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06
作者:长山银剑生
字数:37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涂药与听墙根

  「明明小宝贝,妈妈错怪你了,都是妈妈不好。」

  知道今天这么晚回来都是为了她,妈妈赶忙把我揽入怀里好声道歉安慰我,
生怕我生她气,我当然不会生气,自然也是很顺手的稍微探出身子,将妈妈怀抱
住,低头吻住她的双唇。这次没有要我伸舌头敲开妈妈的嘴,妈妈就很懂事的自
己张嘴把舌头送过来,二人唇舌交接的时候,妈妈还难得的主动勾动舌头和我互
动。

  连吻带摸的蹂躏了妈妈十几分钟,估计都搞得妈妈动情了,妈妈双腿不自觉
的磨蹭交叠,连带着牵动了今天刚摔伤的臀部,让她一下中断了和我的接吻,轻
哼一声痛出声来。

  见妈妈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我的左手从妈妈后背滑落至臀部,轻轻抚摸着
妈妈的美臀,问道:「妈妈,屁屁还疼么,去医院看了没?」

  「没事的明明,医生说没伤到骨头,擦点药一两周就好了。」

  「那你擦药了没?」

  「还没呢。」

  「不擦药怎么行,早擦早好,妈你把药放哪了,我去拿来给你擦。」

  或许是听说我要来给她擦药,妈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微红道:「还是
算了吧,今天都这么晚了,明天起来妈妈自己擦。」

  「这怎么能行,你自己擦够得着么?擦了药还要揉的,你背着手怎么使劲儿?」

  我不由分说的拒绝了妈妈的提议,随后眼神坚决的看着妈妈,对视之下老妈
只能无奈同意,最后抬手指了指床头柜的第二层,让我去里面拿。

  取出云南白药喷剂,我掀开被子示意妈妈该擦药了,老妈面色稍稍泛红,但
还是很听话的趴在床上,双手搭住蓝色薄纱透明内裤的边缘,双手轻轻滑动,随
着内裤一寸寸下落,两片光滑的臀瓣逐渐进入我的视野,大概是害羞的缘故,老
妈把内裤往下拉,拉到摔得青紫的部位下方便停住了,将两腿之间的神秘区域遮
掩于内衣之下。

  尽管早有准备,但见妈妈没有完全脱掉内裤,只是将内裤褪到臀部下缘,就
连阴部都被稍稍遮掩住,我的内心还是有些失望。

  不过能让妈妈在灯光之下,在儿子面前半脱内裤,将光滑的屁屁展示给儿子
看,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突破了,况且在灯光的照耀下,沿着内裤边缘的缝隙,
我还是隐约可以看见妈妈阴部的一丛黑色阴毛,和紧紧夹在一起的阴唇的大概轮
廓,果然和小黄书里说的一样,跟鲍鱼似的。

  但是跟AV里看到的不一样,妈妈的阴唇跟那些女优黑不拉几的色泽不同,
反而是嫩红带着些许微褐色,大概跟她生我比较早,而且跟老爸做的少吧,黑色
素沉积的不多,阴唇的颜色看上去还是挺漂亮的。

  没有时间多欣赏下去,我赶紧拿出云南白药朝妈妈受伤的地方喷涂,再发呆
的看下去,老妈要是发现我偷看她的阴部,对我有了防备,以后再想突破估计就
没得机会了。

  冰凉的药液撒到妈妈屁股上,妈妈稍微颤了颤,我的右手覆盖住受伤的部位,
掌心发力开始揉捏,看着日光灯下妈妈的屁股在我手中不断挤压变形,阵阵肉浪
翻滚,连带着紧闭的阴唇都被我扯出一条缝隙,我的阴茎顿时不争气的狠狠挺立,
真想不顾一切的深深插入妈妈的阴道。

  不过理智告诉我现在时机未到,再努力一段时间,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揉捏数分钟后,妈妈受伤的地方已经摩擦发热,感觉药液已经化开,我的右
手离开妈妈受伤的半边屁股,随后往另半边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抽了一下。

