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访使 发表于 2017-05-25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廉访使

2017年5月25日首次发于第一会所


本文完结总计27万字。我在飞卢的小说综漫之我穿越到了异世界去做冒险者 欢迎大家去看看

============================================ 

                第一章

  午休的丰之崎学园内,二年D 班的石岛介人无聊的一个人在一个偏僻的地方
独自打开便当盒,再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的中午里,一个人吃着午饭,作为
家中为本地势力最为强大的黑社会「石岛组」的独子,自己不会被别的学生亲近
也是理所当然,这也有好有坏,好处是从小到大没人敢欺负自己,甚至连老师也
不敢因为自己不完成作业这类的事情来责骂自己,而坏处就是,从小学到现在,
介人一个朋友都交不到。

  打开了豪华的午餐便当盒,介人吃着高级的鲸鱼寿司味同嚼蜡,偶尔会在眼
前往来的的学生到了自己身边无不加快了节奏,生怕一旦和自己对视或者被注意
到就会带来麻烦。平心而论,介人虽然并不是什么善良的老好人,但是在学校里
一般来说还算是中规中矩,没有欺负过任何人,所以大家对他的态度其实更多是
因为传言和害怕石岛组的势力罢了。

  石岛眼看着饭盒里的东西吃的差不多了,无聊到正准备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那
个睡个午觉的,忽然看到远处一个穿着深蓝色学校制服,美腿上裹着黑丝长袜,
柔顺的黑长发上则带着白色的发箍的美少女,这个身影在学校里早就被大多数人
熟知,就连介人也能轻易的得知,那个身影的主人是学校的双美少女之一的里之
美少女,三年级C 班的霞之丘诗羽。

  看着美丽的背影渐渐离自己远去,往日里对其他人漠不关心的介人这一次似
乎心血来潮,想起了什么似的起身跟在了她的后面,生活太过枯燥,大概就是这
样才促使介人巴不得像这样为自己寻找一点刺激吧。

  跟在了霞之丘诗羽的身后,对方似乎并不是去和朋友会和,也似乎并不是要
回教室的样子,而是往学校的后门那边走去,在中午午休的时候哪里很少会有人,

  介人正在怀疑黑长发美少女为什么要来到这里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混混模
样的小青年靠近了诗羽,即便在远处介人也能看清楚诗羽雪白媚脸上那厌恶的表
情,看起来两人的关系可不算友好,介人也想不出诗羽和这种人会有什么交集,
介人因为害怕被看到所以是在教学楼后面,相隔太远所以连说话声也听不太清,
为了搞明白两人之间的事情,介人准备再往前走走,一直到了垃圾收容口旁边,
正好明天才是回收垃圾的时候,堆积如山的垃圾相当于墙一样把介人挡住,给了
他偷听的机会。

  「我都说过了,父亲的债务和我无关,你不要总来学校找我了。」

  霞之丘诗羽的话里透着一股焦躁愤怒的口气,而对面则是嬉皮笑脸的一副油
腔滑调在应对:

  「可是那个人是你的父亲,事到如今欠了石岛组那么多的钱居然说和你无关,
这样只说着对自己有利的话不觉得太过分了吗?霞之丘诗羽小姐?」

  嗯?难道对面那个混混男人是石岛组的人?不过介人也完全没什么印象,当
然这倒也不奇怪,石岛组大约又三四万的组员,作为石岛组的大公子当然不可能
把所有组员都记住,尤其是这种居然跑来和女子高生讨债的小混混,大概是完全
处在最低级别的吧,往常大概连见到介人的机会都不会有。

  「本来那些债务就是父亲自己去借的,现在父亲早就离家出走了,那些债务
和家里已经没有关系了。」

  「喂喂,诗羽小姐,说这样只有利于自己的话真的好吗?如果是这样那天底
下赖账岂不是太容易了。」

  小混混发着嘲笑声驳斥着霞之丘诗羽的话,大概在高利贷放贷者看来,所谓
离家出走就想撇清债务关系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否则的话一年到头这样被赖掉的
账就不知道要有多少了。

