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09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6448

            第二十六章胸口脱险2

  叶南飞忙拿过弓箭射向熊,这要是让它摁住哪个孩子,一口就要了命了。但
这熊的彪悍程度完全超出想象,虽然每一箭都射中,但它当扎了根刺,完全没有
影响他的状态,反而使得它脾气更暴躁。叶南飞继续用箭攻击,而眼看着来不及
了,而大黑,却在这时表现的很神勇,一猎犬,之所以被称为猎犬,就是因为关
键时候,它是敢冲上去的,什么是关键时候呢?就是主人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
此时虽然不是叶南飞受到攻击,但肯定是主人的敌人,而且在对另一个主人同类
攻击,这让大黑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想要冲上去的冲动。

  大黑冲上去咬,虽然不是在正面,但只要得着机会,不是咬屁股,就是咬后
腿。叶南飞一看这太危机了,忙跳下树,又射出一箭之后,看样子是改变不了这
黑瞎子的攻击方向了,拎着长矛冲了过去。而此时熊已经要冲到一个男孩的跟前,
大黑这下不偷袭了,而是咬住那熊的后腿不撒口,这彻底激怒了那熊。转身反击
大黑。好在大黑反应灵敏,躲过了这一击。

  熊转身发现了奔过来的叶南飞。它发现了这个新目标,就冲着叶南飞冲了过
来。大黑则又转身重新攻击,此时的这熊,已经被叶南飞的弓箭,大黑的骚扰,
刺激的近乎疯狂。此时的爆发力和速度也是恐怖的,突然转身攻击了大黑,这让
大黑出乎意料,也让叶南飞意外,大黑就这样没有躲开,被一熊掌拍飞,一头二
百斤的熊打一条4,5十斤的狗,后果会有多严重。叶南飞当时眼睛就红了。

  抓着长矛嘴里喊着冲了过去,熊也没闲着,同样也冲过来。熊的可怕之处就
在于,它们从来不会考虑躲一躲,避一避,就是往前冲,越是受到伤害,越是能
刺激它们疯狂,直到最后一口气。这两个疯狂的家伙就是这么撞到一起。

  按着头脑清醒的时候,叶南飞应该和这熊缠斗,而不是硬碰硬,比如用长矛
和熊保持住距离,得着机会就刺它一家伙。实在被攻击的太猛,还可以借助树,
和它缠斗。但看到大黑被打飞了,他也急了,就这么迎着就刺过去了,熊呢,是
冲到跟前它是要扑上来的,这样正好把前胸露出来。而军刺正好扎在前胸口。但
这熊皮糙肉厚,或者扎到骨头上了,并没扎多深。

  可这熊冲过来的力量,叶南飞可挡不住,被冲击的腾,腾,,,,,的往后
倒退,失去重心的他向后倒去。但长矛还插在熊的胸口,叶南飞一倒下,长矛的
另一头,可就插到了地上,整个长矛和地面成了四十五度角。熊还在往前冲,那
正好它冲的越猛,扎的越深,叶南飞靠他的体力还不一定能伤着熊多深,但是这
种状态下,属于熊自己伤自己,它有多大力量就能伤自己多深。

  就这样,整根军刺差不多全插进了熊的胸口,直到军刺柄和木棍的结合部才
算卡主,叶南飞怕这熊扑到自己,来了个就地十八滚,这熊终于算是受到了致命
的伤害。在加上之前的箭伤,终于扛不住,让长矛那么架着挺了一会,然后倒向
了一边。

  叶南飞试了试想靠近一下,看看死没死,不过还是没敢靠前,看着是躺在哪
喘着粗气。似乎没有在起来攻击的力量了。叶南飞首先想到的是大黑,赶紧跑到
大黑的跟前。发现已经不行了,但是还有一口气,鼻子和嘴都出血了,大黑是被
那熊一掌拍在了脖子后面的前半身,外伤只看见几条很深的爪痕,可能致命的伤
是内伤,骨折,肺脏,肝脏的伤害。

