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11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3853

            第三十二章  是否沉沦

  叶南飞送走他们以后,自己偷摸去了一趟大队卫生所,补充了些药品,但主
要是找安全套,今天一下午足以让他心惊胆战,虽然他在最后爆发的时候,尽量
强迫自己体外,但是这个也不够安全,再说还有那三小子呢。他们那里知道这里
面的厉害。所以,这安全套是必须预备好,有备才能无患么。可能也有一些看官
会质疑,那时候有这东西么?

  这个时候是啥时候呢,已经是运动的后期,而且当时不知道是上面已经意识
到了这个问题,还是已经意识到个人会有一些这个需要,比如不想生那么多孩子。
所以卫生院,卫生所,乃至赤脚医生,开始提供这种服务了。这应该是一种进步。

  还有一个看官们肯定质疑的地方,应该是,这几个孩子怕是完蛋了,这辈子
毁了,堕落是肯定的了,大多数看官都应该是这个感受吧。为什么呢?因为我们
这个民族自从宋明理学以来,对性这个问题就讳莫如深,视之为洪水猛兽。就是
现代社会也都极力避免,自己孩子早恋之类的,一旦发现,那家长大多是崩溃了
的感觉,认为这孩子怕是没救了。

  其实宋明理学,自有他们那个时代的背景咱不谈。对于当代人来说,越来越
开放,越来越敢面对才是潮流,性这东西呢,是属于本性,本能的东西,人作为
动物来讲,本能的东西已经剩下不多了。大人之所以讳莫如深,应该是他们觉得
这玩应太有吸引力,太有诱惑力,孩子小怕控制不住,沉沦进去不能自拔,然后
耽误什么正业。

  你把您孩子扣在温室里啥也不让知道,那他可能就会不在意这些事,但是一
旦他知道,但是又被压抑着不让看不让碰不让想,那后果肯定适得其反,那要是
放开了会怎样呢?叶南飞这几个小家伙就是被放开了,看看他们咋样。

  开始一段时间呢,确实是非常的迷恋,缠绵,相当于度蜜月么,总有个新鲜
阶段。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乱,对于叶南飞还是不适应,他总感觉这事应该是俩
人在私密环境下,享受的,这你一屋子五六个人,太淫乱的感觉了。而且自己做
的时候,边上总有人围观,这感觉真不好,不过没办法。

  人家几个原来就是这么做的,你说你进来就想改变?咋改变?霸占李永霞,
还是俩妹子你都霸占?那三哥们虽然可能不敢明面上说啥,但是心里会咋想?再
说,俩妹子愿不愿意呢?你要和一个固定在一起了,那另一个肯定不愿意。对于
这个群体,叶南飞属于一个外来者,而外来者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接受人家的文化,
这样才能融入到人家的圈子里。就像美帝似的,你再多的移民去了,你都会成为
美国人,而不是你的文化改变了美帝文化。

  第二天,姐弟几个果然早早的就来了,一个个小脸冻的红扑扑的,叶南飞赶
紧让他们进屋上炕暖和暖和,经过昨天的事,大伙感觉都有点怪,也可能只是叶
南飞个人感受,不过大伙都跑到炕上暖和的时候,氛围又开始淫靡了,大伙都有
点渴望,但是谁也不好意思往哪上提,昨天是因为,喝了酒,然后躺在那气氛也
够了。

  叶南飞心里更是隐隐的一股冲动,看这几个家伙都跑炕上,趴着或者躺着了,
自己站在屋地有点怪,也跟着在炕头躺下,真好挨着李永霞,其实俩人早就有些
按捺不住了,要是没有别人,早就抱一起去了。此时只能四目相对,里面全是爱
恋和浴火,不知不觉的俩人脑袋有移到了一块,双唇饥渴的吻在了一起,那三小
子一看,张默:「小红,咱俩也亲一下。」李永红:「我才不让你亲呢。」

