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gbill 发表于 2014-03-26
天气渐暖了,心也开始逐渐躁动,憋了一个冬天之后,又开始按捺不住躁动的心了。这次不知道算不算是一次淫妻,还是说只是我单方面有些变态的一次发泄。看了前两篇里大家给我的回复,都觉得有些操之过急了,并且存在很大的风险,感谢大家的建议。我也不确认自己是真的吸取了教训,简单点说吧,这次没有C的直接参与,但我用一次更加难以想象的行为又进行了一次淫妻,或者说就是一次冲动的发泄。
     过年后跟C又聊过几次,他一直强调上次没有过瘾,想再来一次,但我是真的不敢了,确实没有合适的机会。但是跟他聊了几次后,又把我的心撩动起来了,一想到他在我老婆逼上射精的情景,就马上硬的不行,我需要再一次的刺激。曾经看过一些文章,利用别人的精液来增加性爱情趣,我知道我老婆目前不会接受,我也不知道自己接受的程度,但我蠢蠢欲动,也想来一次。我把想法跟C说了,近期是不可能让他跟我老婆再像上次那样来一次了,但是他可以派遣他的子孙跟我老婆再来一次亲密接触。C也很有兴趣,我俩就这么敲定了。老婆刚刚来例假,一般都是5天左右能干净。我告诉C,5天之后给我提供一管精液,时候我拍几张照片给他。
     5天以后的下午,我和C见面了,跟特务接头似得,他极其暧昧的递给我一个纸盒,我俩一笑之后就各回各家了。。我到家打开一看是一个小玻璃瓶,木塞子,就像原来放薰衣草的那种玻璃瓶,里面小半瓶淡黄色的液体,不说也知道是什么,我拔开塞子疑问,货真价实的精液,看着量应该是憋了好几天的。我悄悄放到了床头一个隐秘的地方。在等待老婆下班的一个小时里,我的感觉没法形容,就是很兴奋。老婆回家吃饭洗澡,细节不提,上床直奔主题。老婆也憋了快一个礼拜了,也是浴火难耐,热吻、摸奶、抠逼,下面很快就全湿了,用手指揉了一会阴蒂,水都快滴到床单上了,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我让老婆趴到了床上,屁股翘起,脸贴在了床单上。我悄悄的打开瓶塞,食指一勾,带上来一些精液,然后抹到了老婆的阴唇上,我靠的比较紧,马上就闻到了那股熟悉的腥味,老婆却毫不知情。我慢慢的把C的精液涂满了老婆整个阴部,那种淡淡的味道像一把火,直接烧到了我脑子里。还剩下1/3左右,我不再涂抹老婆的阴唇了,一下全勾出来,一只手扒开了老婆的阴唇,把C的精液抹到了老婆的阴道口,不多,但是能看出一滴白色。我觉得火候到了,握着肉棒,用充血的龟头把那一滴精液捅进了老婆的阴道深处,这种感觉很刺激,心理就一个想法,我替你把你的子孙送到了这个你朝思暮想的女人身体的最深处了,从此以后这个女人的阴道和子宫里都会刷上你的印记了。我当时只是偶尔闪过一丝丝内疚,更多的是热火焚身的感觉。我这么一下下的抽插,每一次都会带入或带出一点C的精液,这种抽查没有持续,实在在太难以控制了,我坚持了10分钟不到就一泻千里了。当时脑子不是一片空白,而是涌上了太多的酸楚,老婆的阴道这次确实已经有了第二个男人的标记了,还是老公亲自打上的。
     老婆的逼当时就是一塌糊涂,甚至有些泡沫了,房间里精液的味道逐步散开,老婆还说这次你射的真多。当时我突然就没有了拍照的欲望,去卫生间洗了一下,回来跟老婆就睡了,老婆很快就睡着了,我辗转到2点多才睡着。
    总结一下,这次不算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淫妻,却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说实话,如果不是在SIS浸淫了这么久,我还真不会有这种太超出常规的想法。但是我确实做了,很多人接受不了,我理解,放到一年前我也不会接受的,但这就是我的一点一滴的改变,我走过的每一步,我不知道下一步将迈向何方。

按照惯例,再上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