  「总之这件事就就是和我无关,以后请不要来找我了。」

  霞之丘诗羽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再和对方纠缠下去,转身离去,却不想混混在
后面阴险的笑了起来:

  「喂喂,诗羽小姐,你这样离开真的好吗?难道就这么不管自己父亲的死活
了?」

  「所以我说过了,爸爸他到底去哪里我也。。。」

  「那么还是看看这个好了。」

  混混继续保持着那令人厌恶的微笑,转而递出了一张照片,诗羽带着奇怪的
眼神接了过来,媚脸上登时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照片上是一个中年男人已经被
反绑在椅子上,带着哀求的表情冲着镜头痛苦的挣扎着,透过中年男人背后的镜
子可以看到,镜头前有一个人再用手抢指着这个中年男人,而这个中年男人,就
是诗羽应该已经离家出走的父亲。

  「令尊大人还真能逃啊,居然跑到了北海道的钏路躲起来了,害得我们一阵
找,不过别忘记了石岛组在全国都有分支机构,依照我们的势力,即便是你躲到
外国去想找到你也不算很难啊。」

  混混得意洋洋的向着诗羽卖弄着,似乎这种态度也是在劝告对方不要再有什
么别的念头,老老实实还债就好了。

  「总而言之我们会给你三天时间考虑的,三天之内我们不会动他,但如果三
天之后再不还债的话,我们可不能保证你的父亲有什么危险了。」

  咬着嫩唇拿着照片,黑长发美少女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游刃有余的立场了,
之前父亲曾经说过自己在钏路有高利贷那边不知道的亲戚可以投靠才跑过去的,
没想到连这一点也早就被石岛组调查的清清楚楚,现在一想真的是太天真了。

  混混没有在和诗羽纠缠下去,将照片甩给了对方之后扬长而去,只留下霞之
丘诗羽还停留在原地,对着照片发呆。没想到事情发展会变成这样,看起来对方
也报了石岛组的名号,偷听的石岛介人忽然觉得这也许就是一个改变现在沉闷无
聊学校生活的大好机会,看来今晚回去有必要去查查清楚,看看霞之丘诗羽家的
高利贷是谁在负责的。

  晚上回到了家,一向不关心组内事情的石岛介人破天荒的找来了组织的干部
询问了一下关于本地区高利贷的收放情况,家主早就吩咐过如果少爷问起组内的
事情要事无巨细的报告给对方以便培养他接班的兴趣,所以管家不管怠慢,一点
点的将最近本市的放贷情况介绍给石岛介人。

  当然石岛介人只是装模作样的听完几个消息之后便开始主动打听起霞之丘诗
羽家的债务问题,不知道介人打算的管家当然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霞之丘诗羽
的父亲因为股票和房地产投资亏损而挪用了大量自己企业的资金,后来亏空太大
没有办法偿还的时候是借了高利贷才填不上的,之后虽然暂时度过了危机,却根
本无力依靠薪水来偿还利滚利的巨款,现如今欠债都已经到了一亿日元,老实说
即便是石岛组内部也不认为对方有能力去偿还这笔钱了,最近把他抓回来,其实
是另有目的。

  「这笔数额的债款看来只有向他的家人逼问了吧?」

  「是的少爷,不过他的妻子似乎也没什么钱,但是听说他的女儿可是一个大
美人呢,哎?这么一说似乎就是在少爷所在的学校啊,叫什么诗羽来着。。。」

  看着管家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露出疑惑的表情,介人笑了笑说道:

  「霞之丘诗羽的确是我所在的学校,所以眼下太过严厉的逼问会对我在学校
产生不好的影响,这件事以后就由我来负责,当然她父亲的关押也归我控制,给
我出四五个人手下看住就好了。」

