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叶 发表于 2017-01-06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独孤一叶
2017年1月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是首发原创:是原创不是首发,不过因为版规不同,有重大改动。小说的名字也换了。
字数:7694

             第十五章挺近大旺

  路上他的弹弓派上用场了,在树林里转一圈,基本可以拎回来几只,什么和
家雀长的差不多的山雀,长尾巴帘,蜡子,要是运气好了还能抓住野鸡,不过这
弹弓对野鸡的杀伤力一般不致命,毕竟个头大,除非打脑袋上,那也太有点难度
了。这次并没有抓到野鸡,因为别看野鸡飞行能力不强,不过在草丛和灌木丛里
的快速穿梭能力一般动物比拟不了,所以呢,要费点事。

  要说抓它也容易,有两种办法,最把握的是,找到它经常走的道,别以为只
有人类才有路,人家动物也有自己的路,找到路以后,在路上下套,或者夹子。
这一般不会空手,内时候野鸡就是多,虽然没有北大荒似的棒打狍子瓢舀鱼,野
鸡飞到饭锅里,但也绝对不罕见。

  第二种办法不咋靠谱,说是见着野鸡,你别声张,摘下草帽往天上扔,野鸡
一般不怕,地上的天敌,但是最怕天上的老鹞子,也就是鹰。它会误以为老鹰来
了,遇到路上的天敌,它通常的反应是玩了命的跑,但遇到老鹞子,它有时候的
做法是,把脑袋往草稞子或者雪地里一插,不动了。很傻是不,和鸵鸟一样一样
的,不过这只是传说,叶南飞并没有亲自体验过。

  打这些小鸟呢,叶南飞打算两种吃法一种是烤着吃,一种是把肉剔下来放粥
里一起煮,啥粥呢?苞米粥,这粥是嫩玉米做的,因为这时候苞米还没成,正嫩
着,他把嫩苞米掰下来,然后用刀子削,他那把切纸刀打磨的牛耳尖刀极其锋利,
这边削,下面用饭盒接着,然后在放点野蒜,放点野菜叶子,比如水芹了,可惜
荠荠菜和柳蒿都老了,剔下来的肉放里,在放点盐,然后就在火上慢慢的熬,对
了,别傻呼的忘了添水哈。这就是叶南飞发明的苞米粥,非常好吃,玉米的香甜,
野蒜的苦辣,水芹的清香,还有肉的香糯。

  还有烤的鸟肉,烤的苞米,吃不了的打包,留作宵夜,全靠晚上急行军,不
留点补充能量是不行滴。这一路是小心谨慎,很怕暴露了踪迹,还可以,算是顺
利,可就来到了老家李屯。本来奶奶全家都生活在李屯的,不过后来老叔的被调
到宁家屯当队长,奶奶就跟着去了,还有老姑。而二叔已经结婚成家,就没动。

  奶奶之所以跟着老叔走,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原因,因为老叔的脾气比较爆,
和老爸像,而二叔正相反,蔫吧脾气,就是能干活,同为一奶同胞性格差距咋这
么大呢。二叔也不是不想改变自己,但是没办法,有时候天生的,骨子里的东西,
很难改变,特别是在农村这种环境,你更没法训练和改变自己的性格。猛地努力
改变一下,反而让身边人感觉极不适应。那为啥要改变啊?因为老实人在哪都不
招人待见呗,说白了就是受欺负。底层社会你要敢打敢拼,勇挣猛抢,才能站住
脚,否则不但被人看不起,你还毛都捞不着,正所谓狼吃肉没人管,狗吃屎被撵
死。这种类似丛林社会,你不这样很难安身立命,要想撑起门户,二叔肯定不行,
所以奶奶跟着小叔走了,过去老儿子留身边也是传统。

