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16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1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7001

            第三十九章  疯狂的野猪

  事情并不复杂,他们烧烤,把附近的食肉动物引来了,并窥探他们的营地。
但是情况不明,它们都在观察,而且还看见了火,火对于动物都是一种恐怖的存
在,因为森林每年都有大小不等的火灾是难免的,而火灾的恐怖力量,动物们应
该不陌生。

  另外就是好奇这营地里有没有啥可吃的,看见俩人围着火堆站着,有点衡量
不出这个危险度有多少。另外值不值得冒险,如果这时候营地里冒着食物的香味,
或者血腥味,那肯定有黑瞎子不顾一切的冲上来,对于熊和狼群来说,为了食物
任何代价都可以付出的。

  那人和火堆,它们就得衡量得失了。这对叶南飞他们有利。应该继续维持这
种神秘性,叶南飞让李志国加柴,火烧的旺一点,自己则拿出弓箭,瞄准了一对
发着绿光的眼睛,不犹豫的射了出去。

  听得一声惨叫,像是狗挨打时候发出的声音,应该是狼,第一箭刚射完,第
二箭接着就射出了,其实第二箭属于盲射了,以为第一箭射中以后,绿光眼已经
消失了,有可能转身跑了,叶南飞只能根据刚才还在的位置射过去,射那算那了。

  果然又射中了,又一声惨叫,连续的惨叫等于向周边动物宣告;艾玛,俺被
攻击了,疼死我了,快跑。所以一时消失的绿光可不光是它。一会绿光又有闪烁,
但明显距离是远了一些。叶南飞不管那些,见着绿光就射。

  在没有看明白敌情的情况下,又一再被攻击,让兽群彻底害怕了,动物和人
一样,最恐惧的是未知,如果威胁就明明白白摆在那,反而未必多恐惧,实在不
行和你玩命呗。篝火旺了,叶南飞又清理一下周边,怕跑火,长矛都摆在火堆旁,
以防不测。

  然后让李永霞先睡去了。自己则坚持到了后半夜,天有点放亮才让张默和小
胖出来替换了他俩。第二天收拾利索,昨晚上被射中的动物并没有发现尸体,估
计是带伤跑了。接着追踪,走到沼泽下游的时候,突然小黑又有些紧张。应该是
又啥情况或者危险出现。叶南飞拿出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又走了一段,在用望远镜看了一下,发现前面几十米处,草频繁的动,明显
是有动物在,不过肯定不是鹿或者狍子,因为甸子里的草不足以隐藏住它们。那
是什么动物呢?又不高大,又喜欢在水边活动。叶南飞带着李志国先去侦察了一
下。

  带回来的好消息是,野猪群。大伙立刻欢腾了,终于找到大猎物了。具体情
况是,三头大猪带着十来个小猪仔。几人商量了个计划,距离不能太近,主要还
是靠弓箭,三角型攻击,叶南飞主攻,叶南飞李永红一组,李永霞,李志国一组,
小胖,张默一组,其他两组两翼助攻。

  叶南飞警告大家,不能慌,一旦攻击失败,野猪奔着来了,别慌,靠长矛,
只要长矛随时对着它,就能保持安全距离,如果你反身跑了,你跑不过野猪的。
当一组和它对峙的时候,其他两组可以从侧面进攻。商定好后,大家开始摸过去。

  是从树林方向,冲着沼泽地去的。三组分开,叶南飞觉着距离差不多,做了
一个停的手势,他开始拉弓主攻,其他几人也拉好弓,随时策应,每个组出一个
人和叶南飞一起射,其他几人留后手,后手其实就张默和李志国,实力相对强,
李永红是没有弓箭的,李永霞和小胖可以跟着叶南飞浑水摸鱼,万一射中要害了
呢。

  嗖的一声,叶南飞先中目标,接着后面嗖嗖两声,野猪嚎叫了一声,然后就
转向了他们,叶南飞还是低估了母野猪母爱的力量,也忘了老爸和二叔警告过的,
公野猪和带猪仔的母猪不能惹。易怒而疯狂。只要有口气它都跟你玩命。

