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12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3286

              第三十三章  会玩的人

  森林小木屋虽然没有如叶南飞预期的那样,是师父和尹令伊来一起住,但效
果是一样的,那就是越来越温馨,叶南飞很满足的同时,同样对几个小伙伴的吸
引力也与日俱增。什么原因呢?其实很简单,用粗话来讲,一个男人主要思考的
两件事,一个吃,一个日,在小木屋都解决了,你说这地方能不吸引人么?

  这样说对李永霞姐俩有些不尊重,其实道理是一样的,这两样对女的也同样
管用。这是比较层次浅的,更深的是啥呢?那就是玩,和情谊。玩,说的还是粗
了点,文雅点,那就是精神追求,情谊是情感需求,这两样都是,人在温饱解决
后,还能愉悦身心的东西。

  吃呢,不用说,鱼管够,肉不断,这在林子外是什么生活水准?估计局长县
长的都未必达到这副食水准,就算他们有特权,有钱,但是东西未必有。日,不
用说,几个人已经走在了人类的最前沿,那就是提前进入多夫多妻制,而且还能
和谐相处,这是给全人类打了个样。为人类指明了方向。

  这两样虽然能吸引人,但是吸引力还是不够大,最让这个小团体着迷的,还
是玩,当然核心人物是叶南飞,他总是有一些奇思妙想,让大伙充满憧憬,跟着
忙活的又乐此不疲。做弓箭其实就是很辛苦,很枯燥的活,但是大伙干的有来到
趣的。累的满头大汗,也没谁叨咕累,或者没意思,等做完了,又得练射箭和力
量,不然不是拉不动就是射不准,这哥三瘦的瘦,胖的胖。

  那姐俩就是偶尔客串,根本没当回事。要是按现在教学来看,这锻炼和学习,
就没有愉快轻松的,必须吃的辛苦,苦练,反正是和苦分不开,你要是没觉得苦,
那你肯定没下功夫,肯定学不好。可是看看这哥三,就没看出他三是在吃苦,看
着就是玩呢。而且玩的效果要比吃苦出来的效果好得多。

  其实无形中他们走对了路子,学习无外乎是兴趣引导,孔夫子不都说过么,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还有短期有及时反
馈,长期的有美好愿景预期。兴趣,不用说,他们都对练功和射箭有兴趣,原因
是看过叶南飞玩的太牛叉。

  而且本身射箭这活动也很好玩,那就是及时反馈,学习如果没有及时得到回
馈,你就会慢慢失去动力和兴趣,比如游戏人人爱玩,就是抓住这心理,你做出
的努力都会得到回馈和结果,所以你的动力越来越强烈。

  射箭不就是么,你射出的箭,你努力后,就会射的又有力,又准确。长期远
景么,那就是,自己也要浑身都是肌肉块,拉弓能射中猎物,太拉风了。因为他
们眼瞧着霞姐和红妹。就是喜欢这型的么,比如叶南飞。女性的期许,也会塑造
男性。

  无形当中,他们找准了学习方法,想学不好都难啊。接着叶南飞组织了几次
小型的打猎活动,目标野鸡,兔子,弓箭基本用不上,因为目标太小也移动太快。
还是以下套为主。但也不是没有锻炼作用,那就是无形中对他们组织,协调配合,
是一种锻炼,相当于演习。

  小胖子费阡:「飞哥,咱们啥时候能去打狍子野猪啥地?」

  张默:「哎呀呀,你瞅瞅你这一天天滴,鼻涕拉下,毛楞三光地,还打野猪
捏,你自己别被打喽。」

  胖子:「张猴子,你别嘚瑟啊,一天不埋汰我你特么不得劲是不?霞姐,你
看猴子又嘚瑟。」

  霞姐确实说话了,其实这个小群体里,叶南飞更多做的是提供想法和具体咋
干,主持公道和分配任务反而是李永霞的事,其实算是群体里的老大,但这老大
又唯叶南飞马首是瞻。没办法,叶南飞既不喜欢张罗事,又缺少做老大那种气势。

  李永霞:「张默,你老欺负小胖干哈?」

  张默一吐舌头,不敢之声了,不过冲着胖子做了个鬼脸,小声说:「就会叫
霞姐,看你啥时候断奶啊。」把小胖子气的只翻眼睛。

  没办法,这小胖子除了对吃有掌控力,对其他事,基本控制不了。比如张默
说他鼻涕拉下,其实在认识这几个人的时候,都不算利索。内个年代都差不多,
条件不好,能吃上饭就不错了,谁还顾得上打扮啊。再说了,那时候是我穷我光
荣,我丑我革命的审美观。你整的太干净利索,容易被认为脱离革命群众,或者
不正经之类的。

