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神掌之一 发表于 2016-05-06
有个当老师的好朋友,按说老师是为人师表、道貌岸然,师尊威严的形象。但是真的跟他成为好朋友以后才知道老师心里的苦。宝宝心里苦,说不出来而已。据他说,他的高中数学老师一辈子没结婚,相亲也好多好多次了,就是没有女人能入他的法眼,后来有一次,好友严勇被他的高中数学老师带到男教师单身宿舍特别辅导的时候才发现,那个道貌岸然,身材魁梧的数学老师竟然是个gay,而且是gay里面当女人的那一个,然后严勇被那个男老师各种的身体接触,严勇当时是处男,我们那个年代,乡下地方小孩子特别善良淳朴,根本不知道gay是什么,老师在他的眼里就是天,就是师道尊严,无可抗拒,就这样,严勇从高一一直到高三,足足被他的数学老师“霸占”了三年,各种口交和肛交都有过了,而且那个数学老师还经常穿女装,让严勇狠狠的在后面干他的屁眼,然后在他的大肥屁股里喷发出少男的体液,那一个瞬间,严勇觉得他是幸福的,人间极乐,不过如此。
     严勇后来发展成双性恋,因为他的父亲是个绝对的大男人,需要儿子传宗接代,即使严勇断断续续的也有男性伴侣,但是他也有明面上的女朋友,而且也有过男女性交的经历,我很难去揣摩双性恋的心理,只是我这个人朋友众多,不排斥所谓的同性恋或者双性恋,当然更加正常的异性恋应该是社会的主流吧,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我们没有权利去干涉甚至于鄙视,伤害他们。
    严勇的老婆瑾儿我也认识,少数民族,壮族的女人,偏肥美偏矮小的女人,贵在够白皙和皮肤嫩滑,五官有少数民族那种很深邃的立体线条,加上瑾儿的性格也相当开朗,对于跟异性的身体接触也都是无所谓的。大家知道如果男女很熟了以后,有时候会说些挑逗的黄色笑话,女人路过身边的时候也会伸出狼手来拍一下女人的肩膀和屁股,当然这种东西要靠对方的反应来控制,如果对方很矜持厌恶,甚至是躲开,最多是下次不那么放肆,瑾儿是属于那种你拍她屁股,她还会来捞一把你的龟头的“摸鸟侠女”,当然这些事情是我跟瑾儿私底下的小秘密,在严勇的面前,我们俩还算是循规蹈矩的客气。
    昨天严勇喝醉了,照例还是我送他回家,路上他酒醒了,兄弟俩就在车里抽颗烟,也怪,严勇有轻微的洁癖,很少让别人在他的车里抽烟和吃东西,就是带上点味道浓的食物,他也要唠叨或者不高兴,他的车是最干净的,清洁频率也是很高,而且不是去一般的洗车店,都是他亲手清洗他的爱车。
    严勇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心里憋不住事情,他告诉我,他怀疑他老头子跟他媳妇瑾儿有一腿,我虽然混蛋事情做了不少,但是却有个嘴巴严实的好口碑,身边得很多人都愿意有话跟我说,秘密知道的不少,但是公媳乱伦还是头一遭,这种关系也叫“扒灰”,几千年之前就不少,现在这种信息发达的社会,城里人会玩,我们农村人也有很多会玩的。
    我说,你怎么发现的?严勇一定是掌握了确实的证据才敢跟我说,不然以他严谨内向的性格,他不会随便乱说话的,何况还是乱伦这么严重的事情。
    原来严勇的车是他爸借了8万块钱给他买的,虽然他不会还这八万块,但是他爸向他借车,他一般不会拒绝。一个月前,他爸把车还给他后,他自己清洗车的时候发现后座的座位底下有个用过的避孕套,而且里面还有不少的精液,然后他还翻出来避孕套的包装袋,是他经常用的一款超薄薄荷味带凸点的避孕套,他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巧,怎么自己老爸喜欢用的牌子跟自己用的是一模一样的,借车那天他妈在家,他老爸肯定是去找别的女人泄欲,然后他记起来那天瑾儿也出门去打麻将打了一个通宵,而且他老爸还车的时间也是在第二天早上的九点,这样子说起来,瑾儿和他老爸进叔那天晚上都没在家,他一下子就想到了瑾儿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而且在家里也不带奶罩,明晃晃白腻腻的大奶子经常就在她拖地的时候摇摇晃晃的亮堂在全家人面前,他说过瑾儿好几次,但是瑾儿却是无所谓的我行我素,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五大三粗的老爸会看上他的老婆,虽然因为双性恋,他经常外出找他的数学老师或者是其他的情人,但是他也是一个月起码跟瑾儿“交公粮”4到5次啊,虽然瑾儿在床上都是那么放浪大胆,自己每次都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能能够满足这个异族的女人,每次都要射两次才能让瑾儿得到高潮,多的时候一晚上射了5次才满足了瑾儿,接下来的几天,天天跟着我们这群狐朋狗友吃牛鞭汤喝虎骨酒才生龙活虎了过来,但是他老婆瑾儿的“胃口”大,是他经常在兄弟面前抬不起头来的笑话,但是大家都是人到中年,五十步笑一百步,确实在我们这个年龄,一晚上射5次会要了我们这条老命。言归正传,严勇后来带着疑问回到家检查了柜子里避孕套的数量,记好数量,再到下一次老爸借他车出去过夜,瑾儿又打通宵麻将的时候,柜子里的避孕套数量果然少了3、4个。这下子他完全明白自己被亲生父亲和结婚十年的妻子联手戴了一顶大大的绿色帽子。
    男人虽然自己出去花天酒地,莺莺燕燕,但是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别人给自己戴绿帽子,特别对方还是生他养他的亲生父亲,严勇心里的苦也只能自己慢慢咽了,离婚还是摊牌,他都没有勇气去面对,孩子已经上小学了,天真可爱,老婆也是自己追求许久才得来的,何况抛开给自己带绿帽子这一说,瑾儿在家里也是个贤内助,帮他照顾父母,打理生活,所以严勇很难去打破目前的安宁。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的车,即使你有多少秘密也掩盖不了啊,我连忙把手里的烟灭了,开了空调吹走车里的烟味,我也给不了他什么好的建议,且行且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