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2-14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2月1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3691

          第八十五章 暴力不是唯一语言2

  吃完饭以后,叶南飞收拾完,上炕和红姐躺在一块,红姐:「明天你要去干
嘛?」

  叶南飞:「去跟和四哥他们打架那伙人谈判。」

  红姐:「啊?那还不得打起来啊?」

  叶南飞:「没事,这次纯属谈判,要打的话,得约好了,拉网打。再说了,
当初四哥他们那么些人我都不怕,还怕他们几个?」

  红姐关切的看着他,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知道你厉害,但是人家就是不
放心么。」

  叶南飞很享受红姐这种关心,其实红姐在别人面前是那种挺强势硬朗的,眼
神也很少见温柔,但是和叶南飞在一起,就不知不觉的变成小女人了,这种反差,
让叶南飞很满足,这说明这女人是深爱着你,为你而改变着自己。

  叶南飞看着她禁不住亲了一口:「是不是该吃止疼药了。」红姐哧哧的笑着
钻到他怀里。

  叶南飞赶忙把灯关了,转身,边吻着她的小嘴,边帮她脱衣服。叶南飞对于
明天的谈判不紧张,但还是有压力的。和红姐一亲热,缓解了压力。这次他没有
猴急,而是衣服脱到哪里,他亲到哪里。开始红姐还能接受,亲脖子,胸部,那
对白兔子加那对红枣,然后是肚子,可是随着他手在往下脱她的线裤和裤头,嘴
也跟着向敏感地区挪去。

  红姐哪里经过这个啊,她的观念里,女人的那地方是很脏很晦气的,别的男
人唯恐避之不及,他怎么还亲上去了?

  她赶忙手抱着他的头往上拽,嘴里还嘟囔着:「别,别,不要,不要啊,哪
里脏啊。」但是她哪里舍得用力,而且随着那快感传来,她越是无力。叶南飞有
个心结,自己喜欢的女人,他总喜欢看清楚她的下面,而且还喜欢去亲。

  像李永霞姐妹,美奈子的他都清楚,李永红的是白虎,显着最嫩,叶南飞叫
她百合,李永霞的暗红色,他叫红玫瑰,倒是长得最白,最漂亮的美奈子,下面
却黑一些,而且小阴唇长,他叫黑牡丹。当然这首先得是他喜欢的女人,心理挚
爱的女人,他感觉自己心爱女人身上每寸肌肤都是那么诱人。相反要是普通关系
的,他未必喜欢,最起码不会去亲,比如田秋兰的,他见过,但是从来没去亲过。

  这黑天下火的,又是在被窝里,当然看不见红姐的妹妹长啥样,但是完全可
以靠口感来辨别,耻部毛毛挺多的,关键下面让叶南飞如获至宝了,听孙明,王
华白话过最有名的馒头* ,外阴唇肥厚,把这个小阴唇都包裹在里面,这样的女
人体质都很敏感,果然叶南飞刚把大花瓣含在嘴里吸允,红姐就受不了了,开始
是手放弃了反抗,接着嘴里呢喃着不是不要,不要了,而是,天啊,天啊。

  等叶南飞分开大花瓣,舌头在里面一挑动,然后嘴唇含住了小花瓣,红姐已
经开始发抖了,那是一种过度激动亢奋的结果,叶南飞也特别激动,果然是传说
中的名器,里面全是嫩肉,叶南飞更是使出全身解数,啯,舔,吸,挑,咬轮番
上阵,红姐哪里受得了这个,随着颤抖的加剧。

  红姐嘴里叫着:「啊,天哪,不行了,哦,天呢,小飞,我不行了啊。」声
音里都带有点哭腔。

  接着叶南飞感觉一股股热流喷在了,他俩都有点蒙,都以为这是尿了,多年
以后他俩才明白,这是吹潮。叶南飞不得不钻出被窝,红姐还是有点轻微颤抖。

  但是又很难为情:「对不起,我没憋住。」叶南飞哧哧的笑着:「没事,我
不嫌,还挺好喝呢。」红姐嗔怒的打了他一下:「谁让你使坏,非得亲那。」

  叶南飞:「那你说,舒不舒服吧?」

  红姐难为情的:「都快上天了。」

  叶南飞:「只要你舒服就好呗,大不了下次垫上塑料布。」红姐被他那种对
自己啥也不嫌,付出的态度感动了,也不管他是不是刚才亲了自己那里,直接兴
奋的亲着叶南飞,被窝里虽然湿了一大块,但是俩人那里顾得了。

  互相亲着,红姐:「好像不是尿,咋没那味?」

  叶南飞:「不知道,反正你的东西俺都喜欢。」说着又亲上了。

  在叶南飞粗壮的鸡鸡深入到红姐小妹妹里时,小妹妹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
进入了状态,毫不吃力的容纳了叶南飞的弟弟。在那一刻,俩人同时长出了一口
气,刚才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快感冲击,但是太猛烈,反而不得慢慢品味,这下俩
人都慢下来,徐徐感受,那每一下的触动都让人麻酥不已。

  没一会红姐又进入了迷幻状态:「小飞不要离开我,别离开我好不好?啊,
,唔,,。」红姐对叶南飞的迷醉,让叶南飞特别有感觉,让他感觉这个美丽的
女人是属于自己的,在为自己痴狂,这让叶南飞越来越冲动,动作越来越快,最
后俩人进入巅峰。之后俩人躺在那还回味着余韵,红姐还飘在半空,身体异常敏
感,叶南飞碰一下或者亲一下,红姐都跟着一颤。巨大的快感和疲倦感让俩人都
不爱动,被窝里湿了一块也不理,就那么沉睡过去。

