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24
作者:hangyuanfly
字数:5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宿醉后的第二天,小倩不但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样子,反而神采奕奕的。她说
自己今天串休,提议去海边游泳。

  而她的老公小奇,眼圈却是黑黑的。有些慵懒的说,海边人太多了,显得很
乱。

  这时,老李一想到可以看到儿媳泳装的样子,便来了精神。想了想说,他的
老友有一处很隐蔽的私人海边俱乐部,已经建设完成,只是还没有使用。只要打
声招呼,去那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小奇虽然想在家里睡觉,可是老爸都这样说了。也不好说不。只好同意。

  老李一个电话后,全家人带上游泳用具,上车,直奔海边。

  接近中午的时候,一家人来到蔚蓝的海边。

  因为是私人海滩,再加上没有正式运营,这里几乎没有人。空旷的沙滩上,
只有他们一家四口。

  炎炎夏日,海边的更衣室又是刚建成的,漆料的味道实在是太重了。只好在
车上换衣服。等女士们换完衣服,老李和小李上车换衣服时,车厢内满是女人的
体香混杂着香水的味道。

  两人的下体竟然硬了起来,不知道的一定以为他们父子俩有激情呢。而实际
上呢,他们爷俩都是直的,值得跟射线似的。只是他们硬起来的原因,不知道是
不是因为自己的老婆。

  一家人只有婆婆云梅不会游泳,其他三人都下海游了起来。云梅蹚着水,捡
捡贝壳,给三人照照相。不一会儿,小奇就有些累了,上岸。在遮阳伞下的躺椅
上闭目养神起来。

  很快就到了午餐时间,翁媳二人被云梅召唤上岸,大家一起吃东西。

  饭后,儿媳小倩指着远处的小岛,要游过去看看。老李想要儿子小奇陪着一
起去。儿子却说累,死活不去。看着他那没精打采的样子,去保护儿媳,搞不好
有危险的反而是他了。最后,老李不放心儿媳一个人,陪着小倩一起下水。

  可能是很兴奋吧,一开始小倩游的很快,把老李远远的拉在后面。但是,也
许是太过兴奋了吧,才游了一半就有些没力气了。

  老李看着儿媳的脸色有些发白,知道她需要休息,便指着前面的一处小的礁
石,说:「我们到那里休息一下吧。」

  小倩抬手示意,说好。两人前后游了过去。

  露出海面的石头很光滑,坐上去一个人是富富有余的,可是两个人就有些挤
了。

  老李游在前面,先上的礁石。很快儿媳小倩也游到跟前。老李伸手拉她,小
倩接力脚下一蹬,跃上礁石。

  老李正挪动着身子,给小倩更多坐下的地方。不想,小倩一屁股坐在老李的
怀里。热乎乎的臀瓣紧紧的挨着老李的下体。老李的命根子立即有了感觉。不过
还好,长时间浸泡在海水里,早已缩成一块。虽说有感觉,但也只是有感觉拔了,
并没有硬起来,要不就囧大了。

  但是,对于气喘吁吁的小倩来说,可能是太累了,也许并没有想到这样坐在
自己公公怀里是不妥的。

  可能是真的有些游脱力了,小倩身子一软,竟然靠在老李身上,脑袋无力的
耷拉在老李的肩膀上。

  两人身体这样紧紧的贴在一起,泳衣传递着对方温暖的体温。老李的鼻尖传
来儿媳年轻的少女所特有的体香。他一低头就是儿媳胸前的汹涌澎湃,还有那满
是海水和细沙的迷人的乳沟。

  再看儿媳有些苍白的、粉红的樱桃两片唇瓣,它们近在咫尺,只要老李现在
再低一点头,就可以将这粉红含入口中。但是,也只是想想。老李不是不想,是
不敢。

  小倩靠着老李的身子一滑,就要摔倒,老李立即顺势搂住儿媳小倩的腰。小
倩的眼睫毛一阵不自然抖动,腰也有些僵直,不过很快又放松了下来。

  渐渐地小倩的嘴唇恢复了红润,气息也不喘了。而此时,老李的命根子被儿
媳臀瓣温暖着,慢慢的恢复乐活力,渐渐的硬了起来。虽然被泳裤紧紧的束缚着,
但是它的灼热和坚挺还是透过泳裤,被儿媳小倩的臀沟清楚的感受到。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紧紧地挨在一起。

  老李的手慢慢的上移,就要攀上巨峰的时候,停了下来,微微的抖着。一番
斗争后,最后,从儿媳身上拿开了。这时,小倩的脸上拂过一丝放松掺杂着失望,
瞬间就不见了。

  又过了一会儿,小倩口中发出一声嘤咛,坐了起来,问老李自己是不是睡着
了。老李点头称是。

  这时,老李建议回去。小倩,看着不远处的小岛,有些不甘心。身子一跃跳
进海里,朝着小岛游去。

  看着儿媳曼妙的身姿,老李无奈的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    ***    ***    ***

  岸边,小奇充躺椅上直起身子。看到老妈坐在沙滩上,无聊的看着海。也是,
两个去游泳了,一个在睡觉。她一个人能不无聊吗?

