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2-01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2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7347

             第六十一章 春光灿烂

  老妈老爸初五一走,初六李永霞她们就杀过来了。叶南飞很欣慰,大伙并没
有在意老妈的伤害,李永霞似乎有点憔悴,不过性格似乎有点转变,总是不停的
干活,收拾屋里屋外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大伙一起在炕上玩* 游戏的阶段已经
过去了,毕竟都大一点了,不在那么胡闹,不过私下里谁和谁怎么样,就不得而
知了,叶南飞只知道自己和李永霞不可能断,偶尔也和李永红缠绵,没办法,李
永红见着叶南飞就缠着,如果没人的时候,这么缠着缠着就出事了。

  张默在冲着尹令伊使劲,依叶南飞来看,感情有可能有进展,但不会有实质
性进展,比如接吻啥,第一尹令伊很单纯很保守,第二师父看的也严。李志国一
直沉默寡言,没看出有啥别的动向,除了对姐姐百依百顺,顶多看见美奈子多看
几眼。小胖子费阡还是一如既往的缠着李永红,李永红除了缠着叶南飞就是逗费
阡开心,俩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是这一群人里的开心果。

  这不这功夫,叶南飞在和李永霞一起干活,准备做午饭,李志国在准备柴和,
李永红则在追打胖子,因为胖子趁李永红不注意亲了她一下,追上以后一阵乱打,
嘴里还唠叨着:「让你使坏,让你使坏。」胖子早不是前两年的胖子了,身高已
经超过叶南飞,瞧着有点虎背熊腰的意思,皮糙肉厚的,哪里在乎李永红的打,
不过故意装着很疼:「哎呀,哎呀,我让你在打十下,你让我亲一下行不。」李
永红:「不行。」胖子:「那二十下?」

  张默在这点个卯,就跑师父家报道去了。叶南飞趁李永霞进屋,也跟进去了,
一下子从后面抱住她:「永霞对不起啊,让你受委屈。」李永霞转过身:「没事,
只要你对俺好就成,俺啥委屈都能受。」叶南飞这个感动啊,本来过年这段就禁
欲了,这下可得着机会了。激情的吻着她,李永霞:「要做中午饭了,馋猫,下
午不行啊?」叶南飞听了嘿嘿的笑了两声,又亲了几下才放她走。

  日子开始恢复正常,只是偶尔会有美奈子和李永霞她们同时出现,这时是最
难受的时候。美奈子还好说,她装着和叶南飞很正常,叶南飞也装着挺冷漠,不
过为了不刺激美奈子,他和李永霞也得保持距离,态度上也很矜持,这让李永霞
有点不爽,怎么美奈子一来,他就这么规矩了?是不是有啥隐情啊?好在有李永
红圆场。

  因为她不管谁在,她肯定是粘着叶南飞的,大家也都习惯了,没谁觉得不妥,
俩人就那么搂搂抱抱的,黏黏糊糊,只有李永霞看不惯能说两嘴,不过也是啥用
不管,李永红得机会还是往他怀里钻。对于公共场合给俩位女士的亏欠,只能私
人空间里补了,所以,只要独处的时间里,叶南飞都尽可能的讨好她俩。周旋在
几个女人之间,真的不容易的,很伤神。

  不但伤神,也很伤身,白天李永霞说不上那天就来,叶南飞和美奈子相会只
能放在野外,不过天还是冷啊,美奈子感觉很不爽,于是开始猛练功夫,包括叶
南飞说的爬树,给周围人造成一种印象,我美奈子和叶南飞一样,独闯密林而不
用别人担心,叶南飞也确实看她的功夫突飞猛进,她的底子好,再有师父的教导,
自己在用心。现在看来除了叶南飞,其他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就这样,她以打猎的名义,时而夜不归宿,其实是跑叶南飞这里了。开始还
好,李永霞也不是每天都来,就算来了也未必有机会嘿咻,叶南飞还是应付的过
来的,不过时间久了,难免有撞车的时候,这天李永霞来了,俩人找机会激情了
一下。

  可是晚上美奈子也来了,这白天刚交完公粮,晚上自然就不太景气,美奈子
挺不爽,叶南飞也不忍心让她失望,于是只能用嘴和手满足了。女神美,身体各
个部位都感觉美,叶南飞是不遗余力,使出浑身解数,到也侍候的美奈子舒舒爽
爽。

