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jie14 发表于 2015-08-24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玫瑰圣骑士
2015/8/24首发: SIS001
**********************************************************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在征文活动区写了一篇文章叫《6号女奴的来信》欢迎大家
捧场哦~
淫世媚魔传我会好好写下去的。
如水淫殇也不要催更我正在把和小动物的改成兽人,好吧各种兽人~
不要求大家给红心什么的了,这样吧,每周一更好吧,好哦,好嘛~
**********************************************************
             第十一章媚魔淫命

  林嫣然痛苦的哭泣着,这两种命运的交替展示的心痛让她犹如身受酷刑一般。
可是那心魔却是最喜欢看的女子欲求不得的苦样,法力无边的弹弄着显示林嫣然
命运的七弦魔琴……

  温馨的男女情爱的画面破裂消失,转而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江,大江两边两
岸崇山峻岭,悬崖绝壁,风光奇绝。几艘白帆货船逆流而上,那货船吃水极深显
然是载满了重物。

  因为是逆流所以每艘货船上都有十几条纤绳拉动,每根纤绳的尽头都是一条
条脱得精赤的男女纤夫,在江水拍打的岸边险石上踩着前人的脚印缓慢拉着船。

  一个赤裸的女子纤夫,拉纤绳的麻布套子紧紧地勒着发亮的香肩,女子哈着
腰肢丰满的乳房随着向前缓步而前后摇动着,白皙双乳上那长长的深红乳头上依
然穿着粗糙的乳环,只是双乳乳环被一根如链相连,乳链随着女人美丽身体的扭
动来回晃动显得淫靡异常。

  她那曲线光滑的裸背也被太阳晒成了红色。那裸女子轻轻的抬起俏脸,正是
三十五岁的林嫣然,此时裸身拉纤的她少了少女时的俏皮,眼角眉梢满是男女欢
好后的风情。一双美睦也不时地不知羞耻地扫视着男纤夫壮硕的后背,和挺直的
肉棒,显然是长时间当风尘女子的习惯动作。

  「啪啪。呀,疼啊。」稍稍的迟疑就让林嫣然的裸臀被监工无情的皮鞭抽打。

  「林婊子,你这队比别的队拉得慢啦。」监工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拉纤的队伍不同于其他,每个拉纤的头人必然是个赤裸女子,其余的男
女纤夫只要一抬头即可看到领头女子拉纤绳时撅起的翘臀和两腿间肥大抖动的肉
穴肉瓣。

  林嫣然妩媚的眼神瞟了一眼抽打她的监工,仿佛对刚刚才和自己交欢过的监
工就抽打自己的态度不满。然后用力的扭动腰肢,轻张开檀口悠悠的喊道:「嗯,
嗯。嗨哟~ ,嗨哟~.夫君们加把劲呀,嘿哟~ ,嘿哟~ ,使劲往前拉呀,嘿哟~
嘿哟~ ,拉完了这趟船呀,嘿哟~ ,嘿哟~.晚上让你们随便肏呀,嘿哟,嘿哟」
后面的一串男人听到了号子声一边应和,一边肉棒直起的继续拉起纤绳来,果然
比以前更加卖力。

  但是这也依然不能让这些监工满意,一个穿着灰衣服的监工跳到林嫣然的前
面,双手抓起她双乳乳环上连着的乳链,就好像牵牲口一样让林嫣然赤裸的娇躯
向前。

  「哎呀~ ,痛啊。大爷刚刚和奴云雨交欢,奴累了啊~ 」林嫣然一边奋力的
拉纤一边被乳头上的乳链拽得生疼。

  「疼你就快点拉,都什么时候了,大人还要下岸游览呢。要是坏了大人的好
事,就是把你奶头拽下来也不够补偿。」监工不顾与林嫣然的夫妻情缘恶狠狠的
说道。

  江边的礁石多而林立,女子的赤足在这如刀般锋利的碎石缝隙中小心的跳着。
被乳链拉扯的林嫣然痛苦不堪无论自己多么卖力,总是赶不上乳链的拖拽。从后
面看这个女人,她的赤裸娇躯大幅度向前倾斜着,挂着水珠的白皙小腿也是肌肉
紧绷,每迈出一步翘臀的嫩肉也跟着缩紧舒张,两腿间的肥大肉穴的也因吃力而
时而收紧时而松弛的蠕动着,性感的裸背也随着健美的腰肢微微的扭动,不时的
还可以看到女人晃动的丰满奶子,这让后面跟着拉纤的男人们都兴奋得挺着肉棒。

