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4045119 发表于 2018-04-20
【小说名称】:quensent
【文件大小】:21KB
【小说作者】:天品龙侍
【节选预览】:

第一章 履行诺言
此时正值六月天,即使大山深处,也透着一丝燥热。

突然,一道人影在山林间时隐时现,形同鬼魅一般。

而这道人影正是林昊,此时他正背着一头刚打到的豪猪,在山林里飞速奔跑着,而崎岖的山路并不能让他的脚步放慢半拍。

尽管已经接近中午时分,空气中又弥漫着一股燥热,但是飞奔许久的林昊,脸上却没有半滴汗水,也没有丝毫气喘。

林昊看到前方忽隐忽现的茅草屋后,随即抬头看了看天色,他估摸着还不到十二点。

见此,他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心说这回我赢了,终于能够吃上猪蹄了。

想到此,林昊的心都在滴血!

十多年来,他也不记得打了多少头豪猪了。可是那美味的猪蹄,他自己从来没有吃到哪怕半只,全都被他师父吃了。

他师父告诉他,除非他能够将豪猪在十二点之前带回去。令他感到无力的是,为什么每次他找到豪猪时,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回去啊。

他为此拼命修炼,只为提高自己的速度,可是为什么这些豪猪离自己越来越远呢。

转眼间,茅草屋已然出现在林昊前方。

紧接着,林昊双腿一蹬,瞬间跃起。随后一个空翻,跨越数丈,他瞬间落在了门前。

然后他将豪猪往地上一仍,双手叉腰,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并大笑道:“师父,我回来了!现在还不到十二点,猪蹄是我的了!”

林昊此时心中感到极为舒畅,大有农奴翻身做主人的架势。

“看你这德行,十多年来就提前回来这一次,就高兴成这样了,要不是我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你能……咳咳,进来吧。”紧跟着屋内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中气十足。

林昊随后笑呵呵的推开门,走了进来。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坐在桌前,手中拿着一个破旧的酒葫芦。

“师父,你这酒好香,给徒弟口喝呗。”林昊眼巴巴的盯着老者手中的酒葫芦,他闻这酒香十多年,一直眼馋不已,只是却未能喝到一滴。

老者听后,随即将手中酒葫芦朝林昊抛了过去。

林昊看后一愣,十多年来,任他如何苦求,他师父从来没有给过他,这酒与猪蹄都是师父的命根子。

不过,这并没有妨碍他,他一把接过酒葫芦,头往后一仰,接着拿起酒葫芦就往口里一灌。

“小兔崽子,你当白开水啊,给我拿过来。”老者焦急的话音未落,就出现在林昊面前,一把夺过林昊手中的酒葫芦,并狠狠的敲了一下林昊的脑袋,然后心痛的往酒葫芦内望去。

“哇!好香!好舒畅!师父,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好喝的东西,一直不给我喝。”林昊回味道,一脸陶醉的样子,至于被老者敲了脑袋,他一点都不在乎。

“哼,要不是看在你今天出师的份上,你以为为师会给你喝吗!”老者一脸肉痛的哼道,心说小兔崽子,你当这是白开水啊,一口就喝了老夫一个月的量。

出师?林昊听后顿时愣住了,一脸疑惑的看着老者,问道:“师父,出师?什么意思?”

老者看了看林昊,一脸沧桑的叹道:“昊儿,你还记得为师当年收你为徒时的情景吗?”

