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06
作者:长山银剑生
字数:70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接吻与碰壁

  晚饭后的时间,我和妈妈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什么的对我来说当然无
所谓,没什么好看的,不过见妈妈在一旁,我也就耐着性子陪她一起看。

  主要还是妈妈今天穿的太诱人了,不知为何她今天穿的是紫色超薄无缝丝袜,
而且回家以后换衣服也没有脱下,现在她全身上下就一件黑色真丝吊带睡裙,一
双紫色丝袜和丝袜深处的一条米色透明蕾丝内裤。

  顺着紫色丝袜,视线沿着妈妈的玉腿一路往上,由于是无缝丝袜,妈妈裆部
的情况一览无余,透过丝袜和内裤,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丛黑色的影子。

  本就看电视看的无聊的我,此刻色心又起,双手环抱住妈妈的腰便扑到她怀
里撒娇,她扭头亲了亲了我的脸颊,随后伸手把我往怀里揽了揽便又看她的泡菜
剧去了。

  见她沉迷电视剧并没有管我,我也就胆子大起来,先是用手掀起妈妈睡裙的
一角将其撩到妈妈腋下,随后嘴巴叼住一只乳头开始吸吮,另一只手当然也没有
闲着,顺势就钻进妈妈睡裙里一路往上,握住妈妈另一边的乳房就开始揉捏,指
头还时不时搓捻她的乳头。

  「你个小混蛋,看电视也不消停会,想吃奶以后找你媳妇去,等她生孩子了
给你天天吃,你老妈我可没有奶。」

  感受到双峰遭受袭击,妈妈很快伸手拎了拎我的耳朵,也没怎么用力,见我
不理她仍然在吃奶,而且还往她怀里拱了拱,嘴里发出撒娇的哼哼声,妈妈也只
能无奈的摇摇头,随后便由我去了。

  吃了一会奶,心满意足的我放下妈妈的睡裙,左手穿过妈妈的腿弯,右手揽
住妈妈的后背,双手用力便将妈妈抱到了我的腿上,然后还一脸无辜的撅着嘴往
妈妈脸上凑,要她亲我,看到我的这副无赖相,妈妈也没有办法,只能戳了戳我
的脑袋,然后俯身亲吻。

  「好了没,我的小祖宗,还不把妈妈放下来,妈妈在看电视呢。」

  看到妈妈嗔怪的样子,我嘿嘿的傻笑几声,又无赖的主动亲了上去,恰好此
时电视里的泡菜剧演到了男女主接吻的场景,两人舌吻的如胶似漆。

  我想起之前在小黄文和百度里学到的知识,向妈妈开口道:「妈妈,把牙齿
松开一点,看人家韩剧里咋亲嘴的,儿子来教教你。」

  这里要说明一下,妈妈之前在农村长大,16岁就嫁给我老爸,保守的农村生
活和没有情趣的老爸,让老妈对做爱、调情一类的知识几乎为零,而且爸妈的夫
妻关系很差,就算老爸不是一年到头在外面跑,生下我以后他们也没有多少性生
活,所以妈妈对接吻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嘴唇相接而已,至于舌吻什么的,那是听
都没听过。

  不过妈妈和我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好奇心旺盛,对于新奇的东西只要不是
太过难以接受,我们都要尝试一下,就像以前和老妈去云南旅游,别的女人看见
炸昆虫什么的,估计看都不想看,可老妈却非要拉着我买一串试试味道,虽然事
后证明味道确实不咋地,但以后遇到这类奇奇怪怪的事物,她还是会拉上我一起
尝试。

  所以当我提出教她接吻的时候,妈妈虽然满脸疑惑,不明白接吻还有什么稀
奇,但还是很听话的松开了牙齿。见到妈妈松了嘴,我脸上浮现出奸计得逞的笑
容,快速的伸出舌头侵入妈妈的口腔。

  不明白为什么儿子把舌头伸到自己嘴里的妈妈,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但又
是好奇,又是害怕咬伤我的舌头,只能任我继续在她嘴里侵略。

  没用几下,我就找到了妈妈所在一角的香舌,按照百度得来的知识,舌尖勾
住妈妈的舌头,两条舌头像田野里的泥鳅一样纠缠打转,随后我将妈妈的舌头吸
住,往自己嘴里拉,空旷的客厅里只剩下电视剧的对白声,和母子二人舌尖吸吮,
唾液交换的靡靡之声。

