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鬼王 发表于 2017-06-19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原创发表 谢绝转载

  「晓军,啊……好儿子,啊……肏死妈妈了!我要给你生个孩子!」白燕丰
腴的身体,肆无忌惮的散发着母性的魅力,圆滚滚的奶子,肥硕的屁股,无一不
是男人的梦想!她恬不知耻的,向自己的儿子晓军卖弄,而她的儿子也孝顺的,
将她肏得一波接一波,高潮不断!晓军恨不得自己整个人都钻到妈妈身体里去,
恨不得长年住在妈妈下面那个,他最初的乐园!他辛勤的耕耘,终于,气喘吁吁
的,一股酥麻感觉,直窜上来,他再也把持不住,将火热的精液射向妈妈子宫!
「妈妈,我要给你受精了!」他怒吼着,鸡巴如肉制加农炮,喷射出白浊的精液
炮弹,「啪!」门被打开,一个男人闯了进来,面色铁青,正是他的父亲,梁勇!
「啊,啊,爸爸……我,不是……」他吓得正要辩解,可下面射精根本停不掉,
身体也不受自己控制的,继续最后的挣扎,将精液送进妈妈的阴道。「我打死你
个畜生!」梁勇一拳打在晓军头上,「砰」「啊……」晓军眼前金星乱飞,四周
黑漆漆的,竟然是做了个梦,春梦,噩梦……

  自己是在地上,看来是落下时,脑袋碰到柜子,还好,不怎么疼。但下面传
来黏糊糊的感觉,又梦遗了……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父母这时候肯定在熟睡,脱掉内裤,晓军大咧咧的,光
着身子,走到卫生间,冲洗起来。自从那次爬山回来,已经快一个月了,隔三差
五就会做春梦,而且,梦到的都是和妈妈做爱……晓军和不少女孩都上过床,毕
竟他的家庭条件摆着,而且自身条件也说得过去,那些女孩凡是跟他上过床的,
都很难再忘掉他!说白了也没什么稀奇,就是他在床上的表现实在是——强悍!
所以,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这些女人,在他眼里已经都是庸脂俗粉,特别是
偷着奸淫了妈妈以后!更是满脑子只有一个女人,就是妈妈白燕!可那样的机会
怎么会随便有?虽然每周一家人都会出游,但后来这两次,都是去一些人比较多
的地方,而且,再没有和母亲睡在一个房间的时候。「要是再肏妈妈一次该多好?
最好让妈妈成为我的女人,天天只让我肏!」

  「救命……」白燕惊呼一声,坐起身,已经是香汗淋漓!周围黑漆漆的,身
旁的丈夫鼾声如雷,「幸好是做梦,怎么又是这样的梦?」白燕说不出的懊恼,
她梦见,自己在荒野里漫步,看到前面小水塘有人,就径直走去。靠近后,不知
什么时候多了几棵大树,她站在树后面看到在水塘里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年轻男
人身材结实健美,正赤身裸体的洗澡。白燕只觉得浑身燥热,说不出的难受,仿
佛也要跳到水里才能降温似的。她的眼睛盯着男人,根本挪不开,男人半转过身,
胯间巨大的鸡巴赫然跳出,「乖乖真是大家伙!」白燕吃了一惊,那年轻白嫩的
鸡巴,足有二十多公分长,三个手指粗!那天看见儿子鸡巴也很大,好像跟这条
差不多,简直一模一样……她下意识的向上移动目光,男人的脸也完全转过来,
「啊!」竟然是儿子!自己和儿子目光接触的一刹那,儿子咧嘴露出淫荡的笑容!
想跑,可根本挪不动脚步,白燕只有站在原地看着儿子。晓军却也没有靠近,而
是当着妈妈的面,一边看着妈妈淫笑一边撸动鸡巴手淫起来!白燕根本无法阻止
儿子的无礼行为,事实上,她连话都说不出,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的鸡巴变魔
术似的,越变越长,越变越粗!不知什么时候,龟头竟然都快碰到儿子的嘴唇了!
就在她手足无措时,晓军爆发了!白浊的精液汹涌喷出,如洪水般,磅礴而出,
越来越多,仿佛不会停止,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将白燕包裹起来,她的呼吸越发
困难,终于惊醒!