  整整的,当发现是叶南飞攻击它的时候,这家伙不淡定了。当时叶南飞也是
贪大求多了,射的就是最大那只。瞧着个头也有200多斤,它没有太多犹豫,
直接加速就冲了过来,瞧着0到60的加速应该不到5秒钟,看这架势相当震撼,
有种地都跟着颤动的感觉。

  叶南飞尽量使自己镇定,先嘱咐李永红上树,然后把李永红手里的长矛也拿
了过来,瞧着是,在射一箭也阻止不了它的进攻,干脆玩点大的,我长矛要是射
中你,你还这么生猛的话,那就算服了你了。同时他打了一个手势让其他两组接
着射,他们几个可用点慌了,当时嘱咐的时候他们认为没啥,当真的一个这么大
个头的野猪,冲上来的时候,你才感觉到恐惧,危险距离自己这么近。

  和预想的差不多,手颤心乱的,你不可能射中,不过几个人没有被吓的摊地
上,或者转身就跑,已经算不错了。要说叶南飞紧不紧张呢?要说不紧张那是扯,
不过毕竟经历的多了一点,也有针对性的训练,还是把持得住,这时候手握长矛,
对着奔过来的野猪,成不成功在此一举,如果射中了,野猪肯定玩完,如果射不
中,叶南飞八成要玩完。

  距离越近,射中的几率越大,同时风险也越大。就在野猪处于与他十与二十
米之间的地方,叶南飞掷出了那长矛,别看这野猪挺大,那是从侧面看,但正面,
横截面超不过50厘米,而且这不大的目标还是在运动中。想射中真的不容易。

  这不,叶南飞投掷的时候,已经预留出提前的位置,因为长矛要飞一会的么,
结果预留的早了点。长矛刚订在了地上,野猪的左肩撞在了钉在地上的长矛上,
刮得它一载愣,叶南飞一下子有点蒙,心里话,要麻烦,赶紧抓起另一支矛,直
接对着那野猪冲过来的方向。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乱了阵脚,你带头的一乱,其他几人就得失控,那
么局面将一塌糊涂。不管咋的,还得按着预先计划的来,那野猪被挡了一下,速
度算降下来一点,接着就冲到了他的跟前,叶南飞紧握着矛,就是对着它的脑袋,
野猪这时候虽然处于暴怒状态,但是还是能知道,自己脑袋不能往这枪头上撞,
就这么和叶南飞对峙上了。小黑也没闲着,在边上汪汪叫着,骚扰分散野猪的注
意力。

  叶南飞叫了一声:「放箭。」其他几人这会吓的有点不知所措,事先说好的,
主攻对峙的时候,两翼正好进攻。结果这几人有点吓傻了,根本忘了该干什么,
眼睛瞪着,嘴张着,就那么看着。这危机时刻,叶南飞就是心理素质再高,也紧
张啊,面前就是一头二百多斤,疯狂状态的野猪,这么近距离和它大眼瞪小眼的,
感觉绝对好不了,叶南飞必须随时关注它的动向,枪尖绝对不能错开哪怕十厘米,
它向左动,咱也向左,它后退,咱也得跟上,否则有可能被它一闪身冲到跟前把
他拱翻。这一人一兽,有点像斗鸡。

  这么紧急的情况,那两组还没动静,你说急人不?形势随时有可能变化,早
下手,机会就多啊,叶南飞有点急了,明显带着怒气,声音也大了一倍:「放箭。」
一声断喝,总算把那几个人从惊恐中叫了回来,这时候别的多说无益,直接下命
令,比啥都管用。

  两组果然射出了四支箭,距离比较近,到都射中了,野猪感觉两边被攻击,
转过头,有对准了李志国和李永霞,就在它一转身的时候,叶南飞一看机会来了,
一枪先送了上去,一枪扎在了野猪的右肩,野猪疼的嚎叫了一声,一个载愣,退
了出去,接着又像李志国姐弟俩方向冲了过去。

  叶南飞:「志国……拿枪啊。」同时叶南飞也跟着冲了过去。张默反应很快,
也抓起长矛跟了上来,李志国明显很恐惧紧张,只是机械的拿着长矛对着野猪来
的方向。多亏了人手一根长矛,这是最后的安全防线,也是心理防线,如果没有
长矛,早就乱成一锅粥了,你不慌乱都不行。

