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07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6573


           第二十一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本来叶南飞这一天没咋吃饭,一下见着这么多好吃的,本应大快朵颐,可令
伊妹子在对面坐着,你得注意点仪态不是,他尽量吃的的文雅一点。不过这些菜
做的太好吃了,这才叫正经八百的饭菜,自己做哪些,简直就是对付。吃几块肉,
在吃那小咸菜,特别是那萝卜干做的咸菜,真是下饭,他问尹令伊这是咋做的?
尹令伊;这是秋天晒的萝卜干,冬天想吃的时候,用水泡一泡,在用酱油和醋,
辣椒面,蒜末等等一拌就成了。叶南飞;难怪吃着有脆,又有点哽得揪的。

  聊起打猎,尹大爷又问他就是用背着那弓射的?叶南飞说;是啊。他对他那
把弓还是很中意的,二叔的做工,在他看来很精致的。可看尹大爷的表情好像不
以为然。说;瞧着你能用那把弓就射一狍子,说明你的箭术还行。明显是看不上
他那把弓。叶南飞也有点不服气,心里话,就我那把弓,就你这身板,拉都未必
拉的开,这俩人的表情,互相给刺激到了。这又喝了小酒,真性情暴露出来,那
老爷子好像是来劲了;丫头,去把我那弓拿来让他瞧瞧,啥才叫弓。

  尹令伊跑去屋外,拿来一把古怪的弓。叶南飞拿过来以后,看着弓弦并没有
上紧,材质看不出来,但处理的很精细,上面似乎刷了很厚的胶。形状像是弓那
么弯曲,但不好看。尹大爷则露出得意神色,给叶南飞介绍;你能看出来这弓是
啥做的不?叶南飞摇了摇头。尹大爷;这就是有名的牛角弓啊。然后他有把弓用
力一弯,把弦挂上,这下叶南飞看明白了,原来弓弦松的时候,弓是向相反方向
弯曲的,等弓弦上紧,才恢复想象中弓的形状。

  尹大爷;这叫反曲弓,只有中国人才会这手艺,在有枪以前啊,这玩应是最
厉害的兵器喽。接着又给叶南飞边比划,边描述,哪里是牛角,哪里是竹子,哪
里用的是木头。叶南飞听完不得不佩服,这工艺真叫复杂啊,在看自己那弓,确
实太粗超了。原来,这弓,弓把是用枣木做胎,弓稍是用竹子做胎,外面贴牛角,
背面还附有牛筋,都是为了增强拉力和韧性,几种材料做的严丝合缝,在用鱼鳔
熬的胶,粘合,牛筋捆绑,最后外面还要刷多遍鱼鳔胶,才算成功,弓弦用的是
牛筋搓成的绳子。

  叶南飞试着拉了拉,拉力很大。不过手感不那么死性,很韧性那种,弹力十
足,而且越拉越轻松。叶南飞顿时爱不释手。尹大爷不知是喝高兴了还是要显摆
一把;小飞啊,咋样?喜欢不?叶南飞一个劲的点头。尹大爷;那就送给你了,
就当是还你送我半头狍子的情,哈哈。叶南飞一下愣了;大爷别的啊,这太贵重
了,我可受不起啊,那狍子值什么钱啊,这弓可是金贵了。

  尹大爷瞧叶南飞这么难以接受;这么说吧,这弓和一木匠兄弟一起做的,他
不在了,我年纪也大了,也拉不动了,干放着不是可惜,我想我那老兄弟,不会
想看着我们辛苦做的东西就在那挂着,没人用吧。一样东西就应该在他用得上的,
会用的人的手上,那才是它应该去的归宿。叶南飞;那这大林子里,您没有弓箭,
用啥防身?大爷;你进门时候没见我手边有一杆双筒。岁数大了,用内个比较好
用,不用使力气。

