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09
作者:长山银剑生
字数:44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早餐与试衣间

  「我早晨还要跟几个朋友吃饭,待会你起来自己跟儿子吃吧,我就不管你了。」
门外传来老爸的声音。

  「知道了,想走就走吧,我也没要你管。」想着这些年老爸的不管不问,妈
妈有些生气的回应道。

  门外的老爸听妈妈这么说,并没有反驳什么,转身便去刷牙洗脸。

  门内的我看妈妈脸上的不忿和落寞,心疼的将妈妈搂在怀里,让她的脸颊枕
在我胸膛上,右手抚在妈妈后背,低头吻在妈妈额间,附耳轻声说道:「妈妈别
伤心,你还有儿子呢,儿子会一直爱你的。」

  在我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妈妈扭动脖颈,主动凑出头吻住我的嘴唇,丝毫不
管家中正在刷牙的老爸,母子二人就这样深情的勾连着彼此的舌尖,两条游舌在
对方的口腔中交缠。

  皮鞋在地板上踩动的的声音传来,老爸再次回到妈妈卧室门口,隔着门问道:
「鸿雁,儿子怎么一大清早就不见了,你知不知道这小子去哪儿了?」

  发觉老爸再次来到门口,仅隔着一道门深吻的妈妈和我,二人的嘴唇依依不
舍的分开,妈妈倚靠在我怀里,理了理微乱的鬓角,朝门外没好气的说:「你儿
子去哪儿了你自己不知道,问我干什么。」稍微顿了顿,接着又道,「你自己不
想想,难得放一次放假,他除了跟同学出去玩还能去哪。」

  听了妈妈的解释,老爸嗯了一声,对妈妈嘱咐一句让她待会给我打电话,让
我早点回来不要玩太晚,晚上要去爷爷奶奶家吃年夜饭之后,拉开房门便离开了
家。

  楼梯间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床上母子二人的脸却越来越近,对视的双眼夹杂
着怎样的感情已经有些看不分明了,唯有舌吻时传出的喘息声可以向外传达出,
我和妈妈的感情有多强烈。

  在床上缠绵了许久,被我折腾的面色潮红的妈妈忍不住从我怀中挣脱,伸出
素手朝我的脑门戳了戳,骂了我一句小坏蛋后便下床换衣服,准备给我做早餐了。

  视线随着妈妈的身体而动,侧过身子的我见妈妈臀部翘着朝向我,弯腰在衣
柜里翻找着衣服,看她拿出家居服准备换上给我做饭,我忍不住从被窝里溜出来,
双手环住妈妈的腰,死皮赖脸的撒娇让她换别的衣服,反正家里暖气都开到28
°了,穿什么都不会冷。

  时间转到半小时后,厨房里传来面条煮沸翻滚的声音,妈妈一手拿着碗盛面
条,一手拿着筷子,身着水蓝色真丝吊带睡裙的妈妈,下身仅仅裹着一层银灰色
闪光透明丝袜,加上一条黑色蕾丝网纱内裤和脚上的红色漆皮高跟鞋,满脸无奈
的看着我在她身上作怪的手,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抬头对妈妈报以讨好的一笑,
我的双手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揉捏着妈妈乳头的指尖还忍不住稍稍用力了
几分。

  早餐端到饭桌上,没有了老爸在家,我的胆子又大了不少,望着妈妈脚上泛
着光泽的红色漆皮高跟和腿上闪光的长筒丝袜,我假装撒娇的拉着妈妈蹭个不停,
非要她喂我吃饭,耐不过我祈求的妈妈,只能拧了拧我的鼻子然后宠溺的答应了
我。

  将椅子搬到我旁边,正准备端起碗喂我吃饭的妈妈,没等她坐下,我便伸手
将她拉过来按着我的腿上,双手死死抱住妈妈的腰,嘴巴在她脖颈间不停亲吻舔
舐,要她坐着喂我。

  被儿子以这样的姿势抱着来给儿子喂饭,妈妈脸上闪过一抹羞红,无奈已经
到我的怀里了没得跑,而且儿子的亲吻和祈求不停冲击着她的防线,最后妈妈侧
着身子,扭头在我手臂上狠狠拧了一下,还是拿起汤匙吹了吹气,让我张开嘴。

  安静的饭厅里,一具微熟的美肉侧身在我怀中,双腿感受到妈妈臀部软肉的
挤压,还有超薄丝袜摩擦带来的快感,我只能死死夹住想要昂首挺立的阴茎,将
它狠心扼在离妈妈的美肉只有几厘米远的地方。

  张嘴接过妈妈送过来的早餐,我的右手却从妈妈的吊带下摆探入,抚摸着妈
妈腰间的软肉往上,拇指和食指捻着妈妈的乳头,一会搓捻,一会又握着妈妈的
乳房揉捏,娇嫩的乳房在我手中不断变形,向我的掌心传递过来温热细腻的触感。