  亲了大概有快十分钟,看到妈妈脸色通红,两腿交叠在一起磨蹭,一副喘不
过气来的样子,我最终松开了勾住妈妈舌头的嘴,放妈妈自由呼吸。

  「明明你个小混蛋,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

  缓过劲来的妈妈,一边整理着被我弄乱的丝袜和睡裙,一边数落着我,不过
我看她一脸潮红,脸上全是害羞的神色,哪里有一分怪罪的样子,自然也是不以
为意,接着趴到她怀里,脑袋蹭到她胸口撒娇,见此情景,妈妈也是拿我没有办
法,整理完衣服便回卧室,说是天太热要洗澡,不想看电视了。

  洗完澡后我看了会电视便回到妈妈卧室,钻到妈妈身边躺下,一只手自然的
伸进妈妈的睡裙下摆,放在妈妈腰线上抚摸,妈妈爱怜的摸了摸我的头,和我聊
了一会天就准备关灯睡觉。

  灯光熄灭,除了卧室一角还有从窗帘缝隙透出的些许光线,整个房间陷入一
片黑暗,昏暗的环境就像醉酒状态一样,会助长人的胆色。

  不满足于仅仅抚摸妈妈侧腰的我,越过腰线将手伸入妈妈后背,用力一拉将
妈妈变成侧卧的状态,我则身子一缩,脑袋埋入妈妈的双乳之间,另一只手摸索
到妈妈腹部,找到睡裙下摆后往上拉起。感受到我的动作的妈妈,十分默契的微
抬上身,让我把睡裙整个推到妈妈锁骨下方。

  伸出舌头轻轻舔拭妈妈的乳尖,感觉妈妈的身体微微颤了颤,随后一口含住
乳头,舌头卷压加上口腔用力吸吮,妈妈细嫩的乳尖迅速在我口中膨胀变硬,充
血到花生米大小。另一边,原本在妈妈背后抚摸的手,早已延伸往下拂过妈妈包
裹着蕾丝内裤的臀部,将妈妈一侧的大腿往我这边抬了抬,妈妈也顺从抬腿,被
我引导着将大腿架在了我的侧腰上。

  就这样,我边吸吮着妈妈的双峰,边抚摸着妈妈,从上到下,从腰背到大腿,
温柔的大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吃奶吃累了就探出身抱住妈妈,和她继续之前沙
发上的接吻游戏。被我来回折腾了快半个小时之后,妈妈温柔的把我搂在怀里,
跟我说时间很晚要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我也就松开含住妈妈乳头的嘴,亲了
亲妈妈表示同意。

  不过我真的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妈妈么?当然是不可能的。

  经过今天晚上顺利的和妈妈舌吻之后,我的自信心已经膨胀的一逼,觉得已
经可以开始攻略妈妈的最后一垒了。

  安静的躺下一会之后,我假装快要睡着的样子,嘴里说梦话的哼哼,侧身翻
倒到妈妈脖间,右手顺势摸上妈妈的臀部,然后轻轻滑落到妈妈的大腿根部,夹
入妈妈的腿缝之中,手指离妈妈的阴部不过几厘米了。

  静静地过了几秒钟,感觉妈妈并没有任何动作之后,我的胆子再大了一些,
抬起右手假装抓痒,缩回来在自己腿上抓了几下,之后再次将手放回妈妈腿根,
现在的我经过刚才的试探,自然不会再满足于仅仅把手放在妈妈腿部。

  右手缓缓滑落,抚着妈妈的蕾丝网纱内裤,从妈妈的臀部到盆骨,最后落入
生命之门,也就是最后的禁区,妈妈的阴户上面。

  右手滑动的时候,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感觉快要跳出胸腔,连大脑里都是心
脏的砰砰声,但是当我的手覆盖上妈妈阴户的时候,不仅是心脏,就是连呼吸都
停滞了几秒钟。

  这可能是我这15年来过得最漫长的一段时间。

  几秒过去,妈妈仍没有动作,我确信妈妈是肯定没有睡着的,那么我把手放
到她阴户上面,她都没有阻止我,是因为默许?还是以为我睡着了,是无心之失?

