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20
作者:长山银剑生
字数:64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突破

  近距离观赏了郑阿姨母子的庭院大战后,母子二人的陪读生活再次走入正轨,
不过这段时间妈妈比以前要忙了许多。

  之前她跟我抱怨陪读的时候白天非常无聊,过年来了以后她突然联系了一些
以前的闺蜜,在她们的指导下风风火火的开起了服装店,所以现在的妈妈白天要
去店里忙着做生意,晚上要为我准备晚饭,陪我睡觉,日子过的紧张又忙碌。

  而我由于到了新学期,高中的学业十分繁忙,也没有时间去市里给妈妈帮忙,
看着她每天忙上忙下的,我想出了一个新办法,既能给妈妈一点帮助,又能增进
我们的感情。

  周末的晚上我在家下厨倒腾了一桌晚餐,在店里辛苦一天的妈妈回到家里,
因为她提前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晚饭要我自己出去吃,她晚点回来,所以她回来
的时候看到桌上的饭菜非常惊讶。

  「明明,你还没有吃饭啊,这饭菜是餐馆打包的还是你做的?」

  看着妈妈疲惫的脸上带着惊讶,我赶忙取下她手上的提包,拉着她的手就把
她按进饭桌前的椅子里,伸手在妈妈的香肩上捏了捏,低头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
口,笑嘻嘻的对妈妈说:「老妈,对你儿子这么没自信啊,这些饭菜当然是我做
的啊。」

  猝不及防被我按到椅子上亲了一口,妈妈听我说饭菜都是我做的,脸上的惊
讶转为欣慰和心疼:「乖明明,妈妈这么晚才回来,你怎么不听妈妈的话出去吃
饭,饿不饿啊小宝贝。」

  转身抚摸着我的侧脸,妈妈知道这一桌菜都是为她做的,眼里自然满是感动
的看着我我没有回答妈妈的话,低身环住妈妈的腰,两只不老实的爪子从妈妈衣
服下缘掀起,双手往上深入,抓住妈妈的乳峰一阵揉搓,嘴巴则堵住妈妈的香唇,
不给她反击的机会,与我有了很多次接吻经验的妈妈,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转而
羞涩的张开小嘴任我掠夺,抚摸着我的侧脸的手,也变为环在我脖子上。

  在餐桌前缠绵了一会,我放开面色潮红的妈妈,细心帮她整理好被我弄乱的
衣角,轻吻她的脸颊后递给她筷子,然后将椅子搬到她身边共进晚餐。

  母子二人亲昵的吃完晚饭,稍微看了会电视后妈妈起身去洗澡,我则是到卧
室拿出从淘宝买的好宝贝,待会给妈妈一个惊喜。

  出浴后的妈妈穿着吊带睡衣就出来了,我拉着妈妈的手将她带回卧室,拿出
预备好的按摩油向她解释精油按摩的好处,被我一番诱导,加上最近忙生意确实
是身体有点吃不消,妈妈很开心的满足了我的好意。

  因为最近半年来妈妈已经习惯了在我面前坦露身体,而且我还很小心的没有
向妈妈提出全身精油按摩,只是说帮她按摩腰背,妈妈便很放心的脱了睡衣,自
然的趴在床上。

  倒出一些精油到手上,跨坐在妈妈臀后的我,手掌贴合住妈妈的腰线,掌心
揉捏妈妈的腰间软肉,手掌顺着腰部往上直到肩部,然后如此反复。疲惫了一天
的妈妈在我的魔手之下,紧张的肌肉逐渐放松,按摩十几分钟后竟不知不觉睡着
了。

  望着睡着的妈妈,我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伸手拉过被子盖好防止她感冒,
然后快速前往卫生间洗澡。

  洗完返回卧室,妈妈还在熟睡,看来她最近确实是累得不轻,我也不忍心打
扰她的安睡,钻入被窝搂着她便睡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醒来时妈妈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内裤的趴在我怀里,晨勃状
态的阴茎死死顶在她的小腹上,感受到我身体的移动,妈妈睁眼醒来,发觉小腹
上那根烧红的铁棍,妈妈脸上毫无羞涩,反而满是促狭的笑容,伸手拍了拍我的
臀部笑道:「好啊明明,你个小家伙,一大清早就对妈妈起坏心。」