  原本垂立的左手,也是不甘寂寞的搭上妈妈的大腿,银灰色超薄长筒丝袜覆
盖的地方,都被我的左手侵略而过,如同一头不知疲倦的老牛,我的左手在妈妈
的两条大腿上来回耕耘,从腿根摸到脚踝,又从脚踝滑到腿根,大腿内侧熟肉的
柔软和修长美腿上丝袜的腻滑,两种手感在我指尖交替。

  不满足于仅仅抚摸大腿的我,在摸到妈妈脚踝的时候勾住妈妈的高跟鞋后跟,
手指稍微用力,高跟鞋便从妈妈的丝袜美脚上滑落,左手赶忙握住妈妈温热还带
着一些潮湿的脚趾,五指在妈妈的脚趾和脚背上流连。

  嘴巴含住刚喝进来的些许酸奶,舌头稍微搅了搅,撩起妈妈的睡裙含住妈妈
的乳房,将酸奶裹在妈妈乳尖,嘴里狠狠吸着妈妈的乳头,流入口腔的酸奶就像
妈妈挤出的乳汁一样让我迷醉。

  饭厅的声音渐渐停歇,妈妈低头,一张俏脸上包含着母爱,溺爱还有羞涩,
深深与我对视一眼,便起身整理起被我半脱的丝袜和撩起的睡裙。见妈妈起身,
我也自觉站起来收拾饭桌,回头提议让妈妈回房去洗个澡,奶子上沾满着我的口
水和酸奶,而且内裤也浸湿了一小片的妈妈,羞恼的瞪了我一眼,随后便回房找
换洗衣服去了。

  午后的冬阳照在人身上格外温暖,早饭过后不想在家待一整天的我,原本想
要出去找同学砍私服,不过见家中只剩下我和妈妈,想到妈妈这些年过得并不快
乐,我实在不忍心出门,然后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看窗外是难得的晴天,我便和妈妈一同出门逛街,由于是在老家而且在外面,
我和妈妈并没有表现的过于亲密,只是并排在街上逛着,途中经过妈妈之前工作
过的商场,走了一会累了的我提议进去逛逛,妈妈可以找以前的同事聊聊天,我
也可以坐下休息会。

  今天是大年三十,而且还是早上9点多,商场里除了少量的工作人员基本看
不到什么顾客,走到卖衣服的三楼,妈妈回来原来工作的地方和之前的同事聊了
一会,偌大的一层里除了和我妈妈聊天的导购阿姨,还有远处的柜台收银员,在
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漫无目的的在女装区闲逛,看着四周的各色丝袜和内衣内裤,想象着它们穿
着妈妈身上性感的样子,我的心底不觉又冒出一个想法。

  「妈,年底你都一直忙着照顾我读书,也没时间逛街买衣服,既然今天来商
场了,就让儿子给你买几件吧。」

  我特意到妈妈旁边说出这段话,乘着导购阿姨这个妈妈的熟人在,不忍心拒
绝儿子孝心的妈妈,又有着一旁阿姨的羡慕恭维,老妈很开心的就答应了让我买
衣服,跟着我往女装区走。

  因为妈妈以前就是在女装区工作,而且那个导购阿姨看样子昨天没睡好,估
计熬了一宿麻将,我提出不用她陪着,我跟妈妈自己逛就行以后,导购阿姨也就
乐得清闲,跟妈妈夸了我几句后便趴桌上睡觉去了。

  陪着妈妈在女装区逛了几圈,妈妈挑了几件不贵的衣服,将包包挂到我脖子
上拎着衣服就进了试衣间。见妈妈关上门,我嘿嘿的淫笑了一下,扭头找到我刚
才看到的几双超薄丝袜和性感内衣,提着它们就赶紧往回走,要不然老妈换完衣
服我的想法不就没戏了。

  好在男人跟女人确实是两个物种,走到妈妈所在的试衣间门边,听着里面细
细簌簌的声音,妈妈试完衣服还早着呢。

  左右扭头观察四周,试衣间这边正好是这层的一角,离收银员小妹和导购阿
姨有几十米距离,而且中间还有承重柱和过年的一些装饰雕塑遮挡,根本没人能
注意到这的地方。

  我轻轻敲了敲试衣间的门说:「老妈,外婆打电话过来了,我把手机递给你
还是把电话挂掉?」

  「外婆的电话吗?估计是想问我回不回去吃年饭吧,今年你爸回来了就在爷
爷这边吃,不去外婆家了,我跟你外婆说一声,你把电话递给我吧。」门内传来
妈妈的声音,紧接着传来穿衣服的细簌声。

