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09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7617

            第二十八兄弟姐妹来相聚

  叶南飞把中午剩的小煎鱼,酱焖的鲤鱼端了上来,又掸了几张煎饼。煎饼是
尹令伊摊的,怕他干活没时间做饭。这姑娘看样子是真饿了,已经很克制了,但
依然吃相挺难看,边吃边说;真好吃。叶南飞;慢点,慢点,多得是,要不是着
急,我在给你烤只野鸡吃。

  他边看她吃边聊,原来这姑娘叫李永霞,那天一共五人,其中有个男孩是她
弟弟,叫李志国,另一男孩叫张默。小胖子叫费阡,一个女孩叫李永红,李屯么,
姓李的就是多,要说有亲戚吧,血缘关系已经很远了,最起码出五服了,要说没
有吧,绕吧绕吧都能绕吧上。俗话说一辈亲二辈淡,三辈来了吃不上饭。这屯子
已经不是靠血缘凝聚的,而是靠来往的紧疏程度,靠的是人品了。

  李永红和李永霞虽然不是亲姐俩,但绝对胜似亲姐妹。就是对脾气。叶南飞
这时才想起,求他救姐姐那浓眉大眼的男孩,确实姐俩很像。李永霞吃的差不多
了,介绍了这两个月的情况,她被抬回去当天,被送到了公社医院。大夫看了伤
口的处理,很是惊讶,如果没这么及时处理一下子,恐怕这孩子挺不到这里。

  大人追问了具体情况,几个孩子到是很讲究,死活咬住,就是他们自己干的,
在学校时候接触过,进山的时候就怕遇到危险,带了一些针线和药。熊是一时凑
巧杀了的 .这个倒不算撒谎,叶南飞也确实是巧合杀了,如果硬拼,真不知道后
果如何。等大人们让领着到了事发地的时候,还是看见那带尖的木棍插在熊的胸
口,已经穿透了。身上还有很多伤口,也都有类似的带尖的木棍对应着。这下村
里的人对这几个孩子算是刮目相看了。

  特别是打过猎的,不管你杀不杀得了这熊,就是敢这么和熊对抗,腿不发软,
这份勇气,就不是一般人,别说这半大孩子,就是大人遇到这情况都得突突,腿
发软。叶南飞带着李永霞参观了他的营地,并把建木屋的计划告诉她,这让她既
好奇,又惊讶,原来可以这么想,不但想还可以干出来。俩人聊到下午,叶南飞
说她到了回家的时间了。

  叶南飞带着装备,一路送她到了林子边,临分开,李永霞问;你能来屯里看
俺们么?叶南飞;这个真不能,你也不能和屯里人提起我,否则我在这林子里就
待不下去了。李永霞;那俺们去看你呢?叶南飞被这一问,问的心里一动,李永
霞可不像尹令伊那么单纯,毕竟是在正常的人群中长大的,当然眼睛里会包含很
多东西,这东西不能不让你心动,但是不行啊

  叶南飞:「你们几个太小,又不会打猎,进林子太危险,万一在碰到啥野兽
咋办?你不知道,去年,我就在山里碰到了狼群,差点就小命没了。不如这样,
就身边这棵树,有时候我会出林子办点啥事啥地,那我就在这个树缝里给你们留
信,你们也可以给我留信,我路过的时候就能收到。

  李永霞;那,那俺先回去了啊。然后略显不舍的转头走了,走的挺慢,走了
一段又回头,看了一眼,李永霞的眼神,直接,火辣,不隐藏,不矜持,烧的叶
南飞有点手足无措。叶南飞有点木讷的摆了摆手,这种很囧的状态,反而让李永
霞觉得,特可爱,好笑。李永霞这回头一笑,也确实百媚生。

  叶南飞回来后也没觉得怎么样。应该以后没啥联系了,他也不想和屯子里的
人有啥过多往来,这些孩子也不敢随便在跑进来吧。可惜他还是预计错了,两天
后,不但李永霞来了,其他几个也跟着来了,来的时候,叶南飞正站在脚手架上
往上拽修整好的木料。拽到半道,又听见小黑那稚嫩的旺旺声了,然后一抬头,
门口站着一溜,叶南飞一惊,差点没拽住木料的绳子撒手。

  李永霞;南飞哥。然后嘻嘻的看着他笑,其他几个也跟着叫;南飞哥。叶南
飞有点生气,这姑娘主意挺正啊,自己那么警告她别让她来了,她也没反对,结
果蔫悄的还是来了,不但来了还带来一帮。叶南飞赶紧用力把那根木头拽上去,
他这一用力,身上的肌肉可就绷到最膨胀状态了,这景象又把几个小伙伴看傻眼
了。那姐俩心里想的是,太帅了,那三哥们想的是,啥时候我也得要练成这样的
肌肉块。

