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ersapo 发表于 2018-02-14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栽花吹花
发表时间:于2018年2月14日
是否首发:是
在标明作者及出处的前提条件下,欢迎转载。
字数:39391

  ***********************************

  此文由各位决定是否继续下去,红心点赞需超过110,小弟才会动笔更新。

  阁下点赞矜持,小弟落字珍惜。

           ************

  文中所写,全属一派胡言乱语,没一句真,现实更不可能存在,切勿轻试。

  心智不全者,切勿观看,阁下之言行,完全与作者及本文无关。

  ***********************************

  黃昏時刻,小史一家人,穿著整齊晚裝,準備參加晚宴。史熊駿與兒子小史,
一身西裝皮鞋,衣著光鮮.

  莊曉梅更是打扮得明艷照人,秀髮盘起,耳垂掛着一對精緻的翡翠綠心形耳
墜,五官端莊秀麗,盡顯雍容華貴.

  身上穿了套紫色露肩旗袍晚裝,貼身緊窄的旗袍絲綢,使玲瓏浮凸的婀娜身
形,在性感中飄逸着神秘誘惑。

  裸露的香肩玉臂,肌膚膩白如絲,在夕陽下,散發出柔潤光澤。雖然懷孕三
個月,但因未長肚子,故完全沒有影響她曼妙的誘人身材。

  雙腿擺動間,旗袍兩邊的開衩,亮晃晃的一對圓潤大腿,一隱一現,份外扣
人心弦。

  薄薄的紫黑色絲襪,拉到潔白大腿中段,隱隱透出超美長腿的瑩白膚光,使
玲瓏修長的少婦美腿,在一前一後的行進擺動間,散溢出疑幻似真的誘惑肉光。

  絲襪頂端的蕾絲花紋,與圓潤嫩白的大腿肌膚,互相輝映,令女人大腿的香
肌雪膚,更顯得細膩動人。

  腳上穿着對飾帶薄底高跟鞋,使小巧的腳掌,更顯得精緻而又秀氣,同時,
與柔滑肌膚般的絲襪互為配搭,令美腿的迷人線條,表現得更是淋漓盡至,美臀
也更覺緊緻高翹.

  一家人步出酒店,走到街邊。

  史熊駿深情地凝視着艷光四射的嬌美妻子,輕吻一下她的額頭,體貼的道:
「你有孕在身,還是少些操勞為要,你和小史先在這裡等一會兒,我去把車子開
過來。」

  曉梅抬起那對娟秀眉毛,善解人意的眼珠子,盈盈散發出溫柔體貼的動人眸
光,聲音甜甜的回道:「好的,老公,梅兒全聽老公吩咐。」

                ======

  當史熊駿步出停車場電梯出口,前行了十幾步,前方停泊的一輛貨車後面,
無聲無息突然轉出一名彪形大漢,手上握着的槍,黑洞洞的槍口,指向了史熊駿
.

  史熊駿用眼角,迅速環視了一下四周。發覺遠處另有三名剽悍大漢,也在向
他合圍過來。

  他二話不說,身形一晃右側身,同時一個箭步,快速飆向前方持槍大漢.

  那傢伙也在此時扣響板機,但因史熊駿甫一照面,已右側身箭步衝前貼向對
方。

  「呯」的一聲,子彈剛好從史熊駿胸前掠過.

  大漢愕了愕,他本已想着一見面,立即射殺對方,可對手竟然也是在他身形
剛轉出剎那,立刻出手,廢話也不多說一句。

  這時,另外三名大漢,一見這邊動上了手,也趕緊往這邊跑過來。

  史熊駿在剛一貼近對手瞬間,右手握上對方槍管,大拇指也在同一時間,迅
速準確的,把對方槍機保險按下。

  同時,身形一絲停滯也沒有,左手已伸前,扣緊對方持槍右腕,左右手一同
發勁,身體繼續壓前,利用自身衝力,把槍管硬扭向對方腹部。

  大漢的持槍手腕,頓時被過度扭曲,無法用力。

  趁對方的手腕,扭曲失力剎那,史熊駿右手已使勁一扯,把對手的槍奪走。

  但對手也非吃素的傢伙,一看槍被奪,立刻右腳前撐,把史熊駿的身體整個
踢飛. 同一時間,自己也身體後躍,企圖躲回貨車後面。

  史熊駿反應極快,生死關頭,對方尚有三名槍手迫近,殺死多一個,就可減
少多一個壓力。

  他身形尚在半空,已咬牙強忍痛楚,熟練地挑起槍機保險,向對方躍起半空
的身體,「呯呯」連開兩槍。

  身體方一觸地,史熊駿立刻翻滾向前,追擊對手。

  那傢伙身在半空,已捱兩槍,一命嗚呼了。

  史熊駿趕緊從他身上,翻抄出更多子彈。接著,毫不停留,身形迅速轉移位
置,以便應戰另外三名殺手。

  那三人可不是電影上的白痴反派,而是訓練有素的槍手,己分別封鎖了史熊
駿各處退路。正小心翼翼的,借助各部停泊車輛的掩護,不斷快速變換位置,縮
小包圍圈。

  史熊駿躬着身子,嘗試從停車場樓梯位置突破,當他正準備從掩體車輪,轉
進向另一車輪。

  前面十多米處,剛好一名殺手凸出半邊臉,察看情形。

  「呯!呯!」對方立刻連射兩槍。

  史熊駿反應極快,一瞥見殺手影子,已條件反射式,躲回隱身車輪後面,子
彈從身邊呼嘯而過.

  其實,雙方經驗都是極之豐富,均選擇躲藏在車輪背後,以免讓人發現自己
的藏身位置,或是通過車底,射向自己的腳.

  但這一短兵交接,史熊駿的藏身位置已曝露,前面殺手已鎖緊他的位置。

  而另兩名殺手,則趁機快速壓上,對史熊駿形成三面包圍,交叉火力。

  此時,史熊駿處境極之危險,正前方十二點鐘位置,一名槍手虎視耽耽,不
但堵塞了向樓梯的方向,同時還牽制着他的火力。而背後六點鐘位置,倆名槍手
也正小心迫近,同時切斷了他取車或乘電梯的可能性。

  而且,由於位置曝露,背後六點鐘位置的倆名槍手,已分散開來。其中一人,
繼續從六點鐘方位,「之」字形迫近。

  而另一人則閃到五點鐘位置,正向他的三點鐘方位,迂迴包抄。

  若讓他包抄到位,三角火力夾擊,史熊駿只有捱槍子的份兒。

  情勢險惡,史熊駿無奈之下,一面躬着身子,搶先狂奔向自己三點鐘位置,
那是停車場的外場圍欄。一面「呯!呯!呯!」,以火力同時壓制住十二點鐘,
與六點鐘方位。

  三名殺手也知史熊駿要拼命,趕忙一面高速變換自己位置,一面也「呯!呯!
呯!」的,向他奔跑的大致方向開火。

  一時間,槍聲四起,停車場內,子彈呼嘯橫飛.

  史熊駿身形如兔起鶻落般,奔到了圍欄處,縱身一躍,跳出停車場外。

  但此時的位置,是在停車場八樓,如此直跳下去,根本與跳樓尋死無異。

  而身在空中,史熊駿更瞥見,停車場地下馬路對面,停了一輛黑色七人車。
靠近車門位置,一名殺手正舉起一支散彈槍,準備向他射擊,恐怕身子還未觸及
地面,空中已變成馬蜂窩.

