样的话
母亲还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想到这可怕的情景,马娟更加忧心忡忡了!这
时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涌上了心头:不如,不如,不如把自己给弟弟…反正也
是一个残花败柳的身子,本来婚前昌河就嫌她奶子小,玩起来不过瘾,生完两个
孩子后丈夫嫌操的时候不紧了都不和自己睡了。女人身子就那回事,男人稀罕才
有价值才拿的住男人,男人碰都不碰了身子也就一文不值了!再说自己本来也时
不时会想那事,这样不是两全其美了吗?虽说姐姐和弟弟上床会遭人唾弃没法见
人,但这种事别人又怎么会知道呢?她一遍遍的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虽说想通了,
但真要和从小一起玩耍长大的亲弟弟做那事,还是让思前顾后,下不了决心……

  半小时后,马娟终于咬牙决定迈出这艰难的一步,她把两个沉睡的孩子向挪
了挪,小孩子嘛好哄,万一中途醒了被发现就编个瞎话哄过去就是了。

  马娟再次从后抱住了熟睡中的弟弟,她一只手伸进弟弟的秋衣,在那强壮的
胸肌和热热的肚子上温柔的抚摸着。其实她既不懂也不喜欢摸呀舔的这些花花饶,
但昌河的流氓招层出不穷,时间一长她也被迫学会了许多。她努力回忆着昌河玩
弄她时的情景,好像他很喜欢自己用手或者用舌头舔那黑黑的奶豆,每回操之前
都强行把她的头按在瘦不拉叽的胸脯上,逼着她去舔,才舔一会他就会舒服的哼
哼唧唧的!她也奇怪,男人的奶头被舔也会有感觉吗?

  睡梦中的海军梦见自己正被一个温柔的女人用软软的手抚摸着身体,那女人
披着头上看不清脸,身上有好闻的雪花膏味和女人的体香,看身形既像姐姐又像
妈妈,那只手非常有技巧,不停的在自己的小奶头上撩拨,弄的一阵阵酥麻的感
觉像电流一样打在他的神经上,为了配合女人的那只魔手,他把身子躺平了。忽
然快感更强烈了,奶头上不知弄了什么上去变的湿湿的,海军猛的睁开眼,天哪!

  这不是梦,确实有个女人正趴在身上用小巧的舌头在舔着自己的小奶头,姐
姐!

  只能是姐姐!!

  「姐,你干吗?」海军觉得这样不妥,可是他又舍不得推开姐姐,这痒痒的
感觉太舒服了!

  「嘘,别把孩子吵醒了,舒服不?弟」说完马娟又俯下头专心的让弟弟舒服,
平素非常讨厌的事今天她却做的义无反顾,因为她心中有个信念,要让可怜的弟
弟好好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姐姐小巧湿滑的舌头一圈圈的缠绕着海军的奶头,快感如潮水一般一浪高过
一浪,海军觉得底下的鸡巴已经快要顶破秋裤了,他不自禁的用轻声呻吟着来表
达那无尽的畅快,马娟看到自己的努力收到效果也很开心,她吐出嘴里的奶头,
身上向上移了移,把舌头送进了弟弟张开的嘴巴,一只手插进弟弟的裤裆里捞住
了那陀庞大,海军脑中一片空白,他下意识的吸住了进入口腔的小蛇,吸了两下,
感觉味道非常的清爽甘甜,天哪!我喝到了姐姐的口水!原来姐姐的口水这么好
喝!他兴奋的又拼命的在姐姐舌头上面嗫着,一直吸到马娟的舌头发麻不让他吸
为止。

