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ewell2010 发表于 2017-05-09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sprewell2010
2017/5/9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3301

第三部 第四章第五章 链接:viewthread.php?tid=9919154&extra=page=1&filter=0&orderby=dateline&ascdesc=DESC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卉如悠悠转醒,缓缓睁开了眼睛,慢慢爬起身来,感到
下身难受,伸手往胯下一摸,沾了满手粘糊糊腥臭白浊的精液。

  仍然倒在地上被捆住手臂,嘴也被堵上的冯老头见到卉如终于醒来,激动起
来,拼命扭动着身体,发出「呜呜」的声音。

  卉如艰难的爬下桌子,把冯老头嘴上的胶布撕了下来。

  「这畜牲……」冯老头吐出嘴里的内裤,喘着气说道。

  为了维持生计,卉如仍然瞒着家人做着不可告人的屈辱交易。

  「妈,你做保姆为什么有这么多钱?」沈香接过母亲递来的五千元钱,吃惊
的问道。

  「那个……那个……对了……家政公司说……现在缺保姆……所以现在保姆
工资都高……」卉如吞吞吐吐的编着谎。

  「妈,我不想你太辛苦。」沈香抚摸着母亲略显消瘦的脸颊心疼的说道。

  「妈不辛苦……」卉如咽下心里的苦水,挤出笑容对女儿说道。

  初秋夜晚,月光暗淡。

  独自走在阴森森巷子里的女人,正是刚刚服侍完冯老头,回家途中的卉如。

  转过一个拐角后不久,美熟妇突然被黑暗中闪出的人影从身后抱住,嘴巴被
一只手死死捂住。

  「老实点,不然划了你的脸蛋!」一把冰冷的刀子抵在了脸上,卉如身后的
男人恶狠狠的威胁道。

  狭小昏暗的出租屋内。

  「求你放了我……」被绑在床上的卉如,四肢分别被麻绳捆在了床的四个角
上动弹不得。

  床边坐着的男人身形消瘦,面容猥琐,正是冯阿赖。

  「臭婊子,别吵!我是冯老头的儿子,上次我肏你骚屄的时候你还昏着,你
还不认识我吧。」冯阿赖扒开卉如的上衣和胸罩,盯着一对美白巨乳淫笑着说道。

  「你要做什么?」卉如吓得叫出声来。

  「自从肏过你,老子每天都想着你的大奶子。」冯阿赖大力地捏着女人赤裸
的酥胸下流的说道。

  「不要……」

  「还有你的骚屄,快给老子看看!」冯阿赖粗暴的扯下卉如的裤子。

  美熟妇淫艳的肉穴暴露在了男人的眼前。

  「这里怎么搞的?」冯阿赖吃惊的指着卉如流出脓水发炎红肿的尿道口问道。

  卉如涨红着脸默不作声。

  「臭屄,快说!」冯阿赖用手指粗暴的揉弄着卉如的尿道口,骂道。

  「好疼……不要……是冯老爷……冯老爷每次都要弄我那里……」卉如吃不
住痛,说道。

  「今天老头子是怎么搞你的?」

  「把一根又细又长的银棒一半插在我那里,另一半插进他的马眼里,让我坐
在他身上自己动……」卉如描述着今晚冯老头的残酷手段。

  「这老东西,难怪以前每个保姆都做不久就跑了,把女人都快玩残了。以前
还用过什么方法玩你的尿眼子?」冯阿赖好奇的问道。

  「往我那里插管子……往里灌水……」

  「真会玩,还有呢?」

  「用手指沾了醋,捅我那里……」卉如痛苦的描述着不堪回首的经历。

  「都快被老头玩烂了!」冯阿赖用两手扒开卉如的阴户,仔细观察着女人受
创的红肿尿道口。

  冯阿赖想到了一个坏主意,站起身来从桌上拿起一个杯子,解开了自己的裤
子拉链掏出阴茎,对着杯子撒起了尿。

  撒完尿后,冯阿赖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只小型注射器,去掉了金属针头,
然后伸进杯子里吸取自己的尿液。

  男人拿起吸满了尿液的注射器抵在了卉如的尿道上,残忍的说道:「老头没
有给你试过灌尿吧!」

  「不……求你!」卉如吓得脸色惨白。

  「你给老头玩不给老子玩是什么意思,老子也要玩你的尿眼子!」说完男人
手上使力,在女人的惨叫声中把针筒的塑料头子捅进了尿道,缓缓按压起了把手,
还带着体温的尿液注进了卉如尿道里。