  史熊駿空中一揚手,一條繩鉤已飛出,扣着八樓外牆欄杆。

  接着,身子盪鞦韆般,從八樓外牆欄杆,盪進七樓。空中已「轟!轟!」,
兩聲散彈槍巨響,無數鐵彈從他身邊飛過.

  幸虧史熊駿一向小心謹慎,平常總带備一根繩鉤在身,以備不時之需。

  八樓的三名殺手,一見史熊駿盪進七樓,立刻兵分兩路,其中一個沿車路向
七樓直追,另兩個則迅速去取車子。

  史熊駿一躍進七樓,立刻衝向一輛大型貨車,身在半空中,他已迅速選定了
這輛車子,那是一輛右軚車。

  用槍柄敲碎車門玻璃,伸手進内,把車門打開,坐進大型貨車駕駛位。

  再用小刀撬開面板,從裡面挑出打火引線。然後,一面用腳踏控制油門,一
面雙手各持一引線,相互輕點數下,打着車子引擎。接着,開動貨車,一扭方向
盤,往八樓駛去。

  史熊駿心裡想着:「這是一個有預謀的殺局,必須反守為攻,先解決背後追
兵,打亂對方陣腳,才好全力對付停車場外的阻截。」

  迎面看到沿車路追擊而至的殺手,史熊駿一踩油門,貨車直撞過去。

  殺手那想到本應愴惶逃命的目標,竟會主動反撲。百忙中側身飛躍,避過貨
車。

  但他避得了貨車,卻避不開史熊駿的槍擊。在他躍身空中剎那,史熊駿已從
車窗裡伸出手槍,「呯!呯!」兩槍,把他射殺。

  史熊駿毫不停留,繼續驅車衝往八樓,看到餘下兩殺手,正開着轎車高速駛
來。

  他立刻踏足油門,憑着自己大型貨車的強橫,勇悍地迎頭撞上去。

  兩殺手一看不妙,急忙煞車,轉入後擋,企圖倒車逆行。

  其中一名殺手,手忙腳亂的,取出一支AK47苏製衝鋒槍,正準備射擊。

  但史熊駿踩油在先,且是全速前衝,「轟!」的一聲,已經迎面撞個正着。

  緊接着,硬把轎車推行出數十米。再「轟!」一聲,整架轎車被撞得壓向牆
上,車身被壓得縮扁了一半,車上兩殺手,當然也一命嗚乎了。

  史熊駿先跳出車子,過去拾起那支AK47,并取走殺手身上可用武器。

  他心內十分著急,這樣的殺局佈置,顯然是有預謀. 但不知是單單衝著他個
人,還是謀劃他一家子,他的嬌妻愛兒,是否也遭到不測.

  心急歸心急,史熊駿亦非莽漢,職業習慣,令他知道,必須先瞭解對手是誰,
才能採取有效的針對性反擊。

  於是翻查殺手身上的身份文件,可惜失望了,這幾個顯然是受僱的國際職業
殺手,從他們身上文件,對找出幕後黑手全無幫助。

  無奈下,他跳上重型貨車,不想再耽誤時間了,趕緊救援自己的妻兒要緊.

  史熊駿驅車駛往停車場出口,準備迎戰出口處的殺手截擊。

                ======

  回頭再說,莊曉梅與兒子小史,正在路邊等候丈夫從停車場取車過來。

  突然,兩名黑衣大漢走了過來,其中一人道:「夫人,跟我們走一趟吧,我
們老大要見你。」

  曉梅機警的,掃視了一下環境,發覺酒店門口,不知何時,已站了幾個同樣
黑衣打扮的壯漢. 她若想跑回酒店,必定被那些人逮個正着。

  曉梅冷冷的道:「你們老大是誰?我現在有事要忙,改天再登門拜訪吧。」

  黑衣大漢此時,已近距離欣賞到明艷秀麗的曉梅,不由對她的美貌怦然心動。

  其中一名大漢,下流地一手按到曉梅鼓脹的胸脯上,淫笑着道:「我們老大,
最等不及的,就是美麗女士了,噢…!太太的奶子真大,手感不錯. 」

  嬌柔的曉梅,雖沒有像丈夫般,專門練過武術,但卻懂得一些女子自衛術.

  此刻被人公然非禮,心下憤怒。但冰雪聰明的女檢察官,已發覺情況不對。

  「丈夫剛離去取車,這兩人就過來搞事,而且,酒店門口還部署了他們的人,
擺明是志在必得。」

  曉梅沒理會按在自己乳房上的淫手,反而是毫無先兆的,左手手肘一曲,同
一時間,纖巧的身體向上斜躍,全身力道,集中到光潤柔美的左前臂上,猝不及
防的,一下子擊中對方咽喉。

  那大漢對面前的嬌柔少婦,根本毫無防範戒心,尚在享受面前少婦的豐滿乳
肉,那種充滿性感彈力的舒服手感。

  冷不防嬌滴滴的柔弱少婦,竟會猝然發難. 咽喉乃人身脆弱要穴,被突然擊
中,大漢頓時痛得仰着身子踉蹌跌退。

  曉梅得勢不饒人,嬌軀緊接而上,右腳迅速踏前一步,身體也在這一踏瞬間,
快速右旋半圈,借助纖腰的旋轉力度,右肘也隨即重擊對方胸腹橫隔膜位置。

  大漢倘在跌退中,不及防禦,胸腹立中重招,體內橫隔膜吃痛下,身體自然
反應,俯低上身。

  他在大意下,被曉梅的精妙快招打懵了,頻頻中招,全無還手之力。

  曉梅攻勢毫不停滯,左腳跟上,踏前一步,香軀貼近對手。緊接着,突然發
力,飛身前躍,右膝一提,再次借助纖腰的旋轉扭力,猛撞對方下陰。

  「啊!」一聲慘叫,下陰受襲,乃男人至痛,大漢摀住下半身,跌倒地上翻
滾痛呼。

  曉梅心神全傾注在自衛術的連續套路中,以至最後的重招,飛身提膝撞陰,
動作過大,「撕啦」一聲,絲質旗袍側邊的開衩爆裂開來。

  頓時,整條曲線完美,透着瑩白肉光的絲襪美腿,完全裸露出來,連雪亮光
潔的半邊圓臀,也從裂開的旗袍開衩處,透射出性感肉光。

  女人穿的是T- Back內底,整個臀部,以及大腿的潔白肌膚,點綴着性
感絲襪的蕾絲花紋,更凸顯出女人美腿的嫵媚與華麗。

  曉梅的出手太突然,太迅速,動作如行雲流水般,一氣呵成,全無半分停滯。

  再加上她那誘惑身形,配合亮麗玉臂的飄舞,令那大漢的同伴,彷彿看了一
出異常性感的豔舞表演,看得目瞪口呆,一時間忘了出手相救自己拍檔.

  及至曉梅旗袍裂開,肉光耀眼,亮晃晃的一對圓潤美腿,在眼前麗影相輝.
大漢的同伴,看得差點連鼻血也噴出來,更遑論出手救援伙伴了。

  曉梅一擊得手,立刻指了指街頭方向,嬌聲道:「小史快跑。」

  才十二歲的小史,這時也知道情勢危急,不及多想,立刻按媽媽指示方向飛
奔。

  而大漢的同伴,這時也醒過神來,右手一伸,一把按住曉梅光滑柔美的左肩,
入手處溫軟舒適,女人肌膚的膩滑手感,頓時令他心神一盪.