  「姐,你的口水真好喝,真甜!」

  「弟,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呀!又长又粗的,吓死人啦!哪个女的嫁给你不
是要给你搞死啊?」马娟的小手轻柔的从海军的卵袋到鸡巴头来回的划过,这鸡
巴无论是长度硬度和粗细都要超过昌河不少,一想到这么大的鸡巴插在自己空了
一年的屄里,马娟身子抖了一下,底下好像是渗了一些水出来。她迅速的扯掉了
海军的秋裤和内裤,先用舌头点了几下龟头,还好,刚才海军用热水仔细的洗过
了,没什么味道。接着她用小嘴含住了半个龟头,弟弟的鸡巴让她吃起来非常吃
力,实在是太粗了,自己的嘴巴又小,但为了让弟弟彻底舒服她还是努力的把粗
大的鸡巴一点点吞进,终于进了一小半,马娟轻轻的摆动头部,被口水泡湿的包
皮让她吞吐起来容易了一些。

  海军看着姐姐披散着头发用小嘴包裹着自己的鸡巴,觉得这幸福从天而降,
活了27年没想到男人还可以这样快活,鸡巴在女人温热的嘴里进出的滋味无比
自己打手枪舒服百倍,特别是龟头和鸡巴沟那里,摩擦一下他就舒服的激灵一下,
一想到面前的女人是疼爱他从小相依为命的亲姐姐,刺激感仿佛无限度的膨涨,
他感觉人都快炸了。马娟听着弟弟轻轻的呻吟和不烟抖动的身体,知道他非常享
受,她吞吐的更卖力了,偶尔还吐出鸡巴用手轻轻的套弄,嘴巴改向那紧蹦皱巴
巴的卵袋进攻,舌头在皮上来回的扫着,一时还把两颗卵子轮流含到嘴里吞吐几
下。这些以前昌河要用生活费来要挟甚至武力强迫她才做的事情,今晚她却做的
非常自然,她可怜弟弟和自己一样悲惨的命运,可怜他在深山沟里过了七年,可
怜他27年没碰过女人。此时她甚至有些感谢昌河了,感谢他让自己学会了这些
新奇的服侍男人的招数,看着弟弟舒服的像神仙一样,她觉得自己也很快乐。

  海军在姐姐卖力的舔弄下,感觉快要射出来了,他舍不得马上射出来,男人
精子一出来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没的玩了。他有些粗鲁的把姐姐的身体搂起来压
在了身下,两手快速的脱掉姐姐的秋衣秋裤,姐姐里面没有穿胸衣,底下是一条
平角内裤,海军急急的一把扯了下来。马娟顺从的随弟弟摆布着,闭着眼两手平
放着等待弟弟的亲密。

  海军仔细的看着姐姐赤裸的身子,刚到30岁的马娟乳房看起来有点干瘪,
而且已经有点下垂了,不多的乳肉全部挤在了乳房下面,海军估计自己的大手能
一下把一对奶子都抓在手里。两个奶头可能是孩子吸的太多,变的又黑又大,与
贫乏的奶子看起来一点不对称。

  「弟,你姐夫老是嫌我的奶子小,这两年垂下去就更难看了,你是不是也不
喜欢啊?」

  「姐,我喜欢,奶子小巧一点也很好看!」说着海军将一只乳房全部塞进了
嘴里,他学着姐姐让奶子在嘴里吞吐,嘴大奶小,吞吐起来倒是毫不困难。吸了
一会后他换了一只奶子吃,手捏着刚刚吐出的沾满口水的大奶头不停的搓着。久
旷的马娟敏感部位被玩弄,成熟的身体发出强烈的快感,她怕吵醒孩子,用手捂
着嘴巴使劲忍着不发出声来。海军看着姐姐舒服的样子,他吐出奶头朝姐姐憨厚
的笑了笑,「笑个鬼啊,嫌小就别玩了。」马娟假装生气的说着,还用指头戳了
一下弟弟的脑门。海军不理姐姐,又埋下头改用舌头在奶头上来回的画圈,有时
又放入嘴里轻咬奶头。马娟快感一阵强过一阵,只觉得不断有水冒出来滴到床单
上。玩够了奶子的海军埋头向下想欣赏一下亲姐姐的阴部,可惜黑暗中看不到什
么,他干脆用嘴包住了阴部,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女性阴部的海军觉得这味
道很奇怪。湿湿的热热的,有点腥有一点点骚还有点咸,原来这就是女人屄的味
道,这味道不好闻但也不臭谈不上恶心,对女性神秘性器官的渴望加上这味道又
是属于亲爱的姐姐,海军甚至觉得有点香了。没有经验可供参考,他只是胡乱的
用嘴巴含住能碰到的每一块肉,舌头到处乱舔着。莽撞的海军嘴巴误打误撞之下
竟然不小心将姐姐的阴核含在了嘴里吮吸,才两下马娟就如同汪洋大海中的小船
一样,身体剧烈的抖动,嘴里也忘记不能发声音了,「弟,别舔那,插进来吧,
姐受不了了!」