  尹令伊也笑眯眯的劝他;爷爷给你的,你就收着,不然他心里不得劲了。接
着三人的酒桌气氛可是进入最佳状态,那叫一个对脾气,那叫一个酒逢知己千杯
少。

  他和老爷子住大炕,尹令伊住北边小炕。虽然和美女头次住一个屋檐下,还
是一个空间,很兴奋,不过挡不住汹涌来袭的疲倦感。第二天他醒的时候,人家
爷俩早就起来了,尹令伊饭都忙乎好了,爷爷不知道在院子里忙乎啥。叶南飞有
点不好意思,等他站在门口,突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原来院子里竟然有一些似曾相识的器械,比如木人桩,沙袋,石锁,梅花桩。
这些器械是和苞米楼都在院子的东侧,草房东头,还有仓房,鸡窝,鹅窝,院子
西侧是一排棚子,有放柴和牛车的,还有牛圈,叶南飞一看,竟然还有一头驴。

  而爷孙俩正在铡草,估计是喂牛和驴的。叶南飞赶忙把尹令伊替下来。这活
不应该是女孩子干的。叶南飞;爷爷,您平时也练武术?尹爷爷;哦,是啊,我
这一辈子啊,就是迷恋武术给我毁了啊,其实啊也是成全我了。世事谁又说得好
呢。咋的?不会你也喜欢练吧?呵呵,这老头一听说有人也喜欢武术,眼睛都放
光了。

  叶南飞;也不是喜欢,从小我爸就逼着我练,我没办法。尹爷爷;那先铡这
些,给牛和驴添上,上面得撒点料,不然不爱吃啊,这老干吧草。俩人给牛和驴
填完料,就走到了木人桩跟前。叶南飞好久没打过了,上去比划了几下 .尹爷爷;
嗯,有那么点意思,就是用力差了点,发力点也有些不对,应该是腰发力。然后
老爷子上去打了几下,果然不同凡响,没看胳膊使多大的力,但是和木人桩接触
时候,就看出强大的力道,80度的高龄,竟然这么大力道,厉害。

  尹爷爷;小飞,你练的是什么拳?你打两套我瞧瞧。叶南飞一直对自己练这
东西不太感冒,既然老爷爷要看,也不好太矜持,打了一套八大招,这是八极拳
的基础套路,还有六大开,这都是基础必须练的。尹爷爷一看;哈哈,八极拳。
你的基础打的不错。可惜,八极拳毕竟有局限性,咋样有兴趣练武吗?叶南飞一
听,还练?拉倒吧,这玩应会点就行了,还能当饭吃啊,于是一劲晃脑袋,说;
练这个没用,还不如练练弓箭,可以打猎呢,再不就练练爬树,嘿嘿。就我练这
几下,还差点出了人命。说完叶南飞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马上闭嘴不说话
了,正好这时候尹令伊喊他俩吃饭了,叶南飞赶忙往跑回屋里。

  尹爷爷有要教他练武的意思,把他吓得,麻溜要逃。他想肯定是那些复杂的
跟舞蹈似的套路,那可愁死了,他自认为自己的记性不咋好,要记住那么多复杂
的动作,太难为人了。可能是要分开的原因,三人都有点沉默。

  临走的时候,爷俩一起送他到大门外,尹令伊递给叶南飞一个布包裹,尹大
爷嘱咐他常来玩。叶南飞看着尹令伊,有点不忍回头走,他怕转身记不清那清甜
的面容,他想让这面容深深的刻在心里,随时能想起。等叶南飞走出好一段距离,
回头一看,爷孙俩还站在门口,叶南飞心头一热,忍不住喊了一句;过几天回来
看你们,,,,你们快进屋吧,,,。而那爷俩还在冲着他挥手。

  回去的路线是他和尹爷爷重新设定的,叶南飞绘出大体的地图。以大旺山为
基准点,以小河为参照物,路线就非常好确定了,其实尹爷爷家距离自己窝棚的
距离也不是很远,大约两个小时路程。路走到一半,叶南飞就迫不及待的打开那
包袱,看看尹令伊给他带的什么东西,一看原来是叠好的煎饼,一罐头瓶萝卜干
咸菜,几个鸡蛋。叶南飞的心一荡。甜滋滋的,被人惦记,本身就会很幸福,况
且还是有些暧昧的男女。