  曉梅滑嫩的玉掌一翻,左掌已迅速纏繞對方右手腕。自己的纖美右手,也在
同一時間輕舒伸展,反扣對方右肩膀。

  接着,雙手突然同時發力,左手猛拉對方右腕,右手同時力按對方右肩。

  那漢子仍迷醉在女人光裸香肩的誘惑手感上,而當曉梅一對柔軟肉掌,扣拿
他的手臂之時,仍未警覺,只覺那對白亮亮的溫柔玉手,在晚霞夜色下,暖暖的,
很舒服,散發着瑩白肉光,好看至極.

  曉梅嬌柔甜美的外表,往往令男人暈其大浪,迷醉於她的女體誘惑,而忘卻
戒心。

  雙方對打,最忌分神,勝負往往在毫釐之間,尤其是有心打無心,就算是柔
弱女子,也可擊倒粗豪壯漢,這就是女子自衛術,出奇制勝的要旨。

  大漢受曉梅突然發力,全力扣按拉扯他的右手,猝不及防下,上半身一下子
前傾俯下。

  莊曉梅立刻嬌軀略旋,左膝奮力撞向對方下陰。

  大漢俯身之時,眼看一條美至無可挑剔,紫中透白的晶瑩美腿,快速飄近。
緊接着,下陰劇痛傳來,「啊!」一聲慘呼,大漢痛得彎下腰來。

  莊曉梅柳腰輕擺,迅速來多個旋身,全身力量集中於右肘,猛地擊向他的太
陽穴。

  大漢腦海中,尚刻印着美艷女體的誘惑,就已連續遭受重擊,昏迷倒地。

  此時,停車場方向,槍聲傳來。而酒店門口的黑衣漢,也已發覺這邊不妙,
其中倆人已飛跑奔來。

  曉梅一擊得手,立即向小史方向奔逃。她此時仍穿着那對精緻的高跟鞋。她
多麼想把鞋脫掉,但追趕過來的人,離她只餘三十多米,根本不容她有這樣的時
間.

  「噔!噔!噔!」,急速的高跟鞋踏地聲,打破了長街寂靜. 曉梅兩條穿着
高跟鞋的絲襪美腿,在爆裂的旗袍開衩處,肉亮亮的,前後交替晃動,更顯得美
少婦此時的柔弱無助。

  奔至街口,卻發覺小史正被一名攔截大漢抓住,掙脫不得。

  愛子情深,曉梅不得已,奔向大漢.

  大漢見一個明艷迷人的美少婦,惶急奔至,那才是老大首要捉到的女人,比
這小孩還來得更重要,忙放開小史,一把抱緊曉梅,因用力過猛,把這個外表嬌
柔的美艷少婦,整個壓倒地上。

  曉梅不顧自身安危,一面掙扎着,一面情急叫道:「小史快跑,不用理媽媽。」

  小史很想過去帮母親,但理智的他,也知道這樣會令媽媽心有牽掛,更加添
亂,而且後面追兵已至,自已或可引開部分人,讓媽媽有可乘之機.

  小史一轉頭,聽話的發足狂奔。

  那大漢一面雙腳跪地,坐在曉梅身上,壓緊女人,一面高聲對追來的兩人道:
「這裡交給我處理得了,你們快追那小男孩。」

  那兩人也知走了這兩母子任一人,回去老大那邊,都很難交差,分分鐘還會
受罰,故趕緊繼續追趕,同時分開包抄攔截小史。

  曉梅被大漢壓制地上,剛開始時,對兒子情急關切,故掙扎起來心慌意亂,
柔弱的少婦人,又那是如狼似虎的大漢對手。

  那傢伙還刻意戲弄般,在她的嬌美肉體上又抓又摸。口中還淫笑着道:「夫
人的身子好美,又軟又嫩,怪不得五位老大特別吩咐,一定要生擒夫人,帶回去
玩弄。」

  大漢跪坐在曉梅的香軟肉體上,雙手開心的,搓揉女人的豐滿乳房。

  陣陣沁人心肺的女體幽香,令他越覺興奮,開始十分粗暴的,撕扯女人的絲
質旗袍。

  「撕啦!」一聲,曉梅旗袍胸襟處被粗魯撕開.

  大漢眼前,頓時一遍晶瑩肉亮,起伏不安的潔白胸脯,與黑色透明的蕾絲乳
罩互相輝映,更顯出女人乳房的白滑細膩。

  大漢眼睛都看紅了,他感覺自己就像一隻雄獅,壓住一隻可憐的小綿羊,一
面殘忍撕咬,一面欣賞她的柔弱掙扎。

  「啊…!你放開手,不要啊!」曉梅芳心大驚,一對肉光光的雪玉柔荑,拼
命掙扎抵抗。

  但一個弱質少婦的力量,又那比得上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

  大漢輕易撥開曉梅那對纖柔玉手,一抓乳罩,使勁一扯,誘惑的蕾絲乳罩被
暴力扯出。

  頓時,兩團雪白脂肉,一顫一顫盪了出來,嫣紅的硬凸奶頭,隨着乳球搖動,
一盪一盪的在半空舞動。

  大漢心跳加速,隨手一丢,扔掉乳罩。

  接着,再次拍開企圖阻撓的嫩滑玉手,十指如狼爪撲食般,一把抓向那兩團
軟滑乳肉,使勁揉捏。

  白膩的香滑乳肉,在男人指縫間溢來溢去,嬌俏的艷麗奶頭,在淫穢手指間
左搖右舞。

  大漢突然發覺,捏弄玉乳的雙手,有種濕濕的感覺.

  忙把手放嘴邊舔了舔,然後兩眼發光,興奮的道:「人奶?嘿嘿…!夫人的
奶子,竟有人奶分泌,這下更好玩了,擠玩女人的人奶,那是最令人心動的遊戲,
待我先把夫人的奶子玩個痛快,再送過去給老大享用。」

  曉梅俏臉一熱,被男人擠玩自己人奶的恥辱,羞得她方寸大亂,臉紅耳熱,
芳心更是驚得心如鹿撞。

  但此時,兒子已經跑遠,心頭去了這重牽掛,理智開始慢慢回復,心知這樣
雜亂無章的抵抗,根本毫無作用。

  冷靜下來的美艷少婦,立刻想到自衛術中,反壓制的一招白龍翻滾.

  那是在對手猝不及防下,集中全身力量,把他扭向一邊的奇妙招數。

  曉梅玉手使勁掙扎着,收縮到對方不住抓捏自己乳房,擠壓奶水的雙手內側。

  接著,環抱對方頭顱,彷彿柔順動情般,主動把大漢的臉,拉向自己開始漲
奶的妊娠乳房上。

  同一時間,一對動人的絲襪美腿,交叉着輕挾對方腰部。

  大漢見美婦完全放棄抵抗,彷彿春情勃發般,還主動把自己的臉,拉向她開
始分泌人奶的誘惑胸部處。一雙玲瓏曼妙的絲襪美腿,更自動自覺的,依戀纏綿
着自己粗暴壓制着她的雄壯腰身上。

  美艷少婦那種暖融融的柔順春情,剎時間令他魂飄九天。

  他不禁放開擠玩少婦奶水的淫邪十指,雙手平按地上,保持平衡,順勢俯頭
伸嘴,叼向女人主動迎送的左邊奶頭上。

  充滿彈性的脹硬奶頭,入口柔韌舒服,更是激發大漢的性虐慾望。他禁不住
拼命吸吮,同時,上下牙齒,竟使勁啃咬女人的柔韌奶頭.

