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无常 发表于 2014-12-27
【小说名称】:错位迷途
【文件大小】:1.09M
【小说作者】:shen2008120
【文件类型】:TXT  
【节选预览】:

当庞彪看着面前这个精致的尤物身材保持的如此完美,还有那细腻白皙的皮
肤,由白色蕾丝胸罩衬托着的高耸的胸脯,尤其是那水蛇一样的腰间和平坦的看
不到一点赘肉的小肚,庞彪的两只眼睛就如同狼眼一样,不停的在那里放着亮光。

      接着,他将妈妈胸前的那件白色蕾丝文胸用力往上一推,妈妈本能的伸出双
手遮挡住了自己的胸部,但是一下就被庞彪那双脏手给拉开,并且按在了自己的
身体两侧,两个丰满雪白的大白兔随着遮挡在上边的胳膊被移开,前后欢快的跳
动了几下,就像是在展现着自己的魅力一样。

      这些细微的变化尽收在庞彪的眼里,此时,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迅速的把
那双淫爪伸了上去轻抚着那对成熟的果实,接着顺势把脸也贴了上去,在妈妈两
个雪白丰满的乳房上轮流的吃着,而妈妈则把脸侧向一旁,眼泪继续持续不停的
流着,身体就像是死人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就在这时,庞彪突然停了下来,他坐起身子,用手在妈妈身上推了推,妈妈
仍旧是像个死人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庞彪如何对她。对于妈妈这样的反
应,此时庞彪的表情好像很不高兴,然后起身离开了沙发。他再次走到桌子边,
拿起桌上放着一小碟相片,对着妈妈说了几句话,然后把相片装在了裤子兜里,
又准备要走。

      听完他说的那些话,妈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坐了起来,一只手遮挡
住自己的胸脯,另一只手再次抓住了庞胖子的胳膊,不让他离开这里,并且用祈
求的目光跟他讲话。

      然后,庞彪对妈妈笑了笑,继续和妈妈讲话,妈妈听了他说的这些话之后觉
得羞愧难当,再次把脸侧向一边不去看他,或许是来减轻一点自己内心的厌恶和
压力感。

      这时,庞彪笑呵呵的扶着妈妈双肩,将妈妈在沙发上坐好,双眼睁的大大的
露着一副淫贱像直勾勾的看了妈妈片刻,然后就用那双肥手开始激动的脱着自己
的裤子。

      看到这种情景,我草他吗,难道他是要打算让妈妈给他口交?妈妈不会的这
么做的,妈妈不会这么做的,绝不会的,我不相信,她怎么可以这样………我不
停的摇着头,我不相信我眼前现在看到的画面,我觉得我现在是在做梦……

      很快,庞胖子就把裤子连同里边的那条红色内裤一起脱了下来,露出了那个
黑乎乎的,脏的跟狗鸡巴一样的生殖器,那个棍子虽然已经硬的高高翘起,但是
看起来很短,好像没有发育完全一样长度估计只有10CM. 那个生殖器虽然不是很
长,但是却非常的粗,如同婴儿的胳臂一样,尤其是龟头处的那部分真的就跟蘑
菇上的帽子一样,比起下边来周长大了好几圈,并且阴茎周围还布满了密密麻麻
的青筋。

      庞彪身体上的体毛也非常的多,就跟一个未净化彻底的在丛林中居住的野人
一样,尤其是阴茎周围的那些毛发非常的浓密,全是黑压压的一片,这些短而不
齐的毛发一直延伸到上边的肚脐眼儿,还有下边的大腿位置,形成了一片广阔的
黑草地。

      妈妈一直把脸羞愧的侧向一旁,不敢直视他的身体。接着庞彪就把臀部朝妈
妈身边动了一下,把那个看上去直想作呕的猪器官一样短粗的肮脏东西朝妈妈脸
上靠了靠。由于庞彪身材太矮,妈妈虽然是坐在沙发上,但是头部已经到了他胸
前的位置。庞彪就用双手扶着妈妈的头部,直接把妈妈的头用力的按了下去,去
含他的阴茎。妈妈没有躲闪,也没有动手反抗,只是仍旧紧闭着嘴唇。