  叶南飞贴着李永霞耳朵:「先侍候一下那几个小子吧,要不咱俩也消停不了。
不过这次做要用这个。「叶南飞把安全套拿了出来,交给她怎么用。李永霞:」
用这个干啥?」叶南飞:「男女在一起做这事,要带这个的,不然就怀小孩了。」
李永霞:「啊,,,,那俺和你做,不用这个,俺想怀你的孩子。」叶南飞:
「傻丫头,没结婚就怀孩子,还不得让人家骂死啊?听话,先去吧。」

  李永霞有点不舍的去了炕梢,李永红这空过来了,叶南飞亲了她一会:「你
先和志国或者张默,我第二个好不?」然后也教了她安全套的用法。炕梢小胖先
和李永霞做上了,窗帘还拉着,屋里光线有点暗,挺适合激情暧昧。跟着张默和
李永红在炕中间也开始了。李志国在炕梢耐心的等小胖。今天虽然是第二天,但
是他发现,李志国很依恋他姐,很少去找李永红,有机会就缠着李永霞。叶南飞
对眼前的一切还是有点恍然,怀疑真实性。

  可能这就是童真吧,别看这几个都挺大了,但因为乡村的封闭,他们并没有
受到什么伦理和传统的教唆,所以并不认为眼前这么做有啥不对,但在叶南飞曾
经待过的那个世界里,很少这样的,这是淫乱,放荡,敢参与的女性肯定被定义
为下贱,淫贱。而且男女之间互相的占有欲也导致出现不了这状况,你是我的,
只能我碰。而眼前的他们是那么自然,虽然会有些不好意思,但没觉得自己的行
为有啥可恶,李永霞应该很喜欢自己,但和那三小子做爱,她没感觉对不起自己,
很奇怪,看来道德和伦理是人类后规定,认可的,并不是与生俱来的。

  张默和胖子完事,叶南飞告诉他们把套子洗干净晾干,下次还能用。李永红
像小猫似的钻进他怀里,可能是叶南飞没有妹妹的事,对李永红不怎么就有那种
疼爱心理,看见她就想呵护她。李永红更是享受他的亲吻,昨天刚享受到高潮那
欲仙欲死的感觉,这会早就迫不及待了。叶南飞还是尽量缓缓进入。虽然她的小
穴不够深邃,但百转回肠,别是一番滋味,李永红的承受能力是超出他预期的,
早已进入状态,嘴里呢喃着:「飞哥,,,,,,,飞哥。」

  他尝试着加快速度,并且插的深一些,每下都撞击到花心:「小红,这样能
行不?撞到里面疼不?」李永红:「行,,,飞哥,快,行,啊,,,,。」最
后他深吻着她,下面在最深处爆发。不过稍作休息,李永红从余韵中缓过来后,
第一反应:「飞哥,带套不好。」

  等他们都完事,出去玩的玩,干活的干活,就剩李永霞他俩在屋里,她的第
一个反应也是:「南飞哥,俺不想带套,不得劲。」叶南飞心里话,坏菜了,昨
天就带套好了,这让她们尝过不戴套的,戴套反而难接受了。叶南飞:「那正好
他们不在屋,咱俩先不戴套,等要射的时候在戴行不?」李永霞:「南飞哥,你
们咋射那玩应啊?看着好恶心啊。"

  俩人都刚做完,并不急着进入正戏,而是更喜欢在一起缠绵,他最喜欢她那
有型的鼻子,深邃的眼镜,亲起来没个够。在俩人正式进入正戏的时候,李永霞
才体验到二次战的好处,不但不急,而且时间长,可以慢慢品味。叶南飞多年的
自摸也摸索出一点经验,可以来一阵快的,在来一段舒缓的,让李永霞舒服的娇
喘练练,爽声不断,弄得叶南飞不得不时而吻住她,免得叫的太大声。