  李永霞虽然也很紧张,不过确实比一般男的有胆量,至少还知道拉弓射那野
猪,随后叶南飞赶到,一枪扎在了野猪的肚子上,那野猪一疼,转过身又想攻击
叶南飞,叶南飞枪不撒手,也跟着野猪转身转到另一个方向,而这时候张默也赶
到了,就势一枪,扎在了它脖子上,李志国也看见机会了,整个侧面都给他了,
要不知道咋下手,那真是吓傻了。

  李志国这一枪,扎在了它另一侧的肚子上。连续三枪都扎在了要害,你往那
边冲都是在加重伤害,这家伙又挣扎了一阵,就彻底放弃抵抗,摊在地上喘着粗
气,不过瞧着是进气多,出气少了。小胖这时候也冲到跟前,叶南飞让他抓住自
己拿枪,接着控制住它,他则接过小胖的长矛,对准差不多心脏的位置扎了下去。

  几个人都有点不敢看,虽然刚才也都没少下手,不过那是情况紧急,被逼的,
而这时候,这野猪也动弹不了了,硬是看着扎进去,还是看不下去眼。这会它是
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了,叶南飞的目的很简单,让它早点结束痛苦。

  过了半天大伙才从紧张,惊恐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慢慢靠近已经死去的野猪,
这时候李永红也冲树上下来了。大家看着这自己打的战利品,猎物,然后又你看
看我,我看看你,那是紧张恐怖之后的欣喜和兴奋。李永霞,看着叶南飞,俩人
不约而同笑了,叶南飞也长出了一口气,好凶险啊,李永霞则走过来,热切的看
着他,叶南飞则直接吻了上去。

  张默和小胖也抱在一起又蹦又跳,一会小胖又去抱李永红,李永红则一下推
开他,直接钻叶南飞怀里了。这小子从来不知尴尬为何物,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人家转身又拥抱李志国去了。可是下面的问题是,这么重的家伙,如何运回去,
而且路上会不会遇到麻烦呢?咱们下回分解。

             第四十章  夏日琐记

  野猪是杀了,但这么大一头,咋运回去,俩人抗?这么难走的山林,没有路,
别说抬着200多斤的野猪,就是啥也不拿,都很艰难,远程无轻载么。那只能
化整为零,一人背一块吧,但解肉的时候,会有很大的血腥味,会引来其他野兽,
必须快。内脏只取了心,其他也来不及要了。小黑却是趁这个机会大快朵颐。

  往回的路上,叶南飞很残酷的催着大家赶路,这可苦了大家,特别俩女生。
虽然拿的最小份,可也够受啊,李永红放了几次濑,不过这次叶南飞谁也不姑息,
一旦遭遇野兽袭击,后果不堪设想,好在回来的路线,叶南飞设计了一条最近的,
毕竟来的时候,要根据踪迹地形,环境,回时不要求这些,只要最快速度到家。

  有可能策略管用了,以最快速度行进,让食肉动物来不及反应,等反应过来,
已经过去了,并拉开了距离,还有扔在沼泽边上的下水,吸引了大量的食肉动物。
等到家的时候,大伙都累的差不多脱力了,都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叶南飞。没办法
啊,领导真的不容易当啊。

  到家时很晚,都放濑了,谁也顾不得形象,简单洗了洗,躺炕上就进入了深
度睡眠,叶南飞也很累,不过还坚持得住,把肉都暂时挂在亭子里,用烟先熏着,
怕招了苍蝇。第二天,大伙一起动手,把肉分了,师父家一份,其他人各一份,
剩下的,大伙大吃一顿,没吃了的,做成腊肉。

  一次轰轰烈烈的打猎活动算是告一段落。生活又在平淡和琐碎种继续着。练
功,帮师父家干活,打打猎,扑扑鱼,几个家伙时而就来了,上山采山货,但是
平淡的生活中还是有一些事可以说一说的。

  第一个;学会了熟皮子,是跟师父学的,其实很简单,在没有任何化工原料
的情况下,就用草木灰,浸泡一段时间以后,在用钝刀子不断的刮,刮是目的是
去掉皮子表层的油脂和结蹄组织,同时让皮子的细胞间的距离拉开,说白了就是
更软乎。

  之后把草木灰洗干净,阴干,干到7,8成,如果有机油,凡士林等油脂,
可以在皮子上涂抹一层,然后叠起来,放一顿时间,在展开晾干。这皮子熟的就
差不多了。当然这里说的是带毛的皮子,如果要熟成皮革,也不是不可以,那需
要把皮子泡烂,另外手头也没有牛皮这些大型动物的皮子。所以以熟皮毛为主 .