  就在林嫣然光着身子痛得浑身香汗淋漓的时候。一声让林嫣然等众松一口气
的喊声传来:「下锚!」所有那裸身女纤夫全都拱起腰肢,绷紧白腿定在了那里,
直到那几艘货船在一个缓水处下了锚,才又一个声音命令道:「停纤~ 」。

  于是林嫣然娇喘着一下跪坐在江边的乌黑的礁石上,俏脸上满是不知是水还
是汗的流淌下来,她皱着黛眉轻轻地将几乎已经黏在香肩上的麻布套兜摘了下来,
留下白皙香肩上的一片红肿。

  当林嫣然裸身暂时休息时,几个骑着健马的人顺着江边崎岖的小路走来。那
几个监工见到,骑马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抱拳施礼。

  「周帮主!」「见过帮主!」

  那为首的紫面汉子一摆手算是回礼了,直到林嫣然这队裸体纤夫不远处才跳
下马来。

  「怎么样?还听话吗?」周帮主问道。

  「听话,听话。这么重的军粮船都能拉到这里。帮主的方法真是妙呀。」一
个监工头子佩服般的说道。

  「哈哈,这批拉纤的奴隶本是襄州的一伙盗贼。虽然被官军剿灭成为奴隶,
但是贼性不改。要不是本帮主的妙计,还真是怕治不了这些贼寇。」周帮主得意
的说道。

  「是呀,是呀。在我们乌水帮管的妓院里找几个不太听话的小婊子和这些纤
奴一同拉纤。表现好的和懂事的晚上还能在这帮婊子身上免费泻泻火,有这等好
事谁还带头挑事啊。」监工头子恭维的说道。

  「你说的也不全是本帮主的意图。你看这林婊子,据说是长安发配过来的淫
奴妓女,以前也是大户家的女子,这几年整天除了和男人肏屄就是躺在床上吃喝,
养了一身的肥膘,在这和这帮纤夫奴隶一起干干活,一方面去去她的肥膘,另一
方面让她也知道知道咱们乌水帮的厉害,省得总哀求嫖客给她赎身。」周帮主看
着娇躯紧绷一边喊着淫荡的号子的林嫣然一边说道。

  「林婊子,你听到没有?周帮主为了调教你们这些淫奴可是煞费苦心啊。还
不和你主子汇报一下你下去了多少膘?」监工头子说道看了一眼附近的林嫣然嘲
笑的说道。

  「贱奴淫水儿流见过主子,奴在此处受苦已经三个月有余,肚子上的赘肉都
已经没有了,足足瘦了三十斤呢,求主子让奴回去继续接客呀。」林嫣然颤抖着
双腿向前跪爬几步说道。

  「我看你在这挺好的,再多待些日子吧。」周帮主看着林嫣然红肿的香肩和
下身肥大的阴唇说道。

  「帮主饶了贱奴吧,白天拉几船纤,膀子和腿都要累折了;晚上十几根男人
的玩意,肉屄和屁眼他们都要呀,苦死小淫奴了。」林嫣然俏脸微红的说几句让
帮主开心的淫荡话,结果突然发现周帮主身边几个身穿锦衣的富贵男女向周帮主
走来。