  白燕不是淫荡的女人,她相貌出众,身材诱人,当年追求者无数,可丈夫梁
勇是她第一个男人,在那天和儿子发生关系前,也一直是唯一的男人!可那天夜
里,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放纵了儿子,事后她努力不去回想,但儿子年轻粗壮,
强硬有力,填满自己身体每一寸空隙,满足了自己每一丝饥渴……根本不可能忘!
越想心越烦,索性起身,走出房间,准备洗个澡。站在卫生间外,她愣住了!里
面有人在洗澡,只能是儿子,白燕傻愣愣的,不知该何去何从!回去等儿子洗完
再出来?可就是挪不开双腿,儿子的身体那么棒,这么近的看,应该更好看吧?
那鸡巴刺到自己身体里,差点把自己刺穿,这么近仔细看看,应该能估算出准确
尺寸?

  「咔,妈?」不大的开门声,和一声呼唤,却让白燕如遭雷吻,晓军光着身
子站在浴室门口,愣愣的看着她!正要掩饰却发现儿子看自己的眼神的异样,
「呃……」白燕瞬间羞愧得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两只手,
竟然一手抚摸自己的奶子,一手在胯下蜜穴处扣扣挖挖!晓军眼睛都直了,吞着
口水,下面鸡巴迅速膨胀,挺立起来,「二十五公分以上,直径超过四厘米!」
只凭目测就估算出儿子的「尺码」,几乎就是同时,白燕更觉得自己无耻,竟然
琢磨儿子的鸡巴,虽然那鸡巴已经进入过自己身体……实在不知如何解释,白燕
一把推开儿子,逃命似的钻进浴室,「呯」关上门背靠着大口喘着气。好一会儿,
才缓过来,打开喷头,仿佛想洗去身上的罪恶,更像要洗去脑子里的污秽,但,
能做到吗?

  看妈妈逃进浴室,最初措手不及过去,晓军会心一笑,也许真的还有机会品
尝妈妈的身体!听到里面传来的水声,晓军拉开一点浴室门,动作很轻,水声将
微弱的声音遮蔽,妈妈没有发现,门缝后面,儿子那罪恶的眼睛,正充满性欲火
焰,直勾勾的盯着她丰腴充满女性气息的成熟身体!白白的大奶子,颤巍巍的,
不止大,还那么坚挺,饱满。腰肢不是很细,但些许赘肉反而更有女人味道!而
身体曲线在腰部收缩后,到了髋部突然外扩,将雪白的大屁股夸张的曲线勾勒得
清楚无遗!

  刚才的尴尬,竟然让自己浑身燥热,下面更是兴奋得分泌出无耻的爱液,仿
佛就盼着儿子再次将大鸡巴插进来,白燕自责的清洗着下面私处,悔恨懊恼,百
感交集,泪水不自觉的落下,她不知自己该怎样度过现在的窘境!这些,晓军都
看在眼里,真想冲进去,将自己已经胀得生疼的鸡巴插进妈妈阴道,将妈妈肏得
号呼求饶后,将自己的精液射进她肥美的子宫!可……自己真不敢……晓军吞咽
着口水,强忍着不舍,转身离开,悄悄地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却根本无法入
睡,妈妈完美的胴体就在他眼前晃悠,怎么能睡得着?鸡巴精神抖擞还在耀武扬
威,可自己这个主人却不争气,明知道房子里就有一个成熟丰满美艳的女人,就
是不能让它释放出来!拿出前几天偷来的妈妈的内裤,套在鸡巴上,闭着眼,想
象着和妈妈在一起缠绵,打起飞机。

  洗个澡,欲火暂时消退,擦拭后,正要回房休息,白燕却觉得有些不对,自
己刚才肯定是关好门的,怎么会有那么宽的缝隙?」莫非儿子偷看自己……」生
气的同时,一股热流突然流向自己下面,「哦……这死孩子!」也不能只怪儿子
不懂事,如果不是自己放纵,那天的事情还是可以避免的。想到这儿,她心里一
软,开门走出浴室。正要回房,下意识的看了儿子房间方向一下,「好像有点动
静?」白燕鬼使神差的,走到儿子房间外,儿子房门没有关严,虽然由于没有开
灯,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可儿子含糊的声音还是清楚的传了出来。「嗯,妈妈,
哦,太好了,啊,我要你,啊,我爱你,爱你……」粗重的喘息声,加上含混的
话语,白燕当然清楚儿子在做什么,更清楚,儿子脑子里现在想的人是谁!

