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liao 发表于 2018-04-20
【小说名称】:女神的贴身保镖
【文件大小】:19KB
【小说作者】:风来时
【节选预览】:

第001章 娓娓道来
午夜时分,漆黑的夜空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

一栋豪华的别墅内隐隐传出女人娇喘的声音,也使得这个雨夜多了一份遐想,透过别墅的落地窗望去,在一间亮着微弱灯光的奢华房间内,正上演着一场无比诱惑的精彩画面。

一个身材高大又魁梧的男子正将一名年轻貌美的性感女郎压在那张松软的大床之上,女子娇声连连,这种摄人心魂的声音,透出女人贪婪般的享受之意。

一双粗大野蛮的手在女人全身游走,每到一处,女人总能以某种敏感的声音触及男人的神经。

叶辰天贪婪般的沉醉于奢靡的美色之中,却忘记危险在步步逼近.......

美貌的女子突然挣脱了叶辰天的束缚,她翻身骑在了叶辰天的腰间,秀发飞扬,扬唇合眼,尽显撩人的妩媚姿势,慢慢地解开了包裹着巨无霸的盔甲。

正当叶辰天吞咽唾沫之时,那女人的小手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把锃亮而冒着寒光的利刃,绝美的娇笑之色陡然变得森然之极,利刃直落而下,吓得他双目圆睁,脸色铁青,随即凄厉地一声惨叫划破这个漆黑的夜空。

“啊!”

叶辰天霍然从床榻之上坐直了身体,额头冒着冷汗,喘气连连,抬眼打量着房间的一切,窗外阳光明媚,丝丝鸟语清脆悦耳。

他的气息平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突然,一声尖锐的叫喊声,又在他耳畔轰鸣般的响起。

他猛然扭头,却看见一个穿着纯白色有些透明睡裙的女人躺在自己枕边,一边声嘶力歇的叫喊,一边还使劲用她的脚丫子蹬着他的后背。

可是,那女人每一脚的力度就如同女人在给他轻轻捶背一般,蹬了半天,他还是纹丝不动的坐在女人的身前。

女人蹬脚无果,自己只好退到了床头的一角,双手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双膝,警惕般的盯着眼前的叶辰天。

女人的尖叫声,并没有给叶辰天产生一丝的畏惧,他还是泰然自若的打量着房间的一切。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圈,见女人没有再尖叫,就面无表情看着她,冷冷的问:“你是谁?”

女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颤声的警告道:“你,你别过来,这是我家,不然我会报警的。”

叶辰天见女人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冷峻的面庞更加的瘆人,声音更加的阴冷,“我问你是谁?”

“我,我好心救你回来,你千万别乱来,不然我真的会报警。”女人依然没有回答叶辰天的问题,而是惊颤的警告道。

叶辰天见女人蜷缩成一团,身体还在不停的颤动,他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低头打量着自己的全身。

他上身穿着一件污迹斑斑的白衬衣,这件白衬衣的颜色早就被污秽所吞没。下身是一条深色的西裤,不过西裤上的泥倒还真不少,他心里有了疑问,他这是去哪儿了?浑身这么脏。

他光着脚下了床,一边朝房间外走去,一边在想,这里是哪里?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自己在这里做什么?自己......

许许多多的问题,他自己完全回答不上,而且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自己叫什么?他突然都忘记了。

他在女人二室一厅的家里转了转,找到了洗手间,拉开门走了进去,站在马桶前拉开拉链,开始痛快的放水,又回想昨晚哪个噩梦,像是有女人要杀他。

放完了水了,他在洗手池洗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蓬乱的长发宛如一个精致的鸟窝,茂密的胡须,而且从他身上还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异味。

他嗅了嗅,是觉得自己该洗个澡,要不然会把他自己熏死的。

索性就扒光了衣物,赤裸着身子用了女人的浴室,他开始一边洗澡,一边想着问题。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他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想着想着,他的头就开始疼,他开始抓狂,用洗发露搓着自己有些脏的发丝。

须臾,他洗完了澡,穿着一条黑色的四角裤就走出了浴室,把这里完全当成他家了。

刚走出浴室,那女人正好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吓得又赶紧将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叶辰天没有去卧室,而是直接去了客厅的落地窗,拉开落地窗玻璃走去了阳台,看着小区外的天空,他还在重复想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打量着周遭的一切环境,他突然觉得为什么那么陌生。

左思右想,兴许睡在自己旁边的那个女人知道,索性转身又朝卧室走去。

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见无人回应,退了一步,抬起右脚,猛地就蹬在了卧室的房门之上,在重力的撞击下,那房门的门锁自然就遭殃了。

“砰”的一声,房门开了,卧室里又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啊!!!”