听到老者的话后,林昊顿时陷入了回忆中。

那一日傍晚,他被人打成重伤,浑身如同泡在血水中一般,当时他已经失去了意识。他知道如果不是碰到师父,他十多年前就已经去见阎王了。

他现在还记得,当他醒来后,师父问他,愿不愿意变得更强,他义无反顾的说愿意。

师父问他,如果这需要他答应一件事呢,他说哪怕是一千件,一万件,他都愿意。

想到此,林昊的脸色一变,他意识到需要他履行诺言的时刻了。

“师父,豪猪还需要清理,我现在就去清理一下,徒弟今天给你做酱香猪蹄吃。”林昊干笑道,并朝外走去。

“站住!”老者脸色一变,严厉的喊道。

林昊听后,吓了一跳,师父很少这么严厉的,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师父,你当年开玩笑的吧。”林昊强作欢笑的问道。

老者看到林昊这样,怎会不知林昊的想法,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昊儿,这些年来,你尽得为师真传,为师为此也感到高兴不已。”

老者说罢,抬头看了看林昊,又道:“为师知道你早就看出为师安排的意图,也知道自己要经历什么,其实这不是一件好事吗,你何必还执着当年的事情,也许会不一样。”

林昊听了师父的话,陷入了沉思中,良久之后,看着老者笑道:“师父,你把徒弟我就这么卖了,你不应该补偿一下吗?”他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那么为啥不主动点呢。

“小兔崽子,为师白担心你一场,你在这等着师父呢,说吧,想要什么?”老者一脸肉痛的喊道,心中却高兴不已,这徒弟能看开就好。

“师父,你那酒葫芦能给我不?”林昊一脸眼馋的盯着师父手中的酒葫芦,刚才那香味,令他现在还回味无穷。

老者听后,随即将酒葫芦藏到身后,守财奴一般回道:“要这个,门都没有。”

林昊听后一脸失望之色,嘟着嘴回道:“师父,那你还有什么好东西。”

“哎呦,小兔崽子,瞧不起师父是吧。”老者说罢,将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朝林昊抛了过去。

林昊一把接了过来,脸色如同吃了苦瓜似的,瞪着他师父,说道:“师父,你这破木戒指,我都看了好几遍了,你还有脸拿出来,你好歹拿个金的也行啊。”

老者没有理会林昊的抱怨,灌了一口酒道:“徒弟啊,你要知道礼轻情意重,记住了,那四个猪蹄分我俩,算这个戒指钱。”

林昊听后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抬起手就要将戒指扔回去。

老者见此连忙摆手,并说道:“已经出售,概不退货。”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林昊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没事干啥想占师父便宜,自己什么时候成功过,这不找自找的吗,他随即一脸愤恨的出去收拾那头豪猪了。

吃完午饭后,林昊告别师父,揣着师父临走前给他的一百块钱就离开了。

当林昊坐着大巴来到火车站时,身上只剩下七十了。

林昊排完长长的队伍后,用仅剩的七十块钱买了一张到东海市的绿皮硬座火车票。他心说师父一定是故意的,以前几次下山也是,一分钱不给自己剩,太抠了。

林昊拿着车票,抬头看着指标往外走去,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道焦急的女声。

“喂,朋友,你将这张票卖给我吧,我出三百,你看行不?”

林昊转头看去,顿时一名脸色焦急的美女印入眼帘,长发披肩,肤色白皙,唇红齿白,一身职业套装却难掩其傲人身姿。

他见此,不由咽了一口唾液,在荒山野岭住了十多年,极少数几次外出,也没见过什么女人,更何况是美女。

苏晓倩见林昊久久不说话,以为林昊闲钱少,随即焦急喊道:“三百不行,五百!”

此时,林昊还在震惊中。

“美女,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卖给你。”这是前面一人听到后转过头喊了出来。

苏晓倩见终于有人卖了,便撇开林昊,买了那人的票。

直到苏晓倩走后,林昊才回过神来,三百?五百?什么!想到此,林昊大声喊道:“我卖!”