  「咕……」她吞了口口水,想象着儿子那象鼻似的大鸡巴,粗暴的插进自己
阴道,将自己带上一个又一个巅峰,这该是多么疯狂的快乐啊?站在走廊里,白
燕心中真是天人交锋,可房间里的梁晓军已经发现房外有人!走廊灯不算亮,但
在黑漆漆的夜里就显得格外明亮,虽然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借着那微弱的光线,
晓军还是察觉到外面站着人。这时候只能是妈妈,洗完澡,却来自己房间外,自
己动静太大了?想停下,可又不甘心,在欲火烘烤下,晓军忽然有了个大胆的念
头,他一边继续打飞机,一边悄悄的摸到身旁的台灯开关,「咔」台灯打开,最
弱的夜间起夜光,可足以让妈妈看清房间里的情况!灯光一亮,白燕被吓了一跳,
正要逃走,却眼尖的盯住儿子那粗大的鸡巴!儿子打飞机动作很猛,看得她心惊
胆战,可看了好一会儿,好像儿子还没有射精的意思!多么可怕的精力!难怪可
以把自己肏得死去活来!「呸!」暗骂自己无耻,可就是不舍得离开。折腾好一
会儿,晓军突然停止了动作,大口喘着气。以为他要放弃了,白燕也松了口气,
准备回房,刚转身「妈妈,我的精液只射给你!」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如
晴天霹雳,吓得白燕几乎要接话,总算反应过来,儿子「不知道」自己在外面,
慌慌张张的跑回房间「砰」关上门,心总算放下,可随即想到,这么大的关门声,
儿子该听到了吧?

  阳光照进房间,白燕惊醒,看丈夫梁勇还在睡着,她竟然一阵莫名的心虚,
「自己到底怎么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今天是周末,不用早起,但也该差不
多了。叫梁勇几声,白燕下床,先捡起睡衣穿上,昨晚洗澡时脱下,可回来时候
太狼狈,根本没顾上穿。洗漱后,下楼做早餐,平时,她会顺便敲儿子的房门,
叫儿子起床,可今天她连儿子房间都不敢看,别提多心虚。晓军其实已经起床了,
根本也没睡多久!这一夜,他想了许多,最终,他坚定了信念,一定要得到妈妈,
绝不退缩!他把房门虚关上,按计划,妈妈一敲门,门就会打开,从经验说,妈
妈会直接进来,叫醒自己。他没有穿衣服,连被子都没盖,妈妈正好可以看见他
一柱擎天!从夜里的情形看,妈妈应该对自己的鸡巴也有感觉!可没想到,妈妈
竟然没来敲门,听到下楼声,晓军一下子跳起,轻轻打开门,只看见妈妈下楼的
背影。普通的吊带套裙,包裹着妈妈肥大的屁股,随着下楼一扭一扭的,阵阵臀
浪,仿佛在招呼晓军扑上去!

  「咔」开门声响,梁勇迷迷瞪瞪的正好出来,晓军被一下子惊醒,装作没事
人似的走向卫生间。幸好梁勇出来早,再耽搁一会儿,自己怕是要跟妈妈到厨房
了!「慌慌张张的!」梁勇没太在意儿子的冒失,可正好回身,看到儿子走路的
慌张,白燕却是心里一紧,一个古怪的念头在脑海里形成「儿子那条鸡巴,早晨
起来该是多么雄壮威武?」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暗骂自己无耻,白燕逃避的
到厨房做早餐。有些三口人一起吃着早餐,梁勇一边吃一边看新闻,白燕心虚的
低着头,即便是儿子闷头吃东西,根本没有抬起头过……

  晓军说去找同学,看他出了家门白燕的心才放下,那感觉,仿佛儿子再在家
里待一会儿,自己就会奋不顾身和他肉战三百回合似的……不久,梁勇也和同事
出去钓鱼,家里只剩下白燕一人。白燕尽可能的给自己找事情做,可两层的别墅,
都收拾完了,居然刚十二点!感觉时间好像就不走似的!索性泡个澡吧!身上汗
水不多,但已经黏腻腻的,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燕觉得,自己还
是很美的!和同龄人相比,脸上皱纹少的微乎其微,身材更加没怎么走样,就是
屁股和胸比以前大了一些,可却更有女人味儿!难怪儿子会着迷……「呸!自己
这是怎么了?」

  泡在浴盆里,脑子里却都是那一夜和儿子的疯狂!白燕努力想忘掉,可根本
忘不掉!儿子那粗大的生龙活虎的鸡巴,总是在她眼前晃悠,还有那仿佛无穷无
尽的精力,都是丈夫梁勇所不具备的!人到中年,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
只要隐瞒的好,又有什么不可以?更何况,梁勇起家靠的是自己娘家这边的支持,
就是现在,省里前几名要不是自己家人要么也是重要关系人,丈夫知道自己有外
遇,也必然不敢怎么样。可关键是,这个人是自己儿子,白燕自己先过不去这一
关……「自己和儿子要是在家亲热,外人也不知道吧?」「其实儿子更保险,看
他将来会不会娶了媳妇忘了娘!」白燕孟然醒悟,她对自己都无奈了……