  这俩女生还可以,那三哥们,前面介绍过,胖子就是胖了点,但是张默和李
志国是很帅的,那是指他们的五官和身材,要说这穿着打扮,可以用惨不忍睹来
形容的。那真是鞋儿破,衣服破,裤子吊腿的吊腿,衣服抽吧的抽吧,小胖的袖
子还不知道是擦嘴还是擦鼻涕擦的,已经发亮。脸也不知道天天洗不洗啊,头发
灰锵锵的,支楞巴翘的,都擀毡了。

  这要是扔城里,那就是丐帮妥妥的。和叶南飞接触以后,先改变的是那姐俩,
不然你和叶南飞站一块,会自惭形秽的,人家一男生,收拾的那么干净利索,你
女的还不勤快点?再说了,这动力不是主要在想,给叶南飞留下美好印象么。

  叶南飞虽然也没啥奢侈的衣服,但是干净整洁,头发比他们三个还长,但是
他总洗,牙齿洁白的,笑容是阳光的。这就感染了别人,再说你干净埋汰不说,
就这状态,他们身上肯定都有虱子。这叶南飞不能不管,所以没少催促他们洗头,
洗澡,勤换衣服。

  其实不是不换,是没有的换,像小胖连内衣都没有,光着屁股直接穿裤子或
者棉裤,其实很遭罪的。叶南飞当然有办法,那就是像供销社伸手,但是不能可
一家来,在中心社拿一些,在大队供销社在拿一些,让他们没感觉丢,发现少了
那么几件也以为是帐算错了。

  在叶南飞的督促和伙伴们的攀比之下,很快就有了改观。一个个干净利落的
往哪一站,女俊男帅啊,就这小胖的鼻涕问题还要大伙总督促。要论各项指标,
李志国和张默可是比叶南飞要帅,叶南飞那只能叫秀气。李志国是阳刚之美,而
张默大眼睛有灵力之美。

  叶南飞:「想打狍子和野猪,也不是啥不可能的事,以前我自己都打过,关
键你们还得抓紧练啊,进大林子,追狍子群和野猪,那说不上几天,也说不上遇
上啥野兽。没点真本事,进去是要出事的,我那次就差点被狼给分吧了。还有啊,
我觉着,要是打猎,你们还缺点东西。」

  胖子:「啥呀?」张默:「你瞅你,傻了吧唧的,还老问,飞哥肯定说是咱
们都缺刀。」叶南飞冲着张默竖了下大拇指,张默得意的:「嘿嘿」。胖子则很
不屑的:「谁稀罕。」

  叶南飞:「你们知道那次和狼群打,是啥救了我不?」李志国一般不咋爱说
话但是也出声了:「肯定是弓箭吧?要不好几条啊,那咋打啊?」

  叶南飞把三把刀都拽了出来,其实这几把刀,他们没少把玩,稀罕的不得了,
可惜只能玩玩,总归不是自己的。叶南飞:「当时弓箭只射死了一条,其他的就
扑上来了,最后还是这几把刀救了我,还有就是大黑帮我对付一条。」这时又想
起了大黑,看了看在身边耍贱的小黑,明显不如大黑懂事。

  张默舔着脸上来:「哎呀,嘿嘿,飞哥,那正好给俺们也一人配上三把刀呗?」

  叶南飞:「那你们就没谁家有刀么?」几个人都把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似的。
小胖:「镰刀和菜刀算不算?」

  李志国:「俺爹说,内年大炼钢铁是啥玩应,家里锅都交上去了,铁丝头都
上交,哪还有刀啊。」

  李永霞:「可不咋的,后来都去队里吃大食堂,家里啥都不用有了,到时候
去吃饭就行。这几年才在家里吃饭,管咋的还有菜刀了。」

  叶南飞很无奈的笑了笑,这真是个神奇的年代:「嗯,我寻思你们也够呛能
整着。实在不行,咱们自己打几把刀,咋样?」叶南飞总是能打破他们的想象,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弓箭要说自己做,还搭点边,这打刀,也太高精尖
一点了吧,这在农村,当时算高科技范畴了,铁匠炉能打就不错了,个人能打那
玩应?

  叶南飞把那把牛耳尖刀给他们看:「这把刀就是我爸自己做的,是用切纸刀
做的,相当锋利了。咱们整不着切纸刀的,不过,据说轴承,或者拖拉机那个履
带内个穿销,那根钢棍的钢都是打刀的好钢。」

  小胖:「那,上哪整去啊?」叶南飞:「这事不能急,工具和材料都得慢慢
收集,再说还得在院子里建个炉子,不然你咋打刀?这个慢慢在研究,咱们先去
起套吧,看看套着没。」

  这片林子,只要出手,基本没有空手的时候,套着两只兔子和一只野鸡。半
路叶南飞又射了一只飞龙,用弹弓打了两只山雀。时间已经是中午都过了,来不
及回家做饭,直接在外面野炊。飞龙炖汤,其他的都烤着吃。这种吃法,格外提
升气氛和食欲。大伙是大快朵颐。因为煮汤的饭盒太小(当然是针对人数来说),
烫根本不够喝,只能不断添汤。这真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怎是一个痛快了得。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12 23:0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