只是此时苏晓倩早就走的没影了。

周围被突然响起的叫声吓了一跳,不由朝林昊看去,只见一个衣着邋遢的人站在那里,浑身皱皱巴巴,头发杂乱,背着一个大袋子。

“妈妈,那叔叔怎么了,怎么突然大叫?”一个十多岁的女孩扯着妈妈的衣角好奇的问道。

“小丽,记住要好好学习,要不就和这个叔叔一样,不但穿的差,神经还会有问题。”妈妈见此,借机教育女儿。

“哦,妈妈,我知道了。”小女孩听后,眼神怕怕的回道。

林昊听后心说,我虽然没上几年学,但是我神经没问题,不由瞪了一眼那妇女。

“小丽,你看到了吗,不好好学习的人都会变成这样,像疯子一样。”妇女继续教育道。

“哦,妈妈,我知道,小丽一定好好学习。”小女孩坚定的回道。

林昊听后,脚下一个踉跄,心说,你狠,老子走人。

林昊上车后,发现自己的座位靠窗,不由大为高兴。

当他坐下不久后,忽然一股香气袭来。

他转头看去,发现刚才那女的正坐在自己旁边,嘴角不由翘了起来,心想看来这票没卖是对的。

苏晓倩这时也发现了林昊,不由别过头去,同时哼了一声。

林昊见此,心说,不就是没卖你票吗,至于吗。

就在这时,一阵铃声响起,林昊疑惑不已,什么响,只见旁边那女的拿出手机接了起来。

他见此,心中想到原来是手机啊,自己什么时候能有一部手机,记得小时候,有手机的人非富即贵。

“小楚,不用担心我了,包车不用找了,我现在坐了一辆绿皮车,估计要明早才能回去,你们路上也小心些。”苏晓倩说道,眉宇之间却是无奈之色。

“行,好的,那就麻烦你了,嗯,谢谢,再见。”苏晓倩挂了电话,不由舒了一口气,半途她临时去办了一点事,没想到就错过了高铁。

突然,苏晓倩发现不对,旁边这人怎么一直盯着自己的手。她不由看向林昊,眉头微皱,有些不满的说道:“喂,你看啥呢?”

林昊这才回过神来,一脸羡慕道:“小姐,你手机好漂亮。”

苏晓倩听后脸色不由好看了些,原来是看手机,以为是色狼呢,随即回道:“不值钱的东西,有啥好看的。”

林昊一听不值钱,不由一愣,难道现在手机便宜了,也对,都过去十多年了,应该便宜了。

想到此,林昊的心思不由活跃起来,既然便宜了,那自己也买部,随即问道:“小姐,那你这部手机多少钱?”

“嗯,我买的时候八千来块钱,现在估计也就七千吧。”苏晓倩想了想,回道。

林昊听后顿时目瞪口呆,八千!以前记得也就一两千块钱,现在八千了!算一下,以前搬一天砖二十,八千除以二十等于四百,也就说自己不吃不喝,搬一年多的砖才能买一部手机。

天啊,这什么世道,算了,看来自己没有这个命了。

“兄弟,去东海市找工作吗?”这时对面一个斗鸡眼看着林昊热情的问道。

林昊这才回过神来,他想了想,随即回道:“是的,你们呢?”

“巧了,兄弟,我俩也是去找工作的。”斗鸡眼指着身旁的壮汉笑道,斗鸡眼又看向苏晓倩笑道:“美女干啥的?”

苏晓倩一看斗鸡眼就有些不喜,随即回道:“你们聊,我有些乏了。”她说罢就闭上了眼。

斗鸡眼见此讪讪一笑,随即看着林昊问道:“兄弟做哪一行的?”

林昊挠挠头,回道:“以前在家打打猎,没干过别的,你们呢?”

斗鸡眼听后眼神有些躲闪,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昊,又看了看身边的壮汉,随即笑道:“我们俩做手艺的,兄弟咱这么干坐着也太无聊了,不如玩个游戏吧?”


2
第二章 他叫王巴丹
林昊见自己也闲着没事,正好比较无聊,想了想,问道:“什么游戏?”

