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06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4481

  听二叔说的打猎,也让叶南飞心动,总吃鱼,也不是回事啊,那打猎怎么打?
不能全靠自己这小弹弓子吧?枪,看样子是弄不到了,老爸那根本没给自己整把
枪的意思,不然这次还不让二叔带来,估计是有难处,而二叔除了那把双通猎枪,
靠他的面子在队里是弄不到枪的,队里倒是有几把破枪,训练民兵用的。

  那么再能想到的,就是弓箭,对了,只有这东西可以自己制造,而且弹药无
限制,枪这东西,就算你有一把,子弹问题你也解决不了。于是在有出去收集绳
子的时候,顺便找了一根枫树的幼树,大约细擀面杖那么粗。枫树在东北一般叫
做拧劲子,不太成才,但木质很有韧性,叶南飞感觉比较适合做弓。

  弓弦只有普通的细绳子了,把那棍子截成一米半的样子,然后用绳子拉紧,
弯成弓状,绳子系紧,差不多了。用直流点的树枝,修的光直一些,没有箭头,
也没有箭羽。只是箭尖削的很尖利。这就是箭了。

  兴奋的拿出来试了试。效果可没有预想的那么好,首先没有叶南飞预想的射
的那么远,也就射出二三十米,这还得说不瞄准的情况下,而且这没有铁质箭头
和尾羽,根本没啥精准度和破坏力。

  他试了多次,感觉弓的拉力也是问题,如果在用粗一点的木头做弓背,恐怕
自己也未必能拉动,看来自己的力量也成问题,说古代人射箭如何如何精准,什
么百步穿杨,什么李广能把箭射到石头里,不是那么简单的,想射百步穿杨,不
但你得有那么大拉力的弓,关键是你还拉得开。

  有一天晚上他还从瞭望口试射了一下,别说还挺管用,他看见黑乎乎的应该
是个动物,就射了过去,结果听到了那野兽的怒嚎,到底伤到什么程度就不得而
知了,看来总比那弹弓子强。这院墙的工程用了二十多天,终于竣工。大门的两
根柱子格外粗大,看着挺霸气,门是用碗口粗的木头捆绑而成的门板,合页只能
用绳子和门柱子捆在一起,都是就地取材,做不到美观,只能实用了。

  墙外,堆放了一圈刺蒺子啥的,墙上面也插着带刺的树枝,这把大门一关,
墙内可就是一个安全的世界了,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打造的小窝,心里格外有成就
感。另外还在院子里搭了一个类似凉亭的东西,当然没有凉亭那么造型漂亮,四
根柱子,上面架了一个人字形的顶,在上面有树枝铺,树枝上面顺着坡铺的草,
叶南飞是不会栅草房了,那绝对是个技术活。

  不过他有他的笨办法,比如先在地上编成草帘子,然后在拿到房顶上铺开。
没有别的草,只能在河边找到一些芦苇。真正盖房子用的草其实是一种特殊的专
用草,就是大甸子里长得甸子草,有稻草那么高,但是要细,这种草像有楞有槽
似的,草又细,栅房顶,最适合,水很容易就顺着下来了。

  叶南飞搭这么个亭子倒不是说要追求个风雅什么的,而是他要用这种办法烤
鱼,那在院里的空地里生火,很容易让森林外面发现,那么上面加个盖,出去的
烟,就分散了。另外,他打算打猎的话,那么打下来的猎物的肉咋处理是个问题。
他看过杂志,里面介绍南方储存猪肉,南方气温高,潮湿,很难保存,那么当地
人就发明了两种办法,一种是熏肉,一种是腊肉。腊肉需要大量的盐,这个肯定
没有这个条件,而熏肉,应该问题不大,如果把肉挂在这个亭子的棚顶,然后下
面一天24小时不断火的熏着,估计这肉就不可能坏,也不会招苍蝇。

  工程小有成效,看着自己一手打造的作品,叶南飞很是满意,这些日子也是
累够呛,终于完工,人就像一根拉紧的皮筋,突然松弛下来,首先是窝在窝棚里
好好的补了补觉,补充体力和精力,第二天又尝试着烤鱼,心里话这次在考的怎
么香也无所谓了,你们还能跳过来不成?你们倒是跳一个我看看,嘿嘿。

  又找了几块形状好而光滑的大石头,重新砌了下亭子里的火塘池子,这下烤
鱼干的效率更高了。工具好使,事半功倍,也让人愿意干,这样收拾鱼烤鱼,忙
活了两天,可就又闲下来了。院子已经收拾完,几天来证明效果很好,到是又来
了不少野兽,但只能望墙兴叹,进不来,叶南飞在窝棚里睡的安稳啊。