  「呀…!」曉梅頓時痛徹入心,嬌聲啼叫。

  男人這一下誤打誤着的奶頭狼咬,把她招數後着的變化,徹底打亂了。

  她本已準備好,當對方頭顱貼近胸部,自己雙臂易於發力之時. 雙腿就會立
刻發力,鎖緊對方腰身,雙臂也會同時用力,把對方的頭顱扭向右邊,令對手身
體失去平衡,向右翻側。

  但知書識禮的美婦人,又知會想得到,男人竟然會用牙齒,狠咬她的嬌嫩奶
頭. 此刻,敏感的奶頭被男人咬緊,若發力扭側對方的頭顱,自己的柔弱乳頭將
首先受罪,甚至會被男人生生咬斷。

  自小嬌生貫養的曉梅,何曾受過此等羞辱痛苦。此刻,只感到自己乳房的內
部組織,像被男人突然抽空般難受。

  這還不此,柔嫩的奶頭,被男人的牙齒,磨咬得像要斷落般,痛得她禁不住
軟聲哀求。

  「吔…!啊呀…!大…大哥,輕…輕點好嗎?求求你,妾身痛死了呀!」

  可大漢正在玩女人的興頭上,尤其是女人奶頭的柔韌口感,十分舒爽。還有
美貌少婦的香艷人奶,鮮甜可口。再加上一個嬌滴滴貴婦人,那身細皮嫩肉受到
虐待時的淒美表現. 每一樣都激發着他的虐心,那肯就此罷休,只會咬得更加起
勁。

  曉梅的敏感奶頭,被牙齒野蠻啃咬,傳來陣陣錐心劇痛。再加上嬌軀體內的
奶水,被一個大男人粗暴吸吮,那種羞恥與難受,令她感覺自己的乳房,彷彿在
被人活生生撕咬進食般痛苦不堪,嬌美的身子,也痛得禁不住陣陣發抖。

  無奈下,曉梅強忍劇痛,用十分嬌嗲的媚膩軟聲,哀求道:「呀!啊呀!痛
死妾身了,大哥真會玩女人。不過別只顧著咬人家一邊奶頭,另一邊奶頭,大哥
也不要放過嘛…!快咬一下人家另一邊,別讓她閑着,唔…!大哥…!快咬人家
右邊奶頭嘛…!」

  大漢整個人,頓時酥軟入心,這楚楚婦人,又漂亮又嬌貴,同時又如此配合
男人玩性虐待,他簡直興奮得快要昇天,於是放開正在啃咬的左乳奶頭,準備改
玩另一邊。

  說時遲,那時快,對方一放鬆自己乳頭,曉梅挾住大漢腰部的雙腳,立刻用
力收緊,鎖死他的上半身。

  接着,原本環抱對方頭顱的玉手一縮,雙手拇指迅速壓向對方眼睛,把他的
頭部頂起。

  怕了這傢伙啃咬奶頭的淫招,芳心驚羞的曉梅,不敢再使用原本翻扭頭顱的
招數,而是先把對方的嘴,趕緊推離自己胸脯。

  眼睛仍人的脆弱部位,無論多強壯,也禁不住那裡受力,大漢眼見拇指壓到,
連忙一閉眼,頭也不由自已的抬起仰高。

  曉梅的右手,迅速纏繞對方撐地左手。同時鬆開交叉挾緊大漢腰部的漂亮長
腳,改為扣緊對方跪地雙腿。腰臀與右手同時猛地向右使勁,企圖把大漢翻轉過
來。

  可惜對方體重過大,而自己的身子過於嬌弱,無法成功,大漢的身子依然絲
紋不動。

  曉梅立刻變招,右手迅速按着大漢左肩力推,左手前臂快速横過大漢下巴,
同時握緊自己右手手腕,以便力道輸出更有效率,架着大漢下巴使勁力撐。

  大漢因下巴受力,上半身不得不被迫仰得更高。

  曉梅這時已爭取到空間,把右腳收縮到胸前,再頂緊對方腹部,手腳同時在
突然之間,一齊爆發出瞬間的最高力量輸出。

  大漢的上半身,頓時被頂開了一點,而曉梅被壓制的身體,終於在這剎那間,
獲得更大空間掙脫出來。

  曉梅身子一脫離壓制,右腳立刻一下子,撐向對方尚跪着的左大腿,令大漢
失卻平衡,整個人趴倒地上。

  而曉梅也在這一撐間,借助反作用力,香軀貼着地面,滑出了對方的壓制範
圍。

  她立刻爬起身來,但並不像其他女人般急急逃命,而是高速衝到大漢面門,
趁他正想爬起身之際,全身力度聚於右膝,對着那傢伙的臉,一膝狠撞過去。頓
時把他擊昏地上。

  從大漢鬆開曉梅奶頭,到被擊昏地上,其實僅經歷一二秒時間而已,曉梅的
動作是一氣呵成,閃電般迅速。

  女人此時,外表十分狼狽淒美。旗袍胸襟處被撕破,盪着一對白光光的奶子,
而旗袍開衩也裂開到腰際,一對誘惑無比,穿著精緻高跟鞋的絲襪長腿,連帶肉
亮亮的肥美圓臀也露了出來。

  曉梅正想逃離,一輛黑色小型貨車高速駛至。

  「吱…!」的一陣汽車急煞聲,小型貨車停在她身邊,車門打開,露出幾個
熟人身影。

  那是剛逃獄的仇家五兄弟,從小到大,分別是仇滅十,仇滅百,仇滅千,仇
滅萬,仇滅億.

  仇滅十迅速跳出車外,一把抓緊女人玉臂。

  仇滅百也同樣跳出車外,從後一把抱緊曉梅的香軟嬌軀,雙手環伸到她胸脯
上,十指抓緊女人裸露出來的一對亮麗肥乳。

  「哈!婊子真乖,預早袒露奶子,準備好讓大爺嫖玩。」

  曉梅使勁一掙,無法脫身,透着誘惑肉光的絲襪美腿,立刻一伸,飛起一招
撩陰腿,踢向面前的仇滅十。

  仇滅十早知此女懂些自衛術,冷笑一聲:「婊子好野。」提膝一撥,把女人
的腳掃開.

  「媽!快救我。」

  兒子小史,竟被人用手銬,銬在車內,正惶急呼救。

  曉梅不覺一呆,一陣無奈感襲上心頭.

  「嘿嘿!野性有野性的玩法,會掙扎,玩起來更帶勁。」

  背後仇滅百突然十指收緊,孔武有力的手臂一提,竟握住曉梅雙乳,就這樣
粗暴地提起她的身子。

  那相當於女人的身體重量,全係在自己的嬌嫩乳房處。

  頓時,原本白白滑滑的乳房,整個脹紅起來,白花花的奶水,從嬌艷的乳頭
尖端,「滴滴答答」一滴滴落下來。

  「吔…!啊唷!痛啊…!快放手,快放我下來。」身子被提離地面,乳房似
破裂般脹痛,女人那對玲瓏玉腿,不由得拼命蹬直,不住擺動,卻始終無處借力。

  仇滅百對女人的掙扎痛叫,像毫無知覺般,淫笑着道:「嘿嘿!這女人還有
人奶供應,這下玩起來更爽了。」一面說,一面把曉梅提進車裡面。

  仇滅十轉過頭來,對追上來的其他手下怒道:「一群廢物,連捉個女人和小
孩,也要大爺親自出手才行。快過去停車場,幚手把那男的幹掉,做得漂亮點. 」

  說完,跳上車,一拉車門,車子載着小史,曉梅以及仇家五兄弟,絕塵而去。

                ======

  那邊廂,曉梅,小史,被仇家五狼擄去,這邊廂,史熊駿正驅車向停車場出
口開去,憑着重型貨車的強橫優勢,他對外面的截擊,夷然無懼。

  先緩緩的駛出停車場閘口,接著,史熊駿一踏油門,全速向着停車場外,停
泊的那輛黑色七人車,攔腰撞去。

  不管他車上有沒有人,史熊駿打算先摧毀對手的交通工具,這樣可以達到,
進可攻,退可守的效果。

  「轟」的一聲,黑色七人車,瞬間被撞得翻倒地上。

  旁邊兩名殺手,冷不防一輛重型貨車,急速撞至。匆忙中,側身向兩邊飛躍
閃避。

  史熊駿早看到這兩人,撞車同時,手中AK47已噴出火焰。「噠噠噠」,
一梭子彈,掃向右邊那人。那傢伙身在半空,已被打成蜜蜂窩.