斗鸡眼随即从脚下的口袋中掏出三个杯子和一个骰子,然后将三个杯子倒扣在桌子上,将骰子放在一个杯子下。

林昊见此不由一笑,自己小时候就知道这个骗局了,没想到,十多年后还有人在玩。

“兄弟,这个游戏很简单,我转动这三个杯子,只要猜中哪个杯子有骰子就算赢,你看怎么样?”斗鸡眼看着林昊笑道,心想,这人知道不知道这个骗局,毕竟许多人都知道了。

“哦,看起来挺有意思的。”林昊笑道,心想,骗老子,老子让你输掉裤衩。

就在这时,他感到有人踢他,他低头一看,是旁边这女的。他随即抬头朝这女的看去,发现女的还闭着眼,顿时知道这女的是在提醒自己。

他不由想到,没想到人长的漂亮,心眼也不错。

“兄弟既然想玩,那就玩玩,不过没有彩头,就有些乏味,你看?”斗鸡眼见鱼上钩了,随即引诱道。

林昊听到此,面露难色,有些尴尬的回道:“还要彩头啊,不好意思,我没钱了。”

斗鸡眼听后一愣,心想这小子不会识破了吧,不过看他样子不像撒谎,算了,反正这只是第一步。

“那个兄弟,老哥看你也是个老实人,不如老哥借你钱,等你赚了再还老哥的,你看怎么样?”斗鸡眼一脸真诚的看着林昊说道,只是配上他那双斗鸡眼,却极为搞笑。

“老哥,你借我钱,你就不怕我跑了?”林昊身子前倾,一脸天真的问道。

“兄弟,看你说的,你立个字据就行,反正都在东海市混,怕啥。”斗鸡眼一脸豪气的回道,并拿出纸笔。

林昊见此,不顾下面苏晓倩的狂踢,就与斗鸡眼立了一份借据。他一共借了斗鸡眼一千,保证一个月内还。

然后林昊就与斗鸡眼开赌了,很快林昊借的一千块就输光了。

苏晓倩在旁边看着,都恨不得打死林昊。她想开口提醒林昊,却见对面那个壮汉一掀衣服,露出一把刀来,顿时只好闭眼睡觉不管了。

林昊输光了,又借,然后又输光了,前前后后已经借了一万了。

“兄弟,不是老哥不借给你,你看你已经输了一万了,老哥担心你还不起啊。”斗鸡眼一副为林昊考虑的样子。

林昊此时眼睛都红了,瞪着斗鸡眼,哀求道:“老哥,你再借我一千,我保证翻本就还你。”

斗鸡眼装作思量的样子,最后说道:“兄弟要不这样,老哥给你指一条明路。”

“什么路?”林昊焦急的问道,心说,终于露出尾巴了。

“你卖一个肾给我,咱俩的账就一笔勾销,我再给你一千,你看怎么样?”斗鸡眼奸笑道。

这时,苏晓倩听后,不由又狂踢林昊。

“你干啥踢我?”林昊冲苏晓倩吼道,他担心苏晓倩憋不住出言阻止,那不就坏了自己的手机梦了吗,自己还想着靠这俩骗子买手机啊。

苏晓倩听后,心中那个气啊,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都输了这么多了,还看不出是骗子啊。

斗鸡眼见此,心中也是大笑不已,本来还担心被这女的坏了好事,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傻,不骗他都不好意思。

“你别当我是傻子,一个肾怎么会这么便宜,两万,少一分不卖。”林昊瞪着斗鸡眼说道。

斗鸡眼听后,心说,你不是傻子,谁是傻子,装作考虑了半天样子说道:“好,老哥也不占你便宜,两万就两万。”

