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ewell2010 发表于 2017-08-17
作者:sprewell2010
2017年8月1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前章链接:/goukanla.com/url/d22e2e806d421fc4 ... ne&ascdesc=DESC

                     第三章
                  
                    (沈香)
    爸爸的病情稳定了下来,定期的透析治疗延续着爸爸的生命,陈爷没有食言,继续承担了医疗费用。
    馨儿依然没有找到,无辜的妹妹是因为我才牵扯进来的,现在不知道遭了多少罪。
    我扶着高高凸起的大肚子,因为不想让妈妈见到我这副模样,没有去戒毒所看望过妈妈,不知道妈妈过的好不好。
    看着在小床里熟睡的小杨杨,我的内心五味杂陈,不自觉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李先生,李太太,你们就放心好了。慢走啊,欢迎下次再来探望!”屋内,陈爷满脸堆笑送着客。
    我目送着这对夫妇,也就是我肚子的小生命真正的父母,离开了房间。
    夫妇二人出门后,我小心翼翼地问道:“陈爷……馨儿有消息了么?”
    陈爷坐到宽大的沙发上,笑着说道:“没有。你还惦记着你妹妹啦,这么久了,现在就算找到了,你妹妹早就已经被蝰蛇玩成残花败柳了。”
    “她还是个小女孩啊!”我痛苦不堪道。
    “咬断鸡巴的仇以蝰蛇的个性是一定要报的,蝰蛇对女人的屁股可是有特别嗜好呢,你妹妹的小屁眼,恐怕……”从陈爷口中说出残酷的话。
    “不!都是我害了馨儿!”我哽咽道。
    “别哭丧个脸了,过来!”陈爷呵斥道。
    我慢慢走上前。
     “把衣服掀起来。”陈爷命令道。
     我羞耻的掀起了白色的孕妇装连衣裙。
     “掀高一点!奶子露出来,你身上的哪个洞我没有肏过,还害什么羞!”陈爷骂道。
     我把连衣裙边掀起的老高,直到超过了胸口,被命令没有穿内裤和胸罩的赤裸酮体就暴露在了陈爷的眼里。
    “好多日子没看了,变化真大啊!”陈爷色咪咪的盯着我。
    “肚子变这么大了,圆滚滚的了。”陈爷伸出双手抚摸起我的肚皮。
    “大奶子也更肥了,乳晕都大了一圈,乳头颜色变深了。”陈爷的手又向上揉弄起我的乳房。
    “呜……”怀孕后变得敏感的乳房被粗糙的男人手掌玩弄,我颤抖着忍受,额头开始冒汗。
    一会后,陈爷松开了手,坐在了沙发上,岔开两条腿,指着自己的胯下说道:“你这骚样,搞得我鸡巴都硬了,用嘴给我泄泄火。”
    我没有做声,扶着大肚子艰难的跪在陈爷胯间,伸手默默地解开陈爷的裤子拉链,掏出了已经充分勃起的阳具。
   早上刚刚孕吐了两次,撒发着淫臭的紫黑龟头刚含进嘴里,一股恶心就从胃里泛了上来,我却不敢怠慢了这个邪恶的男人,仍然强压着反胃恶心,卖力的吸允舔弄着肉棒。
   “嗯……沈老师……你的淫嘴……真会嘬……不愧是讲过课的嘴巴……”陈爷羞辱着我。
   “沈老师,我最近看了下账,你欠着我一百多万,现在你老爸每个月都要花掉我两万多快的医药费,加上你的宝贝儿子的开销,一个月就得花掉快三万块钱。看来光靠你卖子宫卖肚子赚的钱不能把欠债都还清了啊,你还得更努力一点才行,光躺着生儿子还不够啊。”
   从陈爷的话里我听出了不怀好意,心里打着鼓,冷汗直冒。
   “你长的这么美,应该让更多男人欣赏到你的身体。你还记得宋导演么?”