  不但周遭人看不上你,欺负你,最严重的是自己老婆也看不上你,这就让你
很难受了。也就是叶南飞的二婶,她当然是会嫌弃二叔这么老实,憨厚。在底层
社会,或者原始形态的社会里,受尊崇的肯定是强者,俗话说自古美人爱英雄么,
既然人家美人都爱,普通女人也就更不用说了。这英雄呢,解读就可以更多了,
每个领域里都有自己的英雄,而底层社会的英雄,有时候更像流氓,土匪,至少
有那么一股子气势,有那么一股子匪气。

  也就是说我可以任意欺负别人,别人不能惹我。这样的人虽然很让人讨厌,
不过在很多女人眼里代表的是一种勇气,霸气,英雄气,隐隐约约的似乎给你一
种可以征服世界的远景,征服了世界当然就会占有更多的资源,不但拥有了资源,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安全感,我可以欺负别人,别人不敢欺负我。很多看官会纳
闷,这特么是英雄么,别笑,英雄和流氓有时候就是名字差的远,实质有时候很
像,就像欲望和理想,谁又分的那么清楚捏。

  当然二婶不是什么高知女性,她就是一个底层的普通妇女,都谈不上什么姿
色,她理想中的男子汉,英雄,绝对不是二叔这样的。按二婶的说法是,木有男
人魅力,额,,,,,,,不能不说这词用的很准确。至少在这个环境里的审美
观和价值观就是这样的。

  那她当初怎么就选择了二叔了呢?据说已经是新社会了么,不能父母之命了。
其实说白了还是逃不开上面的价值观判断,虽然二叔缺少魅力,但是老爸和三叔
可很强势,一个外来的家族,很短时间内在当地站稳脚跟,不久老爸又参军成了
英雄,三叔呢,外号毛驴子,这外号在东北不一定算贬义词,其实意思是这人的
脾气很驴性,脾气暴,倔的意思,不然也不会当了小队长了。

  眼看着这家族是蒸蒸日上,老爸人家有人选,况且已经进入城市,屯子里的
闺女们只能望汉兴叹了,抓不住老大,那老三也凑合,早早的三叔就被人选定做
女婿了,等二婶打算下手的时候,就剩二叔可选。虽然她瞧着二叔是窝囊了些,
不过大伯子和小叔子这么强势,最起码靠着这家族也能混的差不多。但人算不如
天算,老爸不能回乡,三叔又搬走了,并把家族的其他人都带走了,就剩二叔老
哥一个在这。虽然不至于受欺负,但是明显着在屯子里不能展样,这很难满足一
个普通女性的虚荣心。女人很多时候,就是靠自己比别人强,或者家庭比别人强,
实在不行自己孩子比别人家孩子强,为精神支柱的,并从中获得快乐和愉悦。

  这你不能怪女性,你的周遭环境中价值观就是这样的,她们这也算是本性选
择。而在老爸他们看来,这就是不守妇道,不安分的表现。不是啥好女人。叶南
飞是持保留意见的。在这么严峻的压力下,二叔也经常尝试着改变一下自己,比
如也偷摸去私自组织的小赌场赌一把,显示自己的实力,也展示一下子自己的风
采,不过经常给人的感觉是装,这你不是本色表演,可不就是装么。也尝试着和
别人聊天时候吹吹自己的生猛经历,不过呢,顶多是和老爸的打猎经历还算精彩,
再就是他的表达能力确实不强,不是太让人信服,吸引力也不大。

  鉴于以上的情况,老爸特意嘱咐叶南飞别让二婶和二叔家那几个妹子知道,
怕走漏了风声。这一路走来,反而是最后关头难度最大,你怎么单独见着二叔呢,
自己一人进大旺肯定不行的,毕竟才十五六岁的孩子,但是避开二婶和堂妹们,
确实有难度。

  还好二叔家在屯西头第三家就是,并且是最靠南,最前一排房子,这位置,
可以比较容易避开屯里大多数人。叶南飞考虑了一下,进屯,不能太早,也不能
太晚,太早了人多容易被发现,太晚了又太安静容易被狗发现,那要是叫起来,
全屯子的狗都得跟着叫。

