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1-04
作者:长山银剑生
字数:69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缘起

  初夏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房内正中央的大床上,一位年龄三四十左右的美
妇在侧卧着,而她身后搂着她的却是一名年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

  男子身上不着片缕,一根泛着黑光,粗长的肉棒堵在美妇无毛的阴户内,左
手还放在美妇乳房上,睡觉也不老实,指尖仍捻着美妇的乳头。美妇身上原本圣
洁的白色婚纱,此时也早已滑落,两个柔软的乳房静静的暴露在空气中,花生米
大小的浅褐色奶头配上五毛钱硬币大小的乳晕,二者刚刚合适,看上去仿佛艺术
品一般。

  阳光照耀之下,如果忽略美妇脸上头发上、嘴里、乳房上还有阴部那些已经
干涸的精液痕迹,和阴道里插入的那根,沾着美妇淫液反光的粗壮阴茎,这样的
画面看上去应该相当温馨。

  日上三竿,窗外也变得喧嚣起来,美妇的眉头微蹙,感受到乳头上轻微的搓
捻,睁开眼睛看着那只不老实的左手,美妇展颜轻笑,扭头发现窗外太阳已经升
的老高,随即轻轻挪动身体,自言自语道:「哎呀都这么晚了,得赶紧起床给明
明做早餐。」

  「噗!」

  没想到刚挪动一下,粗壮的阴茎便从美妇阴道中滑落,带出粘稠的精液和淫
液混合物。仿佛被撞倒的牛奶瓶一般,源源不断的精液从美妇阴道缓缓流出,很
快从阴户流到大腿,再浸入到白色吊带丝袜上,在阳光的反照下,白色丝袜上干
涸的精痕和新鲜的精液汇流,说不出的淫靡。

  「妈,你醒了干嘛不叫我,想一个人偷跑啊。」身后传来男子慵懒和略带撒
娇的声音,随后一双强力的臂膀抱住美妇入怀,右手按住美妇硕大的乳房揉捏,
左手则摁在美妇的三角区,手指夹着阴唇揉搓,身子一挺,刚才还半软不硬的阴
茎此刻早已充血完毕,顶在美妇菊花上破肛而入。

  猛烈的冲击使得美妇臀部掀起一阵肉浪,伴随着剧烈的抽插,美妇肛门内昨
夜被注入的精液,在肉棒的强力搅动下迅速化为阵阵白浆,随着抽插不断溅出。

  诸位看官没有看错,这二人正是母子,而且是有着血亲关系的乱伦母子,至
于整个故事则要从十三年前说起。

  我叫韩晓明,出生在北方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搞建材生意的,常年工作
在外,在家时间不超过十个月,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妈妈一起度过,十三年前的时
候正是2004年,那会我还在读初三,刚过15岁生日。

  妈妈陈鸿雁当时32岁,与老爸平凡的外貌不同,妈妈年轻的时候可是十里八
乡都闻名的美人,由于嫁入我家的时候才16岁,而且保养的好,当时32岁的她一
点也看不出来已经年过三十,我和我妈走在街上的时候经常被认为是姐弟,而不
是母子。

  因为老爸常年不在家而且他们感情不睦的原因,和我妈睡的最多是我而不是
老爸,当然这个时候的睡仅仅只是睡觉而已,没有那么多杂念。

  从有记忆开始我就和妈妈睡在一起,直到读高中才分开睡,当然经常还是会
往她被窝里钻,特别是老爸多半时间不在家,老妈孤单寂寞也喜欢有人陪,所以
她往往也只是调笑我几句,笑话我这么大人了还要跟妈妈一起睡,然后就细心的
帮我掖好被子搂着我睡觉。(长大到高中大学的阶段以后,如果老爸回家我自然
是回自己房间睡的,不过只要老爸不在家,我肯定是和老妈睡在一起。)

  一起睡觉自然少不了身体接触,趴在老妈怀里的时候脑袋摩擦她的乳房,手
放在她背上或者肚子上是常事,不过当时我年纪小没有想太多,老妈也应该只是
把这当成母子二人间的亲密,也没有阻止过我。

  一切的改变来自初三寒假去二舅家住的那次经历。

  外婆家那边是比较保守的,留有很多封建的旧习俗,比如说过年的时候女儿
不能住在娘家,当时老爸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不回来过年,老妈也就带着我回外婆
家那边去。大年三十的晚上外婆将老妈安顿到了附近的二舅家,我自然也跟着我
妈一起过去了。

  二舅家房子不大,只有一间主卧一间侧卧,我和老妈便被安排在侧卧一起睡,
一觉天亮后,她正从床上坐起来穿内衣(妈妈睡觉的时候从来都只穿睡衣和内裤),
低头对我说:「明明(我的昵称,亲友一般这么喊我),妈妈要换衣服了。」