  难得一向对组里事情不闻不问的大少爷这一次这么热心,管家自然忙不迭的
答应着,找来了一个留着小平头,一副小混混模样的人告诉他关于霞之丘家的讨
债工作以后由少爷全面负责。小混混知道自己这一次要跟着少爷自然赶忙对着介
人点头哈腰,从声音里介人大概也猜得出,这个人就应该是今天中午在学校后门
威胁诗羽的那个男人。

  第二天介人没有去上学,而是直接去了关押诗羽父亲的一座废弃的大楼,那
里原本是泡沫经济时代留下的烂尾楼遗址,后来地皮被石岛组盘下后反而并不着
急开发,而是就这样荒芜着,大概因为最近房地产不景气,所以组内也认为应该
先留存一段时间等待升值以后再做打算吧,所以这栋烂尾楼久而久之反倒成了石
岛组关押一些无力还债人的秘密基地了,市里的人知道了这栋楼的秘密之后,连
贪玩的小孩子也不敢靠近了,久而久之这附近倒成了荒芜人烟,如同鬼城一般的
空旷场所了。

  见到了诗羽的父亲,石岛介人简单的询问了关于霞之丘家里几个问题之后,
便吩咐组内的人将对方关押到别的地方去,这里将另作他用,当然,临走之前介
人又命令手下拍了诗羽父亲的大量照片,还把能够证明对方身份的诸如驾照一类
的东西取了下来,这些都是介人为了下一步行动做的准备。

  接近着是休息日,到了周一上学的时候也正好是小混混当初威胁诗羽的三天
期限到期的日子,不过似乎对方并没有找到自己,正觉得似乎松了一口气,认为
只不过是在恐吓自己的时候,诗羽在放学正要去参加伦也的游戏部的社团活动时
候,意外的在自己的鞋箱里发现了新的照片和匿名信。。。

  第二章。

  诗羽先简单看了照片,里面仍然是被绑架的父亲的照片,不过配合着拍照人
特意举起的报纸日期可以猜得出这是这两天才拍摄的,照片里父亲明显看得出正
被殴打,不过下手并不算太重,最多算皮肉之苦罢了。

  匿名信上写着如果想要救出自己的父亲,需要在今天放学后准时在废弃的大
楼哪里自己独自前来。诗羽面无表情的将这些东西装进包里便照常上学,一直到
了放学后,才和去了社团和伦也打了招呼说今天有事要早走一步,之后才来到了
废弃的大楼那边。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眼睛冷冷的看着已经等在那里的介人,诗羽对这个二年级的学弟完全没有
印象,但是当对方报上了自己的姓氏的时候诗羽才想起来,这大概就是学校里传
言的那个在本校就读的石岛组的大公子吧?

  「只是约学姐你出来商量一下还债方式罢了。」

  「父亲的债务和我们无关,而且就算要还也用不着绑架他吧?我会和出版社
想办法弄到钱的,你们不要伤害他。」

  说这有些自相矛盾的话,虽然表面上霞之丘诗羽装出平静的样子,但是石岛
介人知道对方还是很在意自己的父亲的,听了诗羽的话后介人又笑笑说道:

  「虽然你的小说销量还不错,但是出版社方面支付你的版税离一亿日元这个
数目可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吧?而且别忘记我们还没有计算利息,而且你确定出版
社真的会在这种事情上帮助你吗?那家出版社背后的出资人可也是石岛组哦,拿
我们的钱还我们的债?」

  被介人的话噎的说不出来话,其实当初父亲债务问题曝光后自己第一个想到
的就是找到出版社能否预支版税,结果断然被出版社拒绝,而且随后她也知道了
出版社的背后出资人就是石岛组,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霞之丘诗羽在
顶着畅销小说作者的名头之余自己的父亲却还要为债务逃亡了。

  「那么你想怎么办?」

  「很简单,这笔债务既然无法用金钱弥补,自然我们就要找到其他有价值的
东西了,你们家的土地和房屋因为债务的关系早就抵押出去了,已经不能充当抵
债物了,那你们也就只剩下最后一样稍微值钱的东西,就是学姐的你身体了。」