  这种古老的熟皮子方法,虽然没有化工鞣制的光鲜亮丽,但重在自然,环保,
浸泡完皮子的草木灰水,当肥料一点问题都没有,没有任何污染。缺点,除了美
观度差一点,还有就是容易遇水变板结。

  手头存那点皮子,都给熟了,和李永霞合计着冬天做几件毛皮坎肩。还有一
个事,学会酿葡萄酒了,其实也不难。说白了,并不是人在酿,而是大自然在酿
酒,人只要给提供个环境就可以,不需要你做别的。

  先把采回来的山葡萄,都摘成葡萄粒,放小缸里,放一层就撒点酒曲子,然
后一天搅拌个几次,一个月以后,葡萄汁可都出来了。已经有酒的香味,把汁在
捞出来,放准备好的小坛子里,这下要密封保管,再放差不多一个月,这酒可就
能喝了,有点酸,有点甜,酒香也挺浓郁,喝着感觉劲不大,其实很大,特别喝
不少,没觉乎着怎么地,但出门一见风,妥了,立马倒了,这酒应该叫出门倒 .

  如果这种工艺,在创立一个「出门倒」的牌子,在现在应该很受欢迎,可惜
这么大的中国,竟然还都是用香精和色素勾兑的葡萄酒。

  还有大量的野果,比如山梨,山丁子,臭李子,圆枣子,根本就吃不过来,
叶南飞也想酿成酒,不过没成功。师父出主意可以做成果醋,不知道咋样。试了
几次也不理想,其实酿醋和酿酒差不多,而且酿醋之前就是一个酿酒的过程,要
想成为醋,后面的发酵要么加醋曲,要么控制好温度,可惜这两样都不好弄。

  这个夏天还不得不提的,就是他们新爱爱方式,方法的探索和尝试,当然是
以叶南飞为革命先驱的带领下完成的。其实就是他三人那新玩法被发现了。事情
是发生在打猎回来的第二天,大家收拾完猪肉,就都想去洗个澡,毕竟两天两夜
的行军打猎,很累,身上也很脏。洗个澡不但可以去掉灰尘,也可以洗掉些疲劳,
让人身心放松,清爽一下。

  几个人的亲密关系,已经维持很久,早就进入常态,亲密起来也很自然。本
来平时洗澡,大伙已经习惯了一起不太避讳,她俩还是穿着背心和裤衩洗,那时
候裤衩可没现在这么性感,都是那种花布自己缝制的大裤衩,几个男生也都穿着
裤衩,毕竟亚当和夏娃时代,都知道把私处遮起来么。

  但穿着那大裤衩洗澡真的很不舒适,何况女生还得穿着背心,叶南飞就让她
俩上上游,愿咋洗就咋洗,两天的辛劳,还不行彻底放松一下。其实她俩这湿背
心和裤衩都紧贴在身上,若隐若现的,正是那少女出浴,性感无比。当然在那俩
麻杆和胖墩身材的衬托下。叶南飞的身材堪称完美。

  秀气的脸庞,因为没办法理发,有点长的头发披着,而身上的肌肉块轮廓已
经很明显,力量与秀气的反差让人感觉格外的美,是一种力量与温柔着两个矛盾
的东西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给人的刺激格外强烈。李永霞临走还回头给他嫣
然一笑,那真是百媚生,而李永红其实根本就不爱走,但是没办法,要说大白天
的男女这么赤裸裸的相对,还是挺让人羞愧的。

  叶南飞也是怕在和她俩待下去,下面小弟弟会更峥嵘,自己也会更难堪。但
人虽分开了,可这心里反而更忐忑了,要不说距离产生美,这话有道理呢,这叶
南飞洗的就心不在焉。那三小子到没心没肺的,哪里是洗澡,分明是玩。