  叶南飞趁黑,先摸进了园子,恰好园子的最南边种的是玉米,农村的园子都
很大,全种菜你也吃不了,所以一半种菜,剩下一半种了苞米。正好苞米地里可
以躲着,二叔家的大黑狗也在北边的院子里拴着,暂时算是安全,只能在苞米地
里等着二叔上厕所时候叫住他。

  哎呦,这一宿也没等来个人啊,这罪遭的,那苞米地里还潮,蚊子又多,这
农村啊,除了大便还找厕所,小孩子大便都不用找,那真是遍地是茅楼啊。直到
第二天早上,叶南飞熬的是昏头涨脑,又不敢睡的时候二叔家算是有动静了,一
家人分期分批的开始上厕所,二叔家是三丫头。老大比叶南飞小两岁,毕竟大了,
要进厕所里面方便的,而两个小妹妹可就没那么多顾忌了,蹲在菜地边上就开始
方便,哎呦,这把叶南飞看的直邹眉头,不雅。

  无论是美女还是糙汉,这大号时候都优雅不倒那里去,肯定都有碍观瞻。总
算等到二叔上厕所,叶南飞是又学鸟叫,又学猫叫,总算把二叔的注意力引诱过
来,二叔有点蒙圈,搞不清状况,愣在那都忘了上厕所了,叶南飞是又做手势,
又给表情,很怕二叔暴露自己行踪。

  二叔过来刚要说话,叶南飞赶紧把他拽进苞米地里头,简短的把事情说了一
下,重点是需要他带自己进大旺,二叔这下到是没有疑问了,因为他听老爸的听
惯了,老爸咋指挥,他就咋干。不过这天已经大亮,怕是走不了,二叔先拎着行
李去了房子边上的苞米楼,这地方,夏天基本都是空着,又架在空中不潮湿,还
通风凉爽。查看了一下周围,忙召唤叶南飞过来,藏进了苞米楼。

  叶南飞进了苞米楼子,才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有点安全的感觉了,而且在外
折腾这么多天,苞米楼上算是非常舒适的所在了。忙打开垫子和毯子,顾不上那
么多,先睡觉啊,快挺不住了。而二叔则偷摸去准备晚上出行的物资。难就难在,
还的瞒着二婶和孩子们,晚上还的编好借口,回来的不能太晚。

  不过说容易也容易,前面说了二叔家的基本状况,那二婶对二叔肯定是不满
意的,不满意呢,就不愿看,那就要找,看着喜欢的,虽然此时全国上下都在阶
级斗争,闹文革,别看好人没少挨收拾,你要真做了坏事,那更挨收拾,在这么
严酷的环境下,民间也不能完全杜绝男欢女爱之事,没嘴暗地里,有权势的反而
闹腾的更欢。

  不过呢,二婶也顶多串串门子,没事找些老娘们扯扯老婆舌,碰到精状的男
人暗送个秋波啥地,具体有没有过出轨之事,没有实际证据。她没事串门子,平
时不一定是好事,不过这天,那真是绝对的好机会。又等着那说晚不算晚的时候,
爷俩装好行装,出发了。

  黑天瞎火的进林子,那不是一般的难度。有大黑狗开路,二叔又拿着那双筒
猎枪,总算是心里有点安全感。大黑很通人性,似乎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因为
去过几次么。晚上的视力人不如狗,直到进了大林子,二叔才拿出了他家里的唯
一电器,手电筒。有大黑和手电筒的帮助,他们行进速度很快,毕竟这大林子里
啥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啊。

  有没有野兽发现他们行踪呢?估计有,不过应该是没明白咋回事呢,和以往
的猎物都不相像,等寻思个差不多,俩人一狗已经远去了,二叔和叶南飞的体能
都不是一般的强。徒步了三个多小时,总算到了那营地,本章题目说是挺进大旺,
其实进的是小旺,大旺是大山,小旺则相对平缓,而且地域更大一点。