  「提出这种事情。。。你还真是个变态。」

  大眼睛冷冷的看着介人,大概霞之丘诗羽没有想到对方会提出这样赤裸裸的
无耻条件。不过介人也不生气对方的辱骂,而是拍拍手,几个手下将已经转移到
别处的诗羽的父亲押了进来,看到脸上有些伤处的父亲,诗羽赶紧跑过去想看看
父亲的情况,却直接被小混混拦住了。

  「怎么样,想好了吗?如果没有想好,我可以帮你想想。」

  说完介人一声令下,几个小混混又开始当着诗羽的面殴打起她的父亲,看着
自己的父亲被一次次的殴打在地,霞之丘诗羽赶忙出言喝止:

  「不要再打了,我想好了,我答应了。」

  「哦?这么快就答应了,看起来学姐还是个聪明人嘛,不愧是畅销小说作家
霞诗子啊」

  被介人这样讽刺着,诗羽也只是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冷冷的看着对方,这个
人和伦也那种纯粹的高中生不同,沾染黑社会的习气的他更应该说是那些带着所
谓不得已苦衷作为招牌却干着下作事情的社会人,当然,介人和那些人不同的是,
他根本没着什么借口就来威胁自己,可谓干坏事都是这样明目张胆。这就是俗称
的恶人吧。

  「没想到像你这样的变态居然也知道我的书。」

  被诗羽如此讽刺着介人也不生气,而是命令手下的人将黑长发美少女直接绑
起来并且在嘴上贴上了胶布,而后将诗羽和他的父亲一起带到了废弃大楼的最顶
层用脚铐将诗羽固定在椅子上,在那里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来到打扰了

  到了顶楼之后,介人才命令手下摘掉了霞之丘诗羽小嘴上的胶布,大概动作
有些粗暴,胶布从嘴上撕开的时候痛的黑长发美腿美少女吱唔了一声,不过随即
反应过自己可以说话后,霞之丘诗羽第一句话就是痛骂了一句石岛介人,变态。

  并不在意对方辱骂的石岛介人直接便捏住了霞之丘诗羽的雪腮,强迫她伸出
红嫩的小舌头咬吸起来,他当然不会嘴对着嘴和霞之丘诗羽亲吻了,不然愤怒的
黑长发巨乳美少女肯定会直接咬掉他的舌头的。

  咬吸着软嫩的舌头,石岛介人吸吮着霞之丘诗羽小嘴里清香涎水,一把撩起
了她的深蓝色校服撤掉了她的胸罩,直接握住了一只有着红宝石一般乳尖的雪白
大奶子慢慢揉捏了起来,软腻的乳肉不住的溢出指缝,不一会石岛介人就感觉到
自己的手指上已经和霞之丘诗羽的身体有着一样的温度,而且染满了美少女的奶
香。

  诗羽的父亲看见自己的女儿被猥亵,在一边瞪着眼睛大声的在另一边吼叫着,
可惜一点声音也穿不过来,石岛介人也懒得理会他,命令手下人让他闭嘴后,介
人一直捏住霞之丘诗羽的奶子玩弄了好一会这才松开了她的小嘴。

  「混蛋,你这个变态。。。放开我。。。你这样做就没有一点羞耻心么?」

  霞之丘诗羽想要挣脱捆绑住自己双手的绳索,可惜无论怎么做那样都是徒劳
的。饶有兴趣的石岛介人看了一会如同牢笼里小动物一般的霞之丘诗羽后,这才
开口嘲笑道:

  「诗羽学姐,你怎么挣脱也是无济于事的,今天可是你的破处直播大会,还
是留点体力一会好好在自己敬爱的父亲面前好好表演一番吧。」

  看着黑长发美少女听到「破处」二字后流露出的惊讶表情,介人慢慢的将霞
之丘诗羽的两条穿着黑丝裤袜的美腿的脚铐卸下,而后将两只软绵绵的长腿直接
架在了自己的肩上,因为长期服药的结果,其实霞之丘诗羽现在的身体根本使不
出什么力气,只能任凭石岛介人将自己的短裙撩开,几下便把黑丝裤袜和内裤撕
开,将粉嫩的蜜穴口暴露在空气之中。