  临近傍晚,白燕正在看视频做有氧操,楼下传来开门声。「燕子,燕子?」
梁勇回来了。「怎么才四点就回来了?不钓了?」梁勇一边收拾自己的钓具,一
边说道:「省里启云书记来电话,说中央有工作组要来省里调研,让我赶紧去省
城一趟,估计要三天时间,帮我收拾一下吧。」白燕脸色一下变了,梁勇一愣,
随即明白,照「老规矩」自己每周末都会和老婆好好「娱乐」一下,虽然最近这
几年有些力不从心,但他特意买了许多补药补品,梁勇虽然自大,但他不是傻子,
对于自己老婆在自己仕途上的作用,心里还是一清二楚的!

  「哎,我本来是打算今天给你个惊喜的,可启云大哥的脾气你知道……」启
云书记是白燕的堂哥,梁勇只想转移老婆的发怒对象,看效果似乎不好,忙话锋
一转道:「放心,等回来我好好补偿你,嘿嘿嘿嘿嘿……」被儿子勾起的欲火正
无处发泄,正打算让丈夫凑合给疏散一下,结果又遇到这么个意外情况,可也知
道没办法,只有拉着脸去给他收拾衣服。看老婆没发脾气,梁勇松了口气,飞快
的简单收拾一下,上了车。白燕把他送到县里,去省里的领导都在那里集合,梁
勇装的和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白燕懒得多看,独自开车返回。

  「丈夫至少三天不在家,自己和儿子独处,该怎么相处?」「自己的丑态不
会让儿子发现了吧?要是他知道自己这个母亲居然也在想他,想他的鸡巴,他会
怎么样?」「其实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然年轻气盛,精力无穷,鸡巴也雄壮,
该是多好的伴侣啊?」「嘀嘀……」突然的鸣笛声惊醒了白燕,她吓得一打轮,
车子躲开后面上来的超车,停到旁边紧急行车道。「自己真是疯了!这么下去可
不成!」刚才一瞬间,她竟然开到120公里时速!「必须要彻底解决!」

  虽然心里想好了要彻底解决,可该怎么解决?白燕还是没底,甚至连今晚怎
么和儿子相处都没把握……正在胡思乱想时候,晓军回来了。白燕努力深呼吸,
她必须要先冷静下来!可她不知道的是,儿子此时心里的矛盾程度,一点也不亚
于她!

  晓军上的是重点高中,领导干部,富商名流的子弟许多都在那里,平日里这
些「二代」们一起,研究学习的很少,大部分都是研究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今
天他去找几个死党,本来说是约好校花,几个人轮了,可校花临时有事没有约成,
几人无聊看起了视频。晓军看的都是母子乱伦内容的,无论岛国还是欧美,看着
女优和男演员装模作样的玩母子游戏,他竟然热血沸腾!「妈的,妈妈比这些女
优漂亮多了,身材也完美到爆,真想再和她做一次……」实在待不下去,其他几
人打算去找别的女人,晓军也没心思去,直接回了家。

  「你回来了?」「恩。」他无精打采的,不敢看妈妈,准备上楼。「你爸出
差去省里,三天后才回来……」白燕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儿子说这个,难道
是鼓励儿子,大胆行事,不必担心吗?晓军愣了一下,又是「嗯」了一声,继续
上楼。看他没什么反应,白燕似乎又有些失望的回到厨房,其实晓军心里真是翻
江倒海!他已经有七成把握,妈妈知道自己对妈妈的兴趣了!最近他已经不是一
次发现妈妈看自己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甚至,那天自己诱惑妈妈故意手淫故意
让妈妈听见自己是在以她做想象对象手淫!可妈妈不仅没有阻止,甚至连表现得
生气的意思都没有。「莫非妈妈知道那天在帐篷里,肏了她的人是我而不是爸爸?」
一个大胆的猜测冒出,晓军突然一阵心悸!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说,妈妈愿
意和自己做爱?」可自己该怎么才能试探出来呢?」

  「儿子,下来吃饭!」妈妈的声音将晓军拉回到现实,不管怎么说,自己必
须要尝试一下!虽然还没有方法……

  简单的几个菜,并没什么特殊的,可妈妈白燕手边却多了一杯红色饮料,靠
近些飘过来的酒香让晓军一下猜出,这不是饮料,这是爸爸泡的樱桃酒!白燕尽
可能的找话题,可总是说不了两句就没话了,晓军越发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抬
头看一眼,却再也挪不开眼睛,妈妈本来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片红云,也是,这
樱桃酒是梁勇用别人送的五粮液原浆泡的,除了樱桃还放了不少名贵药材,度数
高不说,营养还丰富,白燕酒力一般,此时已经微醺,看儿子的眼神仿佛要将自
己吞到肚子里一样,竟有些得意……