  「呀,燕儿快到娘这里来。别让那贱奴脏了你的眼睛。」锦衣男女中的奶娘
一把抓住一个少年的袖子将他搂在怀里,好不让这个少年看到林嫣然跪爬着的光
着屁股的娇躯。

  「呦,王大人。此处风景不雅,还请别处去观景。」周帮主看到一名锦衣中
年男子忙说道。

  「嗯,这些奴隶光天化日赤裸身子实在是有伤风化,还不快快管教她们。」
那名王大人斜眼瞟了一眼林嫣然等裸奴有些气愤的说道。

  「哎呀,大人您有所不知。这些纤奴常年拉纤,一会下水一会上岸,穿上衣
服反倒对身子不好。何况那麻绳研磨,什么衣服会磨坏了。嘿嘿,不过确实是小
的不是伤了大人的法眼,小的这就按照大人说的办。」周帮主点头哈腰的说道。

  「嗯,可卿,我们换个地方游览。」说罢,那王大人轻挽傍边的一个清丽女
子就要转身离去。

  「你是王郎?」一个清澈悦耳的女子声音传来。

  「嗯?」王大人王铎回过身子定睛看着林嫣然赤裸的娇躯轻咦了一声。

  「我是嫣然啊。」林嫣然扬起俏脸挺起娇躯尽量让将自己最美的样子表现出
来后哀声说道。

  「嫣然?是你?」王铎声音微颤的说道,眼前的光着被太阳晒得发红香汗淋
漓的裸躯,长长的深红乳头上挂着乳环乳链,左右乳环上分别挂着两个小木牌,
左乳头挂着的木牌写着:「罪妇:林嫣然」,右乳头上挂的木牌写着:「劳军娼
妓」,健美的腰肢下是被开发过度的肥大阴唇,那阴户无法合并就好像一朵盛开
粉花,冲着自己媚笑的俏丽风尘淫奴女子,竟然就是曾经香艳长安的林家二小姐。

  「你认得这个下贱女子?」那个叫可卿的清丽女子,靠在王铎一旁只用斜眼
看了看林嫣然下身那肥腻的肉穴就一脸厌恶的问道。

  「哼!」王铎迟疑了一下,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你这个烂婊子,居然丢本帮主的脸。打给我狠狠地打。」周帮主见王大人
尴尬,也觉得这个淫奴弄得大人没有面子于是吩咐监工调教林嫣然。

  「噼啪,噼啪。」林嫣然硬生生的挺了几下,她希望王铎还能转过头来,哪
怕这个曾经的未婚夫冲自己笑一笑也是一种安慰,可是那王铎却好像逃命一样的
离去。只有那个叫可卿的女人,回过头轻蔑的看了一眼自己。

  「我们王大人怎么会认得这般下贱的女子,周帮主可要好生调教这些,这些
淫奴啊。」王铎夫人可卿冷冷的说道,但说道淫奴时也是俏脸微红显得不好意思,
不过这淫奴两字确实给林嫣然说的。

  「呀,奴家错了。别打了。」终于还是无情的现实摧毁了林嫣然的春梦,她
蹲在地上不停的哀求着。

  「发浪发到大人身上了。就是你的骚屄镶了金边也配不上大人。我看是你的
骚屄痒痒了,一会再拉纤的时候把两个野核桃塞到这个淫妇的骚屄里去,掉了就
鞭子抽;晚上再把她带到窝棚里,找三十个纤奴肏她,肏得她走不动路为止,妈
的。」吩咐完,周帮主赶忙尾随王大人拍马去了。

  而暗中看着这幅幻象的林嫣然更是无声抽泣,两个命运的交织将她的心都扭
碎了。一个命运里是王铎的妻子,另一个命运里王铎却已经娶妻生子,而自己只
是个光屁股拉纤的妓女……

  眼前的幻想尽去,林嫣然一脸泪痕的跪坐在那片青草芳香的小树林里。心魔
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她,一边贪婪的吞吃着玉桌上的仙果,一盘子仙果已经被这心
魔吃掉了大半。

