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2-09
作者:爱哭的猫
字数:31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第二天一早,我刚做好早餐,就看到张敏穿着整齐的走出了卧室,手里还提
着行李,显然是准备离开。「你要走?那也先吃完早饭在走吧,顺便把这药吃了。」
我指了指桌上的事后避孕药,这药是我早上天还没亮出去买的,就是怕昨天两次
内射把她搞怀孕了。

  张敏看了一眼,把桌上的药塞进口袋,就准备离开,我却又把她拉住。「还
有什么事?」张敏显得很不耐烦。我直接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耳边吐着热
气说道:「再做一次!」「你无耻!」张敏显然是被我吓坏了,急忙挣脱我。但
我却不由她,直接把她抱住放在了餐桌上,推掉早餐,我就兴奋的脱去自己的裤
子。

  张敏的下面更是好弄,因为她今天下面穿了条黑色的丝质裙子,只要往上一
掀,扯掉薄薄的丝袜和内裤就了事。我怕张敏真和我拼命,一边制住她一边说道:
「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会为你保守你和倪震的秘密,不会让干妈知道,不过
我也劝你不要再和倪震产生关系了,他不是什么好人,会害了你的。」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恨你!」张敏比周慧敏更加敢爱敢恨,所以心里
想的什么直接说了出来。「恨我你就压榨我,我不介意在你身体上操劳。」「流
氓!」张敏说着说着又留下了眼泪。我则不顾这些,褪下她的丝袜提枪上马,然
后把头伸进她上衣的下摆对着那对高耸一阵撕咬舔舐。

  在这过程中我也经由张敏的嘴知道了她和倪震那晚发生了什么。她当天来到
加拿大,才知道我和干妈并不在国内,所以就去拜访了一下其他当初移民加拿大
的老友,席间多喝了两杯,回到干妈家后,原本是要去我的房间入睡的,但刚走
进去,就看到床上的男士被褥。以为干妈和倪震的感情出了问题,于是想到他们
可能分居了,然后默默退了出来,又回到了干妈的卧室。

  凌晨时候睡的正深,醉的正浓的她突然感觉被子里钻进来一具身躯,还没等
她反应过来骚穴就被倪震鸡巴杵了进去,当反应过来已晚,虽然又哭又闹,但明
白过来的倪震使出一系列威胁恐吓的手段最终还是让她消停了下来。倪震当晚又
艹弄了她一次后就提裤子离去,只留下张敏独自躺在床上呜呜哭泣,她虽然不是
贞洁烈女,但以前和男人欢好都是你情我愿的,没有过如此不堪,再由我奸淫她
的事情后她都有了求死的心。

  我听了她的叙述对她的误解也消减了几分,所以在餐厅苟合后一阵宽慰她,
最后更是找来司机亲自陪同她到了机场。等第二天干妈回来,发现闺蜜竟然不告
而别,问我怎么回事,我当然不能说你男朋友和我把她艹的不要不要的,她受不
了只能跑了。

  于是找了个之前和张敏串通好的借口道:「她家里出了点事,可能和她男朋
友有关,所以让我代她像你告辞,不过你别担心,只是小问题。」干妈「哦」了
一声,也就没再多问。时间过的很快,我请的一个月大假也到了结尾的日子,在
我有些情不甘心不愿的情绪下冲着干妈挥了挥手坐上了奔赴新学校的飞机。

  当我再次见到干妈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两个月之后。很巧的是当天恰巧是圣诞
节的晚上,我走过竖立着一棵又一棵圣诞树的街道后敲响了干妈家的房门。当看
到长大嘴巴吃惊我会出现在这里的干妈时,我把藏在背后包裹着彩色包装纸的礼
盒递到了她的手上。

  这是一串镶嵌着一克拉钻石的项链,我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才买到的。这时
就会有人问我,你不是大集团的富家公子吗?怎么还会用攒钱?我只会翻着白眼
告诉他,在我没有合理继承我老爸财产前,我每个月的零花钱相对于那些富家公
子哥来说可谓是少的可怜,甚至我连一辆自己的汽车都没有,因为我老妈警告过
我在没有考下驾照前不允许私自开车出门。

  我来的时间也恰到好处,他们刚准备好丰盛的晚餐,只是让我吃惊的是当我
走进餐厅时发现,除了我和干妈外,餐桌前还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不用说,
是总时不时会消失一阵的倪震,而另一个则是留着短发的张敏。

  「哦?张敏阿姨也在啊。」当我看见她时,发现她又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心里好奇的瞥了一眼旁边的倪震,心道:「难道两个人又勾搭到一块了?」「张
敏是和她男朋友一起来的,不过她男朋友今天有点事过不来,需要明天了。」