  顶楼的小混混们都看到了这一让人羞耻的一幕,这些人在一旁一面幸灾乐祸
的踩着诗羽的父亲,一面对着羞红的媚脸的黑长发巨乳美少女吹了个口哨。

  「不。。。不要。。。笨蛋,不许进来。」

  用手机给了个霞之丘诗羽蜜穴口的拍了几个特写之后,石岛介人便直接掏出
肉棒在霞之丘诗羽的私处口上戳动了几下,感受到了肉棒上的火热温度,黑长发
美腿美少女开始有些惊恐的挣扎双腿,想要甩掉那根对着自己处女穴的大肉棒。

  「诗羽学姐,我可是在帮你从少女进化为女人啊,守护了这么久的处女,也
该是时候丢弃了吧。」

  一面开始用手握住了霞之丘诗羽的被黑丝裤袜包裹的美脚,握着那弧度优雅
的足弓和柔软的跗骨,一面开始用肉棒在霞之丘诗羽蜜唇上试探了几下之后,便
开始慢慢的撑开了蜜唇,让肉棒缓缓地沉了下去。

  「不。。。不要。。。伦理君。。。救救。。。我。。。」

  「既然学姐这么不愿意,那就给你戴上个眼罩吧,怎么样,我很仁慈吧?」

  介人说着让小混混们给诗羽的大眼睛上蒙上了眼罩。大概真的谎了,没想到
自己的处女要被一个陌生的男拿走,虽然看不清楚还戴着眼罩的黑长发美腿美少
女的表情,但是透过声音也足够让诗羽的父亲出离愤怒了,可惜被小混混们狠狠
踢了一脚告诉他老实点之外,他什么也做不到。

  欣赏着原本冷静高傲美少女在丧失处女时候的那份慌乱,石岛介人咀嚼着这
份扭曲的快感,慢慢的感觉到自己沉在霞之丘诗羽蜜穴里的肉棒大概碰触到了一
层薄薄的膜,稳了稳心神,石岛介人淫笑着说道:

  「那么诗羽学姐,就给你三秒钟时间跟你的少女时代告别吧。」

  话音刚落,石岛介人便狠狠地向前一个停腰,突刺的肉棒直接捅破了处女膜
一插到底,只留下霞之丘诗羽张着小嘴痛吟了一声,雪白的媚脸上漏出了一个不
可思议的表情。

  特意调整了一下手机的拍摄角度,将破处之后溢出蜜穴沾到自己肉棒根部的
处女之血给了一个特写,好让所有人都看清楚霞之丘诗羽在自己肉棒下失去处女
的这一个历史性时刻,尤其是她的父亲,当然,留下手机拍摄的证据,以后说不
定也要给诗羽的那个同社团和她看起来挺亲密的叫伦理还是伦也的家伙看看也好。

  紧凑的膣内夹紧着石岛介人的肉棒,放佛要用尽全力的将它挤出去一样,石
岛介人也只能拨开着蹭蹭膣肉的阻拦,一点点的继续让肉棒前进,一直碰到了蜜
道深处的敏感的一个平整圆滑的小口的时候,这才稍稍安心的停下来,因为哪里
就是霞之丘诗羽的子宫颈了。

  「呼。。。诗羽学姐,你的里面真紧啊,差点就把我弄的提前射了。」

  吧唧一下亲在了霞之丘诗羽雪白的媚脸上,可惜霞之丘诗羽想要伸出小嘴咬
一下对方的小小诡计都没有实现,感受着蜜道里的肉棒在逐渐的膨胀将膣内撑的
满满的,连黑长发美腿美少女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脸上已经开始浮现了兴奋的
红晕。

