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2-09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2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8793

              第七十五章 群殴

  上回咱说到,红姐领着叶南飞到了市场,前面有一女人对他们大喊大叫,抬
头一看,前面不远站着两男两女,正说话的这位格外显眼,为啥呢?因为长得人
高马大,其实真实身高是没有叶南飞高的,不过女的格外显个,特别是单独站着
时,显得很高,而且挺壮的。脸长得吧,你说丑其实也不丑,只是少了些女性的
柔美,长得浓眉大眼,鼻直口方,要是个男的,没准还挺英俊。

  红姐笑骂着:「就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就帮着看一下午么?哪来那么多
事事。」然后转过身跟叶南飞说:「那是你华姐,她叫魏丽华,别理她,一天天
的没个正经,边上那叫谷玲,都是我死党。」

  那华姐:「咋的啊?敢做不敢说啊?哎呀,就是这小伙?赶紧让俺瞧瞧,是
啥样的小伙让俺家美女动了凡心了。」

  红姐:「你说你一天天你这嘴,要死啊你。」说着话,这华姐可真是把叶南
飞拽过去,上下左右那么打量:「别说,燕子的眼光真不是盖的,真不错。」弄
得叶南飞是满脸通红。

  红姐:「这是我弟啊,以后都照顾着点,没家,以后就留我这帮我了。」

  华姐:「哎呦,嗻嗻……还真让我说着了啊,真把小伙给拐来了?」这几人
一听红姐这么一说,立马都来了精神头。

  那玲姐:「还真是哈,天上掉下个帅弟弟啊哈哈,你真收他做弟弟啊?他可
是得罪了庞老四他们啊,你罩得住么?」

  这谷玲长得倒是挺有女人味,只不过和红姐在一起就显着没那么漂亮了,而
且不知道是年纪的原因还是做买卖风吹日晒的原因,皮肤糙了点,又因为搽胭脂
抹粉的缘故,反而显着老性,从那时候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爱美女士特别
是时尚女性都拼命往脸上抹粉,有时叶南飞都担心会不会掉渣啊。另外,谷玲的
鼻子有些扁平,这给她失分不少。

  华姐:「怕个球?不就是老四他们么?还能吃人咋的?别怕,以后姐罩着你,
对了你这弟弟叫啥啊?」

  叶南飞赶忙:「我叫叶南飞,叫我小飞就行,华姐好,玲姐好,这位……?」
叶南飞瞧着这俩男的不知道咋招呼。

  华姐:「啊,这个是我老头,叫朱子明,大伙都叫他珠子,你叫他朱哥就成。」
华姐指着站他身边那瘦子说。

  要说这珠子也不比普通人瘦多少,只不过和华姐站一块,整个就小了一圈,
瞧着这俩口子格外有喜感。华姐又指着那带着眼镜的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伙:
「这小子不是你玲姐老公啊,哈哈,他是你玲姐的弟,叫谷峰,不过我嚼着这名
字起差了,他一点都不能鼓,太么蔫吧了,大伙都叫他眼镜,要么叫四眼也行哈
哈」

  那眼镜满脸窘迫的:「华姐你不埋汰我难受啊?」华姐:「哎呀?说你是看
见你了啊,别不知足。」

  红姐:「得得得,不做买卖了哈,赶紧的吧,干活要紧,唠啥啊,以后天天
在一起。」

  叶南飞对这个叫眼镜的挺感兴趣,和他中学时候一同学长的挺像,个子不高,
长得挺憨厚,不修边幅,带着大厚眼镜子,不善于交际,但是非常聪明。再说,
毕竟和其他几位相比,他俩的年纪最相仿。属于同龄人呗。

  大伙分别推着自己的三轮车,个自找自己的地方去了,她们三伙为了互相不
影响生意,并不在一起摆摊。叶南飞猛地接触,一时帮不上太多忙,只能干点搬
搬抗抗的活。红姐她们已经干的挺顺手了,为了好拆卸,用钢筋焊了插卯的架子,
上面可以挂衣服,裤子,搭的简易摊子上也可以摆放一些。他俩刚摆放利索,华
姐和玲姐就又都聚过来了。应该是摆放完,让俩男的看摊,她俩出来散心。

  今天这么积极过来,应该是对叶南飞好奇,这么大小伙子怎么就没家了呢?
而且这俩位姐姐对叶南飞的印象不错,对他嘘寒问暖的很是热情,热情的有点让
他难为情。四个人唠着家常,她俩对他好奇,只要问,叶南飞都尽量简短说明一
下,当然很多不能如实说了。