  事后,美奈子调侃叶南飞手上功夫和嘴上功夫也是了得啊。叶南飞则苦笑道:
「你俩最好能错开一点,不能集中在一天啊,这很要命的。」

  美奈子听后大笑:「知道你辛苦了,我去给你熬鸡汤补补,我最近在林子里
转,就想找鸟蛋,给你补身子,三个女人围着你转,还不把你掏空了,下次别勉
强,我去给你熬汤,乖,你睡会。」说着她真的下地去熬汤去了,好在天也不算
晚。叶南飞心想,李氏姐妹,美奈子对自己都如此情深,自己真是何德何能,能
让她们这么对我,上天对自己也不算薄啊。

  随着天气一天天的转暖,春天播种的季节又快来了,李永霞来的反而更勤了,
而且活干的越来越麻利,屋里活干完,拎着镐头就进林子,这天叶南飞也进了林
子,看看她忙乎啥呢,原来是在自己砍完木头的一个空场,李永霞正在用镐头开
地,这是重体力活,男人干都费劲。叶南飞忙走过去:「小霞,你这是干啥?」
李永霞:「俺要开地,多开点,没有地咋过日子?有了地心里就有底了。」

  叶南飞:「不是有几块了么,够吃就行呗?」李永霞转过头,眼圈似乎有点
红:「南飞哥,俺开老多地,俺养活你,俺侍候你,咱就在这过日子,俺给你生
老多孩子,你不要走行不?」说着哭着扑到叶南飞怀里。叶南飞有点糟,老妈临
走却是有要自己回城的意思,看来李永霞是听说了,本来叶南飞也是挺难选择,
城里的繁华和文明世界,他还是很向往回去的,可是也真舍不得李永霞,美奈子
和这些兄弟姐妹的。但是看到李永霞这一幕,让他下定决心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们都在这,最亲近的朋友都在这,还有师父等自己养老,还有自己一手建成的小
木屋,这里就是家,自己还想要什么啊?

  叶南飞被感动的有点哽咽:「咱不走,这就是家,咱不走了。小霞在哪里,
哪里就是家,这帮兄弟姐妹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李永霞哭的更凶了,这下是
高兴的哭,俩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很怕失去对方。叶南飞:「要干活也是我干,
要养活也是我养活你。」俩人经过此事反而更见亲密,恩恩爱爱,相敬如宾的看
的别人都眼热,连李永红都克制了,美奈子暗地里都牢骚几回。

  春天农忙,大家都挺累,最累的怕是李永霞,两头跑,叶南飞这里她是最上
心的,早就当自己个家那么操持了,要不是叶南飞阻拦,怕早搬来过日子了,要
说女人认准了啥,比男人豁得出去,只要有自己认为值得嫁的男人,她一切都可
以不考虑。叶南飞当然不能让啊,平白无故的姑娘就跑这来了,那准丈母娘肯定
得追过来。

  他要在林子里落户的心是没假的,只是两边家庭是不好逾越的障碍,李永霞
家能让自己闺女跟一个林子里的野人结婚?而自己老妈老爸怕是都不能同意,结
不结婚不说,你不回城这条,家里人就答应不了。这都是明摆着的难题。就这么
离李永霞而去,他也不忍心,也舍不得,况且还有美奈子那女神勾着他的魂呢。
事情只能这么拖着走了,反正现在都很安心,幸福。

  俩人过日子,自然要打算种啥,吃啥,家里缺啥,期间有缺的一些物件,叶
南飞就去供销社顺点。正好这天,叶南飞出行了,美奈子来,扑了个空,心里纳
闷,大黑天的,出去打猎了?要是打猎没理由不带上自己啊。她可不是胸大无脑
型的美女,精明着呢。联系以前,观察现在,她发现,叶南飞并没有去几趟街里,
而且也没啥钱,再说很多东西不是钱能买到的,还需要各种票的,比如粮票,油
票,布票。但是叶南飞从来不缺东西,只要缺啥,没多久家里就有了。

  美奈子越想,怀疑越深,这小子怕是有事瞒着。于是睡在了叶南飞这,可比
师父家舒坦多了,地方宽敞舒适,还就一人,这样睡到后半夜,听着院子里有动
静,知道他回来了,于是猫在了门后。叶南飞好算回到家,当然是最放松的时候,
东西扔在外屋地,就往里屋走,折腾多半宿了,还是躺在被窝里舒坦啊,可是刚
在里屋屋地站定,身后,吼的一声窜出一不明物来,差点把叶南飞吓得跌坐在地
上。