  「看什么看?没看过老妈啊?」嘴里斥责可脸上尽是笑意,说完还「吃吃吃
……」的笑了起来。晓军更是口水抑制不住的分泌,一个劲的往肚子里吞。白燕
的打扮其实没什么特殊的,头上打着马尾辫,显得非常利落。一身连体套裙,清
清爽爽,简单大方。「妈您今天真……好看!」他也算能说会道,可竟然一句恭
维话都说不出,结结巴巴的,如同傻小子。「今天好看?那平时不好看?」「不
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被妈妈抢白,他有些不好意思,可心里却不甘心的回
了一句:「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知道!」白燕突然站起来,有
些戏谑的看着儿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知道的事情还很多
呦……」被妈妈盯着眼睛,晓军有些不自然,想转移视线,一低头就是妈妈那彭
勃欲出的豪乳,正看得起劲,却发现妈妈竟然走到自己面前!

  「你猜,我还知道些什么?」靠坐在餐桌边,弯下腰,脸几乎和儿子贴上了,
又说道:「比如说,你做的事情,却以为是爸爸做的之类……」「我……我…
…」晓军再也绷不住,妈妈真的知道那天晚上偷着奸了她的人是自己,一时间无
言以对,「哇……妈妈,我,我……我错了,我忍不住,我不是故意的……」这
下白燕不知该怎么办了!本来,她借着酒劲,打算逼问敲打儿子,让儿子主动吐
露实情,如果儿子忍不住要对自己动手,自己不抗拒,这样就可以让儿子浇灭自
己身上的熊熊欲火,而不用自己背负更大压力主动勾引儿子,虽然差不多……可
现在该怎么办?

  「哎呀……你大小伙子,哭哭啼啼算什么啊?别哭了,别哭了,妈妈没怪你
……」说着她将儿子搂住,儿子的头正好靠在她的豪乳上,晓军立刻感觉到了
……眼看着梦寐以求的美味就在眼前,还有放过?既然妈妈说没怪自己,那自己
就大胆点?

  他张开嘴,突然吸了一口妈妈的奶头,「哦……你这孩子……」白燕一惊向
后一躲,晓军也没敢造次,傻愣愣的看着妈妈。知道这是到了关键时刻,白燕一
咬牙,说道:「别着急,先告诉我,那天晚上,在帐篷里,是不是偷袭妈妈了?」
「我……是……妈妈太美了,我没忍住……」嘴里说的可怜,其实晓军心里已经
一片明朗,妈妈肯定是愿意的!「那……那天你快活吗?」白燕都觉得自己问的
话够无耻,可没办法,谁让自己干勾引亲生儿子的无耻事情呢?」快活!我快活
的以为魂儿都没了……妈妈呢?」晓军故意做出天真状,想让妈妈戒心降低到最
低。「当然快活!」说完,白燕差点给自己一巴掌,可在儿子面前,必须保持自
己作为母亲的尊严,只有装作无事的,继续道:「但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件事
必须保密,不要说你爸爸,就是你的姥姥姥爷,还有你那些所谓的好哥们,也要
保密,明白吗?」「当然,妈,我知道,我们这是乱伦,必须保密!」儿子很轻
松的说出白燕最害怕的那两个字,白燕心里一紧,瞬间将自己从欲火中惊醒,悔
恨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勾引起自己儿子来?可想到那天儿子带给自己的疯
狂,前所未有的满足,她又沉迷了!「一言为定,如果不保密,我们以后就不能
在快活了!」说完,白燕就想到自己话的毛病,可还没解释,晓军已经腾的站起,
瞪大了眼睛,说道:「妈妈,那我们现在能快活吗?」

  看儿子反应这么强烈,白燕有些吃惊,「你想怎么快活?」晓军突然紧紧的
抱住妈妈,仰着头亲上妈妈温柔的嘴唇,一股甜香扑面而来,把他熏得都有些醉
了!儿子粗鲁的亲吻,舌头肆无忌惮的闯进自己口中乱搅,白燕却根本无法抗拒。
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儿子那双手也不老实,在自己屁股上又捏又抓,出奇的用
力。而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儿子那条让她神魂颠倒的鸡巴,即便隔着衣服,也清
楚的肆无忌惮的向自己示威着!最糟糕的是,现在自己根本不想反抗……

