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06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8571

  看着河里游来游去的鱼,叶南飞童心大发,忙跑回窝棚取来渔网。打鱼呢,
叶南飞是不太在行,不过看过别人打,照葫芦画瓢呗,这下渔网,技术含量也不
高,这渔网呢,民间叫掛子,有半米高的,大的有一米高的,网眼有大有小,看
你的选择,上面有漂子,可以让渔网浮在水中,不至于沉底,你只要把渔网拉开
在你认为鱼多的地方,基本就可以了。

  还有其他的网,比如旋网,拉网,抬网。旋网通常需要技巧,要把网甩出去,
既要甩的圆,又要远。拉网比较残酷了,一般大型水域或者海洋捕捞都是拉网,
如果网眼太小的还被称为绝户网,因为你不管大小鱼都被捞上来了,一点种和根
都不留,不就绝户了么,据说当今中国海边的带鱼,为了避免种群的灭绝,开始
自我调整,不大点的小刀鱼就开始性成熟,并且能繁殖了。

  叶南飞用这种掛子呢,是倒霉的鱼撞上算。虽然他业务不熟练,也没有经验,
但架不住鱼多啊。那时候大小河流里的鱼也不知道为啥那么多,是那时侯人都不
吃鱼么?应该不是,而且看着应该是自古以来鱼就这么多,那为啥后来这鱼就都
没了呢?现在连有害生物都吃到被养殖的程度了,难道是改革开放以后都特能吃,
给吃没了?还是因为河流污染,鱼生存不了了?应该两种因素同时导致的。

  叶南飞挑了一块水域平稳的地方,斜着把网下上了。然后脱了衣服洗澡,早
上的河水还是有些凉,不过反而让叶南飞精神一震。一边洗澡,也可以往网的方
向赶鱼。受了惊吓的鱼,最容易撞网上了。在清凉的河水里洗去将近一周的灰尘
和疲倦。等洗完了,起网的时候,叶南飞兴奋的惊叫起来;哦,,,,吼,,,
,,,这一网的收获也太丰厚了,他拎着沉甸甸的网都有些吃力。

  叶南飞赶忙又回去取了两个水桶来,开始兴高采烈的摘鱼,这河里还真是物
种齐全。虽然没啥太大的鱼,估计也是河小,或者这网眼小,最多的是什么嘎牙
子,青鳞子,还有一条半大的鲶鱼,剩下的还有什么白票子,鲫瓜子,葫芦片子,
老头鱼,船钉子。

  摘鱼也挺费事的活,摘不好鱼就给掐死了,不死也重伤,他留了一些没受伤
的,放水桶里养起来,这么多鱼,自己肯定吃不了的,还有一些直接收拾了。他
正干的起劲,大黑旺旺叫着往窝棚方向跑去了,叶南飞估计是二叔来了。果然,
大黑带着二叔来到河边。

  叶南飞兴奋的喊着二叔,让他看看自己的收获。二叔也上来帮忙,收拾鱼。
本想挂几条鱼做着吃,没想到,这一折腾半上午过去了。收拾完爷俩开始做饭,
嘎牙子长得和鲶鱼差不多,只不过个头一般都长不太大,十多厘米的比较常见,
颜色,脊背发黑,肚皮发黄,背鳍和胸鳍的最长处都进化成硬刺,摘鱼的时候,
弄不好就扎手。它和鲶鱼一样属于无鳞鱼,这种鱼就是适合炖着吃,或者熬鱼汤。
非常美味。

  其他的青鳞子,白票子煎着吃比较好吃,而老头鱼和船钉子属于小肉滚,打
鱼酱,或者炖都可以,鲫瓜子和葫芦片子油炸最好。二叔来了那做饭非他莫属了,
因为他家也一直是他做饭,没办法家里地位低啊。叶南飞给打下手,他才发现,
窝棚里竟然有个坛子,里面装着荤油,二叔说是野猪和獾子的肥肉熬得荤油,因
为豆油都是定量的,吃不起啊。包括叶南飞晚上用的油灯都是獾子油的。