  「你这个混蛋。。。我是不会。。。啊。。。放过你的。。。」

  不管那张嫩红的小嘴还在讨伐着自己,休整好的石岛介人又开始犹如不懈耕
地的农夫一样在操纵着木犁,辛勤的在霞之丘诗羽的处女地上开垦着,随着肉棒
在膣内的不断搅拌,霞之丘诗羽最初的谩骂也渐渐变成了慌乱的哼吟声,随着石
岛介人挺动肉棒的节奏而一点点的不甘心的从唇边泄露出去,,让在一旁自己的
父亲听个真切。

  「啊。。。不要。。。这样动。。。啊。。。真的不要不行了。。。笨蛋。。。」

  狠狠挺动着肉棒,因为霞之丘诗羽的身体逐渐开始兴奋的缘故,腔道里也渐
渐湿滑了起来,这让石岛介人逐渐加快了挺动的速度,紧凑的膣内被肉棒反复抽
拉着,反过来也犹如婴儿的小手一般不住的紧握着石岛介人的肉棒,让他胯下的
欲望不断的聚集。

  其实霞之丘诗羽身体的敏感度一直都超过其他人,被石岛介人不过抽插了十
几分钟后就开始伸出小舌头,溢出了少量的口水顺着漂亮优雅的下巴滴落了下来,
连带两人交合处都开始泛出了大量的水渍,被在场的人咽着口水盯看着,透着一
股说不出的淫靡。

  硕大火热的石岛介人的肉棒开始频繁的顶住霞之丘诗羽的子宫口不停的旋磨
顶动,石岛介人也掏出了一只手不住的抚慰着黑长发巨乳美腿美少女的阴蒂,让
阴蒂豆兴奋顶破了阴蒂表皮露了出来,被上下夹攻两个敏感地带的霞之丘诗羽这
时候已经开始说不出什么像样的句子,只知道咿咿呀呀的媚叫。

  「哈哈,果然还是个贱货,在我的大肉棒下也不过如此。」

  狠狠的顶了一下霞之丘诗羽的蜜穴,忽然石岛介人的手指急促的搓动了几下
霞之丘诗羽的阴蒂豆,只见美少女传来了一阵高亢的媚叫声后忽然从两人交合处
喷出了大股水渍,甚至有少许还直接溅到了石岛介人的身上。

  特意操纵了黑长发美少女的身体,好让全部人都能清晰地看到霞之丘诗羽蜜
穴喷水的那一刻,而即便在喷水的过程中石岛介人也从没有减慢抽插速度,膣内
逐渐升高的问题放佛要融化自己一般,霞之丘诗羽开始抖动着美腿,嫩唇也哆嗦
着开始长大,在石岛介人肉棒的进攻下愈发的难以自拔。

  「诗羽学姐。。。你可真是个贱货。。。」

  「啊。。。唔。。。嗯。。。笨。。。笨蛋。。。」

  霞之丘诗羽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可言,除了本能般的还对石岛介人的话产
生反应之外,剩余的时间里几乎都是在扭动着纤腰迎合着石岛介人的肉棒冲击,
刚刚经历了一次高潮的黑长发巨乳美腿美少女身体犹如一滩烂泥一样软在椅子上。

  「小骚货,你最喜欢的人是谁啊。。。」

  「笨蛋。。。啊。。。为什么要告诉你。。。」

  「嗯?不说可就没有肉棒了哦。。。」

  石岛介人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此时那个伦也要是知道黑长发美少女失去贞洁时
候那扭曲的表情,特意狠狠地向着霞之丘诗羽的蜜穴深处撞击着,一面加紧抽动
肉棒,逼问着。

  「啊。。。当然是。。。伦理君。。。」

  「哦?果然有了肉棒吃就诚实了呢,那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啊?」

  「啊。。。不要问了。。。不要这样顶。。。会坏掉的。。。啊。。。」

  当石岛介人的龟头顶到子宫口时,霞之丘诗羽的子宫口也会紧紧吸住石岛介
人龟头。此时石岛介人开始不停地摇动阴茎,黑长发美腿美少女象触电一样发抖,
而子宫内的热度也会让石岛介人有一种无与伦比的舒服,反过来更促使他甩动着
腰肌去动肉棒侵犯着霞之丘诗羽。