  「求,求仙人救我啊。」林嫣然痛哭流涕的哀求着,看的自己的悲惨命运后
她心中充满了无助,而眼前这个心魔却是唯一可以拯救自己的人。

  「哟,我可救不了你。你要自己救自己呀。」心魔娇笑着说道。

  「求上仙指点呀。」林嫣然见心魔话里有话帮问道。

  「嗯,不过你的命宿还没有完。下面让你看看你是怎么死的,嘻嘻。」心魔
继续说道。

  「按照你原本的命宿,寿元九十六岁,无疾而终,历经三朝皇帝,被封为安
国夫人。你死后,来吊唁的百官达贵者络绎不绝,皇帝亲颁诏书祭奠,你的一儿
一女此时也富贵异常,分别娶了公主和嫁给了新皇帝,可谓富贵满门啊。」心魔
一边扶琴一边说道。

  「至于现在你的命宿嘛,你还是自己看吧~ ,嘻嘻。」看到林嫣然心不在焉
的样子,想来她更关心现在的命宿吧,心魔调笑说完后又一处幻象出现。

  漆黑的夜里,大江的码头却忙碌异常。一批壮劳力扛着麻袋,推着独轮车进
进出出好不热闹。直到深夜这批货才算搬完,壮汉们纷纷心满意足的领了当日的
工钱,要么回家找老婆孩子,要么找个小酒馆喝酒,要么去港口深处的几家妓院
寻个快活。

  老李拿着手里的十文通宝走在偏僻的巷子里,三十岁也没有媳妇的他正想去
一个小妓院泄一泄火,所以也走得冲忙。

  「大爷,大爷。」一声呼唤喊着了老李,他转身一看在一处拐角,一张白皙
的俏脸正冲着他媚笑着。那女子描眉打眼画着廉价的浓妆,但是这样也不能掩饰
女子略微下垂的双颊和有些浑浊的双眸,女子穿着一件掉了色的红粗布衣服,光
着两条不再充满青春气息的白腿,赤裸的小脚踩一双草鞋那脚趾甲上还有一丝丝
的红色甲油。这正是四十五岁的林嫣然,二十多年的贱妓淫奴生活让她彻底忘记
了自己曾经是个多么高贵的女子。

  「怎么,卖的?」老李憨声憨气的问道,这片贫民区里有些女子受不得贫贱,
有时趁着丈夫不在或者默许也干一些暗娼的勾当。

  「嗯,卖的,大爷您跟我来吧,包您快活。」四十五岁的林嫣然一脸固化的
媚笑说道。

  「就一个窝棚,这也太寒酸了。」老李看到林嫣然把他领到一处由破木板和
草席搭成的破屋时不满道。

  「别走啊,大爷,那就一个通宝,一个也行啊。你看奴的奶子,干小奴的时
候快活啊」林嫣然一边哀求道,一边将身上唯一的粗布上衣扣子解开,让这个嫖
客看到自己丰满的乳沟。

  「一个,好吧。」老李回答道。

  「谢谢大爷。」林嫣然喜滋滋的说道,已经三天没吃饱的她实在是不能再饿
着了。

  林嫣然脱去仅有的粗布衣服,露出饱经风霜的奶子。一边用手遮着下体一边
解开老李的裤子。

  「你这奶头怎么少了一半?」老李问道。

  「唉,还不是让哪个天杀的给咬的,苦死奴了。」林嫣然看着自己的乳头说
道。一边用檀口轻柔的舔着老李的肉棒。

  「差不多了,让老子肏你的屄。」老李觉得肉棒已经兴奋后说道。

  「嗯,嗯~ 」林嫣然轻吟了几声,但是嘴上更加卖力的吸吮着肉棒。

  「小屄怎么还用手挡着,让我看看。」老李一把拉开林嫣然挡着肉穴的手,
把她的屁股拉到身前说道。

  「妈的,让人缝上了还接客,你他妈的找打?」老李愤怒的一脚踢开林嫣然
喊道。

  本来性感美丽的肉穴,现在被穿了十几个眼孔,一根钢丝将林嫣然那两片肥
大的阴唇肉棒紧紧地缝在了一起,只有尿道部分松了几扣。一把锁眼被铁水堵死
的玲珑小锁挂在林嫣然的肉穴之间。