  回到家以后,叶南飞的魂基本就算丢了,不用说,尹爷爷家呗。前几天他还
忍得住,只不过是睁开眼睛想到的是尹令伊,闭上眼睛还是尹令伊,中邪了。

  唯一让他能分点心的就是那牛角弓。真是个宝贝,非常的好用。虽然比他原
来那弓拉力大很多,不过真拉起来并没有感觉特吃力。而且就算拉不满弓,这箭
出去时候的爆发力和速度,都不是原来那弓所能比的,而且射程接近原来的一倍,
也就是说,有效射程一百米都没问题。如果盲射并拉满弓的话三百米也不是个事。

  出去打了两次猎,也就是野鸡,兔子,松鸦,飞龙之类的,不打猎的时候,
他就去抗木头。这几天木头是没少抗。第四天上终于坚持不住了。于是第五天早
上,带着四五只飞龙,两只兔子,出发。由于心情急切,一个多点,他已经来到
尹爷爷大门外了。

  尹爷爷;我以为啊,年前是看不着你了呢,年后啊也够呛,你还不得回你爸
那过年啊?叶南飞;我今年不回县城,我这两天打着几只飞龙,给您带来尝尝鲜。
再说,我看那草料还不得在铡一些啊,你俩干不过来,我就过来给你多铡点,嘿
嘿。这是叶南飞考虑了好久找的两个还说得过去的借口,就这,他还是心虚,很
怕让尹爷爷看出来其实他就是想看看尹令伊。

  尹爷爷;好,好啊,哈哈,我巴不得你多来呢,呵呵。就怕你二叔他们不让
你总进林子啊。这时候尹令伊着急忙慌的从里屋冲了出来,看见叶南飞站在院子
里,有点欲迎还羞的表情格外让人心动。尹令伊有点害羞的;南飞哥来了啊。叶
南飞也有点手足无措;哎,嘿嘿。你说不见时候吧,心里这个惦记啊。真见了吧,
反而啥也说不出来了。还是爷爷打了圆场;丫头,快把飞龙收拾了,今天又开斋
了。我和你南飞哥在铡点草。

  这一天,叶南飞总是找活干,实在没活了就看尹令伊干啥呢,她干啥叶南飞
就跟着干,要么就抢过来干。要不然一停下来,他就有点尴尬。等下午吃完饭,
叶南飞又自动自觉的要回家,尹爷爷,也没挽留。只是嘱咐他要小心。叶南飞说;
放心吧爷爷,是在有危险,我就直接上树,我早就做好准备了。瞧这叶南飞的样
子啊,怕是以后来这里是断不了了。

           第二十二章想说教你不容易

  确实是,没隔几天,他就又颠颠的跑去了。这次去拎了两只野鸡,不知道这
林子里还有多少种动物可以为他找借口。爷孙俩,倒是不闲他烦,而是一如既往
的热情。冬天,东北这地方就是夜长昼短,活又没那么多,所以习惯上是开始吃
两顿饭。叶南飞到了以后正好跟着做早饭。

  吃早饭的时候,尹爷爷又提起叶南飞练八极拳的事,问他爸爸是跟谁学的。
叶南飞;我爸好像说是小时候和奶奶逃荒,逃到长春的时候,跟一个不错的哥哥
学的。尹爷爷;哦,东北的八极拳应该都是霍殿阁一脉,当时我在长春的时候,
倒是没见过他本人,但是他的弟子我接触过几个。叶南飞;霍殿阁?很厉害么?
尹爷爷;嗯,在武术界那也是一号人物啊,要不能做了溥仪皇上的保镖么。叶南
飞;啊?这么厉害,给皇上当保镖啊。尹爷爷;嗯,八极拳的最大优势就是实战,
没有花哨,而且攻击对战最讲究技巧,这点啊,别的拳法真没法比。叶南飞听着
老爷子夸自己练的拳法,心里不免也有点小得意。尹爷爷;不过在咋说也是在拳
术上求上进,毕竟有限啊。这么一说,叶南飞就有点听不懂了。

  早饭一般都不算隆重,都是简单吃。叶南飞忽然想起来了几次,吃的鱼都是
冻鱼。于是问;爷爷,咋的冬天吃不上新鲜鱼了啊?我一会给你抓点新鲜的呗?
让你冬天尝尝鲜,呵呵。尹爷爷;成啊,那冻鱼咋的也没有鲜鱼味道好,不过你
得先把草铡了再去。这老爷子,现在对叶南飞倒是不外,大有不用白不用,不用
过期作废的感觉。