  经过之前一连串胜利的我,脑子里已经是非常膨胀,自然而然的以为妈妈是
默许,丝毫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可能性。

  右手隔着妈妈的内裤盖住阴部,薄薄的网纱内裤根本不能阻止我感受妈妈阴
户的柔软,入手之处,妈妈的内部裆部有一小块潮湿,看了那么多AV和小黄书的
我,自然是知道这估计是妈妈流出的淫水。

  被儿子舔拭乳房加舌吻,来回调情了半个小时,就算是石头也该被我舔湿了,
更别说是一个多年缺乏滋润的三十少妇。

  触及这片潮湿,我仿佛得到了进攻的信号,理所当然的感觉这一垒快要攻下
了,右手的中指指节弯曲,指腹和指头顺着妈妈的两片阴唇间的沟壑,轻轻磨蹭
起来,隔着内裤感受到妈妈蜜唇的柔软,我的右手都快要痉挛了。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右手手腕。

  从这是手传来的力度我知道,妈妈是动真格的了。

  天知道当时的我有多害怕,不仅心脏和呼吸停止了,连带着原本充血的要爆
炸的阴茎瞬间萎缩下来,要不是第二天我在卫生间撸了一发,我都以为自己被吓
阳痿了。

  床边的时钟滴答滴答,过了几秒,我想象中的劈头盖脸的臭骂甚至耳刮子都
没有出现,妈妈只是将我的右手从阴户上拿开,然后放到了她的乳房上。

  我不确定妈妈知不知道我是装睡,不过从妈妈刚才的动作来看,潜意思已经
非常明显了,妈妈的乳房是属于儿子的,你可以弄,但是阴户绝对不行。

  就这样,我内心忐忑的熬了一个多小时,然后迷迷糊糊的还是睡着了。

  这一次的碰壁给我原本膨胀的自信心来了一个重击,我明白妈妈之前对我的
纵容只是出于对我的疼爱或者说溺爱,但是想要攻陷妈妈的最后堡垒,现在的我
还不是时候。

  好在接下来的几天妈妈还是跟以前一样,对我还是无限的包容和溺爱,让我
被打击的信心稍微恢复了些许,我也非常懂事的在家帮妈妈做家务,对妈妈十分
关心,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总算是让母子间的亲密关系恢复到那晚之前的状态。

  几个月后中考结束,母子关系的大转折终于开始。

              第五章、陪读

  中考结束,得益于妈妈对我学习的重视和我本人的努力,我的成绩还算不错。
原本常年不在家的老爸,现在也赶回来为我庆祝,之后一家三口出门旅游。

  开始我还不太乐意,觉得和妈妈二人的甜蜜旅行插了一个人进来,妈妈再怎
么宠我,也不可能在老爸在的情况下让我吃奶和接吻。好在老爸的生意还是那么
忙,陪了我们不到一周,老爸便把妈妈扔给我,要我好好照顾妈妈,让我们在南
方好好玩就搭飞机回去忙了。

  在外面游玩了将近一个月,我们母子二人带着买的礼物,大包小包的返回家
中,没想到老爸居然待在家里,然后老爸跟老妈进书房谈了一会,出来就告诉我
一个「好消息」,老爸在生意场上认识的一个朋友,可以帮老爸把我弄到隔壁省
的那所重点高中去,为了我的将来着想,老爸决心要我去邻省上学,妈妈则作为
陪读跟我一起去。

  一想到那所以军事化管理,传闻中无比严苛而闻名的高中,我是一点儿也不
想去,反正老爸的生意做的不错,我只要随便上个大学将来接班就好了,干嘛要
去那么苦逼的高中学习。不过很明显,我的反抗是毫无意义的,老妈尽管非常宠
我,但是在这种关乎我未来的大事上,她从不含糊。

  在操办完我的谢师宴之后,爸妈一起去邻省,一来是办理我去那所学校读书
一类的手续并且感谢老爸那位朋友的帮忙,二来也要事先找好陪读租住的房子,
把前期工作整理好。

  时间来到九月开学前,老爸难得抽出时间,亲自开车送我和妈妈去邻省陪读
租住的房子,休息一会外出吃完饭后老爸离开,妈妈则带着我到隔壁邻居家进行
拜访。

  由于邻省的重点高中是在一个偏僻的地级市,学校本就建在郊区,周围环境
那是肯定跟在繁华的市中心没得比,爸妈他们左挑右挑,最后也只能找到一所干
净小院的左半边平房租下,右边那侧的平房已经租出去了,租客也是一对陪读的
母子,不过说来也是,那所重点高中周围早就没有多少本地住户了,基本都是租
房的陪读妈妈和儿女。

  敲开隔壁房门,开门的是一位四十出头,模样耐看的中年妇女,她头上是染
的栗色大波浪长发,身上穿的还是一件无袖荷叶边长裙,脚上裹着一层银灰色闪
光丝袜,脚趾上涂的猩红的指甲油,透过鱼嘴高跟隐约还能看到几分,这幅撩人
的打扮让她原本中等偏上,耐看型的姿色瞬间提高了几个档次,此刻我的脑子里
只有一个形容词,那就是——骚!