那女人正在换衣服,抓起自己的工作服就挡在了自己胸前,转身颤颤巍巍的盯着只穿了一条四角裤的叶辰天,旋即又猛地闭上了双眼,因为她看到了不该看的部位。

闭着眼,惊颤的说:“你,你干什么?”

叶辰天没有一丁点歉意的意思,觉得踢开房门是那么自然的事,不冷不热的问:“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女人抱着衣服退到了衣柜旁,闭着眼,颤声的回答:“我,我是我,这是我家,你是我昨天救回来的。”

昨天如果知道这人这么无理,她就不应该救他回来,也不应该在她朋友的忽悠之下,把这个男人带回家来住。

她朋友是医生,检查了叶辰天的伤势,发现只是昏过去了,所以她就救他回来了。昨晚明明把他扔在客厅的沙发上,可为什么早上醒来的时候,这男人竟然睡在了自己床上?难道他梦游?

“你救的我?你认识我吗?我叫什么?”叶辰天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闭着眼的徐梦婷不知如何作答。

叶辰天检查过自己身上的东西,一无所有,身上的唯一财产就是手腕上戴着的手表,看着那手表,除了要输入密码之外,与普通手表没什么不同。

“我,我不认识你,你,你能把裤子先穿,穿上吗?”徐梦婷闭着眼,颤声的要求道。

叶辰天说:“我裤子脏了,没裤子穿。”

“你,你先出去,我,我马上给你找一条。”徐梦婷说话都快成结巴了,她是害怕,害怕这男人那什么自己,主要是他那么壮,自己只能成为任他宰割的绵羊。

叶辰天点了点头,又去了客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着什么事。

徐梦婷穿好了职业装,在衣橱里找了很久,才找到一条自己前男朋友扔这儿的一件红体恤衫和一条蓝色的牛仔裤,拿着衣服,她怯怯地去了客厅,把衣服搁在沙发上,又迅速离他远远的,生怕他吃掉了她。

她转过身去,叶辰天动作极快地就把衣服给穿上了。

随后,徐梦婷这才润了润嗓子,把昨天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第002章 女医生
徐梦婷把昨天她和自己的好朋友爬山遇到的事从头到脚的说了一遍。

孟春,风和日丽,正值春游的时节,徐梦婷应自己好朋友夏春兰的邀请,她们一块驱车去了曲江县城东边的曲江山脉,海拔近千米,正是众多爱运动人的一个好去处。

可是,傍晚时分,两人驱车返城的时候,在东山山腰的一段山路上发现了躺在路中央的叶辰天,出于恻隐之心,两人便下了车,刚好夏春兰是曲江县的一名外科医生,毕生所学的医术正好派上用场,替叶辰天检查了伤势,发现叶辰天只是昏迷了,两人才抬他上了车。

在抬上车的过程中,两个女人如同抬了一具金钢人,沉得让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抬上了车,而且夏春兰惊奇的发现这男人的五官长得十分的精致,有点像韩国偶像剧的男主角,轮廓简直宛如刀削般的一样。

夏春兰惊喜之余又惆怅起来,“唉!这真是上天掉美男啊!可我有男朋友了,要不然我就背他回家。”

徐梦婷也偷偷打量叶辰天的全身上下,发现这男人长得魁梧,五官俊朗至极,第一眼,她就有点着迷,感觉这像是在做梦,这男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她表示万分怀疑......

庆幸的是,芳龄二五的徐梦婷还没有正式的男朋友,追求于她的倒有那么几帮人,可是没她一个中意的。

出于花痴,又信于夏春兰的蛊惑,说这男人是老天特意掉下来送给她的,让她珍惜这机会。

徐梦婷有一丝的担心,“万一他是杀人犯,或者强奸犯什么的,那我不是羊入虎口?”