  二叔的做法很好,他把嘎牙子炖锅里,然后把锅的四周贴上苞米面饼子,这
样等鱼做好了,饼子也熟了,一举两得,鱼好了以后,他俩又煎了一些,爷俩做
好后,开始大快朵颐。期间叶南飞问了一下家里有消息么,二叔说;你爸还没来
信,不过那啥,你别操那心,消停在这呆着,你没事,你爸那边才能安心,没事,
他啥场面没见过。临走,叶南飞让把剩下的收拾好的鱼全带走,不然吃不了还不
都坏了。二叔还是要把枪留下,叶南飞死活没同意,虽然他喜欢,但是二叔来回
穿林子,安全更重要,而且让他不安的是,还有很多事要二叔帮忙呢。

  什么事情你不放在当时的历史环境和条件下,你就很难理解的,比如按理说,
这叶南飞在林子里住,然后呢二叔要管吃,其实就现在来看,这侄子在亲叔叔家,
别说吃,就是吃住你都得管着,也应该没问题啊,可当时的叶南飞是绝对过意不
去的,一方面可能他确实面子矮,脸皮薄,不喜欢给别人填麻烦,可主要方面是,
当时的粮食是按人口定时定量,供应的。本来是给他家五口人的口粮,还有三孩
子,那口粮肯定跟大人的不一样,你说你猛的,多了个大小伙子,这口粮明显要
不够的啊。

  叶南飞不小了,这点他还是知道的,有的看官可能会说,在买点粮食不就完
了么,粮食能多钱啊,那您就没经历过物资短缺时代,谁卖给你粮食啊?家家就
那点分的,你去粮站买,那好,第一你不是红粮本,不一定卖给你,第二你有没
有粮票,没有粮票光有钱也不卖给你。所以说别以为这是小事。这是一个能不能
吃饱饭,挨不挨饿的问题。甚至揭不开锅的问题。

  这二叔临走带走了不少鱼,叶南飞心里多少好受一点,经过这两三天的郁闷,
吃的问题迫不及待的的提到日程上来了,当所有问题出现的时候,吃饱肚子,生
存下去,无疑是最急迫的,也是不得不最先考虑的问题,之后才有心情和精力考
虑其他的。

  叶南飞把自己所有的储备全部摆出来,苞米茬子,苞米面,加上高粱米一共
也就二十多斤,这一个月的量恐怕都不够。还有点煎饼,盐也不多,油到是可以
用荤油代替。口粮就这些。粮食问题确实让叶南飞牙疼了,在这林子里要躲多久
还不知道,不过已知的是粮食勉强够一个月的,不能在让二叔给自己带粮食了,
那对于他家简直就是灾难性的,就二婶那关他就过不去。

  昨天的打鱼经历却给他带来了启示。记得他看书时候有一段讲西晋的白痴皇
帝司马炎,有一年天下大旱,粮食产量锐减,大量百姓挨饿,朝堂上讨论如何赈
灾,这哥们却说了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说;这些百姓没有粮食吃,为啥不吃
肉糜?么粮食都吃不上了还让人吃肉。

  不过这话对叶南飞正合适,粮食现种,肯定不赶趟,不过这河里的鱼是随抓
随有啊。叶南飞考虑着这鱼都可以咋吃,可以几种做法。还考虑到,这要是碰上
汛期,连雨天啥地,还要想办法储备一些鱼肉,另外给二叔准备出一份,这样他
的压力会小一点。对,就这么干。想完这些,叶南飞算是心里有点底了,焦虑轻
了些。

  心情好多了,虽然还是担心父母的情况,可毕竟找到点事做了。第二天,叶
南飞迫不及待的开始实施计划。今天的目标,主要是想弄些储备的鱼,想储备的
话,就必须是可以晒成鱼干的,这样鲶鱼和嘎牙子之类的无鳞鱼是不适合的,大
点的也不适合,只有青麟子,白票子这些小白鱼,大小适中,适合晒鱼干。

  开始一网没经验,还是嘎牙子比较多,等第二网,换了个略微急水流的地方,
确实白票子等小白鱼多了。这两网就够叶南飞收拾一天了差不多,中午炖了小半
锅嘎牙子,叶南飞一贯的喜欢酱焖。可惜老妈给带的酱不多了,都舍不得多用。
佐料也没啥,不过贵在新鲜,虽然佐料不多,但绝对的鲜美,不知道是自己亲手
做的关系,还是鱼太新鲜的缘故,叶南飞感觉比昨天二叔做的还好吃。

