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香帅 发表于 2015-12-31
敢怀桀骜与轻狂,不与平庸论短长。
市井难知沧海壮,长天可懂困龙殇?
明灯遍照琉璃界,玉盏重生琥珀光。
我若临峰歌一曲,或高或低必铿锵。

午时,与三五知己对饮。友言,饭罢之时当做诗一首,否则再罚酒一杯。无奈,且狂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