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okan1027 发表于 2014-08-16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zhaokan1027
2014/08/16发表于:sis001.com
是否首发:是

  ***********************************

               第06章

  从苏颜的宿舍出来,田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虽然刚刚对苏颜进行
了『惩罚』,但是仔细一想,自己又不是她的什么人,无论她做什么,田西都觉
得自己没有资格去管她吧,冷静下来想想,碰上秦树和李欣那种人,她又能怎样
呢?田西越想越觉得愧疚,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对她好。

  田西来到秦树的病房,两个女人正忙碌着,纪容正扶着秦树的身体,而纪慧
正拿着刚从温水里浸湿的毛巾给儿子擦着身体,擦得很仔细,好像秦树现在是一
个价值连城的玉器一样,而身为当事者的秦树只是微闭着眼睛『任人摆布』,无
喜无悲,丝毫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小西,你来了。」看到田西进来,纪容说道,「秦树表哥的病情已经稳定
下来了,过几天小姨就会带他回家休养,你姨父本来就身体不方便,现在小姨又
要照顾秦树表哥,忙不过来,我已经给你请好了假,你就跟着小姨回家,帮小姨
照顾他们父子两,等妈妈把学校的工作准备妥当之后,再过去换你,去的时候记
得把书带去,空下来自己看看书,不要让知识生疏了,知道吗?」

  听到纪容的话,田西才想到自己的那个姨父秦正刚,曾今是一家机械加工厂
的副厂长,直到三年前,被检查出得了肺结核才赋闲在家,由于治疗不及时,所
以现在身体状况很差,本来很魁梧的身体早就消瘦的像个老头一样,时常咳嗽、
气喘、胸闷、呼吸困难,总之,再也不是曾今意气风发的秦副厂长了,而像是一
个风烛残年的老头一样。

  「知道了。」面对着纪容的问话,田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一方面
她是自己从小就敬爱有加的妈妈,没有任何人能代替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另
一方面,她却是一个委身于自己外甥的有夫之妇,她的这种行为田西一想到心里
就不是滋味。这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让田西的心里五味杂陈。

  纪容收拾了几分钟就提着自己的包包离开了病房,看着纪慧端着重新打来的
温水,将毛巾放进盆里,正准备拿起毛巾拧干的时候,田西快步跑过去,伸出手
也握着毛巾,说道:「小姨,你累了,你为秦树表哥的事忙到现在,还是歇会吧,
换我来照顾秦树表哥吧。」田西一边说一边去抓毛巾。

  「小西真乖,小姨不累,你就在旁边看书吧,小姨有事会吩咐你做的,现在
小姨忙得过来的。」见田西要抢毛巾,纪慧没有让给他,她是真心想为儿子做点
什么。两个人先是轻轻地抓着毛巾,后来越来越用力的想要从对方手里抢过来,
纪慧突然『啊』地一声尖叫把田西吓了一跳,原来是田西刚刚用力过猛,握住毛
巾的手太过用力,拧出的水全部溅到纪慧的胸前了。

  「小姨,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田西马上诚
惶诚恐的对着纪慧道歉,并拿着床头柜前的纸巾递给纪慧。

  看到田西『惊恐』的样子,纪慧嫣然一笑,「没事,小姨自己擦干就行了。」
拿着田西递过来的纸巾,纪慧认真的擦着自己胸前的浸湿部位,由于小姨今天穿
的白色衬衣,本来颜色就很浅,现在被水打湿了,马上就变成差不多透明了,随
着纪慧擦拭,水是被擦掉了,但是浸湿的面积却越来越大,很快胸前一大片部位
就都印出来了,田西看到小姨的胸前戴的竟然是黑色胸罩,透过白色衬衣,胸罩
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初尝女人滋味的田西感到血气上涌,『咕隆』田西狠狠地
猛吞一口口水,双眼死死地盯着纪慧胸前打湿的部位。

  本来低着头专心擦着自己胸前的纪慧,突然听到一声怪声,抬起头却看到自
己的外甥双眼猛盯着自己的胸前看,那种眼神好可怕,好像要择人而噬的样子,
纪慧低下头看自己的胸前,『啊』又一声尖叫,马上用双手挡住自己的胸前,脸
带羞红的跑到洗手间去了。关上门后,心绪起伏的纪慧还是感觉到心头直跳,真
实太羞人了,居然让自己的外甥看到自己的贴身衣物,想到田西刚才那种充满欲
望的眼神,纪慧的浑身不自觉地开始发热。

  丈夫自从三年前被检查出得了那种病之后,开始变得意志消沉,身体越来越
差,所以一直到现在秦正刚和纪慧也没有夫妻生活,每当有生理需要时,纪慧都
是自己用手解决,虽然能短暂地得到满足,但是过后,没有男人滋润的纪慧只会
感觉到越来越空虚,刚才仅仅是外甥那样一个眼神,现在纪慧还感到脸红心跳。
想想自己家中快瘦到不成人形的丈夫,再看看身强体壮、年富力强的外甥,纪慧
感觉到自己双腿间都开始有蜜汁溢出,纪慧马上被自己的身体反应吓了一跳,及
时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连忙换下已经打湿的衬衣和胸罩,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早就想上厕所『放水』的田西看到小姨从洗手间出来,马上飞奔至厕所,关
上门,打开马桶盖愉快的小解着,尿完的田西正在洗手池洗手时,旁边的一件黑
色物件马上让他刚平静不久的心又『轰』地一声心血起伏,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件
黑色胸罩,毫无疑问,这是小姨刚刚换下的。