  跟老妈睡了这么久,我们的配合也相当默契了,听到她说要换衣服,不等她
说要我侧身,我已经很自然的转过去背对着她。此时的我两眼无神直视面前的衣
柜,脑袋里想的全是赶紧回城里去找小伙伴打传奇私服,几天前被人在盟重爆了
装备,得赶紧找兄弟把场子找回来。

  神游天外的我突然感觉脑袋被点了一下,茫然的扭过头,只见老妈偏着脑袋
对我笑着说道:「好啊,明明你竟然偷看妈妈换衣服。」

  听到她这么说,当时我一脸蒙蔽,我啥也没干,满脑子都是打怪砍人,根本
就没有偷看的想法,怎么就偷看了呢。

  「老妈,我没有偷看,不许冤枉我!我都背过去怎么看啊,屁股上又没有长
眼睛。」感觉被冤枉的我赶紧转身开始分辩。

  「还说你没有看,你瞪那么大眼睛看镜子干什么?」看我一脸蒙蔽的样子,
老妈捂着嘴对我调笑道。

  镜子?什么镜子?

  慢慢回过神来的我找回眼睛的焦距,左看右看,这才发现身后的衣柜上装着
一面大大的穿衣镜,正好映出我妈坐在床上的身影。不知怎的,以往看了无数次
的老妈,现在见到她映在镜子里柔美的面容和紧身毛衣下高耸的胸部,老二突然
有些躁动,迅速的充血发硬。

  「老妈我没有,我刚才在发呆,在想和同学回去玩的事情,根本就没看好不
好,而且那个镜子我现在才发现,之前都没注意到的。」虽然心里有些躁动,不
过之前我确实没有偷看她换衣服,自然也就理直气壮的回应老妈,语气里都有点
生气的味道了。

  说完我便缩头到被子里,闷着声音跟妈妈说:「我说了没看就是没看,你不
信算了,以后你换衣服我就闭上眼睛到被子里行了吧,保证看不到!」

  「小宝贝生气啦?妈妈跟你开玩笑的,看了就看了没事的,别钻到被子里,
里面空气不好,快出来,乖。」见我好像真的生气了,老妈也不再调笑我,赶紧
哄我出来。

  不过我最终还是假装生气的在被子里哼哼了几句,直到老妈穿好衣服起床出
去我才钻出来。

  「妈的憋死我的。」听到老妈关门的声音,我赶忙把被子揭开,也不管着凉
不着凉的问题了,呆在里面几分钟差点没憋死我,不过嗅着被子里妈妈的幽香,
已经充血肿大的老二居然再次膨胀了几分。

  之后等老二消停下来,我也不再赖床,起身换好衣服便出去和妈妈还有二舅
一家吃了早饭,然后陪表弟表妹们玩了一天便返回城里。

  晚上跟老妈打了招呼溜到网吧里玩的时候,刷了一会猪就实在提不起劲,抬
头朝四周观望了下,见没有什么人便偷偷打开五月天之类的网站。看着以前最喜
欢的校园类小黄文和AV,却怎么也看不进去,突然网站里右侧的推荐列表里出现
了一篇母子类的小说,鬼使神差的我瞬间就点了一下。

  以前我也不是没看过母子类的小黄文,但是那会自己确实没有哪方面的想法,
只要在黄色小说里看到母子类的地方,要么就跳过,要么直接就关掉不看,不过
现在的我看到小说里描写的母子做爱的情节,脸色不觉微微发热,老二急速的充
血,顶在牛仔裤上生疼。

  脑子不断浮现老妈在镜子里映照出的身影,我心里不觉产生一丝后悔,要是
当时没有发呆,是不是就能看到妈妈换衣服了?


              第二章、补偿

  接下来的十几天我再没有和妈妈睡在一起,不是因为她冤枉我让我生气,而
是我的内心还在反复挣扎。

  明知道母子乱伦是不对的行为,自己以前对母子乱伦也从不感兴趣,但是从
二舅家回来之后,我的脑子里全是妈妈在镜子里高耸的胸部。每次去网吧看的AV
和黄书也不再跟以前一样,现在只要看到「母子」相关的乱文都会忍不住的点开,
看的阴茎充血激动不已,不自觉的把自己和老妈的身份代入到乱文中去,想象着
自己把玩妈妈的乳房,阴茎在妈妈阴户狠狠抽插的情景,但是射精之后自己又非
常空虚,满是负罪感。

  不过也算是歪打正着,多日不跟妈妈一起睡,妈妈以为我真的生她气了,这
才有了这次的突破。

  妈妈平时在商场卖衣服,图的当然不是工资,老妈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年过完后的一个周五,下班后妈妈跟往常一样到家,见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随
口问道:「小混蛋,才放学就回来看电视,作业做完了没有?」