  大旺是李屯对面的一座大山,和李屯隔着一片沼泽地,小旺是大旺西侧的平
缓地带,这些地方都是原始森林,除了猎人放山的很少有人敢单独进来。

  以前和老爸打猎来过几次,这营地是坐落在一缓坡的半腰,一相对平缓的地
带,方圆那么几百平方米。在往后还是缓坡,都被森林覆盖着,而营地前面,也
就是南面也是缓缓而下,大约二三十米的样子就到了一条小河,这是老爸和二叔
走了多个地方才选中的,位置非常好。

  前面有水源,但是不能距离水源太近,否则到了雨季很容易发洪水,这后面
有山靠着,前面有水流着,窝风向阳啊,听着不太顺耳呢,怎么跟选阴宅似的,
呸呸,不吉利。总之呢地理环境是非常优越。而且营地周围平缓地带的树,都被
他们清理的差不多,第一不挡光,第二别隐藏什么野兽。

  在营地靠后一点的位置,搭建了一个地窨子,说白了就是一相对坚固的窝棚,
叫地窨子是因为,这种窝棚是半地下的,这么建不是没有道理,在东北的古代渔
猎民族基本都是住这种房子的,主要优点是可以冬暖夏凉。安全也是一个因素。

  他们这个地窨子是先把地清出来,算好面积,长大约四米多,宽将近三米,
深半米,然后用木头搭成人字形木头缝之间糊上泥和青苔,这样青苔可以在上面
继续生长,既能保暖还能防雨冲刷。后面也用木头堵上,前面留了一半做门。地
窨子里面搭了一个炉子,但是连接炉子的并不是火炕,因为这里并不经常住人,
火炕总不烧的话,那是很潮的,住不了人,那反上来的潮气能把人睡瘫痪了。但
是可以搭一段火墙,火墙一直延伸到后大山,并在后山墙外搭一烟筒。而在火墙
上面搭一张床,火墙和床之间保留距离,既满足了取暖,有防止潮气。床挤挤巴
巴的能睡三人,睡俩人就宽绰了。

            第十六章密林深处的迷茫

  将近三个小时的急行军,俩人都累够呛,二叔忙着生火,地窨子里常年储备
一些干柴的,好久没烧,有点冒烟。叶南飞则追着二叔赶紧回去,不然和二婶不
好解释。二叔也没太坚持,说要把猎枪留下,叶南飞没同意,这回去可是森林里
的夜路,不带着枪,那简直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那二叔不放心,让把大黑必须留下,叶南飞也感觉自己太孤单,虽然是只狗
吧,总算是有个活物陪着。二叔留下东西,嘱咐了几句,就往家赶了,估计到家
得快天亮。叶南飞也没啥心情看看周围环境,看着二叔都给带的啥,主要是吃的
和穿的,大煎饼有二三十张,磨好的苞米茬子和苞米面两小袋,还有点高粱米。
那时候粮食是定量的,按人口分,二叔能挤出这些粮食不容易了,这都是在他们
家人嘴里挤出来的。

  大米那个时候是很少能吃到的,大米和白面都属于细粮,为啥李屯没少种稻
子,但吃不上大米呢?上交了呗,城里人要吃大米呢,就叶南飞他们家算是双职
工了,按那时候的说法叫吃红粮本的。但也不能全吃细粮,做大米饭的时候要参
一半的苞米茬子。那时候叶南飞每次吃这种二米饭的时候,总是想啥时候能够吃
上全是大米的饭呢。

  你也搞不清怎么个情况,这农民,工人的被折腾的常年不着消停,比如农民
在过去,东北冬天是干不了活的,有猫冬的习俗,可自从都加入生产队以后冬天
不能歇着,什么基肥,什么干水利,总之各种活,起早贪黑的,就这么干,硬是
干的大米都吃不上,全国都起早贪黑的干,硬是干的都物资短缺,你奇怪不。