  左邊那人落地一滾,身手也是敏捷。趁貨車停下瞬間,立即彈身躍上貨車駕
駛門邊。緊接著,毫不猶豫的,手中散彈槍「轟」一聲,對着駕駛座,一槍打去。

  史熊駿剛解決掉右邊殺手,瞥見左邊殺手已經殺至。百忙中,左手一伸,握
緊對方槍管,再一推,令槍管指歪向外。

  對手那一槍,一下子把駕駛坐前面的擋風玻璃轟碎。

  殺手見對方身手如此敏捷,槍管被推歪打空,忙使勁力扯。

  這剎那間,史熊駿把右手AK47,當成棍棒般,在手指上旋了半圈,槍口
立刻轉對左邊殺手頭顱,「噠噠噠」又是一梭子彈掃去。

  那殺手雖身手快捷,但論速度應變,又怎會是專精武術搏擊的史熊駿對手,
頓時身中數彈死亡。

  史熊駿把散彈槍一扯,拉進駕駛室內。

  那是一枝AA- 12彈鼓式散彈槍,一次可裝彈20發,是散彈槍王牌中的
魔王,近戰威力已達變態程度。如此大殺傷力武器,當然要據為己有。

  緊接着,史熊駿熟練地掛後檔,先讓貨車倒後一段距離,再推回前檔,一扭
軚盘,車子向妻兒等待的位置駛去。

  這時,十多名黑衣大漢,正迎面奔跑過來。

  史熊駿毫不理會,加速直撞過去。

  那群漢子忙爭相避躍兩邊,其中兩人躲避不及,「呯」的一聲,被生生撞斃。

  史熊駿毫不停留,繼續往妻兒位置駛去。

  那群漢子,也不甘心,銜尾直追。

  駛至曉梅等車位置,卻見倆人已影蹤全無,顯然已被人擄走。

  史熊駿不禁悲從中來,怒火中燒。從倒後鏡中,看到那幫黑衣漢仍銜尾窮追。

  史熊駿心下發狠,當下一踏離合器,手煞一拉,方向盤急扭。

  貨車立時後輪急停,車身慣性急速擺尾,輔助前輪高速扭彎。貨車來了個漂
亮的甩尾掉頭.

  史熊駿緊接着猛踩油門,離合器鬆開,貨車瘋狂向黑衣人群撞去。

  那十幾個黑衣漢子,那想得到史熊駿竟會如此好勇鬥狠,再有幾人躲避不及,
被當場撞死。

  有兩個身手敏捷的,從旁一躍,分左右跳上駕駛倉門.

  可惜他們的對手,是更為敏捷,也更有臨敵經驗的史熊駿.

  他們剛躍上車,史熊駿已左右手,各持一把手槍,「呯呯呯呯」一輪槍響,
兩人已再無聲息。

  史熊駿再次把貨車,來個甩尾掉頭,手中AK47衝鋒槍,已噴發怒火。

  「噠噠噠噠」一陣掃射,餘下的黑衣漢,除卻一人外,全被射殺。

  他迅速跳下貨車,衝過去,拳來腳往,一番近身肉搏,把生還的那傢伙打趴
地上。

  史熊駿用手槍指着他的頭,冷冷問到:「說,你們把我妻兒,捉到那裡去了? 」

  那人口硬道:「不知道!我甚麼都不會說. 」

  「啪」一聲,指骨碎裂聲,史熊駿也不廢話,使勁用手槍槍托,敲碎了那傢
伙的食指。

  「啊…!」一聲慘呼,那人痛得像殺豬般嚎叫。

  「說,你們把我妻兒,捉到那裡去了?」史熊駿再次冷冷問到。

  那傢伙只是一味痛叫,沒有回答。

  「啪」又一聲,指骨碎裂,史熊駿把他的大拇指敲碎,再次冷冷問:「快說,
我妻兒到那裡去了?」

  所謂十指痛歸心,黑衣漢已痛得面色發白,不敢口硬,哭叫道:「大…大哥,
小人只是一個嘍囉,真不知道啊?」

  「啪」的一聲,史熊駿再把他的無名指敲碎,冷冷道:「我會把你的手指腳
趾,一根一根敲碎,然後再把你煎皮折骨,若仍得不到我要的信息,我就相信你
真不知道了。」

  看着史熊駿冷酷的眼光,黑衣漢知道面前人,是個敢作敢為之士。

  他已從心裡驚悚出來,忙甚麼都抖出來道:「我是小刀幫的人,我們在海邊
的屠宰場,有一個上落女奴的走私點,我估計老大他們,會到那裡去了。」

  史熊駿利用豐富的刑訊犯人技巧,反複盤問了黑衣人,有關屠宰場的確切地
址,以及屠場的大至情況.

  然後,用槍托把黑衣人敲昏。接着,驅車向屠宰場追蹤過去。

  史熊駿很清楚,綁架的頭四個小時,是最關鍵時刻。

  因這時段,往往是對方陣腳未穩,目擊者或相關重要線索,仍有可能在現場
附近找到,還有一些遺留痕跡,可能仍未消失。

  一但錯過這一時段,很多重要線索,可能就會從此失去,嬌妻愛兒,可能將
永遠找不回來。

  他已來不及慢慢找援手了,必須爭分奪秒,與時間競賽,沿線索層層追蹤下
去。

                ======

  仇氏兄弟的小型貨車裡,曉梅像掉進了狼群中的小白羊,正可憐巴巴的,等
候群狼的撕咬進食。

  不住滴着人奶的肥美乳房,被仇滅百死死握緊,提吊起來。由於身體重量,
全集中在乳房處,身體每一下掙動,乳房的痛楚更為加劇,曉梅唯有忍住痛,一
動也不敢再亂動。

  仇滅十走過去,一手撩起曉梅的旗袍下擺,只見淒淒楚楚的美艷少婦,一對
穿着高跟鞋的絲襪美腿,無助地繃得直直的,卻找不到任何支撐點,只能乖乖地
垂吊着。

  薄薄的紫黑色絲襪,緊緊貼在美腿的冰肌玉膚上,為女人的細膩香肌,添上
紫中透白的誘惑膚光,散溢出夢幻般的晶瑩性感,把圓潤修長的美腿線條,特顯
得淋漓盡至。

  大腿香肌上,那一圈蕾絲花紋,更令女人的迷人美腿,散發出令男人心跳加
速的動人誘惑,更加刺激吸引着男人,對這雙曲線玲瓏的女人美腿,進行無情的
欺凌與征服。

  仇滅十拿出一把小刀,好整以暇的,割掉曉梅的旗袍,淫笑着道:「落到我
們手裡,你以後都不用再穿衣服了。」

  曉梅自知難以擺脫受辱命運,輕聲求道:「别讓我兒子看着。好嗎?」

  仇滅十故意裝作沒聽到,暗笑着道:「甚麼?聽得不太清楚,太太請說大聲
點. 」

  曉梅只好再求道:「别讓我兒子看着。好嗎?」

  仇滅十笑着對小史道:「哈!你看你媽媽,還像個小女孩般害羞,不想你看
着我們玩她的小肉屄呢。」

  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曉梅的俏麗臉蛋,紅得更加嬌艷了,那種窘羞不安的少婦艷態,更具性感誘
惑,更加可愛迷人,但卻更撩動男人的獸性虐心。