“你傻啊!你瞧瞧这脸蛋,还有这身材,这样的极品美男你上哪找去?即便是杀人犯什么的,把你那啥了,你也不亏呀!”

就听夏春兰这么一蛊惑,徐梦婷还真信了,就把这个所谓“天上”掉下来的男人送回了家,昨晚梦里,还希冀着童话般的爱情故事,熟料刚睁眼,就发现叶辰天诡异的坐在了她床边。

徐梦婷把昨天发生的事字字句句的说了一遍,叶辰天听完,质疑的看着她,“我在山上昏迷的?”

她站在离沙发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如小鸡啜米般的点头:“嗯。”

叶辰天又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昏迷在山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徐梦婷见他半天不说一句话,对眼前的叶辰天有些胆怯,想试着问他的来历:“你,你到底是,是什么人啊?”

她真怕这男人被夏春兰那张乌鸦嘴说中,万一这男人真是杀人犯或者强奸犯什么的,她那贞洁就不保了,说不定还会被这男人奸尸。

良久,叶辰天才说话:“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望着窗外,疑惑的问:“这是哪里?”

徐梦婷回答仍然有些结巴,对于眼前的这个神秘男人,她是又喜欢又害怕,“这,这是曲江县。”

“曲江县?”叶辰天又犯疑惑,嘴里念着这个地名,可是想了很久,也没有半点眉目。

这时候,徐梦婷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

“徐梦婷该起床了,徐梦婷快起床上班,徐梦婷你到底起不起来?”

这是她的手机闹铃声,喊话那个人的声音是夏春兰的,她有个习惯,没人叫她起床,她是不会醒来的。

听到这手机铃声,叶辰天那冰冷的眼神就扫到了徐梦婷的身上,打量了一会儿,发现这女人长得还有几分姿色,长发披肩,标准的鹅蛋脸,明眸皓齿,琼鼻樱唇,身材婀娜多姿,前挺后翘,玉腿修长,美感十足,算是男人眼中的尤物。

徐梦婷发现了叶辰天奇怪的眼神,她突然担心起来,“我,我得去上班了。”

她想赶紧溜掉,免得一会眼前的男人兽性大发,那自己二十五年的贞节就不保了。

她转身欲走,叶辰天突然从沙发旁站直了身体,冰冷的声音能使徐梦婷的身体瞬间凝固:“等一下。”

她很不情愿的转过身来,见叶辰天朝自己步步逼近,她的心顿时跟小鹿乱撞似的,“怦怦”跳个不停。

叶辰天在徐梦婷的跟前驻足,依旧是冰冷的声音:“你救我回来的时候,我身上有其他东西吗?”

徐梦婷摆头如同吃了摇头丸:“没。”

“你有钱吗?”

“有。”徐梦婷赶紧踩着高跟鞋去了卧室,路径卧室门口的时候,才惊愕的发现卧室的门锁坏了,皱了一下眉头,又去卧室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提包,取了五百块钱,又回到了客厅,把五张百元大钞听命般的递上,还多了一句嘴:“够吗?”

叶辰天接过钱,没有说声谢谢,也没有说任何话,就朝客厅的房门走去。

徐梦婷望着叶辰天的身影远去,她心里犯迷糊,这男人是人吗?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有一丝怒意的她,也只好在叶辰天不在场的情况下表现出来。

叶辰天揣着那五百块钱走出了徐梦婷的家,下了电梯,走出了小区,四下打量,脑子里根本回忆不起这是什么地方。

他走出了莲花小区,在曲江县城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不知道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只是望着车来车往的街道,低声的自语:“我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冥思苦想,他也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难道自己失忆了?这也许是他给自己想到的最好答案。

在街道上转来转去,他去了曲江人民医院,想从医生哪里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他挂了号,去了外科,敲了敲外科室的门,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进!”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穿着大白褂的女人正坐在座椅上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问:“哪里不舒服?”

叶辰天面无表情的回答了一个字:“头。”

女医生放下笔微微抬起头来,看了叶辰天一眼,她就一脸惊愕的表情:“怎么是你?”

叶辰天顿时好奇,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还有人认识他。

他内心有了一丝惊喜,脸颊上却平静的问:“你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