  田西喏喏地伸出双手去拿黑色胸罩,那样子感觉像是一个小偷在偷东西而怕
被发现似的,握着小姨还带着体温的贴身胸罩,田西的心激动不已,慢慢将胸罩
放到鼻子前,田西使劲用小姨的胸罩捂住自己的鼻子,深吸一口气,唔,淡淡的
女人奶香味让田西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个血细胞的沸腾了,胯下被束缚的巨蟒再
也不甘沉寂,含怒奋起,直直地向前顶着,被束缚的感觉让田西很不舒服,解开
裤子,释放出怒气腾腾的巨蟒,田西用纪慧刚脱下来的黑色胸罩紧紧地包裹着巨
蟒,快速地撸动,一边撸一边回忆着刚刚透过小姨湿衬衣看到的胸前美景,田西
很快就一泻千里了。

  清理完痕迹的田西打开门走出来,而看到田西从洗手间走出来的纪慧好像突
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惊慌,急匆匆的像洗手间走去,田西看到纪慧的反应当然知
道是什么原因。看到还放在刚才那个地方的胸罩,纪慧也不敢确定田西有没有动
过,因为她刚才放的时候也没注意是怎么摆放的,纪慧拿起自己的胸罩仔细检查,
发现似乎有点褶皱,很快她就注意到胸罩内侧有淡淡的斑点印记,虽然刚才胸罩
被打湿了,但是不会有这种痕迹,纪慧拿起胸罩凑近鼻子闻了一下,好看的蛾眉
马上邹在了一起,自己的贴身衣物从来没有味道的,怎么现在闻起来有一点淡淡
的腥味呢?刚开始还迷惘的纪慧突然捂住嘴巴,脸上露出极度惊讶的表情,因为
她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了。

  纪慧将自己的胸罩洗干净晾好后就出了洗手间,看着坐在儿子旁边的田西,
纪慧也不知道自己是该责骂他还是不了了之,而刚才做了『坏事』的田西浑然不
知已经东窗事发,看着自己病床上躺着的儿子,纪慧黯然神伤,自己的儿子怕是
这辈子没什么指望了,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而小西则是姐姐全家的
希望,他品学兼优,还是学校的第一名,按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他肯定是可
以考一个好大学,将来一定能出人头地。

  纪慧想到姐姐刚把小西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儿子,却因为自己刚才的不小心而
让他走上『歪路』,那自己的罪过就大了。对,一定要制止他,纪慧心里暗暗地
想着。

  「小西,你出来一下,小姨有话要对你说。」说完这句纪慧就扭头向外走去。

  看着逐渐向外走去的窈窕身影,田西紧紧地跟在纪慧的后面,修身的包臀裙
紧紧的贴在丰满圆润的臀部上,将纪慧性感的曲线都勾勒出来,纪慧此刻还不知
道外甥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的臀部进行着视奸,依然迈着优雅的脚步婀娜地向
外走着。

  那个熟悉的笑容又出现在田西的嘴角,看着前面美熟妇的身姿,田西幻想着
什么时候才能扒下她的裙子『啪啪啪』就好了。

  「小西,小姨现在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不许撒谎,知道
吗?」已经走到阳台的纪慧回过头对着身后的田西说。

  「小姨尽管问,外甥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田西振振有词道。

  「你刚才在洗手间干了什么?」纪慧一问出这个问题就紧盯着田西的脸,想
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但是令她失望的是,田西面色从容,一点也没有惊慌的
样子。

  「上厕所啊,小姨为什么这么问,有什么问题吗?」田西答道。

  田西的镇定让纪慧都生出可能是自己搞错的错觉,但想到自己刚才在胸罩上
闻到的那陌生而又熟悉的气味,纪慧还是坚信自己的判断,「小西,你是个好孩
子,现在你表哥成这样了,你就是你妈妈和小姨的希望,小姨希望你是一个诚实
的好孩子,你要说实话。」这次纪慧的脸色也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了。

  面对着纪慧的接连质问,田西坚决否认,反正没有这证据,田西一副「死猪
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纪慧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现在就开始对自己的长辈撒
谎了,难免日后不会渐行渐远,走上歪门邪道。纪慧决定拿出杀手锏,说道:
「小姨刚刚进去换衣服忘了拿出来,然后你进去上厕所,小姨再去收拾的时候,
发现胸罩被人动过,而且小姨闻到上面有···」。

  纪慧已经说得如此明白透彻了,田西当然知道自己被『发现』了,马上露出
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瘫坐在纪慧的脚下,面带激动和悔恨,爬过去抱着纪慧裸
露在空气中的修长美腿,说道:「小姨,我错了,我无耻,我不该这样对小姨。」
一边忏悔的田西仿佛还觉得不够,开始使劲地抽起自己的耳光,「啪啪」作响,
实打实的真打,才两三下脸上就有鲜红的手掌印了。