  鱼呢,新鲜的随时可以去河里打,而鱼干也储备了不少,没必要无限的储备
下去,只是为了应急时候吃,那剩下的时间干嘛呢?有吃有住的,似乎这温饱问
题解决的还不错,温饱和安全问题解决以后,人就开始休闲下来了,叶南飞还特
意在亭子里用树藤结了一张吊床,中午还可以在亭子里搂个舒爽的午觉。

  他到是也寻思,是不是可以出去尝试着打猎,可就靠着那把小破弓箭?还是
那小弹弓子?还是军刺和匕首?就这几样家伙,能不能自保都成问题,别说打猎
了。人啊,就是不能闲,一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

  叶南飞的胡思乱想先是想家,前些日子忙乎起来压制了这个想法,这闲下来,
就挡不住了。很多人长大以后才离家,感觉不强烈,只有青少年以前,那个想家
的感觉,说是撕心裂肺也不为过的。他有几个同学,就是因为家在外地,猛地独
自一人离家在外,扛不住那种想家的思念,毅然的回去了。

  还有的虽然没回去,但是晚上会藏在被窝里偷摸哭,当时叶南飞不理解,甚
至嘲笑那些同学。但现在他理解了,那种滋味相当不好受,是一种心痛的感觉,
他不像你身体受伤了,可以用手握着,摁着,可以缓解一下疼痛,可这感情上的
痛,你怎么减缓?这种思念,一般会一个月以后,慢慢得以缓解。

  很奇怪的还是,他最想念的反而是老妈,按理说,他是和老爸比较亲近的,
也总是跟老爸在一起,老妈相对严厉,不苟言笑。对自己温情时候少,呵斥时候
多,但奇怪就在想家的时候最想的还是老妈,想家的主要内容还是老妈,老妈就
像这个家的主体一样,母亲的伟大恐怕就在于此,它是一种融入到血液里的情感,
很复杂,很难说得清。

  这种思念的痛苦呢,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一种思念难受,但可以用另一
种思念代替,当想家的感觉强烈的时候,叶南飞就尝试着转移到另一个想念的对
象上,那就是孔维佳。老爸如果知道这个结果,肯定会很伤心,最思念的是两个
女人。他硬是排不上号。

  想老妈呢,你没啥缓解余地,但想孔维佳就不一样了,想孔维佳,开始是想
这个人,心里也会难受,以前在学校虽然后期也没咋直接接触,不过都在一个班,
可以随时关注的,现在,却是生离死别的感觉。但是想着想着,就会往暧昧的方
向去,什么如果接吻了,拥抱了,越想越是面红气粗。身体各种生理反应就都上
来了。

  别怪叶南飞下流龌蹉,没办法,正是青少年时期,欲望和情感都异常丰富。
他的身体又这么强壮,而且别忘了他破处时候早,自慰的经验也有,你说怎么能
阻止得了人的本性反应呢。所以说,想家转移到想孔维佳,之后转移到欲望上,
最后通过自慰宣泄掉。还真是个不错的方法。这一个多月的逃亡生涯,都让叶南
飞想不起来欲望这回事了,也好久没有自慰过了。

  这自慰过程,比在家里爽不少,因为不用再担心被人发现的问题,整个大森
林里,找个人都费劲啊,别说被人发现自慰这种猥琐行为了。大白天的就可以在
院子里自慰还可以叫出声来,没有了偷偷摸摸和负罪感,嘿嘿,就这么爽。以前
在家,都是猫被窝里,或者厕所里,完事以后,很怕自己弄的动静大了,是不是
老妈和老爸,可以在东屋听见啊,会不会有谁经过窗户看见啊,每次他都焦虑这
个事,如果在厕所呢?完事了,他就跟做贼似的,四下看看啊,是不是有人,是
不是会有人偷看到。叶南飞怀疑这么焦虑下去,容易得焦虑症。

  在这虽然不用焦虑被人发现的问题,可还是有一样让他受不了,那就是这些
日子一直相伴的大黑,这些日子里他俩是形影不离,叶南飞走到哪它就跟到哪,
也确实让叶南飞减少很多孤单的感觉,唯一不适的就是,他自慰的时候,晚上呢,
本来他俩一个躺着,一个趴着,个想个的,谁也不耽误谁,不过想着想着,叶南
飞就有想法了么,年轻就是好,不管有没有想法,它都可能立起来,手跟着就上
去摸,那舒服的感觉立马扩散开来。然后会自然的进入状态中,说白了就是意淫。

