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10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1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3695

            第三十章 淫靡小木屋

  落雪之前终于是大体竣工,上窗户和门,是二叔和老爸特意来了一趟,这个
活要求的技术性比较高,房盖上的草也是二叔来了给栅上的,这个更是技术活。
房架上完以后,上面用细木杆铺满,并固定好,然后上面再抹上一层黄泥,干了
以后,就可以擅草了。

  屋内早在上棚之前,就开始烧炕,只要棚弄利索,就可以入住。期间叶南飞
也没少又去供销社顺东西,比如炕席,这个你自己不会弄。锅,还有一些生活小
物件,柜子是没啥办法,好在他自己东西也不多,厨房没有柜子,只能用木头在
墙上订一些隔断和小架子,放厨具。

  木屋落成的那天,大家都很兴奋,老爸还特意留住了一宿。第二天把师父也
请来了,二叔,老爸,师父,外加五个小伙伴,但是尹令伊还是没有来。木屋的
厨房也宽敞,里屋也宽敞,鱼,肉等食材都是头天预备好了。主厨是叶南飞和李
永霞。三位长辈在里屋唠嗑,其他人打下手。

  老爸和师父很对脾气,聊得很开心,都算性情中人吧。老爸看到叶南飞靠自
己的力量建了个木屋,然后还认了位师父,既高兴又欣慰。算是因祸得福吧,就
算这孩子不逃进这林子,在外面也是昏昏然的混日子,大家不都是那么过么,看
不到一点希望,不然就下乡了,而儿子在这林子里,反而感觉有点积极向上的感
觉,成熟的也很快。一个男人掌握多少技能不重要,因为技能可以随时学习的,
主要是一种成熟的态度,还有面对问题能想办法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才是重要的。

  木屋建好以后,那几位伙伴来的就更勤了。而木屋的落成,让叶南飞的生活
重新回归到练功,打猎,去师父家。尹令伊的态度没啥转变,叶南飞的心也越来
越凉了,感觉应该是不能原谅自己了。而和李永霞的关系却是不知不觉中升温着。
这算是李永霞的趁虚而入不?能不能算是叶南飞的移情别恋?

  练功是几个小伙伴共同的爱好,动力来自哪里呢?叶南飞的动力来自于师父
的督促,和一种习惯惯性。三个男孩,主要是想象叶南飞一样的拉风,梦想的动
力是源源不断的。俩女生的动力比较单一,那就是叶南飞干啥,她们就喜欢干啥。

  教功夫的时候,男生还是要从八极拳入门,而女生,直接从太极入门,因为
八极拳那种刚猛的拳法怎么看怎们不适合女生练,而太极本身就走的是阴柔的路
子,讲究以静制动,后发制人,很适合女性。并且对练的时候推手这种方式是必
须的,这方式他们都很喜欢的,叶南飞喜欢是正常的,难得的是,这姐俩也异常
喜欢。估计都喜欢那种揉来揉去的感觉,这身体的接触,谁也保不准有时候谁吃
谁的一下豆腐。

  也别说的都那么美好,比如练基本功还是有难度的,特别是李永霞,身体基
本都长成了,你在练习劈叉抻筋的,那就很不容易,很痛的,好在劈叉的时候大
多叶南飞跟着,陪着,这让痛苦减轻不少。练功打猎,这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了,
只不过在这些基本生活以外,突然又增加了新的内容,让叶南飞很难不血脉喷张。

  一晃又一个严冬来了。虽然尹令伊的冷脸让叶南飞尴尬,但也不能少了跟师
父的接触,反而来的更勤了,好像是为了证明,当初不是为了你尹令伊,而是真
的想跟师父学艺。来了呢,中午势必要在那吃饭,尹令伊到不拒绝给做饭吃,不
过饭端上来,放在他跟前的时候,难免脸子更难看一点,声音更大一点。让叶南
飞感觉很不好,而这个时候师父总是无奈的摇摇头。

  回来后,几个伙伴通常比较倒霉了,叶南飞更喜欢在实战中练习一些心得和
锻炼成果。虽然他控制着点到为止,但并没练到家么,几个小伙伴偶尔受伤是难
免的,所以一旦叶南飞说要对练,哥几个都是跟上刑场似的。叶南飞给的鼓励是,
想不挨打么?那就从挨打开始,你们可以攻击我啊,啥时候把我干到了,那就练
成了。

  这天几个人练完功,进屋歇歇在准备中午饭,进屋发现李永霞已经在准备了,
就一个菜,土豆蘑菇炖野鸡肉。费阡:「哎呀姐啊,就不能换换样啊,天天土豆
炖,炖土豆。」李永霞:「你别不知足啊,你家天天吃啥?这天天有肉的,你还
这那的,惯得你。」费阡一瞧大姐大发飙,一伸舌头跑里屋去了。叶南飞:「也
是哈,最近没咋打猎了,下午啊,啥也不干了,那几把弓想招做完啊,然后咱们
一起打猎去。」大伙一听,都兴奋的不得了,特别是李永红这神经质型的,乐的
直蹦。

  菜已经炖锅里去了。叶南飞:「咱们这一冬天呢,菜是少了点,明年,咱们
得种点菜储上,省着冬天没菜吃。」说着叶南飞带着几个人在院子里转悠,说这
明年这种啥,那应该种啥。李永霞:「要是青菜啊,就是白菜萝卜,土豆能放住,
其他菜都存不住,不过,不少菜可以淹,可以晒干」李永红:「嗯呐,俺妈年年
的就是晒豆角,茄子,还有黄瓜钱,冬天做菜可好吃了。」