   “啊!”我吓得吐出嘴里的肉棒,惊呼道,那个凌辱过妈妈的宋瘸子,我又怎么会忘记。
    “嘿嘿,宋导演要提供给你一个成为大明星的机会!”陈爷淫笑道。
   “不要啊……我还怀着孩子……”我求饶道。
    “宋导演就是看中了你大着肚子,美人常有,可大着肚子的美人可不常有!宋导演的电影公司新开了一个孕妇系列片,正缺大肚子美人呐。宋导演的演员会很温柔的,不会肏掉你肚子里的娃的。”
    “不……”我本能的抗拒道。
    “最近几个月都没有让男人肏你,已经很对的起你的骚屄了,不要得寸进尺了,你难道还想一直这么轻松么,不要忘了你爸爸和你儿子都靠我供养着。”
    “不……饶了我吧……我不要拍片……”我惊恐万分,哭求道。
    “啪啪”的两声巨响,陈爷重重的扇了我两个耳光,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头脑发懵。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敢顶嘴!你就挺着大肚子等着挨肏吧。” 陈爷骂道。
    我被扯着长头发拽了起来,仰面被扔在了沙发上,陈爷压了上来,分开我的双腿,把龟头抵到了我的阴户上。
    “不能便宜了宋瘸子,让老子的鸡巴第一个跟你肚子里的小崽子打声招呼!”
    一阵疼痛传来,坚硬的龟头捅开我干燥的阴道,钻入到花芯深处。
   
                  (沈馨)
   我坐在床沿,发着呆。思绪万千。
   姐姐怎么样了呢?是否仍然每天沉沦在男人的魔爪下任人蹂躏呢?
   在戒毒所里的妈妈过的好不好,有没有被人欺负?
   爸爸的病好转了点没有?上次被那帮畜牲绑架,被迫和姐姐乱伦后,能承受的了沉重的打击么?
   还有我那可爱的外甥小杨杨,在那些坏人的手中能健康的成长么?
    蝰蛇每天把我玩弄的死去活来,我的心里依然在担心惦记着家人,期待和他们团聚,这些信念是让我忍辱偷生活下去的唯一支撑。
    “妈屄的,把这衣服穿上,今天有贵客!”蝰蛇的叫骂道打断了我的思绪,把我带回到了现实。

    门窗紧闭,窗帘都拉了起来的一间教室内。我穿着蓝色的夏季女生校服,背对着靠在蝰蛇的怀里。我的嘴巴被贴着胶布,双手被反绑着。被扯开的校服衬衫里,我的胸部裸露着,两只耻辱的乳环挂在乳头上。
    “还不满17周岁,林总,林公子请过目!”蝰蛇说道。
    我的面前站着两个陌生的男人,正色咪咪的盯着我赤裸的身体。
    “果然不赖!不愧是沈老师的亲妹妹!”其中一个肥头大耳戴着金项链的老男人说道,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厚厚的钞票递给了蝰蛇。
    蝰蛇接过钞票,高兴的说道:“这个小妖精真有福,能和姐姐一样,得到林总林公子的宠幸。”
    姐姐竟然被眼前两个猥琐的男人侮辱过,我怒视着这两个畜牲。
   “小婊子,挺有个性,敢瞪我们。”另外一个胳膊上纹着纹身的痞子一样的年轻男人骂道。
    “这小娘么脾气有点倔,两位不要介意啊!”蝰蛇笑嘻嘻的说道。
   “没关系,脾气不好的玩起来更过瘾,今晚我和我儿子会把你肏上天的!”被叫做林总的肥胖老男人说道。
    这两个畜牲竟然是一对父子。
    “两位可以扯小骚货的乳环来惩罚她!”蝰蛇道。
    “老爸,这乳环手感真不错呢!”乳头传来一阵疼痛,纹身男扯起我的一只乳环。
    “我还是第一次玩穿乳环的女人呢!让我来试试!”肥丑老男人下流的说道,扯起我另外一只乳环。
   “两位用点力,给她点颜色瞧瞧!”蝰蛇残忍的说道。
    我挣扎起来,却被身后的蝰蛇死死抱住,动弹不得,只能承受乳头让传来的剧痛。
    “下面的骚屄上还有两个环,给两位看看。”蝰蛇道。
    蝰蛇抱着我把我托举了起来,形成了把小孩撒尿的耻辱姿势,校服短裙下,我没有穿内裤的赤裸下身暴露在了两个男人眼前。
    “真是小骚货啊,还打了阴环!儿子,你来抓住另外一只阴环。”肥丑男没有放开玩弄我乳环的手,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扯住了我的阴环。
   纹身男也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了我的阴环扯动起来。
   “老爸,我们四只手一起使力,撕烂她的奶子和骚屄!看她还敢再瞪人!”