  临分开,大伙说好晚上聚餐,开始是华姐要请,不过寻思过味来感觉不对,
明明是红姐认了弟弟,应该是她请,红姐推脱不过,再说心理也却是高兴,就答
应晚上她请。红姐说:「这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姐妹,没啥说地。」

  要说这买卖有多红火也说不上,只不过呢,你一天不用多卖,两件衣服,一
件衣服假设只赚10元,一天就是二十元,一个月就是六百元,而那时候,一般
人的工资都是几十元一个月,过百的不多。那时候人还都比较淳朴,信息也不那
么透明,属于卖方市场,所以利润是相当丰厚的。

  晚上的聚餐挺热闹的,谷玲的老公也来了,长得挺憨厚一人和谷玲到是很相
配,他叫陈鹏,大伙都叫他大鹏。在机械厂上班,谷玲是找不到工作,后来瞧着
红姐和华姐干买卖赚钱,就跟着干了,正好谷峰也是待业青年,呆着也是呆着,
穷人家孩子早当家,谁还顾得了面子啊,跟着姐姐一起摆摊。

  开始陈鹏还是不大愿意谷玲干的,一个女的出来抛头露面的,干那玩应还让
亲戚朋友看不起,再说了,接触的人鱼龙混杂,陈鹏心理没安全感啊。

  但架不住谷玲软磨硬泡,干了一段时间,也尝到了甜头,生活阔绰多了,相
比同事们都在厂子里死守那点工资,面子是有了,不过没钱花,谁难受谁知道啊。

  华姐俩口子就简单多了,本来珠子还在街道厂子有份工作,不过那厂子半死
不活的,开那几十元工资,啥都不好干不说,时常还开不出来,珠子受不了那约
束,待遇还低,干脆和华姐出来干个体户,反正从小他们都被成年人歧视惯了,
不被歧视反而觉着不酷。

  叶南飞纳闷这些人的年纪呢,比自己大5到8岁,应该有下乡的啊,怎么他
们几个一个没有呢?

  华姐:「下乡?那不是那些学习好,积极分子们干的事么?俺们可没那觉悟,
爱谁下谁下,俺们在学校老师都没教好,还让农民老大爷教?快饶了那些大爷吧。」

  叶南飞:「那谷峰应该是好学生,他咋没去?」

  谷玲:「哎,好悬了,要不是我当初死活拦着,他可不就下去了么,当初那
学校,街道的可没少动员我弟,我妈和我爸抹不开面,怕成了落后分子,也让我
弟下去,我就死活不让,特么我弟近视,带着那瓶底似的镜子,能干庄稼活啊?
在说他老实,蔫吧,你说到那还不擎等着受欺负啊?你看这不这两年都挣命的要
回城了,得回没下去,要不这会哭都找不着地。」

  这眼镜瞧着蔫吧的,其实是没跟他混熟,混熟了更能白话,不过也得碰对人,
比如碰到叶南飞,眼镜的话就多了,因为叶南飞听得懂他在说啥,比如聊历史,
聊小说,聊军事,还有无线电,当然无线电叶南飞不懂,不过他还是知道这东西
的,并且知道这玩应能干啥,至于物理原理,他真心不懂。他俩聊的热火朝天,
这让华姐看了很不爽:「你说你俩是不是有病啊?俩男的聊的那么热乎,变态啊?」

  生活就这么算是走上正轨了,每天跟着出摊,华姐和玲姐来他们摊的次数越
来越频。但他们女性的聊天内容叶南飞是很难提起兴趣的,什么东家长西家短,
咋化妆,啥衣服好看,自家孩子咋优秀好玩,老婆婆小姑子如何讨厌。

  有时候实在无聊,他就跑眼镜那床子,和他侃大山,比较吸引叶南飞的还有
眼镜卖的收音机,这家伙是典型的理科生,对这东西捣鼓的门清,他说是能收到
外国台的,能听到很多国内听不到的消息。

  开始这几天大伙还有些担心庞四会出头报复的,不过随着几天过去都没啥事,
大伙就越来越不当回事了。以为就这么过去了,可就在一个礼拜后的一天上午,
不知从何时起,红姐的摊床左右已经围了不少人,等他俩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
了。

  叶南飞都怀疑这帮家伙是怎么聚集过来的,要是一个两个的趁你不注意到你
身边了还有心可原,这么得有20多人,各个凶悍而面目狰狞,一看就是来找事
的,怎么就没发现呢。

  这些明显是有备而来的家伙,可容不得你慢慢反应,手里都是拿着棍棒,连
锁,冲着他可就砸过来了,这确实让叶南飞手足无措,这两天戒备心早就松懈,
而这些人也出现的太突兀,让人措手不及,更重要的,红姐就在身边,这让他顾
虑太多,放不开手脚,否则的话,没有致胜的把握,完全可以跑么,就他的速度
和体能,这些人还能奈何得了?