  等妈妈抽出插栓,把们拉开一条缝的时候,我用力推开门,闪身便进了试衣
间。

  见我跑到试衣间里,手上的手机铃声还一点没响动,妈妈脸上原本的惊异立
刻变成羞怒,双手捏着我的脸颊就狠狠的掐,我则赶忙出声道:「妈,妈,别掐
了,再掐待会刘阿姨(导购阿姨)看到我脸上的印子,你怎么说啊。」

  听我这么说,妈妈掐我的手顿时一松,我则是一个突进钻入妈妈怀里。因为
妈妈原本衣服就脱的差不多了,毕竟她只是想着开条门缝,让我把手机递进去,
又怕穿衣服耽误太久接不到电话,所以就没有重新把衣服穿一遍,仅是披了件外
套。

  所以现在她的上身仅剩胸罩、羊毛衫和披着的大衣,下身则是只余内裤了,
不等妈妈的动作反应过来,我的双手已经从妈妈的羊毛衫下方突入,单手用时不
到1秒就解开了妈妈的胸罩,另一只手从胸罩下缘往上一推,右手从妈妈背后摸
过来,两只手几乎不分先后的就握住了妈妈的乳房。

  朝妈妈嘿嘿一笑,手臂手肘用力往上一抬接着低头往妈妈怀里一趴,被掀上
去的羊毛衫下方,两颗吊钟乳就这样颤巍巍的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低头张开的大
嘴很快含住妈妈一边的乳头就吸吮起来,也不管妈妈转而掐在我腰上是多么的使
劲儿了。

  反正在她怀里吃会奶,撒个娇,一会妈妈就妥协了。

  还没等我把妈妈的乳头舔硬,妈妈突然松开了掐在我腰上的手指,抬手放在
我耳朵上用力扯了扯,恨声说道:「你个死混蛋,门还没关呢!」

  松开含住妈妈乳房的嘴,我扭头一看门其实是关上的,不过就是没有栓上,
刚才进来的急我没顾得上反锁。

  抬头朝妈妈看了看,手却不舍得从妈妈乳房上挪开,脸上满是不舍的表情,
妈妈见我这副德性,没好气的再次拧了我的耳朵一下说道:「死相!赶紧去关门,
你都进来了还怕妈妈跑了不成。」

  说完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话非常不合适,妈妈的脸羞红了一大片,又狠狠盯了
我一眼。

  既然妈妈都这么样保证了,我的色狼爪子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妈妈奶子上拿开,
然后转身按住门栓扒拉一下,随着门栓锁死的一声轻响,我的手又再次返回妈妈
的乳房,速度之快颇有当年关二爷温酒斩华雄的风度,妈妈的乳房从离开我的手
再到我回来,乳肉还是温热的。

  无语的看着我这幅色急的样子,感受到乳尖的肿胀,还有下体的酥痒,妈妈
的眼神也迷离起来,手掌不觉抚摸上我的头部,按着我的脑袋,仿佛想让我含住
奶头,吸的更深入更用力一些。

  从妈妈的乳沟中抬起头,我迎上妈妈的嘴唇,继续母子二人早晨的唇舌纠缠,
身体稍稍后退接近试衣间的椅子,左手勾住妈妈的腿弯右手扶住妈妈的后背,双
手用力便将妈妈拉入怀中,随后二人坐到椅子上。

  放在妈妈后背的右手,抓住披在妈妈身上的大衣将它扔到地下,双手捏住羊
毛衫的下摆往上拉,妈妈配合的举起双手,随着羊毛衫落地的声音,霎时间商场
的试衣间内,妈妈全身上下就有一件白色的半透明丝质内裤。

  朝妈妈恳求了几下,我伸手拿出刚才挑选的丝袜、内衣还有高跟鞋给妈妈换
上,左手拿起一条紫色长筒细眼网袜,握住妈妈的小脚,让美脚插入网口,随着
手腕延伸,妈妈的美腿逐渐被一层细密的丝袜覆盖,抚摸上这条裹着网眼丝袜的
美腿,我的阴茎粗硬得快喷射了。

  再拎出一双黑色的漆皮高跟鞋,10厘米的细跟让妈妈的腿显得更加修长,
洁白细腻的小腿让人看得心动不已,换完丝袜高跟,我的双手握住妈妈的美臀用
力一揉,示意妈妈起身到镜子前面展示一下。

  站起身子的妈妈,看着镜中赤裸的自己,这具成熟的完美肉体,将娇嫩的乳
房,裹着网眼丝袜的大腿,还有踩着10厘米高跟的美脚和被淫液浸湿的白色透
明内裤,全部暴露在儿子面前,就在这狭小的试衣间,昔日人流穿梭的商场里,
换上这幅淫荡的好似妓女一般的打扮。

  羞耻、兴奋、无奈、迷茫相交织的妈妈,已经渐渐迷失在母子间的这场禁忌
游戏里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1-9 07:5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