  接着听见银铃般的笑声,这才翻过劲,原来是美奈子:「大姐啊?人吓人吓
死人的啊。你不怕把我吓死,就没老公了?」美奈子可是捡着乐了,在哪乐的扶
着炕沿:「你不是挺大胆的么?咋吓成这样。」叶南飞:「这是自己家啊,虽在
自己家还有防备心的啊。让你吓我,今晚上要好好惩罚你。」

  俩人打闹在一块,推扯了半天才吻到一起,亲累了,美奈子才想起问他到底
干么去了:「你老实交代,到底干啥去了,交代不清,饶不了你。」美奈子现在
已经一口标准的东北大茬子味的普通话了。叶南飞:「想知道?没那么容易,你
得想好咋犒劳我,侍候的我舒服了,我就告诉你。」美奈子故意生气的说:「哎
呀?跟我较劲是不?」

  说着就是要掐叶南飞,甚至威胁要揪他的小丁丁,叶南飞:「你就会铁手腕,
强硬政策啊?就不能来点温柔的怀柔政策啊?」一席话引的美奈子一阵笑:「那
咋温柔?」叶南飞:「比如这样」搂过来吻了上去,松开后,美奈子:「这样就
行了?那说吧,呵呵」叶南飞:「还有,就是向我侍候你那么侍候我,嘿嘿。」

  俩人随后相拥着上了炕。叶南飞的技术越来越娴熟,弄得美奈子欲仙欲死,
欲罢不能,你就脸皮在薄,在难为情,也舍不得放弃这享受,入骨酥髓啊。美奈
子原以为自己可以理智对待和叶南飞的关系,也可以把控的住,但是她感觉自己
越来越离不开他,不知是因为欲望,还是真的爱上了他,或者欲和爱本来就混杂
在一起,分不开的。

  轻轻的抚摸着美奈子的头发,这会怕是让他为美奈子上刀山下油锅他都不带
犹豫的,人就是在不断为对方付出,不断被感动中越来越亲密的,感情越来越升
华的么。

          第六十二章 从雌雄大盗到做生意

  上回咱说到,叶南飞和美奈子俩人正沉浸在温柔乡里,温柔,爱恋,兴奋,
刺激,让俩人已经柔化成两汪水了,这会俩人还有啥秘密可言,就算没这一出,
叶南飞也不想瞒着她,她和李永霞她们还不同,她和自己身份差不多,没啥可以
顾忌的,俩人的逗趣算是情调呗。他和盘托出了自己的那些隐蔽事。

  美奈子果然没啥善恶,好坏的评判,反而感觉很刺激,唯一的要求就是在有
活动必须带上她。于是攻守同盟在爱爱以后就这样达成了。叶南飞选了一天,在
大队的供销社,小试牛刀了一下,让美奈子惊喜不已,之后又挑了一天去公社所
在地的中心社疯狂了一把,在食品区随意吃着喜欢的点心糖果,在百货区,找化
妆品,给她化化妆,在布料区看看有没有可以做和服的布料,不但没让美奈子害
怕,反而大呼刺激,过瘾。

  感叹二十来年都白活了,一直猫在基地里苟且,这天大地大的任我往来的生
活才叫生活,在林子里时她也感觉比基地强,因为没人限制她这不行,那不行的,
而且还有叶南飞这个喜欢的人相陪,她从来没感觉过这么满足,这么幸福。今天
更是大呼过瘾。叶南飞嘱咐别多拿,不然让人家防备了,就没有下次了。美奈子:
「就你鬼心眼子多。」

  从此世间多了一对雌雄大盗,他们的目标基本是国营单位,供销社,采购站,
偶尔掏弄到好材料,回来和众人打造各种工具。美奈子的生活是越来越丰富多彩,
而且她本人也感觉很好。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外面的环境也有所变化,虽然还
是明文规定不允许私人做买卖,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冲破这禁忌,都抱着很朴素
的想法,那就是多点收入,改变点生活。而那些执法者的力度似乎也在慢慢减弱。

  世间的潮流么,一些反人性的东西只能横行一时,不能横行一世。所以呢,
在街里,偷偷摸摸做买卖的越来越多,也就导致越来越繁华,一热闹起来,逛街
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而逛街这事,无论是哪个时代,都是女人的最大爱好和享受,
也许是因为她们的爱好兴趣太少,而逛街是比较简单,直接的娱乐,或者是,逛
街可以满足她们各种想象和虚荣。因为可以买到各种东西么,特别是把自己变漂
亮的东西。