  老大仇滅億嘻嘻笑道:「還害甚麼羞呢,又不是第一次讓男人玩,你已經讓
你老公玩了那麽久。只不過,他以後沒份了,輪到我幾兄弟接手了。」

  老二仇滅萬接口道:「反正你兒子,將來也會找一個女人來玩玩。夫人就當
做示範,讓他看清楚,他的漂亮媽媽,如何被男人拿來當玩具一般玩,他媽媽又
如何乖乖的肉身侍奉男人,讓他明白,女人的身子,究竟有多好玩。」

  仇滅十對小史道:「喂!小子,看過沒穿衣服的女人裸體沒有?大伙都在等
着看你媽媽的性器官,不過,先讓你欣賞一下,男人脫光女人的興奮刺激,讓你
開開眼界。」

  說完,開始野蠻的,撕破曉梅那層薄薄的紫色絲襪.

  人說絲襪是女人的第二層肌膚,此刻,仇滅十像粗暴的,給面前的漂亮少婦
殘忍剝皮般,原本紫中透白的柔潤膚光,在一片「嘶嘶啦啦」,令女人臉紅耳熱
的布帛撕裂聲中,漸漸散發出一片令男人衝動的白亮肉光。

  晶瑩玉白的29歲嬌柔女體,滴滴答答漏着奶水,直直繃緊腳尖,讓男人垂
吊着乳房,動也不敢動一下,彷彿柔順地接受男人的剝衣羞辱,榨乳淫虐。

  潔白的騷胸緊張起伏着,美少婦眼淚汪汪的,脹紅着俏麗臉蛋,可憐無助的,
對着一群面帶淫邪笑容的凶殘眼光。

  不一會兒,女人就被脫得肉光光,一片晶瑩白亮,只餘下那條黑色的性感T
- Back小內底。

  女人此刻,彷彿成了吊掛在屠宰架上的白滑豬隻,等候屠夫的解剖宰割。

  接著,仇滅十拿出一把刀子,把曉梅的小內底也割了下來,然後,像珍品般
放好到一邊。

  當曉梅的T- Back內底,被割下來後,所有人眼光一亮,齊齊發出「哇
…!」的一聲驚嘆.

  仇滅十對小史笑道:「哈!怪不得你媽媽如此害羞,原來是沒毛的饅頭白肉
屄,這下可省事多了。」

  小史看着平常端莊聖潔的媽媽,此刻,從頸部以下,光潔白滑得一根毛髮也
沒有的性感女體,那些令女生面紅耳熱,羞於示人的性器官,現在坦蕩蕩的,展
示在一群凶殘粗暴的男人眼前,他的內心有種莫名的顫抖。

  老三仇滅千伸出手指,十分下流的,前後擦拭着曉梅光潔白滑的腿間肉縫,
淫笑着道:「做了媽媽,小嫩屄仍像未發育的小女生那樣,又嫩滑又細膩,嘻嘻
…!這下真是越來越好玩了。」

  曉梅此時,只覺得兩隻乳房痛徹入心,痛得她連兒子看着的羞恥也忘記了,
哀哀的嬌聲求道:「啊…!疼死了,快放我下來好嗎?求求你們。」

  仇滅百像一頭餓狼,正在舔?美味可口的鮮肉般,一面舔着少婦的俏麗臉蛋,
一面在她耳邊,笑淫淫的道:「這就覺得痛嗎?那夫人可要習慣一下了。等會兒,
夫人還有更疼的要感受,那才真個叫疼呢,夫人保証叫得更可愛。總之,落到我
們兄弟手裡,夫人的性器官,就要習慣痛的感受哦。哈哈哈…!」

  仇滅億漫不經心的,伸出手指,在曉梅不住滴奶的脹硬乳尖撥了撥,然後放
在舌上舔了舔,滿意的道:「嗯…!人奶不但好味,還帶性感,不錯,不錯. 」

  仇滅萬上下撫摸着曉梅平坦白滑的小腹,笑着道:「夫人的肚子,雖然未見
凸現,但奶水都已經準備好了,我敢寫包單,肚子裡一定有料。」

  仇滅億撩起?梅額前秀髮,盯住女人羞紅的秀麗臉蛋,淫笑着,慢悠悠的道:
「能夠接收像夫人這樣高貴美貌的女子,淫玩一番,那確是我幾兄弟的福氣。最
難得的是,夫人還準備好身孕,讓我幾兄弟玩個錦上添花。在此,先謝過夫人美
意了。嘻嘻!待會一定讓夫人的性器官,品嚐到何謂痛不欲生的滋味,保証夫人
叫得比宰豬還要可憐. 來啊…!先讓夫人體驗何謂欲罷不能,也請莊夫人,對吾
等玩女人的手法,不吝賜教啊。」

  小型貨車的車廂內,中間放了一張矮矮的不銹鋼小桌。

  仇滅百把曉梅提到桌面上,正對着她兒子小史,喝道:「跪上去!」

  曉梅兩隻滴奶乳房,已被吊得痛不欲生。此時,秀氣的腳趾尖,接觸到冷冰
冰的不銹鋼桌面,終於稍微有點支撐。乳房壓力稍鬆,忙趕緊聽話的,盈盈下跪,
害怕乳房再受折磨。

  少婦此時紅暈滿臉,眼噙淚光,對着自己的兒子小史。

  小史心痛的,看着嬌美莊重的媽媽,赤身露體,一絲不掛,被這群凶神惡煞
的彪形大漢,整治得再無往日的精明能幹,變成委屈可憐的小婦人。

  可他甚麼也帮不了忙,實在忍不住了,終於鼓起勇氣道:「求求你們,放過
我媽媽吧,別再折磨她了。」

  仇滅億左腳一提,粗大的腳板,踏緊曉梅一對纖細足踝,鐵鉗般的左手巨掌,
握緊女人一對纖柔手腕,把她往後一扯,令女人不得不仰着身子,跪在桌面上,
玉背倚在自己大腿上。

  然後淫笑道:「你媽媽肉身示範,女人的身子被男人玩弄的反應,教你明白
女人究竟有多好玩,你可要看清楚叔叔如何玩你媽媽,別浪費了她的一番表情。」

  曉梅只是羞紅着臉,閉上眼睛,默不作聲地苦苦忍住。

  她十分清楚,落到這群凶人手裡,注定了要受辱。無論說甚麼,只會惹來更
多羞辱。她腦海裡不斷盤算着,該如何脫身。

  仇滅億粗糙的右手,放到女人圓潤光滑的大腿間,一面把她肌膚瑩白的大腿
撥得更開,一面道:「張開點,讓大家都看清楚,你的小嫩屄如何發情。」

  仇滅萬遞過一盒藥膏道:「夫人有福了,這是最新研發的媚藥,叫「軟肌烈
女淫」,是具有軟化肌肉功能的烈性春藥,請夫人好好品嚐。」

  說完又拿出另一盒藥膏,淫笑道:「為了讓夫人完全體驗欲罷不能的效果,
在下決定讓夫人的乳房,也同時品味另一種新藥,這是「噴乳催淫膏」,具有舒
張奶孔,催生奶水,以便夫人高潮時能夠通暢噴奶的烈性春藥。」