  叶南飞放好那根木头,然后拽着绑在脚手架上的绳子,很麻利的就滑下来,
站在他们跟前;不是说好了,不能随便来了么?多危险啊?李永霞看叶南飞有点
不高兴:「他们几个听说我找到你了,死活要来看看,就这一次,你就别生气了。」
然后用那乞怜的眼神看着你,这谁受得了啊,别说不是真生气,就是真生气,也
早没了。

  在看那几个,也都眼巴巴的看着他,那萌萌的李永红更是满眼崇拜。这时候
叶南飞的心不是软了,而是化了,赶紧招呼他们去亭子里坐。说;不是我不想让
你们来,你们忘了上次遇到黑瞎子了?这才两个月,忘得这么快?他也挺佩服这
几个小家伙的,为了见自己,竟能克服住那恐惧,经历过那事,在进林子不可能
没有阴影。

  那个叫张默的大眼睛乱转,瞧着就是一下心眼子;南飞哥,俺们也想像你一
样,一个人就能把黑瞎子杀了,而且一个人就敢在这大林子里住。其他几个人也
都跟着点头;对,对,俺们也想象你一样。叶南飞可牙疼了,一不小心,自己还
成了他们的偶像了。

  叶南飞;你们可拉倒吧,你以为我想杀黑瞎子啊?那不是为了救命么,这要
是平时,我躲还躲不及呢,谁没事惹它啊,没看哪天那黑瞎子多凶,我射了那么
多箭,硬是不当事。想起来都后怕。你们可别学我,别和黑瞎子拼命,那等于作
死。

  李永红;那霞姐还说你打过狼群呢。那也是为了救命?叶南飞瞟了李永霞一
眼,李永霞对着他吐了下舌头,做了个鬼脸。叶南飞;当然也是救命啊。那个小
胖子;那,那次救,救了谁啊?叶南飞瞧着这小胖子就有喜感;救我自己呗,我
总不能站那,让狼把我吃了啊。还有大黑,我要是上树跑了,狼群非得把大黑给
撕吧了不可。可惜躲过那次,这次却没躲过。说到这叶南飞又有点黯然神伤。

  李永霞一看这是提到伤心事了,看着小黑;那这是你又要的小狗?叶南飞;
它是大黑的儿子。于是把哪天送走他们时候,如何给大黑做剖腹产的事,说了。
几个人听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自从见过叶南飞,给他们的认知带来太多挑战。
大伙纷纷抱着小黑稀罕。

  李永霞;你不是盖房子么?俺们来了不是正好帮忙,俺看就你自己干啊。其
他几个;是啊,是啊。叶南飞可有点头疼了。这怎么就被几个小家伙给黏住了?
这要总来,屯子里还不得慢慢都知道了。还是尽量让他们知难而退的好;那你们
家里能让你们随便进林子?再说了,你们几个在队里也该是半拉劳力了,队长还
不得让你们出工?

  张默;没事,那不上回说我们打死黑瞎子,后来哈,队里人对俺们都是高看
一眼,嘿嘿。老爹老妈对俺们那都是不敢小看了,再说了俺们要是在林子里打点
野物,弄点山货,那不比队里挣那点工分强啊。

  这几个家伙还真有对付的,没啥好办法,既然来了,先安排吃点饭吧,这大
老远的奔自己来了,于是先带着他们打鱼。,昨天还打了两只飞龙,本打算今晚
上和小黑打牙祭,这下正好招待他们。

  大伙去河边,边下网挂鱼,边洗澡,俩女生,跑上边单独洗去了。整个小河
都因为他们的到来热闹起来,叶南飞才突然感到,好久好久,自己没这么热闹过
了。叶南飞可挺忙活,一边要做鱼,一边还要炖飞龙,他想好了,不能烤着吃,
人多啊,干脆炖土豆,可劲造。

  鱼多炖,多煎。不过忙了一会,李永霞和李永红就上手了,这俩人比他可专
业多了,活干的很麻利,他跟他们几个白话着,得空弄几只山鸡给大伙烤,还有
兔子,这把这几个小家伙馋的。等饭菜上桌,那才见识了啥叫风卷残云。不知道
他们多久没吃肉了,还是一直处于饥饿状态,虽然叶南飞现在可以吃肝,肚,肠
之类的,但是对于动物的头部,还是有心理障碍,但看这几个,特别是小胖,那
飞龙脑袋,鱼头。吃的是啧啧有声。