    “啊!疼啊!”阴唇和乳头上同时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四只银环被向外朝四个方向猛拽,我忍不住喊叫出声。
    “过瘾吧!”肥丑男淫笑道,两个男人停下了手。
     “两位好好享受,我就把她交给你们了,两位随意玩弄她,不过这小婊子野性难驯,不要解开她的手,不要拿掉她嘴上的胶布,以免节外生枝。我先出去抽烟了。”蝰蛇说完,把我扔到讲台上,然后出了教室。
     “我和老爸今晚会让你后悔自己是女人的!”纹身男说道,令我打不寒而栗。
     纹身男爬上了讲台,坐到讲台上把我抓起来抱进怀里,我因为被捆住双手,嘴巴被胶带贴住,无法反抗,只能任人凌辱。
     我的背紧贴在纹身男的怀里,被纹身男用胳膊大大的分开了两条腿,下身耻辱的暴露在讲台下的肥丑男眼前。
    “和你姐姐的屄一样漂亮呢!”肥丑男伸出肥厚的两根手指捅进了我阴道里肆意捣弄起来。
    一股不能控制的生理快感从阴户中传来,我恨我自己这么不争气。
   随着手指在我阴户里粗暴的进进出出,“咕叽咕叽”的声音从下身耻辱的发出。
   “出水了,小婊子你的骚屄还真敏感呢!自从我和老爸肏过你姐姐沈老师后就喜欢上一起肏女人了,所谓有福同享,有屄同肏,今天你可要好好满足我们父子!”纹身男贴在我的耳边吐着气。
    “才两根手指就爽到你了么,小骚货。”肥丑男从我泥泞的阴户中抽出手指,讥笑道。
    “你姐姐沈老师可是用了我和老爸轮流用整只拳头才满足了她的骚屄。”纹身男在我的耳边说道。
     肥丑老男人把手掌握成了拳头,耀武扬威的展示在我的眼前。
    我看着肥粗的男人拳头,不愿相信这残酷的事实。
    “你的小骚屄想不想也尝尝我的拳头呢!”肥丑男淫笑道。
    “呜……”我激烈的摇着头。
    下体传来一阵胀痛,肥丑男已经用四根手指插进了我的下身里,在我柔嫩的阴道内粗暴的抽送着。
    片刻后,我感到四根手指在我的阴道里弯曲了起来,然后肥丑男又把大拇指蜷缩起来往我的阴户里挤入。
    一阵剧痛传来,大拇指也挤入了我的阴户里。
    拳头的虎口部位卡在了我已经撑到极限的阴道口。
    肥丑男旋转着手腕,不断变换着角度往我的阴道里钻入。
    一阵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我的下身传来,我满头大汗,嘴里被胶布贴住就不出声来,只能摇着头痛苦的承受。
     “妈的,到底是没有生过崽子的嫩屄,硬是塞不进去!”肥丑男终于拔出了拳头,泄气的骂道。
    此时的我已经瘫软。
    “老爸,我有个更好的主意。”纹身男说道,然后抱着我的大腿把我的屁股抬得更高。
    “沈老师那天没有让我们玩屁股,身为亲妹妹是不是应该补偿一下我们父子呢!”纹身男的话令我意识到两个恶毒男人的目标转向了我的后庭,我激烈的摇着头。
    “老爸,用这个!”我看见纹身男拿起讲台上的半盒用剩的粉笔。
    接过粉笔后,肥丑男问道:“儿子,这个要怎么用?”