  頓了頓,淫笑着,細察了一會曉梅美眸緊閉的嬌羞臉蛋,湊近到女人耳邊,
繼續道:「這兩種藥,都是異常烈性的春藥,無論女人如何三貞九烈,任一種藥,
都能令她在短時間內,春潮泛濫,淫態百出。現在讓夫人雙管齊下,以回報夫人
孕婦身子,讓我等玩個錦上添花的心意,請夫人好生感受。」

  仇滅千這時拉過一條管子,也笑嘻嘻的,湊到曉梅耳邊道:「夫人的樣子好
可愛唷,羞答答的,又是孕婦身子,又是沒毛的小女生嫩屄,還提供奶水,讓男
人玩得盡興. 你快看,連你兒子也睜大了眼睛看着你,你卻羞得看也不敢看。」

  先觀察了一會女人臉紅耳熱的緊張樣子,仇滅千繼續笑吟吟的道:「在下這
就勉為其難,向夫人稟告一下,在下準備替夫人清洗腸道,以便後續為夫人破肛
開苞。我這管子,既可以出水灌腸,又可以抽吸髒物,交替進行,必定能令夫人
肛腸潔淨,讓夫人的小菊花,待會爆得乾脆利落。」

  曉梅雖羞得緊閉美目,但白嫩的身子,卻已驚得不住發抖。

  她真不敢想像,接下來的淫辱,會是何等的令她無地自容。

  但柔弱的身子,被仇滅億孔武有力的手腳,死死壓制着,動也動不了,任她
冰雪聰明,此刻也只能無奈的,等候被凌虐的命運.

  曉梅芳心驚悚,忍不住口中輕輕哀叫:「駿哥,快來救梅兒啊!」

  仇滅億邪笑道:「你的身子,已被我兄弟五人接收了,你老公以後是沒份的
了,忘了你那駿哥吧,以後把我五兄弟,當丈夫般侍候好。你看我們這麼溫文有
禮,夫人當初真不該起訴我等入獄. 」

  仇滅千不再廢話,二話不說,把手中管子,從後硬硬塞進曉梅肛道裡,同時
按了一個開關.

  「啊…!」曉梅一聲驚叫,平坦的小腹,一下子鼓了起來,美目瞬間張開,
眼內盡是驚懼之意。

  不一會兒,鼓脹起來的白滑小腹,又突然開始逐漸凹陷下去。

  就這樣,反複灌洗女人的腸道,成了開始這場淫虐的敘章。

  仇滅億右手慢條斯理的,抹滿了「軟肌烈女淫」藥膏,然後五指撮合成錐,
左右轉動,硬硬往女人的細嫩肉縫鑽進去。先在陰道裡一輪扣挖,然後開始一出
一入,前後運動。

  小史媽媽此時已是臉紅耳熱,因知道兒子在看着,羞恥之心,令她貝齒咬緊
下唇,苦苦忍耐着身體的難受刺激,不敢發出聲響。但被巨手插陰,也痛得全身
不住打顫。

  仇滅萬雙手抹滿了「噴乳催淫膏」,從後環伸到女人雪白的胸脯上,不住摩
挲按壓女人的飽脹乳房。

  小史因面對着媽媽,看得十分真切。

  只見媽媽兩隻肥美乳球,在仇滅萬不斷搓揉按捏下,又軟又嫩的乳肉,不住
在猥褻的手指間,溢來溢去。

  那兩團誘惑肉球,變換出各種不同的型狀,一突兒被拉扯成尖尖的鮮筍型,
一突兒又被壓成偏偏的圓餅形。羊脂般的性感乳肉,被猙獰的粗糙手指,抓弄得
沒一刻安寧。

  粉紅可愛的脹硬乳頭,不安地從猙獰凶狠的手指縫隙間翹立出來。在顫巍巍
的乳肉上,羞怯怯地翩翩起舞。

  白花花的人奶,隨着乳頭的搖曳起舞,像冰峰溶雪般,不斷溢流出來。

  小史是第一次,看到沒穿衣服的女人身體,想不到,竟然會是自己端莊秀麗
的媽媽,而且,還要是在被人調戲得臉紅耳熱的無可奈何下。

  他此刻心情極之矛盾。既因為媽媽被男人狎玩,女體誘人的性器官所表現出
來的魅惑,令自己產生了正常的男性反應。同時又因為媽媽的受辱而感到心痛。

  這時,仇滅億淫笑道:「不錯,這女人做了母親,生過兒子,肉屄還是那麼
嫩,挾得我的手很舒服,果然不悔為小女生嫩屄。這樣的身子,若不拿來娛樂男
人,實在太浪費了。」

  小史看過去,卻見媽媽兩條圓潤白淨的大腿間,那條細嫩的光潔肉縫,緊緊
含吮着一隻猙獰的古銅膚色手臂。

  粉嫩的肉屄口,對粗糙巨手的入侵,完全無能為力。粗硬的巨臂,在女人晶
瑩白滑的敏感聖地,肆無忌憚地進出蹂躪. 把媽媽陰道裡的鮮艷紅肉,翻出推入
地下流戲弄。

  女人的精緻尿孔,張着性感誘人的小開囗,隨着男人手腕的出入扣挖,一隱
一现的,被扣得晃動不定,紅紅嫩嫩的艷麗小孔,不住前前後後的,擦拭着粗暴
的手腕,彷彿在向野蠻的手臂哀討求饒。

  仇滅億對緊閉美目,苦苦忍耐的小史媽媽,輕聲道:「孕婦產道的內部艷景,
可是罕見得很。所以,我的手特意戴上無線納米內窺鏡頭,方便每個人都可以欣
賞到,夫人的孕婦產道裡面,如何被我的手,挑逗得春潮泛濫. 」

  仇滅千在旁拿出一個遙控開關,按了一下按鍵,車廂一邊,竟現出一塊大螢
幕。

  曉梅陰道裡面,被手交的每一個細節,都被放大了,在螢幕上顯現得清清楚
楚。

  仇滅億的手上,原來有兩組內窺鏡頭,一組顯示女人的陰道細節。

  另一組是在中指指尖上,目的竟然是為了顯示,中指穿透女人宮頸,闖入女
人懷孕宮腔的過程,解像度尤其清晰。

  小史看得呆了,對他來說,那不單單是一個女人,生殖系統的結構展示。那
更是自己曾經待過的神聖禁地。

  現在,最令媽媽臉紅耳熱的生殖結構,卻要如此赤裸裸的,讓男人觀察欣賞
. 就像解剖女人身體一樣,看得透透徹徹,再無女人的秘密可言。他的內心也在
為媽媽顫抖。

  曉梅緊張地喘息着,苦苦忍耐性器官傳來的一波一波刺激。作為檢察官的驕
傲,她不願向這群罪犯低頭. 作為母親的尊嚴,她更不能在兒子面前,向別的男
人,表現出婊子般的春情蕩叫。

  她的身體可以被人侮辱,但她拒絕自己的精神人格,也要向這群禽獸屈服。
她以沉默,表示她的自尊,以沉默,表達她的不屈。

  大螢幕分了兩組畫面。一組顯示拳頭磨擦陰道的細節,另一組顯示中指指尖
的調戲過程。

  顯示陰道的畫面,只見一環一環的鮮艷媚肉,被野蠻的大手,抽插得反覆開
合。

  大手抽出時,嬌艷的軟肉,立刻柔柔緊閉,企圖保護身體深處,更為柔弱的
生殖器官。

  可當大手插進去時,這層嬌柔的抵抗,卻又是那樣無能為力,輕易就被橫衝
直撞的入侵巨手,強勢輾壓而過,一路深進直入。

  鮮紅的艷肉,唯有在磨擦的刺激中,痙攣着,不甘心地軟軟挾緊殘忍的巨臂,
不住在顫抖中作出掙扎,但又十分可憐的,被這隻入侵巨手肆無忌憚地蹂躪折磨。

  隨着大手對敏感艷肉的不斷磨擦,曉梅性感的喘息聲音在加重。

  不一會兒,柔軟艷麗的屄道紅肉,被猙獰的巨手,出入磨擦得不住滲漏濁白
的孕婦淫水。蜿蜒流出陰道外,再被興奮亂撞的淫邪手臂,在晶瑩潔白的肉屄口,
搗弄得白液四濺.