  但不行,不能扔下红姐跑啊,只能慌乱中拆下一根架子上的钢筋,抵挡挥舞
过来的棍棒,所有状况对叶南飞都很不利,这群架,说好打也好打,说难打,那
是最难打,完全要看对手的素质和能力。

  最怕的是他们有组织,讲纪律,懂协作,如果有这素质,叶南飞就是三头六
臂也白搭。而眼前这帮家伙,一看就是打群架的老手,不慌乱,出手狠辣刁钻,
让叶南飞频频的挨家伙。

  这么下去,要是挨两下致命的,失去战斗力,后果不堪设想,活活被人打死
都有可能,群架最容易失控的。他边招架边对身后的红姐喊:「红姐,你快往人
多地方跑,我一人就好办了啊。」

  这时虽然还是很混乱,周边的摊床倒的倒,塌的塌,一片狼藉,但叶南飞已
不在那么慌乱,抵挡应对起来也越来越得法,红姐刚往后面的人群跑去。

  就听人群外华姐喊着:「谁特么敢打燕子,麻痹的先过我这关,欺负俺们没
人呢啊?庞老四,你还算爷们么?你除了欺负老娘们,小孩,你还能干啥?」

  说着话呢,她人跟着就冲进了人群,叶南飞一看,这个头疼啊,这帮姐姐倒
是真义气,让人心里热乎乎的,可对于叶南飞来讲就是添乱么。谷玲姐弟也跟着
冲进了人群,他们手里也都拿着铁筋,谷峰手里拎着砖头,瞧着还挺像那么回事。
华姐还咋呼着:「哎呀,老黄,老扁,来来,跟姐打呀?」

  叶南飞一看不行,她们几个都牵扯进来了,真打起来这几个人那够看的,肯
定吃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擒贼先擒王,不然今天这事没法善了啊。打定主意
后,顺势抢下一根棒子,在打起来就顺手多了,刚才那钢筋,太细,重量手感都
不对劲。这下子挥舞起来,以快打慢,对方可就没那么占便宜了,趁撂倒两个的
功夫。

  叶南飞突然喊:「谁是庞四?有种出来单挑。」这时候,不参与打架的都跑
挺远看热闹,而留下来而又没打算动手的怕是不多。

  叶南飞这么一喊,可就有人瞧向了庞四。只见围着他的圈外站着一人,身高
得有一米八十多,不说虎背熊腰也差不多,脸上不怒自威,正挺悠闲的手插裤兜,
那么看着。确定了目标,叶南飞可就使出了看家的本事,这时候不拼还待何时啊。
要做的是打破包围圈,不能让人围着打,他先没往庞四的正方向冲,而是冲向另
一个方向。

  此时的叶南飞是动如脱兔,身如游蛇,包围圈眼看着就打破了,就在其他人
要重新围拢过去的时候,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撂倒两个,不知啥时,他已
经双手持棍了,这正是他的强项。在没被包围的情况下,应该是没人挡得住他。

  而庞四此时也没那么悠闲了,还没等他有多余的反应,叶南飞已经一个滚翻
从他身前站起来,站的过程中,顺手放下一根棍子,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匕首,匕
首逼住了庞四,跟着转到庞四身后,另一只手持棍,防止有人冲上来。

  叶南飞:「都特么住手,我这刀可没个准,万一一激动,割破了哪,可别赖
我啊。」围追他的这些人在逼住庞四的时候,就都不敢动了,气急败坏的围着,
操着家伙随时准备动手,还在动手的是哪几个围着华姐她们打的,华姐人高马大,
仗着是女的,还在战斗,应该没吃太大的亏,而谷玲和红姐不知道啥样了,并没
有看见,那珠子和眼镜可被人修理的够呛。

  叶南飞有点急了喊着:「再打别怪我不客气了啊?」

  可就在叶南飞以为有恃无恐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给我接着打,有本事,
你给我不客气个看看?」

            第七十六章 乌拉的江湖

  上回说到,叶南飞逼住庞四,要挟众痞住手,可就在以为手拿把掐的时候,
突然冒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让接着打,别管那个,这啥节奏啊,剧本一般不是
这么写的啊,这时敌酋被擒,敌酋应该面如土色,大呼停手啊,叶南飞很好奇这
声音是从庞四嘴里喊出来的么?