  「快说贱货。。。」

  「啊。。。是。。。是石岛介人的肉棒。。。啊啊啊啊。。。?变态。。。」

  被迫说出了最羞耻的私密,这种背德的快感让霞之丘诗羽似乎又迎来了一波
高潮,身体哆嗦着双腿一软,哗啦一声,又是一大股蜜汁从蜜穴口喷涌而出,而
石岛介人则不失时机的一把摘掉了霞之丘诗羽的眼罩,让大家可以清晰的看到原
本气质高雅的美少女在其他男人肉棒侵犯下的挣扎媚态。

  一双漂亮的湛蓝色双眸高高吊起,泛出了大量眼白,嘴角的口水再也抑制不
住的向外流,看着霞之丘诗羽这样再也没有往日优雅高傲神态的样子,趴在地上
的诗羽的父亲狂吼着石岛介人听不到的愤怒,只能看着霞之丘诗羽的身体随着石
岛介人肉棒的抽动摇曳不已。

  「哈哈,诗羽学姐果然说实话的时候最可爱了。」

  用力挺了一下肉棒让霞之丘诗羽又是一阵媚吟,趁着这个功夫介人拿出了不
知名的药物直接塞入了黑长发美少女的小嘴里,这是石岛组通过秘密渠进手的高
级性药,专门为了调教这种换不起债务的少女去当妓女援交时候用的。

  这次石岛介人敢直接吻住霞之丘诗羽的小嘴,巨乳美少女软嫩的小嘴只是稍
稍犹豫了一下便直接和石岛介人热吻起来,用舌头激烈的和石岛介人的舌头搅拌
在一起,咂舌有声的吻了许久才分开,在一旁围观的为混混们清晰地可以看到两
人唇舌之间那条口水形成的晶莹丝线越来越长,直到断开。

  连续高潮两次,这让霞之丘诗羽也只是漏出了一个下贱的嗤笑,因为药物的
作用黑长发巨乳美腿美少女已经几乎失去了常识的判断,看到时机差不多了,石
岛介人慢慢退出肉棒,让解开了霞之丘诗羽的双手的绳索,脱光了她的衣服只保
留黑丝裤袜,命令她扶着椅子将雪白的美臀冲向自己,而后自己放佛骑马一样的
姿势直接扑了上去。

  当空虚的蜜道里再一次被硕大火热的肉棒填满后,霞之丘诗羽欢快的发出了
一声悠长的媚吟,石岛介人用后背位进入的肉棒挺动的深度比刚才还深了许多,
这让黑长发巨乳美腿美少女越发的沉溺于性爱之中,泛着水华色的雪白的肌肤下
映衬着淡红,霞之丘诗羽的赤裸的娇躯上已经因为高潮分泌出了不少香汗了。

  石岛介人仿佛操控母马一样用两只手开始抓住霞之丘诗羽柔顺的黑色长发,
将霞之丘诗羽的翘首拉的高高的,小嘴里也随着石岛介人肉棒的挺动叹着热气。

  「哈哈,那个笨蛋伦也,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再次把霞之丘诗羽这匹烈
马骑到高潮的的程度吧,贱货,干死你。」

  肉棒在一次的挺动起来,做起了剧烈的冲刺,霞之丘诗羽睁大了那双漂亮的
大眼睛随着石岛介人的动作哼叫的愈发激烈,甚至雪白的小手再也扶不动那个椅
子,直接侧滑摔倒了地面上,不过随即就被石岛介人拉起来,一手拽着她的巨乳,
一手扶着她纤腰,在地上用肉棒顶着她身体,让她随着自己的肉棒挺动在地上狗
爬着,放佛真的是一只刚刚驯服的小母马一样被骑手驾驭着。

