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leesu 发表于 2018-04-23
高職艷事(九)

作者:wonleesu
    2018/04/23首發於sis001第一會所



           次日清晨,傅凱被胯下一陣溫熱的觸感弄醒,睜眼一看,原來嘉華全身赤裸的將肉棒握在手裡套弄,舌頭也伸出,時而舔弄龜頭時而舔馬眼,
        嘉華看了傅凱一眼,忽然張開嘴將肉棒含入口中,一寸一寸緩慢往前吞入, 直抵喉管。傅凱配合的向上挺動,頓時美女嘴巴被頂的紅鼓鼓密不通風,
        漸漸由紅轉成蒼白;傅凱看了,主動抽出陽具:

           【喔.....大清早就玩深喉嚨,好玩吧!怎麼樣?被頂的爽不爽?    妳下面  消腫了沒?可以再插?老二這麼硬,要怎麼辦?誰來解決?】

        嘉華喘喘氣輕咳幾聲後說:【你這根寶貝又粗又長,頂的人家差一點就不能呼吸。下面紅腫未消,今天不能再玩了,要不要到隔壁找妹妹或著叫她過來,
        我們姊妹倆一起侍候你? ..嗯....】

            【...啪...啪...啪...啪...】這回傅凱真的用力重重狠拍嘉華屁股:
            【妳是要我去姦淫妳妹妹嘉芊?有這樣當姊姊的?把我當成什麼人?】

            【..嗚...嗚...那麼用力打我,屁股被打腫了...嗚...我沒有惡意,只是怕你不久就忘掉我們......嗚......所以想用2人共同協力留住你】

            【我不會甩掉妳,除非妳不要我,懂不?要我發誓?】
            這時她一翻身趴在我身上將上半身向深厚仰起不斷扭動,黝黑波浪型秀髮隨之飄舞,垂落在胸前的一對棕櫚色酥乳更是無所顧忌的四下拋甩,她
        雙手拉著傅凱的一雙大手按在自己豐乳上,輕搖翹臀摩擦著傅凱的大肉棒,嬌豔的臉龐佈滿了興奮的紅潮,嬌喘連連,媚眼如絲淫蕩的看著傅凱,
        喃喃說道:【親弟弟,經你這樣一說,我就心安了,..吻我,快點嘛....嗯...】

            傅凱一個翻身將家華壓在身下,扛起她兩條玉腿架在肩膀,嘴巴低下伸出舌頭吻向嘉華,再將早已堅硬似鐵的雞巴一舉整根插入了她的密穴,
        隨即開始機械性的抽插,嘉華痛的臉色脹紅,奈何嘴被堵只能發出~~嗚~~嗚~~悶聲,過不久臉色變正常,漸漸轉成愉悅享受樣,我離開她嘴唇抬頭
        看著她說道:

           【我怎麼捨得甩掉你這樣的美女?妳可是一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在床上又是淫蕩無比的小蕩婦,人間極品ㄟ 】說完,一巴掌摑在她奶子上,嘉華:

           【嘉華錯了,嘉華不該懷疑你,嘉華該打,請你處罰我,狠狠地用力打我屁股,捏我摑我奶子,不要疼惜我~~我錯了~~該處罰~~】接著~啪~
        啪~聲伴隨著~嗚~嗯~聲促成了交響樂。

          天台餐館造成10名溪尾幫成員遭到傅凱打傷,事件後2天,溪尾幫總部遭到1名蒙面漢襲擊,鬥毆持續半小時之久,溪尾幫共15人被擊傷。
        溪尾幫老大心知肚明是誰幹的;傅凱這2次打鬥表現出來勇氣和豪情,溪尾幫再也不敢找陳氏姊妹任何麻煩,老大兒子也是陳氏姊妹表哥事後攜帶
        100萬元當作娛樂城購價,並保證不再騷擾後,雙方達成和解,事件就此不了了之。這2次混戰成為很長時間在台北黑道和育穀高職校園裡的傳奇;
        竹林幫更急迫要求金鳳幫加快速度吸收傅凱,巾幗幫更為急迫。校內更多女生才突然發現傅凱不但聰明而且如此能打,也使得育穀高職校園內及附近
        地區黑幫側目;也成為這個不大縣轄市坊間一個精彩又血腥的傳聞。不過當事人傅凱似乎朦然未感覺到這些變化,以為自己變高變帥引起女生注意而已。
        殊不知曾嬌媚接到王鳳儀指示,必要時犧牲自己,務必全力盡速達成任務。金容芳則直接接到陳姨恐嚇,限定須在4天內拿下傅凱,否則要執行鞭打
        處置她違紀的事,使得金美女被嚇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轉。 