  「过不过瘾!我的尿爽不爽!找东西给你堵上!」冯阿赖看着满头冷汗表情
痛苦的美熟妇说道。

  冯阿赖找来一盒医用棉棒,取出一根,不由分说,一下把棉棒头子塞进了卉
如的尿道。

  「骚货,看你能塞几根。」男人一根又一根的取出棉棒,往挣扎哀叫的卉如
尿道捅去。

  「你的尿眼子真厉害啊!」看着女人细小的尿道塞进了四根棉棒的头子,冯
阿赖赞叹道。

  「嘴巴张开来!用你的骚嘴给我舔屁眼,让我舒服了满意了之前不准你撒尿!」
冯阿赖爬到床头坐到了卉如脸上,命令道。

  卉如屈辱的张开了嘴巴。

  「用舌头伸进我的屁眼!」冯阿赖说道。

  「对了~就是这样~好爽~」

  「舔一舔老子的蛋!」冯阿赖又把阴囊凑到女人的嘴上,发出新的命令。

  「整个卵袋含进去~嗯~就是这样~骚嘴~嗯~」男人满足的哼叫道。

  冯阿赖换了个姿势,转向和卉如形成69式,说道:「爷要用大屌肏你的嘴
了,嘴巴张大了好好伺候!」

  冯阿赖把肉棒捅进了美熟妇的嘴里,把嘴巴当成是交媾器官,挺动腰部抽送
起来,同时用手抓着卉如尿道里的四根棉棒残忍的来回扯动。

  尿道里传来激烈的疼痛,嘴巴又被男人粗大的阳具粗暴的捅着,卉如连叫都
不能叫,忍受着地狱般的淫虐。

  「尿眼子爽不爽!」肉棒享受着女人嘴巴的湿热包裹,不停的用棉棒残忍抽
插着女人尿道,冯阿赖残酷的说道。

  「肏你的喉咙!」冯阿赖快感连连,腰部加大了动作幅度,肉棒整根进整根
出,在美熟妇的喉咙里做起了活塞运动。

  「捅烂你的尿眼子!把你的尿眼子捅大了,以后让老子的鸡巴肏!」

  亢奋的男人加快了手上和腰部的动作,同时粗暴的奸淫着女人的尿道和喉咙。

  「老子来了!」在女人的喉咙里猛烈的冲刺了十几下后,冯阿赖屁股一阵痉
挛,精关一松,从马眼喷射出大量火热的精液,达到了高潮。

  射精后的冯阿赖趴在卉如身上喘着粗气休息,片刻后才爬起身来从卉如嘴里
拔出拔出肉棒。

  看着嘴里溢出粘稠白浊精液的美熟妇已经翻出白眼,冯阿赖心里充满了征服
感,满足的说道:「这一炮打的老子真舒服!」

  冯阿赖爬下床从床头柜抽屉中取出一个小塑料袋,从袋中拿出一颗红色的药
丸样的东西……

  「这个叫麻古,吃了让你爽上天,你的尿眼子就不会疼了,来,就着你淫嘴
里的精液一起吞了。」男人把毒品塞进了卉如充满精液的嘴里,命令道。

  卉如眼里露出恐慌,摇着头,眼泪从美丽的大眼睛中流出。

  「快点!不然不让你撒尿!憋烂你的腰子!」冯阿赖威胁道。

  卉如尿意袭来,痛苦难忍,心一横,吞下了嘴里的精液和毒品。

  冯阿赖露出得意的淫笑,伸出手猛的拔出了女人尿道里的四根棉棒。

  「滋」的一声,大股的尿液从悲惨的女人尿道中喷射而出……

  一个月后。

  「卉如,你待在房间里那么久在做什么,我要撒尿,快点来扶我!」客厅里
的冯老头叫道。

  压抑住「咚咚」的急促心跳,卧室内的卉如强装镇定,喊道:「在扫地,马
上来了……」

  出租屋内。

  美熟妇卉如把一叠钞票交到了枯瘦的男人手上。

  冯阿赖接过钞票,仔细清点起数目,正好是五十张。

  「偷了三次了,老头子有没有发现钱少了?」

  「没有。」

  「很好,你就照我的吩咐,每次只偷五千块,这样老头子一时半会发现不了!」
冯阿赖高兴的说道。

  乌烟瘴气的毒枭巢穴内。

  「一袋麻古和两包四号粉。」冯阿赖把钱掏出放在了桌上。

  戴着大粗金项链,穿着背心,两条胳膊上纹着纹身的一个面相凶恶的男人数
了数钱,然后把毒品扔给了冯阿赖。

  「阿赖,最近日子挺滋润啊,又有钱了,还带着个娘么!」纹身男说道。

  「威哥,这是我女人,快跟威哥打声招呼!叫威哥!」冯阿赖一把拉过躲在
自己身后的卉如,推到凶恶的纹身男跟前。

  「威哥……」卉如低着脑袋不敢直视,颤巍巍的着说道。

  「这女人很不错!」威哥色咪咪的打量着恐惧不安的美熟妇下流的说道。

  「威哥,这骚货我带来孝敬你的,让你玩玩!」冯阿赖嬉笑着说道。

  「哈哈哈,阿赖,你小子真上道,以后来了好货先通知你。」

  「谢威哥!」

  「这女人奶子真他妈大!」威哥上手摸起了卉如的胸部。

  「阿赖,我给她招点男人来睡她,赚的钱五五分成怎么样?」

  「没问题,威哥,听你的!」

  「不要……」卉如听到男人们把自己当成商品一样进行交易,本能的抗拒起
来。

  「少废话!轮不到你说不!」冯阿赖狠狠扇了卉如一耳光,呵斥道。

  卉如捂着脸嘬泣起来。

  「吞掉!」冯阿赖从塑料袋子中取出两颗呈现玫瑰红色的麻古,一手扯着卉
如的长头发,一手把毒品塞进了卉如的嘴里。

  「别哭了!给你两颗,爽死你!」冯阿赖逼着卉如吞下了两颗麻古。

  大剂量的毒品开始在血液里迅速渗透,愉悦的感觉开始充斥着自己,感觉身
体变的轻飘飘,卉如渐渐忘了自己是谁,是在哪里,陷入到奇妙的幻觉之中……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5-11 22:5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