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07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4823

            第二十章密林深处有人家

  在基本温饱解决之后,他在这森林里又遇到了一件改变他命运的事,不过在
这之前呢,还有一段时间,他做了不少事,第一;二叔给他做了一张弓,起码称
得上是弓了,拉力基本能达到,做工也算很精致,是用竹片和木片粘合后做的,
箭头也是去铁匠炉去老爸的那老哥们那打的。有了像样的家伙后二叔带他打了两
次猎。教了他不少东西,比如,如何追踪,如何辨别痕迹,如何隐藏自己。做猎
人要有耐力。

  第二件事;储备粮食,咋储备?和田鼠差不多,去生产队地里偷,是不是太
缺德?没招,别弄些存天理灭人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大道理来教育人,饿你
两天试试。只不过有一次差点吓出神经病,因为正在地里掰着苞米,忽闻锣声,
枪声,呐喊声,吓的一下趴在地上,暗想这人是被抓现行了,可等了很久,只闻
声音忽远忽近,不见人过来抓,后来才明白是在抓同案犯野猪。一秋天的田鼠般
劳作,换来了丰足的粮食储备,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啊。

  第三件事;打通了生活物质供应渠道,那就是去供销社,偷。对于有开锁经
验,又有攀爬技能的他来说不算高难,只是开始有点紧张,不过一回生二回熟么,
他没想到的是,这些看是不耻的行为,不但锻炼了他的生存技能,也锻炼了他的
心理素质。不是他愿意去偷,因为鞋露脚趾了,衣服破了,牙膏没了,肿么办?
终不能去抢吧,他又不多拿,够自己用即可,反正缺了咱再去偷。

  现在的叶南飞,基本生存能力有了,粮食也储备的差不多,缺啥少啥的可以
去供销社补充,别说这小日子开始像模像样了。生活有了基本保障后,他就开始
惦记改善生活,特别是居住条件,这小地窨子主动是在是憋屈,如果建个木屋,
于是脑子里就各种童话世界里的木屋了,但是已经入冬,没法动工,只能先预备
材料,那就是每天扛回一根木头。

  其他琐碎是就不一一累述,二叔拉来一个小石磨,解决了加工粮食问题,叶
南飞除了日常锻炼,打猎开始成为生活的重要部分,因为好玩,刺激,还能吃着
肉,现在叶南飞早已经提前进入以副食为主的阶段。特别是入冬以来,进入了打
猎的黄金季节。有一次遇到狼群,他和大黑差一点交代了,不过还好最后惨胜,
生活过的还挺充实,在这里不啰嗦,不过有一件事是跳不过去,那就是竟然发现
林子里还有一户人家。是一次追狍子群,最后狍子是打着了,同时也把自己转迷
糊了,一时辨别不出位置,有指南针不假,可是自己现在所处是在家的那个方向
呢?没办法登高用望远镜一看,就发现了黄昏中的炊烟袅袅。

  这个新发现引起了叶南飞的好奇,他拿出指南针,确定了方位,开始向有人
家的地方摸去,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同样他望远镜里看到的,实际上也近不了哪
去。一路冲着这个方向行进,慢慢的他确定,应该是确实有人家在这,因为发现
了几块庄稼地,看样子距离这家不远了。但等到了以后已经是天黑,毕竟是冬天,
而且是大山里,天黑的也早。

  不过趁着月光和雪的反光看着也并不十分模糊。他发现,这块地方要比他那
宽敞平摊得多,应该算是河谷间的小平原,而这个小院坐落的地方算是这片小平
原的高地了,同样也是用木头搭建的院墙,就是农村说的障子,但是要高大坚固
的多,理由应该不用解释。院子里有一小草房,看不大清楚是什么材料建的,不
过模糊的感觉应该是泥墙草顶的草房,泥墙的优点是冬暖夏凉,保温效果好。院
子里其他附属物还有很多,看着是有一排棚子,苞米楼看着挺清晰,苞米楼会引
起叶南飞很多尴尬又挺美好的回忆。

  其他的就模糊看不清了。叶南飞考虑,是不是应该过去,搭帐篷恐怕来不及,
而且在这大林子里,突然又发现一人家,会莫名的让人,有种同病相怜的归属感
和认同感,而且特想认识一下,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跑到这大森林里生活吧。但
是也有点忐忑,会不会是一特怪的人,不然怎么会离群索居?肯定不同于普通人,
另类。他甚至会想,会是遇到一怪物吧?再不就是鬼屋?据说很多人半夜回家,
就遇到这种类似的什么人家,第二天醒了一看自己睡坟地里呢。再不就是狐狸精
之类的。他越想反而越怕了。

  不过随之打消了他的这些念头,因为他听到那院子里,传来大鹅的叫声,什
么鬼怪都不会没事养大鹅的。但他还是有点纠结的走到大门前,老远的就听见有
狗的叫声了,这声音不但不烦人,鹅鸣犬吠的,显着特有人气 .叶南飞走到门前,
正想着,敲不敲门,敲完以后说啥的时候,小草屋的门开了,透出了些许光亮。