  「诗羽,不要屈服啊。。。」

  即便是父亲这么喊着,得到的也不过是混混们的嘲笑和霞之丘诗羽的浑然不
觉,这边的声音是传递不到那边的,诗羽的父亲能看到的只是霞之丘诗羽那双又
开始高高吊起的湛蓝色的双眸和石岛介人从身后在侵犯霞之丘诗羽身体时候发出
的淫笑。

  肉棒不住的挺动着子宫口,小小的圆口也在不住的挤压吮吸着石岛介人的龟
头,下体传来的酥麻感让石岛介人越来越不能自己,霞之丘诗羽此时上半身在走
了几圈之后也终于软的再也直不起来,只能用媚脸贴着地,一面淫叫着一面扭动
着高高撅起的黑丝美臀迎接着石岛介人一次赛一次的重插。

  「那么,诗羽学姐,终于要得到你最喜欢的精液了,现在该说什么话呢?」

  「看下。。。啊。。。总。。。绿。。。绕。。。粗来了。。。好高新。。。
(感谢,终于要出来了,好高兴)」

  黑长发巨乳美脚美少女口齿不清的说这话,被石岛介人大声淫笑着狠狠拍打
了一下诗羽被黑丝包裹的雪臀后骂道:

  「骚货居然已经到了想要精液都说不清话的地步了,你到底要淫贱到什么程
度啊诗羽学姐。」

  随着一个连续的冲刺,在石岛介人的嘲笑声中,黑长发巨乳美腿美少女只觉
得子宫一热,随着石岛介人的大股精液涌入子宫内,霞之丘诗羽美背深弓仰天长
啸的忽然叹出了一声高亢的媚吟:

  「啊啊啊。。。子宫里。。。全都是精液。。。好幸福。。。」

  「真是个只知道吃精液的母猪啊。」

  戏谑的嘲弄着已经进入高潮阶段的诗羽,介人用手捏住了黑长发美少女说大
丰满的乳球揉捏着,被人内射的黑长发美少女有些泄气的颓软在椅子上,大口的
喘着粗气,已经连自己的身体对方肆意猥亵这种事情都顾不上了。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签订一下协议了,诗羽学姐,你的下半身,从
腰部以下的部分从今天开始都属于我的私有财产,用以来偿还一亿日元欠款的利
息部分,没有异议吧?」

  提出了条件,介人淫笑着命令混混让一旁已经怒不可遏的叫诗羽别答应的父
亲一顿毒打住嘴,看着父亲又一次的被混混们踩到脚下,黑长发巨乳美少女也只
好点点头,答应了对方提出的条件。

  「另外,你参加的游戏社团我也很有兴趣,特别是想见见你喜欢的伦理君,
明天就带我引荐一下吧,我要加入这个社团。」

  霞之丘诗羽不知道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既然连身体都已经送给对方,
这种事情上坚持与否也不重要了,再说依照现在自己的立场,诗羽也不认为自己
可能反对的了介人提出的这个要求。

  「那么作为合约的一部分,你的父亲就暂时被我扣押在这里了,等到还债结
束的那天我自然会把他放回去,不要想着反抗石岛组哦,你也知道在这里报警是
没用的吧?如果你还想你的妈妈平安无事的话。」

  被介人这样威胁着,刚刚失去处女之身的黑长发美少女也只是用大眼睛白了
对方一眼没说什么,对方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想反抗他们的话,不仅是父亲,
连母亲也会有危险。

  看到诗羽的驯服,介人满意的点点头,之后便让黑长发美少女自行离开这里,
看到自己的女儿走之后,诗羽的父亲才从地上爬起来,对着介人谄笑着说道:

  「少爷,我已经配合你把这出戏演的很好了,我的女儿还不错吧,完全可以
抵免那些债务。。。」

  「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只要你的女儿将来真的心甘情愿的服从我,那些
钱不是问题。。。」

  看着点头哈腰的中年男人,介人不屑的冷笑着,大概诗羽怎么也想没想到自
己费劲心血想要拯救的父亲,其实早就背叛她将她出卖给石岛介人了吧。。。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微嗔 于 2017-5-25 20:56 编辑 ]