      妈妈的头部被庞彪按下去之后,嘴唇很快就触碰到了庞彪那根猪鸡巴上边那
段黑红色的龟头,然后妈妈努力的抬起头,满含着委屈再次对庞彪说了句话,庞
彪不住的向妈妈点头,表示同意。接着庞彪趁妈妈的樱唇好像有些松动,神情还
有些犹豫的时候,于是看准时计,再次用力把妈妈头部往下一按,一口气把阴茎
插入了妈妈口中,然后抬起头,心满意足的喘了口气……

      等那个短粗的生殖器完全进入妈妈的嘴里,庞彪一直死死的按着妈妈的头部
不让她动,让那个东西一直停留在妈妈的嘴里大约十几秒钟之后,庞彪开始抓着
妈妈的头部,让阴茎开始在她的嘴里抽送,动作很慢,连续几次进进出出之后,
庞胖子放下了扶着妈妈头部的双手,而是伸到了妈妈的胸前,双手把玩着妈妈胸
前那两个胖乎乎的大白兔,一边继续对妈妈说了句话。妈妈听完之后,就开始自
觉的前后晃动起自己的头部,给庞彪做着口交,并且还时不时的抬起头看庞胖子
两眼,但是我看到妈妈脸上那种哀伤的表情,眼睛里全是痛苦的泪水,并且在眼
睛下边,那两股泪水已经流成的两道很明显的泪痕,并且已经有些红肿了。

      妈妈一遍又一遍反复的吞吐着庞彪两腿间那个肮脏的棍子,庞胖子此时感觉
已经爽到天上了,因为我看到他一直高高的昂着头甚至是闭起了自己的双眼,那
种表情就像是女人被男人压在身下猛干的时候一样,嘴型还不停的发生着变化,
好像是在畅快的呻吟,还有他放在妈妈胸前的那双脏手也不顾及妈妈是否会疼痛,
毫无羞耻把妈妈那两个丰满挺拔的双乳用力的抓成了各种形状。

      几分钟过后,庞彪好像已经不在满意妈妈的这种速度,再次把手扶在妈妈头
部的左右两侧,用力的抓着妈妈的头,让妈妈头部加速着吞吃着自己的阴茎,并
且自己的臀部也开始快速的前后摆动起来,和妈妈晃动的头部在一起配合着,让
自己的阴茎在妈妈的嘴里抽插的更快。

      猛插了几回合之后,我看到妈妈的脸色憋得越来越红,像是被弄得无法喘气
的样子。妈妈用力挣脱了庞胖子的双手,低下头,张开那两片粉色的樱唇大口大
口的喘着粗气,嘴里那些被庞彪阴茎染指过的口水此时已经变得脏臭无比,甚至
是有些颜色发黄,感觉就像是鼻涕一样恶心,全都顺着妈妈的嘴角处流了出来,
拉成了几道长长的细丝落在了地上。

      这时,庞彪把手放在了妈妈的长发上,在上边温柔的抚摸着,然后笑着对妈
妈说话,好像是在安慰着她。停了片刻之后,庞彪再次扶着妈妈头,在妈妈没有
一点反抗的情绪下,再次将阴茎慢慢送入了妈妈的嘴中。

      这一次妈妈好像是担心速度太快,伸出了一只手,扶着那个涨涨的,丑陋的
无法形容的狗鸡巴,皱着眉头缓慢的一前一后吞吐着这个生殖器,一遍又一边的
把那个污浊不堪的东西吃进了自己的嘴里,甚至是我看到,在经过妈妈一遍又一
遍用自己口中的香液洗礼过之后的生殖器慢慢的变的少许的干净了一些,而附着
在生殖器表面的那层污秽物全都因此进入了妈妈的嘴里。庞彪看到妈妈变的比之
前主动了,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一直低头观察着妈妈是如何卖力的在自己最重要
的部位努力的耕耘着,舒服的享受着这样优质贴心的服务。