  哎吆这看的叶南飞的食欲都上来了。吃到最后,一看,那叫一个干净,汤都
没剩下啊。终于看着几个人都是酒足饭饱的德行,这要是有炕,估计立马躺上去
舒服,消化食去了。叶南飞还是对他们还要来的想法很纠结。你说这大林子里谁
知道会遇上啥,出点事,这担不起啊。

  李永霞似乎看出叶南飞的难处;南飞哥,你教给俺们咋对付黑瞎子,俺们不
就没危险了么,再说,俺们来也不白来,帮你干活。他们几个一听要教本事的事,
立马又来精神了,纷纷说;教教俺们吧。叶南飞这个牙疼啊,非得要学打黑瞎子,
那不是作死么。但是他怎么劝看来也未必挡得住他们,这事啊,硬压制不是办法,
还是疏导为上。

  叶南飞;你们要是真想来啊,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几个人一听来劲了,纷
纷说;你说吧,啥条件都答应。叶南飞;第一;绝对要保密,不能让队里人知道,
第二你们得先学会爬树,不但会爬,还要爬的快。第三无论几点,晚上必须回家,
要不家里担心。

           第二十九章悲剧是怎样炼成的

  张默;那能不能来,和爬树有啥关系?叶南飞;你们知道我凭啥,敢自己在
这林子里随便走不?几个人都瞧着他摇着脑袋。叶南飞:「我开始进林子的时候,
就是窝在这窝棚里,还没你们胆子大呢。后来我想,也不能老这么憋着,但是想
进林子吧,又害怕,怕遇到野兽啥地。后来我想,遇到野兽无非也就两种情况,
要么和它打,要么打不过就是跑,只要学好这两本事,林子里就畅行无阻了。

  叶南飞;你们几个跟我来。来到木墙外,叶南飞背上箭囊,挎上弓,看准一
棵水曲柳,跑了几步,嗖的跃起,两手一抱,两脚一攀,像一下子粘在了树上,
接着手脚交替,嗖嗖嗖的就爬上了树冠附近。水曲柳是很难爬的,因为树干直,
还没有枝杈,你手没有抓手,脚没地登。全靠手脚的力量增加摩擦,才能攀爬自
如。

  快到树冠的时候,他突然从水曲柳树上弹出,跃像另一棵柞树,双手抓住一
根粗壮的树枝,荡了几荡,一个翻转上翻,接着站在了树杈上,然后摘下弓箭,
拉弓放箭,嗖嗖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出了三支箭,射中了三个方向的不同目
标。接着他从高一点的树杈攀落到低一点的树杈,在这个树杈上悠荡了几下,然
后顺当的着地,一个前滚翻,轻松卸掉了落地时候的冲击力,轻盈的站在了他们
几个跟前。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行云流水,让几个人看得傻了眼,上次
见着毕竟是实战,虽然惊险无比,但是可看性肯定没有这表演状况下受看 .其实
叶南飞是占了地利的便宜,才表演的这么完美。因为家附近的树都被他攀爬的熟
悉的不能再熟悉。

  几个人看得眼睛又直了,这尼玛也太帅了,太拉风了。这一套下来呢,男生
是更坚定了叶南飞这个榜样的地位,心里就琢磨着,怎么才能达到这么牛逼的程
度。而女生就满眼都是情愫。

  叶南飞教了他们一些练习的要领,比如先爬简单容易爬的树,一点点增加难
度。手脚如何用力。对于几个男生问题不大,从小就没少翻墙爬树的。只不过在
教一些巧门,以及练习。难就难在两个女孩,李永红还好,毕竟瘦小一些,而李
永霞已经长得很丰满,她的这年纪,已经开始发育。

  转眼到了秋收,这段真是太累了,这天叶南飞睡了个懒觉,他没起来,人家
几个已经到了院里。叶南飞不得不起来,接着刷牙这情景,又被围观并震惊了。
刷个牙被人围观,那感觉好不到哪里去,叶南飞看这面张默和李志国直愣愣的盯
着他,他就一转身,蹲在那接着刷,可是这面是李永霞三人也在直愣愣的看着他,
叶南飞都快被看的崩溃了,刷个牙至于么。赶忙刷完;刷个牙有啥可奇怪的啊?
叶南飞哭笑不得的说。

  李永红;哦,哦我看见集体户他们经常这样,就是,内个刷牙,那为啥出那
么多白沫子呢?费阡;干啥刷牙?叶南飞对于这种每天都做,很单纯的习惯还要
解释显着很无奈;为啥刷牙?那你们每天为啥洗脸,洗手呢?李永红;埋汰了呗。
叶南飞:" 对啊,手能埋汰,那牙也能埋汰啊,也需要洗一洗。不信张开你们的
嘴,看看谁的牙干净?」