  第二天红姐醒来,叶南飞已经不在,估计是做饭去了,她浑身还是感觉酥软,
不愿起来,还在回味昨晚的感觉,自从认识叶南飞以来,才让她感觉什么是女人,
那欲仙欲死的感觉,啥都值了,自己怕是种了那小子的毒,上了瘾,以后戒不掉
了。

  没一会,叶南飞陆续的端着粥,热好的豆包,咸菜,进屋了:「懒猫起来吃
饭了。」

  红姐:「你不是今天要出去办事的么?」

  叶南飞:「赶趟,约好十点呢,再说了办不办事的,也得吃饭啊,炕上还躺
着一位病号没人侍候呢。」红姐一脸幸福,满足的看着叶南飞。

  叶南飞:「是起来吃还是爬被窝里吃啊?还是让我喂你吃?」其实叶南飞就
是开个玩笑,没想到红姐真的张开嘴等着他喂了,叶南飞喎了一勺粥,上面夹一
小块咸菜,吹了吹,送到红姐嘴边,红姐吃了进去,微的邹了下眉头。

  叶南飞:「烫了?」

  红姐轻轻把他拽到跟前:「你用嘴喂我。」叶南飞一听,心里了荡了一下,
一下有点亢奋起来。抬眼,有点痴迷的看着红姐,红姐红着脸,有点害羞的看着
他:「咋的?不愿意啊?」

  叶南飞:「哦,哦。」忙吃了口粥又加了一口咸菜,亲里过去,红姐一点一
点的接了过来,四目相对,真是浓情蜜意,红姐:「我还要。」正当俩人你浓我
浓,你眼里只有我,我眼里只有你的时候,有敲大门的声音传来。叶南飞正痴迷
那心颤的感觉,突然被打断,很是不爽。

  红姐笑着:「可能是来找你的吧,早去早回,别打架。」

  叶南飞:「你说早不来晚不来的,烦人不?」说着捧着她脸,又是一顿好吻,
才不舍的起身去开门:「红姐,一会你去华姐家吧,等我回来去接你。」

  大门还没开呢,就听外面:「胆小鬼?都几点了还关着大门?干啥见不得人
的事呢?」

  叶南飞一听,这不是昨天那庞小妹么?她怎么来了?

  门一开,一看是她和大牙。叶南飞:「咋回事?你咋来了?大牙哥?不是说
不用你去么,家里没人了。」

  大牙:「四哥说,去谈判,没个人撑场面怕不行。」

  叶南飞:「那你呢?小妹?」

  小妹:「我跟你们去,带我一个。」

  叶南飞这个牙疼:「大小姐,我们不是去玩,是去谈判,弄不好要打架的。」

  小妹:「是啊,不打架我还不去呢。不是听说你挺能打的么?咋的?连我一
个小姑娘都保护不了?」

  叶南飞看着大牙:「这,四哥知道么?」大牙吃呀咧嘴的一脸无奈,那意思
他管不了这丫头。这时就看那丫头从背包里拽出一把一尺来长的片刀:「你看我
家伙都带了。」

  叶南飞赶忙抢过来:「得得得,行了大小姐,你还真要砍人啊,真打架这玩
应不好使。」说着把那刀扔院里去了。这丫头真是个惹祸精啊,谁家养了,可要
了血命了,这时候不得不对四哥报以深深地同情。

  叶南飞装作一脸严肃的:「不行跟着我们啊,找你们同学玩去。」庞小妹脸
一扬,给了他一个白眼,没理他。叶南飞和大牙转身走了。可人家小妹就是那么
跟着,做了几站地公交,到了合江饭店下了车,小妹也跟着下来。

  叶南飞:「哎呦,我说姑奶奶,您别跟着了,我们不是去玩。」

  小妹:「别想甩掉我。」

  叶南飞是一点招没有,打不得骂不得的:「不是,大牙哥,你说话她也不听?」

  大牙:「我那管得了她啊?我可惹不起。」叶南飞可为难了,这尾巴是甩不
掉了,现在找四哥也不赶趟,这都到点了。一寻思,今天谈不谈成不知道,但是
打不打起来基本还是可以控制的,一狠心:「想跟着也可以,只不过得听我的,
没我同意,不许说话,不许单独行动。」

  小妹:「行。」她倒是一点不墨迹。

  合江饭店属于大食堂,一般举办婚礼啥地都在这,场地够大,而这么大的场
地,平时吃饭一楼足够用,二楼基本空闲,等了一会,对方的人来了,共八个人,
竟然也带了一个女的,如果没猜错,这女的就是当晚的导火索,确实很漂亮,只
不过漂亮的太大众了,没有了特点,让人一看,评价肯定是漂亮,但是到底哪能
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怕是挺难,比如李永红长得眼睛大,萌。

  李永霞大大方方,鼻子挺直有型。美奈子桃花眼让人难忘,尹令仪是邻家小
妹的感觉,红姐是标致的团脸。这位美女要说特点,恐怕就是冷艳了,说不好听
点是目空一切,装高冷。这事就是因她而起,也是个惹祸精,谁摊上这主,谁倒
霉。女的穿了一件深灰色呢子大衣,脚上一双半高跟皮鞋。而那七位,就应该是
当天的当事者了。

  他们一进来,空气立马紧张起来,他们几个有意识无意识的四下看,估计是
看看有没有埋伏。

  其中一个:「怎么就你们三个?」

  叶南飞:「这位就是周哥吧,不是说好了今天就是谈谈,谈话当然人越少越
好,不然光锵锵了,谈不出个结果。」这两伙人还都是头一次参加这种场合,都
有点紧张,或者无所适从,叶南飞也没参与过这种场合,不过相对来讲还算淡定。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2-14 19:5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