斗鸡眼说罢,就从脚下的口袋里拿出一叠钱,与那些欠条一起递给林昊,并与林昊立了一个买卖器官的协议。

苏晓倩见此偏过头,怒其不争的叹了一口气,心想,算了,待会乘务员过来,帮忙报警吧。

林昊将钱收好后,心说,看来钱挺好赚的吗。他见斗鸡眼又要开始了,随即一把将杯子揽了过来。

“老哥,我觉得我自己来手气能好,这把换我吧?”林昊虽然是问,但那架势却是必须他来。

斗鸡眼见此,不由一惊,心想难道被发现了,算了,反正自己知道破解之法在哪里,待会有的这小子哭。

林昊当着斗鸡眼的面将骰子放在了一个杯子中,然后飞速的移动了起来,不过速度控制在能让人看清的程度。

斗鸡眼见林昊停下后,就想揭。

这时,林昊拦住斗鸡眼,看着一脸不解的斗鸡眼,红着眼说道:“这次赌一把大的,一万一把!”语气不容质疑。

“好!”斗鸡眼也豁出去了,心说,这样也省事。

“我要看到钱。”林昊红着眼瞪着斗鸡眼道。

斗鸡眼见此,寻思一会儿,随即又从口袋里拿出两万。

“兄弟,老哥猜两次没有,你看如何?”斗鸡眼眼神闪烁的问道。

“不行,猜一次一万,猜二次三万。”林昊红着眼回道,一副想要翻本的样子。

斗鸡眼见此,一咬牙再次拿出一万,然后说两边都是空的。

林昊冲着斗鸡眼一笑,随即揭开左边的杯子。

果然是空的,斗鸡眼见此不由一笑。

林昊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随即揭开右边的杯子。

果然是……斗鸡眼顿时傻眼了,怎么可能在右边。他为了防止林昊缺心眼,不知道偷偷拿掉骰子,他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杯子,如果没有掉包,一定会在中间那个杯子。

想到此,斗鸡眼就想去揭开中间那个杯子,却见林昊一把捂住,见此斗鸡眼顿时急眼了。

“你耍诈!”斗鸡眼瞪着林昊大怒道。

此时,苏晓倩也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你想看可以,三万块钱,少一分不可以。”林昊看着斗鸡眼笑道,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

斗鸡眼此时已经认为林昊耍诈了,中间杯子里肯定有骰子。他双目通红的从背包中再次拿出三万,一把摔在桌子上。

林昊本来只是气一下斗鸡眼的,没想到还真有,随即乐呵呵的收下,然后松开手。

斗鸡眼急切的揭开中间的杯子,顿时又傻眼了,空空如野,什么都没有。

“小子,你想死!”斗鸡眼抬起头冲着林昊怒吼道,说罢从腰间拔出一把刀刺向林昊。

苏晓倩见此不由捂住了小嘴,一脸惊恐之色。

林昊微微一笑,抬手朝斗鸡眼手腕飞速一砍,顿时传来一声咔嚓之声。

紧接着斗鸡眼惨叫一声,抱着手腕坐下下去。

壮汉见此,蹭的站了起来,抽出腰刀就要砍向林昊,只是,结局与斗鸡眼一样。

过了不久,列车警察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警察问道。

“警察同志,你可来了,事情是这样了,这俩是器官贩子,因为分赃问题打起来了,你看这里还有一张他俩落下的买卖器官字据。”林昊抢先说道,并将他刚才签的那份买卖器官协议递给警察。

苏晓倩一脸震惊的看着林昊,这人哪里傻了,完全是扮猪吃老虎,说谎话都和真的一样,都不带脸红的。

“警察同志,你别听这小子胡说,这小子偷了我们七万块钱,还有这张字据是这小子的,他叫王巴丹,你不信查查。”斗鸡眼急忙喊道。

周围人听后大笑了起来,王八蛋,谁会起这样的名字。

苏晓倩忍着笑意看着林昊,心想,他真叫王八蛋吗?

“警察同志,这是我的身份证,你看看,我才不叫王八蛋,谁会叫这种名字。”林昊一脸真诚的说道,并递上自己的身份证。

警察核实后,顿时看向斗鸡眼两人,厉声喊道:“拿出你们身份证,这位同志不叫王巴丹。”