  嘎牙子鱼肉的特点就在细嫩,他只吃了一点煎饼,剩下半小锅的鱼肉加烫,
都吃了。吃得撑得慌,躺床上都不爱起来,大黑也以鱼为主吧,那粮食要是带上
它吃的,估计半个月都不够。和大煎饼玉米饼相比,大黑当然更喜欢肉,哪管是
不太中意的鱼肉。

  睡了个午觉,起来就开始打收鱼,抓鱼开心,收拾鱼可就糟心了,一条一条
的开膛破肚,这活可不遭人干,好在在河边,边收拾,这些垃圾直接被河水冲走。

  好容易收拾完,他又发现个问题,那就是咋晒。昨天想的简单了,在石头上
晒,可这么多鱼,哪有那么多石头?他小时候在奶奶家见过晒鱼干,那是用竹帘
子,把鱼摆上去,然后会用松木杆举到很高处晒,当时他还不大明白整那么高,
是为了啥。不过一会他就明白了。

  着急忙慌的现编帘子也不赶趟啊,再说他也不会。他想了个办法,绳子他还
是不少的,一头系窝棚的木头上,另一头拴树上,然后用柳条,把鱼串成一串一
串的,挂在绳子上晾。和晾衣服差不多。等挂完了,阳光也没多少了,奔着落山
去了。同时也发现一现象,就是这几天也没见有啥苍蝇,但是这鱼一晾出来,才
发现,森林里绝对不缺这种生物。

  这动物的本能真是不可小觑,也不知道这鱼腥味能传出多远,这大大小小的
苍蝇们组团来吃了,这到底是给自己储备的食物还是给苍蝇啊。叶南飞傻眼了,
以前看见晒鱼,都举灯笼杆那么高,原来是为了防止招苍蝇。这可咋弄?这鱼,
眼瞧着是要被苍蝇们挨着嗦啰个遍了,并且肯定要在上面生个宝宝啥地,今晚上
生,明天就变成小蛆,在上面爬呀爬呀,这鱼还能吃了么。

  不行,赶紧摘下来,不然一会都得扔货,叶南飞看过闲书,了解一些苍蝇的
习性,它吃饭和别的生物不一样,它是先从嘴里吐出一种溶液,把食物溶解成液
体状,然后在吸食,你说这多恶心,就是先吐,在吃。他把鱼又都摘下来放水桶
里。这么晾明显不是个办法,就算苍蝇不吃,马上天黑了,这么挂到明早上也都
得坏了。

  他想起了自己做鱼肉松,那这些鱼不是可以烘干么。实践出真知啊。马上行
动,开始在屋里用炉子上的锅,不过发现不行,锅上热太快,弄不弄就糊了,要
不你放油,可那又那么多油啊,既然铁锅温度太高,那就用上热慢一点的,温度
恒定一点的,什么呢?想来想去,石头最适合。

  叶南飞急中生智,把炉子里的火挪到院子里,四周用石头围上,中间是火堆,
然后把鱼摆在石头上慢慢烤,这效率和质量都有保证了。用了两三个小时,才算
把这些鱼烤的差不多。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啊,这话一点不假,看着自己这一天
的劳动成果,虽然挺累,不过成就感还是很大的,毕竟是完全靠自己完成的。

  把烤好的鱼干,用布袋装起来,挂在窝棚的棚顶。躺在床上,一边抚摸着大
黑,一边寻思着,在储备一点,这玩应完全可以代替粮食,应该营养成分比粮食
高。这营地防蚊虫,他还是采用的老办法,很管用,特别这是固定居所,这蛇可
得小心。他连着设了三道草药防御圈,烤鱼那会,他又用窝棚里以前晾的干艾蒿
熏了半天。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还是疏忽一件事,那就是他在窝棚外烤鱼,这肉香可是
引来不少吃货。叶南飞没想到反响这么大,外面可是显着很热闹,弄得叶南飞和
大黑都很紧张,有的动物顺着香味摸到窝棚周围,并试图进来,好在这窝棚都是
用海碗粗的木头搭建,很是坚固,否则还真不抗这些家伙这么折腾,偶尔还有它
们之间的争斗声。大黑很识时务的没有叫。

             第十八章安全第一

  叶南飞刚把口粮弄出点眉目,马上意识到,安全问题也提到日程了,刚到这
里的时候还茫然,这回根本没空茫然了,应该干的事多了,你别肚子填饱了,养
的肥肥胖胖的,正好给啥野兽当了点心,你说冤不冤。第二天早上他迟迟没敢开
门,怕猛的窜进来个什么东西,当初搭建窝棚的时候,老爸是留了瞭望口的,平
时用木头塞着。