  「别急啊老妈,今天周五,还有周末两天呢,明天再做作业吧。」躺在沙发
上的我漫不经心的回答,眼睛却死死盯着在玄关换鞋子的妈妈。

  身上穿着米色过膝职业套裙的妈妈,一手扶着鞋柜,左脚向后翘起,左手勾
住鞋后跟一拉,包裹着黑色丝袜的足尖便从尖头高跟鞋中滑出,动作轻盈如同一
个俏皮的小女孩。看着紧绷的套裙下妈妈挺翘的丰臀,弯下腰时胸口若隐若现的
红色蕾丝胸罩,还有一米六九的身高带来的修长黑丝美腿,我的阴茎再次不争气
的膨胀起来。

  换完鞋子的妈妈坐到我身旁,看着我这幅懒散的样子对我说到:「小宝贝快
起来,不要躺着看电视,当心以后变成斜视眼,找不到女朋友的。」

  说完又往我这边挤了挤,伸了个懒腰后拿着抱枕边看电视边说:「小宝贝帮
妈妈揉揉,站了一天脚都酸死了。」随即一双黑色玉腿伸到我面前,搁在我的膝
盖上。

  以前妈妈累了的时候也是这么叫我揉脚揉肩,所以很自然的就把美腿伸到了
我面前,但是心有邪念的我面对妈妈,怎么都不可能再保持平静。望着妈妈的美
腿,视线逐步展开,从隐藏在黑丝下足尖,到纤细有形的小腿和丰腴的大腿,再
到大腿根部,藏匿在黑丝深处的若隐若现的那一抹鲜红。

  面色微红心跳加速的我,似乎都能感受到从心脏流向阴茎的蓬勃血液,情欲
刺激下的阴茎顿时膨胀撑起,若不是有盖在身上的一件薄毯,此刻的我怕是早已
漏了馅。

  「揉脚可以,待会可要付费的哦。」心里有鬼的我遇到这样的好事,自然不
会不答应,不过嘴上还是调侃了老妈几句来掩盖内心的激动。

  眼见老妈已经把腿摆好,躺在沙发上悠哉的看起电视,我也开始行动起来。
伸出双手握住妈妈柔嫩的足尖,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问妈妈:「老妈,你
是哪里酸啊,是这里?这里?还是这里?」

  没等老妈回答,我的手便从足尖开始揉捏,拂过脚跟,小腿,膝盖,直到大
腿,因为心虚的原因没敢继续往前摸,只是来回在脚尖,小腿,大腿这几个部位
揉捏,手掌感受着妈妈足心的温热,还有黑丝的触感和大腿的柔滑,心脏不争气
的又跳快了几分。

  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妈妈见我头上已经微微冒汗,心疼的收回双腿,起身
靠过来将我搂在怀里,在脸上狠狠亲了几下说:「辛苦我的乖宝贝了,来妈妈奖
励你。」

  「这点奖励就想打发我,哼。」

  被妈妈按在怀中的我,脑袋埋在妈妈的双乳间,闭上眼睛鼻子里闻到的全是
妈妈的乳香,用力蹭了几下后,不满足于仅仅被亲脸的我抬起头,撅着嘴仰起头
对着老妈假装生气,谁知老妈竟然直接亲到了我的嘴唇上。

  原本只想撒个娇,万万没想到老妈会这么宠我,幸好我的反应很快,被妈妈
亲了之后迅速还击,对着老妈的嘴唇狠狠亲了一口还以颜色,亲完还不依不饶的
说妈妈抢走了我的初吻,要妈妈赔钱。

  和妈妈在沙发上嬉闹了一会,抬头见墙上的挂钟提示已经到六点半了,妈妈
赶忙起身去厨房做晚饭,离开前还被我纠缠着又亲了一口才放行。

  晚饭过后和妈妈二人在家看了一会电视又出门逛街,回到家已经是该睡觉的
时间了,各自洗完澡后,我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这时候门外传来妈妈的声
音。

  「明明,还生气呢?过来跟妈妈睡吧,你一个人睡觉又要踢被子,最近天气
还是有点冷别感冒了。」

  「才没有生气呢。」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推开门走到床边坐下,身着粉色睡裙的妈妈没有穿胸罩,
胸前两颗凸点格外明显,褪下丝袜后光洁的大腿,在灯光下显得异常白亮,从小
腿到大腿仿佛形成了一道光弧,直插入我的内心。