  他又转到庞四的身前,当然刀还是没离开庞四的脖子,四目相对,两个男人
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都想看透对方有多少是装的,多少是真的。此时战场内外
不论是参与的还是看热闹的,没有上千也有几百。

  但异常的安静,似乎被按了暂停键,都紧张的看着场中心的俩人。说的一点
不夸张,掉地下一根针,没准真能听见,如果谁这时候没眼力见的发出点声音估
计一定会犯了众怒,大家都在紧张关注下一步会如何发展。

  在一片寂静中,其实气氛一点也不平静,反而比真动手更紧张几分,俩位主
角早用眼神交战的N个回合,局面僵持住了,但是变化肯定有,只是围观的人不
清楚,他俩暗自较量的同时也佩服对方,因为都从各自的眼睛里看到了镇定,那
份镇定,没有胆色,没经过场面,是装不出来的。

  同时也都在考虑如何收场,叶南飞考虑,这庞四真就抗到底,你还真没则,
难道你真给他来一刀?拿刀逼住,这是典型的威慑,傻子才真下手的,真下手,
属于双输局面。

  而庞四是咋考虑的呢?这个场面逼得他必须扛下去,否则他和这些兄弟算是
栽了,前面咱们说过,这个时期是天朝的古典流氓时期,因为建国后流氓曾经一
度被消灭了或者换了另一种方式生存,而文革末期又纷纷抬头。古典流氓混的就
是胆气,骨气,这是说好听的,说难听点,你得滚刀肉亡命徒,否则你混个屁啊。
一朝怂了,以后再也硬不起来了。

  不过庞四也真担心赌错了,这小生牤子最操蛋,初生牛犊不怕虎,往往不考
虑后果,说上手就上手,真出事以后才知道傻眼,最近各片起来的新人就有这势
头,你还别说你是谁,你多有名,砍的就是你有名的,砍完你,我就有名了,我
就上位了。

  不过他从叶南飞的眼睛里虽然没看到胆怯,但看到了镇定和冷静,这人就不
会胡来,他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措施。同时他也真心佩服这小子的身手,真是
好啊,这么些硬手,硬是没把他咋地,反而自己落到人家手里,如果真斗到底,
未必讨到啥便宜。

  俩人较量也较量了,衡量算计也差不多了,就看谁能解开这个僵局,突然叶
南飞把刀一翻转,刀刃朝向自己,刀把冲着庞四:「这事是我惹起来的,要算账
找我算,和红姐华姐他们没关系,四哥要是个爷们放了他们,咋地我随你们。」
接着又是俩人之间的对视,似乎还是在互相试探。本来俩人都面部没啥表情的对
视,突然庞四哈哈大笑了几声。

  说:「好,果然是个爷们,猴子他们说你咋牛逼,今天见着真人,果然是把
手,有勇有谋,够尿性,这打也打了,说也说了,瞧着你还真特么对脾气,陪四
哥我喝两盅咋样?」

  在外面混,混的就是个面子,这面子自己得挣,很多时候也得靠互相给,叶
南飞明明是服了软在先,当然说了是为了姐姐们,也不丢人,但是也同时给了庞
四台阶和面子,那庞四不能不回个面子,再说眼瞧着这小子是个人才,心理确实
喜欢,年纪轻轻的如此胆色和身手,再过两年还了得?与其成为对手,不如成为
朋友。