  然后听见一个略苍老,但中气很足的声音:「是哪位朋友路过我老头子这狗
窝了么?」呀,人家知道了,是啊,就狗这么叫,不知道不见鬼了么。叶南飞略
微有点紧张:「啊,,,内个大爷,对不起啊,我打猎,光顾了追了,有点嘛达
山了,晚上走到您这,看看您这方便留我一宿不?」

  那大爷刚才边说话,已经往大门这来了,听完叶南飞的话,没犹豫,直接把
大门打开了。大门一开,俩人都一愣,叶南飞挺意外,刚才听声音,应该是一位
身材魁梧的大爷,可这一看,别说高大,应该说矮小,叶南飞本身不是很高,他
比叶南飞还矮着半头,瞧着也就160多。长相也很普通,流着山羊胡,只是眼
睛很亮,很有神,这不同于大多农村的农民,很多农民,可能因为见识,或者教
育,等等原因,眼神要么混沌,要么无神,之所以他看这么清楚,是因为老爷子
拎着一提灯。

  这老爷子也挺意外,之所以这么痛快的开门,是因为听着声音年纪就不大,
可以排除坏人的可能,但是一见之下,有点出乎意料,这孩子长得挺魁梧,虽然
大冬天的,收拾的也挺利索,背着背包,挎着弓,后面还拽着一个和担架差不多
的爬犁,边上蹲着一条狗,一声不响的看着你,就是这孩子头发长了点,虽然带
着帽子,但是额前有刘海已经耷拉下来。

  一愣之后,叶南飞赶紧嘿嘿一笑;大爷您好,还半鞠了一个躬。有事求人,
那就要做到礼数够。果然这大爷露出欣赏的神色,赶忙把叶南飞让了进来。院子
里那狗还在旺旺的叫着,大爷哏叨了它一声,不过它还意犹未尽,可当它一看见
大黑的时候,立马消停。大黑很淡定,不过显着冷傲了一点,也没搭理人家,那
狗却有点极尽献媚,这狗是浅黄色,个头比普通笨狗要大,总之是各种大,耳朵
也大,嘴巴子也大,爪子也大。嘴巴子是黑色的。叶南飞没见过这品种,就好奇
问;大爷这啥品种的狗?

  大爷:「也不是啥品种,是串子(杂交狗)好像是咱们的笨狗和一老毛子的
什么狗串的。」叶南飞;是公狗?大爷:「是啊,要不见了你的狗,能那德行么,
呵呵。」叶南飞这才想起来,大黑是母狗啊,他却一直拿它当兄弟了。再看那大
黄狗,明显态度很友好,回头再看大黑,还是那么冷傲,这让叶南飞很不解,大
黑经过上次的大战,鼻子头被咬下来一块,脸上还留下两道疤痕,明显毁容了,
你这傲气从何而来啊。

  叶南飞把狍子放到院里,大爷让赶紧进屋,当他抬头往屋里去的时候,这次
轮到他不淡定了,因为门口站着一个女孩,瞧着比自己小不多少,当时他眼睛就
直了,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心里想的对象就是孔维佳,不过这女孩可比孔维佳长
得好看,年纪不大,个子已经和那大爷一般高,鹅蛋脸,梳着两根大辫子一根搭
在脑后,一根搭在胸前,而姑娘手里正捻着那发梢,杏眼,直梁鼻,按理说中国
人的审美标准是悬胆鼻最为标准和精致,不过直梁鼻比悬胆鼻鼻梁要更挺,更高
一点。面带笑意,因为光线有点昏暗,看不清肤色,不过更显着妩媚动人。

  这相貌其实并非那种惊人的美,而更像邻家女孩,越看越亲切,越看越耐看
那种。他正看得出神,忽然听见似乎有人叫他:「喂,喂,小伙子,小伙子,哈
哈。」在看那女孩,噗呲一笑,一扭身进里屋了。他这时才猛的回过神,妈的,
肯定是失态了,回头一看,那大爷笑呵呵的在叫他,说:「这狍子你打的?行啊,
小伙子,看不出来,挺厉害啊。」叶南飞正在为自己刚才的失态脸红,尼玛的这
也太没出息了,咋看见个姑娘跟丢了魂似的:「哦,哦,就是碰巧,嘿嘿,正好
一群狍子让我碰着了,这不一路追下来,狍子是打着了,不过也嘛达山了,要不
是看见您这,今晚上可就惨了。」

  那赶紧进屋暖和暖和吧,正好咱爷俩喝两盅,哈哈。叶南飞有点尴尬的:
「哎,大爷您先走。」俩人脚前脚后的进了屋,那闺女已经把热水倒好了,放在
地桌上。大爷;快坐,小伙子,到我这别客气,就当到家了。叶南飞;哎,,,。
叶南飞这近距离看着那闺女,就更局促了。他这进了屋算是清楚的看清了这爷俩。
老大爷从精神头和眼神来看很有精神,就是脸上的皱纹显示出,老头的年纪应该
不小了,流着白色的山羊胡,蒜头鼻子,三角眼,皮肤黑红色。摘下帽子,不多
的头发向后梳着,显着干净利落。这些都看出和普通农民不太一样。