  悄悄按住躁动的老二,我随妈妈进入邻居家中,她家和我家的布局基本一样,
都是左右各一间卧室,中间是客厅,后面则有厨房卫生间。通过妈妈和中年女子
的交谈,我得知中年女子名叫郑秀棉,来这里也是为了照顾儿子陪读,儿子名为
李凯,刚才出去买米去了现在不在家。

  两位妈妈一起交流了半天,谈的基本全是家庭、儿子还有孩子学习之类的东
西,见我实在无聊,妈妈便留下一份给邻居带的小礼物,便带着我起身告辞,郑
阿姨起身送我们到门口,拉着妈妈的手邀请妈妈有空过来一起聊天。

  回到家中,我和妈妈收拾了屋子再置办点东西,忙忙碌碌已经到天黑了,晚
上照例躺在妈妈卧室床上,在她怀里吃奶把玩她的身体,妈妈突然伸手拎着我的
耳朵一拧,侧着脑袋,一脸促狭的看着我说道:「小混蛋,郑阿姨的腿好看吗?」

  我去,劳资就偷偷瞄了几眼你就发现了?刚才在郑阿姨家,听她们聊天实在
无聊,而郑阿姨又穿的那么风骚的在我面前,我自然往她的油亮丝大腿上多瞄了
几眼,妈妈虽然也穿丝袜,但是没有一件这种油亮闪光的风骚丝袜。

  看着妈妈似笑非笑的眼神,心里直呼操蛋,妈的女人怎么那么多事啊。不过
吐槽归吐槽,眼前这一关我很肯定得想办法过去,赶忙开口道:「嗯,郑阿姨腿
上穿的什么啊?是丝袜么?怎么跟妈妈穿的不一样?」

  我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接着说:「不过郑阿姨穿着还挺好看的,要是
妈妈也穿就好了,肯定比郑阿姨好看,郑阿姨都四十多了,再过几年都要变奶奶
了,妈妈你那么年轻。以前开家长会的时候,同学都说你是我姐姐呢,连班花都
嫉妒妈妈你,说你长的又高,身材又好,跟模特似的。」

  听完我说这番话,妈妈拧着我耳朵的手顿时就松开了,满脸笑容的把我往怀
里搂了搂,不仅给我普及油亮丝袜的知识,还直夸我有眼光,郑阿姨那样四十三
岁的老女人哪有她好看。

  看着老妈数小时前跟郑阿姨还很亲密,一副好闺蜜的样子,现在又嘲讽她年
纪大,身材走形,皮肤没自己好,我脑门上全是黑线,心中慨叹女人啊女人,友
情真如塑料花一般,假的一逼。

  过了没几天,和郑阿姨家一起相约出去吃了顿饭,也见到了郑阿姨的儿子,
那个名为李凯的少年,看起来斯斯文文,带着一副眼镜,比较瘦弱的样子,当时
我心里还很阴暗的在想,长的又高又瘦,不会是天天对着风骚的老妈撸,撸成这
样的吧。

  再往后的日子,和之前在家也没两样,除了学业比起初中繁重了许多,还有
新家的环境稍微差了一点,其他没什么区别,还是和妈妈亲密无间,时间照样往
前流动。

  十月的一天下午,回来吃晚饭的我发现妈妈走路一瘸一拐的,问了才知道老
妈今天在卫生间滑倒了,好在没有摔到骨头,只是屁股摔的不轻,已经青了一块。
我当时就心疼的抱着老妈,手在她的臀瓣上轻柔的抚摸着,见我这么心疼的样子,
妈妈也很欣慰,忙把我搂在怀里,好生安慰我不要担心,让我乖乖吃晚饭去上晚
自习,她已经买了药过些天就好了。

  拗不过老妈的坚持,吃完饭我还是去了学校,没有留下来陪她,不过下课之
后我找同学借了自行车,找到李凯帮忙带话,让我妈不要担心,我去城里买点东
西就回来,不会很晚。

  下晚自习已经是9 点半,夏末的晚上微凉,好在路上没有多少行人车辆,只
有稀稀拉拉的一些骑车回家的同学,快速超车赶去城里,等我回到家已经快10点
半了,推开小院的门,家里的灯光还是亮的,妈妈披着大衣,露着一双光洁的小
腿倚靠在门口,旁边还有郑阿姨在陪着她聊天。