  干妈招呼我坐下,张敏则用异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接着抢过干妈手里的礼
盒,几下打开包装,一条璀璨盈盈的白金钻石项链映入眼帘。「哎呀,某人就是
偏心啊,我们这里坐了三个人,却只准备了一份礼物。」张敏有些揶揄的看着我。

  干妈也看到了张敏手中礼盒里的东西,眉头皱了皱道:「小伦,你怎么又乱
买东西,明天赶紧拿去退了吧,我不缺首饰。」这几个人里只有干妈知道我每个
月有多少零花钱,此时看到项链就想退还给我。倪震这时笑呵呵的说道:「你就
收下吧,你干儿子的一片孝心,再说他一个富家少爷,不缺这点钱。」我听见倪
震这揶揄的话,心里一阵火大,但不好发作,只好转移怒火,于是愤呵呵的回应
张敏道:「你也想要礼物?那你明天跟我走,我带你去买。」张敏顿时有点坐蜡,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经过我口,好像她故意非要礼物一样。

  「好啦好啦,都少说两句,菜都快凉了。」这时候干妈出来打圆场道。经过
前面的一阵不愉快,导致后面的饭局也有些索然无味。正当吃了一半的时候,坐
在我旁边张敏突然哎呦一声,其他人不解的看向她。

  「我……我,我忘记带礼物给慧敏了。」张敏支吾了两声,这才找了个借口
道。「哎呀,说这些就见外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哎呀一声吓了我一跳。」干
妈拍了拍胸口道。「那个……我下次一定补上。」看着张敏的样子,我总感觉她
怪怪的,突然余光瞥到一旁笑眯眯的倪震,心里顿时了然几分。夹了几筷子菜,
我把桌上的桌布不动声色的拉了起来,眼神装作看着手中的米饭,实则向桌下望
去。只见一只脱了鞋只穿着黑色袜子的大脚悄悄的抚摸上了张敏洁白的小腿,并
且开始摩擦。

  「真恶心!」我看着对面笑眯眯给干妈夹菜的倪震,心里一阵作呕。「要想
个办法给他个教训。」「有了!」我装作继续吃饭,脚尖狠狠的踹向了倪震的脚
面。不过踢的角度倾斜了一点,好似是坐在我旁边的干妈踢的一样。「哎呦!」
倪震叫了一声,其他人寻声望去,倪震只好装作拍拍额头,道:「你瞧我这记性,
我也忘了给慧敏买礼物了。」「哦?是么?怪不得我和某人交往以后礼物收到的
越来越少了。」倪震这句话好似触动到了干妈某些伤心处,此时听到后并没有给
倪震什么好脸色。

  做贼心虚的倪震却以为周慧敏知道了他和张敏的事或者即使不知道但感觉到
了什么,刚才的一脚和眼下的话语是警告。警告他不要做的太过分,外面可以沾
花惹草,但在家里就别招三惹四,如果真做了什么出格的事,那他们的关系就无
可挽回了。倪震也知道自己理亏,不在多言语,抽回了脚,老老实实吃完饭争抢
着把碗筷给洗了。

  不过吃完饭不久几人却遇到了一个小麻烦,干妈皱眉道:「不知道小伦今天
回来,其他房间都堆了不少没处理掉的杂物。小伦原本住的房间我答应今天让阿
敏住了,毕竟她老公今天不在,一个人住宾馆我也不放心,现在小伦回来了,房
间就有点不够住了。」「这有什么难解决的我和张敏阿姨住在一起就可以了。」
听到我有些大胆的话,干妈和倪震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而站在一侧的张敏则露
出微微的惊恐。

  「干嘛?我只是说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我在里面支一张折叠床就好了,况
且我只住两个晚上,后天早上我还要坐飞机回去的,这两天能过来也是因为学校
组织活动,我跟随老师一起来的,只是我在这里有干妈这么个熟人,好吃好喝好
伺候,我才不愿意和那帮师生一起住宾馆。」

  「住宾馆确实没有住家里方便,那小伦你就委屈一下吧。」干妈周慧敏抱歉
的说道。我阴恻恻的瞥了张敏一眼,露出一种奸计得逞的表情,张敏看到我的模
样,脸上的表情立刻不太自然了,刚想对干妈说些什么,不过看着已经决定了的
干妈,只得叹了口气,默默走进了卧室。储物间里就有折叠床,随便把上面的灰
迹抹掉,又找了床被子我就钻进了被窝,不是我不想和干妈多聊会,只是有倪震
在,每次听到他夹枪带棒的话我就不舒服,于是只能兴趣寥寥的离开了。

  夜深人静,打炮无声。我熬到约莫十一点半,再也忍不住。一个翻身从折叠
床上坐了起来,也不穿鞋,悄悄的来到了张敏的床前,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