斗鸡眼与壮汉顿时傻眼了,这小子不叫王巴丹。

“警察同志他就叫王巴丹,他怎么可能不叫王巴丹,这就是他亲自写的,七万块块钱就在他身上,你们一搜就能搜到。”斗鸡眼急声喊道。

“警察同志,我是守法好公民,我愿意让你们搜。”林昊大义凛然的看着警察说道,并张开双手,示意警察搜。

警察一看,便上前搜了起来,毕竟要是真有,那也是赃款,是要追回去的。

斗鸡眼见此,恶狠狠盯着林昊,心说老子进去了,你小子也别想捞着一分钱。不过,紧接着他就傻眼了,别说七万块钱,就是一毛钱都没有。

苏晓倩见此,也是惊讶不已,钱她亲眼看到的,此时却没有,不由多看了几眼林昊。

斗鸡眼见此,顾不得剧痛,趴到在地,到处找去,还将林昊座位翻了起来。

林昊无所谓,任由斗鸡眼翻看。

“警察同志,你们看,这俩器官贩子见我举报他们,这是公然报复,你们可要将他们绳之于法,要不我担心他们把我卖了。”林昊一脸害怕的说道。

斗鸡眼与壮汉听后,气得浑身发抖,谁敢卖你啊。

警察见此,随即强行检查了两人身份证,与协议上的名字相符。

斗鸡眼见此还想狡辩。

林昊见此,指着斗鸡眼的行李,对警察说道:“警察同志,你可以检查一下这两人的行李。”

斗鸡眼和壮汉听后顿时脸色惨白。

警察见此,顿时知道有问题,随即检查起来,从两人行李内翻出了,几叠钱,手术刀,胶带,冷藏盒,以及一个账本。

见此,警察随即将两人带走,并感谢林昊勇于出来指认罪犯。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扮猪吃老虎的。”苏晓倩看着林昊笑道。

“呵呵,有人来送钱,总不能不要吧,终于能够买部像你那样的手机了,本来还以为要搬一年砖呢。”林昊笑道。

苏晓倩听后不由一愣,弄了这一出就是为了买手机,她沉思了一会儿,看着林昊问道:“你真的要去东海市找工作吗?”

林昊听后不由一愣,想了想,都说出来了,随即回道:“嗯,老家赚钱少,我出来闯闯。”

苏晓倩听后,随即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林昊,并说道:“我叫苏晓倩,这是我的名片,我们公司正在招聘保安,到时候你拿着我的名片去,就说我介绍的。”

林昊听后不由一愣,紧接着想到,这不就是连美女联系方式都知道了。他随即迅速接过名片看了起来,不错,果然有电话。


3
第三章 一百不用找
就在这时,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声,林昊这才意识到肚子饿了。

他随即将名片装了起来,并向苏晓倩表示感谢,随后从袋子里拿出两个大油布包。

油布包里不是别的,正是两条豪猪蹄,他中午没舍得吃,所以包了起来。

他打开一个油布包就啃了起来。

他刚啃了一口,才想起旁边的苏晓倩,随即将手中猪蹄递给苏晓倩,并说道:“你也尝尝吧。”

苏晓倩一看林昊给她啃过了的猪蹄,心中那个气,心说,你脑袋木啊。

“我不饿。”苏晓倩只能违心道,闻着挺香的,这小子不是故意的吧。

林昊见此,以为苏晓倩真的不饿,随即自顾自啃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一阵咕噜咕噜声又传来了。

林昊听后一愣,心说不是吃了吗,怎么还叫,难道吃的少了。想到此,又多啃了两口。

紧接着,又一阵咕噜咕噜声传来。

不对,声音从旁边传来,林昊随即朝左边看去,顿时看到苏晓倩正看着自己,那眼神就像自己以前看师父吃猪蹄一样。

苏晓倩见林昊突然转过头,随即将头偏了过去。

林昊见此,心想,明明饿了,还想吃,怎么还不说。对了,书中都说女人矜持。

“喂,你饿了就吃吧,不要矜持。”林昊将自己啃了一半的猪蹄递给苏晓倩。

苏晓倩听后那个气啊,故意的,这小子一定故意的。

想到此,苏晓倩什么也不顾了,随即起身坐到林昊对面,拿起另一个油布包,打开就啃了起来。

苏晓倩边吃边想到,果然好香,柔滑顺口,以前咋没吃过这么香的猪蹄。不好,猪蹄都是脂肪,不会长胖吧。算了,先吃了再说。

林昊见此,心想,难道这女的能吃掉一整个,算了,不管了,先吃再说。

随后,一阵猪蹄香味飘满了整个车厢,导致许多人都来问,还有没有了,愿意出高价买。

林昊啃完一个猪蹄后,发现苏晓倩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吃着。他感觉还不饱,随即从袋子里又拿出一个油布包。