  不銹鋼桌面上,到處是一灘灘白色混濁的產婦淫水。散發着濃濃的,孕婦特
有的淫靡氣息。

  而顯示中指指尖淫虐過程的畫面,更是令人興奮.

  凶殘的中指,像拳頭的入侵先鋒,一路撞開紅艷媚肉的軟弱阻攔,硬硬闖入,
如入無人之境,直抵懷孕女子的子宮口。

  曉梅的喘息聲音,越來越急促了。

  紅艷艷的孕婦宮頸,先是被手指指尖,撞得滑來滑去,四處躲避,卻又是那
麼無奈,完全逃脫不了。

  中指指尖反覆衝撞幾次後,開始十分下流的,挑刮戲弄無法躲藏的妊娠宮頸
口。把她撥弄得在陰道盡頭,到處晃動掙扎,不斷流水出來,羞艷之態百出。

  曉梅苦苦忍耐着,小嘴圓張開,大口大口地吸氣。

  但宮頸口的可憐艷態,不但不能停息手指的下流挑釁,卻更加刺激淫辱者的
虐心,令凌虐來得更加變態.

  只見骨節猙獰的中指,不再滿足於在宮頸口外戲要玩弄。開始粗暴的,鑽開
這個精緻的細小肉孔。然後毫不憐惜的,強勢磨擦着鮮紅的宮頸肌肉,穿透產婦
極為敏感的子宮頸,直闖妊娠女子的子宮肉腔。

  「啊…!別…別這樣,放過我肚裡的胎兒吧!求求你們!」

  感到子宮頸被男人的手指穿透,妊娠的子宮被男人入侵,曉梅驚得內心也顫
動起來,她禁不住開聲求饒。

  仇減億譏諷道:「哈…!夫人這麼快就開始求饒了,大肚婆果然好調教。但
夫人要知道一個事實,現在是玩女人的時候,無論夫人服軟或是使硬,男人要玩
你那裡就玩那裡,輪不到你發聲。況且,玩孕婦子宮裡面的胎盤,可是玩孕婦的
一大樂趣喲。」

  曉梅聽得全身發抖,她又怎會想得到,這幚人竟然玩得那麼變態,連她的胎
盤也拿來玩。母親的天性,令她拼命掙扎,極欲擺脫。

  可身體被仇減億壓制得死死的,她的掙扎,在男人看來,變成了十分誘惑的
款款扭擺. 對男人丁點阻撓也做不到,只能淚流滿臉,乖乖接受凌虐命運.

  女人妊娠的子宮腔內,淫水淋漓,一遍艷紅,一個精緻而又鮮艷的胎盤肉球,
橫在骨節猙獰的中指面前。被手指任意戲弄挑逗,一突兒把那隻細小胎盤撥來撥
去,一突兒又在這個細小肉球的表面,戳來戳去,脹鼓鼓的胎盤肉球,被下流戲
弄得無一刻安寧。

  女人性感的呼吸聲,更加緊張了。但不倔的傲氣,使她堅持住,絕不向這群
罪犯,發出呻吟媚叫。更不能在兒子面前,喪失母親的尊嚴。

  ?梅妊娠的子宮肉腔表面,滿佈性感綱狀的微絲血管,鮮艷紅亮,同時也異
常敏感,此刻正被淫邪下流的手指,用烈性春藥,不斷在艷肉表面扣挖,挑逗得
不住痙攣發抖,徹底失控。

  不斷滲洩孕婦白液的子宮肉腔,似乎已被人狎玩得忘卻了要保護胎盤的職責,
把被淫褻挑逗的胎盤肉球,不住在抽搐中擠迫頂向入侵的手指,讓他把可憐的胎
盤,姦玩得更為暢快淋漓。

  才三個月的未成型胎盤,鼓滿了羊水,包裹着仍在孕育的小生命,在媽媽的
豔紅子宮腔裏,無可奈何的,被男人用手指肆意玩弄。

  曉梅小嘴圓張,像缺氧的小漁兒般,喉嚨開始飄溢出性感而又沉重的急促喘
息聲。

  受媚藥的刺激影響,她不但感到自己的生殖器官,傳來一陣陣難以忍受的騷
癢,而最覺恐懼的是,乳房與產道的感覺度,竟被提昇到一個可怕程度。

  男人的手指,在自己性器的每一下輕觸,以及每一下挑逗,都被藥物誇張放
大了,讓她去感受。

  曉梅的呼吸聲,變得更加急促粗重了。

  她只覺得,男人的手,彷彿在自己身體裡面無處不到,每一處敏感點,都在
同時被人戲弄。甚至連妊娠的子宮,她也清晰感覺到那些下流手指,在如何摩挲
搗弄。

  所有這些,不但令她感到羞恥,最可怕的,是那些刺激,竟把她逐漸推向情
慾失控的地獄.

  但她的潛意識裡,仍死死抗拒着,絕不在這帮罪犯面前,失去應有的尊嚴,
她苦苦堅忍,不讓自己發出令人面紅耳熱的動情聲音。

  可曉梅性感的喘息聲,卻越來越粗重急促,越來越清晰可聞了。

  這時,仇氏兄弟都靜了下來,一個個眼中閃着殘忍的興奮光芒,笑淫淫地圍
觀小史媽媽,羞紅着臉,努力抵抗敏感性器被挑逗刺激,所表現出來的誘惑艷態
.

  欣賞這個樣子聖潔的嬌柔女子,身體被迫着,情動失控的過程變化。等待這
個妊娠女人,春情難禁的淫蕩失態.

  在他們眼中,這女人的失控,只是遲早問題. 反而最關心的,是小史媽媽被
撩撥得春情蕩發後,所表現出來的淫蕩艷態,會去到何等激烈程度。

  不一會,仇滅萬嘻嘻笑道:「這女人開始反應了。」

  他不再像方才那樣,大力搓捏女人的乳房。反而用手指尖,很下流地輕彈細
拭。

  小史留意到,媽媽的奶頭,一個個微細奶孔,竟張大得隱約可見,奶頭明顯
腫脹凸出,變得越發鮮紅嬌艷.

  每當仇滅萬用手指尖掃過膩滑的乳肉,鮮艷的奶頭,竟不自然地一抖一抖抽
動起來,隨着奶頭的每一下抖動抽搐,一大束一大束的香濃人奶,隨之揮灑泉噴
空中。

  再過了一會,一束一束的人奶噴灑,變成了連續不斷的直直飆射。而仇滅萬
指尖挑逗之處,柔軟的乳肉,立刻泛起一陣陣驚懼的戰抖,帶得嫣紅的脹硬奶頭,
在抽搐中顫慄跳動,無數道奶水白線,也隨之向四面八方飄搖晃蕩起來。

  寂靜的車廂內,只有「滋滋」的淫水磨擦聲,以及曉梅性感而又深沉的喘息
聲。

  從媽媽紅得嬌艷欲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