  「嚯」二人都感到要窒息时,才放过对方的嘴巴。晓军赤红着眼,一把推开
餐桌上的菜盘饭碗,稍一用力,将妈妈抱到桌子上,拉扯掉自己的短裤,将自己
已经跃跃欲试的鸡巴释放出来。终于可以仔细看清楚了!两只手握住,还多出一
节零一个龟头!而且粗的吓人,自己的小手险些握不过来!热力四射,透着勃勃
生气,怎么能是丈夫那条鸡巴可比?她正看得有兴致,儿子却等不得,将她裙子
下沿向上撩起,「喔……」妈妈竟然没有穿内裤!看着妈妈已经流水盈盈的蜜穴,
晓军别提多亢奋!鸡巴一跳一跳的,几乎要失控!

  「豁出去了!」事已至此,白燕知道避无可避,既然想要,那就敞开心扉享
受!她身体向后慢慢倒下,双腿大敞阳开,毫无羞耻的将密处展示给自己的亲生
儿子,肥美多汁的肉蛤,淌下珍珠般晶莹爱液,显然已经准备好迎接儿子那条宝
杵的驾临!晓军早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自然清楚妈妈的意思,这也是他
盼望已久的!双手抓住妈妈的脚踝,朝两边一分,鸡巴抵住那肉缝,用力一送腰,
「滋……」粗大的鸡巴,再次闯进自己来到人世间的通道,却也是自己禁地的,
妈妈的阴道!早已湿润滑腻的阴道,暖洋洋的从四面八方包住张牙舞爪的鸡巴,
晓军快活的不能自已!凶悍的一插,将鸡巴直接撞到妈妈的花芯才停住!「哦
……」母子二人几乎同时吐出胸中的闷气,妈妈感觉自己每一寸空间都被儿子填
满,儿子则觉得妈妈的阴道果然是最好的,那怕是下地狱,自己也希望从妈妈的
阴道下去,这样自己住在里面不出来就好了!

  到底是年轻人,或者说,晓军还不会控制自己的欲望!根本没有技巧,立刻
开始快速抽送,对妈妈阴道展开了狂轰滥炸,「哦……啊……肏,肏死啊……我
呀……」白燕只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儿子肏出来了,可自己完全无法控制!晓军
如一头发情的猛兽,和自己的母亲,展开了天地间最原始的交配!「肏死了,啊
……肏死了,被儿子肏死了……」白燕大脑停止了工作,她被儿子抛上云端,在
云彩中上下翻飞,欲仙欲死。「肏死你,肏死你!勾引儿子!妈妈喜欢吗?」晓
军笑的已经变形,他已经完全被成就感占据!「肏死,肏死我,啊……给你,呀,
生个孩子!」「好好!妈妈给我生孩子,给我,生,孩子!妈妈我爱你!」母子
二人毫无羞耻的淫声浪语,仿佛天地间只有赤裸裸的性!

  感觉插的不够彻底,晓军双手抄到妈妈丰满的大屁股下面,将妈妈死命往怀
里拉,同时,双脚发力后蹬,想将鸡巴插的更深!白燕被儿子肏得白眼乱翻,好
像自己要被肏穿肏碎似的,可她太爱这样的感觉!儿子火热的鸡巴烫的她不能自
已,很快就被送上巅峰,号呼着泄身。可儿子根本不为所动,依旧疯狂的抽送鸡
巴,将她肏得死去活来,高潮不断!餐桌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仿佛在抗议
这对乱伦母子的丑行,但对这对母子来说,什么人伦道德,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
东西,管他什么抗议呢?

  母子的交合持续着,晓军强壮的冲击,将妈妈带上一个又一个高潮,最终,
在妈妈尖叫声中,他也到了尽头,怒吼着将火热的精液射进妈妈的子宫!一波,
一波,一波!仿佛他的灵魂也射了进去,紧绷着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啵」缩
水的鸡巴退出妈妈的蜜穴,发出一声脆响,白浊的精液也流淌出来,他想阻止,
可实在没了力气,跪在地上,头枕在妈妈双腿间,房间里只剩下母子二人大口喘
气的声音……

  妈妈的蜜穴真美啊!阴毛乌黑,却裹着白色浆液,泛着光彩。肥美的阴唇柔
弱的倒在两边,再也无力守护那不可侵犯的阴道!被自己的大鸡巴撑起来的蜜穴,
还没有完全恢复原状,自己射进去的精液还在往外流淌,在蜜穴口形成一个微型
小瀑布,说不出的绮丽。看着这样的景色,晓军又来了精神,鸡巴晃晃悠悠的又
站了起来!「你……你不是又要……」没等妈妈说完,在妈妈惊异的注视下,晓
军已经用行动作出了答复!比刚才勃起的还要大一些的鸡巴,再次凶狠的插入妈
妈的阴道,饱满充实的感觉再次让妈妈失去了自我意识!