  见妈妈被我的阴茎顶住还满是笑容,我自然是顺杆往上爬,身子往下缩了缩
趴到她怀里,嘴巴叼住一只乳头就狠狠吸吮,另一只手抚过妈妈腰背,从内裤边
缘插入直达臀部,揉捏起妈妈的臀部软肉。

  母子二人在床上嬉闹了一会,在妈妈身上占够了便宜,我们便起身穿衣服,
开始一天的工作学习。

  往后的日子,或许是精油按摩真的起作用了,妈妈对按摩也越来越放心,从
一开始的局部按摩发展到后来的全身按摩,妈妈已经习惯了回到家的晚上,脱光
衣服趴在床间,享受儿子的按摩服务。

  现在已经是五月的晚上,天气已经有些热了,洗完澡的妈妈熟练的趴到床上,
我则很自然的双手勾住妈妈内裤两边轻轻下拉,感受到内裤滑动到胯骨附近,妈
妈微抬臀部,内裤轻松退到膝盖,然后退到脚踝,最后脱离趾尖,隐藏在臀缝间
的黑森林和淡褐色鲍鱼,清晰的映入我的眼中。

  压制住我心中升腾的欲火,倒出精油滴到妈妈身上,侧身在妈妈身边的我卖
力的用手在妈妈身上摩擦,指尖按捏,掌心揉搓,从头到脚将妈妈的嫩肉掌握在
手中把玩。

  手掌按摩到妈妈大腿内侧,看着离手指只有几厘米远的阴户,我用理智强压
住想要探索妈妈阴户的冲动,刻意的远离妈妈私处,不引起她的警惕,毕竟之前
的那次失败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现在的进步是来之不易的,在想往下和妈妈
进一步发生关系,由不得半点失败。

  细心的帮妈妈按摩了快半个小时,额头出汗的我没有擦汗,更没有像往常一
样先帮妈妈穿上内裤,反而是假装很累的趴在了妈妈身边,头朝着妈妈累的直喘
气。

  本来就被我最近的孝顺行为感动的不行的妈妈,见我为她按摩累成这样,心
疼的将我拉入她怀里,我则顺势亲吻她的嘴唇,双手揉捏着她的乳房。

  由于最近习惯了我给她全身按摩,妈妈在我面前全裸已经是非常自然了,现
在见我一副很累的样子,她没有想到自己还是赤身裸体在我面前,而我也仅仅穿
着T 恤和内裤。

  为了不引起妈妈的警觉,我这次非常小心的双手只袭击妈妈的上半身,连她
的大腿我都不碰。

  躺在床上的母子二人,妈妈被我拥在怀里,两人嘴唇相接,两条舌头在彼此
口腔中追逐,房中传来阵阵淫靡的口水交换之声。另一边我的双手也是不会闲着,
按照小黄书和百度来的方法,全力攻击着妈妈的胸部,轻柔的搓捻乳头,揉捏乳
房,感受到妈妈的乳尖硬起、膨胀,从黄豆大小膨胀到花生米大小。

  低下头转而吸吮妈妈的奶子,睁眼看到妈妈一手揽着我的后背,一手的食指
含在唇间,被牙齿轻轻咬住,双腿也是不停交叠,胯下的黑森林里,那条微褐色
的肉缝在大腿根部时隐时现,灯光下反射着诱人的水光。

  经过精心的计算,今天恰好是妈妈月经之后第三天,根据百度的知识和我观
察的经验,现在应该是她性欲最旺盛的一天,另外为了放松她的警惕,连日来的
全身按摩和今天装出的疲累,终于让妈妈没有注意到自己是赤身裸体在我面前,
而我下身仅仅只有一条内裤,再加上我的一番口舌调情让她春意勃发,多管齐下,
今日正是我突破的最佳时机!