  而闺女的肤色也有点黑,可能和常年在外劳动有关,脸蛋可能因为冬天的缘
故,有点红。叶南飞也没再敢看,而是赶紧端起水缸子喝水,一着急还差点把自
己烫着。那姑娘又被他的窘态逗的噗呲一乐。老大爷:「哎小伙子你慢点,我瞧
着你不像乡下人呢?咋看着像个读书的后生?」叶南飞;啊,,,,我也就是来
了几个月,在我二叔家住。李屯的。大爷;哦,难怪,对了,令伊啊,你去整两
个菜,来客(qie)了,我和他整两盅。那姑娘;哎。

  叶南飞;啊,还整啥菜啊,别麻烦了。大爷;哎,,你这后生,我说你不像
乡下人么,就是不爽快,那来家了,还不得好酒好菜的吃点喝点。叶南飞;那好,
正好趁着那狍子没冻上呢,我把它扒了,卸点新鲜狍子肉,咱们吃个新鲜。大爷
乐了;成,狍子肉我也有,不过这么新鲜的可不多得,赶紧的吧,一会冻上了还
真就不好扒了,我跟你去。

  就这么的,俩人又重新回到院子里。那大黑见叶南飞也没有带它进屋的意思,
人家自己想招了,直接进人家那大黄狗窝里趴着去了,那大黄似乎一点不在意,
反而挺高兴。叶南飞心里想,么人和牲口都一个德行,见着母的就么这么没出息。

  开饭了,炕桌中间一个大海碗,狍子肉炖土豆萝卜块,四周分别摆着,爆炒
腰花,狍子里脊炒白菜片,小鸡炖粉条蘑菇,焖的胖头鱼。边上还摆着两个小蝶
的萝卜条咸菜和辣白菜。在边上还有一盘子上罗着好几张大煎饼。尹大爷;来小
伙子,先来一口,热乎热乎。叶南飞跟着端起酒盅,按照以前喝酒的习惯,半盅
进去了,突然嘴里火辣辣的,一溜火烧的进了喉咙和食管,噎的他差点一口气没
上来,这什么酒啊,这么霸道?

  尹大爷:「赶快吃口菜压一压,这小伙子挺猛啊,我这可是自己酿的小烧子,
劲大着呢,嘿嘿。」叶南飞赶紧夹了一口白菜放嘴里,这白菜又给了他另一种愉
悦的口感跟味道,没想到这姑娘的烹饪手艺这么厉害,也有可能是自己好久没有
吃到蔬菜的原因,口感脆爽,鲜香。可能很多人对白菜的感觉并不很好,应该算
不上什么上档次的菜,可是别忘了,白菜之所以能被叫做百菜之王,不是没有道
理。你嫌白菜做出来不好吃,那是因为烹饪方法不对路。白菜不管是炒,炖,熬,
生拌,都可以做出独特的味道,可素吃,也可以和肉搭配。

  小烧子的火辣,让白菜的脆爽酸滑一中和,嘴里别提多舒爽,叶南飞一个劲
的对尹令伊树大拇指;做的太好吃了。尹大爷不忘了推销自己的爆炒腰花,给叶
南飞夹了一块,他放到嘴里,一嚼,哇,这是肉么?是肉怎么会这么脆嫩?腥臊
气已经被压制到最低程度。叶南飞;大爷,你教教我这腰花咋做的,我也学一手,
真好吃,不怪您刚才非得要留着。尹大爷;只要你以后常来,教啥都行,呵呵,
我这里啊,啥都不缺,就是缺人啊,这大林子里,年八辈的不会来一个人。

  是啊,这就可以解释,为啥书里经常说某某民族,热情好客,如何如何,然
后又说农村人如何热情好客,年八辈的也见不着一回外来客人,可不是热情么。
你要天天来客,你看谁还热情的起来。很多人怪大城市的人太冷漠,没有人情味,
越大的城市,越现代化的,越是如此,为啥?不是哥不热情,而是哥的热情已经
耗尽,因为需要热情的地方太多,量也太大。

  尹大爷;对了,小伙子,你这娃娃,怎么你二叔就放心你一人进林子打猎?
这个问题叶南飞挺难回答,这爷孙俩虽然瞧着人很好,不过毕竟刚认识,自己这
是、类似逃犯的身份,毕竟太敏感了,于是说;没事,我跟他们进山多次了,我
们在林子里有一个窝棚,是我们打猎的中转站,我都在那住过好几次了。叶南飞
本来不善于撒谎,而在这老人和美女面前更是撒的脸红心跳。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7 12:2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