  看着大黑有进气没出气,还有那要失神的眼睛,让叶南飞顿生无力感,恐怕
是救不过来了,想着以后再没有大黑围前围后,悲从心起,有点手足无措的摸着
大黑,记得以前它最喜欢叶南飞这么抚摸它,要么就是喜欢给它挠痒痒。正在叶
南飞沉浸在悲痛中的时候,边上跪下了一人,并说着;大哥你救救我姐吧,她快
不行了。

  叶南飞正处于悲伤中,一肚子气没地撒,正好这哥们出现了,叶南飞猛地一
转头,本想发脾气,不过发现是个浓眉大眼的很憨厚的大男孩。而大男孩被叶南
飞那含着泪水但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得一哆嗦。这时候叶南飞才想起来,还有人
受伤了呢。抹了把眼泪,让那男孩带着过去,原来受攻击的是个姑娘,还是趴在
那没动,穿着蓝裤子,花布衫。梳着两条辫子,没办法,那时候大家打扮的都差
不多。

  走到跟前,把叶南飞看的眉头一皱,伤的很重,有多道伤口,伤多深不知道,
但是后背已经血肉模糊了。叶南飞让他们等一下,赶忙取来了背包。还好随时带
着急救包。首先就是消毒和缝合,他一面干着,一面吩咐其他几个孩子去采点草
药,因为他带的药,不可能够这么大面积的伤口。他只让他们找艾蒿,蒲草棒也
可以,还有开粉串花的地榆。能找到那样算那样,尽量多找。

  叶南飞则马上消毒,缝合,后背的衣服早就都烂了。把布衫全部用匕首割开,
药棉花和纱布也明显不够,只能对付,必须马上缝合,之后止血,不然失血过多,
又输不了血,那也要命。还好叶南飞虽然紧张一点,毕竟伤口太多,脖子上都有
两道,不知道是牙咬的还是爪子划的。看的让人触目惊心,而那姑娘好像是休克
了。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流血过多。但他还应付得来。

  他以尽可能快的速度缝合,然后把仅有的两小瓶云南白药上在最深的两道伤
口上,其他地方只能用采回来的草药,本来捣碎,或者用火烧成灰用效果更好,
但是来不及了,叶南飞只能用嘴嚼碎后敷上,再让他们去找木杆子。他则脱下外
衣,里面的跨栏背心直接撕开,包扎用,外衣这直接盖在女孩的身上。等他抬起
头,发现几个孩子都在瞪着眼看着他,原来自己已经光着膀子了。很可能是他的
一身肌肉块让几个孩子瞠目结舌了,他直接说;都愣着干啥?木杆子捡回来没?

  这时候他才注意,算上受伤的,一共五个孩子,说是孩子其实不比自己小多
少,三个男孩,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女孩就是受伤这个。另一个没受伤的女孩长
得很萌,大眼睛,小圆脸,有点平的鼻子不过和脸型五官一搭配就很好看。她总
是很惊奇的偷偷的看叶南飞。还有刚才求他的那男孩,长得浓眉大眼,国字脸,
属于硬朗型小帅哥。另一个和这帅哥身高差不多的,是秀气型,大眼睛,悬胆鼻,
鼻梁还挺高,脸型还真有点瓜子脸的意思。剩下一个是小胖子,长得憨憨厚厚的,
本来长得不丑,不过一胖毁所有么。五官都因为胖而缩小了。这个物质紧缺的年
代,竟然能出现这么个胖子也算是奇迹了。

  叶南飞用他们捡来的干树枝,修剪后,做成了一副担架。然后他抬一头,让
俩孩子抬另一头,现在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送他们回家,这姑娘最好马上送医院。
边走的时候,叶南飞边交代他们,第一不能说碰到过他,家里人要问是谁给缝合
包扎的,你们就说在学校的时候学过一点。第二,到家以后,马上想办法送医院。
到了林子边上,叶南飞把消炎药拿出来说;如果来不及马上送医院,那一天三顿,
一顿四粒,直到送到医院为止啊。还有啊,和你们说的保密,一定要保密啊,否
则我白救你们了啊。能不能做到保密?