  还拿了一件军大衣,还有一个薄褥子和被子,以前这地窨子里倒是有张被子,
不过这么久了都潮了。其他的东西二叔没带,因为地窨子里工具挺全和的,比如
斧子,小刀锯,渔网,渔具,炉子上坐着一口小铁锅,两个大白塑料水桶,小铝
盆两个,还有几个碗。

  走了这么远,叶南飞不困,因为白天没少睡,但是很累很饿了。拿出煎饼和
大黑分着吃。并把床铺好,在床尾给大黑留了一块地方,叶南飞躺在那,大黑趴
在一边,大煎饼撕一块噻嘴里,在撕一块给大黑,炉子里的火已经烧旺了,慢慢
驱赶着窝棚里的潮气,这窝棚只要把门插好,就是熊瞎子来了也白扯,进不来。

  以前农村养狗是很随意的,不当回事,甚至有的人家是为了给孩子吃便便才
养的,俗话说狼吃肉,狗吃屎,这确实没有埋汰狗,它们确实有这恶习,也不知
道为啥,就那玩意怎么就变成它们的美食了,令人费解。谁也没拿它当什么正经
家畜养,刷锅水泡点剩饭算是好伙食了。要是摊上朝族人家更倒霉,没嘴啥时候
就给弄死吃了。

  但在叶南飞眼里可不这么看狗,他觉着所有家畜里狗是最通人性的。它虽然
不能替你分担什么劳动,但是可以成为你的精神陪伴,而打猎时候狗就更重要了,
关键时候是可以救命的。所以叶南飞很喜欢狗,特别是大黑,这不都和它一张床
了么,这要是让二叔或者老爸看见它敢上床,非打两棍子或者踹两脚不行。

  狗当然能感觉出来谁对自己好,而且它会给你丰厚的回报,它不会像人一样,
会有猜忌,会揣度,会计算,你只要对它好,它就无条件的对你好,很简单。所
以无论叶南飞多久没去二叔家,大黑都不会忘记,每次见着叶南飞都热情的不行。

  叶南飞看着大黑,摸摸它的头,大黑用那讨好的眼神看着他,叶南飞叹了一
口气,也许自己不如大黑活的快乐,奔波了几天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在路上的时
候,一心只想着到这来,好像还有个目标,可是真到了这里,反而空落落的了,
迷失方向了的感觉,也确实啊,地方到了,下面该干嘛?

  虽然白天已经睡够了,但短短的一个白天,不可能把这多天的焦虑和疲惫补
充过来,不知不觉叶南飞,又在迷茫中睡去了。第二天都日上三竿了,才被大黑
吵醒,可能是大黑在窝棚里感觉实在是憋屈,再不就是要上厕所了,八成是大黑
在野地里随地大小便习惯了,猛地在屋内上不出来,叶南飞是被它焦急的哽哽唧
唧声吵醒的。朋友么,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叶南飞在短暂的无意识后,清醒过来,
看着大黑,知道它这是要出去。

  这种短暂的无意识,或者意识错位,可能一般人都有过经验,猛的起来让人
感觉还是在家的床上,因为和帐篷的差异大。仔细看一下周围才意识到,自己是
在密林的窝棚里。门刚被打开,大黑就冲了出去,叶南飞也跟着到了窝棚外,清
新的空气马上扑面而来,因为营地的位置海拔并不算高,所以视野并不算开阔。

  但周围林子里慢慢蒸腾起的雾气,伴着朝阳射进来的阳光。前面小河的潺潺
流水声,伴着各种悦耳的鸟鸣,特别是布谷鸟的声音让人听着格外空明,亲切。
不知道为啥,早晨各种鸟鸣就这么悦耳,而黑夜以夜猫子为代表的声音为啥就那
么惊悚。难道环境也造就了这些声音?什么环境就配上什么背景音乐,大自然还
真是神奇。