  叶南飞这么一说,其他人的反应都是一捂嘴,只有小胖子费阡的牙呲开着。
来回一看就他一人呲着牙,也赶忙捂上了。叶南飞:「别捂了,只要你们坚持刷
牙,就能保证干净,还省着出坏牙了,不信你们看。」说着也一呲牙,露出了一
口洁白的贝齿。很是好看。

  这几个家伙纷纷上来,要求也要刷牙,正好叶南飞手头备了几把牙刷,一人
一把,然后挤上牙膏,有端碗的,有端缸子的,都蹲院子里开刷,叶南飞一边教
他们如何刷。叶南飞:「里里外外都要刷到啊,别那么用力啊,你以为刷鞋呢。」
漱口的时候,大多把漱口水咽进去了,费阡还呛着了。张默:「艾玛,嗖嗖的冒
凉风啊。」

  验收爬树成绩,三小伙子是没问题,进步很快,李永红如果爬容易的表现也
可以,叶南飞让她继续努力,不能光爬好爬的树啊,万一遇到危险的时候,周围
都是花曲柳,那你还是跑不了。到了李永霞可就有些麻烦了。她已经很有大姑娘
的风貌了,个子本来就挺高,如果不和叶南飞站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是和叶南
飞一般高。

  而且发育的好,该翘的地方翘,该凸的地方凸,虽然在内个年代是主张压抑
人性的,正常的美都被认为是邪恶而下流,比如这么好的身材是很容易被人诟病
的,最好是穿着宽大的裤子,把胸部在缠上,这才是正经人该干的事。但是呢,
农村条件都不好,那衣服不是你想买就能买的,木有钱啊。所以呢,去年的衣服
能对付穿就对付,李永霞这身材在小衣服的包裹下,显露无疑了。

  她爬树的时候,叶南飞几个男生,眼睛都有点发直,虽然被教育多年,但是
在这种情况下,本性还是很难压抑的住的。明明那就很美,很诱惑么。他们几个
此时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上去帮着推一把。但谁也没敢动。她爬的挺艰
辛,好不容易算是爬上去了。弄得叶南飞都不好意思批评了。

  但是训练时候不严格点,实战时候就要付出血的代价的。叶南飞还是要求她
多练。就这样叶南飞慢慢的也没办法,算是接受了这几个小伙伴。人多好干活,
反过来,人多活也多,比如这中午饭,就得花不少功夫预备。叶南飞把人分两拨,
一拨去打鱼,一拨去打猎。回来后,李永霞主动担起主厨的担子。其他人打下手
的打下手,帮叶南飞收拾房子的收拾房子。

  其实呢,这群小伙伴,具有领导能力的还是李永霞。很奇怪,不知道是因为
年纪的原因还是李永霞确实有领袖魅力,反正自然不自然的就都听她的指使和安
排,李永霞指使的也心安理得,也很有条理。很强势,当然主要是在他们几个面
前,如果在叶南飞面前,立马显现出小女人的一面,什么扭捏啊,害羞啊,反正
不那么显着干练而雷厉风行了。要不说,很多人说女汉子,女汉子,那说明,这
女的还是没有碰到一个值得显现女性一面的人。

  接下来几天叶南飞帮着师父家把秸秆收拾干净,回来可以全身心的投入木屋
的建设。这房子越建到后来,越是琐碎,好在李永霞他们时常来帮忙。李永霞担
起全部后勤保障工作,做饭,收拾窝棚,给叶南飞洗衣服,俨然是以女主人自居
的感觉。

  此时看见叶南飞虽然已经是深秋,天挺凉,但是依然累的光着上身,满身是
汗,忙去透了条手巾,上去给叶南飞擦汗。倒是吓了叶南飞一跳,有点不好意思
的要接过手巾,李永霞此时倒是比他自然多了:「你后背都够不到。」但是等擦
到前面的时候,她也没有给叶南飞的意思,叶南飞有点异样的感觉,不过心里马
上出来一道障碍,那就是隐隐的感觉到尹令伊。人就是这么怪。

  不过你说叶南飞会因为尹令伊而视李永霞为无物么?也不会,只不过在欣赏
的时候,心里会有点纠结,或者小内疚,但是正当他有点纠结,而李永霞已经擦
到他脸的时候,俩人四目相对,就在这关键时刻,远处啪的一声响,惊动了大家,
是盘子或者碗掉地上摔碎的声音。大家回头一看,是一个他们年岁相当的一姑娘,
傻傻的站在院门口。