  「贱奴用嘴也能让大爷爽快,要不屁眼也行啊。求你赏点钱吧,奴家要饿死
了。」林嫣然看到老李提着裤子要走哀求着。

  「我听说乌水帮把一个淫奴的骚屄缝上了,就是你吧。」老李问道。

  「呜呜呜~ 」林嫣然捂着被老李踢中的肚子哀求着。

  「你说你,既然被发配成了官妓淫奴还偷着跑回什么长安,这不被送回来了,
骚屄被缝上了连接客都不能了。不过你去找的那个人也真不讲究,还真把你给送
回来了。」老李同情的说道。

  「那大爷赏点钱吧,小淫奴的嘴和屁眼也能接客啊,我好饿……。」林嫣然
见有人同情她柔声说道。

  「钱我老李倒是有,不过还真不能给你,你知道这里是乌水帮的地盘,要是
知道给你钱了,这帮人还不打断我的腿。」说罢老李沮丧的离开去妓院快活去了,
只留下林嫣然的哭泣声。

  三天后,天才刚亮,做馒头的小王刚刚把一锅馒头摆在台子上,回头去熬粥。
突然一个浑身赤裸的披发女子踉跄的跑了过来,不由分说拿起一个馒头就跑。

  「唉,你这小偷。阿大,阿二咬她。」小王说完,就发出家养的两条恶狗出
去。

  那女子本就无力,何况身无寸缕,反抗了几下就被一条恶犬咬中臀部,一条
咬中拿着馒头的玉臂。可怜那女子一口馒头没有吃到那馒头就飞了出去。

  当小王赶到的时候驱散恶狗的时候,那女子已经被咬了十几口了,浑身鲜血
淋漓。在被小王踢了几脚后,躲爬进了一堵墙的狗洞里跑了。

  有过了十几天,无论是窑子街还是小餐街都不见了此女子的影子。四十五岁
的林嫣然就死在了那个码头的一处井边,尸体被野狗分食。最后这个接客二十几
年的老淫奴就落了个这个下场。

  黑暗中的林嫣然看到自己的死状泪水已经流干,剩下的是一种冰冷麻木的苦
楚。

  「怎么样?你现在的贱命好玩吧。」心魔说道。

  「这么苦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呜呜呜~ 」心死的林嫣然哭泣着说道。

  「现在就死了,下辈子还是妓女而且更惨哦,直到九十六年满了为止哦。不
过既然用你的命宿扭转了天命,那说不定九十六年后还是淫奴妓女吧。」心魔想
了想说道。

  「难道……」林嫣然无奈的问道。

  「嘻嘻,想破吗?」心魔突然表情严肃的说道。

  「啊,还有破解的方法吗?」林嫣然一下振奋的说道。

  「看在这么美味的贡品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个方法,不过嘛,嘻嘻,很难
的。」心魔看道林嫣然重获希望的样子说道。

  「请仙子指点啊。」林嫣然忙撅起赤裸淫荡的翘臀跪地磕头。

  「既然是用你的富贵命去替李唐的国运,那么推翻大唐就可以啦~ 」心魔轻
描淡写的说道。

  「天啊,我这一个身无寸缕、手无缚鸡的弱女子……」林嫣然听到这个方法
哀嚎道。

  「所以说很难嘛,你要知道这九鼎改运的方法可让殷商有八百年的国运呐。
想当年有多少女子因此术轮回受苦啊,直到纣王在火中自尽殷商灭亡这些苦女淫
奴才可以解脱。」心魔突然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过你不要太担心,既然你看到了我,我们就有缘分。我会在你的命运轨
迹上。稍稍的,嗯,稍稍的改变一下的。」心魔所化的林嫣然一边说着,一边奋
力的弹动了一下琴,那柔细的琴仿佛万斤一样,好像让这女子费了极大力气,仅
仅弹了几下赤裸的娇躯就香汗淋漓起来。