      淫贱的女人,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气的只想吐血,我现在要是能动一下,我
非过去拿把刀把这对狗男女一起砍死,以解我心头之快。虽然前几天庞彪告诉我,
他和妈妈是多年的情人关系,既然是情人,那肯定就会上床,我也曾经在脑海里
幻想过几次他们在一起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情景,幻想着妈妈每次和他做爱肯定是
关了灯,不敢看他。但是幻想跟亲眼看到对自己带来的这种刺骨的伤痛,完全是
两只不同的概念。

      她不是我的母亲,她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温柔贤淑,高贵气质,端庄文
雅的我最爱最爱的母亲在我心里早已经死去了,而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
是我完全所不认识的,我不要现在的这个妈妈,我不要……

      不对,事情好像并不像我想象的这么简单,虽然我听不到他们之间的任何对
话,但是妈妈之前好像一直都在极力的反抗,等庞彪从兜里拿出那些相片之后,
妈妈整个人就完全屈服了,难道他是用那些相片来威胁妈妈就范,来逼迫妈妈要
跟他自己发生性关系?

      对,一定是这样,看来最关键的就是这些相片,可是那些相片到底是些什么
内容?到底什么样的相片能威胁到一个女人甘愿付出自己最宝贵的肉体去让一头
猪压在自己的身上拱?难道是跟我有关?

      想到会是跟自己有关,顿时,我的身体惊出了一阵冷汗,我身上能有什么事
可以让别人拿出来威胁妈妈?什么事?难道是吸毒……吸毒?吸毒?庞彪不会拿
我吸毒的事情来威胁妈妈……不会……一定是我想错了……肯定不是我想的这样
……肯定不是……肯定不是……一定会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
对自己说着,极力的劝说自己跟他们之间的那些肮脏的事情无关,可是如果真的
不幸被我严重,那我岂不是双手把妈妈………

      又是持续痛快的几十次口交,庞彪抽出了含在妈妈嘴里的那个阴茎,一下把
妈妈拉了起来,然后扶着妈妈的小蛮腰,让妈妈转了个身双腿笔直的站在沙发边
上,并且让她双手按在不足半米高的沙发上,这样妈妈的臀部就高高的翘了起来
对着庞彪的身体。

      接着,他用双脚把自己已经滑落在脚面上的裤子和内裤给蹬在了地上,一脚
踢到了一边,然后,庞彪把妈妈的裙摆向上掀起撩到了腰上,妈妈性感迷人的两
条纤纤玉腿在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显得是如此的迷人,但是最让男人心动的当数透
明的肉色丝袜里边那件白色的蕾丝底裤重重包裹下的那片私处,虽然现在还看不
到里边,但是光是凭着想象足矣让男人为此陶醉甚至是发狂。

      当然庞彪也不例外,他一直把目光死死的盯着妈妈现在还被遮挡着的那片私
处,几乎恨不得把两只眼珠子抠出来放进里面仔细欣赏一番。看了片刻之后,庞
胖子半蹲着把脸朝着那片私人领地贴了上了,先用自己的鼻子在上边闻了闻,然
后露出了满意的神情,随后张开了那满口黄牙的脏嘴,伸出那个肮脏的上边满是
裂纹的肥舌,在妈妈丝袜包裹着的丰臀上舔着妈妈的那片沼泽地。

      舒服的舔了几口,庞胖子起身,在妈妈毫无抗拒的情况下,伸出那双淫手将
妈妈的丝袜连同内裤一下扒到了她大腿的位置,妈妈两腿间最迷人的那片部位立
刻出现在了庞彪的眼前,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她竟然没有一点反抗。