  「臭儿子,干嘛打妈妈屁屁。」感觉到屁股挨打的妈妈,扭头气鼓鼓的看着
我,脸上满是不忿,看起来颇为俏皮。

  「谁让你这么不小心摔倒的,让儿子我没担心死,打你屁屁是要你记住教训,
以后不许再受伤了。」看着妈妈可爱的样子,我不禁调笑的捏了捏妈妈的鼻子回
应道。

  「哼。」

  屁屁已经挨了一下,说什么也没用了,妈妈只能轻哼了一声表示抗议,然后
侧过头不再看我。

  细心的帮妈妈将内裤拉上来穿好,我重新躺回妈妈身边,伸手将妈妈拉入怀
中,又是吃奶又是接吻的折腾了一小会,便累的睡着了。

  生活再度归于平淡,不同的是妈妈的屁股已经向我解锁。一开始我还借着检
查妈妈屁屁好没好的借口,晚上把手伸到妈妈内裤里去揉捏妈妈的臀部,后来我
干脆连接口都不提了,想摸她的屁股随时伸手就从她后背插入臀间,手掌感受着
妈妈臀部的柔软,手指抓住妈妈的臀肉,一抓一放好像玩水球一般,在手中尽情
把玩妈妈的屁股。反正妈妈也不开口阻止我,那就是默许臀部可以任我玩,我当
然懒得再去找什么蹩脚的理由了。

  之后的某天晚上,我正把手放在妈妈屁股上把玩,另一边吃着她的奶,妈妈
突然探出手抓住我的手腕,将它从妈妈屁股上拿出来搁到胸前。

  由于事前没有任何征兆,我最近也非常小心的揉捏妈妈屁股的时候,从不往
妈妈阴部那边靠近,而且妈妈捏我的手时用力很小,所以我并不慌张,只是松开
含住奶头的嘴疑惑的问:「妈,怎么了?」

  「没什么,妈妈去下卫生间。」随后起身到衣柜里不知翻找些什么东西,然
后又转过身一副懊悔的样子。

  「老妈怎么了?你不是要去卫生间么?站着干嘛,外面有点冷的,快进来躺
着吧。」

  妈妈听到我说话却并没有回答我,然后到床头柜上找着抽纸就猛抽一大叠,
看到这里我顿时就明白为什么了,应该是老妈姨妈来了但是忘买姨妈巾,算算时
间妈妈的月经期也确实是这几天。

  「老妈,你是不是亲戚来了?」

  我嘿嘿的笑了几声,然后起身到床边准备穿衣服,看我一副想要出门的样子,
妈妈的脸尴尬的红了起来,对我说:「明明你去睡觉吧,妈妈的事妈妈自己来。」

  不过我并没有理会妈妈的话,嘱咐妈妈不要担心,我一会就回来之后,三下
两下穿好衣服便推开门出去了。现在是晚上接近12点,还好附近有一家小超市
兼职麻将馆,此时应该还开着门,可以买到姨妈巾。

  迎着北方深秋夜的寒气,我扭头朝老妈挥了挥手便走出寂静的小院,四周除
了很远处的狗叫声和脚底踩着水泥地的声音,早已是悄无声息,轻轻推开小院院
门,我便化入苍茫的夜色中。

  不到十分钟,踏着星光的我拎着两包姨妈巾和一包红糖返回小院,再次推开
院门,眼角扫过郑阿姨租住的房子那边,忽然发现阿姨的房间灯开着,窗帘还露
出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而且还有隐约的说话声传来。

  不知怎的,想到初见郑阿姨时她那头风骚的大波浪长发和闪着银光的丝袜,
阴茎顿时又有了抬头的趋势,而且看一眼应该也不碍事,她那边房间开着灯,我
离远一点在窗外看,理论上说由于镜面的反光,她是发现不了我的。