  尹令伊也马上说;爷,我也要跟南飞哥去抓鱼。尹爷爷对尹令伊的疼爱是毫
无底线的,一般只要是她提出的要求,能满足的都是尽量满足。叶南飞正求之不
得;那咱俩先铡草去啊,早点干完,早点去河边。尹令伊也高兴的不要不要的,
俩人一股风似的冲出门了。尹爷爷对于叶南飞的好吃,意见不大,因为他也好吃,
不过这叶南飞就爱围着尹令伊转,让他很看不上,一个小伙子有多少正事需要做,
整天围着女人转,没出息。

  尹爷爷,望着俩人的背影,叹口气,摇了摇头。也相跟着出了门,不过有俩
孩子干活,他倒是清闲了不少,于是在院子中间打起了太极拳。他的本意,也是
向引起叶南飞的注意,这尹一方,本来就是个武痴,好不容易碰到个同行,难免
着要惦记着交流交流,而且他自认为一身修为,也总想传播一下子吧。否则白瞎
了,年岁这么大了,跟着自己深埋地下,岂不可惜。可这孩子虽然也是练武的,
但是对于他的诱惑竟然无动于衷,这让尹一方很不爽。

  叶南飞的心思不在尹一方这边,而是每个感官都在接受着来自尹令伊的各种
信息。不过他也看到了尹爷爷打太极,当时他并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太极拳;
爷,您练这是啥拳法啊?尹爷爷;这就是太极拳啊。叶南飞;哦,这就是太极拳
啊。心里话,得回没跟着学,就这拳法?能打架么?挨打还差不多,全是慢动作。
叶南飞又把全部心思放到尹令伊这边了。尹一方本来还等着叶南飞继续追问呢,
结果没动静了。

  俩人铡完草,带着家伙可就奔了河边。尹爷爷家有尖镐和铁锹,还有一张渔
网。鱼钩和鱼线叶南飞自己有。他找好位置,刨了两个冰窟窿,一个冰窟窿下网,
另一个钓鱼。下好网以后,叶南飞在另一个冰窟窿教尹令伊钓鱼。鱼饵用的是苞
米粒,这是专门钓大鱼,避免小鱼咬钩。别看大冬天的,因为小河被冰封着,你
猛的刨个窟窿,很多鱼都涌过来,因为冰窟窿这的氧气最充足啊。

  这样反而不比夏天钓的少,很愿意咬钩,俩人玩的不亦乐乎。在钓鱼的间隙,
尹令伊;南飞哥,你不用回县城的么?县城是啥样的啊?好不好玩?一下子抛出
这么多问题。叶南飞;那我跟你说了你不许告诉爷爷啊。尹令伊;为啥啊?咋连
爷爷都不能告诉?叶南飞现在对尹令伊恨不得掏肝掏肺的,哪有隐瞒的心思;那
我说了你也不许害怕。尹令伊;哎呀,你快说啊。

  叶南飞;其实我是犯错误,然后逃进林子里来的 .尹令伊;啊?你犯啥错误
啊?犯错误老严重了么?你也在这大林子里住?每次尹令伊都扔出一大堆问题,
问的叶南飞快冒汗了。我不敢告诉爷爷,就是怕万一爷爷跟别人说,我就暴露了,
然后被抓回去。尹令伊;才不会呢,那要那么说,我和爷爷也是犯错误才逃进林
子的。这回轮到叶南飞惊讶了,这才想起来,是啊,这爷孙俩就这么生活在大林
子里,一定也有原因。

  叶南飞;那你和爷爷是犯啥错误了?尹令伊;那我那知道,我懂事时候就一
直生活在这里。好像听爷爷说是外面人很坏,我爸妈就是被他们害死的。叶南飞
感觉出问题挺严重了,要比自己的事麻烦的多,所以感觉和这爷俩的距离更近了,
是心的距离,因为之前都会有戒备心的么。