      此时庞彪再次对妈妈说了句话,但是妈妈闭着双眼,不去回应这个难以启齿
的气愤,庞彪再次厚颜无耻的把脸贴了过去,将头埋向了那两片粉红色的沼泽池
内,又一次伸出了那个黄不拉几的舌头,在那一片优美的洼地上舔着,舌头上边
的那些肮脏的口水顺着那道小沟,流向了下边那撮之前还是茂盛耸立的黑色丛林,
可是被这些口水玷污之后,立刻就变的污浊不堪,毫无生机。

      庞彪再次直起身体,将自己的前身朝妈妈臀部近一步靠了靠,提着两腿间的
那条像是在火上烤过一样黑不溜秋的东西准备要做最后一步行动了,就在两个地
方即将连接到一起之时,妈妈立刻伸出一只手遮挡住了自己的私处,转过身体晃
动着胸前那对印着红色手印的双乳紧张的对庞彪说了一句话。

      庞彪听后笑了笑,然后用手在妈妈的性感的丰臀上拍了一下,接着走回桌子
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避孕套。

      避孕套的外形还是那种上边布满了密密麻麻突起的小刺,就像是一个凶猛的
狼牙棒,而且避孕套的入口处上方还有一个拇指粗细,长约2 ,3 公分斜着突起
的东西,就像那种自慰棒一样,突起的那个小分支好像是专门用来刺激女性阴蒂
位置用的。

      庞彪把套子套在了自己的阴茎上,对着自己套上的避孕套看了几眼,一副十
分满意的表情,然后再次回到了妈妈跟前,托起妈妈的臀部,让那个阳具在洞口
处上下摩擦了两三下,由于庞彪这样的挑逗动作,妈妈臀部本能的抖动了几下,
并且试图加紧双腿好像在抗拒一样。

      挑逗了几下之后,庞彪对准了那个湿漉漉的洞口,将自己的阴茎慢慢的送入
洞内,可是滑稽的一刻出现了,由于庞彪个子太矮,在加上妈妈今天穿的长筒靴
后跟特别的高,他的那个阴茎才刚刚进入三分之一,即使自己如何努力的掂起脚
尖,阴茎也才勉强进去一半。

      庞彪并没有抽出留在妈妈体内的那半截阴茎,而是直接按着妈妈的身体,让
妈妈双腿跪在了沙发上,双手也向前按在沙发的靠背上,这样,那个位置就低下
去了很多。然后臀部向前一用力,将剩余的那半截东西彻底的插了进去,两个性
器官已经完全结合在了一起,而在结合部位的那大小两片草地也都紧密的连成了
一片更为茂密的丛林,原本还是清新可秀的小草,瞬间就被一大片污浊不堪的杂
毛所吞没。

      身体上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溃了,就在这一瞬间,妈妈痛苦的昂起头,扭
曲的容颜上显露出悲痛欲绝的表情,牙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艰难的压制着
没有让自己因为生理反应,而发出被侵入自己身体时的本能的呻吟声。

      刚进入妈妈身体,庞胖子就像一条发情的公狗一样,双手扶着妈妈的臀部,
用他下边那个肮脏的东西,在妈妈体内持续做着激烈的运动。我所躺的这个位置
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被看起来很凶狠的避孕套裹着的短粗的东西,在妈妈作为
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地方一阵猛烈的狂插猛送,速度非常之快。

      虽然他的那根东西看起来很短,但是在这种避孕套的协助下仿佛变的非常有
力量,在加上庞胖子一边猛烈的挺动臀部,一边还用力的咬着牙,此时好像已经
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将妈妈身体顶撞的前后大幅度剧烈的晃动着,才只持续
了十几下,就把妈妈累的前身无力的趴在了沙发的靠背上,脸上呈现出一副疲惫
不堪的神情。

      这个姿势一直持续了几分钟,庞彪抱着妈妈让她平躺在沙发上,用手只把妈
妈一条腿上的丝袜和底裤褪了下来,将这些带着妈妈体香的贴身物件挂在了另一
条小腿肚上,然后再把两条白嫩修长的美腿分别抗在自己的两个粗厚的肩膀上,
一边用下体猛烈的的撞击着躺在自己身下的这个女人,一边用手扶着妈妈穿着丝
袜的那只性感的小脚,隔着薄薄丝袜包裹之下将妈妈那性感的脚趾一个个送入自
己的口中,用嘴里那些恶心的唾液痴迷的舔着。