  两眼盯着妈妈的俏脸,见她面色含春闭目享受着我的玩弄,我松开一只揉捏
她乳房的手,悄悄伸到自己下身脱下内裤,此刻我和妈妈的下身都是赤裸,粗壮
的阴茎离她湿润的阴部只有几十公分。

  内心忐忑的继续身上抚摸妈妈的腿部,勾住妈妈的腿弯往我这边一拉,妈妈
很自然的抬腿架到我腰上,原本紧闭的腿根瞬间洞开,水润的阴唇在旺盛的阴毛
下朝我招手,悄悄挺动下身往前,一厘米一厘米的前进。

  近了。

  更近了!

  左手扶住阴茎直指妈妈的阴户,灼热的龟头离妈妈的阴部已经不足几厘米了,
抬头看着妈妈那张毫无警觉的美丽脸庞,我的脸上闪过一丝坚定,不成功便成仁,
成败在此一举!

  下身一挺,早已瞄准好位置的龟头霎时间直插妈妈的阴部,顷刻间龟头没入
阴户,这柔滑的触感和紧缩的阴道,差点让我直接射了,好在我之前就了解到处
男容易秒射,趁着妈妈洗澡的时候在卧室撸了一发,这才没有让我直接射出来。

  此刻被我舔弄的春情萌动的妈妈,发觉下身突然被插入一根滚烫的棍状物体,
多年没有性爱经历的她先是迷茫了刹那,顿时清醒过来是儿子的阴茎插到了她的
阴道。

  妈妈脸上的春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惶恐和愤怒,两手放在我肩膀上使
劲把我往下推,嘴里不停的说道:「韩晓明!你要死是不是!赶紧退出去!」

  见推不动我,妈妈的脸上愤怒之色更甚,手指从推变为掐,我的手臂都被她
掐的生疼,但我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不能退缩,必须把妈妈操服了才行,生米做成
熟饭,她不认也得认。

  没有理会妈妈的怒意,我翻身将妈妈压在身下,腰间用力,「滋」的一声,
整根阴茎完全插入妈妈湿滑的阴道,两片微褐色的阴唇都被我挤压变形了,完全
贴在我的阴囊上。

  感受着妈妈很久未曾性爱过的阴道,那层层叠叠的阴道肉壁像一层层肉环,
死死箍住我火热的龟头和阴茎,然后又被我蛮横的层层破开直达深处,阴道壁和
龟头摩擦传来的强烈快感让我的下身颤了颤,忍不住就想射精。

  见我的阴茎完全没入她的阴道,妈妈或许是感到害怕了,脸色从愤怒转为惶
恐和哀求,掐着我手臂的手指都放松了些,向我说道:「明明,你听话好不好,
妈妈用手帮你弄,我们是母子,不可以这样,你听妈妈的好不好?」

  呵呵,吃到了妈妈美肉的我,想让我抽出鸡巴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没有回答妈妈的话,一手按住妈妈的腰间防止她乱动,一手攀上妈妈的乳
房揉捏,嘴巴则叼住另一边的乳头狠狠舔吸,下半身缓缓抽出阴茎,随后狠狠压
下,火热粗壮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内大力抽动,房间里除了妈妈的哀求和哭泣,
便只剩下我吸吮她奶头的声音,还是阴茎抽插阴道发出的淫靡水声。

  随着阴茎的不断抽插,或许是认命了,或许是被我抽插出了快感,妈妈脸上
的眼泪逐渐止住,表情从哀求变为迷茫,还带着一丝沉醉,原本放在我手臂上掐
我的手指,不觉间也放到我背上,揽住我的后背,双腿也缠上了我的大腿。

  恍惚间,发觉妈妈的下身一阵颤抖,紧接着阴道里一股水流涌出,打在我的
龟头上十分刺激,差点就让我缴械,看着妈妈潮红的面容和松开的双腿,估计她
已经高潮了。

  望着胯下被我操的高潮的妈妈,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豪和强烈的征服感,不过
现在还不是得以的时候,不把妈妈操出三五次高潮,今天就不能算成功。

  从妈妈体内抽出被她淫水打湿的阴茎,粗壮的棒身上满是妈妈的淫水,阴囊
上还沾着强烈抽插后泛起的白沫,看着妈妈失神的双眼,和她下身狼藉的阴部,
我将她翻过身趴下,抬起她的双腿一收,把她摆出一个母狗跪地的姿势。