  尹令伊;那你到底住哪呢?叶南飞;嗯,距离你家不远,要是走的快的话,
一个多小时就能到,没看我这两次都来的那么早么。尹令伊一听竟然住的这么近,
高兴的不得了;那你犯啥错误?尹令伊大眼睛盯着他问,叶南飞心里想,这也不
能说是为了一个女的和人打架啊,那样肯定会破坏气氛;额,,,,就是和我一
同学打架,然后把人家眼睛打坏了,那同学家老厉害了,而且我那同学在学校也
是头,我爸就让我连夜逃出来了。尹令伊虽然有很多词不懂啥意思,不过还是能
明白叶南飞说的是啥。

  尹令伊;那外面真的坏人很多啊?叶南飞;有坏人也有好人,而且你可以交
很多朋友,和朋友在一起,就很好玩。尹令伊好奇的问;那都有啥好玩的?叶南
飞一看尹令伊那单纯而好奇的大眼睛,真是太萌了,这世界还有这么干净的女孩,
真是奇了怪了。叶南飞可就来劲了,不过没等发挥呢,鱼又咬钩了。俩人又嘻嘻
哈哈的拽上来一根大草根。

  叶南飞摘下钩,把鱼往冰上一扔,开始那鱼还蹦了几下,不过马上就被冻在
冰面上。叶南飞也不急着钓鱼,应该是钓妹妹更主要;嗯,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去
滑冰,打雪仗,看电影,唱歌啊,跳舞啊。还可以逛商店,里面卖啥的都有。其
实叶南飞很少唱歌,更不跳舞,也不咋逛商店,只不过是多说一点,让尹令伊兴
奋而已。尹令伊听的眼睛都放光了。这些东西在她脑子里应该都没有啥概念。

  尹令伊;啥叫电影啊?唱歌,跳舞你会么?叶南飞;哎呀,那电影可好看了
啊,就是在电影院里啊。尹令伊;啥叫电影院?叶南飞;额,,,,,,就是一
个很大很大的屋子,可以坐很多很多的人。然后在舞台上吧,有一块大荧幕,荧
幕上就放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都是真人演的。这些都已经超出尹令伊的认知范
围了,她眼里充满的都是向往;哎呀,哪的多大的房子啊?

  尹令伊;那南飞哥,你会唱歌跳舞不?叶南飞一下子傻眼了,本想忽悠一下
她,没想到把自己圈里了。叶南飞;额,,,,,,我内个,,,我不咋会啊。
尹令伊拽着叶南飞的胳膊;不得,不得,南飞哥,你给我唱一个,要不跳一个也
行。这尹令伊这么一求他,他都感到心都酥了,别说唱歌啊,就是往冰窟窿里跳
他也不犹豫啊。

  跳舞呢,他也没少看见同学们跳,都是些革命舞蹈,忠字舞啥地,他看着感
觉很傻,从来没参与过,不过唱歌还是唱过的,他憋红了脸;我唱的不好听,不
许笑话我啊。尹令伊笑着说;不会不会。于是叶南飞就唱了一段珊瑚颂。这歌其
实难度很大,等唱到高声的时候叶南飞上不去了。不过前面唱的还是挺好听。叶
南飞赶紧说;咱赶紧起网吧,要不爷爷该等急了。其实难为情的叶南飞不知道,
一首不太成功的演唱也可以俘获一颗少女的心。

  网上的收获也不小,因为尹爷爷的网是大三合网,很好用。俩人收拾收拾往
家走,尹令伊;南飞哥,还有啥好玩的?叶南飞;还有商店啊,等有机会我带你
去逛商店,看电影。尹令伊;真的啊?不许骗我啊。叶南飞;不会骗你的,等我
这个风头躲过去,可以出林子的时候,我就带你去玩。尹令伊;那你平时在家都
咋过的?叶南飞;看书啊,我家有很多书可以看。可惜啊,现在很多书都禁了。
尹令伊;书啊?我家也有啊,爷爷很多书,都放在柜子里,他总逼着我读啊,我
咋觉得一点意思没有啊?叶南飞;啊?是吗?不会吧?那可能是书不适合你,等
我找几本给你看,保证你爱看,咋的?爷爷教你认的字?尹令伊;是啊,可难学
了。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7 12:2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