    “让沈小姐的屁股尝一尝沈老师上课用的粉笔。”
    “不愧是我儿子,比我还会玩弄女人!”肥丑男哈哈大笑道。
    “先插你骚屄润滑下,我对你体贴吧!”肥丑男笑道。
    一根粉笔插进我的阴户,搅动了几下后拔出来,顶在了我的后庭上,迫开肛门括约肌,往里塞入。
    粉笔插入到还剩半截在外面,肥丑男松开手,又去取一根新的粉笔如法炮制。
    盒子中的粉笔越来越少,撕裂感也越来越激烈的从肛门上传来。
   “小骚货,想不到你的屁股这么能塞!”在我的挣扎颤抖中,肥丑男把最后一根粉笔捅进了我被扩张到极限的后庭。
    “让我来数一数,1,2,3……”
    “18!你的淫荡屁眼塞了18根粉笔!”肥丑男喊道。
    “这张骚屁眼一定没少挨蝰蛇肏吧!这小子的驴鸡巴果然不是盖的!”纹身男讥笑道。
     “你的屁股吃东西怎么可以吃半截呢!来,都吞进去吧!”肥丑男用手掌抵着18根粉笔的尾部,往里使劲。
     一股疼痛传来,粉笔全部往我的后庭中捅进,我在痛苦中用后庭接纳着巨大异物,直到全部粉笔连根埋入了我的直肠里。
    我痛苦的摇着头,连叫都不能叫。
    “骚屁股真是贪婪呢!没有粉笔,学生们还怎么上课呢,现在吐出来吧!”纹身男说道。
     我的肛门括约肌使力,努力的排着异物,18根粉笔过于粗大,几经努力也没能排出去。
    “骚货,快点!用点力!用你的淫荡屁股把粉笔都生出来吧!”肥丑男用手掌用力拍打着我的臀部,骂道。
    “再给你一次机会,再吐不出粉笔就让你的屁眼也尝尝拳头。”纹身男恐吓道。
    我吓得不寒而栗,使出全力,忍受着肛门括约肌撕裂般的剧痛,粉笔终于顶开了肛门,粉笔的头部出来后,后面的部分一股脑的全部排了出去。
   我虚脱无力,感到火辣辣的肛门正一张一合的剧烈收缩着。
   “你的淫荡屁眼像在哭泣呢,真是美极了!”肥丑男盯着我悲惨的后庭道。
    “鸡巴受不了了!老子要肏你了!”肥丑男脱下了裤子,掏出了已经勃起的阳具。
    肥丑男把几张课桌并在了一起,然后躺了上去,乌黑的丑陋阳具此时已经勃起的老高。
    纹身男从讲台上爬下来,然后把我抱起来,扔到了课桌上。
   纹身男粗暴的扯着我的头发拖着我,让虚脱无力的我面对着肥丑男跨坐在了上去。
   我感到肥丑男龟头已经抵在了我的肛门上,纹身男按着我的腰往下猛的使力,一阵刺痛传来,我的后庭屈辱的接纳了肥丑男的肉棒。
   “屁眼又热又软!”肥丑男兴奋的说道,又伸出双手玩弄着我胸上的一对乳环。
    纹身男也爬上了课桌,凑到我的背后,伸手推动我的后背往下压,让我接纳着一根肉棒的肛门充分暴露了出来。
    “老爸,有福同享有屄同肏这句话以后要改成有福同享有洞同肏才对了。” 背后的男人贴了上来。
    “你姐姐沈大老师以前用骚屄同时伺候我们父子两根鸡巴,今天你用屁眼来同时伺候我们父子吧!”第二根肉棒顶开肛门括约肌,钻入了直肠深处。
     我痛苦的摇着头,不愿接受残酷的现实。
     “记得我说过我和老爸要让你后悔做女人么!”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两根肉棒开始大力的抽送,毫无怜惜地同时奸淫我屈辱的后庭,我以翻出的白眼和内心里无声的哀泣来回应着……

[ 本帖最后由 sprewell2010 于 2017-8-17 00:3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