  分开妈妈的双腿,我的阴茎再次侵入她的阴道,俯下身的我这次不仅能揉捏
她的乳房,一手还可以搓捻妈妈的阴蒂。

  下身耸动之间,妈妈雪白的肉臀泛起肉浪,胯部冲击臀部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在妈妈紧致的阴道包裹下,我的阴茎抽插得越来越快,两手按在妈妈臀上死死捏
住,都捏出两个巴掌印来。

  每一次抽出阴茎,阴道的沟壑摩擦龟头的头冠,淫肉摩擦间的快感都让我的
阴茎忍不住想要发射,再一次深深插入,我的下身都死死贴住妈妈的阴部,仿佛
想要连阴囊和睾丸都全部插入妈妈的阴道,一直插到她的子宫,直达最深处。

  伴随着猛烈的冲击,下身一阵耸动后,阴茎完全没入妈妈的阴道深处,然后
白浊的精液从尿道口喷射而出,全部打在妈妈的花心上,精液的热度让妈妈的身
体都颤抖不已。

  射完精的我当然不会就此结束,现在离天亮还早着呢,射完后疲软的阴茎,
在妈妈阴道内还没滑出,在阴道的摩擦挤压下便再次恢复坚挺,没有给妈妈缓冲
的时间,我便把妈妈平躺着摊开,修长的美腿架到我肩上,下身如同打桩机一般
再次抽插起来。

  这一夜我不知插了多少次,只知道后来阴茎都有些硬不起来了,包皮险些磨
破皮,连精液都射不出几滴。

  清晨的鸟鸣传进室内,卧室里的妈妈还被我压在身下,阴毛一拗一拗的,上
面全是干涸的精液和淫水混合物留下的白浊痕迹,两片微褐色的柔嫩阴唇,此刻
也无力的耷拉在一边,原本紧闭的阴道口也合不上了,张开一道一厘米大小的口
子,里面还不停有未凝固的精液缓缓流出,屁股上和床单上更是不用说,满是精
液和淫水的混合物。

  侧头吻了吻妈妈,醒来的我发觉妈妈早就已经清醒了,不过碍于面子或者说
不知如何面对我们二人的关系,所以一直在装睡学鸵鸟,既然她早就醒了,却没
有给我一顿臭骂或者打我,我心里对妈妈的态度已经有了大概的思路。

  伸手将妈妈揽到怀里,我深情的吻住妈妈,在她耳边说道:「妈妈我爱你,
儿子说过会永远陪着你的,爸爸不要你了没关系,还有儿子呢。」

  自从过年的时候发觉妈妈不对劲开始,我就隐隐察觉爸妈可能会离婚,毕竟
他们这么多年冷淡的关系我是看在眼里的,而且老爸常年在外面做生意,要说在
外面没有女人我是绝对不信的。事实也是证明了我的猜想,后来在妈妈做饭的时
候我偷偷翻看她的手机,看到了老爸跟她谈离婚的短信,心中也就开始了这次的
突破计划。

  听到我在她耳边说的话,妈妈原本闭着装睡的双眼悄然挣开,看着我深情的
双眼与她对视,妈妈脸上闪过迷茫、羞愧,眼中流着泪水:「可是明明,妈妈和
你是母子,怎么可以、可以这样、、、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咱们可怎么活啊。」

  「没关系的妈妈。」我把妈妈仅仅抱在怀里,宽阔的胸膛紧贴着妈妈额间的
秀发,嘴中说道,「隔壁的郑阿姨母子不也活得好好的么,只要我们关上门,有
谁知道咱们的关系?况且儿子爱你,是真的爱你,妈妈,儿子要一辈子陪着你。」

  低下头,狠狠吻住妈妈的嘴唇,我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只是将我对她的
爱意用深吻传递给她。

  在床上吻了许久,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妈妈红着脸从我怀中挣脱,抬头看我手
臂上到处都是她昨晚留下的掐痕,妈妈的眼睛又红了,抚摸着我的手臂说道:
「明明还疼么?都是妈妈不好,不该那么用力掐你的。」