  见我终于回来,妈妈脸上焦急的神色转为安定,而后又转为薄怒,拧着我的
耳朵就问我干嘛这么晚才回来,让她差点没担心死,家里缺什么明天去买不就好
了,干嘛非要这么晚出去。

  听见她这么说,我只是憨憨的笑了笑,挣开她拧着我耳朵的手,回身从自行
车上取下购物袋,进入屋内的卫生间打开,将晚上去超市购买的防滑垫铺开,随
后掏出两双拖鞋,一双防滑凉拖,一双防滑棉拖,拿着拖鞋伸手就摸着妈妈的脚
比划,嘴里说道:「老妈我都这么大的人,有什么好担心,再说你摔到了,儿子
心疼你还不好嘛。晚自习的时候我找班上家里做装修的同学问过了,卫生间装个
防滑垫就不会再滑倒了,而且现在马上就快到秋冬了,家里那双不防滑的拖鞋扔
了吧,先穿这双防滑的凉拖,天气冷了再换棉拖,省得你再往城里跑。」

  比对完拖鞋和妈妈脚掌的大小,觉得没有问题的我站起身子,没等我站稳妈
妈便将我揽入怀里,也不顾我满头的汗珠,一边亲吻着我的额头,一边连忙跟我
道歉,微红的眼睛泛着泪光,整个人都要急哭了。

  一旁的郑阿姨看着这幕场景,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满眼羡慕的出声道:
「陈妹妹你家这个小情人真好,我家那个臭小子粗心大意的,对我要是有你儿子
对你一半好,我就能回去烧高香了。」

  郑阿姨和我妈都是全职太太,在这里陪读的时候二人经常一起逛街和聊天,
关系已经非常熟了,因为有种说法是女人上辈子是父亲的情人,所以她们便互相
称对方的儿子,是对方的小情人。

  听郑阿姨这么说,被妈妈揽住的我,赶忙从妈妈怀里挣脱出来,朝郑阿姨笑
了笑,随后母子二人送郑阿姨回家,路上我一直感谢郑阿姨这么晚,天气有点凉
了还陪我妈妈,郑阿姨则一直夸我孝顺听话,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或许是心虚,
在外人面前我不会跟我妈表现的特别亲密,只有关上门,母子二人独处时才会那
让亲密无间)。

  返回家中,我推妈妈去房间,催她赶紧躺下,十月份晚上的天气已经有点冷
了,妈妈的腿有点怕凉,得赶紧去被子里,妈妈也没有强行坚持陪着我,很顺从
的就钻入被窝里,侧躺着身子看着我,让我赶紧去洗澡。

  狭小的卫生间内水雾升腾,享受着花洒喷出的热水淋浴周身的我,右手紧紧
握拳一挥,心中大喊——计划成功!

  从下午吃饭得知妈妈摔伤的时候开始,我就开始了想法,先是下晚自习的时
候让李凯回去报信说我晚上会晚点回,但是又不具体说我要干什么,宠溺我的老
妈此刻肯定是不会放心我这么晚回家的,铁定会在门口等我回来。

  然后回家以后被老妈拧耳朵什么的,我早有预料,这么晚回来她不揍我才怪!

  所以在被她拧耳朵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解释,只是沉默转身去把防滑垫和拖
鞋拿出来,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本正经的铺防滑垫,一本正经的拿拖鞋
和老妈的脚比对,一本正经的说出今天晚上去干嘛,自己是因为心疼她才马不停
蹄的去为她做这些事。

  这一切都是在我无比镇定的情形下完成的,自然得不能再自然,正所谓无形
装逼,最为致命,越是这样淡定从容,妈妈就越是愧疚。要知道老爸跟她关系很
差,对她少有关心,而对她如此体贴的我反而被她责骂,她能不愧疚后悔吗?能
不感动的要死吗?

  而且最棒的是今天还有郑阿姨这个观众在场,在我这番表演之后,有了郑阿
姨这个外人的夸赞,老妈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满足,愧疚、欣慰、感动、虚荣
心,数种感情交织,好感度不暴涨一截都没天理了!

  快速洗完澡,有预感今天肯定有所突破的我,走出卫生间进入妈妈卧室便钻
到了她身边。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1-6 20:1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