  在里面观望了很久,然后做打开门的意图让大黑看看,感觉大黑并没有拒绝
的意思,反而跃跃欲试,那就应该都走了。出来以后,果然除了各种脚印和便便,
没有留下其他东西。他仔细看了一下,除了犬科动物就是猫科动物了,不用说,
引来的都是食肉动物。

  瞧着这些足迹,叶南飞不得不坐下来认真考虑下如何应对了,在这么下去,
这里不就变成动物游乐场了么,这到没关系,自然和谐么,关键是自己很有可能
成为他们娱乐完的点心,这就可怕了。考虑了半天,古往今来,保护安全的无外
乎就是筑墙么,古代中国就是各种墙,比如国,最原始的意思,就是一圈城墙里
边的土地和人的意思,后来还建了长城。朱元璋更有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
战略思想,英国有古罗马长城,欧洲大陆有各种城堡,其实也是一种墙的改进版。

  那叶南飞的窝棚的安全防御,也必然跳不出这个模式。可是没有那有物力和
财力建那种城墙,防御野兽也未必需要那么高大的城墙,那么简单易行,比较容
易操作的,那就是用木材。这个不用有太多的智慧,农村每家每户之间,都是靠
木头的障子来间隔的。说白了就是南方人说的篱笆,只是没有篱笆那么文艺和有
美感,障子比较粗放实用。

  叶南飞在考虑,建障子是肯定的了,但是农村的障子是划分界限的作用,根
本就不在用于安全防御了,而自己要建的主要作用就是防御。那么差别就在于,
要比障子高大坚固。目标已经确立,下面考虑的就是,建多高,范围多大,材料
的问题。

  如果要想防御住大型野兽,没有一人多高那是怕一点作用也起不到的,最起
码要两米。范围吗,当然是越大越好,很简单的心理,圈多少就好像圈成自己的
了似的。其实这大森林里,那有什么你的,我的的概念。但是目前的条件是,刚
进林子,还没站住脚,根本没有精力和实力圈太大,叶南飞本想把这片平缓地带
都圈进来,但恐怕工程量太大了点,一时半会完不成。

  现在当务之急的是,建一块安全的地方,让自己能安全无忧患的生存下去,
至于更大一点,以后条件好了可以改善么。既然需要速度,那么范围不能大,用
的材料和工时才不能长。那就以窝棚为中心,东西南北各延伸差不多十来米。那
就需要建一个周长为80米的方形木墙。

  基本这样寻思好后,简单的吃了点早饭,拿着斧子和锯子,两把匕首分别别
在小腿的绑腿上,以防不测,然后进了林子,周围地形不熟,还是可附近找材料。
叶南飞对这些树的品种多少还是了解的,比如现在要做一道坚固的木墙,那么最
佳选择就是柞树,也就是所说的橡木,因为这种树会结一种坚果,叫橡子,野猪
特别爱吃。欧洲人喜欢用橡木做成木桶,装葡萄酒,据说可以让葡萄酒有一种特
别的颜色和香味。柞木绝对是硬木中的硬木。

  其次是水曲柳和花曲柳,这也属于硬木,它的最大特点是木纹非常漂亮,如
果你去木材市场看地板或者木板,看见那种特别清晰而大的又如波纹一般一轮一
轮的排列的木纹,那一准是水曲柳,或者花曲柳,要么就是模仿它的花纹。其次
是选择榆树,松树也不错。

  这两三天叶南飞就是忙着积攒材料,在也没敢再窝棚附近烤鱼之类的,你在
地窨子里做,扩散的还慢一点。这活啊,和体育锻炼,练习武术还真不太是一回
事,这体力劳动格外,消耗体力,也是因为叶南飞根本没干过。

  材料积攒的差不多了,打算开始搭建的时候,叶南飞发现,工具不行,木墙
的基本建法是,每隔两米得有一结实的木桩,然后以木桩为依托,搭建木墙,比
如可以在木桩和木桩之间绑上横杆,然后在把木头立着绑在横杆上,下面也可以
埋一截,以增加牢固度,但是支撑点还是在每隔两米的木桩上。