  色心大起的我暂时也顾不上给妈妈送姨妈巾了,我就看那么一眼,耽误不了
几分钟,应该不碍事,我心里在不停地自我安慰,脚步却一刻不停的悄悄挪动到
了郑阿姨窗边,眼睛还未朝窗内看去,耳边传来的声音霎时间就让我的阴茎充血
爆炸,牛仔裤的拉链都要被顶开了。

  「妈妈你好骚啊,来把这条开档丝袜穿上,儿子最喜欢看你穿着丝袜的骚样
子。」

  「噢,乖儿子,妈妈这就把丝袜穿着。」

  「去床上趴着,屁股撅起来,妈妈你说你骚不骚,还翘着屁股要儿子操。」

  「妈妈是个骚货,乖儿子快来操妈妈,妈妈要你的大鸡巴。」

  卧槽!原来郑阿姨早就跟她儿子搞到一起了,难怪她儿子看起来那么瘦弱,
我之前还阴暗的揣测说她儿子是不是天天拿着郑阿姨的丝袜撸管,撸多了才把自
己撸的那么虚,看来这小子不是撸虚的,是被他妈给榨干的。

  抑制住激动的心情,我探头往窗帘的缝隙中一瞧,房间内的果然是郑阿姨和
李凯。只见郑阿姨穿着黑色的开裆丝袜,撅着屁股像一条母狗一样向着身后的儿
子求欢,胸前的两颗大奶子也被按压在床上,被挤压成两颗扁圆的乳球。

  在她身后的李凯则挺动着鸡巴在郑阿姨的肥穴里疯狂抽动,快速的抽插让郑
阿姨的骚逼都被插出来一层白沫,看着她暗红色的黑色大阴唇,随着李凯的抽动
快速颤抖,两片肉唇翻腾间像一只黑色的蝴蝶,在儿子胯下翩翩起舞。

  伸手按住暴躁的阴茎,缓缓将其平复下来,我暂时放下激动的心情,想到了
一个计划。

  轻手轻脚的走回妈妈卧室,我把卫生巾递给妈妈,然后去客厅掏出红糖冲了
一杯红糖水,从卫生间换完姨妈巾的妈妈见我端着红糖水过来,脸上带着害羞和
欣喜,开心的跟我吻了吻便准备和我回卧室了。

  不过我怎么会这么轻易放她回去,外面还有一出好戏等着她看呢。

  抬手拉住妈妈的手腕,右手竖起食指摆出一起「嘘」的动作,然后让妈妈跟
着我一起往院子里走。前面说到过妈妈跟我一样,都是好奇心非常强的人,此刻
见我拉着她一副有什么东西给他看的样子,妈妈玩心大起,放下红糖水就随我一
起走入小院。

  示意妈妈轻手轻脚不要发出声音,我拉着妈妈往郑阿姨窗边走。

  走了几步发现我拉她出来,居然是想要偷窥郑阿姨,妈妈的脸上顿时就不好
看了,挣开我的手就往我手臂上狠狠拧了一下,要不是怕声音太大惊动了郑阿姨,
让郑阿姨发现我偷窥丢大丑,妈妈估计早拿鞋拔子抽死我了。

  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愤怒一击,我赶忙捂住嘴免得发出声音,一边含泪扭头
示意妈妈不是她想的那样,一边牵过妈妈的手继续往前走。

  艰难的挪动到郑阿姨窗边,或许是正干的起劲,郑阿姨和李凯的声音比刚才
要大出许多,离窗户还有一两米,我和妈妈就听到了郑阿姨的叫床声。生过孩子
的妈妈怎么可能不清楚这种声音是为什么发出来的,狠狠盯了我一眼,然后还是
止不住好奇心,凑过头往窗户里看过去。

  母子二人就这样隔着窗户,看另一对母子在眼皮子底下表演乱伦性爱的大戏,
几分钟后妈妈羞红着脸,又朝我手臂上拧了一下,然后便带着我走回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