  别人不认识,但是叶南飞心里大喊;坏了,坏了,坏了,咋早不来,晚不来
的,正是这个特写被抓住了呢,这种事不用明说,大家心里都明白,虽然谁都没
对谁承诺过。叶南飞赶忙跑过去解释,可是尹令伊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是转身
跑了。叶南飞急的练招呼都没打就追了出去。悲剧了。

  叶南飞这一路追下来,一点效果也没有,他从来没见过尹令伊这种状态。也
不闹,也不骂,也不哭,就是不理你,你上去搭话,人家就当你不存在,这态度
可让叶南飞吓坏了,就这么一路相跟着,回到了师父家,进屋之后尹令伊到了她
的小北炕,把帘子一拉,躲在里面不出来了。

  师傅纳闷啊:「这是咋了啊?怎么你俩一块回来啊?我说这长时间没见她,
是不是给你送饺子去了?今天她说要包饺子给我吃,我看是给你吃吧。」叶南飞
一听这心里更堵了,苦着脸小声说:「师傅,您先别说了,师姐这会正生气呢。」
师傅:「咋的了?你小子是不是欺负她了?」

  叶南飞趁着功夫就把,事情的前后说了,那次杀熊救人的事,他说过,但是
后来李永霞她们找过来,他并没有说,结果就发生这意外,误会了。师傅一听这
前后经过,也头疼,这男女感情的事,还真是不好说。这事你也不能说叶南飞有
啥错,人家一个姑娘给他擦擦汗,那怎么着就把尹令伊气成这样呢?事情解释清
楚了,不过瞧着尹令伊是没有原谅他的意思。师傅就把他打发回去了,认为小孩
子闹别扭,两天半就好了,可谁知道啊,这场冷战打了很多很多年。

  叶南飞心怀忐忑的回来,发现几个人竟然没走呢,都黑天了。原来李永霞担
心,猛的冒出来个女的,这什么状况?这事没结果,她是放心不下回家。叶南飞
就把自己师傅和尹令伊的事简单介绍了一下。这种感情上的事,可以说无师自通,
李永霞看当时尹令伊的反应,就明白她对叶南飞是啥感情了。毕竟人家是先来的
么,啥事你还不得讲究个先来后到,于是说:「对不起啊南飞哥,都怪我。」

  李永霞这么一说,让叶南飞倒是高看了一眼,和尹令伊相比,这大气的多,
显着更通情达理。但是也改变不了此时郁闷的心情,还是先送他们回家。路上大
家各怀心事,没啥话说。

  要说尹令伊这样,也不是不可理喻,因为她单纯,特别是感情世界。这样的
人,你得到她的爱可能比较容易,因为你只要对她好,她就会被感动。同样,也
最容易受伤害。

  也就说,虽然很美,但比较脆弱。她从来没怀疑过她和叶南飞之间会有什么
问题的。脑子里根本没这个概念,自从他俩相识,就是满满的甜蜜。当她多天不
见叶南飞,心里都是思念,然后包好了饺子,瞒着爷爷,偷摸的给叶南飞送来,
本想给叶南飞一个大惊喜,然后喜欢叶南飞用火辣辣的眼光瞧着她,让她感觉热
血沸腾,她特喜欢那种感觉,可是充满激情的来了。

  本来这头上都要冒出火苗了,可是被一大盆冰水从头浇到脚,让她从里到外
都拔凉拔凉的,那就是看见了叶南飞和李永霞含情脉脉的画面。虽然叶南飞一直
跟着她解释,到了家以后又把事情前后都说了,但是她忘不了那俩人四目相对的
画面,她认为那画面骗不了她。她感觉自己和叶南飞都没这么亲热过,一种嫉妒,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一种心被割了,很痛的感觉,让她彻底陷入了灰黑的世界。

  而叶南飞也上火了,一个偶然的画面引起这么大风波,一方面当然内疚,同
时对尹令伊的反应也有小小的恐怖。从内心来讲,自己确实歪歪过李永霞,那么
说尹令伊对自己这么大的气,也算罪有应得啊 .不过这么激烈的反应,让叶南飞
明显有点打退堂鼓了。

  矛盾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但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着。叶南飞忙着建木屋,
隔个十天半个月,还是要去师父家看看,师傅还是要叮咛他不能放松练功,并检
验他有没有偷懒。而尹令伊对他还是不理,一副冷战到底的样子。让叶南飞很无
奈,相反回到家的时候,李永霞和李永红对他那是一个嘘寒问暖,一个热情满满。
李永霞是叶南飞越不开心,她越体贴入微,生活上倍加照顾,李永红是一如既往
的做他的小尾巴,总是粘着他。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9 09:2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