  叶南飞:「那四哥都发话了,哪有不听的道理,不过这酒是得喝,但是客还
是应该我请。」

  四哥:「哎呀他么谁请还不行,这么些人呢,估计一会得凑份子,我兜里也
没那些钱啊,咋的你有啊?」叶南飞听四哥这么一问,才想起来么光顾咋长脸了,
兜里哪有那些钱啊。

  四哥贱兮兮的冲着他笑笑:「得得,一会再说,哥们们没钱照样吃饭。」

  接着冲着周围喊:「都别摆那架势了,收拾收拾,喝酒去,以后都是自家兄
弟,有本事酒桌上侃去。」这下大伙紧绷的心算是都放松下来了。

  四哥又指着身边的几个:「瞧瞧你们这点出息,这么帮子人,打不过小兄弟
一个,以后别特闷欺负这个欺负那个的,跟小兄弟学几招,省着丢人。」

  四哥一发话,下面兄弟都分头行动了,去定饭馆的定饭馆,受伤的送医院。
叶南飞和四哥既然不是敌对了,瞧着对方也就顺眼了,虽然叶南飞还是不太喜欢
四哥,以及他周围人的那股子流氓痞气,不过他们真拿你当自己人的时候,感觉
还是不错的,觉乎着比普通人要实诚,热情。

  叶南飞:「那四哥我先看看华姐她们去,听他们说土匪让我伤的挺重,一会
我也去医院看看他去。」

  四哥:「行,有情有义,那土匪啊,就是个傻大个,他要是当你是朋友,心
掏给你都行,去看看他吧,不打不成交么,没准以后你俩成铁哥们了呢,哈哈,
一会饭店见吧,内什么,把魏丽华和燕子她们都叫上啊。」

  就这样,绝处逢生,化干戈为玉帛了,有时候看是绝路了,但是你没坚持走
下去永远不知道下面是什么。男人有时候就这么奇怪,明明是对头,但是也可能
都折服对方而惺惺相惜,反而可能成为知交。

  红姐和玲姐没啥事,只是受了些惊吓,古典流氓还是有底线的,最起码不打
女人,但华姐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她冲人家大打出手,虽然是古典流氓吧,可
也没有基督徒的觉悟啊,你打完人一面脸,人家还的伸出另一面脸让你打,不过
只是身上挨了几棍子,估计打她的人受伤肯定比她重。

  最惨的是珠子和眼镜,打他俩人家可没那么矜持了,身上不说,就那脸就有
的看了,有青了的地方,有肿了的地方,还有血,不知道是哪破了。

  叶南飞很感动,这几个人明明知道打不过,还要帮着伸手,这在以前也南飞
可是没经历过,突然又有了在林子里和李永霞她们在一起的感觉,那种家人的感
觉,让你不再觉得孤单,让你觉得有了依靠,当你面对未知的时候,似乎有了安
全感,因为你身旁,身后站着这些人。叶南飞赶忙和红姐把她们几个送医院检查。

  之后去看了住院的土匪,还有其他几个受伤的,当然都是他的成果。那时候
看病人,送礼还真是没啥好买的,点心,罐头,两瓶酒,麦乳精,果子露。土匪
是肋骨被叶南飞撞折了几根,猴子早就去医院把前后事情说了,土匪和猴子心理
也算坦然了,不是我们怂,是特么这小子太邪乎。根本就打不过,这不今天四哥
手底下硬手全上了也没咋着人家,最后还是靠四哥牛气,人家算服了点软。

  还是那句话,出来混就是要个面子,叶南飞拎着东西来看,这算是给足了面
子,而且土匪他们也被叶南飞打服了,还是说回这二个时期流氓的特点,古典流
氓时期,最佩服的就是暴力和武力,在上升一个阶段就比较讲究实力了,主要是
经济实力,还有办事能力,而且做事开始不择手段,比如黄赌毒。等在上一个层
次,就企业化了,这才是正儿八经的黑社会了。而古典流氓时期却是最可爱时期,
比较看淡金钱,重的是义气,骨气,佩服的是胆量,忠诚。

  他们接触叶南飞虽然没两次,但人家的胆色,身手真是没得说,还没啥架子,
这让土匪,猴子他们既佩服,又有点喜欢,这不,叶南飞来了先对土匪他们几个
受伤的说了对不起,下手重了点,主要是自己占了趁你们没注意出手的便宜,不
然,自己早就废了。

  土匪到真是直肠子,见人家主动来看自己,自己也不含糊,一笑起来,绝对
没有拉着脸时候那股子凶悍劲,而是透着股很单纯的憨厚。说等出院了,让叶南
飞教他几招。叶南飞当然不会拒绝,没一会,就和这帮小子打成一片了。

  晚上酒桌上,整个坐满了三个桌子,叶南飞和四哥这桌,珠子,眼镜,华姐,
红姐,玲姐都跟着坐过来,四哥这面,四哥给叶南飞做了介绍,第一个刘世国,
是四哥的发小,从来都是在一起混,身材要比四哥单薄许多,长的不出奇,走人
群里立马见不到了,不过瞧着这人深藏不露,很内敛的一人,平时表情不多。