  埋桩的话,没有锹,没有镐,你咋弄?用内个兵工铲?那一天就能挖一个坑。
真是先进工具就是生产力啊。没办法,只能等二叔来,看看想想办法,能不能整
着工具啊。可是二叔就是好几天不见影,这也怪不得二叔,那时候的生产队和工
厂上班差不多,那你要不按时上工,就扣你工分,这工分相当于工人的工资,不
过就是少的可怜,而且还是到年底才结算。一年也挣不上十几二十几块,有的严
重的还倒刨,也就是说你干了一老年,不但没挣着钱,还欠队里钱了,都活见鬼
了。

  但这一等就快一个礼拜了,叶南飞虽然不希望二叔总来,因为耽误他家事啊。
可真不来了吧,心里又担心出啥事了?这几天他倒是也没闲着,接着收集木材,
并且尽可能的把木头的一端,用火烤出木炭层,道理很简单,这样抗烂,碳是最
稳定的元素。

  这一直到了第八天,二叔才着急忙慌的赶来。原来二叔是去县里看老爸去了,
首先他也是没底,就孩子自己偷摸跑来了,然后大哥一点信都没有,这怎么个情
况?其次他也确实挺头疼,怎么照顾叶南飞,口粮是一个原因,你时不时的还要
去看看吧,总不能把孩子扔林子里不管不顾的,可是你总来看吧,真是给他的生
活造成很大困扰。另外也算给大哥报个平安,孩子没事,别担心。

  叶南飞听说二叔去他家了,高兴的蹦了起来,连忙问,老爸老妈的情况,这
几天累的来不及想家,想老妈了,但是内心深处这个念想一直悬着,二叔说;还
行,就是你惹这么大事,他们没少去你家追查你的事。那你爸是战斗英雄,他们
还不敢整狠地,但是他也不敢联系咱们,怕露了马脚,这不一直没信么。一边说,
还一边往出掏东西,说;都是你妈给你带地。有衣服在就是带的咸菜和酱。

  叶南飞没想到他这事,不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他父母的命运,但
话说回来,就是不改变,在内个年代,又有谁能独善其身呢,谁还能有啥事业的
发展?不挨整不被批斗就偷着乐吧。叶南飞并没有往深了想,以他的年纪也想不
了那么深。但是他认为只要都人身安全就好,那老腾家在县里,是只手遮天,要
权力有权力,要调动力量,有可以调动的力量,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能有都
人身安全的结果,已经算不错了。

  叶南飞听到家里的消息,心情不错,马上把自己的想法和要干的事说了出来。
二叔呢对家里的介绍很简略,不过重要的意思是,让叶南飞知道,在林子里,恐
怕要待的可不是一天半天了。这个叶南飞有心理准备,不然他也不会下这么大力
气建木墙了。

  二叔一听他白话的理论,有点不明觉厉,不过有两个特别让他揪心的事,他
似乎听明白了,一个就是安全,一个就是吃,叶南飞一人在林子里,是最不让他
放心的,听他说要建那么高的木墙,虽然心里有点画魂,不过一想也不错,这要
是建一圈障子,确实能挡住那些野兽。在一个就是口粮,按叶南飞说的,可以用
鱼代替大部分口粮,这让二叔也眼前一亮,思路立马打开了,是啊,守着这么大
森林,犯愁吃饭?

  也跟叶南飞说,我教你打猎,到时候天天吃肉,嘿嘿。叶南飞一听,那不更
好了,不过这工具,锹和镐头啥地能整着不?二叔好像这才想起来,从兜里往出
掏,叶南飞一看是个手绢包着的,打开一看,原来是钱,应该是老妈给带的,叶
南飞说;我在这林子里上哪花钱去啊,二叔你拿着吧,就手给我买点工具,要不
我也出不去。

  二叔回去帮着找工具,这边叶南飞也闲不着,木料准备的是差不多了,不过
需要大量的绑绳,按理说最结实好用的是铁丝,十号线。可那玩应太贵,用不起
啊。只能就地取材,收集各种任性十足的藤蔓,树皮,树皮可以撕成细纤维,之
后搓成绳子。这工作很繁琐。树皮当然不可能是最外边那层外皮,而是表皮与木
质之间的那层皮,很有任性,特别是榆树的。

  在收集绳子材料的时候,他发现了几种树和灌木,让他受到了启发。他原计
划,是木墙修好以后,就在木墙上,向上四十五度角,绑上细木棍,并把棍子前
端削成矛尖,防止动物翻越或者靠近,但是看见这几种植物以后,让他想起小时
候,看见农村地头,很多都是架上一些刺蒺子和山里红的树枝,防止路过的牲畜
偷吃庄稼苗。那木墙上为啥不能用呢?