  他们几个赶忙说;能,保证能。内个大眼睛男孩;那姐的伤咋说?如果是熊,
那家里人问熊咋办?叶南飞一看这孩子不错,反应挺快,能想到这么多;这样,
我回到刚才那,做几个木头棍子,都削好尖,你就说你们用那玩应,一起把熊杀
了,特别是你倒了,正好熊趴在了木棍子上。就这样,他们匆匆忙忙的分开了。

  叶南飞返回战场,大黑已经断气了。他赶忙布置战场,让他们回家好交代,
原来这几个小家伙是来山里采蘑菇的,昨天下了点雨,今天应该出青蘑和黄蘑。
结果在这地方休息的时候碰到熊了,当时都吓懵了,腿都软乎了,哪还跑的了。
那最大的女孩被扑倒,还好叶南飞赶来的及时。就这样,屯里人肯定会来这看的。
之后找了一个地方想把大黑埋了,不过当他再次抚摸大黑的时候,发现大黑的肚
子似乎动了,难道没死?他在仔细观察,让他大吃一惊,难道大黑怀孕了?难怪
这一春天的,它越来越胖,还越来越懒,要不是这次出门远,它都未必跟着。看
来过了年它和大黄终于成就了那好事啊。

  可让人更加难过的是,小狗还没生下来,大黑却死了。叶南飞黯然神伤的看
着大黑,又摸摸它肚子,里面还有微动,大黑已经死了,可小狗似乎还在肚子里
活着,那能不能把还活着的小狗拿出来?想了一下,他决定拿出来,这算是大黑
生命的延续,不然大黑白死了,要不是怀孕,估计大黑不是这么容易被熊打到。

  说动手就动手,他一边剖开大黑的肚子,一边嘴里说着;对不起了大黑,为
了你的孩子,不得不这么干啊。找了大体位置,因为不用考虑对大黑的伤害,它
已经死了,所以不用太小心,没有太大难度,把小狗取了出来,只有三只,看来
狗的世界不适合一夫一妻制。一般狗到了交配季节会跟不同的狗交配,当然公狗
之间会有争斗,但是母狗绝对不会只和一直公狗交配的,所以一般母狗怀上5,
6只都算少的,多的十多只的都有。也有可能是大黑第一胎的原因。

  他小心的把小狗用军毯包上,并且都擦干。之后把大黑埋了,心里欣慰了不
少。下定决心,一定把它们养大,让它们像大黑一样懂事,勇敢。他就这么背着
东西,抱着小狗崽回家了,并没有想太多,以为和这几个小孩也就是偶遇,以后
应该再无交集。他不知道,这几个他所谓的孩子,这一辈子都会和他纠缠在一起,
会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3525

           第二十七章面朝大山春暖花开

  养活这剖腹产出来的狗仔,可是不容易,又没有奶,叶南飞只能用面糊汤和
着捣碎的肉糜喂。现在主要是建木屋,不过干一会,就得回窝棚看看三个小家伙。
就是这么精心,还是出了状况,一次是缺点木料,他去林子里找,回来,就忙着
干,晚看了那么几个小时,有一只爬到床边掉下去了,连摔,在凉,在饿,死了。
等发现,身体都凉了。

  这让叶南飞很痛心,怪自己太粗心了,忙用木头订了个筐,把剩下两只圈起
来。喂食掐点。熬了几天总算是睁开眼了,感觉这是能养活了,正好有一段没有
去师父那了,带着两个小家伙去了,让尹令伊看到以后高兴的不得了,可是当听
说大黑死了以后,也难过的不得了。抱着俩只小狗崽,就掉了眼泪了,嘴里还唠
叨着;好可怜啊,出生就没有妈妈。可能一下子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了。