  发觉妈妈抚摸着我的手臂向我道歉,我抬眼朝她促狭的一笑,说道:「哪有
啊妈妈,你掐我一点都不疼,倒是夹我夹的很疼,儿子的鸡鸡都要被你夹断了,
妈妈你摸摸。」

  说完便拉着妈妈的手放到我恢复活力的阴茎上,被我一句话闹得羞红了脸的
妈妈,满眼风情的白了我一眼,羞涩的用手抚摸着我的阴茎和龟头。不同于以前
给我用手撸的时候,现在我的阴茎已经插入过她的身体,抚摸着这根从她体内降
生,又重新插回她体内,给她带来无尽高潮的阴茎,妈妈的眼神闪过一丝迷茫,
不知想到了些什么。

  随后抬手轻轻拍了拍我的阴茎,啐了一口说:「都是这个坏东西,弄的妈妈
疼死了。」不过骂归骂,拍了之后妈妈的手却没有从我阴茎上离开,反而是从阴
囊摸到龟头,不停的给我揉捏起来。

  「嘿嘿嘿。」见妈妈这幅爱不释手的样子,我当然不会放过她。

  这次没有了夜色的庇护,在清晨的阳光下我伸手分开妈妈的双腿放到我腰后,
充血的粉红色龟头抵在妈妈阴道口摩擦,龟头滑过残留着我俩精液和淫水的阴蒂,
然后陷入阴唇再退出,来回折腾几次,妈妈的脸上再次变得通红,羞涩的侧过脸
闭眼任我施为,再没有任何阻拦我的意思。

  俯身和妈妈轻吻一下,下身挺身直刺,粗壮的阴茎再次回归妈妈的阴道,被
我一记猛插搞得有些颤抖的妈妈,嘴里不觉轻哼了一声。

  双手攀上妈妈的双峰,指尖揉搓她的乳头,手掌握住乳房揉捏,看着妈妈的
乳房在我掌心变换各种形状,下身的阴茎在妈妈体内进出,两片柔嫩的阴唇被我
抽插的上下翻飞,青筋暴起的阴茎上满是妈妈的淫水。

  抽插了一会,我将妈妈翻起改为侧躺,分开一条美腿握在手心,自己则跪坐
在妈妈臀部后方,扶住阴茎一个冲刺便再次回到妈妈阴道,被淫水浸润的棒身不
停进出她的阴户,抽插的肉棒仿若一个搅拌机,将昨夜留下的精液和现在妈妈阴
道里涌出的淫液不断混合,化为一圈黑色的泡沫糊在妈妈阴道口,伴随着每一次
进出,这些泡沫被挤压飞溅,散落到妈妈的臀部,还有身下的床单上。

  随着我的不断抽插,侧躺着的妈妈嘴里也不停冒出轻微的哼哼之声,蹙起的
眉头和潮红的脸蛋,还有被汗水浸湿的秀发,让我的征服感狂涨,身下的阴茎不
觉又粗硬了几分。

  粗壮的阴茎在妈妈阴道内有力的进出,连带紧窄的阴道口都被我扯出一个圆
洞,就像一个紧致的橡皮圈死死禁锢在我的阴茎上,若不是有足够的淫水做润滑,
我都怀疑自己能不能抽插的动。

  抽插了半天的我有些忍耐不住了,放开妈妈的腿全力冲刺,嘴巴吻住妈妈的
双唇不停说着爱她的情话,妈妈也热情的回应我的亲吻。

  伴随着肉棒的阵阵抽搐,一股股精液全都打到妈妈的阴道壁和花心上,被我
的热精一烫,妈妈的嘴里也传出一阵满足的呻吟,双腿用力箍住我的腰部往下压,
仿佛想让我的阴茎插得更深,让精液全部射入她的子宫。

  射完之后的我有些疲惫,无力的趴在妈妈胸口,妈妈则是怜爱的看着我,抚
摸着我的脸庞,一边亲吻我的额头一边说道:「乖明明,妈妈也爱你,妈妈会永
远和你在一起的。」

  此刻的卧室内,儿子软下的阴茎还插在妈妈狼藉的阴道口,混合二人精液和
淫液的淫靡液体不停从妈妈下体流出,缓缓滴落到床单上,配合着妈妈脸上圣洁
的母性光辉,二者辉映之下是说不出的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