  他发现的也是这两种树,刺蒺子,东北农村也有叫老捂眼的,为啥这么叫,
可能是碰到这种树就得捂眼睛吧,不然扎瞎了。刺蒺子,顾名思义,枝干上长满
刺,山里红的树枝也差不多,这两种树都长的不太高大。他在树林边还发现一种
灌木,比上面两种霸道多了,虽然没上面两种长得高,但是枝条上布满又大又密
的长刺,杀伤力明显高于上两种。这种灌木到底叫啥,至今叶南飞也没搞清楚。

  叶南飞简单的在脑子里做了个小计划,先收集一些刺蒺子和山里红的树枝,
搭在木墙上,而这种灌木注意收集种子,完全可以贴着木墙种一圈灌木墙,防御
能力绝对翻倍,让大大小小的野生动物望而却步。

  隔两天,二叔把工具代来了。这次带的东西多,而且分量都不轻,有锹,一
把大斧子。锯子也带来一把大的,一把铁镐,还有一些苞米面和苞米茬子,按时
间算,以前的粮食应该吃差不多了。还有点大粒盐,一罐头油,就这些油,那是
相当珍贵了。要说那时候油有多金贵,就说李屯有一大娘,为了节省油,她就用
绳子拴一大钱,吊在油瓶里,用的时候,把大钱拎出来,往锅里滴答,能滴答多
少算多少。其他人家虽然没有节俭到这个程度,但也相当注重,每顿饭油的用量
了。

  叶南飞赶忙去打了一网鱼,犒劳犒劳二叔,这鱼啊,叶南飞是有点吃顶着了,
为了节省口粮,他是上顿鱼,下顿鱼。你就在好吃的东西,也架不住这么吃啊,
吃的一点不惦记了,但对于二叔,那绝对是改善生活。吃的那是有滋有味,满嘴
流油。

  对于当时这种情况,引起叶南飞的一个问题的不解。那就是那时候人吃不饱,
也吃不好,那山上的野物也不少,就算野物比较难抓,可河里的鱼总好抓吧,为
啥放着鱼不吃,而挨饿呢?他特意问过二叔他们这些老人,给的回答是,那时候
忙,没空去捞鱼。不是开会就是劳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些活,很多活是为
了干活而干,不是为了收获而干,你说把农民整的跟工人一样像上班似的,既然
人家来上班了你总得安排活吧。另外也是领导显示自己的威信,你说这队里的队
员们,整天都在屯子里懒懒散散,不是赌博就是聊骚小媳妇的,哪有一点革命气
氛不是,你必须得大干特干,才能显示出新社会的新气象。

  吃完饭后,叶南飞赶紧让二叔回家了,并告诉二叔,一个月之内不用来了,
口粮啥地也不用担心,河里多得是鱼,饿不着。如果过了一个月要过来,那就看
看咱干的这大工程,叶南飞说的时候,掩饰不住他那得意之色。二叔本就木讷,
也只是呵呵的笑笑说,那就一个月后来看你干的咋样。

  这工程技术含量并不大,只是很费工费时。主要是那些埋桩的坑,让他费了
不少力气。再就是收集绳子,很费时,晚上在窝棚里还要搓绳子。不是叶南飞同
志多么的爱劳动,而是没有办法,动物们还是时常光顾营地。虽然躲进窝棚是安
全的,不过你在窝棚里睡觉,外边净些野兽在哪逛游,你瘆得慌不?再说,它们
来惯了的话,大白天也可能过来,就算没攻击你,就在树林子里那么盯着你也要
命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么。

  在干活的过程中,叶南飞的脑子也没闲着,这营地的木墙眼看着要落成,而
自己身上的武器也都是防守型,就一把弹弓子算是远距离投射武器,可惜杀伤力
太有限了,只能对付小鸟,对付这种大型动物,根本不当事,对于熊和野猪来说,
估计和弹脑瓜蹦的感觉差不多太多。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6 18:3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