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步 发表于 2017-01-11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鸣步
2017年/1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引子

  周末晚上十点,妻子刚给两岁的女儿薇薇讲完故事,就去卫生间洗澡了。女
儿听完故事,就闭上眼睛乖乖的睡着,嘴角还挂着微笑,大概梦中也是美丽温馨
的童话故事。而我早都洗过了,只穿着睡衣裤躺在女儿身边。女儿还小,而且我
们的房子也小,到现在了还是三个人挤一张大床。三年后换一间市区的大房子,
这是妻子对我俩规定的任务。那时薇薇就能有单间,而且也能上一所重点小学。

  「哗哗哗」,卫生间传来妻子的洗澡的声音,同时还隐隐约约的听到她在哼
歌。妻子名叫姜卉,我在医科院研究生快毕业时认识的她,谈了一年多便住在一
起,中间闹过一次分手,但最终还是在第三年走进婚姻。结婚后很快妻子就有了
身孕,然后有了女儿薇薇。

  妻子今天的心情不错,是因为晚饭的时候我告诉她一件好消息,我创业的合
作伙伴,也是我的师弟王杰下午打来电话说,我们的公司要有大老板来收购了,
也就是说我们的企业有救,而且价格不菲,我的专利可以变现了。这几年创业浮
浮沉沉,没有赚到钱,反而还把结婚前的那些家底赔了进去。要不是妻子在证券
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结婚时买的这间小房子也得断供。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妻
子的时候,她立马雀跃起来,然后又一脸凝重的说,专利咱们不能一次性卖了,
咱们三年后能换房就行了,现在咱们应该入技术股,让你的专利变成会下蛋的母
鸡,那样才对得起你的成果。我立刻同意了她的说法,然后两个人一起雀跃起来,
像两个孩子。当即惹得薇薇也咯咯咯的笑个不停,一家三口充满了其乐融融的气
氛。

  我还在数女儿长长的睫毛,突然门一响,妻子进了卧室。妻子湿漉漉的头发
披在肩上,让只穿了内衣和乳罩,我的下身突然发紧。这是妻子发出的求爱信号,
她是个矜持的知识女性,从来也不会主动在性上对我有要求。如果她想了,一般
就会在特定的时间洗好澡,然后故意穿内衣裤在我面前晃。我从来没有戳破过她
的这点小心思,每次都很配合的兽性大发把她摁在床上。不过,自从薇薇出生以
后,我俩的绝大多数心思都在孩子身上,她很少会有需要,我由于创业艰难心情
压抑,性事上也不大热心。今天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俩心照不宣的早早哄好了女
儿,都想在床上大战一番,以庆祝这难得的机遇。

  我翻身下床一个健步便抱住妻子,嘴唇在她的脖子和耳朵上乱亲,双手穿过
内裤直接扣在了她的大屁股上。妻子的胸只是盈盈一握,但屁股却天生饱满,我
最喜欢抓的就是她的屁股。

  「许赫,别别……」妻子说。

  「怎么啦,薇薇睡着啦。」我一边说一边揉搓大屁股,揉搓的妻子开始贴着
我扭动起来。

  「哎呀不是,」妻子说,「我今天……」

  妻子还没说完,我明白了,我的一只手在挫动她屁股的时候突然碰到了卫生
巾。我立刻泄了气。手上嘴上的动作全停了。

  妻子看我失望,噗嗤一笑。她的小手隔着睡衣抚摸了我的肉棒,低下眼帘柔
声说,「我今晚吃它好不好?」

  妻子的口技非常生涩。一年同居,三年婚姻,口交的次数一只手数的过来。
她老是嫌我的肉棒长得凶,然后兴奋起来爱流粘液,味道怪怪的。所以一般情况
下我怎么央求她她也是不肯的。况且她是知识女性,思想独立,经济其实也能独
立,加上性格中本来就有点公主病。所以在房事上一直都很保守。在我的记忆中,
她很少会对我的身体主动的关注、爱抚或者挑逗,一般就是等着我在她身上攻城
略地。或许是因为妻子在遇到我的时候还是处女,妻子还没有得到充分开发。

  我一边稀里糊涂的想着,一边享受妻子的生涩的吞吐肉棒。

  「舒服吗?要不要我慢一点?」妻子突然吐出肉棒问我。

  「亲亲蛋蛋吧,」我说。

  「不亲!全是毛。」妻子说。

  「还没你毛多呢。」我说。

  「讨厌!」妻子有点愠怒了。「你到底还要不要了?」

  妻子还是改不了矜持。我撇撇嘴,失望的说:」好吧,再慢点,想让你多亲
一会,含着就好。」

  我的肉棒又回到了一团温暖中。五分钟后,尽管妻子的口交毫无技巧,我还
是满足地发射在卫生纸里。转眼看一眼女儿,正睡得香甜,浑然不知床另一侧的
父母刚才的淫靡一刻。我和妻子,则收拾好一团杂乱,怀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相
拥入眠,同样浑然不知明天发生的事情将彻底颠覆我们的生活。

              第一章 天旋地转

  十年之后我志得意满,成为人人羡慕的成功人士。夫贵妻荣,高贵优雅,女
儿好像可爱的小公主一般,我们三人仿佛在云端里面生活……

  为什么我总觉得头时时有钝痛,为什么好像眼前的一切那么逼真但又觉缥缈?
头痛越来越重,膝关节肘关节也时时隐隐作痛,耳旁好像时时有车辆刹车的声音
和撞击的巨响?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好奇怪。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努力睁开眼睛
……我醒了。