  「好吧,能帮你的我已经帮了。」心魔吃掉了最后一颗果子,身体渐渐变得
透明的说道。

  「我应该怎么办啊?很多我还是不明白啊。」林嫣然见心魔消失忙喊道。

  「嘻嘻,如果你有缘见到我再说哈」心魔最后的声音回响道。

  所有的幻境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暗偏偏林嫣然的意识却很清晰。

  仅仅十几天的时间,自己就从显赫望族家的贵女变成了人尽可夫的阶下囚,
在长安最最繁华的地方亲眼看着父亲被剐、亲哥哥被剐、亲爱的弟弟被剐、堂叔
舅父等血亲被剐;印象最深的是平时知书达理的二娘杨氏好像猪羊一样赤身裸体
的被一刀刀切开,乳头阴唇被明码标价出售。而仅仅活下来的五个女子也将以淫
奴的身份在妓院被肏得浪叫,最后人老珠黄被抛弃饿死,仿佛这些人的命运已经
被苍天所抛弃。

  恨,炽烈的恨意。我很那些抽插我肉穴的狱卒,恨那些让逼迫我和弟弟合体
交欢的酷吏,我恨那些驱赶我光着身子游街的太监,我恨那些贩卖女子器官的刽
子手,我恨那些面带贪婪色相看自己被剐热闹的长安百姓,我杀了我全家的新皇
帝,我恨这天下。林嫣然在内心咆哮道。

  此时的大唐皇宫内院的仪式已经接近结尾,九个骑在鼎上在青铜棒上的淫奴
们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将近一个时辰的扭动腰肢上下抽插即使是精通男女之道的
女子也承受不来。只见每个赤裸女子都好像被水洗了一样的香汗淋漓,嘴角也渐
渐流出口水吐出白沫,但是美丽的娇躯依然随着鼓点没有丝毫疲倦的上下起伏抽
插着自己的肉穴。

  张道长已经在九鼎中央盘膝打坐双面微合,那个鼎上的女子略显缓慢他就银
剑一指那女子马上变得更加卖力起来。眼看时辰过去九鼎仪式将毕的时候,突然
林嫣然的宝鼎一声轻响,那粗大的青铜肉棒居然断了,紧接着其他的女子如遭雷
击般的纷纷惨叫昏厥了过去。那些长矛上的头颅也都化作飞灰散去。

  「难道是?」张道长站起身来,银剑冲着那团烈火点去。就在此时一阵大风
刮来,将那些举矛的道士吹得东倒西歪,而那烈火也熄灭了……

  「张道长,怎么回事啊?」田公公见情况不对问道。

  「此现象古龟壳上的文字确实未有记载,此法记载已经残破不全了。不过既
然苍天有所感应此法至少已经成功了一半,我大唐国运可以延续啦。」张道长道
贺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来道长随杂家到裸泳馆歇息,可以一边享用上好的
炉鼎一边观看裸泳馆里的鹿女们表演,嘻嘻。」田公公说道。

  「嗯,这九个淫奴经过此次祭奠,其命宿体格均会发生异变。田公公可挑选
几个不错的入兽宫,说不定可给公公生几个妖孩出来呢。」张道长手屡墨髯含笑
说道。

  「是吗?那杂家的猛兽军又可多几员大将啦。不过林家五女罪名已经昭告天
下,想要收她们去兽宫恐怕有些困难了。」田公公笑道。

  「我看那林家小女林娇然,资质上佳。公公务必要将此女如我的极邪宗当淫
奴啊。」张道长看到最小的林娇然居然第一个醒来说道。

  「道长有话,杂家定当办妥。此地寒风凛冽,还是去裸泳馆边吃边聊如何?」
田公公建议道。

  「甚好,甚好~ 」张道长笑着说道。

  「大人,这九个女子如何处置?」一个黄衣老太监上前问道。

  「林家五女,送到大理寺等刑部发落。另外四个女子都是我们掠来的武林名
门贵胄,一并送入裸泳馆当个小淫奴吧。」田公公说道。

[ 本帖最后由 goldenpie 于 2015-8-24 20:0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