  刚开始看到外甥死不认账,纪慧还是很生气的,但是后来自己拆穿他之后,
他马上开道歉忏悔,纪慧觉得外甥是真心悔改了,接着便看到他激动的狂扇自己
的脸,纪慧心里最后的一思疑虑也消失了,已经完全相信外甥是少不更事,无心
之失。

  纪慧马上抓住田西的手,想要阻止他继续『自残』,但是田西全力而为哪是
她一个柔弱女子能阻止的,由于纪慧的手抓在田西的手腕上,而田西正挥手扇向
自己的脸,看起来就像田西抓着纪慧的手往自己怀里拉一样,突然受力的纪慧很
快脚下就不稳了,被带的向田西怀里扑去。

  正跪着的田西早就做好了温馨抱满怀的准备,伸出另一只手将纪慧紧紧地搂
在胸前,装作要扶稳她的样子,并使劲的按压着她的后腰,让两人贴的更紧,哇,
真他妈软,田西心里暗爽着,一边搂着还一边轻微的蹭着。

  突然跌倒的纪慧,刚开始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感觉被一个宽大的胸膛稳住了,
这样的怀抱让纪慧感到很有安全感,但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胸前被挤压的太紧了,
看了一下,才发现是外甥把自己搂在怀里,和自己的外甥以这样羞人的姿势抱着,
纪慧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马上推开田西,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调整好的纪慧并没有落荒而逃,毕竟自己不是小姑娘了,用不着为这种身体
接触而害臊半天,况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外甥。纪慧接着说道:「小西,小姨并没
有怪你,青春期的孩子都对异性的身体充满兴趣,这是很正常的,你不必为自己
的行为感到羞耻,你妈妈是老师,她没有教你这方面的知识吗?」

  「没有,妈妈从来不和我说这方面的事,还让我不要谈恋爱,说早恋影响学
习。」田西露出一副懵懵懂懂,需要排疑解惑的样子。

  纪慧听了田西的话,不禁抱怨道:「这个姐姐也真是的,只知道告诉你早恋
的危害,也不跟你讲解一下基本的性常识,难道不知道堵不如疏的道理吗。」

  听到小姨的话,田西马上露出他专有的好学生的求知欲,一双大手把纪慧的
手紧紧地抓在手里,并哀求道:「小姨,求求你了,你能和我说说吗,我妈妈不
会教我这个的。」田西怕纪慧拒绝,继续加猛药,「如果小姨不告诉我,到时候
小西因为这个而误入歧途的话,小姨,你忍心看到这样的结果吗?」

  刚经历秦树受伤和他爸爸生病这两件事的纪慧,现在是真怕听到坏消息,一
听到田西说的结果,马上就乱了阵脚,是啊,自己的儿子已经这样了,如果外甥
再因为这个···,不行,不能让姐姐也伤心,纪慧在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一定
要让外甥改『邪』归正。

  病房里有秦树再睡,纪慧肯定是不方便给田西进行『性教育』的,最好就是
能回家,但是现在儿子在病房需要人照顾,回家肯定是不可能的,纪慧只好把田
西带到了洗手间。来到刚才发生那件旖旎事件的事发地点,两人都觉得有点异样
的感觉。

  「小西,你现在对异性感兴趣不是什么羞耻的事,你们青少年都有恋母情结,
都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每个学生都曾今对自己的老师或是长辈有过性幻想,这
都很正常,你不用感到自卑,知道吗?」纪慧循循善诱道。

  「只有青少年有性幻想吗?像小姨这么大年龄的成人也有性幻想吗?」田西
装作似懂非懂地点头,并一针见血地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看来好学生的确善于
「找出问题」。

  田西的问题打了纪慧一个措手不及,回答是的话,让外甥知道自己有性幻想,
那多羞人;如果否认的话,那还谈什么教育他呢?自己都已经撒谎了。算了,为
了姐姐,丢人就丢人吧,「简单点说,有生理需要的人群都会有性幻想,而你们
青少年正是处于最冲动的年龄,而且你们也没有真正接触过异性,所以你们的好
奇心最强,而其他年龄段的人也会有,只是有多有少罢了。」

  「那怎么克制自己的性冲动呢?就像刚才那样,我一看到小姨脱下的衣物我
就有冲动。」田西现在好像正在讨论学术问题一样,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而纪慧也被外甥的求知欲打动,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不再不好意思或是有什
么隐瞒。

  「如果像刚才那样有了冲动,就要释放出来,憋着对身体不好,知道吗?」
纪慧尽心地指导着田西。

  「那我要怎么释放出来呢?像刚才那样拿着小姨的···」田西吞吞吐吐道。

  「胡说八道。」田西还没有说完就被纪慧打断了,但她自己也想不到一个好
办法,难道对外甥说『小西不怕,站起来撸』,那不是更加达不到教育的效果了,
所以一时之间,纪慧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 本帖最后由 天灵灵哟 于 2014-8-16 22:3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