  如此良辰美景,却一点也激不起叶南飞的愉悦心情,因为此时他不可能在那
个状态,俗话说,没有好玩的景色,只有好玩的人,美景只有欣赏她的人才会发
现她的美,你有那个欣赏美的心,美景就在身边,不一定非得去远方。

  人是活在希望里的,如果没有希望,人就失去了精气神,此时的叶南飞就是
如此。叶南飞突然到了目的地,却发现更迷茫了,之前还有个阶段性的小目标,
现在根本就是看不到未来了,更别提希望了,这森林虽然看着是地域广阔,可在
此时的叶南飞看来无异于一座大监狱,就比如很多宅男,其实他也很少出屋,但
是他并没有感觉被拘禁,而你要告诉他你不能出这个屋,马上他就有一种被拘禁
了的感觉,其实通知他和不通知他结果差不多,他都不怎么出屋。

  叶南飞也同样,按老爸说的是就躲在这林子里才安全,那意思也就是说,别
出林子了,那这林子不就是一个大监狱了么。难道我以后就生活在这里?要生活
多久?一年?几年?还是一辈子?这么生机勃勃的景象,在叶南飞眼里是满满的
孤寂和未知的恐惧。

  本应精神抖擞的年纪和时刻,他却又蔫头耷拉脑袋了,默默的走回窝棚,给
大黑添了点水,又喂了点煎饼,门也没关就又躺床上又睡了,身体透支是一方面,
可能更严重的原因是迷茫抑郁的内心。除了睡觉他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也提不起
精神干什么。

  这一天,二叔也没来,他是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的躺了一天,弄得晚上都失
眠了。而夜晚的森林好像格外热闹,从一些外面的声响和大黑的表情,叶南飞基
本可以判断出外面活动的大体是什么动物,如果小来小去的动物,大黑顶多支起
耳朵,似乎认真的辨别一下后就懒着理了,要是实力相当的动物,它会冲着外面
叫,气势挺凶,直到叶南飞叫并安抚它,它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消停会,要是碰见
大家伙,大黑会显出不安和焦虑,并发出细细的叫声,这事它恐惧和害怕。估计
不是老虎就是熊瞎子,也有可能是豹子。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叶南飞可躺不住了,有人会说,得劲不如躺着,好吃不
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啊,,,,,,,,,,,,,最后这句好像没有。这
躺着也得有个度啊,你不能总躺着,那也累啊,更别说还没有电视,没有广播,
没有书,没有音乐,就是让你那么躺着,而且觉都睡没了,你想想,这能舒服?
不用问,肯定都没有干点活舒服。突然从那种环境状态冲出来,昨天的憋闷好了
很多。忙走下了缓坡,来到小河边,这小河不宽,最宽的地方也就是十多米,窄
的地方才5,6米。

  这河水清澈的简直有点魔幻,可以清晰的看见一米深的河底,里面大小鱼儿
穿梭着,往上看岸两边树和灌木,草地,沙滩交错,时而一块怪石突兀出来,这
简直就是中国园林的最高追求,自然,错落有致,而又不失张狂,大自然才是鬼
斧神工的大师,而小河则蜿蜒向上,不知所踪,如一条蜿蜒小径,消失在树林尽
头,很然人遐想那拐过蜿蜒后是什么。

  往下看同样精彩,不同的是,好奇小河会带着你奔向哪里。这美景,即使叶
南飞这么欠佳的心境,但从哪阴暗的窝棚出来也不得不被痴迷。正欣赏着,大黑
却不合时宜的叫了几声,不知道是玩的开心了还是发现啥事了。叶南飞到是突然
感觉有点啥事没干,细想一下,好像是特么饿了,因为昨天晚上没吃饭呢。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1-6 18:3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