            這天午休時間在體育器材室內,金容芳站在傅凱面前:

           【我那一點比不上曾嬌媚,臉型,三圍還是腿部,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淡?】

        傅凱:【首先,我跟她交往,不是看她身材好壞,而是又碰到國中熟識的老同學,而且她跟我學英文;二是她並沒有看不起我又窮又矮又胖;至於身材,
        她的乳房不僅豐滿堅挺而且彈性十足,自然高聳上翹;屁股渾圓非常結實。約2星期前她一絲不掛全身讓我摸遍全身,我覺得她皮膚很細膩而且肉感十足,
        比起蕭麗瑜要好許多(糟糕,說溜嘴)至於妳嘛,身材臉蛋可以比美當紅模特兒林志玲,屬於籤瘦型,尤其是修長玉腿,令人著迷;上個月為了我偷瞄妳
        的玉腿兩眼,妳還找溪尾幫陳國榮打我呢,妳忘了我可沒忘記!感覺妳很討厭我,而且我的家境不好,一窮一富所以說我們根本是牛馬不相干,互不來往     
        見面連頭都不點,妳說我能不冷淡?我根本沒想和妳會有交集,那裏還會來往】

            說完同時注意她的表情及反應來判斷她為何突然對我如此熱情,幾乎豪不掩飾得引誘我,態度180轉彎找我的目的及企圖。她聽到曾嬌媚一絲不掛
        讓我撫摸時,表情明顯出現緊張;聽到把她比成林志玲時,喜樂心情清楚顯示出現在臉上。這時她突然坐到我腿上雙手環我頸脖說:

           【對不起啦,以前是我不對,自從你救我後,我一直在找機會謝謝你,可是你一直都不給我機會....】我打斷她的話:
            
           【妳一定有事找我或需要我幫妳,否則妳不會如此低聲下氣, 而低聲下氣不是妳的性格,老實直接跟我說清楚妳到底遇到什麼麻煩事需要我幫忙,
            站在老同學立場,我會幫妳,否則我要走了,別把我當傻瓜,妳眼中又矮又胖的我可是在夾縫中求生存 混出來的,妳考慮一下再說吧!】

           【你晚上到我家或我到你家跟你說清楚,你暫時不要跟別人說,替我保守秘密好嗎?】

           我說:【好吧!晚上8點到妳家,歡迎我嗎?】

           【當然歡迎,而且歡迎方式會令你驚喜,到時一 定如實再跟你說清楚】說完突然抱住我,在我臉頰親了一下,我感覺有一點受寵若驚,拉著她
        站起來照著她屁股狠打一巴掌,令人驚奇的是她不但沒喊痛, 只輕嗲聲【啊】一聲,臉上還顯示出蠻甜蜜的表情。

            晚上8時,準時按門鈴,金容芳頭髮還有點濕濕的,只穿著浴袍,裡面應該是真空吧!這就是她說的給我的驚喜吧。看樣子她是早就想好預備下
        重本作孤注一擲了。我想了一會就想出計策,要擊敗她驕傲順便也收服這從不把我放眼裡的美女。在客廳坐好後,她拿幾出2瓶啤酒各倒滿一杯後說:   
           【先喝一杯吧】然後一仰頭一杯酒就進了肚子。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女生喝酒,自己也沒喝過,看她斟滿杯子要喝時,我連忙制止:【先把事情說
            清楚再喝吧】

            她開始講述整個事件經過及被脅迫要用身體引我上鉤情形,並說很後悔為求一時刺激而參加幫派,講完後以淚眼婆娑,不停的 ~嗚~嗚~,肚子又
        灌進一杯啤酒,這時她臉頰有點發紅,我叫她別喝了,先商討如何可以脫離幫派控制,最後決定由我出面找她大姊頭許曼雲談判,看對方開出條件再說。
        說完我做勢站起來要回家,她隨即把我拉回,站到我前面說:

           【你看到我這樣的穿著,難道都沒有任何想法?難道不想溫(摸)一下,不想要端(幹)掉我?】她剛說完我舉手一巴掌打的她差點摔倒:

           【我們即將要面臨黑道威脅,妳怎麼還有心思去想這些事(覺得自己臉再發紅,太假仙了,但為了報復以前她給我的羞辱,必須讓她付點代價及
            壓制她的高傲)】金容芳:

           【...嗚...我只是擔心你心裡只有曾嬌媚兒沒把我放在心裡,畢竟她一絲不掛全身讓你溫過也擼過吹過你的老二,而你面對僅穿一件浴袍的我談
            了近2小時,連碰我一下都沒有,我擔心.....啪...】不等他說完又一耳光打在她臉上;兩頰出現各一紅紅手印,煞似另類風情:

           【我說過會幫妳解決麻煩,妳如果不信任我,那就算了...回家了,不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法對我,你這是在侮辱我,也在侮辱妳自己】
        我又裝腔作勢要站起來,果然傻妞上當了,她一屁股坐在我大腿:

           【對不起,我錯了,你別生氣....嗚...要不你在打我幾下出氣...嗚...】

           【我也要跟妳說對不起,剛剛出手太重。不過我也謝謝妳告訴我真相,讓我明白曾嬌媚引誘我是在利用我,今後我不會再上她當,以後跟她在一起時
            也是呼巄應付而已。妳要我怎麼做才放心,我就怎做完全照妳的意思做,OK?】說完立刻吻向她小嘴,手輕撫她帶有掌印的臉頰。金容芳顯然很
        高興而忘了剛挨巴掌的羞辱:【真的聽我的?】
        傅凱:【當然是真的】
       【那你怎麼弄她就怎麼在我身上重演一次弄我,她怎麼服侍你  
         我也照樣】美女都開口了,我立刻上前扒掉她浴袍,一具身高170CM,32B 23 34完美撩人的全裸玉体呈現在眼前,陽氣已3天未釋放,傅凱立馬
        伸出強而有力的臂膀摟住金美女,經一番瘋狂姿意的熱吻,傅凱將金容芳抱起往床上一拋,一手抱著她的粉頸,一手盡情撫摸那光滑細膩健康棕櫚色
        的胴體,傅凱的手恣意的的撫弄金美女的乳房乳頭,又撫弄著下體陰戶陰毛,看到似櫻桃般鮮紅嬌小可愛的乳頭敖然突起,禁不住頭一低將乳頭含住輕咬,
        美女那裏禁得住如此操弄,渾身一陣顫抖,腰肢不停扭動,臀股挺起。美女在一陣喘息,舒懶懶的嗲嗲的脫口:

           【傅凱哥哥....哦...不要再弄了....嗯....嗯....受不了了....嘔....】傅凱捏了美女乳頭:【現在該妳侍候我了】說完往床上一躺,美女
        翻身坐起,望了已堅挺似鐵的粗長老二說:【人家只看過錄影帶,沒實際經驗,做不好要原諒人家嘔!】說完抓住老二開始擼動,接著抵頭舔起肉棒,
        這時傅凱感覺體內真氣就像奔騰得河流一樣在他經脈內不受控制的遊走,應該是元陽大法要突破第二層進入第三層頂層了,需要處女陰陽交泰結合吸收
        其陰精才能進入第三層;眼前的美女也許可以解決難題,我決定就是這個金美女了。這時美女生澀的又含又舔弄了許久仍無要射跡象,她看了我一眼,
        搖搖頭說:【累死了,那天曾嬌媚吹多久才讓你射出來?】 我回答:【跟妳一樣沒讓我射出來,但她找蕭麗瑜讓我端(幹)來解決。】 金美女想了一會
        才接口說:【原本今天就準備讓你端的,但那是被逼的。現在我是自願的,你不用負責,來端(幹)掉我吧!】

           【妳真不後悔讓我開苞?】她點點頭,我翻身把她壓在身下,舌頭伸進她嘴裡開始一場熱吻,雙手也在她光滑的肌膚上撫摸,漸漸往下吻到乳房時,
        美女已經有些輕微氣喘,想到以前美女霸道跋扈,現在卻躺在床上任我處置的軟弱模樣,不禁樂在心裡,嘴角浮出詭笑,低頭在雙峰上一陣輕咬,咬的
        金容芳又酥又疼,她感覺特別美妙舒適,不禁呻吟出聲。這時美女雙腿在我手中已被分了開來,她那淫水汨汨而出,登時將床罩弄濕一片。我伸出中指
        順著淫水慢慢往裏頭插,沒插多深時,金美女皺著眉頭叫到:

           【~~啊~~很癢,很舒服~~傅凱哥~~慢點~~就這樣~~癢死了~~嗯~~】我一面狂吻,一面大力搓揉雙乳,見金容芳屁股不斷往上挺扭,就將食指中指
        合併再往裡頭插,在她陰核裡挖弄,美女更激烈快速扭矩屁股,淫水越流越多,呻吟變的大聲,閉著眼睛搖頭晃腦,見她如此狀態,知道是插入的時機了,
        我調整姿勢將老二頂在洞口慢慢挺進,退出,挺進,退出,金美女又叫:【傅凱哥哥.....啊....痛...慢一點....啊.....這麼粗....很痛...慢一點...】
        我說:

           【親愛的,長痛不如短痛,我要讓妳正式成為女人了喲!妳準備好了嗎?聽說處女破身的疼痛是很難耐的,妳盡管大聲叫,也聽說剛開始會很痛,
        但不久就會很爽,很爽的!放輕鬆,我要進來了】其時我處男身才剛破而已,金美女二話不說,抓起我丟在床邊內褲往嘴上一塞,紅著臉閉上眼睛等待著,
        我立刻壓在她身上,把她雙手舉高壓在床頭,一挺腰將雞巴猛然往前一頂,進去了2/3,聽到{~~啵~~}一聲穿破聲沖破了處女膜。美女臉色有點發青,
        眉頭緊鄒雙手企圖掙開壓制,上半身幾乎坐起又躺了回去,兩行熱淚從眼角流下。

            她的淚滴讓我神情一呆,難道我判斷錯誤?我以前認為她屬於浪蕩隨便的女孩,難道她只是表面開放實際單純,我心理起了一絲慚愧。放開了壓住
        她的手順道取出她口中內褲,馬上聽到她叫:【...啊...痛死我了......痛.....痛...】一面叫一面用手推拒,不讓我繼續推進。過了約3分鐘,
        看到她臉色恢復,眉頭略為舒展,我說:

           【親愛的,疼痛是難免的,妳必須吃點苦忍住痛讓我插一插,慢慢就不痛後就會舒爽了,把手拿開,要聽話!】我俯下身吻乾她臉上淚珠,
        雙手輕撫乳房,盡情地挑逗她。聽到我的指示,美女兩眼含淚,隻手慢慢鬆開,腰臀也放鬆,果然她說:
           【~~嗯~~不像剛開始那麼痛,好多了,慢慢插吧,我忍得住】我開始用九淺一深慢慢挺進,過了約2分鐘,終於全根沒入,抽插速度加快,她已完全
        適應我粗長陽具:
           【我已經不很痛了,你用力些,不用憐惜我,我受得了】我聽了,想馬上全力衝刺,但處女剛破身,為長久打算,還是溫柔些吧,此時她小穴淫水
        混著處女血漸漸隨陽具進出滲出來,落紅就這樣染上了床單。片刻之後,美女開始嬌喘連連,臀部向上挺動配合陽具抽送。金容芳感覺自己嬌軀熱起來,
        穴裡插入異於常人粗長的肉棒,讓自己疼痛外也造成小穴痠麻難當;只想開口要求男人加把勁,但礙於少女自尊心作祟,靦腆又開不了口。不久後終於
        忍不住開口:【..唔....嗯...癢死了...唔...嗯...用力插...啊...嗯...用力插吧.....嘔....】
          【那我就用力囉!痛要說來】傅凱立刻用盡全力抽插,次次頂到花心,金容芳雖然仍疼痛但卻夾雜著說不出的舒爽,美女緊緊抱著男人的頭,雙腳
        緊勾著男人的腰,嬌嫩的屁股不停扭擺,這個動作造成老二更能深入。傅凱每次進出都感覺到一層層溫暖的嫩肉包圍住肉棒,一股難以言喻的舒適感湧
        上心頭。而美女除了小穴麻癢舒暢外,美艷的胴體更被男人不停的撫弄,撩動了自己的原始春情;除了破瓜的痛楚外,真是舒服透了。狂揚的欲火讓
        小穴酸癢酥麻,但只要挺腰扭臀便使得龜頭更深入的頂上花心嫩肉來搔癢,搔的甫失身的美女舒爽至極,金容芳快活透了。在傅凱機械式的打樁沖刺下,
        美女終於忍不住了:

           【真...舒服....太好了....美死了....啊.....傅凱哥....你幹的我........爽透了....啊....你幹的好....我要上天了...啊..】
        在一聲尖銳大聲...啊...後,美女身體一直抖一直抖,身體也發熱,金容芳終於平靜下來,一股淫水混著處女血沖刷我的龜頭,美女就這樣達到人生
        第一次高潮,她軟麻的癱倒下來,我也適時發射子孫,待陽精射完,陽精與處女血加淫汁混和陰陽交泰,感覺龜頭不斷在吸取處女元陰,體內真氣在強大
        的快感面前變的極為乖順起來,像是奔騰的黃河一樣在經脈內遊走。而1小時前真氣還不受控制在體內竄流。我知道原陽大法已突破第二層,進入第三層了
        ....耶....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