  李永霞和李永红当然也在这些女性之列。有时候她们带着李志国和胖子逛,
叶南飞也跟着逛了两次,不过呢明显挺伤自尊的,因为她俩相中啥了,自己却没
钱买。虽然过后他能想办法给弄到,不过那感觉就不一样,比如美奈子喜欢和他
一起偷东西,其实偷啥不重要,关键是偷得过程很刺激,而同样,李氏姐妹你要
让她俩跟着自己偷,恐怕心惊胆跳大于刺激,而相中啥,能买,这种消费行为会
让她们很有快感。

  想办法弄点钱就提上了日程。正好做生意也可以悄悄的尝试了,别人做的,
咱为啥做不得,这想法和张默不谋而合,要不说动力来自需求呢,他是总惦记给
尹令伊买礼物,讨好人家么,但他有个屁钱啊,别说他没钱,他家都没钱,一家
人一年到头挣一点工分,很难有余钱。而且他也想着,赶明要是娶尹令伊的话,
也需要钱啊。同时也证明自己是有本事养家的,这样尹令伊和师父才能放心不是。

  于是大伙就坐在一起讨论这事,看看做啥买卖可行,那么能卖啥呢?有说打
猎卖野物的,有说采蘑菇卖蘑菇的,采药材,最后还是张默提的靠谱,那就是打
鱼,前面说那几样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受季节啥地影响太大,打猎也不稳定,没
准十天半个月打不着啥东西,但是鱼多啊,一年四季都有。于是大伙一致同意做
鱼的买卖。分工合作,打鱼以叶南飞为主,其他人随时调动,卖鱼以张默为主,
人员也是随时调动。

  因为张默这小子机灵,几个人里又数他能说会道,简直非他莫属了。而开始
肯定不摸门,可以让尹令伊带路,去师父的朋友那先给指引一下子。一个礼拜走
一次,但打上来的鱼如果不及时弄出林子卖,很容易坏掉,大伙开动脑筋,最后
决定,可以把后山的泉水引过来,在院子里挖一个池塘,放暂时来不及卖的活鱼,
这下可倒好,院子里被挖了一个小池塘。

  用木头扣槽,做了一条小引水渠,那泉水量也不大,好在一年四季都不断,
这下可称了叶南飞的心了,这小院有了池塘和活水,在捯饬捯饬怕是有了点园林
的味道了。泉水引过来直接垂落在池塘里,日常饮水就直接在木槽下接,而洗衣
物也不用跑河里挑水了。真是实用美观都占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春种忙活完,剩下的铲地的活就没那么紧,他们抽了时间
走了一趟,效果不错,师父那朋友找人卖到了大食堂,虽然干部们不允许私人做
买卖,不过这消费呢,还真是指着他们算是中间力量,因为只有他们吃喝的消耗
量最大,而且还是以肉类为主。

  合资创业的小生意就这么开始了,第一笔生意迎来了开门红,大家欢天喜地,
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大家说好只要参加了的,就要分一份,其实就是这些
人,尹令伊虽然不能总参加具体活动,但是也算一份子,大家伙都没意见。因为
路途不近,一个礼拜跑一趟,大伙还都不感觉辛苦,在运输的时候,师父家的毛
驴可是没少出力,但是一个毛驴还是不够,大伙商议在卖点钱,买两辆自行车,
不然去卖鱼的,就那么跟着毛驴走,几十里路呢,辛苦不说,也费时间啊。

  仲夏来临,农活已经挂锄,大伙可以更从容的做这买卖了,有一天,叶南飞
突然想起他们那次打猎,小河的下游应该鱼更多,更大。能不能到下游去,他拿
出地图来一看,心中一阵狂喜,这小河连着大江,而大江往下没有多远,就是江
东的渡口么,可不可以顺着小河往下,走一路打一路,然后在渡口上岸,要比走
林间道省力很多,渡口有国道直接通公社。

  他把自己的意思一说,大伙纷纷同意,不然从木屋走出林子就很费时费力,
而且还要防备被人发现。如果直接在江东渡口上岸,那可方便省力多了,只不过
没有船啊。叶南飞:「造船咱们肯定不会了,不过,弄个木筏啥地应该不成问题
吧。」大伙眼前一亮,是啊,于是大伙纷纷献策。比如用啥木头,怎么连接在一
起,用啥驱动,这都是问题。