  接着就会有动作么,那狗你说多敏感,它又不是人,睡熟了,可能真不知道
身边发生啥事,它这就算睡着了,这么静的晚上,就你那动作那么大,不可能不
察觉。

  于是大黑就会过来看看发生了啥事,这让叶南飞很尴尬,还有一次,躺吊床
上,他又思春了,思着思着就有了动作,本来大黑也在迷瞪午觉,但是听到叶南
飞有异动,就过来瞧瞧咋回事,叶南飞正在兴头上,忽然听到一侧有;哈,,,
哈,,的喘粗气声,转过头一看,大黑吐着舌头,哈,,,哈,,的喘着粗气,
看着他呢。叶南飞这个尴尬啊,虽然不是人,不过这事让一双眼睛在边上盯着,
你怎么觉着,怎么怪。叶南飞转过身,朝向另一侧,那大黑也跑到另一侧,又坐
那,哈哈哈的喘着粗气看着你。叶南飞是一点情绪都没有了。

  又一天,叶南飞趁着大黑没注意,偷摸跑到营地边上的林子里,想来个私人
空间的,淋漓尽致的舒爽一把,在这野外也别有一番风味,可以想象一下和孔维
佳来个野战,又想起了小时候和三个女孩一起在麻地里的野合,情绪立马高涨,
男人其实很多时候就是沉浸在自己的意淫里,比如和多年的老婆在一起做爱,那
脑子里肯定不是老婆,否则能进行得下去才怪。

  不是说好的淋漓尽致么,叶南飞正感觉和孔维佳野合,想象着自己粗大的那
话儿,插进孔维佳的小穴会是多么爽的感觉,这边想着,手里动作可不断,来回
套弄,直到高潮,火山爆发的时刻,喉咙里自然段发出低吼声,这低沉而又带有
野性的吼声,让叶南飞苏爽的淋漓尽致了,不过同时也呼唤来了大黑。大黑是搞
不清楚状况,以为有敌情,从院子里冲了出来,一边叫着,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他
的身边,看了看叶南飞,然后又警惕的四下看了一下,发现没啥敌情,就又摇头
摆尾的,冲着叶南飞献媚了。

  这时候的叶南飞还好已经火山喷发到尾声,正在享受余韵,然后它就冲过来
了,让叶南飞哟一种要踹它两脚的冲动。这么干容易得马上疯的好不?就不能互
相留一点私人空间么?此刻,叶南飞下了个决心,必须给大黑在窝棚外搭个窝,
得分居,这简直太没有私人空间了,就不能保持点距离么,狗也不明白距离产生
美这种哲学道理。

  回去以后他就开始着手搭狗窝。是用碗口粗的木头,硬是立着,用大斧子订
到地里的,里面用木头铺上,相当于实木地板了,在在上面铺上干草,狗窝的顶
部做成一面坡。先用木头铺上,在铺上在删上草,这算是给大黑打造了一个新家。
大黑跟着跑前跑后的挺欢实,不过晚上眼睛就长长了。因为叶南飞不在让它进窝
棚了,而是强迫它住新建的狗窝。

  这让大黑很不爽,在窝棚外徘徊了很久,并发出哀怨的声音,时而还挠挠门。
但是叶南飞下了狠心,就是不让它进。后来也就没听见动静了,估计是没招了。
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开门,好么,人大黑就苟球在门口,硬是没有去狗窝。
叶南飞看见大黑的眼神里都带有哀怨了。很是受不了这种眼神,不过大黑并不记
仇,没一会就又欢实了,跟叶南飞围前围后的。

  连续两天,叶南飞也没让它进屋,大黑似乎也习惯了,不过人家也不去狗窝,
就那么在门口趴着,叶南飞以为,反正现在是夏天,趴外面当乘凉了,等冬天冷
了自然就进窝了。但是,这天晚上下雨,叶南飞听见大黑在门口哽叽的声音了,
它就是这么倔,这么有个性。叶南飞没办法,赶紧开门,又有点气,又有点无奈。
它进来第一个动作就是甩身上的水。哎吆,这把叶南飞牙疼的。指着大黑说;不
能上床听见没?话还没说完,它就窜上床了,还好没满床下窜达,趴在床尾自己
那位置,抬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叶南飞,叶南飞这个无奈啊,有种想骂人的冲动。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6 18:3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