林昊打开后,拿起里面的豪猪肉吃了起来,心想,幸亏多拿了点肉。

过了片刻,苏晓倩感觉自己饱了,随即将剩下的半个猪蹄放下,告诉林昊她饱了,去洗一下手。

林昊见此,望着起苏晓倩啃剩下的半只猪蹄,舔了舔舌头,片刻后直接拿过来啃了起来。

当苏晓倩洗完手后,看到林昊正在啃自己啃过的猪蹄时,顿时脸色红了一片,心说,这人怎么大条。

“你脸咋红了,不舒服吗?”林昊见后边啃猪蹄,边含含糊糊的问道。

苏晓倩气得直接别过头去,心说,这样下去,会被这小子气疯的。

林昊见此,便没有再问,继续啃自己的猪蹄。

苏晓倩看到林昊将自己的啃过的骨头,又啃了一遍,脸色感到非常烫,她随即咳嗽了几声,想提醒一下林昊。

林昊听后,抬起头看到满脸通红的苏晓倩,含含糊糊的问道:“不舒服吗?不会是感冒了吧?”

苏晓倩听后,顿时感到一顿气结,心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最后只好说去洗一把脸。

林昊见此,便再次埋头苦战手中的猪蹄,心说真好吃,怪不得师父都不给自己。早知道这么好吃,以前自己先在外面做好了,吃完后再回去。

当苏晓倩再次回来时,看到林昊已经将猪蹄与猪肉全吃了,不由露出惊讶之色。她心说,这怎么说也有两斤吧,这什么人啊。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苏晓倩坐下后,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人名字。

“林昊。”林昊回道。

“哦,谢谢的你的猪蹄,没想到这么好吃。”苏晓倩谢道,同时回味着刚才的美味,心想以后是不是可以考虑偶尔吃一点,应该不会长胖的。

“不客气,你刚才不是一直提醒我不要上当嘛,对了,你的手机哪买的?”林昊又想到手机,不由问道。

苏晓倩听后,沉思了一会,随即从包里拿出一部手机,将手机格式化后,并把手机卡拿了下来,递给林昊并说道:“这部手机我不用了,你要是不介意,就送你了,算是补偿你的猪蹄。”

“额,这样不好吧,手机这么贵重,这只猪是我自己抓的,也没花什么钱。”林昊眼巴巴看着手机,嘴上却推辞道。

苏晓倩见此不由一笑,随即将手机塞到林昊手中,并说道:“对我来说,你的猪蹄比这手机贵重多了。”

林昊见此也不推辞了,随即在手中玩了起来,只是他不会操作,还是苏晓倩在旁边教的他。

之后,两人见时间不早了,随即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两人醒来后,发现火车到站了,随即下了火车。

两人出了火车站,便相互道别,各自离去。

林昊现在手里有了七万块钱,顿时感觉舒爽多了,随即打了辆车。

“师傅,去临海东路6号。”林昊上车后对出租车师傅喊道。

出租车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林昊,疑惑道:“小兄弟,你没说错地址吧?”

林昊听后一愣,仔细想了想,没错啊,随即回道:“师傅,没错。”

出租车师傅见此,随即发动汽车离开火车站,并小声嘟囔了一句,不像有钱人啊。

林昊的耳朵灵着呢,自然听到了,心说,老子现在有七万块钱,还不像有钱人吗。

一个小时后,到达地点后,林昊拿出一百递给出租车师傅,并大方的说,不用找了。

出租车师傅听后,脸顿时绿了,几乎怒吼道:“小兄弟!你自己看表!是一百二十!”