  「儿子,你,你要做什么?」原来,晓军托着妈妈的丰臀,一发力,竟然将
她从桌子上抱起,白燕不知道儿子要做什么,只有紧紧的搂住他脖子。晓军还是
没有说话,妈妈的双腿分别搭在他的臂弯,双手托着大得有些出奇的屁股,坚定
地迈出一步。「哼……」「哦……」随着步伐起伏,妈妈仿佛在他鸡巴上做了个
上下滑动,在毫无地方可躲的情况下,完全硬碰硬的,接了他鸡巴一个强击,撞
得妈妈忍不住呼出来。晓军还是不说话,一步一步,走向楼梯!当他踏上楼梯时,
妈妈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宝贝儿,让我走吧,你知道,我能行的…
…哦……」她淘气的夹了夹阴道,儿子鸡巴被夹得好不舒服,发力挺了一下,一
下她就老实了。「宝贝儿,妈妈怕你累坏……你真棒!」晓军个子还没有妈妈高,
却将丰满的妈妈抱着,一边肏,一边上楼,难怪能有那么强的精力,把自己肏得
死去活来!「我……就是……不舍得……和你,分开!」母子二人如同邪恶的雕
像,终于到了父母的卧室!

  「呼,儿子你真棒!」躺在宽大的床上,白燕再次由衷的赞叹儿子的神勇,
可儿子根本没心思听,把妈妈双腿压向身体,双手握住妈妈的腰肢,再次奸淫起
来!妈妈肥大的屁股被迫朝向上方,简直就是在向儿子展示着无穷的生育力!随
着鸡巴快速抽送,妈妈阴道不断分泌出爱液,润滑着,方便儿子肏得更加得心应
手,快速的捣动带动着空气,在蜜穴口形成一圈泡沫,越聚越多!白燕觉得自己
要被活活肏死了!感叹自己究竟生了个什么怪物孩子?简直是精力无穷!「也许
真的会怀孕!」晓军鸡巴实在长,经常扎到她的子宫口,甚至会挤开子宫,将龟
头马眼送进去。正在她美的不知身在何处时,突然,下面一空,抬头看时,儿子
竟然抽出了鸡巴,讪笑着看着自己。「儿子,你,你在干什么?快来啊……」在
欲火的催发下,白燕已经失去了自制力,如发春一样,竟然张着大腿,企图拿蜜
穴去吞儿子的鸡巴。可儿子左躲右闪,自己又是骨酥肉软浑身无力,根本无法如
愿。一时气苦,她竟然哭了出来。

  「你,你这冤家,别躲啊,呜……你欺负人……」看妈妈哭,晓军哪里受得
了?忙说道:「妈你别哭,我想让你转过身去……」「转过身?」白燕随即明白
儿子的意思,立即破涕为笑:「你这孩子,花花肠子还挺多!」「嘿嘿嘿……可
不可以啊妈妈?」白燕转过身,跪在床上,将大屁股盛气凌人的朝儿子一撅,只
看屁股,就足以颠倒众生!晓军抓住妈妈的屁股,手指都要抓进去了,奋力将鸡
巴往里一插,再次展开了征伐!母子乱伦交配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肉肉相碰,
淫水四溅,不知羞耻为何物……

  晓军真是快活的疯了,这么美艳性感的女人,还是自己血肉来源,自己的亲
生妈妈,被自己肏得大呼小叫,嚎啕不止,还有什么理由不快活?妈妈的子宫,
自己曾经生活的乐土,妈妈慷慨的,让自己在里面耕耘,自己就该回报母亲!而
回报自然就是将自己的种子播撒到那肥沃的土地上,让种子在那肥沃的土壤里生
根发芽茁壮生长!他爱这个想法,而且好像母亲也说愿意给自己生孩子……他要
将这个愿望实现!本来被肏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可儿子鸡巴在自己阴道里一阵
猛涨,白燕下意识的明白这含义!她说过要给儿子生孩子,可那只是在情热奸炙
时说的,真要是怀孕了,会有多大麻烦她不是不明白!她拼命挣扎,企图逃脱。
「儿子,不行,不行,我是排卵期,真怀孕就麻烦啊……」不等她说完,晓军双
腿缠住她的腿,双手从她背后腋下穿过,又绕到脖颈后面牢牢箍住,鸡巴奋力往
里一扎,龟头竟然挤开花芯阻挡,将顶端塞进子宫,马眼霍的张开,精液喷薄而
出!白燕正在说话,被热精突然的一烫,顿时如遭雷噬,螓首乱摇,手脚无力的
挥动几下后,脑袋一歪,失去了知觉!