  费阡:「老是菜,菜,菜的啥啊?多打点山货,啥都有了,有肉不吃,老惦
记吃菜。」张默:「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咋不吃死你,都胖成啥样了,还
吃肉,在怎么吃菜,也比你吃虫子好吃吧。」张默是没事总虐费阡,这俩人到一
块,没一会消停,就是拌嘴。费阡:「虫子再小,那也是肉啊,你懂个屁。」大
伙听着这俩货吵架都憋不住乐。

  叶南飞:「我也纳闷,你说这队里吃饱饭都是问题,小胖,咋就能给你吃这
么胖呢?」张默:「南飞哥,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他自达会走路,主要的活就是
吃,见啥吃啥,后来他妈没招了,用绳子把他嘴勒上了,跟内个马上嚼子似地,
艾玛乐死人了。」费阡则正用那杀人的眼神看着张默:「你他么在埋汰我,我,
我跟你绝交。」

  他们回到屋里,叶南飞拿出白菜和土豆,做了三个菜,醋溜白菜片,白菜片
炒土豆片和肉,土豆丝炒肉。白菜梆子掰下来,用菜刀拍两下,然后扁握刀,片
着切,这样切出来的白菜片才入味。一个炖菜,三个炒菜。叶南飞又把从师父家
拿来的存酒,拿出来,葡萄酒太甜,还没到时候,只能喝白的。几个家伙岁数不
大,硬装小大人。

  酒这东西你不服不行,喝完酒后,会出来一种氛围,它会让人的行为放大,
心理防线放到最低。总之是比干吃饭的气氛来的融洽而热烈。叶南飞还是比较关
心小胖为啥胖的问题,因为内个年代,胖子绝对是很罕见,很奢侈的。然后大伙
就开始说小胖的奇闻异事了,总之呢都是和吃有关。

  这孩子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怎么的,对吃这个问题上可以说是不择手段,而
且各种奇思妙想,可谓天才般的吃货。比如家里的口粮都是固定的,不能可了劲
的吃,他只能去广阔的大自然想办法,蝗虫,这种害虫,在小胖看来,那不是什
么害虫,是美味,可以烤着吃,据他说味道还不错。上树摸鸟蛋,下河摸鱼虾,
统统进肚,最奇妙的是吃鸟蛋。

  本以为他会烧烧,或者煮了吃,结果人家在鸟窝边上直接解决,鸟蛋上面钻
个空,下面钻个孔,然后用嘴一吸,立马就剩一蛋壳了,最损的是,他还把空蛋
壳放回鸟窝。有一次遭报应了,他爬梯子在房檐下摸家雀蛋,结果摸出一条蛇,
吓得他差点没从梯子上掉下来,为了报这一吓之仇,他把扔出的蛇又撵上,并活
活打死,之后烤了吃了。

  吃完饭后,大伙都躺在炕上舒服的直哼哼,外面是冰天雪地,屋里是小热炕
头,又刚刚酒足饭饱,躺在热炕上别说多惬意了。不过呢,今天似乎有点特别,
也许是酒的作用,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不安分的,说不清的东西。叶南飞躺在炕头,
侧过脑袋,看了看李永霞,今天李永霞和李永红也喝两盅,俩人小脸也红扑扑的,
叶南飞体内也涌动着某种不安的东西,表现在外在的就是,发现今天她俩格外漂
亮,咋看咋好看。

  李永霞看看叶南飞,又转过头看看李永红,而炕梢那三小子似乎也涌动着不
安,都互相看着,这时候李永红趴在李永霞耳朵边说了啥,俩人似乎互相推让,
然后听到李永红说:「咱们玩操逼啊?」声音不大,但对于叶南飞来说无异于一
声炸雷,本来就热血沸腾,这句话则引起了燃烧。这什么情况?叶南飞忽然想起
小时候,在奶奶家的遭遇,原来农村的情况都差不多。这词在成人听来太邪恶,
龌蹉,但出自一个单纯美萌的小姑娘之口,反差太大。

  肯定童男童女们从小没少玩性游戏。按理说李永红说那个词是很污的,但是
污与不污,都是后天人为给它的定义,其实这就是一个词,标注一种行为的词而
已。李永红的提议当然会引起热烈反响,但是他们肯定不如叶南飞的反响,因为
他们还是只停留在游戏阶段,而叶南飞是知道游戏背后更让人欲罢不能的东西。

  叶南飞眼发红,有点喘着粗气的侧头看着李永霞,而李永霞也在看着他,都
说异性相吸,而此时,应该是磁力最强,电流最大的时刻,俩人慢慢的靠近着。
李永霞虽说在农村见识过男女之事,最起码看过家畜之间的苟且之事,也和小伙
伴们玩过性游戏,但是实质上还是不懂。

  看见成年人的性事,肯定也是片段似的,局部的,家畜之间毕竟都是简单的
交配,而* 游戏,就难免是不成熟的模仿了。不可能知道性爱的实质。看着叶南
飞靠近,这是她希望的,她恨不得叶南飞整天搂着她才好呢,但并不知道靠近之
后该干嘛。而叶南飞会啊,激情燃烧的他哪里还顾得了边上有人,靠近之后,就
亲住了李永霞的丰满小嘴,这是叶南飞幻想过无数次的画面。那就是和自己喜欢
的女人亲吻,每次歪歪都热血沸腾,这次终于是真的了。

  李永霞很惊奇,原来男女之间还可以这么玩?俩人都显着很生硬,但是可以
看出俩人都很痴迷。他俩在这痴迷的亲吻,可把那四个人看呆了。本来想按以前
那么玩一下,结果没等他们几个行动,发现这俩人怎么就啃上了?从来没见过不
说,也很不解,这像啃猪蹄似的,有啥意思么?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10 19:0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