林昊听后随即看向出租车师傅指的地方,顿时愣了,一百二,尼玛老子火车票才七十。见此,他只好再次掏出一百递过去。

林昊拿着出租车师傅找回来的八十块钱,下了车后朝前面望去。

他看着眼前的大门,又朝四周望了望,好大啊。怎么不像师父说的那么苦大仇深,自己不会被师父坑了吧。

林昊来到门前,随即用手敲了起来,可是敲了半天没人反应。难道是声音小了,他随即加大力气,“砰砰”的敲了起来,声音传出很远去。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有人喊了,随即停了下来,心说,看来敲大声点是对的。

又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出来几个黑衣人。

“喂,小子,你来干啥的?”其中一个黑衣人喊道,心说这就是监控中砸门的那小子?也不知道按门铃,不会是来找茬的吧。

“我是来找唐雅萱的。”林昊回道,心说这人怎么这么凶。

几个人黑衣人听后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昊,随后问道:“你找我家小姐干啥?”

“额,这个不能和你们说,你告诉她,有人来兑现二十年前的承诺。”林昊苦着脸回道,同时心中大骂他师父。

几个人黑人听后,愣住了,二十年前,小姐还是个小娃娃,什么承诺。

“这小子不会是来追咱家小姐的吧,前两天不就有一人骗咱们说小姐让他来的,事后咱还被唐管家罚了奖金。”其中一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就是,还有一次,有人还冒充小姐的表哥。”另一人也气恼道。

“你走吧,要是想找我家的小姐,自己找去。”先前的那黑衣人冲林昊喊道。

林昊听到后,心想,那是别人,像我这样的好孩子会说谎吗。

“额,几位大哥,要不你们帮我和你们小姐说一声,她肯定知道。”林昊一脸无奈的求道。

“不行,你不要骗我们了,你这招早就被人用烂了,兄弟,听大哥的,你要想骗我们,也要想一招别人没用过的啊。”那黑衣人拍着林昊肩膀叹息道。

黑衣人说罢就招呼其他几人回去了。

林昊见此,心说我就不信唐雅萱你不出来,随即坐在门口等了起来。

过了半天,林昊的肚子又叫起来了,他朝周围看去,周围别说包子铺,就是连个小卖部都没有。

突然,他嗅了嗅,有香味,好像是从大门内飘出来的。

他摸了摸肚子,心中一横,跳墙,林昊随即顺着围墙爬了进去。

这时,监控室内的保镖看到了,直接呼叫周围的人去堵林昊。

林昊跳进后才发现,这哪是一个院子,根本就是一个庄园,他随后闻着香气向前跑去。

他没跑多远就看到有黑衣人朝他跑来,见此,他撒腿就跑。

到最后,几乎所有的保镖都来追他了。

然后出现了一个颇为壮观的景象,唐府内,一群黑衣人追着林昊跑着。

林昊听到后面的人让他停下后,他跑的更快了,最后跑到一栋别墅处。

见此,他直接打开门就跑了进去。

“小子,你还是第一个这么混进来的。”一个穿着管家服的老者坐在一旁,看到跑进来的林昊笑道。

林昊听后蹭的跳到一边,朝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四五十岁精神矍铄的老年人坐在一旁。

“那个,你听我说,我是来找唐雅萱的,不是进来偷东西的。”林昊急忙解释道。

“还不一样吗?都是想来偷我家小姐的。”老者揶揄道,同时扫了几眼林昊。

林昊一听,有点道理啊,但是他也不想啊。

“那个,老人家,这事由不得我,都是我师父干的好事。”林昊苦着脸说道。

“你师父?怎么回事?”老者听后一愣,皱眉问道。

“那个,我师父说他二十年前答应下的。”林昊找了个椅子坐下,无奈道。

老者听后,蹭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