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s218 发表于 2008-05-21
    我是一家健身俱乐部的教练。健身业作为朝阳产业,其实竞争也很激烈。一个健身教练,不但自身外形要好,而且还要具有强大的感召力,这样才能站稳脚跟。而我初来乍到,一切须从头开始。好在我年轻,长得比较帅,有发达的肌肉和性感的形体。但因为不是科班出身,我在业务上还是处于劣势,压力很大。

      这天,我闲着看电视,看到一档《帅哥猛男大闯关》的娱乐节目。节目里表演的都是帅哥,而打分的都是女孩子。帅哥们要过五关斩六将,最后才能夺得万元大奖。整个节目高潮迭出,大胆火辣,我不由得也动了心——如果能上电视,不就是自己最好的广告吗?

      一个月后,我出现在录制现场。当我站在舞台上时,台下热烈欢呼。看着这么多美眉为自己喝彩,我非常兴奋,竞技状态良好。两轮下来,我顺利入选。第三轮我是最后一个出场,在三位美眉的簇拥下犹如英雄般走进喧嚣的舞台,突然,灯光大亮,美眉们扯去我的外套,强壮的形体展现出来,台下一片尖叫声。

      节目录制完后,我还处在兴奋之中。还没等我穿上衣服,一个穿着打扮很前卫的女子冲到我面前,献上一束鲜花,并热烈而长久地吻了我。虽然我感到被她强吻了,但还是很开心。“I love you!”她热烈地说。我被她吻得很冲动,不假思索地搂住了她。

      我们一起出了电视台。城市的夜空光怪陆离,灯光照得人恍如梦中。“能请你去我家吗?”“当然可以。”我感到这一刻像电影一般,真是太浪漫了。

      我被那个女子带到了她的单身公寓。当门“砰”的一声关上后,我们迫不及待地拥抱在一起,两个人都被激情燃烧着。那女子不断地抚摸我,吻我,我从未见到过如此的激情,猛地抱起她冲向那张床……“你好强壮,我爱你!”那女子梦呓着。

      相逢何必曾相识。分手的时候,我问她的名字,她说,一切随缘吧。就这样,我们只各自给对方留了电话号码。

      节目播出后,来俱乐部健身的人看见我就说:“你不就是那个《帅哥猛男大闯关》里的健美帅哥吗?”自然,选择我做教练的人也多了起来,我的业务有了很大的起色。

      突然有一天,那个女子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她说要请我做她的私教。看着她性感的身体,我立刻就同意了。我们又有了一次接一次的性爱。她从不问我的过去,也不问我的现在;而她自己也是来无影去无踪。当我问她的身世时,她鄙视地说:“老土!”这也好,在彼此的关系上,我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也落得个逍遥自在。

      那天,分手的时候她拿出一只新款手机,同时奉上1000元钱,笑着说:“宝贝,你工作累,要吃好一些,多吃牛肉,就会壮得像一头牛!”我也没多想,半推半就地收下了。

      不久她打来电话,说有几个女友想认识我。我过去后,果然见几个女人等在那儿。她们一见我都赞不绝口。那女子颇为得意,随手脱去我的外套,把我拉到大家中间,笑着说:“怎么样,够健壮吧?”又转向我,“她们都很嫉妒我呢,都想与你交朋友,我才舍不得我的宝贝呢!”于是,大家边说笑边唱卡拉OK,边推来推去,直闹了半夜。与这么多时髦漂亮的女人在一起,我真有点乐不思蜀啦!

      后来,她们都成了我的“私教”对象。她们都送给我这样那样的礼物,或者数额不等的钱。收了她们的馈赠,再与她们亲热的时候,我不免就曲意奉迎起来,尽可能地让她们感觉快乐。有的女伴我并不喜欢,但她们出手挺大方的,我也学会嘴巴甜甜地夸赞她“漂亮”、“性感”,装作迷恋的样子,逗她们开心。

      我隐隐意识到自己被人家当作男色了。原来我倒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只是尽情挥洒自己过多的激素而已,没想到自己游戏人间,却被女人游戏了。然而真要远离这些女人,我又做不到,越来越多的性需求,使我离了她们还要“自我解决”。我盘算着,“自我解决”不但浪费资源,而且也不解渴不尽兴,何况,我的手头也很拮据。

      我沉迷于这种糜烂的生活,美酒佳肴、名牌服装,一个月没有5000块钱,简直就无法生活。我离不开这些女人们,为了多赚钱,我把目标从年轻女人转移到年长的阔太太身上,不看女人的美丑,只盯着她们的钱袋,千方百计地讨她们欢心。真是越堕落越快乐啊……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尿道红肿疼痛,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才知道自己的放纵得到了报应,我患了性病。

      我为自己的放纵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做人的尊严。每当夜深人静时,我总是问自己:我还能有正常人的生活吗?能有正常人的爱情和婚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