  老扁,真名叫刘志远,为啥叫老扁呢?其实他外号叫老扁头,顾名思义,头
比别人的头显着扁,大伙都说是小时候睡觉没睡好睡的,他妈没大有正事,没照
顾好,也有人说,很可能是小时候他妈不小心一屁股给坐的。头型扁了以后,五
官的分布就有点古怪。看着就挺好笑,就因为这,老扁没少跟人干架,所以很忌
讳别人盯着他看,估计就属于东北那种,你瞅啥?瞅你咋地?然后就干起来那种。

  架打多了,这气质就越来越显着,凶悍霸气,到是掩盖了不少他的缺陷。

  老黄,真名叫黄立成,他姓黄还真就对了,因为这小子满脑子,满嘴都是黄
嗑,黄段子,见着女的眼就冒光,就因为这,没少挨打,当然也没少打人,老黄
的外号就就顺理成章,舍我其谁了。

  大牙,本名叫董志泽,大牙,顾名思义,牙确实是大,就长度来说,要比别
人长那么一些,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地。他那一颗牙,感觉应该有普通人的一
个半长,不笑还行,一笑简直不敢直视。

  剩下俩人就是土匪和瘦猴了土匪叫王旭,因为长了个恶相,大伙就都叫他土
匪,一桌人坐的挺挤吧,不过气氛不错。这几个人都是四哥最贴近的兄弟。

  华姐那绝对是哄托气氛的好手,一个劲的和老黄,老扁叫板:「到底是你俩
谁打的我?我现在肩膀子还疼呢,赶紧的你俩先把这杯给我干了再说。」

  别看这俩人一个见着女的就饥色,一个见着谁都像欠他钱,在华姐面前,统
统不好使,那是一点招没有,灰溜溜的,一副惹不起的表情。大伙就都瞧着他俩
受瘪样可笑。

  你再好色,碰到华姐这样的,她比你还猛,弄急了,她真敢当着众人扒你裤
子掏你丁丁。她又人高马大的,普通男的还真支把不过她,老黄的身板就更不用
说了。

  再说了,她要是一美女,你聊骚聊骚还行,这瞧着又不漂亮又不性感的,你
惹乎她,不是有病么,最后你都闹不清是谁骚扰谁。

  四哥:「咋的?听说你都没地方住,住燕子她家呢?咋弄的?」

  叶南飞对于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一句半句的也说不清啊:「别提了,我家
蒙江的,在哪惹了不该惹的人了,不得不跑出来躲风头,在红姐收留我之前,我
就住饮马河边的窝棚里,这不想卖点鱼,弄口饭吃,谁知道和土匪他们闹成这样,
呵呵。好在红姐收留我,要不,真没落脚地方。」

  四哥:「我擦,还有这回事,蒙江几个手,我也都知道,啥事啊,我给你说
说。」

  叶南飞:「四哥不是我信不过你,我得罪的是上面,不是社会上的人,谁也
帮不上。」叶南飞比划了一下上面,大伙就都明白,是得罪当局了,这事地痞流
氓们还真解决不了。

  四哥:「那兄弟们也都有地方,想干啥,和兄弟们说说,看看大伙能帮就帮
一把。」

  叶南飞:「四哥,我现在挺好,帮红姐出摊,还行。」

  四哥:「嘿嘿,不会看中燕子了吧,哈哈她可是有老公的啊,你小心点,那
老朴可不是善茬啊,不过别怕,老朴在狠也得给你四哥我点面子。」

  红姐:「四哥你说啥呢?这是我弟啊,你也别想撬人啊,我这好容易找到帮
手。俺家那死鬼我是一点指不上。」

  老黄不敢惹华姐,但红姐他还是眼馋已久了的,这调戏的机会他能放过么:
「哎我说燕子,你家那老朴整天的在外面吃喝嫖赌的,也不回个家,那南飞兄弟,
玉树临风的,你就收了得了呗。」

  华姐:「我擦,老黄,谁裤子又系住,把你冒出来了?赶紧喝酒,别让我灌
你啊。」

  老黄:「你看看,你这说急就急,我说啥了,不是实话实说么,哎,哎,,,
行行我喝还不行么。" 接下来个聊个的,叶南飞还是主要陪四哥聊,四哥给他介
绍了一下子整个乌拉的成名人物。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2-9 22:1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