  叶南飞跟师父说了自己在建木屋的计划。师父挺赞成,还说得空去看看,另
外嘱咐干活也不能荒废了练功。尹令伊听说叶南飞不能常来,有点不高兴,不过
说啥要把两只小狗留下,叶南飞舍不得,但是又舍不得看尹令伊不开心,最后俩
人说好一人照顾一只,看谁照顾的好。

  现在营地被叶南飞经营的初具规模,内墙,是最开始建的那道木墙,加固后,
墙外都种了荆棘灌木。然后在距离内墙三十米又密植了一道荆棘墙,是去年收的
种子,今年春天种下的,现在已经有一米高,叶南飞打算好好培养一下,形成一
道屏障,在外墙内,可以种一些菜,堆放些柴和,还有练功场地,外墙内还保留
很多树,有几棵杏树,梨树是特意保留的,叶南飞打算在移植过来一些果树,比
如山丁子,臭李子,甚至山葡萄。

  现在就差小木屋了,和整个营地的规模相比,最简陋的反而是他住的窝棚。
在建之前他还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比如图纸,地基如何建,木料怎样处理,
房架怎么做,房顶用的草,门窗。这些都是咨询了二叔和师父之后,自己在落实
到图纸上,还有就是自己边干边琢磨。

  建的过程,越来越费工费时,就他一个人,工程进度很慢。期间二叔来过一
次,帮着弄了弄,然后量好尺寸,回去他做门窗。师父带着尹令伊来了一次,看
了看,帮着出了出主意。当时的墙已经搭了有一米多高,然后叶南飞和尹令伊就
开始憧憬未来了,比如那放个什么柜子,那放点花盆,爷爷必须得住东屋。

  尹令伊;那我还和爷爷住一个屋啊?叶南飞;等长大了咱俩就住一屋了。然
后满脸那贱笑。尹令伊虽然不十分明白,不过看他那一脸贱相肯定不是好事;那
不行,我住西屋,你住那窝棚去。因为建木屋,和尹令仪见面机会少了,他也有
点故意成分,怕自己失控。

  爷爷似乎对这地方并不那么感冒,似乎还是觉着自己那地方好。尹令伊看叶
南飞这么辛苦,就想留下来帮忙,让爷爷给训了一顿;你个大姑娘家的,怎么能
随便在外面过夜,跟我回家。叶南飞当然明白师父的心理,这孤男寡女的,晚上
要是就都住那窝棚里,不出事那才叫见鬼了。但是他毕竟80多岁了,不可能在
帮着干体力活,新房没建好,也没地方住。

  叶南飞赶紧出来打圆场;师姐,你听师父的话,回去,不然师父没人照顾,
我更担心,我一人慢慢干,你来了也帮不上啥,听话。尹令伊;那你吃的上不能
糊弄啊。叶南飞心里一暖;哪能呢,我是吃货,你忘了,嘿嘿。

  就这样,忙忙碌碌的两个月过去了,又到了秋高气爽的季节。房子快到上房
架的高度。越是往上越是不好干,最起码往上运木料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了,只能
搭脚手架,不断加高,加固脚手架,然后有时候利用滑轮,才能运上来木料。

  这天中午吃完饭,去河里洗了个澡,坐在新房前计算着下步。大黑的那孩子
已经长的不小了,每天跟着叶南飞,成了他的尾巴,很多时候叶南飞都感觉太碍
事,绊脚了。气的骂它几句,它就像抱屈似的,消停一会,没一会有上来了,太
粘人。叶南飞为了纪念大黑,就叫它小黑,因为是大黄的孩子,所以毛色已经不
那么纯,嘴巴子,四个爪子和尾巴尖都是黄毛,肚皮下也发黄,其他地方是黑毛。