  「老妈,一个人无聊吧!我来陪你!」,说着,儿子紧贴在妈妈身后做下,
楼上妈妈的腰。

  云梅的身子一僵,因为一个硬硬的热热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腰间。随即释然,
儿子长大了,都娶媳妇了,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小奇搂的有点紧,喷在云梅肩上的气息很热,但是,因为是自己的儿子,这
样的撒娇,也就没有在意。见妈妈没有在意,小奇起身做到妈妈怀里,炙热的肉
棒烘烤着云梅的肚子。

  云梅穿的泳衣是露着肚子和后背的,被儿子搂着,两只绵软却硕大的乳房紧
贴着儿子的前胸。透过胸部,感受到儿子快速的心跳,她的心也跟着跳了起来。
再加上肚子上那条炙热,云梅不禁脸上有些烧起来。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两人都有些喘气。小奇的手偷偷的向上移动,摸上了妈
妈的乳房,隔着泳衣轻轻的揉捏着。

  「不知羞!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还摸妈妈的。」,云梅打趣着儿子。

  「嘻嘻!老婆的再好,也没有妈妈的好!」,儿子嬉笑着说。

  「就会逗妈妈。妈妈都是老太婆了。别摸了!不知羞!这可不是在家里,别
胡闹!」,说着,云梅用力拉开儿子的手。

  「哦!」,儿子噘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双手在妈妈背后讨好的摩挲着。

  随后,小奇的手随着抚摸,渐渐的下移,摸上了妈妈的双臀。虽然,云梅已
经到了当奶奶的年纪,但是,臀部却依旧光滑、丰满、挺翘。小奇摸得爱不释手。

  最终,小奇沿着臀部、大腿外侧一路摩挲进妈妈的大腿内侧。这里可是女人
的明感地带。每次小奇抚摸着小倩这里一会儿,小倩的小妹妹就会湿润起来。

  云梅的大腿内侧被儿子侵入,本能的双腿夹紧。随即发现这样十分暧昧,但
是,难道放开任他抚摸吗?她也不知道该拿儿子怎么办。儿子只是和他亲昵,她
怎好驳斥。但是,这样的抚触,又实实在在的引起她莫名的冲动。

  这里,这样的抚摸,即让她感觉到儿子对她的依恋,又有一种强烈的不可名
状的发自心底的原始的欲望。

  最后,云梅长出一口气,颤抖着松开加紧的双腿,任儿子肆意抚摸着。云梅
的心跳随着儿子的手的移动慢慢加速。

  儿子抚摸了一会儿,手离开大腿内侧。这让云梅有那么短暂的失落和空虚,
还有什么不可名状的失望。

  很快,小奇的手又攀上母亲胸前丰满的丘陵。在小奇的手下,透过薄如丝的
泳衣,坚挺的乳头的轮廓清晰可见。他的另一只手,此时也没有闲着,抚摸着臀
部和大腿上裸露的肌肤。

  被儿子如此肆无忌惮的爱抚着,云梅不自觉的舒服的低声呻吟。

  这一声若有若无的娇喘,仿佛未经事的少女一般。这也让儿子知道了妈妈的
反应,更加任意妄为起来。原本隔着泳衣揉捏着乳房的手,这时,竟钻进泳衣里
大力的揉捏着,将乳房捏成各种形状。

  云梅的下体一阵悸动,那里已经湿了。这反而让她清醒了一下,但是原始的
欲望,在脑中萦绕不断。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儿子,可以了吧。别闹了!」

  「嗯!——不嘛!」,小奇如孩子一般撒娇道。

  但是,随着他身子的扭动,又热又硬的东西在妈妈的肚子上滑来滑去。刺激
得小奇,下体一阵颤抖。而云梅也被刺激到了,虽说是自己的儿子,那也是一个
成年男人的东西啊!