  洗的差不多了,叶南飞终于有点按捺不住,跟他们几个招呼一声,说上厕所,
就钻进了河边的林子。要不说心有灵犀呢,叶南飞像有内心指引似的,往上游走,
果然,看见了李永霞也进了林子,两对火辣辣的眼睛碰到了一起,虽然都是俩人
预想中应该的,但是又很意外,很惊喜。

  俩人迫不及待的相拥在了一起,吻的热切而激情。当俩人必然要进一步的时
候,叶南飞并没有被浴火烧昏头脑,他想起那天树林里的激情,每每回想起来都
欲罢不能。

  叶南飞只穿了条裤衩,而李永霞还是穿着那背心和裤衩,只不过已经拧干了,
叶南飞掀起背心,嘴巴就允上去,这又给了李永霞一个新喜,叶南飞的动作很温
柔,力度把握的很好,而少女的咪咪也正是最坚挺,有弹力,也最敏感。

  接着叶南飞慢慢蹲下身,开始往下吻。双手顺便就脱下了她的裤衩,阵阵酥
痒的感觉不断袭来,让她有点无所适从,又欲罢不能,叶南飞吻过了小肚腩,唇
已经接触到了那神秘地带。而李永霞又品尝到了突破禁忌又很刺激的感觉,身体
都跟着颤抖起来。那花瓣因为兴奋而有如绽开,叶南飞贪婪的啯弄,吸允着。

  随着叶南飞的手法越来越繁多,她的身体简直不是颤抖了,有点接近痉挛,
身体瘫软,虽然有叶南飞双手抓着弹力的小臀部,但也站不住,不得不靠在了身
后的树干上。反应这么激烈,明显是要高潮了。叶南飞不得不站起来把她搂在怀
中,正在俩人沉迷在快感中时,叶南飞突然感觉周围有动静。

  回头一看,是那三小子在偷看,看叶南飞发现了,稀里哗啦的都跑了。估计
看的人不比做的少刺激。因为后来他们纷纷效仿,并乐此不疲。这算新发明,新
技术的传播吧,是文明的扩散。李永霞之所以一辈子对叶南飞无法忘怀,估计也
是叶南飞给她的惊喜太多,太深刻了,以至于没有人能代替得了他。

  最令叶南飞吃惊的是另一件事,那就是李永霞和尹令伊成为好朋友了。有没
有搞错呢?事情是这样的。秋收来了以后,偶尔李永霞来了就看不到叶南飞,因
为叶南飞帮师傅收地去了,有一次李永霞忍不住就顺着路去找他。当时是和李志
国一起来的。

  本来叶南飞是很打怵她俩见面的,和尹令伊冷战这么久,不就因为看见李永
霞给叶南飞察汗了么,这要是再见面,形势会不会更恶化,不好说啊。李永霞别
的本事不知道有没有,但是找叶南飞那是一找一个准。当初孤身一人,在大林子
里都让她找到了,何况现在。本来叶南飞有点怪李永霞突然出现,但又舍不得呵
斥,特别当着好几个人的面。

  可人家李永霞根本没理他,而是直接和师父打招呼,然后伸手就干活。活干
的麻利啊,比叶南飞强多了。而且嘴甜,没一会就把师父哄得笑声不断,接着就
开始接近尹令伊,不知道是因为尹令伊孤独太久,还是故意报复叶南飞,不怎么
的对李永霞伸出的橄榄枝很是欢迎。俩人像多年失散的姐妹似的,聊的不亦乐乎。

  反而俩人对叶南飞的态度难得的一致,都不搭理他。后来叶南飞不得不佩服
李永霞这种处事和解决矛盾的办法,真是非常管用,效果奇佳。叶南飞当然不希
望尹令伊一直这个状态,但是自己又不敢打破这个状态,而李永霞这么做正好打
破了叶南飞的纠结和尴尬。更重要的是让尹令伊能快乐起来,不然她自己真的太
孤单寂寞了。

  平静的生活,琐碎而甜蜜的就这么过着,而尹令伊和李永霞的和解,给她带
来了一帮子朋友,当然除了叶南飞,她还是不理。本来一切都很顺心了,但是突
然有件事打破了这宁静,那就是以前李永霞她们提过的,村里每到秋收完事,都
有一次神秘的祭祀。

  (未完待续)男主即将进入另一场传奇。

[ 本帖最后由 微嗔 于 2017-1-16 08:2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