  而尹令伊领养那只,却是花狗,长得可有喜感了。全身浅黄毛,偶尔一个圆
圈黑毛,特别是耳朵,一只黑毛一只黄毛。最喜感的就是那眼睛,一只眼睛周围
是一圈黑毛,整个就是一黑眼圈,总像是被人打了一拳的样子。每次他见了都乐
得不行。

  就在他看着房子沉思的时候,小黑却向着他身后,用那稚嫩的小声音;旺,
旺。的叫上了。叶南飞一惊,来人了还是野兽?猛地站起来一回身,发现身后不
远站着一个紧张兮兮的姑娘。花布衫,蓝裤子,黑布鞋。梳着两条辫子,头发有
点凌乱,脸色有点黑,但是又透着红扑扑,瞧着是赶了挺远的路。长的不能说多
漂亮,不过呢,大大方方的,眼睛大,鼻子方正有型,特别是那眼睛,显着挺深
邃,不知道是这姑娘心思深邃导致的还是眉眼长成那样,给人的感觉,特别是略
微皱眉,更显深邃。个子挺高的,离远这么看,感觉跟自己差不多高似的。

  在叶南飞打量这姑娘的时候,这姑娘也在打量叶南飞,只穿了一条裤子,上
身光着膀子,皮肤晒的有些黑,让肌肉块线条更明显,略长的头发半湿不干的凌
乱的披着,在午后的阳光和树影间显得特阳光。叶南飞以为又像上次遇到的那帮
小朋友一样,可能是进山采菜之类的嘛达山了。于是问;姑娘你嘛达山了啊?

  那姑娘赶紧摇了摇头,并向他这面又走了几步:「俺问一下,你是不是前两
个月,救过几个人,还杀了一头黑瞎子?其实这位姑娘就是前两个月叶南飞在熊
口下救的那姑娘,自从她醒了,小伙伴几个私下里就聊起那天的事了,其实叶南
飞整个过程他就是忙着救人杀熊,根本容不得你注意别的。但是这几个小伙伴却
是旁观的整个过程。

  让他们几个是越说越神。说的叶南飞是如何的高大威猛,身上的肌肉如何如
何发达,动作如何如何敏捷,让同伴里的那小女孩一说,更是满眼都是星星,跟
得了花痴差不多,就说叶南飞如何如何帅。今天一看到真人,她基本就确定肯定
是这个人。虽然没有他们几个说的那么英俊,神武。不过看那一身的朝气,气质,
还有明亮的眼神,这在农村的年轻人里绝对是没有的。农村的同伴虽然也有帅的
俊的,但是眼神都是糟懂的,头发,脸,衣着也都是脏脏的,不像叶南飞这么干
净阳光。特别那一笑,露出白白整齐的牙齿,确实有了小妹说的那迷人魅力。也
许就在那一刻,叶南飞就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里,再也装不下别的人了。

  叶南飞;当时你也在?可是好像没有你啊?啊,,,你是受伤的那姑娘。那
姑娘;是,俺今天就是来谢谢救命之恩的,说着就要下跪,叶南飞赶紧上去拦住,
说;别的,就是当时碰到了,你自己来的?你咋找到的啊?

  那姑娘;嗯,俺自己来的,其实俺都找了好几次了,就是到那天遇到黑瞎子
内嘎达,可是老没看到你,然后俺就找,看着有标记,俺就跟着标记走,最后就
走到这了。叶南飞;你还敢进林子啊,还一个人。万一在碰到熊呢?那姑娘有点
不好意思;俺就想看看救俺的人。叶南飞有些感动了,也挺佩服这姑娘的。

  ;快,快来在亭子里歇一会吧,这老远,累坏了吧,是不是中午还没吃?你
坐下,我给你做点饭吃。下次可不行来了,你个姑娘家,这林子里太不安全。这
姑娘也真是累坏了,坐在亭子里的凳子上就不想动了,欣喜的是,终于见到了自
己的救命恩人。她感觉自己似乎是找到了一生最重要的东西,至于是什么,她也
说不清楚,不过心里已经被幸福的感觉塞的满满的。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9 09:2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