  精液射空的晓军,再也支持不住,也不抽出鸡巴,就这么抱着妈妈,爬在妈
妈背上,睡了过去,房间里一片死静。

  晓军睁开时,房间里一片漆黑,怀里的妈妈已经不知去向。走出房间,听到
大浴室里有水声,他走了过去。果然,妈妈正泡在浴缸里,闭目养神。看他进来,
妈妈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晓军咧嘴讪笑,有些不好意思,「妈妈,你……快活吗?」
白燕脸上一红,想骂,却又不知道骂什么,想了想才说道:「快活什么?告诉你
不要射进去不要射进去了,真怀孕了,你以为闹着玩呢?」「我不是控制不住吗?
再说我开始就射进去了,妈妈也没阻止啊?」晓军小声嘟囔着:「不是妈妈答应
给我生孩子的吗……」「傻小子!我怀孕了,你爸爸知道会怎么样?外人知道了,
我们还有立足之地吗?你就是脑袋一热!」晓军撅了噘嘴,想抗辩又没敢,妈妈
说的话他确实无法作答。可心里却不以为然,「我一定要让妈妈给我生孩子!」
他已经记住今天的日子了!

  看他失落的样子,白燕也不忍心,毕竟儿子给自己肉体上的欢愉是无法形容
的!「你来给我擦擦背吧!」说完转身跪在浴缸里,双手扶着浴缸边沿。看得晓
军又是一阵激荡,随即明白了妈妈的意思,美滋滋的也进了浴缸,给妈妈搓起背
来。

  「干什么?」晓军突然捏住妈妈的大奶子,白燕骂了一句:「小色狼!」却
没有阻止,看妈妈的脸色,晓军也放开了胆子,在妈妈身上爱抚起来。白燕被儿
子摸得难以自已,想拿着点母亲的架子,可还是抵不过欲火的力量,很快就软倒
在浴缸里。

  晓军抱着妈妈小皮球似的豪乳,张嘴就吸,没有一点汁水的乳房,竟然甘甜
无比,他左吸右吸,吃得不亦乐乎!「哎……好了好了,别吃了,都让你吃出来
了!」晓军不明白乳阴相通的道理,白燕也不好直说,自己下面被吃得如蚁爬猫
舔,只有推开他准备起身。却不料儿子根本不给她起身的机会,稍一调整,鸡巴
对准蜜穴,沉腰坐马,竟然整根插入了进去!「哦……」纵然已经尝过滋味,白
燕还是被儿子超人的大鸡巴插了个透心凉!张嘴娇呼却被儿子趁机用嘴封住,也
不给她喘息之机,立刻就是疾风暴雨的进攻!白燕下面被儿子征伐的后遗症还没
消失,阴唇阴道阴核阴蒂都处在充血状态,正是敏感的时候,很快就被儿子肏得
白眼乱翻上气不接下气。任凭她双脚乱蹬,手舞足蹈,晓军也没有丝毫的可怜,
如发情的小公牛,和正在生理巅峰的母亲赤裸裸的交配!

  这对母子,女人,性感美艳,正是如狼似虎欲求不满的年纪,男的,精壮干
练,恰好青春茂盛勇猛过人的时期!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得难解难分,不
死不休!在这对母子眼里,只有赤裸裸的性欲,只有无尽的索取!道德人伦,根
本就抛到脑后,谁去理会?

  从浴缸里做似乎不过瘾,母子二人翻滚着,出了浴室,在楼道,楼梯上,沙
发上,客厅地上,总之,房间里每一个角落,都留下做爱的痕迹。晓军就是故意,
他心里有一个潜意识的想法,就是要在每一个地点和母亲做爱,只有这样,才能
宣告,母亲是自己的!天空中突然劈下一道立闪,隆隆雷声接踵而至,仿佛天都
对这对乱伦母子做出了谴责,可又能怎么样呢?

     待续
===========================================================

  应几个狼友的要求 继续写完这个吧。还有两章,也是给当年自己喜欢的两篇
西文母子乱伦的小说做个结束,毕竟感觉开放式结尾虽然让人有想象空间,但还是
有个基础好。

  两站同发 共计约24600字!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微嗔 于 2017-6-19 12:0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