  初春的晚上还是略微有点冷的,只穿着睡裙的妈妈坐下之后便掀开被子钻入
我的被窝,将我拉入怀中好生安慰,生怕我真的没消气。

  生气当然是假的,我怎么会生妈妈的气,不过既然生气能有这么好的福利,
我当然不会放过。拥入妈妈怀中的我,额头顶在妈妈细嫩的锁骨上,鼻子完全浸
入妈妈的乳沟,一呼一吸之间全是妈妈乳房的香味,这样的刺激让我的阴茎再次
充血竖起,让我不得不弓着身子让下半身远离妈妈的身体,以免被她发现我现在
尴尬的情况。同时我的左手伸到妈妈背后搂着妈妈,还时不时隔着真丝睡裙抚摸
她柔滑的后背,右手则环过妈妈的脖颈勾住她的肩膀。

  我们母子二人在床上又聊天嬉闹了一阵,见我情绪恢复的跟过年之前差不多
了,妈妈便提出要我一起过去陪她睡觉,她一个人睡觉很冷。睡觉很冷这个事当
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最冷的时候已经过了,而且妈妈房里还有暖气,睡觉不热
的流汗就不错了。

  不过妈妈这么想我陪,而且我也早就想和她一起睡好近距离接触她,当然也
是不会傻到当面拆穿她的假话,之后脸上就还是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了她,
随后妈妈起身回隔壁卧室,我也紧跟着从床上起来。

  来到妈妈卧室和妈妈一起躺到被子里,辛苦一天的我没多久便睡着了,脑子
里依稀只记得睡觉前妈妈像小时候那样,把我搂在怀里,一只手轻拍着我的后背,
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头哄我入眠。

  再次睁开眼睛时清晨的阳光已经斜斜映入卧室的一角,此刻的我和妈妈紧紧
挨在一起,妈妈的身上粉色睡裙的一侧肩带稍稍滑落,露出左胸的半颗乳房,光
滑圆润的样子在我眼前不断放大,我感觉嘴唇发干,连吞咽口水都变得艰难。看
着妈妈的胸部,我的手真的很想伸出去将妈妈肩膀上的肩带再往下拉下来几分,
不过理智还是告诉我不能这么做,理智和欲念在心中纠缠我,现在是多么希望妈
妈稍微动一动,好让胸前的睡裙再滑落几分,让我一窥妈妈乳房的全部风采。

  「嗯~ 」

  听到妈妈轻微的哼声,我知道妈妈估计马上就醒了,想要拉下肩带的想法瞬
间被扑灭,连带着充血硬起的阴茎都萎缩下来。

  睡醒后的妈妈见我已经先醒来,便亲了亲我的脸蛋,我刚想像昨天一样反击
亲吻她的嘴唇,却被老妈以没有刷牙的理由拦下了,就是不许我亲嘴,没有办法
的我只得亲了亲她的脸颊了事,之后我们稍微聊了会妈妈就准备起床换衣服了。

  因为和妈妈睡了这么多年,她的习惯我也是相当了解,见她身上细微的动作
就知道她想要换衣服,不等她说话我就直接转身,把脑袋埋到了被子里。不过奇
怪的是这次妈妈却没有开口要我不许偷看,直接起身便拿出枕头边的黑色蕾丝文
胸展开,随后将睡裙下摆拉起准备脱下。

  当时妈妈将睡裙拉过头顶脱下后,扭头才发现刚才还在旁边和她说话的儿子,
脑袋钻到被子里去了,然后她就弯过腰,伸手抓住我这边的被子边缘使劲拽,想
要掀开被子把我从里面拉出来,那时的我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死活就是抓住被
子不出来。

  没办法的妈妈一边拉着被子,一边嘴里说让我不要害羞,儿子是从妈妈的身
体里出来的,妈妈的身体给儿子看是很正常的,不过我仍旧不买账。就这样,我
和妈妈僵持了几分钟,最后她还是没再坚持,快速换完衣服后叮嘱我一会起床吃
早餐,便打开卧室房门出去了。

  现在回想起那天早晨的情形我还是会发笑,想想妈妈坦露着上半身,浑身上
下只穿着内裤近乎赤裸的样子,两颗我做梦都想看的C 罩杯乳房,就这样明晃晃
的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离我的头顶不超过20公分的地方,但我自己却把自己蒙
在被子里,无视了这双美乳好几分钟,简直是个智障。

  直到妈妈离开房间我掀开被子,这才明白过来刚才曾有过如此香艳的场面,
立刻悔的恨不得撞墙,真心觉得自己是个傻逼,送上门的机会不看。

  懊悔了几分钟后我还是冷静下来,心想既然妈妈这次换衣服没有说要我回避,
而且说了妈妈的身体儿子可以看,那是不是说以后天天都可以看妈妈换衣服?也
不管以后是不是真如妈妈所说,她会不避讳地将身体给我看,反正能和妈妈亲嘴
也是一大突破,至于身体的话以后再说,总有机会的。

  自我安慰了一会,听到妈妈催我起床吃早餐的声音,我便不再赖床,开始起
来穿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