  「哦!」海军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手扶着鸡巴就往阴部乱捅,捅了几下也
没找准位置,急的他一头汗:「姐,你的屄洞到底在哪啊?插了半天也没插进去?」

  马娟听弟弟说着粗话又可气又好笑,她用手引导着粗大的鸡巴来到阴道口,
另一只手狠狠地给了海军一个爆栗,「下次再跟姐说屄洞这种粗话,你就连手都
别想碰了!」

  「对不起,姐,我太兴奋了!」海军嘴上乖巧无比,到达洞口的鸡巴却毫不
留情,他也不知道深浅,就是直愣愣的使劲往里一捅。

  「啊!痛死了!要死啊,你慢慢的插进来啊!太大了,快拔出去!」马娟没
想到弟弟这么野蛮,一点过程也没有,就一下把那么长的鸡巴捅到底,幸好刚好
出了不少水足够润滑,不然这一捅真要给他捅死。海军吓了一跳,赶紧把鸡巴抽
了出来,下一步如何他也不知道,只是傻傻的用手握着鸡巴等姐姐发话。

  「唉,真笨!你慢慢的插出来,再慢慢的抽出来,知道吧?」马娟气的要命,
叫他拔出去他还真拔出去,这傻弟弟,不该老实的时候老实,说他老实吧又敢亲
自己的嘴。这一抽出来,刚刚舒服了一点的阴部又空空荡荡的没着没落。

  她干脆把海军的身体扳倒,自己摸索着把洞口对准龟头,慢慢的坐了下去,
快感瞬间遍布身体的每个细胞,粗大的鸡巴把自己的阴道塞的严严实实的,长久
以来的空虚感一扫而光。海军的鸡巴虽然大,但马娟毕竟是个结婚6年的人,而
且还生过两个孩子,只要不是捅到子宫口就不会痛的。鸡巴被套进去的瞬间,海
军也是长啊了一声,姐姐的阴道把鸡巴包的紧紧的非常舒服,里面的热水和嫩肉
不断把快感由鸡巴传达至神经上。

  马娟拉着弟弟的手,身体由慢到快的上下起伏着,今晚的刺激超过了她以前
的任何一次,亲弟弟的粗大鸡巴被自己塞在阴道里快活,身体和心理的快活都达
到了顶点。套了五分钟后,马娟伏下了身子,把香舌送入弟弟口中,屁股啪啪啪
的快速活动着。海军毕竟还是个童子身,刚才姐姐亲奶头含鸡巴都让他差点射了,
现在被性欲膨涨的姐姐用屁股套了五分钟,龟头上麻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含
住姐姐送上的香舌,一边用力的吸吮,一边拼命向上挺动腰部,嘴里呜咽着喊着:
「姐,好姐姐,我射了我射了……

  马娟被弟弟火热的精液一烫也感觉快要来了,好在射完精的鸡巴还未马上软
去,她拼命的向弟弟的鸡巴上凑着,舌头伸进去和弟弟的舌头绞在一起,「嗯…

  嗯……「,姐弟俩终于都完成了高潮,为了怕孩子发现,马娟拒绝了弟弟抱
在一起眼的要求。

  第二天一早,海军和姐姐躲在厨房里亲嘴嗫舌摸奶子的玩了一二十分钟才恋
恋不舍的回了家。

[ 本帖最后由 shibingbo 于 2015-4-11 16:5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