      而妈妈表情依然痛苦万分,她仍旧是闭着双眼,把脸侧向一旁不敢直视眼前
的这个男人,并且她还把一只手放在了自己嘴唇上,用牙齿用力的咬着自己的手
背,忍受着庞彪一次次猛烈撞击着自己的肉体而带来的这种折磨和痛苦,又或许
是不想让自己出于生理上做出的一些反应来迎合他,来更加刺激身上的这个男人。

      虽然妈妈极力掩饰着生理上带来的一些反应,可是庞彪似乎已经从下体结合
的部位察觉到了异样,心里更加得意和疯狂了起来,他俯下身体搂住了妈妈的小
蛮腰,将妈妈用力的抱进了自己的怀里,两个性器官结合的位置并没有因此而分
开,依然是紧密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被庞彪这样抱起,妈妈可能是担心自己摔倒,
本能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庞彪坐在了沙发上,让妈妈骑坐在他的怀里,两个人紧紧的相互抱着对
方,庞彪张开大嘴一边大口大口享用着妈妈胸前那两个丰满的大白兔,一边托着
妈妈圆润的肉臀用力的往上抛起,让那两片鲜红色花瓣包裹下的蜜穴在自己那个
肉棍上进进处处,并且还适当的扭动着自己的臀部来相互之间配合着。

      连续又是疯狂的几十下,妈妈精致的脸庞上表情开始慢慢变地扭曲,美丽的
头颅向后仰去,明亮的眼眸也跟着慢慢合上了,那一丝无奈和羞耻促使着她不愿
去看这龌龊耻辱的画面,但是却无法来拒绝的这一幕的发生。

      庞胖子吐出了此时正含在嘴里享用的那个红润的乳头,将脸埋在了妈妈胸前
那两个大白兔之间,紧紧的用手搂住妈妈的洁白的玉体,并且将自己的眼睛也闭
了起来,脸部的表情变的异常的亢奋。

      刚闭上眼睛几秒,庞彪就张开那个散发着臭气的大嘴,好像是「啊,啊……」
连续几声爽快的大叫之后,两个人的身体就不再动了,只是彼此间臀部上的肌肉
好像由于痉挛的作用下不受控制似的抽搐和抖动着……

      此时妈妈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痛苦,而且原本白皙的脸颊也出现了大面积的
潮红,她的眼睛虽然也是紧紧闭着,但是眼中积攒的那些泪水还是顺着一丝缝隙
从里边流了出来,顺着那两条已经红肿的泪痕一滴一滴从下巴处滴在了庞彪的后
背上。她用牙齿用力的咬着自己的下唇,一直努力的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一
只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没有规律的在庞胖子后背上锤打着……

      他们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对方,停顿了大约30秒之后,庞胖子才抱着妈妈将她
再次放在了沙发上,然后抽出了停留在妈妈体内的阴茎接着就站了起来,就在那
个好似狼牙棒一样的避孕套的表面,就像是刚刚在水里浸泡过了一样已经完全的
湿透了,并且上边还有一滴滴白色透明的液体向下滴着。

      接着,庞胖子将避孕套从自己阴茎上慢慢的取了下来,里边已经灌满了浓黄
色让人看起来直想作呕,甚至要比鼻涕还要恶心十倍的浓稠精液,并且在取下来
的过程中,还有一小部分从里边流出滴在了地上。庞胖子把避孕套随手丢进了旁
边的废纸篓里,然后从桌上撕了一些手纸把手上粘着精液的部位擦了擦,接着他
也不急着去穿裤子,而是再次坐回了沙发上,看着全身凌乱已经正在用手整理衣
服的妈妈,心满意足的回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