  最后大会一致通过,决议是,木料用松木,因为相对来讲是最轻的,木质又
够软,好加工,树干够直。这里说的松木是落叶松。木头间的连接,主要用铁丝
八号线,也有钉子,扒锔子。这几样,叶南飞说他承包了,别人不用操心了,至
于咋弄大伙也没追问,因为叶南飞总是能弄到一些他们想不到的东西,而只有美
奈子知道咋回事,俩人会心一笑。

  说干就干,没有几天,新木筏就可以下水了。体积不能太大,否则回程时候
怕是划不动,宽两米,长五米,其实就是十来根松木杆子捆成的木排。松木有刺,
所以树皮都被刮干净了,驱动是靠四根船桨,一根船蒿。这船蒿的头是叶南飞亲
手打的,和扎枪头有一比。船桨也是简易的,似是而非的东西,总之能用就成。

  叶南飞又突发奇想,在木排中间搭了一个凉棚,他寻思了,去街里卖鱼的你
在怎么安排,大多数时间应该是张默和李志国或者胖子为主力,因为几十里路,
很辛苦的,那打鱼就剩一帮女的了,这几个女的都是自己红颜知己,别人不心疼
他还是心疼的,所以就搭了个凉棚。

  第一次试航,张默和李志国被安排第二天早上去渡口接船,而叶南飞,小胖,
李氏姐妹,美奈子全部上船,沿河而下,打完鱼后,在下游过夜,第二天起早去
渡口。尹令伊因为要照顾师父不能参加。大伙格外兴奋,顺流而下有不用划船,
只有叶南飞用船蒿时而控制一下方向就行,小胖高兴的敞开喉咙大叫着。叶南飞:
「永红给大伙唱首歌。」李永红:「俺就会唱二人转啊,不会唱歌。」叶南飞:
「那就来段二人转。」

  二人转的唱腔和唱歌不太一样,讲究九腔十八调,是东北地区土生土长的东
西,因为是民间自发的东西,没有经过文人润色,也没有登过庙堂,所以很原生
态,曲调挺狂放,词也生猛,挺暴力也挺黄,李永红还是选了一段小帽,活波欢
快。只不过内容让大伙笑的不行,不是偷情就是哥妹情深的。木筏在河中穿行,
两岸翠绿,一会是丘陵山岗略过,一会有是平坦的平原沼泽,岸边林中时而传来
鸟鸣,河道时而曲径悠远,时而一马平川,在歌声相伴下沿河而下,真是人生一
大享受,眼里耳里,心里全都是美,美的沁人心脾。

  美奈子琴棋书画都通,当然不会放过这入心美景,从背包里拽出一根笛子,
这是雌雄大盗的战果之一,她吹了一段曲子,不过日本曲子大多有点淡淡哀伤,
美奈子坐在筏子边,两脚垂在水中,一边吹着笛子,这本身就是一幅美景。叶南
飞:「换首欢快的曲子,这曲子和这风景不搭啊。」美奈子:「那你唱一首欢快
的,我学学。」

  叶南飞也不会几首,只能又唱起《这里黎明静悄悄》,几个人听完哈哈大笑
都说这歌也不适合,叶南飞唱的说不上好听,不过他敢唱,粗狂的声音反而另有
一番味道,于是他又搜肠刮肚的来了一首《小小竹排江中游》不但词和他们的相
当,曲子也搭配此时的心境,一时大伙都安静了下来,看着两岸景色,听着叶南
飞唱着歌,他光着膀子,身上的肌肉轮廓分明,配上他秀气的脸蛋,有点长的头
发随风飘逸,而嗓音又挺粗狂,叶南飞之所以对这几个女性有吸引力,正因为他
全身的这种反差,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美。越是下游,两岸越是高耸,时而出
现石砬子,壮美险峻。

  美奈子被这歌的旋律迷住了,认真的跟叶南飞学这曲子,没多久,她就能用
笛子吹出来,两边以后,已经很顺畅,这曲子简直就是为笛子打造的,清脆悠长
的笛声在峡谷中不断回荡,刺激的人心跟着直颤。就是在没有艺术细胞的人,也
会被此情此景心醉,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还有这歌声,笛子声,想
让人不爱这生活都难啊。谁都想拥抱这些,这是家的感觉,家乡的感觉。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2-1 11:0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