  「儿子听话!」,云梅一边说一边抓住儿子的手腕,向外用力,想把儿子的
手拽出来。

  不想,儿子捏着乳房的手更用力了,而且还用两个手指夹着坚挺明感的乳头。
这一拉扯,反而把云梅自己弄疼了。只好停手。

  「儿子听话!啊!小奇最乖了!最听妈妈话了!」,云梅耐性的哄着儿子。

  「嗯!」,儿子不愿意的哼着,说,「妈妈这么雪白的乳房……如果,让我
吃一口,我就下去。」

  「就一下?」

  「就一下!」

  小奇在得到妈妈的首肯后,撩起一侧的泳衣,吸住了那洁白如雪的乳房上的
一片嫣红。

  云梅无奈的笑着,看着儿子低头贪婪的吸吮着自己的乳头,酥酥麻麻的,痒
痒的,但是好舒服。云梅不禁深吸一口气,险些舒服的呻吟出声。

  她一脸溺爱的抚摸着儿子的头。母亲的乳房被儿子吸吮,作为母亲这是很正
常的事,也是母性的体现。并且这样也好舒服,云梅如此想着。

  但是,渐渐地云梅发现,这样被儿子吸吮、舔舐着,她的下体也开始酥酥麻
麻起来,自己的意识也开始模糊。

  云梅意识到自己和儿子不能再这样持续下去,一把推开儿子,穿好泳衣。有
些慌张的走向洗手间。

     ***    ***    ***    ***

  而此时,老李和小倩经过奋力的拼搏,终于登上小岛。两人躺在温暖的沙滩
上,大口的喘着气。

  不愧是私人俱乐部,这小岛也是这俱乐部的。从这小岛上也有一样的遮阳伞
和躺椅就能判断出来。当然还有不远处一样的度假小屋。

  翁媳两人惬意的躺在沙滩上,吹着凉爽的海风。

  老李抬手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2 点多了,他们应该回去了。是游回去,还
是叫船载他们回去,他得问问儿媳小倩的意思。

  他叫了几声不远处的小倩,没有反应。看她胸前缓慢平稳的起伏来看,不会
是睡着了吧?

  老李起身来到儿媳身边,伸手放在儿媳的手腕上,摇了摇,喊着儿媳的名字,
没有反应。看来真的是睡着了。看来她勉强游到这里真的是累坏了。

  老李又摇了摇儿媳的肩膀,还是叫不醒。想来现在就是把她抱起来扔到海里
也不会醒过来吧。老李不禁慨叹年轻就是好啊!可以睡得这么熟,这么香。

  但是,这样一直躺在沙滩上会被太阳晒坏的,得把儿媳抱到遮阳伞下的躺椅
上去。于是,老李蹲在儿媳身旁,一手穿过儿媳的后颈抱紧,一手从儿媳的膝盖
下穿过。双手和腰一起用力,把儿媳抱在怀里。

  老李的前胸立即感受到一团柔软又富有弹性的物体。不需低头去看,老李就
知道这是他日思夜想的儿媳的乳房。

  真的是好软!好舒服!老李心想。此时,他的胸前痒痒的。和儿媳胸部接触
的皮肤,如过电一般麻麻的。

  虽然,老李知道这里除了他俩应该是没有人的,但是,他还是不自觉的抱着
儿媳左右看了看。因为,此时他的下体鼓起来,孙悟空的金箍棒的坚挺赫然印在
泳裤上。

  尽管,走到躺椅那里也就20多米的距离,但是,老李却走了好久。他实在不
愿离开儿媳这温暖、软绵绵的可爱。

  无论多么不情愿,老李的脚还是移到了躺椅旁。他深吸了一口气,不情愿的
把儿媳放下。

  老李呆呆的看着熟睡的儿媳。胸前还残存着儿媳的体温,以及那柔软、丰硕
的触感。

  昨天老李才和老伴做过,但是,此时此刻老李的情欲却如苏醒的野兽。而眼
前的熟睡的儿媳,正是情欲的野兽的猎物。

  老李告诉自己该离开了,但是他却怎么也迈不动脚。他慢慢的俯下身,蹲在
儿媳的身旁,凝视着儿媳俏皮可爱的脸。

  儿媳微微撅起的小嘴,可爱的小鼻子,长长的睫毛,白嫩小脸吹弹可破。老
李好想亲上一口。

  随即,老李的双眼就被儿媳的双峰吸引住了。虽然,之前时常偷看儿媳的双
乳,几乎将这两坨美肉的曲线印在心里。但是,他却没有如此之近的又不需顾及
的欣赏儿媳的美胸。

  理智告诉老李这样是不对的,眼前的人儿是自己的儿子的女人,是自己儿媳
妇。可是,乳房顶峰那若有若无的俩点印记,那是儿媳那粉嫩的乳头。这勾起了
那晚绚丽的回忆,醉酒的儿媳将他错认成自己的老公,把老李的手按在自己的乳
房上。

  老李饥渴的吞着口水。眼前的双峰是那么近在咫尺,被泳衣勒紧着,展现出
最完美、最诱人的曲线、身型。尤其是双乳被泳衣勒出那简直是犯罪一般的轮廓,
占满了老李的眼珠。

  老李的呼吸一阵急促,眼里满是欲火。他自我安慰道,儿媳睡得那么沉,如
果只是轻轻地摸一摸,自己注意点,是不会把她弄醒的,她也就不会知道了。再
者自己为他们付出那么多,这就当是孝敬自己的吧。嗯!就是这样!