  醒来的我置身在一个优雅的单间内,身旁站满了人,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让我
局促。

  一个中年女声略带兴奋说道:「我说能救过来就是能救过来。你们最好不要
这么多人站在这里,会妨碍病人休息。」

  我的眼睛转动一周,我终于认出了我是在医院。头和腿在隐隐作痛,视线却
逐渐清晰。我的病床围了一圈人,一位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大夫,一位三十多岁的
妇人,气质不错。还有2位年轻人,1男1女。女孩子很漂亮,西装筒裙黑丝,
标准的OL打扮。这位女孩子好像在那里见过,其他人都是完全陌生。

  我一大早和王杰两个人去东升集团,和本地巨商曹先生谈收购的事情。为什
么我现在会在这里?对了,谈完后曹先生提议要去我们现在的开发基地看一看,
我们一齐坐车去郊外我的实验室。刚出城,坐在后排的我只听一声凄厉的刹车声
伴随着另一声撞击的巨响,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侧面袭
来,我的身体和车一起飞了出去,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看现在情形,我应该是被抢救过来了。我的头绑着纱布,左臂也打着石膏。
我受了重伤,但是被救活了。可是,我旁边的人是怎么回事,我老婆去哪了呢?
我女儿呢,还有我妈知道我重伤的事吗?她年龄大了,这事必须瞒住!姜卉一向
不太懂人情世故,她会不会冷不丁就直接打电话给我妈了呢?我越想越着急,一
句话脱口而出:「我老婆去哪了?」

  话已出口,我和床边的几个人全是一愣。我的嗓音怎么变浑厚了呢?

  妇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东升,你别吓我!我是你老婆啊,你怎么了,你
不认识我了吗?」妇人这一哭,旁边的人也开始哥,曹总的乱叫。我更楞了,什
么乱七八糟的。我老婆是姜卉,你乱认什么老公?而且我叫许赫,虽然创业这几
年也有人叫许总,但手下就王杰一个兵,也就是谈生意的时候别人给个面子而已。
东升是谁?

  「你们走错病房了,」我平静的说。「我老婆应该就在附近,她叫姜卉,麻
烦叫进来一下。」

  床边的几个人的表情更加惊愕。那妇人惊得停止了哭泣,年轻女孩也瞪大了
眼睛。床边的一个身穿夹克年轻小伙子往前走了一步:「大哥,你别吓我姐,你
这次伤的重,你再好好想想,你看看我们是谁,你看看我姐,我看看我,我是苏
涛啊。你不会……失忆了吧?」

  一听到失忆,妇人又开始抽泣。女孩的眼泪也流下来了。搞得我莫名其妙。
我突然想起来那天去东升集团谈生意的时候女孩一直跟着曹先生。而曹先生本名
就是曹东升。原来他们把我当成曹先生了。

  「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走错病房了,曹总如果受伤了麻烦你们去别处找
他!」我有点不耐烦了。

  一个穿西装的小伙子拉了一把那妇人,「姐,咱们得转院了,姐夫可能伤到
脑子了。」

  妇人一听立刻更加激动起来,站过来抱着我肩膀,摇晃着说,「东升,你再
好好看看,你真的记不起来吗?你再好好看看!呜呜……」

  面对这帮陷入疯狂的人,我有点不想理他们了。但是胳膊的剧痛又让我不得
不理。我好气有好笑,只好说,「我不到三十的小伙,你们能认成大叔?你们别
开玩笑了……」

  我立刻被放下了。几个人静了下来,面面相觑。我一看一言奏效,又说:
「你们认错人了,帮个忙扶我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几个人连忙过来将我扶下床。还好,头部和胳膊伤了,腿还好。大难不死,
不知道姓曹的伤的怎么样,谈好的事还会不会再推进。我慢慢向前走,才注意到
是刚才那个少妇扶着我,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和她一齐进了洗手间,她随手带
上了门。

  我大窘,「你干嘛,你怎么跟进来了?我要解个手!」

  「东升,你别逞强了。你看看你的胳膊伤成什么样?」

  我看了看我被石膏固定的胳膊,一迟疑间,妇人的手熟练地解开腰带,然后
往下一拽。我的下体暴露在了一个陌生女人面前。我的脸顿时红到耳根。

  「你干什么!」我又惊又怒。这妇人看起来干练优雅,怎么神经有问题?姜
卉可能就在外面!我下意识的环视了以下四周。

  天哪!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卫生间的洗手池上面清清楚楚的照出了我的模
样。只是我没有办法相信那个我是真实存在的我。因为镜子里的我,分明是曹先
生,我车祸之前刚认识的、和我谈生意的曹先生。我变成了曹东升!我的脸变成
了曹东升的脸。镜子里的我,不再是一个不到三十的瘦小伙,是一个健壮的中年
人,我的身高比以前也变矮了,原先一米七五现在最多一米七。

  我呆呆的站在镜子前面,下体在那里晃荡显得可笑,后面满面泪痕的妇人在
呆呆的看着我。突然头部一阵剧痛传来,一时天旋地转,我又一次人事不知了
……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11 23:1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