  接下来几天都差不多,来了就找机会大伙嗨皮一下,然后在去干别的,但这
也算是很勤了,叶南飞每天都必须两次,因为姐俩都找他,这姐俩每人至少两次
到三次。没办法,都年轻,正是荷尔蒙喷发的年纪,精力充沛,欲望强烈,但这
也是个阶段。

  苹果整天在桌子上摆着,你就不会急着吃,只有缺了,你才会特别惦记吃。
性是一样的,几个人只要想做,就能做,也就不那么急切着做,或者非得一回做
多少次。

  啪啪之后,还有别的兴趣,比如做弓箭和打猎。每个爷们心里都有一个工匠
情结,每个爷们都梦想做个猎人,管是猎啥呢。食色性也,饭吃饱了,就不能再
吃了,同样爱做完了,就该干嘛干嘛去了,这样反而做别的事时候更专心了,不
然这荷尔蒙燃烧,还总得不到释放,那么心里总是惦记,总是歪歪。反而影响了
做别的事的专注度。

  做弓呢,工艺是叶南飞咨询了师父的。虽然没有牛角可用,但是用竹木搭配
效果也不错,工具是借师父的,还有就是去供销社借。叶南飞,根据自己牛角弓
的设计制作,改良了这因为材料限制的,复合弓制作,简单点说呢,就是制作部
件,然后组合,这个理念应该很前卫了,和现在工业品的模块化生产是一个思路。

  比如手机,就是各个厂家生产好的部件,一组装,就成了手机。其实不复杂,
弓本身也没多少零件,也不是弩,主要就是弓背的制作,那就中间的把手,算一
部分,然后两边的弓梢,中间部分,他们是去林子里找了一棵苗榆,这种木材比
榆木纹理更细腻,又具有榆木的韧性,颜色略带粉红,很是漂亮。

  光找回木料还不成,要烘干的,怎么做呢?几个人做了个简易的烘干炉,说
白了就是用盖房子用剩下的土坯,做了一个简易的小窑,然后把整根木料放进去
烘干。弓梢相对材料好找一些,竹坯子,他们回家去找,木料,盖房子剩下根拧
劲子木头,可用。

  整根拧劲子,用大斧子劈成若干块,在进一步细分,最后修理成几毫米厚的
薄板,很是费工夫,叶南飞充分发挥群体的力量,分工合作,劈的劈,刨的刨,
还有人收集鱼鳔,这是要熬胶的准备。这天,他们几个回家,本来叶南飞安排的
任务是收集牛筋,但是意外的收到一对山羊角。

  叶南飞拿着山羊角咨询了一下师父。师父给的意见是,一个弓上用一些,但
是这样就做不成反曲弓,不过也够用了。回来后,叶南飞费了挺大心思,目的就
是把这羊角划分成六等份,用在三把弓上。

  弓梢是以竹子为骨,两边分别用拧劲子和羊角,三层靠鱼鳔胶粘合,牛筋捆
绑。弹力韧劲很是可心,中间部分。最后设计成,手握的地方是一个握着的手型,
放箭的位置,做一个凹槽,以保证射箭的时候不出现偏差。

  苗榆做成的弓把,经过细细打磨,透着粉红的光亮,造型也很别致,整把弓,
就单从外观上来看,其实比叶南飞那反曲弓漂亮。不过几个人的力量要抓紧练习
了。

  弓做成以后,可就都跃跃欲试,要实践了,但叶南飞警告说要抓紧锻炼,力
量和精准度,换箭的速度。而这时候可距离过年不远了。在又一次送他们回家的
时候,看着那姐俩的恋恋不舍,看着哥三个因为亲手完成了一件作品的兴奋劲,
经历了这么些日子的相处,特别还有那种特殊的关系以后,叶南飞和他们已经有
了一种特别的感觉,隐隐的是否是一种家人的感觉?

[ 本帖最后由 微嗔 于 2017-1-12 08:1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