  这般想着,老李单手放在儿媳的乳房上,颤抖着,隔着光滑的泳衣小心的摩
挲着。这种不道德的抚摸着如此青春、富有弹性的儿媳的乳房,让他老迈的心脏
剧烈的跳动起来。

  这就是儿媳的乳房,老李兴奋的眼珠都要瞪出来。这背德的抚摸让他如此的
兴奋,以至于下体也跟着抖动了两下。

  儿媳沉静的脸庞,给了老李更多的色胆。他小心的试探的张开手指抓上儿媳
的巨乳。好有弹性!老李小心的揉捏着。

  光是这样还不够,只是隔着泳衣父母怎么能过瘾。老李也是知道,泳衣那么
紧,硬脱下来,儿媳要是醒来,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自圆其说的。但是,此时的老
李已经顾不了这些了。他小心的用力一拉,乳房上的泳衣就被扯到锁骨下。

  儿媳白皙水嫩的豪乳暴露在空气中,展现在老李的眼前。老李顿时被迷住了,
儿媳这散发着少妇的芬芳的微熟裸身,是那么的诱人,这哪里是他老伴那下垂的
水瓢所能比拟的。

  一双猥琐的颤抖的手,握了上去。老李的手在男人中也算是够大的了,都可
以抓起篮球,但是却不能完全握住儿媳的乳房,可见其硕大。

  儿媳那粉嫩的乳晕,嫣红的乳头,如微微张开花瓣的玫瑰花蕾,在老李的手
上被揉捏着。

  此刻的老李的脑子里,已经没有任何把儿媳弄醒的顾及了,他也无法思考这
样的问题。满脑子都是儿媳双乳的美妙。

  很快,儿媳的两个乳头就硬了起来。老李盯上坚挺的乳头,舔了舔干燥的嘴
唇。索性低下头,舌头轻舔儿媳粉嫩的乳头。老李味蕾上传来的刺激,弥散在空
气中少女般的体香,这本该是儿子才能享受到的盛宴啊!

  老李想到自己如此的不顾辈分的肆意,更加兴奋起来。脑袋一低,将乳头整
个含进嘴里,轻轻的温柔的吸吮着。舌头在口中来回舔着,逗弄着这美味的小樱
桃。

  「我正在含着儿媳的乳房!好爽!现在就是让我死,都值了!」,老李如是
想着。嘴里更加疯狂、贪婪的吸吮着,甚至将整个乳晕也裹进嘴里。唾液顺着嘴
角在乳房上四处流淌。

  他的手攀上儿媳的另一只乳峰,时而轻轻抚摸把玩,时而肆意的揉搓。

  这些还不够,他要亲吻儿媳可爱的红唇。这样想着,他恋恋不舍的吐出口中
的唾液横流的乳房,向着儿媳的嘴唇贴近。

  这时,他眼睛的余光发现,儿媳的眼珠在眼皮下不时的转动,眼睫毛也在微
微的抖动。

  儿媳已经醒了?还是在做梦?

  如果是在做梦当然是最好的。

  但是,如果儿媳已经醒了,那她为什么装睡?是因为自己这个老不休在玩弄
她的身子?她为什么没有起身跑掉,或者斥责我?而是这样装睡默默承受着?

  她是羞于面对这样尴尬的状况?还是,其实,她很享受自己这位公公的抚摸?

  无论如何,只要看看之后儿媳醒来对自己的态度就知道了。这样乱想也是没
有用的。

  老李起身把儿媳的泳衣拉回到乳房之下。恋恋不舍的来回看着儿媳的睡姿。
最后,下了很大的决心,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凑到儿媳的嘴唇上,轻轻一吻。好
嫩!好软!轻咬了一下儿媳水嫩的唇瓣,起身,躺到另一个躺椅上。

  躺在那里的老李,满脑子都是刚才淫乱、绚丽、绯色的画面。而他的手上、
嘴上,似乎还残存着儿媳的体温和体香。眼睛的余光不时的偷瞄着儿媳的身体各
处。

  似乎,儿媳腿间的小裤裤似乎有着一条微湿的水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